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左马一」生日 #左马一 #催眠麦克风

sodasinei 2022-04-17

by/ 晏宥之

 

无催麦设定  有私设

ooc

——

晚上八九点,山田一郎套了件宽松的红色T恤打车出门,目的地有点远,是家最近人气很高的酒吧。

昨天空却跟他说找到了一个给他过生日的好地方,一郎还没追问,他就兴致很高的接上,“是那家最近人气超级高的酒吧!拙僧费好大功夫才订到了位子,一定要去啊!”

一郎于是吞下“两个未成年去酒吧干什么”的吐槽,笑着应道好。

还隔一段距离就看到空却在酒吧门口蹲着等,一郎付钱下车,小跑两步到空却面前。

空却看见他就笑着大声喊“生日快乐”,利索的站起身,用胳膊勾住他的肩膀向酒吧里走去。

一郎趔趄一步跟上他,没走几步就让门内的燥热与杂乱音乐震住——他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

空却领着一郎到了个稍微偏一点的小卡座,他嘟囔着跟一郎说,“拙僧本想订个位置更好的大卡的,但是根本抢不到!拙僧卡点去订还是只订到这里,抱歉啦将就一下吧。”

“哪儿啊,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去大卡也比较尴尬吧,其实去散台也挺好的啦。”一郎笑着说,环望一周又开口道,“生意很火爆啊,是和普通酒吧有什么不一样吗?”

“好像是来了新驻唱,这么多人一大半都是冲着他来的。”空却略微听说过一点,跟一郎解释。

一郎恍悟地点点头,语气染了期待,“那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吧!”他坐在位置上左右转着身子,听见空却问他要喝什么就点一杯冰可乐。

酒吧灯光骤然变得更加暧昧昏暗,连周遭的声音都低了下来,一郎有些不解地看向空却,空却低声跟他说,应该是驻唱要上台了。

一郎就兴奋地转头看向舞台方向,他先是看见一个颀长身影拎着一柄立麦大步上了台。虽然看不真切,但气势凛然。

四周开始爆发欢呼与尖叫,一郎听见有人喊“左马刻大人”和“Hardcore”。一郎视线落在立麦上,暗光下,它表面浮流着银白色的金属光泽,顶端的骷髅眼眶里嵌着两颗红宝石。

灯光亮了些许,转成了冷色调,先前的旖旎暧昧一扫而空,现在气氛掌握在台上那个恣意的男人手中。

“喂,老子是碧棺左马刻。”左马刻的声音是慵懒的烟嗓,他用着目空一切的态度,“现在,该开始了。”

灯光与左马刻的冷态都没能影响到台下的躁动,欢呼声越来越大,像要掀翻房顶。

左马刻的皮肤很白,在冷调光的映衬下,几乎白的有些不真实。这个人连头发都是银白色的,身上唯一浓墨重彩的一笔,便是那双凌厉的血瞳。刚还看起来成色不错的红宝石与之相比,瞬间黯然失色。

他身上有褪不去的危险气息,一郎看的几乎呆住了,对,台上人无疑是有致命的美丽的,如果有谁胆敢觊觎他的话,下场一定会超乎想象的惨烈。

一郎心知肚明,但还是控制不住被吸引。他几乎忘记了呼吸,心脏加速到快要爆炸。

他愣愣的,口中喃喃着男人的名字,“碧棺…左马刻…”

空却大笑着拍他肩膀,“怎么了一郎,你也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吗!”

一郎一惊,回神,他干巴巴应道,“啊,是有点…不过感觉,他不叫这个的话,也很奇怪。”

音乐响起来,一郎再次看向舞台。左马刻垂着眼并不报幕,指尖随节奏敲在骷髅头上。

“When the love is too low and you want it back.”

“With rose in a hand doubt in the heart.”

“My wheels on a tow and I go alone”

“You should know without you I'm gone.”

他低着头,似是漫不经心,却每一个音节都重重敲到一郎的耳朵里。一郎嘴唇微张,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白发驻唱,几乎要痴了。

他太过瞩目,能把一个小小酒吧变成专属他的演唱会。前面几个大卡的女孩们有的甚至戴上了蓝色的指灯,举起的手随他轻轻摆动。

他喜欢蓝色吗。一郎莫名有些遗憾,他身上没带任何蓝色的东西。但他也举起手,举的很高——他们的位置比较偏了,不会挡到别的客人——顺着节奏挥动。

空却同样高涨的情绪在手机屏亮起来那一刻消失殆尽,他拧着眉去洗手间接了电话,回来就很为难地跟一郎说,混账老爹一定要他现在回家,语气从来没这么严肃过,他怕真有什么事,可能要先走了。

一郎愣了一下然后很快挂起笑容,“啊那快回去看看吧,我这边自己可以的!”

空却猫似的眼睛里全是愧疚,他跟一郎道歉,然后大步跑出了酒吧。

“And we'll slip away.”¹

台上,左马刻的嘴唇几乎贴上话筒,用气声呢喃出最后一句。

酒吧里静了几秒,随后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左马刻不太在意,从立麦后绕出来蹲到了台沿,他从烟盒里敲出来一支,叼在嘴里并不点燃。

“哟,又来了啊。”他含混地跟距台最近大卡的客人打招呼。

似乎是熟客,她们送给左马刻的花被拒收了也不气馁,“左马刻大人,今天也不收花的话,那可以点歌吗!”

“啊,不行。”左马刻把烟夹在指间,站起来转身往舞台中央走。

一郎明白了为什么酒吧生意为什么会这么红火,也明白了位置为什么会这么难抢。他看着左马刻,没察觉因为空却离去的失落已经悄然消减。一郎想,什么时候再来一次吧。

左马刻视线在台下流转,没趣地想,真没意思。他漠然转头正准备收回目光,忽撞入了一双炯炯看向他的红绿色异瞳。

一郎没想到左马刻会突然朝这边看,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直直望进了那双血瞳。他眨眨眼,看到左马刻似是有些惊讶,痞气地冲他挑了挑眉,像是一闪而过的笑了。

左马刻回到麦克风后,心情不错地开口道,“下一首。”

“You had my heart, and we'll never be world apart.”

“Maybe in magazines, but you'll still be my star.”

“Baby cause in the dark, you can see shiny cars.”

“And that's when you need me there.”

“With you I'll always share.”²

山田一郎觉得左马刻跟这首歌不太搭,“Told you I'll be here forever”多好的词,但是左马刻会为谁停留,为谁永远“在这里”呢。

一郎不知道,但他几乎一眼就看出来左马刻的真实,肆无忌惮,恣意妄为,从不为任何人驻足。

这首歌的副歌部分很上口洗脑,很多客人都在一起跟,整齐的“ei ei”声里气氛被炒的更加高涨。

左马刻看着这一切,眼睛里没什么与氛围相称的情绪,甚至是有些沉静的。他在这个时候又望向一郎,静瞳映进了这抹热烈烫灼的红色。

左马刻终于与气氛相融。

到尾声,左马刻唱出那句“You can always come into me”,他微微低头,额发挡住摄人心魄的眼睛,也挡住里面满溢的兴味。

音乐刚停下来,左马刻就跟客人道别。他随意把着麦,语气轻快,“嘛,今晚就这样吧,拜啦。”

“啊——”台下的热情霎时熄灭,不情愿遗憾地拖长了声。但并没有很多人说话,间或的几声挽留被遗憾声响压下去。

有部分人都来好几天了,知道这个白发红瞳的新驻唱是不一样的。他随心所欲,表演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全凭他心意,不受任何干扰;说走就走,毫不留情,客人怎么挽留都没用。就像他不倚仗驻唱的工作赚钱。

——左马刻也确实不倚仗驻唱赚钱。毕竟这条街,啊不,这几条街,都是他的。在白胶木簓的酒吧唱歌,不过最近忙完闲下来找个乐子罢了。

而今晚,碧棺左马刻找到了这段时间里,他最大的惊喜。

他把立麦拿下台收好就要去找他的好奇心。

好奇心本人现在有些可惜,他还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左马刻就下台不唱了。但他除了遗憾叹息也没任何办法,想想继续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起身要走。

山田一郎出了酒吧,他低着头一边走一边回想刚才恍若虚幻的一切。突然有人堵到了他面前,阴影落了他一身。

一郎先是没动,蓄力悄悄捏紧拳头,而后倏然抬头,将拳挥出去。

料想中的痛呼并没出现,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不太费力地包住了他的攻击。刚才还在脑海里回想的声音就这样明晰地传入了一郎的耳朵,“哟小鬼,力气不小啊。”

一郎愣住,看着眼前懒懒笑着的白发男人,下意识喊出他的名字,“…左马刻。”

“给老子加上敬称啊,臭小鬼。”虽然说着这样的话,左马刻的笑意却一点没减。他松开一郎的手,朝路边走去。

山田一郎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平时警惕心很强一个人,现在却想也没想径直跟了上去。

左马刻察觉到跟上来的一郎,终于想起来问,“啊,你叫什么名字?”

“山田一郎。”一郎回应他。

“哦…山田万事屋吗,听说过。那一郎,你就这样跟我走了?”左马刻转过身看着山田一郎,一郎也终于反应过来有点不对,结结巴巴开口道歉,“对…对不起,我没反应过来…我现在走!”

左马刻点了烟,他吸一口然后徐徐吐出,“你想走吗,不想就待着吧。”

“…不想。”一郎盯着他烟尾明明灭灭的橘红色,像让下了蛊。

左马刻转回身去,继续向前走,“那就走吧。”

一郎站在原地看他背影,小跑几步跟上他。

左马刻开了车锁,窝进驾驶座,一郎犹豫几秒,还是选择拉开了副驾的门。

左马刻降下车窗,靠在车门上,他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你看起来年纪还小啊,几岁了?”

一郎有些心虚,“啊…十九,不过马上就二十了!”

“哈?那现在就还是未成年?未成年去酒吧干什么啊,喝气泡水吗。”左马刻笑他。

“但是马上就二十了!”一郎反驳不了未成年的事情,就抓住即将到来的二十岁力争,他拿出手机看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我就二十了!”

“啊,所以是来酒吧过生日?那怎么就看到你一个人。”左马刻挑眉。

“空…一起来的朋友那边有推不开的事就先走啦。”一郎解释。

左马刻叼着烟含混不清地说,“小鬼就剩自己过生日了啊,正好我没什么事,一起?”

一郎眨眨眼,小心问他,“您,您没事吗,那刚刚为什么突然不唱了啊,这样老板不会生气吗?”

“哈,簓那家伙,他敢生老子的气?”左马刻摆摆手,“没事,小鬼别瞎操心,准备高高兴兴过生日就好了。”

左马刻发动了车子,并没有跟一郎说目的地,一郎也没问,像笃定这个刚认识的男人不会伤害自己。山田一郎说不出缘由,但碧棺左马刻让他很安心。他窝在小小的副驾驶座,竟也有倦鸟归林的感觉。

等红灯的时候,左马刻许是觉得车里太安静,打开了车载的音乐播放器。

“…But strawberries and cigarettes always taste like you.”³左马刻按下播放,音乐就从上次切断的地方继续唱着。

一郎听着听着困意袭来,他缓慢地眨眼,眼睛慢慢聚不上焦,意识最后在消失之前,一郎听到了左马刻的哼笑,他说“睡吧小鬼”。

山田一郎在23:50的时候被左马刻叫醒,他脑子里还乱糟糟的就被左马刻拎下车。迎面吹来的带着腥气的风唤醒他,他有些迟钝地问,“这是…?”

“是横滨。”左马刻绕到车后,声音被海风吹得听起来有点远。

这是个有些偏的地方,完全不同于未来港的那种忙碌哄闹。四周没什么光亮,只有左马刻开着的车灯照出两条光柱。

深夜的海有魔力,映着月亮,摇摇晃晃的,像是能吞噬一切。

一郎怔怔看着海面,莫名有想融进去的冲动。他鬼使神差抬脚向前走去,被身后的声音给喊住,“山田一郎!给老子回来!”

一郎转头,看见左马刻逆光站着,光勾勒出他的身形。

左马刻表情很不好看,“你他妈干什么啊,想找死?”

一郎没做声,看见他手里提了个盒子就转问他是什么。

左马刻把盒子放到车前盖上,用打火机烧断丝带,他揭开,一块草莓蛋糕露出来。他还是气,语气很差,“给某个不知死活的小鬼买的祭品。”

一郎微微睁大眼睛,愣在原地。左马刻刚刚的话他当然不会在意,但他开始怀疑今天晚上从见到左马刻开始,就全是一场泡沫似的梦。

左马刻自是没有这些弯弯绕的心思,他看山田一郎傻站着不动就蹿火,他拧着眉“啧”一声,胡乱插了几支蜡烛在蛋糕上,用打火机点燃。他看一眼时间,23:56。

“喂!”左马刻回过身正要开口叫一郎,就看见即将成年的男孩向他走来。他狭着眼睛一看,舌头被打了结,“不,不是…你这,我什么都没干你哭什么啊!本大爷最见不得人哭…哎你别哭了!”

一郎漂亮的眼睛里也盛了有魔力的海水,他让左马刻逗笑,有些不好意思,睫毛根部沾了水渍,弯起的眼睛里有破碎的光。

左马刻看着他,心里叹口气,操。

“山田一郎,老子有个委托。”左马刻忽然开口。

一郎有些不解他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但秉持融入本能的职业素养,他还是说,“啊好,您请说。”

“明天还来听我唱歌吧。”

一郎顿下,又笑起来,“好啊,我接受您的委托。”

“那正好,后天也来吧。”左马刻别着脸不看他。

什么就正好了啊,一郎无奈地想。但他压不住自己的快意,还是带着笑说好。

一郎看左马刻还要开口,先一步打断了左马刻。他有些想笑,真是的,到底谁是笨蛋啊!

“那!左马刻先生,可以麻烦您接受我的一个委托吗。”一郎直直看向他,目光坦荡大方。

“哈?”左马刻不明白他要干什么,但还是冲他扬下下巴,“你说,我听听。”

“可以委托您以后每天都唱歌给我听吗。”一郎就说出所想,心里其实还是有一点忐忑。

左马刻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话,他呆了呆,做作地清清嗓子,“啊,这个,呃,嗯…嘛,也不是不行。”他不自在的摸出手机看时间,23:59…00:00了。

“一郎,生日快乐。”左马刻赶紧转移话题,他笑起来,“许个愿?”

“嗯,谢谢左马刻先生!”一郎对着蛋糕闭起眼,许一个不算愿望的愿望。

没过多久一郎睁眼,听到左马刻问他许了什么愿。他颔首摇摇头,跟左马刻说愿望要保密才会灵验。

他听到左马刻粗声粗气说他瞎迷信,但也没继续追问。

只有一郎自己知道,他骗了左马刻。一郎骗了左马刻先生,他的愿望不会因为说出来就不灵验的。

他许的是,希望之后每天都能听到左马刻先生给他唱歌。

而左马刻已经答应了。

在不自知的情况下,碧棺左马刻已经完成了山田一郎的唯一的成年愿望。

——

¹《90》Pompeya

²《Umbrella》Rihanna

³《Strawberries & Cigarettes》Troye Sivan

其实它本来是520贺文()笑死 根本写不出来

」习惯 # #催眠麦克风
的视线。妈的,小男孩可比麦克风催眠多了。碧棺刻神志不清地想。...
】后遗症 #催眠麦克风
执政党正在努力完善催眠麦克风,建立新的秩序。 伴随着言叶党的垮台,终于浮出水面的真相充当了粘合剂——可能并不太牢靠,将许多人支离破碎的关系重新拼凑在了一起,这其中就包括了碧棺刻和山田郎。 山田郎伤...
/我所珍惜的时光(5) #催眠麦克风 #山田郎 #碧棺
个弟弟们。 “据寂雷医生说,很可能是受某种催眠麦克风的能力影响,会不会是被什么人袭击了?”山田郎合理地提出猜想。 “哈?本大爷怎么可能会被袭击?”碧棺脸你在说什么鬼话的表情望了过来。山田郎...
生日快乐 #碧棺刻 # #催眠麦克风
嘈乱的声音。 他倒了酒慢慢喝,把烟灰缸拖到面前,烟尾明灭,烟雾短暂模糊了他的脸。手机提示音响过,刻当没听见,抽完手中的烟才懒懒捞过瞥眼。 祝今天生日的人生日快乐:混蛋。 山田郎?…嘁。刻...
】玩偶 #催眠麦克风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
by/ yuu   –随笔小短打,没有文笔可言但是超喜欢这个脑洞(?) –想看小情侣贴贴想疯了 碧棺刻后悔同意山田郎把那只熊放在床上了。呃,客观来讲那是只兔子,长着长长的耳朵...
】闹剧 #催眠麦克风 #碧棺刻 #山田
滚回去!”   碧棺刻拿出麦克风要攻击的下秒,被物理阻止扼住了嘴。   “谁要跟你打?”白发男人手下施力间,感到好笑地问道:“重点不是我吧?”   “我都要当着你的面抢走他了,这样也没关系吗...
】亚逼处男黑历史的终结 #山田郎 #碧棺刻 #催眠麦克风
令他后悔不已的亚逼铆钉皮外套出街,结果收效甚微,照样被小看,还是不得不利用拳脚和麦克风来证明自己。他后来想了很久还是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带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找到刻。当时他的脸色凄楚又难过,双...
】不得到吻就会死 #催眠麦克风
原作者:池袋散步中   奇奇怪怪违法麦 放飞自我 已决裂背景下的ooc有病-吵架复合甜文   【其实不像决裂背景,总之开心就好】   现在是傍晚七点十五分,距离被违法麦克风攻击已经过去两个小时...
」关于结婚 # #催眠麦克风
by/ 晏宥之   大概是立本不限制性别,18就可以结婚,然后山18岁俩人才决裂的私设(×) ooc —— 刻倚在洗手间门口,看着正在洗手的郎。郎平静,无视他的存在,走到他面前要出去,...
】奇妙的521 #催眠麦克风 #山田郎 #碧棺
。”   借月色映照下的微光望向身前坐在台阶上背对着自己的黑发男人,碧棺刻动作利落地点起根烟,淡定的解释道:“可能有些突然,五年前的你中了违法麦,是它的能力让你们互换——”   “刻先生...
/我所珍惜的时光(4) #催眠麦克风 #刻 #山田
。而山田郎和作为当事人的碧棺刻反而很平静,本来,之前发生了那些事,早就有所察觉了。 “应该是受了某种麦克风的能力影响,记忆停留在了两年前,”医生有些遗憾地望着刻,“我目前也没有什么办法,也许过...
】保护未成年人人有责 #催眠麦克风 #碧棺刻 #山田郎 #波罗夷空却 #白胶木簓
。   “没懂,再说遍。”   “刻他妈的搞了未成年!”   “……”   簓面无表情慢条斯理地从西装内袋拿出了件东西。   空却震惊:“草,你随身带刀?”   “麦克风有时候还是没刀好使。”簓冷...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