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乙女】少女在那初遇的地方 义/童 #鬼灭之刃乙女向 #男神x你 #bg

sodasinei 2020-10-14

原作者:选我我超甜

 

  /ooc致歉 文笔渣

  /慎入 作者也不知道写啥

  /鬼灭新人瑟瑟发抖

  /读书太无聊啦来玩吧

 

 

 ―富冈义勇

 

       每天早上睁开眼的时候,是很有趣的。

       有着要卖花的原因,你必须很早就起床了。天才刚刚泛起鱼肚白,空气中弥漫着水雾,轻薄的雾气笼罩在这个小镇上。

       正值早春,路上的不知名的花朵打落露珠,你站在有些凹凸不平的街道上,你心情很好。

       那是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

       ——沉着冷静,不苟言笑是你看见他的第一印象。

        披着两边不同花色的羽织的黑发男子,第一次在街边遇见他的时候,你就沉沦了。

       “请问,哪里可以吃饭?”男子走到了你的面前,用着揣摩不了的语气问着。

        “那个....那个.....”你猛地低下头,独属少女羞涩的红霞已经漫上脸颊,你手紧攥着衣角,斜挎在你臂弯的花篮也顺着滑了下来。

         “你的花。”他弯下腰,将花朵轻放进你的篮子里。

         是蓝色鸢尾的一瓣,像他的眼睛一样。你心尖微颤,一种奇妙的,酥麻的感觉遍布你的全身。

        “你不知道吗?”少年还在询问着,颇有一种执着的意味。

          “不不不不不....我知道,那个...就在前面直走就可以看见了....那家店很好吃的。”你自己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你看着他抬起头向你指的方向看去,像是沉思了很久。

           “谢谢。”他转身,向你推荐的店铺走去。

           “那个...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你的脸在发烫,你感觉得到,在这个时代,这种行为依旧还算大胆,你害怕少年会觉得你太过轻浮,但你更害怕之后就再也无法相见。

             “我叫富冈义勇。”少年,不,应该是富冈脸上仍旧没什么表情,深蓝的眸中不起什么波澜。  

            「我们会再相见吗?」

    

 

―童磨

 

     每天你都会在深夜,在这个无人的寂静的地方,等着一个人。

     不...可以算是人吗?大概、不可以吧。

     仲夏夜,月明星稀,蝉声阵阵,有些稀疏的杂草布满在这个有些碎石的小道上。

     这条路通向何处呢?你不知道,你也未曾想过为什么要来探寻这漆黑恐怖的地方。

      远处有一些灯火,好像是一个废弃的寺庙。蛛网寂寞地挂在房檐下,木头也像是浸润了岁月,一条条裂痕这样坦然的显在你的眼前,大殿里的佛像也显露出几丝破败感。

      “滴答——”是水珠滴落的声音吗?这么久没人住的地方,怎么会有水在侧殿里呢?

      你有些好奇地轻轻靠近,却被眼前恐怖的场景震在原地——

        女人躺在有些稻草的地上,手脚蜷缩着,衣上显露出鲜红的血迹,肚子被开了口,内脏什么的也暴露在空气里。可最重要的是,她脸上的神色不见半分痛苦,反而是那副被救赎的、感谢的表情,深深地吸引着你。

        “啊啦、居然被发现了。”略有些甜腻的嗓音萦绕在耳边,像是甜蜜却带有剧毒的糖果,色彩斑斓却致命。

          你转过身,脚发软的摔在了地上,看着眼前的人。

          白橡一样无垢的头发,七彩的虹膜,他像神明一样。

          “你看见了吗?”男人将一把金色铁扇抵在下巴,略有些好奇的看着你。

          “看见了.....她..她她死了... ”你的齿间有些打颤。

          你有点奇怪。你本应该害怕他的,身体在提醒你,在警告你远离这个男人,可你的大脑却不愿行动。

          “她不是死了哦~她啊,怎么说呢,是去了极乐。”男人眼角弯起,像月牙一样,嘴里的尖牙却袒露在你的眼前。

          “极乐?”你摸了摸胸口,心脏从未跳动的这么快,这种奇异的心情缠绕在你的心脏上,血管里的血液流动速度好像也变快了。

           “我也可以到达吗?”你有些痴迷了,是因为他的相貌吗,还是从他那个毫无感情的漂亮眼眸里,看出了极乐的样子呢?

           “当然可以啦——这个世界实在太痛苦了,人类无比的脆弱,甚至一小只昆虫,都可以把你们杀死呢。”他说着。

            “请您——带我去吧。”

 

             躺在地上,你眼中最后一副画面,便是看见那漂亮的眼眸里,落下了透明的泪水。

             是鳄鱼的眼泪吗?虽然有点痛,但是还好啦。他为我哭了呢——仿佛在做一个永远不醒的白日梦。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

          “我叫童磨,万世极乐教教主哦,可怜的孩子。”

          为什么,为什么要用那毫无情感的眼睛表达悲悯呢?你现在还不明白。

          

          到底我在等谁,其实你也不明白,你脑内没有具体的形象,只有一团迷雾,就算不知道,我们也会再次相遇吧!到时,我就将我的所有感情献给你吧。

 

 

    不知道为啥越写越长,文风也异常奇怪,可能是看太久太宰的《女生徒》了,有点受影响,文艺又不文艺的感觉,轻喷,文笔渣。

     我最喜欢的两个鬼灭角色,一个看上去没啥感情的酷哥其实超甜,一个看上去超甜其实莫得感情,太妙了。

 

/炼/ 屋什么再也不去啦 #x #bg # #富冈勇 #炼狱杏寿郎 #
玩了,我要出去。”不知为何,脾气突然上来了,就是想摔倒地方躺一会,企图忘记自己害怕感觉。   “还好吗?小姐。”   一睁眼,刚刚三个齐刷刷地看着,三张鬼脸铺满整个视线。   “你们...
】大我全都要!炼// #x #bg # #富冈勇 #炼狱杏寿郎 #
威胁,不得不忍耐着,他问好。        “这么晚了,磨大人有事吗?”很奇怪,只是一个低等级而已,平常只能靠抓几个山中落单人才能维持生活这样子,这样,有什么值得他跑过来意义?难道...
】异想天开● ● 不死川实弥● x
但是其他人会闻到信息素,蛇恋外all。   以上   身为正常世界A为绝对主动权世界直A主,因为吃麻薯噎住窒息而死,然后转生到了AO逆转世界里,被锖兔勇照看着成长,分化那天分化成...
]心爱人开花里(续) #
) ✧码字BGM:夏风(阿铭)+春时(逆时针) ✧愿爱与♡     炼狱杏寿郎ver. 一粒火红色种子,摸起来热乎乎。   [迷你态.] 花瓣是非常热情颜色!开放时候像一团燃烧火焰...
】当选择生命尽头走向他● ×● 锖兔●
不算话!   无法实现承诺……就不要……轻易说出口啊……   “oo?”   听到有人唤,受惊回,就看到富冈张面无表情脸。   “怎么了,勇?”   “眼睛红了。”他语气平缓指着...
】灶/善/伊 想战后被安慰 # #x #bg
担心他伤势,只敢轻轻将头靠颈窝处蹭着。         这细微依赖性动作撩动了他心弦,周身环绕着香甜气味,令他不顾身上伤,一把揽过。        即使是身为长他,也会有需要...
】当最后一次梦见他● ×●炼狱杏寿郎●时透无一郎●不死川玄弥●磨●黑死牟●无辻无惨
自己啊!” 羽织柔软布料从手中溜走了。 “放心吧少女!我还会遵守承诺,一直陪身边!等到再次相见来临!” 他身影消失前,这样说到。   时透无一郎――【霞光】 “天边朵云,是什么颜色...
[综]偷吻月亮 #凹凸世界 # #文豪野犬 #食物语 # #bg #x
把钥匙,去心里钥匙.]   ☆ 时透无一郎ver. 总能找到失踪时透无一郎。 就像现在,看着长发少年坐长廊边,湖绿色眸子里澄着一弯月,纤长睫羽半垂,颤动间敛去月光点浮游...
[综]我雪里埋下一颗太阳. #凹凸世界 # #文豪野犬 #食物语 #
小姐。   他手上力度又紧了几分。     ★.   灶门祢豆子ver.   会有体温吗?   前身是人,谁又知属于血液慢慢侵占鲜活而温热血管时,又是什么感觉呢,会有冰火交替...
啥了之后还怎么做朋友 /炼/炭 #x #bg # #富冈勇 #灶门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关系传遍了杀队。                  ——富冈勇:计划通     炼狱杏寿郎         距离那个疯狂夜晚已经过去三天了,颇有些坠入云端梦境感。        “哟...
】doki doki♡ 炭//炼/忍 #x #bg # #富冈勇 #灶门炭治郎 #炼狱杏寿郎 #蝴蝶忍
先生?还好吗?富冈勇!”尽力地呼唤着暂时昏迷过去富冈。         俩虽打败了那个下弦,但他阴险招数还是让和富冈都吃了不少亏。         此时富冈正躺大腿上,他身上...
】我居然徒手拆了我锁cp? #x #bg # #富冈勇 #炼狱杏寿郎
。       啊啦,是炼狱先生和富冈先生秘☆密谈话吗?角落里偷偷地看着。       “xx少女有什么事吗?可以不用站那么远听!”事实上,他们俩早就发现了,炼狱率先开口,朝方向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