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乙女】灶/善/伊 想在战后被安慰 #鬼灭之刃乙女向 #男神x你 #bg

sodasinei 2020-10-14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突然诈尸

/第一次写鬼灭 超级ooc 

/完全是为了安慰自己被漫画刀到的小心脏

/文笔渣


 

设定是打败了无惨的他,带伤而归——

 

 

灶门炭治郎

       “.....诶——!xx。”正在包扎伤口的他,对于你突然抱住他后背的行为表示害羞。澄澈而又温柔的眼眸中闪着光。

        “炭治郎....呜呜呜....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呜呜...”你由于担心他的伤势,只敢轻轻将头靠在他的颈窝处蹭着。

        这细微的依赖性的动作撩动了他的心弦,你周身环绕着的香甜的气味,令他不顾身上的伤,一把揽过你。

       即使是身为长男的他,也会有需要别人揉揉他的头,被人安慰的时候啊。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我妻善逸

      “我和你说哦xx,我差点就要死了,所以我们马上就去结婚吧....好可怕....”你有些无奈的帮他处理着伤口。

       “我说——善逸啊,你前后有逻辑关系吗——”看他这么有精神,还不停的发出一些噪音,你下手就重了些。

        “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我和你说xx,我死了就没人和你结婚啦....”他两眼泪汪汪,看起来有些可怜呢。

          “诶——这样啊——那我可以去找啊,嗯嗯,比如鬼杀队的OO先生就不错哦。”你起了坏心眼,逗弄起来。

         “不可以!”眼前的男孩气场突然就发生了变化,他紧紧抱住你的腰,“xx的结婚对象只可以是我,呜哇,xx我听到了你的心跳声了哦哦哦!”

        你红了脸。

        最后某人还是被教训了x

        
 

 嘴平伊之助

         “伊之助,快把你的头套给我摘下来。”长达十几分钟的对峙,你的额前滴落几滴汗,可他依旧是十分固执的戴着头套。

          “不可以摘!!”他即使受了伤,仍然选择站着叉着腰,仿佛是向你示威。

           “快点,你不摘头套怎么治你的伤,不要让别人担心啊伊之助。”你突然觉得委屈,鼻子一酸,眼泪就落了下来。

            “犯规——啊可恶,这就是你的武器吗!看来即使是雌性也不可以小看啊。”他慢慢地走向你,不情愿的把头套摘下来,过分精致的脸让你有点害羞。

         “呜哇,我抓住你了哦伊之助,不可以跑了!”你抱住他的腰,努力不让他跑走。

            这轻飘飘的感觉——伊之助这样想着呢。

 

】关于军训● x● 炼狱杏寿郎x门炭治郎x● 我妻x● 嘴平x
原作者:黑糖药草茶冰激凌   *炭///杏x *OOC OOC OOC OOC *文笔破碎,逻辑混乱 *是大一新生,教官宛若摆设(? 这几天真的要军训逼疯了 因为军训期间写得可能...
】若问起我,为何热泪盈眶。●●蝴蝶忍●富冈义勇●时透无一郎●门炭治郎●×
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我啊,我会先和弥豆子回一趟家乡,然后我们会和助、逸还有香奈乎他们一起去旅行游学,接下来的旅途中,一定遇见好事情的。”   “听起来真不错呢。”提了提嘴角,勾出...
[综]偷吻月亮 #凹凸世界 # #文豪野犬 #食物语 # #bg #x
把钥匙,去心里的钥匙.]   ☆ 时透无一郎ver. 总能找到失踪的时透无一郎。 就像现在,看着长发的少年坐长廊边,湖绿色的眸子里澄着一弯月,纤长的睫羽半垂,颤动间敛去月的光点浮游...
】当轻唤他的名字,他就成为了的花●×门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悲鸣屿行冥● 嘴平助● 童磨
迷失了方向,暂时还没能回到家……   嘴平助――【(?)花】 讲真,大清早就一阵粗暴的叩门声和超聒噪的叫嚷声叫醒绝对不是什么有意思的经历。 推开窗的时候正在同自己还未平复的起床气做着斗争...
】义/炭//炼/实 救命 实在是太甜了 #x # #嘴平助 #富冈义勇 #炼狱杏寿郎 #不死川实弥 #门炭治郎
。         “干什么!是挑衅我吗?”他漂亮的脸蛋暴露的眼前,却说着毁气氛的话,无奈的心里叹气,自己选的男人,哭着也要撩完。          “助,我只是,和单独一起而已啦!”握上他的手...
[综]我雪里埋下一颗太阳. #凹凸世界 # #文豪野犬 #食物语 #
小姐。   他手上的力度又紧了几分。     ★.   门祢豆子ver.   会有体温吗?   的前身是人,谁又知属于的血液慢慢侵占那鲜活而温热的血管时,又是什么感觉呢,会有冰火交替...
】有身边空气都是甜的 义/炭/ # #x #bg
老远看见就跑了过来抱住,哭唧唧地撒娇。          “逸,这是外面哦,好歹有点男子气吧!”你好笑的抚摸着他的背,不知道他又去哪受气了。           “我和说哦,镇上的一个...
]心爱的人开花里 #
面前做出了那么丢人的举动?!呜哇会讨厌的吧!!果然我还是太没用了?!” 不会讨厌逸的哦。 这么说的话正抽抽搭搭的小哭包会惊愕地看,然后突然抱住的手指不放,一边超大声地哭叫, “是什么天使...
】doki doki♡ 炭/义/炼/忍 #x #bg # #富冈义勇 #门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蝴蝶忍
恰到好处的温度的药汤,包裹住身体的棉被以及他的拥抱。        还有落额头上的,冰凉的吻。        “好了以后,做什么都可以,所以xx,快好起来吧。”     富冈义勇        “富冈...
】那啥了之后还怎么做朋友 义/炼/炭 #x #bg # #富冈义勇 #门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急切地推开,却发现早已他禁锢怀里。         “早就这样了!xx!”       他把头埋的颈窝,蓬松的头发挠的脖子有些痒,一系列动作快如闪电,让毫无反应时间...
我老板/朋友今天自杀 ● 门炭治郎● 舞辻无惨
什么胡话,做梦吗?”听见身旁的声音无惨立刻回过了头就看见了一群柱正围了自己身边,还有刚刚晋升为柱的我妻逸,嘴平助,栗花落香奈乎三人   杀队?这里是杀队的总部吗?好多柱,好多人,我为什么...
【迪亚波罗】再见!新宿(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JOJOx
原作者:写写   *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0. 所有人都知道社长是小气鬼,只有我背地喊他冤大头。 1. 迪亚波罗是我的社长,也是每周六新宿酒吧喝得烂醉的渔网衣大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