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寂乱】冬日的风吹落了树梢最后一片叶子 #催眠麦克风 #饴村乱数 #神宫寺寂雷 #寂乱 #fling posse

sodasinei 2022-04-19

by/ 冥途

 

这是饴村乱数躺在病床上的第45天。

三个月前,中王区政府与反抗军签订了和谈条约,内容包括不限于调整目前的高压政策、恢复男人从政的权利、重新规划针对男性的高税收制度等等,不过对普通男性来说最有用的是降低税收这一条。

而其中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条款,比如说开放人造人权限,神宫寺寂雷医生会获得部分决策权,包括人造人的后续处置权。

在饴村乱数下定决心加入反抗军前,他曾经非常非常认真的考虑过是否要将自己剩下不多的人生挥洒在人类创造的战争身上,而不是去完成曾经遥不可及地看看世界的妄想。

毕竟中他在乎的人类只有了了几个,而这些人之中除了神宫寺寂雷没人有什么拯救世界的狗屁想法,他也根本不在乎神宫寺寂雷会不会渴死在追逐太阳的路上。

但是,乱数扳着手指算了算,幻太郎哥哥的昏迷和中王区有关,这是仇,而乙统女是帝统的母亲,这是爱,中王区对他做过的事,他也有恨。

想要解决这些爱恨仇都需要权力,而如果自己跑了——他知道幻太郎和帝统绝不会放任他在糖果效用逐渐消减的现在独自离开,fp三人都将无法分享那至高的权力,虽然如果失败,面临的会是死亡结局。

所以果然是只有参加了吧,将因为数数撑直的手指握成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乱数看向自己的手腕,能感觉那里正在有力的搏动着,和任何一个身体正常的成年男人一样,但一旦间隔十二小时身体还没有吸入糖果,就会变得虚弱无力,就像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

他转头望向工作室窗外,行道树绿色的叶子在难得的冬日暖阳里伸展着,全力汲取自己生命的养料。

明明他出现在这个世界不到五年,过生日的年岁不过三年。

人类真是一群糟糕的生物啊,这样想着的乱数给碧棺左马刻发出一条消息,约他面谈。

乱数在没有加入反抗军前就在搜集着一切有助于给中王区使绊子的资料,并且时不时制造出一些无伤大雅的问题来试探中王区的底线,这些情报与他在反抗期间做出的努力在他的法庭辩护上起了很大的作用。

因为人类还没准备好接受人造人,幻太郎收走乱数手机时这样说。

另外,那副鸢尾标本是谁放在你床头的?

乱数也不知道,早上醒来时就有了,也许是某个粉丝放的吧,乱数一脸事不关己。

粉丝会送鸢尾标本?

这只是小事,倒是幻太郎看起来好久都没有休息了,新宿的那个社畜看上去都比你好,如果下次来还是这样,我就要把你关在门外了哦~

小说家这两个月在醒来的哥哥与躺在病床上的乱数之间来回奔波,肉眼可见的瘦了一圈,黑眼圈也出现在那张脸上。

哥哥醒来他很高兴,恨不得睁开眼睛的18个小时里,9个小时都陪着哥哥做复健,但是面对躺在病床上一天24小时清醒不到4个小时的乱数,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痛苦几乎将他淹没,却还要强撑着做出一切都好的模样。

在日本前任总理东方天乙统女因面临数项重罪被控告免职进监狱后,作为她的儿子有栖川帝统也同样承受着调查,虽说有证据证明早在17岁他就脱离了家庭独自求生,作为反抗军一员的他也没受到丝毫优待,比因为无法控制的基因病而住院的乱数更没有自由,困在监狱那小小的方寸之地。

不过比起自己几个月都没能摸到骰子参加赌博的事实,帝统更加担心的是乱数的身体,在幻太郎来探视自己时,帝统与幻太郎隔着一张桌子见面,他的手上还带着手铐,作为他越狱失败的惩罚。

她是我妈,作为她的儿子为她负责就负责吧,帝统说,就是那些家伙居然把我头发剃短了,真是太可恶了。

乱数怎么样了,上次还差一点就能引开守卫,都怪我忘了把我的幸运骰子摘下来,下次我肯定不会失败的。

他那双紫色的眼睛注视着幻太郎,因为他明显的糟糕气色而皱了皱眉。

喂喂,你哥哥醒了吧,怎么还是这个样子,不要让一个刚醒来的人担心你啊。

幻太郎的喉结动了动,强行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

在我来之前乱数正在和他的护士聊天,神宫寺医生和天谷奴正在研究救乱数的方法,下次还是不要越狱比较好,你的审查已经快结束了,你这样会让天国律师很麻烦的。

至于他自己的情况,幻太郎一句话都没说。

好吧,帝统耸了耸肩。

等我出狱我绝对会监督你好好休息和吃饭的。

丢下这句话,帝统跟着敲门的监狱守卫离开。

离开监狱,幻太郎看着监狱大门外乱糟糟的植被,一阵风吹过,草丛发出簌簌的响声,曾经青翠的绿色被满地枯黄代替。

乱数正在试图通过撒娇向记录他今天身体数据的护士小姐姐讨要一点糖果,他可怜地看着对方,寂雷真的没说我要戒糖,我已经躺了一个多月了,每天的药都好苦啊,小姐姐,乱数的心现在简直比苦瓜还苦,但是只要一颗糖小姐姐就能让乱数的心变得甜甜的。

护士几乎抵抗不住对方的攻势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不紧不慢的两声后,一个高个子男人走了进来,田中小姐,辛苦你了,今天下午到晚上的数据记录就由我来接手吧,护理科的德川医生刚才正在找你。

乱数气鼓鼓地看着他,讨厌,寂雷老头子每次出现的时间都太不是时候了!

你是说在你强行下床的时候,还是偷偷抽烟的时候?

瞟了一眼仪器上的数据,寂雷暗中松了一口气,没有变化,现在乱数的身体状况仍然在可控范围内。

面对对方的白眼,他耐心开口,饴村君的身体我相信你自己心中有数,糖和烟这种东西能不接触会更好。

有栖川君还有一周就能来看你,请耐心一点。

切,我就知道你们都是群狼心狗肺、道貌岸然的家伙,帝统为了你们反抗中王区,你们利用完就把他丢在监狱里,要不是我现在、咳咳……

虽然在说话时有刻意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愤怒还是冲上了乱数的大脑,狂乱的情绪一部分在背信弃义的人类身上,一部分在自己身上,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如果不是……

乱数!

呼吸面罩扣上了乱数的脸。

几分钟后,乱数的呼吸平稳下来带着不能被平息的愤怒想,如果不是自己这副满是漏洞的身体,他早就去劫狱带着帝统远走高飞了。

那样一个向往自由的赌徒,憋屈地待在狭小的监牢里。

我们并不会背叛同伴,说到这里寂雷的声音有一瞬间的停滞,随后流畅接上,正在气头上的乱数没有发现,只是有栖川君的情况很复杂,这其中涉及……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反正你们这些人总有理由,把面罩拿开,乱数不耐烦道。

我不喜欢这个。

也不知道究竟在说哪个。

无言地将面罩拿开,寂雷叹了一口气,突然弯腰在乱数额头印上浅浅的一个吻。

没有对这个吻发表什么看法,乱数哼哼唧唧地说,我想吃糖,药真的好苦。

再忍忍吧,等出院了你想吃多少我都给你买,还没等乱数开口,他接着道,但是要控制摄入量。

哼,所以说我最讨厌你了,赶快出去,乱数君现在不想看见你。

听见咔哒一声,乱数歪头将自己半张脸埋进枕头,试图藏住自己布满晕红的脸颊。

早知道就不在那时候吻那个臭老头了,谁知道对方还真能把自己救回来,明明当时感觉身体快不行了的。

在断断续续醒来的这两个月里,明明他们还没谈过,怎么突然就来这招,难道寂雷其实是个变态,最喜欢对无法反抗的病人下手,等到明天乱数君绝对要向医院投诉!

带着这样的想法,耗尽今日份能量的人造人重回黑色的虚空之中。

寂雷,今天我们去游乐园吧!听说今天有超级大的烟花看哦~

饴村君,下次来医院可以稍微收敛一点吗?

什么什么,下次来找你的时候要带着鲜花来,我知道了,小乱数一定会照做的。

没想到寂雷医生的朋友这么活跃,而且他真的好可爱。

寂雷医生办公室里的花真好看,还每周都不重样。

怎么感觉小乱数好久都没来了?

T.D.D解散了!?

医生你花瓶里的花都干了,你放这个,这是我闺女花店里的,好闻着嘞,还新鲜。

我给你讲,我闺女老爱搞这些了,这束花就是她让我给你带过来的。

谢谢您的好意,但是这个您还是带回去吧,我不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

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寂雷在一片黑暗中睁开眼,居然梦见了以前的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啊。

他伸手拉开左边的床头柜,看着躺在里面少了一副的鸢尾花标本。

每一次那个设计师都会编造各种理由来让他收下这些花,这个鸢尾是用的什么理由?

记不起来了,毕竟对那时的他来说这只是一个不会迟到的日常,就像吃饭喝水,你不会特意去记今天吃了什么,几点几分喝了几杯水。

今晚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睡不着,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半响后寂雷无奈起身,还是再去看看乱数的病历好了。

披着一件外套坐在书房里,他仍然没办法集中精神,脑中闪过昨天下午那个吻,有点懊恼,真是太冲动了,倒不是对那个吻,而是在那之前该先询问乱数的意见。

虽然乱数在吻他时也没有问过他的意见,甚至在医院醒来后也没有给出解释。

他们曾经差一点成为情侣,在他和乱数决裂前,尽管那时候乱数总是把喜欢和爱挂在嘴上,时不时扑入他怀里,和他去游乐场,在餐厅点情侣套餐,仍然还是差一点。

现在,他希望在解决乱数的问题后差一点变成多一点。

医生的本职要做,中王区的后续事情要处理,乱数的身体要解决,衢的复健要关注,这些事一件件压在神宫寺寂雷的肩膀上,他都做得很好,不曾懈怠,而在这个夜晚,在难得的个人情感思考后他趴在书桌上跌入梦乡。

明天,要去看衢,彻底沉睡前他想。

一周后。

帝统伸展着身体,迫不及待跨出监狱大门。

哈哈哈哈,我出来了!

由着帝统像撒欢的小狗一样在监狱门口活动身体,为了避免真的被乱数赶出病房,在解决了帝统的问题后他肩头的担子也轻了不少,他这一周都在好好的休整,黑眼圈虽说没有完全消失,却也消减了不少。

唉呀,到底要不要涂粉底呢,不过感觉乱数肯定能看出来吧,幻太郎苦恼的想到。

好了,帝统,小生先带你去我家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我们就去找乱数。

捏着一片被风到手上的银杏叶,帝统朝幻太郎晃了晃,我要把这个当出狱礼物送给乱数。

不行,灰尘太多了,会刺激到乱数。

那我就用水洗洗好了,嗯……装在玻璃框里怎么样?

可以。

喂,乱数,我从监狱出来了,你什么时候从病床上起来啊?

傻眼地看着面前这个刺猬头发的紫眸男人,乱数头脑一片混乱。

呜哇,没想到帝统剃了头发居然这么帅气,人家差点都没认出来。

你这是在说我以前不帅吗?!亏我还给你带了礼物。将那个夹着银杏叶的玻璃相框放在鸢尾相框旁边,帝统不爽地说。

帝统当然什么时候都很帅啊,嘿嘿,谢谢你的礼物,不过某位知名作家好像现在都没给我礼物吧,瞟了一眼幻太郎,乱数将知名二字咬得格外清楚,连从监狱里刚出来的帝统都给了呢。

小生的礼物就是把帝统从监狱里捞出来哦,这个礼物难道不够大吗?幻太郎拍了拍帝统的肩膀,示意这么大的礼物可是超级有诚意的。

嘿嘿,那我就把这个礼物收下了,看他挺健康的,不知道在黑市上能卖多少钱呢?将帝统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乱数确定帝统除了头发剪短外外表看上去没什么变化,顶多就是有点瘦了,就是不知道被衣物包裹的地方有没有伤口。

喂喂,你们不要这样自说自话的决定其他人的归属啊,真是太过分了。帝统睁大眼睛,大声谴责自己这两个队友。

什么?没想到帝统老爷占了妾身的身还要占妾身的钱,幻太郎将衣袖遮住半张脸,朝乱数点了点头,向他示意帝统的身体一切都好,嘤嘤嘤,妾身一介女流……

你你你别在乱数面前乱说啊!我和你明明什么都没有!帝统傻眼,从出监狱起萦绕的悲伤彻底消失无踪。

没想到帝统你是这种人,真是太让乱数失望了,乱数看热闹不嫌事大,跟着幻太郎朝帝统一阵炮轰。

病房外,高瘦的身影站在门口静静聆听了一会儿,带着微微上扬的嘴角离开。

病房里,fp的三名成员在时隔两月的重聚中,笑着闹着,彷佛从没有任何灾厄将他们分开过。

呼,吐出一口烟,天谷奴零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刚进来的男人,你确定要这样做吗?只是维持饴村的生机,加大剂量就能做到,顶多活不过几年而已。

而用那种未完成品,有百分之七十的几率会失败,他会直接死掉。

那种不能随意动,需要禁食很多东西的方案,就算能活下来,饴村君也一定不会愿意的,寂雷停了一下,而第二种方案,虽然也有可能会失败,但从此饴村君就能自由自在的生活,当然我这两种方案我都会告诉他,他才是有权选择的人。

哼,你倒是了解他,看那小子会做什么选择吧,反正能做的我已经做了,这件事结束,叔叔我也要退休了。

感谢你为他做的一切,天谷奴先生。

为了避免过于消耗乱数的精力,幻太郎和帝统在两个小时的探视时间结束后不舍的和他告别离开。

乱数,等你出院的时候,我想把哥哥介绍给你和帝统。

你的工作室我会帮你照看的,你不用担心,只要能偶尔借用你沙发睡一晚就行。

嗯嗯,我也很期待见到幻太郎的哥哥呢,至于工作室就拜托帝统了,不过还是不要睡沙发了吧,你可以睡我的床哦,被子超级暖和,这个冬天都不会挨冻~

在他们离开后,乱数嘴角仍然挂着一丝微笑,他转头望向窗外,虽然是看了无数遍的风景,今天却有了新的发现。

冬天要到了,树叶被风强硬地从树枝下扯了下去。

或许树叶本身也很想脱离树枝,享受随风飘舞的感觉,否则为何它们的舞姿如此飘逸,如此欢快,哗哗作响,欢迎着风的到来。

他闭上眼睛,再次睁眼时就将从两个方案里做出决定他未来命运的选择。

今天乱数保持了难得的一长段的清醒。

在确定选择第二种方案后,他要连续七天注射同一种药剂,来保持他身体细胞的活跃,确保做手术时身体状况良好,同时也能一定程度上修复他身体内部糟糕的环境。

输完上午的液体,乱数摸出幻太郎给他拿过来的本子与笔,在上面勾勒出随意的线条。

果然两个月不练手生啊,叹口气,他安排起自己的复习目标,先随便画点什么好了。

嗯,今天太阳不错,楼底下那株盆景的阴影真漂亮,寥寥几笔一颗虬劲的老树跃然纸上,就算只是一幅画也能让人感觉到树的生机与骄傲。

但是这不过是人类培养出来的罢了,就算有傲立悬崖的气魄,也只是人类的设计。

又画了几颗老树,乱数看着那些没有任何差别的东西撇了撇嘴,又翻了一页,将它丢向过去。

新的一页画点什么呢?

打量着病房,一片素白,他的目光滑向床头柜,那里放着两个植物标本。

一个鸢尾,一个银杏叶。

乱数盯着银杏叶,又瞟向鸢尾,再盯着银杏叶,再看向鸢尾。

那个是,他送寂雷最后的礼物。

人类赋予了鸢尾四个花语,爱情、友谊、希望和童话。

那么他当时想的是哪个?

寂雷推开门,看着乱数手放在画本上握着笔沉沉地睡着。

他叹了口气,将它抽出来准备放在床边,拿起时不小心瞥到上面的画作,寂雷维持着弯腰的姿势,僵住了。

那是一枚戒指,上面有着鸢尾的花纹。

控制着自己的力道不要把画本捏出痕迹,将它和笔放在一起,神宫寺寂雷绷紧身体,记录完乱数的数据后快速离开。

坐在办公室里,关上房门,寂雷失控地将脸埋进臂弯里。

……戒指。

八天后,医院。

护士将乱数推出病房,坐在外面的神宫寺寂雷、梦野幻太郎和有栖川帝统瞬间起身走上前。

护士对寂雷笑了笑,不用担心,神宫寺医生,手术很成功,只要术后好好休息,饴村先生就能和之前一样健康了。

帝统咧开嘴发出无声的大笑,幻太郎再也无法保持情绪,眼睛弯出一个美好的幅度。

闭上眼睛,寂雷喉结滚动,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低声道,谢谢。

谢谢。

现在我都好了,为什么还不能吃糖,你明明说过的,乱数简直不敢置信,神宫寺寂雷这个男人居然还有撒谎的一天。

我说的是出院后,你现在还在医院里,完全没有必要来普通病房视察的神宫寺医生将药水换好,摸了摸乱数的手,将速度调得更慢了一些。

不要随便动我的东西,万一你带病毒了怎么办,粉发男人陷在羽绒被里,张牙舞爪地说。

输液太快会增加你心脏的负担,寂雷皱了皱眉解释道。

我的心脏现在健康得不得了,你要是离我远点会更好,乱数完全没有领情的意思。

寂雷弯下腰,长长的发有几丝落到对方的脸上。

我以为画下那枚戒指的时候饴村君更想离我近一点。

啊?你在、你在说什么,没想到神医寂雷居然年纪轻轻就得了老年痴呆症吗?啊哈哈那真是太遗憾了,不过你这么老了,得这个也是情理之中嘛,哈哈。乱数尴尬地笑着,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从白大褂里摸出那枚放了一上午的戒指,寂雷塞进对方的手掌心。

那凸起的触感饴村乱数再熟悉不过,在他设计打板抚摸了无数次后。

两个月后,神宫寺寂雷匆匆从当初乱数住院时的窗外路过,突然一阵冷风吹过,他脚下微顿,摸出手机拍了一张照发给某个在家里赖床的成年男性。

照片里,光秃秃的树杈上,一片叶子飘在树梢几尺之下。

应该是方才那阵风将它吹离的吧,寂雷想。

打字,点击发送,他将手机放回兜里,抽离时无名指上的鸢尾不小心撞上手机一角。

乱数君,春天要到了。

你生日的时候我们去看樱花吧。

】Black Journey # #催眠麦克风 #Fling Posse
 Ass Temple对战。   不用和对战真是太好。   太好。   忽然收紧放在膝盖上手。   旁边梦野幻太郎和有栖川帝统同时注意到这个动作,对视眼。   “,我们先回涩...
】你再也不会对我露出笑意 #催眠麦克风 # #
,被东西填充感觉会让他轻松许多。   以前也经常提醒他要好好吃饭,就算不饿也要保持规律生活……   猛地给自己来巴掌。   怎么又想起那个老头。   强行掐断思绪,...
】special #催眠麦克风 # # #
双手熟练地环抱住腰。 “君……?”迟疑地叫出那个久违名字。得知也没有能治愈能力之后,Fling Posse三人隔天便从医院消失,自那以后他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再见过...
】束缚 #催眠麦克风 # # #
接触过那个冷血、不在意他人、毫无人伦底线,他轻易地操纵麦克风杀死敌对军官,在混乱复杂战场上游走自如,彷佛那些射来炮弹是普照大地阳光。 回日本后他又和任何设计师一样为自己作品...
】表参道24小时 # # # #催眠麦克风
姿态坐在自行车坐垫上。 夜晚不是很冷,吹拂在脸上还有着白日未消散暑气。将自己出汗额发别在自己耳朵后,身后橱窗时针缓缓地爬向三,距离下出走还有24小时。 END...
眼泪会为谁而流 # #催眠麦克风 # #
poose组合,当看见病床上病患如此眼熟时候,便对他打个电话。 再次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将脑袋埋在沙子里骆驼,在被迫重见天日时觉得无比窒息。他曾经对于有过无数问题,但是最终都被浇...
】致封信 #催眠麦克风 # # #
。 那是曾经24岁不会有情绪,但是29岁会。 突然不想把它给你,这封信实在写得太糟糕。 但我是个负责任成年人,说到话就要做到,幻太郎会为此奖励我...
】假性俄狄浦斯 # # #催眠麦克风
by/ 罐装即食长岛冰茶   “埋葬我时候,你会头次把我当人看待吗?”   回过头,脸上表情显而易见难以置信。就躺在他身后,穿着身粉红色睡袍,正在翻刚刚从他书橱中搜刮...
】白桃与苦巧克力 #催眠麦克风 # #
窗,他无从得知究竟这黑色属于夜晚还是密闭空间。 脚步声由远及近,灯光再次亮起,颤抖着驱散身边黑色。 “君。” 是讨厌人。 所以没有回应他。 走到他身边,拨开头发...
】那只猫故事 #催眠麦克风 # #
。”看着眼前这个躺在椅子上小鬼,叹口气,他十分清楚这个人,所谓超级超级重要事,再大不过谁谁家猫从楼窗台跳下去。 显然对不在意态度十分不满,手指戳戳自己...
】休憩之所 #催眠麦克风 # # #
小姐帮我给你打包份甜品。”由于视野原因,是真没有看见,他不会对撒谎。 “咖啡和蓝宝石也是?” “之前有看见梦野君晒过那家咖啡馆,那天下午你给我说过你会来新宿一个美术厅...
】雨幕 # # #催眠麦克风
淋湿半边肩膀,另一个人头发在往下滴水。有种他们会在这里站上很久错觉。这时伸手扯住缕发绺往下拽,他毫无准备,只能顺着他动作俯下身去。伞歪到边去,他未扎起发丝散下就好似另...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