韩信九里山活埋生母

yahuoo 2020-05-22

传说韩信的生父是一只修炼千年的白猿,母亲是韩氏大家的小姐。韩氏还是少女时,有一天在河边洗衣服,被途经此地的白猿看上。深夜,白猿潜入韩氏宅邸,玷污了韩氏。白猿通人性,当晚对韩氏连比带划,意思是说会对韩氏负责,日后孩子降生,韩氏让他随母姓,取名信,意为不失信约。

韩氏肚子日渐隆起,韩父逼问是谁所为,韩氏有口难言之下,被家里放逐。她在九里山的山洞里生下韩信,那一天白猿到来,每日照料韩氏。等韩信稍大,白猿又每晚前来教韩信本领,借着九里山的月光,白猿用小石子教他排兵布阵,精妙绝伦,胜于《韬》《略》百倍。就这样,韩信虽在弱冠之年,足不出九里山,却学到了一身万人敌的本事。而这么奇幻的经历,小韩信以为是在梦里,就每天早上对母亲说,夜里梦见有白猿来教自己兵法。

然而,但凡是修炼的蟒狐狼猿,每五百年要渡劫一次,白猿又一个五百年到期,但因为玷污了韩家小姐,落下罪孽,渡劫当日被天雷劈死。尸身被韩氏找到,日久不腐。韩氏把白猿葬在九里山的千年大树下,便独自抚养韩信。但韩氏能力微弱,幸亏期间有在水边浣洗衣服的漂(piao 二声)母,每日给韩信饭吃,才保韩信活命,这便是《史记》里“漂母饭信”的典故,加上后来韩信被吕后悬挂在宫中,用竹刀所杀,便叫做是“生死两妇人,存亡一知己”。但此为后话,且按下不表。

韩信十几岁时,生得高大敏捷,但因为不知父亲是谁,每次下山都遭人指指点点,直到在市镇上被两个泼皮无赖拦住,要么仗剑杀了二无赖,要么从二无赖胯下钻过去。遭遇此等奇耻大辱,但韩信又岂是寻常之辈,他暗自思忖:慷慨赴死博名易,忍辱负重成事难,俺是成大事之人,得嘞,钻吧!

遂一咬牙一闭眼,从二无赖胯下钻过。

韩信回到家中,痛诉自己每日备受欺凌之事,母子二人相拥大哭。

忽一日韩信走到一棵千年大树之下,偷看到两位白发银髯的老者对弈,老者口中念念有词,常说一些诸如“哪村的某某将于哪天死去”的话,韩信暗自记下,待去打听,确实和老者所言分毫不差。再过几日,韩信偷听两位老者说起“哪国的某某君侯将在哪天寿终”,韩信下山去找往来的商贾打听,确实都如老者预测一样。韩信自此知晓,二老者是司管人间生死的仙翁。

忽一日,韩信偷听到老者说道,此千年树下埋有一具白猿尸身,白猿在人间有一子,姓韩名信,与其母住在这座九里山,韩信若得将父母双亲都埋入此处墓穴,日后便能加封王爵、位极人臣、其荣华威福,虽鲁之三桓、晋之六卿、齐之陈田,亦不能及也。

这韩信不听便罢,听到此,内心里有一万亿个卧槽在惊呼。

两位老者说罢收棋而归。韩信取来锄头和镐,在大树下一通挖,竟然挖出了白猿遗体,那白猿遗体仍未腐烂,栩栩如生。韩信像中了心魔一般,接着又挥舞锄头,在白猿身旁又挖出一个一人大小的墓穴。然后一溜小跑回到家中,看着韩氏老母亲,眼放异光。

韩氏见到韩信眼神都不对了,连忙问,儿啊,你这是怎么的了。

韩信拉起母亲忙问,娘啊,如今你告诉孩儿,我的生身父亲是不是埋葬在山上千年树下的白猿。韩氏惊道,儿啊,你这都是听谁说的。

韩信自知被自己说中了,拉着母亲的胳膊,说,娘啊,你别管我从谁那得知的,咱娘儿俩赶紧去给父亲磕几个头吧。

这韩氏母子二人来到千年大树底下,韩信说,娘,您是长辈,您先磕,我再磕,心里却只想着等母亲一头磕下去,便抡起镐把母亲打死在墓穴,然后就此掩埋。谁曾想韩氏老太太跪下刚要磕头,看见眼前新挖的墓穴,心中疑惑,回头便看韩信,韩信正举起镐,被母亲一看之下,怎么也下不去手了。

倏忽之间,韩氏老太太全明白了,儿子这是得知自己与亡夫合葬此穴,便能有封王之运。心想:罢了,自己没给孩子一个好出身,让他受尽欺凌,这次就成全了他吧。

“儿啊,你动手吧,你就把我活着埋了吧 。”

老太太这样的说道。说罢坐进了墓穴里。

韩信正在踟蹰之际,白猿竟然动了,白猿的手臂一把就将韩氏从墓穴里推了上来。

韩信吓坏了。但是老太太又重新坐了回去,白猿又一次推她上来。

如此数次,韩氏老太太急了,对韩信说道:儿啊,你还等什么,为娘我待你不周,这是我心甘情愿的,你赶紧把我活埋,我要是死了,可就没有人能制得住它了。

韩氏说罢,一只手按住白猿的丹田气穴,另一只手掐住白猿的哽嗓咽喉,压在白猿身上,白猿便不动了。韩信手里握着铁锨,心头较着一万个劲,不知如何是好。

当此时,只看天边东南角乌云大作,西北角浓雾大起,两边的云雾往一起迅速汇聚,空中雷鸣电闪,山间鸡鸣不已。四方的天界功曹都站在云间,瞪着眼俯视着九里山的韩信,就看他埋还是不埋,各功曹心里知道,韩信啊韩信,那二仙翁只说你父母同穴,可保你他日封王,可没让你现在就杀她。今日你若罢手和老母亲回家,日后待韩氏夫人百年之后,你把她与白猿合葬此处,你仍然能加封王爵,但今天你要是活埋了她,她也能加封王爵,不过必损你五十年阳寿,亦让你死在女人之手。

四方功曹手里拿着笔墨纸砚(秦末应该是绵薄竹简),只等待记下韩信的行径。

韩信咬紧牙关,无悔地拿起铁锨,一锨一锨,将母亲活埋。

等到最后一捧土填上,空中的云雾消散了。茫茫九里山,只剩下韩信一人,他不只感到眼前的苦难,还听到了远方的哭声,那是日后在该下,数十万江东子弟兵的哭声,还有在长安宫中,被竹刀穿心的自己的哭声。

韩信少年时便知天命,自己的一生到头了是封王的命,坐不到九五之尊的皇帝,所以他在汉并无谋反之心,高祖吕后怀疑他谋反想自立,那确实是冤枉了韩信,但韩信为威福荣华不惜活埋生母,其功力之心昭昭,就算不谋反篡位,他日高祖一旦驾崩(刘邦年长韩信25岁),汉室之内主少国疑,韩信自然免不了要做一权臣,专擅威福,挟持人主,天下侧目,危及社稷。假如韩信当日在山上放过生母,内心的贪婪尚可禁锢,日后虽然做不到像张良那样,暴秦已诛、素志已偿,便汲汲欲自隐退,但也能减少几分跋扈,免遭杀身之祸也未可知。这大概也就是在天功曹所说的:待母百年之后合葬,仍能位极人臣,今日若杀母,你韩信损五十年阳寿,死于妇人之手。

馥的手下大全
馥的记载,可参考《三国志·魏书·袁绍传》。 馥長史耿武、別駕閔純、治中李歷諫馥曰:「兾州雖鄙,帶甲百萬,穀支十年。袁紹孤客窮軍,仰我鼻息,譬如嬰兒在股掌之上,絕其哺乳,立可餓殺。柰何乃欲以州與之...
【凹凸乙女】你们能不能正常点 ● 凹凸世界乙女向
找不到优点了…… 你看向把你围了个圈的几个人 而且全都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有人说嘉德罗斯是个自大的人,刚开始你不,到了后来,这绝对是自大狂!天天渣渣渣渣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麻雀转世 说起你和...
帕塔比乔伊斯的一封,来自1995年11月瑜伽杂志。
A letter from Sri.K. Pattabhi Jois to Yoga Journal,Nov. 1995 帕塔比乔伊斯的一封,来自1995年11月瑜伽杂志。   “I was...
qqkongj摘抄的写心情美文佳句(这封很无聊,但是我太寂寞了)
qqkongj摘抄的写心情美文佳句,原作者:成为一株花   亲爱的X: 很抱歉这是一篇流水账,这封很无聊,但是我太寂寞了,这种寂寞有那么丝丝孤军奋战的感觉,无论和谁待在一起我都很难真正的放松...
qqkongj摘抄的写心情美文佳句(在海边写给你的——福建,厦门,泉州)
各色的花纹,打开,里面有许多硬币和零钱。 在这除了商店,微和支付还没有普遍,交通没有的士,第一次知道拖拉车是常见的交通工具时,我还不太愿意坐,这儿拖拉车一般比较旧,看起来就像搬家拉货的车一般,里面的...
【战刻/上杉谦x你】狡猾 ●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战刻夜血● 戦ブラ● 上杉谦● 战刻夜想曲
原作者:aijima_sena   今天你也是在谦的怀里醒来的。   好暖和……   人狼的体温似乎比人类稍微高一点,被谦抱住着你,即使是在寒冬也没有感受到一丝寒冷。   “哼哼……”   你...
【战刻/上杉谦x你】独占 ● 戦ブラ● 战刻夜血●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战刻夜想曲
原作者:aijima_sena   “呦,好久不见。” 你抬头,看见的是不太应该出现在上杉城里的一个人。 “……玄先生!”你想放下手里的书册行礼,却被眼前的人接了过去。 “要把它们搬到哪里...
【战刻/上杉谦x你】想家 ● 战刻夜血●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戦ブラ● 上杉谦● 战刻夜想曲
原作者:aijima_sena   你其实是想家的。   这点你清楚,上杉家的人也清楚。   谦也撞见过在房间里偷偷流泪时的你。   但是你已经忘了当时是怎么回复他的了。   你只知道从那以后,谦...
【战刻/上杉谦x你←上杉景胜】像 ● 戦ブラ● 战刻夜血●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战刻夜想曲
过睡意,闭上了双眼。 “谦先生……谦先生……你要去哪里……” 啊……又来了,那个梦…… “谦先生……不要走……” 你带着哭腔呼喊着。 “不要走。”你伸出了手,想拉住眼前的人。 啊,触碰到了...
诞生日 ●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战刻夜血● 上杉景胜● 戦ブラ● 上杉谦
什么事呢?蔬菜们都丰收了吗?你在心里猜测着。 景胜看着你的疑惑样子,就知道你忘记了今天这个日子的意义。 “今天,是你的生日吧。”坐在中间的谦看向了你。 “诶?我?” “听景胜说,还是意义重大的一个生日...
【战刻/上杉谦x你】三年 ● 戦ブラ● 战刻夜血●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战刻夜想曲
原作者:aijima_sena   三年…… 来到神牙已经三年了。 当时只是和谦说想再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没想到,这一呆就是三年。 “啊,早上好。”往厨房走去的途中,你在走廊碰到了兼续。 “早上好...
【战刻/上杉谦x你】醉态 ● 战刻夜血● 戦刻ナイトブラッド● 戦ブラ● 上杉谦● 战刻夜想曲
原作者:aijima_sena   在你的记忆里,谦还没有喝得那么醉过。 “啊,你来了,哼哼。” 你还没来得及回答,谦已经把你拽到了怀里。 “谦……谦先生?” 他喜欢喝酒,自然酒量也不差,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