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宇善】你手捧希望而来 #鬼灭之刃 #我妻善逸 #宇善

sodasinei 2022-04-17

by/ 埃德加·希尔拉特

 

夜晚潮湿,地面潮湿,空气寂静,树林沉默。

凌晨三点半,我妻善逸醒时注意到将要枯萎的绿叶盆栽。

他爬起来,靠着自己昏昏沉沉的意志:脚尖像是被架到篝火间烘烤过一样酥软着,脖子和后背一片滚烫,手指却冻得冰冰凉。他知道自己又在睡梦间将双手伸出温暖的被窝,知道自己睡前没有关灯、一星期未给盆栽浇水,也知道宇髓先生这天夜里没有回家。

他又想起来两人先前一同去吃过的拉面,而考虑到家中只留有两块饼干和一瓶啤酒,顿时痛苦得要流下泪水了。好委屈,好想一睁眼就是朝阳。

他对冬天的讨厌也是这么恶劣的,正如他曾经憎恨每一节学校里的美术课。但好在明天——好在今天天亮之后,他就要穿上校服,提起空无一物的包去参加毕业典礼。离玫瑰色的大学生活只有一步之遥了,我妻善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痛苦。

意志力,懦弱的高中男孩所拥有的意志力只够他在分针一刻不停歇的叫声里支撑短暂一刹那,寂寞在书柜上,和空气里不知道名为什么的因子对峙着。然后他爬起来,冷得哆嗦,光着脚踩在地面上。他现在只想拿杯子接冷水,再和往常一样大意地灌给盆栽。

宇髓天元之前告诉他,给盆栽浇水时要把水倒进泥土里而不是叶子上,营养液的量也值得小心。但我妻善逸试着随手掐旁人丢在一边的盆栽,把那片说不清是枝还是叶的东西放在玻璃瓶里,倒进水,滴营养液。过了一段时间长出根茎和叶片,愈来愈繁茂。他把那盆东西送给朋友,总不能让他养的植物都比他更加坚毅。

翻箱倒柜地找出了饼干,咽下去。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痛苦。美术课上他和炭治郎背着工具箱,里面装着铅笔橡皮颜料之类零零碎碎的东西,混在和他们一样年轻幼稚的男孩女孩里,排队,去校园或公园的某一角写生,肆无忌惮地大笑。他的宇髓老师从远处投来目光,温柔平静地注视他。

我妻善逸承认了,他是个幼稚到死的小鬼头,仅仅因为被更加温柔地对待就情窦初开满脸通红,讲课时也一样,宇髓老师给所有学生讲莎士比亚或泰戈尔,却只给他讲惠特曼和黑塞,讲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很多首从遥远国度乘风而来的诗。

即使是他上了大学,同住的宇髓天元一样可以给他这样的待遇。他们是相爱的,否则就不会踩在涩谷的大街上吃冰淇淋,也不会去横滨听海,去日本武道馆看某某人的演唱会。我妻善逸一直这样确信着,但或许宇髓天元并不。

他是一位好老师吗?我妻善逸在入学第一天就思索这个问题。长相英俊的年轻美术老师,或许暂时看不出他是否幽默风趣、成熟稳重,但他仍是一个耀眼的人。善逸坐在教室第四列后期第三个位置,他看着挂在教室高处墙壁上的钟这样觉得。他的受欢迎的宇髓老师一手拿着课本,路过他时用指节清脆地敲了两下桌子,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提醒他别走神。

对不起。男孩子的声音堵在衣领里。

寒风凛冽的冬季清晨,六点时太阳稍明媚些,他穿好校服,衬衫扣子系到最上方,套上深蓝色的针织衫,穿仍有点长的外套。刷牙,吃早饭,过一个人应该过的生活。他想宇髓天元可能会出国,众人向往的奥地利或法国,在充满艺术和人文的环境里待上很长一段时间,回来继续教书或者干脆留在那儿。这个机会让无数人眼馋,我妻善逸想不出让宇髓拒绝的第一个原因。所以他笃定今日一结束他们就能分道扬镳。

毕业典礼上面校长的发言长又枯燥,善逸在人群里即使站着也哈欠连天。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他不知道,但总之结束时炭治郎推他的肩膀,走出礼堂后冷风一吹就清醒了很多。

实际上也是这样的,没有人愿意参加这么无聊的毕业典礼,所有重头戏都放在夜里的晚会。吃午餐时他和灶门炭治郎面对面坐着,我妻善逸几乎是哭着大叫。为什么啊,为什么要在纳豆旁边配上牛奶呢!谋杀,赤裸裸的谋杀啊炭治郎!你不这么想吗?

下午他们重新去看了学校,炭治郎在树下仰着头仰望蓝天。他们猜自己或许会在很久很久以后的某一天里不经意地抬头,然后会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这一天。我妻善逸忽然记起曾经的夜里。他站在这棵树下看了很久的星星,脸被风吹得通红。宇髓天元在星辰璀璨樱花烂漫的夜里向他走过来。那时是为了什么仰望星空?没有人记得。可他们都知道自己在许多年后仰望这一片天空时会记起来那个夜晚,记起来回家路途中便利店里卖的关东煮的香味和热气拍打在脸上的松软触觉,也会记起来他们站在车站时隐匿进黑夜里的那个吻。

他们钻进礼堂的时候,校话剧社已经开始演出了。又是同一部剧,我妻善逸昏昏欲睡地想,他高一时看过一次,高二再看就觉得有些无聊了,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更前排都是比他还要小的孩子。想到这里他觉得此时心境又稍微有点不同。

歌舞、漫才师……落语,表演者很厉害啊。致辞,致辞。这个时候他一下子清醒过来,头要撞到前面的座位了。宇髓天元作为代表上台,穿黑色西服,右手拿着话筒。他把A4纸大小的那一叠先前准备的稿子折起来,放进口袋里。看着台下一个又一个高中生,声音回荡在整个礼堂里。

我妻善逸没忍住眼泪。他哭到散场,好在哭的不只有他一个,跟着人群慢吞吞地往外走。这个时候宇髓发消息过来,问他要不要一起回家。他说好,掉头往教职工办公室走,眼泪水堆在眼眶,争先恐后地跳向地面。宇髓天元从后面拉住他问。怎么了?

我妻善逸觉得自己蠢得要死,却还是说:你要出国吗?要离开这里吗?

我拒绝了。他回答,声音在黑夜里,四周显得很寂静。他们说不能带家属,况且你又不可能出国念书。善逸,你在担心我离开你,是不是?但你知道我不会这么做的。

我把你列入我的未来人生规划里了,虽然我从来不打算跟着那种破烂东西为人处世,可你是让我觉得应提前考虑进来的。我很抱歉我过去对这件事情闭口不谈。

我妻善逸用袖子抹眼泪,岔开话题。你总是像星星一样明亮,可我就像灰尘,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

一步,两步。他们的距离不需要这么远。宇髓天元抱紧他,手臂勒住他的腰部来证明自己的每一句话都是正确的。你是灰尘吗,没有谁这么觉得——好吧,假如你真的是灰尘,现在我抓住你了,我会把你捧到天空上来证明你不是,你是太阳。况且你从来就是。你的出生是幸运的,我也是,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我们相遇是幸运的,相爱是幸运的。我张开双臂,你朝我而来。这样的结果是一个缜密严明的方程式,也可以是栅栏密码,看着是还算容易的事,对吧?但你如果做错一步就得不到正确答案,也得不到那句被加密的我爱你。

夜晚潮湿,地面潮湿,空气寂静,树林沉默。

他们都在这时想到了那句诗。我妻善逸觉得眼睛发酸,但他决定变得更加坚忍一些。

夜晚潮湿,地面潮湿,空气寂静,树林沉默。

今夜我爱你。

我不止在今夜爱你。

-END

诗出自罗伯特·勃莱《你手捧希望而来》

不出所料地又写出了不知所云云里雾里的东西,很多地方都没有逻辑可言,人物ooc严重,描写用词混乱,语序颠倒一切都像一团浆糊。总之是2019年最后一次产出。虽然觉得好像没有人会看到这里但还是提前祝你们新年快乐,要开心下去。

】单推爱上单推就死无憾 # # # #髓天元
by/ 埃德加·希尔拉特   ○大明星x小助理配置的日常向甜饼短打 ○大概算是《为明日诗》 的后续 ○标题是的第一人称 《单推爱上单推就死无憾》 1、 令感到不满的事情有所增加...
为明日诗 # # #
自己后槽牙嘎吱嘎吱地响。 没到这种时候,都有一位长达三年未与他联系的“朋友”发消息问:髓天元真的在交往吧? 2、 “髓天元很熟吗?”最开始旁人这样问他。 不知所措,在聊天框里打了...
欺骗(中下 # # #神崎葵 #
喜欢吃荻饼,少量。她写到板子上。 炭治郎喜欢吃的应该是…梅子海带饭团。 伊助喜欢吃天妇罗。 ……那家伙吃什么都无所谓。(鲑鱼饭团)   在后山的石头区域拜托隐部队的人搭建临时的篝火跟桌子...
「炭」摩天轮最高处 # # #灶门炭治郎 #炭
看艺术展吗?以为们一直沉浸在数理化里面呢”问 “还蛮感兴趣的,所以就了。那个,先生,衣服和饮料就不用您赔了,能进这个展已经很感谢您了。” 看完展之后,炭治郎决定重新排一次队,给妹妹买...
喜欢的人突然染发还性格大变(上) ● all炭● 炭● 炭● 义炭● 炼炭● 时炭
离开了,这一切髓天元都看在了眼里   “要是不想死就离她远点”炭治郎护着站在身后的弥豆子不让靠近一分,所以妹控这个性子是那个世界都有吗?很疑惑“可是炭治…”还没说完就看见了炭治郎...
欺骗(上) #葵 # # #神崎葵
那一次险些被时任音柱的天强行带周一般。   她被扛起正对着,那家伙明明都怕的发抖了,可还是让髓天元放下自己。   小葵捂住自己的嘴,眼泪继续涌出。 不可能…她怎么会想起那个不听话,轻浮...
乙女】告诉他喜欢的是女孩子 #乙女向 #富冈义勇 #
。”   脑子蓦地掠过这句话,烦躁情窜升,把手机放到一头,在床铺翻了个身,一手垫在脑下开始思考人生。   那句话是最后和对骂时说的句子,然后你们便冷战了,在学校互不勾搭,互当透明人...
乙女向】圣诞礼物 # #童磨 #伊黑小芭內
原作者:tt   如果有不好的地方可以提出 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会出现OOC的情况    绝对没有抄袭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叫艾莱妮· 布朗(小巫师的设定)   含:/童磨/小芭內(蛇...
【综漫乙女向】逢魔时 #文豪野犬 #太宰治 # #灶门炭治郎 #中原中也 #
。”   独自走回桌边,吃起那些已经凉掉的饭菜,看了看手边没缝完的羽织,道:   “等下次炭治郎的时候再缝吧。”   【】   “。”   是谁?  睡得迷迷糊糊。   “...
乙女向】某个叫杀队的天使天团 # #蝴蝶忍 # #嘴平伊助 #炼狱杏寿郎 #甘露寺蜜璃
by/ 深渊 生辉 标题是看完某后出现的感想,和正文內容无关。 ♤本章有蝴蝶忍//甘露寺蜜璃/嘴平伊助/炼狱杏寿郎 ♤第二人称[普通人设定],男女皆可代入 ♤未经开化猿类程度的文笔 ♤...
【狯】大哥怀孕了怎么办 #狯 #雷兄弟 # #狯岳 #
。 “这样舒服多了的吧?大哥之前还骂总爱买些无用的垃圾,现在不就派上用场了吗,真是的就算是在每次购物时也都是有好好考虑、怎么在发抖??啊啊忘记关窗了——!!!” 还没等把窗户关严实,一个枕头...
乙女向(性格突然转变的他)● 富冈义勇● ● 灶门炭治郎● 不死川实弥
。】 直接愣在原地,他的道歉像是重磅炸弹一样打在身上,那种感觉就是突然有一天不好女色并且靠谱了起来,炭治郎突然废柴了起来,伊助突然摘下了头套并且变成了美女(什么啊岂可修!) 不知道该怎么...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