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泉真】圣诞夜告白吧 #偶像梦幻祭 #泉真 #es #cp向

sodasinei 2022-04-15

by/ Yuuki.

 

〖泉真〗向慎入!!微凛绪,北斗星元素!!圣诞节小情侣!!

俺的cp是最甜的!

OOC全是俺的!!

5000+

 

“啊……你说泉前辈吗?最近确实好久不见了,没有再跟踪我了。”游木真皱了皱眉回忆着。

明星昴流的声音从练习室的另一头传来:“难不成阿木是在感到难过吗?最近感觉你和那个裙带头关系很好喔……但他可是‘绑架犯’!你不能靠近他!”

明星昴流明亮的眼睛闪烁着。

游木真微不可见地蜷起手指,听到此话立刻摆手否认:“怎么可能!我……他不来烦我真是太好了!一直被他缠着……”

虽然不想被游君讨厌,但是似乎……门外的濑名泉靠着墙,眼神暗淡,手里紧紧攥着一个粉红色的纸袋。

已经有一周没遇到濑名泉了,不要说被追着跑,连人影都见不到了,游木真盯着手机上被濑名泉强迫留下的联系方式,还是咬牙关上屏幕,却因为太过牵挂而整夜未眠。

“阿木,怎么了吗?没有休息好吗?”明星看到趴在桌上的游木真罕见地连眼镜都摘下来。

北斗叹了口气:“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啊,我奶奶说了……”

游木真头也抬不起来,只能抽出手来摆一个抱歉的姿势。

明星拿起游木真的眼镜把玩:“对了阿木,晚上ra*bits有场演出,邀请我们去了喔,毛因为学生会的工作腾不出时间,放学我们三人一起去吧。”

游木真点头应下。

晚上的演出厅被装饰上了一个个兔子形状的气球和蓝丝绒的绸带。等三人到达现场时已有不少观众了。

紫之创从后台跑来:“明星前辈!这里!”

明星看着满场的观众:“创,今天来了不少人啊,我们会在下面好好为你们应援的!”

紫之创轻轻捂嘴笑。

“创!要上台了!”仁兔成鸣从后台探出脑袋喊道。

“啊啦呀哒~这不是‘游君’吗!”

游木真从恍惚中清醒过来,发现ra*bits的各位已经表演好久了。

“鸣上同学……请不要这样称呼我……”一丝并不显眼的红晕爬上游木真的耳朵。

鸣上岚看起来并不在意,只是觉得游木真的反应很好玩。

游木真装作无意瞥一眼:“鸣上同学是一个人来的吗?knights的各位并不在呢。”

鸣上岚叹气:“真是讨厌啊~小司司家中有事昨天就走了,凛月大概是在学生会某个办公室睡觉吧,至于‘王’和泉――他们二人一周前就出发去国外工作了呢,今天是陪mika酱来的啦……”

一周前出国了?既然出国为什么不告诉我?连告别都没有吗……一股无名的委屈和难过涌上游木真心头。

游木真眼眶有些发酸,耳边如雷般的应援声更是刺耳。

和北斗、明星告别后,游木真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

妈妈在沙发上窝着,向游木真挥挥手:“小真!欢迎回来!”

游木真挤出一个微笑:“我回来了。吃饭了吗?想吃些什么?我现在做。”

妈妈小跑到游木真面前,把手放在游木真额头上:“小真身体不舒服吗?气色看起来很差……”

游木真笑了笑:“没事的,没有休息好而已。”

游木真打开手机,希望能从濑名泉的ins中看到些什么,但刷新了好几次,仍停留在上一条巴黎的杂志宣传。

关注中突然有了一条更新,是月永雷欧的更新:

今天也创作出新曲子了!是濑名的笑容引发的inspiration!

图中的合影,尤其是濑名泉的笑脸,显得格外刺眼。

真是不够坦率啊,我。

日本凌晨两点。

“泉前辈,工作辛苦了!”游木真最终发送了这条犹犹豫豫修改了十几次的消息。

泉前辈,大概是会回复的吧……

“啊……超烦人!”濑名泉瘫坐在沙发上。

“濑名的手机还没有找到吗?”月永雷欧拿着一份乐谱,咬着笔问道。

“是啊,也拜托了工作人员一起帮忙寻找,但还是没能找到。”濑名泉衣服神情焦躁的样子。

“要是游君给我发消息怎么办……”濑名泉小声嘟囔着。

“那也是没办法啦,毕竟这次工作是全封闭式的,工作人员都没法进出呢,等工作结束了再买一款新的吧。啊!有inspiration不断涌现了!会是一首不错的曲子!”月永雷欧眼里散发着光芒。

游木真大口喘着气,因为最近脑子总是不安宁,就来操场跑步,可即使跑了很久,濑名泉的身影还是没能从脑中挥去。

“阿木前辈!”天满光元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小光,你也来跑步啊。”游木真挺直背打招呼。

“是啊,阿木前辈要吃个面包补充体力嘛!”天满光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个牛角面包来。

游木真和天满光找了处草坪坐下来。

“前辈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吗?上次来看我们演出的时候就很心不在焉呢。”

“啊……抱歉!我最近确实……是有些困扰……”游木真叹了口气。

“小光你有没有……不知道如何感谢对你好的人的时候?”

天满光难得皱眉:“嗯……是像仁哥这样的吗?我们ra*bits一直由仁哥照顾的,仁哥也倾注了很多的爱给我们,我们也很想做些什么去感谢仁哥。”

天满光垂下眸:“只有努力地把ra*bits变得更好,虽然很多东西我不懂,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都爱着彼此!回应也算是一种感谢吧,努力去回应仁哥的爱!当然我也会努力练习的说!”

回应吗?游木真思考着。

回应泉前辈的爱,泉前辈对我的爱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游木真辗转反侧,从上锁的抽屉中找出一张合影来。

是还在当童模时的照片,小游木真身边站着漂亮又自信的濑名泉。

游木真不禁有些心酸,如今的自己有什么好值得泉前辈喜欢的呢?自己已经不是那个精致的人偶了,懦弱又平平无奇。

在这个满是天才的世界里,泉前辈喜欢的是怎样的自己?是小时候那个像洋娃娃一般的自己吗?如果可以的话,他更希望濑名泉喜欢的是现在最真实的自己……

临近圣诞节了,校内的圣诞公演正紧锣密鼓地筹备着,每个组合的成员也都勤奋地训练着。

“啊!你们看!这是学校为每个队伍做的布偶!”练习室内,明星兴奋地举着手机大喊。

“这东西是要拿来卖的吗?”北斗有些僵硬盯着自己的布偶娃娃图上写着的“秋波王子”四个字。

衣更真绪擦着汗:“已经开始出售了,在公演舞台的旁边。”无奈地回忆起昨天朔间凛月睡在堆满了自己的布偶娃娃的长椅中间。

“啊!是我的娃娃!kirakira的!我好喜欢!大吉肯定也会很喜欢的!”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明星的娃娃衣服上缝满了小灯。

游木真看着手机中knights的布偶,濑名泉意外的……很可爱。

“同学你好……我……我想买一个濑名泉的玩偶……还要一个游木真的……”游木真压低了帽子小声地向售卖玩偶的同学说着。

游木真拿到玩偶后正准备溜走时。

“是游木同学啊!嗯?是泉的玩偶吗?”鸣上岚推着一辆小车,里面放满了玩偶。

游木真紧了紧怀抱:“嗯……是泉前辈的……鸣上同学买了好多……”

鸣上岚双手抱脸:“那是因为玩偶实在是太可爱了,让人很难拒绝!”

看见游木真怀里的一对玩偶,鸣上岚心下明了:“泉亲爱的弟弟终于能够好好回应他的心意了呢。”

游木真眼中流露出失望:“只是弟弟……对吧……”

鸣上岚改了打趣的表情,关切地问:“感觉最近的游木同学和泉在时的游木同学有很大差别呢,看起来总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游木真抬起头对上鸣上岚的视线:“鸣上同学,我想知道……为什么,泉前辈为什么……我和他不过是幼时的情谊,我也并不是他的什么弟弟,我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了,只要稍不注意就会变透明的人罢了……”

游木真双肩有些颤抖,能够对鸣上岚说出这番话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勇气。

“不是这样的喔,游木同学。”鸣上岚淡淡的声音响起。

“泉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即使说话有时候不太好听,但是确实是站在对方的角度上去关怀他们的。

不论是‘王’也好,knights的每个成员也好,更不用说游木同学你了,泉总是用笨拙的方法去关照着他所在乎的人。

在泉的眼里,游木同学就是散发着光的人啊。像小时候你主动向他伸出手一样,他也想把你从从前的阴影中拉出来,也许很费劲,但是他不会放弃的。

你在泉心里的地位比你想象的更重要,不止是亲爱的弟弟喔,游木同学。”鸣上岚满含笑意的目光像是春风般吹过游木真的心。

也许,泉前辈比我想象的更需要我。

游木真这样想着。

“Leo君,在摄像机前工作的时候不要突然开始作曲啊!”濑名泉无奈地说:“导演已经找我投诉过好几次了。”

月永雷欧撇嘴:“濑名实在是太严格了!”

“我是你的经纪人,对你严格是应当的,倒是你好好工作啊。”濑名泉不改严肃的面孔。

“嘛,反正濑名一直都爱唠叨,在任何时候都很严格呢,真不知道除了knights的成员谁还能受得了。”月永雷欧打趣着。

濑名泉却露出一脸喜色:“当然是我的游君了!游君面对我充满爱意的指导也能坚持下去呢。”

月永雷欧摇摇头:“真是不懂,游君总是一副任人揉搓的样子,你和游君小时候就认识,他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啊?”

“……”濑名泉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讲起。

那孩子突然闯进自己世界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笑容的,宝石般的双眸深深地吸引了自己,即使还是个孩童,眼神却总是很坚毅,带给自己无尽地勇气。

濑名泉不想拍摄的时候,游木真总会悄悄在一侧看着他,思考过后就会走过来。

“泉哥哥,我会陪着你的,我们去拍摄吧!”然后向濑名泉伸出柔软的手,牵着他,从不松手。

多年之后重新遇到游木真,看到他不知何时戴上一副眼镜,遮掩了美丽的双眼,不像原来那般爱笑自信,濑名泉回忆起那一天,被告知游木真停止了拍摄活动,以后也不会再从事模特这一工作的消息。

我一直想见到你!

濑名泉却如何也无法对着游木真说出这句话。

梦之咲的斗争让濑名泉失去了重要的挚友,依靠身边人的牺牲才能够生存下来,当再次看到游木真时,濑名泉只有一个念头:

我要保护他。

这样的想法在濑名泉的脑内肆意生长。

只要游木真不会被污染,不会受到伤害,只要游木真能露出笑颜,能够重新牵起他的手……

“我想要保护他而已。Leo君,没有人比你更明白,这样的世界会将人撕碎,每个人都是疯狂的争斗的牺牲品,但是游君不能是,绝对不能,我也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当初我没能保护他,现在我一定要好好守护他。”濑名泉垂眸。

“但是走上偶像的道路是他自己的选择不是吗?”月永雷欧收起漫不经心的表情。

“游君有他自己要走的道路,濑名一味地过度保护他,但是他又不是一个漂亮的人偶,濑名这样反而禁锢了他未来的道路。”

“我明白的,濑名是真的想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但是为什么不问问游君的想法呢?”

濑名泉没再接话。

月永雷欧拿起乐谱准备离开:“对了!学校马上要开圣诞季的公演活动啦,这边的工作马上也要完成了,濑名提前回去好了。”

“大家辛苦了,明天公演一定会有一场出色的表演的!”北斗拧开一瓶水说道。

“好激动!圣诞节一定会有很多kirakira的彩灯的!”明星兴奋地跳起来。

“学生会在喷泉边上装饰了一棵大圣诞树,明天应该会有很多人去拍照的。”真绪说。

圣诞节啊,要是泉前辈在就好了。

游木真没有说话。

整个校园弥漫着节日的气息,学生们都忙碌地装饰着,为圣诞节的演出做准备。

喷泉边的大圣诞树也已经装饰好了,等待着圣诞节的到来。

“Marry Christmas!”Trickstar的表演以圣诞祝福结束。

“啊抱歉!之后不能跟你们去看圣诞树了!我要去后台和广播部的各位成员负责舞台音乐了,先走了!”游木真从舞台上下来后就匆匆赶往后台了 。

“抱歉,总算是赶上了。”游木真气喘吁吁地看着手表。

“刚刚好,mako亲,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要去和ra*bits的孩子们汇合了!”仁兔成鸣和游木真告别后,控制室就只剩下了游木真一人了。

接下来只要等仙石忍结束表演后来换班就好了。

游木真认真地开始工作。

“虽然今天的knights只有三人,但依旧是最好的knights!”朱樱司的声音在舞台上响起。因为月永雷欧和濑名泉并不在,所以只有三人站在舞台上。

“是新歌啊,是Leo君写的吧,应该说不愧是他,很适合圣诞节啊。”游木真看着舞台上的三人不禁感叹,但同时又不禁可惜,要是泉前辈也在的话……

随着fine的演出结束,公演也正式落下帷幕。

“真~绪~好好看着我这边啊。”朔间凛月拿着相机对衣更真绪说着。

“有好好看着凛月啦。”真绪微笑着。

“咔嚓”一声,相机里拍下了Trickstar全员合影。

“啊!圣诞树真的kirakira的!好想把它搬回家啊!”明星拿着照片仔细端详着。

“真~绪~回家啦,好困……”凛月话还没说完就倒在了真绪身上。

“那我就先走啦!各位圣诞节快乐!”真绪小心地背起朔间凛月。

明星受到北斗爸爸的邀请,和妈妈一起去北斗家过圣诞,二人和游木真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

游木真坐在喷泉旁边,从书包里拿出手机来。

如果拍照给泉前辈他应该会很高兴吧,一番思考过后,游木真以圣诞树为背景,为自己拍了张照片,想到这种时候泉前辈会很高兴地说“游君看镜头!真是太可爱了!”之类的话,游木真不禁笑出来。

回到家后,游木真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才想起来妈妈今天好像是要和朋友共度圣诞节这件事。

游木真打开手机,濑名泉还没有回消息给自己,犹豫一会儿,将今天的照片发了过去:泉前辈,圣诞快乐!

失落感从内心翻涌而上,怀里抱着濑名泉的玩偶,在昏暗的灯光中,游木真不知何时睡着了。

手机振动叫醒了游木真:“喂……你好,是哪位……”游木真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陌生号码。

“游君现在在家吗!”

是濑名泉!游木真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在!在家!”游木真有些结巴。

“哥哥现在在游君家楼下喔!我有东西要给你。”濑名泉说道。

“我现在就下去!”游木真心好似要跳出来,急忙地出了门。

时间还早,街道上依旧霓虹依旧。游木真家对面的广场上装饰了一棵圣诞树,虽然比不上校园里的,但是还是闪烁着五彩的灯光。

广场上有一些商贩,人们结伴而行,在广场上玩闹说笑。

游木真赶到广场上,远远地就看见了提着纸袋的濑名泉。

濑名泉背对圣诞树,温和的光色从濑名泉身后撒出来,濑名泉在一片喧闹中静静地站着,濑名泉看着头发有些乱的游木真,只是笑着,不说什么。

等到游木真走到他面前,用手揉了揉游木真的头发:“游君,圣诞快乐!”

游木真有些语无伦次:“泉前辈不是……在工作吗,圣诞节是赶不回来的吧,怎么就……”

濑名泉有些得意洋洋:“游君想不到吧!我为了能在圣诞节见到游君就提前结束了工作赶回来了,一刻不停地来见游君了哦!”

濑名泉将纸袋递给游木真:“ 圣诞礼物,游君拆开看看吧!”

游木真打开粉红色的纸袋,是一条围巾,软软的,游木真拿出来才看到上面绣着Q版牵着手的游木真和濑名泉。

濑名泉对于游木真因害羞而微红的脸庞非常满意,亲手将围巾围到游木真脖子上:“是哥哥亲手织的!游君很喜欢吧!”

濑名泉冰冷的手和柔软的围巾触感刺激着游木真的皮肤。

看着心满意足的濑名泉,游木真不自觉地向前走了半步,然后伸手抱住了濑名泉。

濑名泉正喋喋不休着,游木真的动作却使他愣住了。

“谢谢泉前辈,我很喜欢……”游木真轻轻地在濑名泉耳边说着。

濑名泉隔着衣服就能感受到游木真身上温暖的体温,能闻得到游木真淡淡的香味,金发扫到自己耳边,痒痒的。

还没来得及回答些什么,游木真就退后了几步,因为太过羞耻而不敢直视濑名泉的双眼。

“啊!那个……泉前辈,这……这是回礼……”游木真捧起玩偶,眼神闪躲。

濑名泉看着眼前游木真的玩偶,不知如何形容现在愉悦的心情,只是觉得很可爱,不管是玩偶还是游木真,都很可爱。

游木真微红的脸庞被圣诞树上柔和的光亮照射,翠绿色的眼睛闪着光。

游木真发觉濑名泉的喜悦,又开口:“之前一直都受泉前辈照顾了……虽然只是一个玩偶,但之后也会一直用心回应泉前辈对我的好的,如果能让泉前辈感到开心……真是太好了!”

濑名泉有些惊喜,眼眶却又有些发酸,伸出手紧紧拥抱了游木真:“游君……我很开心!”

圣诞曲在街道上响起。

游木真笑着说:“泉前辈,圣诞快乐!我愿意做泉前辈永远的归处。”

洁白的雪花从天空上轻飘飘地落下,落在濑名泉的肩膀上,又瞬间融化,游木真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像是得到了想要许久的礼物的小孩 ,濑名泉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

街道上的人流并没有丝毫减少,反而更加,二人在圣诞树前相拥,圣诞的铃铛声叮咚响着。

这是圣诞老人送给我最好的礼物吧。濑名泉想着。

“游君是想跟哥哥恋爱对吧?一定是这样的!”

“泉前辈你抱得太紧了……”

圣诞节快乐!!

】致我永远的爱人 #es # #偶像梦幻
by/ Yuuki.   ##微凛绪 #单角色死亡#ooc #字数很多具体没数谷咩 #称不上be/he 我的cp的,错字ooc是我的 1. 这是游木第二十七个生日,但如今工作的繁忙让他...
】Toxic codependency(病态依恋) #偶像梦幻 #ES #濑名 #游木 # #
至少等到他成长到足以让濑名无法忽视的地步的时候,再来谈平等相待。 “今后的路,请放手让我自己去面对。” “拜托了。” 深红的霞光下,游木深深地濑名鞠了一躬。 濑名沉默了很久很久。 久到游...
】简爱日记 #偶像梦幻 #
日记写了,免得我又忘记了,毕竟我记性不好,也没有会帮我记事的人了。 说远了,说现在。 住院的这一个月可是的很无聊。这也不能动,那儿也不能去,只能躺在床上。 玩的游戏也已经通关没有再更新,新的游戏要...
偶像梦幻同人】告白的几件小事 #翠千 #濑名 #高峯翠 #leo
反应过来旁边的leo就先回答了:「没错没错,本来我在毕业之前就告白了,可是濑名他非要毕业后再跟大家说,是搞不明白啊~」 濑名看着难得正常的leo在提到这件事以后突然的打鸡血,叹口气:「这是因为同学都...
cpレオ24h/7:00】恒星引爆 #レオ #狮心组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恒星引爆』 cpレオ #2020レオ24h接力企划 *狮心日快乐!太太们辛苦啦   所以你们为什么分手了。   粼粼的波光越过玻璃窗弹到他眼前,被刺痛的一瞬间濑名有片刻...
cpレオ】小恋曲 #レオ #狮心组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小恋曲』 cpレオ   月永雷欧把自己浸在热水中,任凭湿漉漉的白气在脸颊边升腾,浴室里的温度不算低,他多待个一时半会也不至于感冒。   和濑名居住在同一屋檐下已经大约快要一...
】蝴蝶之梦 #偶像梦幻 #濑名 #游木
by/ 雪   (伪)蝴蝶x人类 有很多描写不足(性格把握也不是很好有ooc?),写了六七千字 谢谢你的观看orz 灵感来源于卡池蝴蝶之梦濑名花后 ◆ 游木小时候放飞过一只蝴蝶。 虽然是一...
落幕的咏叹调 #偶像梦幻 # #先锋组 #濑名 #游木 #鸣上岚
by/ 四十四   cp岚cb,岚姐单人描写较多 角色死亡预警 warning:前方刀片密集 没ooc就算奇迹 热热还能吃……或许……还能吃   “各位来宾请注意,仪式即将开始,请大家...
cpレオ】他的夜色为光 #偶像梦幻 #レオ #月永レオ #濑名 #狮心组
by/ 夏至至   『他的夜色为光』 cpレオ *小小地失眠了一下☆总生日快乐鸭   失眠了。 濑名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季节的雨令人生厌,尤其在室内这样格外寂静时候更是听得一清二楚,稀稀拉拉的...
cpレオ】公然月色 #「幸运日」 #狮心组 #月永レオ #レオ #偶像梦幻
浅绿色眼睛,丢下手中握着的水性笔迅速地冲了过去,抓着门框看他时眼中闪闪发光,似乎有星月流连其间。   “你的脸好看!你叫什么名字?”   濑名被他突然的举动惊得后退一步,还没来的及抱怨这人的毫无...
【レオ】花开 (弗洛伦萨种花记) #ES #偶像梦幻 #狮心组 #濑名 #月永雷欧
设计,又种哪一种花。毕竟美学这种东西,从来没有绝对的第一,舍弃了哪一种都觉得可惜。   月永雷欧撑着下巴看着濑名,歪着头,一副“纠结的濑名可爱,inspiration涌出来了,来写曲子”的可疑...
cpレオ】任意门 #狮心组 #レオ #濑名 #月永レオ #偶像梦幻
的速度似乎是要冲进他的眼中。   “濑名的来找我啦?”   “不是说好了吗?”濑名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别过脸去把自己的表情藏起来,“已经好了,快点过来。”   月永leo眨眨眼,笑得够开心...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