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左马一」习惯 #左马一 #催眠麦克风

sodasinei 2022-04-17

by/ 晏宥之

 

碎片式马一(?)

是小马视角 私设很多

ooc与几个莫名其妙的结尾

碧棺左马刻习惯很多东西。

他习惯抽烟,喝酒,在横滨街道上巡视,习惯利益斗争,流血受伤。也习惯痛苦,孤独,习惯分离,失去。

他过早的知道了生活是不公平的,明白为了保护好合欢,为了生存下去,必须坚强起来,必须强大到没人敢轻易打他们的主意。

他由左马刻变成左马刻大哥,其中种种艰辛不足外人道。他在摸爬滚打中学会了有失不一定有得,但不失一定不会得。所以除了合欢之外,对于其他,他很少有不舍的情绪,扔就扔了,走就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所以那日在中王区的battle,他是为了合欢,为了他最珍贵,可以为之豁出一切的妹妹,所以简直不需要取舍,山田一郎?哪来的哪回去吧!

左马刻这样想,而事情总是不尽人意。合欢并没有回来,一郎他也弄丢了,他最后什么都没剩下。

而当时的痛苦,只是因为合欢的离开吗,那快要把他吞没的绝望,与山田一郎无关吗。

他不去想,他当然不会为与一个伪善的背叛者分道扬镳而悲伤。

山田一郎,比赛的事情就勉强算我对不住你,但那又怎么样呢,是你先背叛了我,是你先教唆了合欢。

左马刻把一切收好,习惯性地压在心底,而噬心蚀骨的痛不停滋长,最后长出了对山田一郎像海一般深沉又危险的恨。

而之前不清不楚,隐约不明的爱意化成了海中央在岛屿附近的零星礁石。有时被海吞没,有时不期然显露出来,安静立在原地,彰示它的存在。

很多人都知道左马刻不喜欢雨天,会尽量不在雨天触他霉头或者专挑雨天去找茬。而没人知道,其实是因为他有些旧伤,平日里不显,雨天分外磨人。横滨靠海,雨天不算少,有时夹着凉盈盈的海风,会很难捱,严重的时候会像有虫子附在骨头上啃咬。

没什么事的雨天里,左马刻习惯盖着被子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发呆。桌上会有冷水和散乱的止疼药。他一般不吃,只在确实疼得难忍的时候吃一片。他不想对止疼药产生抗药性。

而实在疼痛钻心,神经被激得直跳的时候,他反会掀了被子,揣上烟和打火机,像个亡命徒一样开车去池袋。

池袋没有神医,没有能根治他的药,池袋什么都没有。可车停在那家熟悉的万事屋街对面时左马刻总会长舒一口气。他从未去敲开那家万事屋的门,习惯只把车窗狭开一条缝,安静地在车里抽烟。

有时会看到那个让他有很难说清感情的男孩冒着雨小跑两步到门前,掏出钥匙挂着笑回家。

他从来没发现过左马刻,左马刻早就换了新车,替了旧牌,何况窗子上还贴了防窥膜。

绝对不会被发现的安全感也是左马刻来这里的底气之一。

他在最疼痛难忍的时候来到池袋,却没动过任何心思去找如今池袋唯一一个可以算跟他有关系的人。他不想跟山田一郎说话,毕竟每一次每一次,没有例外,他们会吵起来。他们早就失去了跟对方好好说话的能力。

语言确实是这个时代最锋利的武器。他们俩把爱恨仇怨化作利刃,一次次毫不留情的捅向对方,直到彼此都鲜血淋漓,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聊以慰藉。

二十三岁的左马刻那日像行尸走肉一样回了家,家里理所当然的没有任何声响。他离开的时候是什么样,回来就是什么样,但是又感觉全都变得陌生——家里的人气好像随着合欢一道离开了。

彼时正落日西沉,昏黄的余晖透过窗子斜斜打在他身上。左马刻恍惚间觉得一切都是虚幻。他的时间应当停留在了当年他带着合欢流落,拼命谋生;又许是几年后他终于混出头,有能力安顿好一切;抑或是他与他的横滨暂时道别,来到池袋开拓新的天地。

总之停在哪里都好,只要不是现在这样,只要不是现在这样。不要有簓的告别,不要有合欢的决绝转身,不要有一郎的背叛。

碧棺左马刻活了二十三年,在那一天,终于什么都没剩下。像个荒诞的笑话。

左马刻始时愤怒的恨不得去杀了山田一郎,而愤怒是有峰值的,当愤怒达到顶峰后开始褪离时,空茫和无力利落地趁虚而入。他在事务所和家里像要拆家似的找,把所有能跟山田一郎说得上有关系的东西全扔掉。

房间里一直黑着灯。做完这些之后,他跌坐在地上,背后抵着茶几细细的边沿,开始一支一支抽烟。

他有些找不到自己的意义了。

一直以来,他是为了合欢活的,合欢离开了;后来遇到一郎,他以为能拥有不一样的活法,一郎背叛了他。

震怒,无力等等,奔腾成名为恨的洪流。

再后来他回到横滨,回到这个gangsta’s paradise。他有了新的生活,有了新的队伍,一切都在转好。

左马刻把池袋和山田一郎埋葬,把这辈子都不会说出口的伤疤用不竭的恨意表达出来。至于合欢,大概了解她日子不难过,清楚她现在不是真正的她,记得她永远是他碧棺左马刻的妹妹就够了。够了。

碧棺左马刻与山田一郎有一些相近。相似之处就在于,他们会偶尔怀念过去,却从不会设想一些不可能的如果。

他们或许会有和解的一天,但也只是和解,是知道真相之后没精力再争斗的妥协。而左马刻的二十三岁和一郎的十七岁不会再回来,二十五岁的左马刻和十九岁的山田一郎也早已都回不去。

一切存在或发生过的事情都会留下磨灭不去的痕迹,他们之间隔开的天堑同样不可能烟消云散,完好如初。

左马刻试着找过山田一郎的替代品。黑发,异瞳,眼下有黑色的小痣。没有一次成功。

不是再找不到有这样特征的人,只不过他们都不是山田一郎。

左马刻于是终于迟钝地明白过来自己在意的根本不是这些东西,而是拥有他们,会笑着喊左马刻先生的那个人。山田一郎。山田一郎。如果不是山田一郎,这些都没有意义。

这个认知让左马刻非常恼怒,山田一郎有什么好啊,不过一个伪善者!碧棺左马刻你到底有没有出息!

他凭什么不一样啊。凭什么。

左马刻实在头疼,又想起来他和山田一郎乌烟瘴气的初遇。而他想山田一郎之于他的不同,大抵可以溯源到一郎笑着看向他,说“不,我还没成年。”

左马刻那时看着同样受伤的山田一郎,一时不察跌进了赤诚明亮的眼睛,他噢一声,回过神来又掩饰似的添了一句“是吗”。

他实在不自在,怎么着都别扭,于是倏地起身去收拾百舌九,背过身避开山田一郎的视线。妈的,小男孩可比麦克风催眠多了。碧棺左马刻神志不清地想。

】后遗症 #催眠麦克风
执政党正在努力完善催眠麦克风,建立新的秩序。 伴随着言叶党的垮台,终于浮出水面的真相充当了粘合剂——可能并不太牢靠,将许多人支离破碎的关系重新拼凑在了一起,这其中就包括了碧棺刻和山田郎。 山田郎伤...
/我所珍惜的时光(5) #催眠麦克风 #山田郎 #碧棺
个弟弟们。 “据寂雷医生说,很可能是受某种催眠麦克风的能力影响,会不会是被什么人袭击了?”山田郎合理地提出猜想。 “哈?本大爷怎么可能会被袭击?”碧棺脸你在说什么鬼话的表情望了过来。山田郎...
/我所珍惜的时光(4) #催眠麦克风 #刻 #山田
。而山田郎和作为当事人的碧棺刻反而很平静,本来,之前发生了那些事,早就有所察觉了。 “应该是受了某种麦克风的能力影响,记忆停留在了两年前,”医生有些遗憾地望着刻,“我目前也没有什么办法,也许过...
】玩偶 #催眠麦克风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
by/ yuu   –随笔小短打,没有文笔可言但是超喜欢这个脑洞(?) –想看小情侣贴贴想疯了 碧棺刻后悔同意山田郎把那只熊放在床上了。呃,客观来讲那是只兔子,长着长长的耳朵...
】闹剧 #催眠麦克风 #碧棺刻 #山田
滚回去!”   碧棺刻拿出麦克风要攻击的下秒,被物理阻止扼住了嘴。   “谁要跟你打?”白发男人手下施力间,感到好笑地问道:“重点不是我吧?”   “我都要当着你的面抢走他了,这样也没关系吗...
】亚逼处男黑历史的终结 #山田郎 #碧棺刻 #催眠麦克风
令他后悔不已的亚逼铆钉皮外套出街,结果收效甚微,照样被小看,还是不得不利用拳脚和麦克风来证明自己。他后来想了很久还是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带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找到刻。当时他的脸色凄楚又难过,双...
】不得到吻就会死 #催眠麦克风
原作者:池袋散步中   奇奇怪怪违法麦 放飞自我 已决裂背景下的ooc有病-吵架复合甜文   【其实不像决裂背景,总之开心就好】   现在是傍晚七点十五分,距离被违法麦克风攻击已经过去两个小时...
」关于结婚 # #催眠麦克风
by/ 晏宥之   大概是立本不限制性别,18就可以结婚,然后山18岁俩人才决裂的私设(×) ooc —— 刻倚在洗手间门口,看着正在洗手的郎。郎平静,无视他的存在,走到他面前要出去,...
】奇妙的521 #催眠麦克风 #山田郎 #碧棺
。”   借月色映照下的微光望向身前坐在台阶上背对着自己的黑发男人,碧棺刻动作利落地点起根烟,淡定的解释道:“可能有些突然,五年前的你中了违法麦,是它的能力让你们互换——”   “刻先生...
】保护未成年人人有责 #催眠麦克风 #碧棺刻 #山田郎 #波罗夷空却 #白胶木簓
。   “没懂,再说遍。”   “刻他妈的搞了未成年!”   “……”   簓面无表情慢条斯理地从西装内袋拿出了件东西。   空却震惊:“草,你随身带刀?”   “麦克风有时候还是没刀好使。”簓冷...
」生日 # #催眠麦克风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直直望进了那双血瞳。他眨眨眼,看到刻似是有些惊讶,痞气地冲他挑了挑眉,像是闪而过的笑了。 刻回到麦克风后,心情不错地开口道,“下首。” “You had my...
】群名应该是相亲相爱拉普人 #催眠麦克风 #碧棺刻 #山田郎 #山田二郎 #山田三郎 #白胶木簓 #波罗夷空却
原作者:池袋散步中   *伪全员向聊天体,是未来关系都很好的drb联谊群 *新生MCD含量多,只打了关键人物标签却还是好多,对不起>人< ☆cp只有 ☆ooc且十分理想的未来   簓:现手上有...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