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黑研】昨 #黑研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孤爪研磨

sodasinei 2022-04-19

by/ 贰口猫猫饭

 

(爬墙小排球了…!!)

*成年黑研

*事后(我好爱纯情铁子哥!!!!)

11月某日,6:59AM

闹钟还有不足六十秒就要刺破房间的宁静的时候,黑尾半梦半醒地睁开了眼。

他试着把右手伸出被子——

——好冷。

他迷迷糊糊地怀疑瑟缩在房间一角的小型电暖器根本没有好好工作,下意识地扭头验证,但是发现电暖器似乎被人移了位置,然而电源灯在黑暗里亮着,孤独地,坚于值守地亮着。

黑尾很快又意识到自己的左手臂似乎被什么东西柔和地包裹着——像羽绒被一样轻软的什么东西,正毫无保留地向自己输送着冬天清晨最为宝贵的热量。

他有些迷茫地望着天花板——然后透过窗帘缝隙的光模模糊糊地看到了上面干净素雅的,望不到边际的浅橘色墙纸,以及平平无奇的椭圆形的吊灯——这不是黑尾的出租屋的天花板——那个狭小的,一睁眼就可以看到排球海报,并且挂着形状夸张的吊灯的房间的天花板……

于是黑尾在黑暗中迅速开始了思考,

这是哪里?

昨天应该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了才对——

——不,并没有,昨天晚上去喝酒了

——是应酬,和同事喝酒

——好像是这样没错,可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好像还见到了什么熟人……?

紧贴在右耳一侧的电子闹钟突然毫无征兆地响起来——像是床上的人再不醒来就会死掉的那种声嘶力竭地吵。

黑尾的右耳膜险些被它刺出一个窟窿,可以自由活动的修长而又有力的右手在黑暗里毫无章法地胡乱扑着,试图在两秒之内遏制住这场所向无敌的噪音攻击,可是在陌生的黑暗里寻找闹钟比在刺目的烈日下仰头面对高空飞来的排球还要难——三秒过去,黑尾猛烈挥动着的手肘结结实实地磕在床头柜尖锐的柜角上,发出一声比闹钟更为恐怖凄厉的惨叫——这场黑暗中的噪声竞赛最终以这样的方式宣告结束。

同时,剧烈的疼痛召回了黑尾的理智,

——他完全想起来自己现在处于何种境况了。

左手上缠绕着的羽绒被一般的温暖像海水退潮一样散去了。头顶椭圆的吊灯亮了起来,光很昏暗。

但对于这样的早晨还是过于刺眼了。

“小黑,好吵。”

——他现在躺在研磨的床上。他和研磨睡在同一张床上。

这个事实比寒冷的冬季早晨更令他坐立难安,他无法直视左手边这个用一只胳膊勉强撑起自己然后另一只手努力伸出被窝开灯的小小身影——这个到刚才为止还像猫一样蜷缩着把自己的左手当作抱枕的家伙。

黑尾在研磨家睡觉在很多年前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这种事情无数次真实地发生在二人的童年时代——因为枕在投入地打着游戏的猫咪身上看排球杂志显然比坐在地板上更舒服,也更容易睡着。

不过这种毫无界限感的相处方式逐渐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是什么时候来着……

三年前?或许更早。

——大概是黑尾察觉到像往常一样面对研磨变得困难起来的时候开始的。

当年的音驹主将黑尾铁朗,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在排球这样的团体运动项目中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一直以来都是别人口中的佼佼者。尽管在人情世故上他有时意外老练得像个踏入社会多年的职场人,却唯独不知道怎么处理自己缘由不明的情愫。

和研磨同在音驹的两年,他注视着研磨说不上认真也不能算作敷衍的体能训练,对他飞速进步的技术动作和日渐熟稔的巧妙战术思路暗自称奇,也会像往常一样就口是心非地吐槽着他的小毛病。却发现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己对好友单纯的信任和期待,在浸泡着炙热的汗水的球场上悄然变质。

他不明白自己某天为什么突然会对着训练间隙坐在长凳上气喘吁吁的研磨出神,然后在他也看向自己的时候装作无事发生一样地快速移开视线,不明白为什么和研磨在地铁上把耳机的一端塞进自己耳朵的时候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感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高中最后的最后,在无聊的备考时间里,在草稿纸上一遍一遍写研磨的名字——甚至在名字后面恶作剧般的小猫涂鸦都画得日益熟练起来。

又或许他其实完全明白,他对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自己口中音驹的大脑,早就产生了远超友谊和信任的感情。

——需要强大的韧劲和耐力才能克制住不宣泄出来的感情。

“小黑,我买了新游戏。”

“……哦,恭喜你。”

“训练结束要不要一起玩?”

“当然。”他本应该这么答应。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答应的。

可是唯独那一次没有。

“抱歉,今天不了,我想自己多练一会。”

“好吧,那明天见。”

研磨并没有表现出得到意料之外的答案的样子,或者说只是短暂地犹豫了一下,然后像往常一样收拾好东西,轻飘飘地走出了体育馆。

黑尾抱着手里的排球朝着体育馆的门望去,狭小的门框框住研磨微微驼背的背影,小号的红色运动服在室外的夕阳里变得灼目,并最终化为一个红色的光点,消失在视线尽头。研磨没有回头。

汗水从鬓角流到脸颊,混合着眼睛里不知为何流淌出来的另一种咸涩的液体,“吧嗒”一声落在黑尾手里的排球上,这声清响消失在躁动的跑动和触球声中,没有被任何人听见。

——“或许比起跟我一起,研磨还是有新游戏打的时候更开心吧。”

高三最后一次排球部活动结束的时候,黑尾自觉地把研磨家的门、房间的门、自行车,以及研磨在学校的储物柜门钥匙统统交还给他。

“马上就是高中毕业生了还有你的私人财产管理权,怎么说都很奇怪吧。”

黑尾理所当然地解释着,视线不自然地扭向别处,手里紧紧捏着一大串叮当作响的钥匙,上面还挂着小学三年级暑假二人一起去篝火晚会的时候买的白色猫咪挂件——现在已经是灰色猫咪了。

“嗯,就好像过了很多年还留着前女友的LINE密码一样。”布丁头的注意力完全沉浸在新买的游戏机上,头也不抬的回复着。

“……你这个比喻很奇怪啊喂……”

“有吗?”

“绝对有吧。”

“没有。”

“有。”

“没有。”

……

也是自那时起,黑尾就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忍耐和自我欺骗——不在同一支球队里,不在同一个学校里,认识新的人,充满热情地忙着其他的事情,也许就会忘掉吧。

或许几个星期就会忘掉了……

或许是明年……

或许再过几年……

他和研磨的工作都很忙,社交软件和电话联系的频率都在缓慢下降。距离感“如愿以偿”地出现了,就像普通的儿时玩伴长大后都会变得逐渐生疏一样。

可是真的“如愿以偿”吗。

……

现在,23岁的黑尾正全身僵硬地躺在研磨的床上。他感到呼吸困难。

“……对不起”他努力地回避着研磨的目光。

昨天下班后黑尾确实去喝酒了。

黑尾铁朗——一个看起来酒量很大,善于应酬交际,其实一杯就倒的家伙——这是他的同事们私下的共识。

所以每逢酒局大家都会好意地劝他点气泡苏打水,因为大家知道他非常喜欢在喝的满脸通红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地讲自己高中球队的事情,一遍又一遍地夸赞他们队里的头脑派二传,当然夸赞之后总会随机附带几个当事人如果在场绝对会社会性死亡的尴尬小故事,或者随便哪个高中球队的攻手和二传之间都会发生的毫无营养的日常,把这些讲完之后这次聚会也就差不多结束了,最后黑尾会在极度混乱之中被大家抬回家。

“喝醉的黑尾前辈真麻烦啊……”是新入职的后辈都会这样吐槽的程度。

“下次果然还是不要带他喝酒了。”劝他喝气泡苏打水无果的人这样说。

“但是总感觉他讲起那个二传手来眼里都在闪闪发光啊。”

“不过这样要怎么把他送回去呢?”

——黑尾脑子里残留的记忆只剩下这几句对话了,不过他是怎样迷迷糊糊地恰好看见戴着耳机路过酒馆门口的好久不见的研磨,怎样在同事们诧异的目光中不假思索地扑上去抱住他揉搓他的头发,又是怎样被瘦小的研磨连拖带拽弄回家,说过什么胡话,又是怎么毫无征兆地死死搂住研磨,然后瘫倒在床上就此沉沉睡去的,他都毫无印象了。

“昨天晚上……那个……给你添麻烦了。”黑尾仍然在试图躲避研磨猫科动物一样锐利的目光。

“没有。”

“没有添麻烦吗?”

“不是,小黑喝成那个样子,我不出现的话会给其他人添麻烦吧。”

“啊,果然还是很抱歉……”

研磨半天没有说话,他似乎在饶有兴致地品味着小黑刚刚那句话里的敬语,然后又细细打量浑身僵直躺在被子里,一动也不敢动的黑尾。

“我去做早饭。”他随手扯过床尾的后毯子披在身上,然后顶着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轻巧地跳下床,在就要开门出去的瞬间,研磨被紧急叫停。

“不用了!我上班随便在路上买点就行!”

——摆脱尴尬的方式就是迅速从这个房间逃离——理智恢复的黑尾很快地认识到这点。

“今天是周末。”研磨扔下这句话,再次试图开门。

“……研磨!”

……

黑尾的目光触及到研磨蓬乱头发缝隙间露出的后颈的时候,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研磨的后颈上烙着一个浅红色的,泛着暧昧的光泽的,新鲜的齿痕。像是成熟的水果被毫不客气地狠狠咬了一口,却远远比新鲜的水果显得更加诱人。

黑尾不需要过多的思考便完全明白昨天到底发生过什么,这跟以往任何一次留宿研磨家都大不相同。他此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慌乱。

“小黑怎么了?”

“……对不起,我昨天不是故意要……”

“嗯?你昨天自己可不是这么说的。”黑尾地震着的瞳孔正正好好落在自己还在隐隐作痛的后颈上,因此研磨好不费力的理解了对方道歉的意图。

“我还没说完……”

“小黑想说什么全都写在脸上了。”

“……不对,我昨天晚上说什么了?”

“很多。说‘最喜欢研磨’‘每天都在想研磨’……”

“停!!也不用每一句都说给我听……”

“嗯,其实我昨天也有说‘不要再说了’之类的话,但是小黑听了好像哭得很伤心。”

“……居然哭了……”

“嗯,感觉像是经历了很久的忍耐和思考后终于成功通关一样幸福的眼泪。”

——久违的研磨式比喻。

“可是小黑为什么要忍耐这么久呢。”

“诶?”

“我明明不会拒绝你的。世界上最不会拒绝小黑的人,就是我呀。”

黑尾怔在原地。他的目光和研磨交汇了数秒,仿佛过了数十年。

“不过,”研磨突然皱起眉,像猫一样灵活,但是极不自然地别过身体,伸手捂住后颈上骇人的齿痕,“…我讨厌剧烈运动。”

……

“研磨——早饭还是我来做吧…”

(完)

】吵醒晨昏 #排球少年 # #研磨 # #同人文
by/ 滉小西   研磨这一生唯一一次吵/架。 有幼年打/架 OOC先道个歉 很久没有见到实体的研磨,接二连三的大作业和考试周把他压/得喘不过气,加上研磨从高二暑假就开始的补习...
】镌刻时间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by/ 滉小西   记录我们走过的时间 大二等大一下课,已交往   夏天,在第一教学楼下等研磨公共课下课,他们约好了去T大后门新开的西餐厅。 离下课时间大概还有20分钟,据研磨时不时的吐...
】蜷缩 #研磨 # #排球少年
句话。   研磨大概一辈子都很难遇见比自己还要内向的人,所以第一次见面甚至是他主动带打游戏的。   打了很多次之后,才干巴巴地说出自己想玩的项目。   户外的,打排球。   小小的...
】妄 # #排球少年 # #研磨
,清醒的脑子就愈发混乱。 他变得反而比以前都更在意有关的只言片语了。他发来的短信,他打来的电话,他喜欢吃的那家店里的秋刀鱼,他寄存在研磨家的旧排球,他送给研磨的记得乱七八糟但是意外好懂的复习笔记...
】和平的每一天 #排球少年 #研磨 #
by/ -言口关-   *成年设定,大概是小段子集 *ooc大大的有   1.胡茬与须后水 是个勤劳的人,全勤奖年年不落,无大事绝不请假。   但这样的也会有不想去上班的时候...
】筋肉构筑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by/ 滉小西   一个互摸腹肌的故事  DK高二和高三,双向暗恋即将拆窗   “研磨要好好拉伸,肌肉量太少了要分布均匀才行。” 和他的竹马研磨正坐在地上互相拉背,从的视角可以...
】低温耐受 # #排球少年 # #研磨 #同人文
by/ 滉小西   属于一种变温动物,既怕热又怕冷。 属于一种北极熊,怕热不怕冷。 初中时研磨的坏习惯之一,是大夏天会开18℃空调窝在被窝里打游戏。穿得一身清爽去找他都会被研磨房间里...
】雨 #排球少年 #研磨 #
研磨,却很不给面子地应答了一句:   “啊。”   扭头看他——这是无法遏制的本能动作。   研磨略微低着头,没有看他。   啊。   想。   原来他们都还记得那场雨。   *   那...
】金鱼 # # #研磨 #排球少年
的苹果派,冬天和研磨的妈妈一起逛商场给研磨挑过年的新衣服……这些都是十四岁的能想到的最快乐的事情。 “为研磨做点什么”似乎已经成了在血液里流淌的生命因子,那些研磨视作无法跨越的阻碍的亏欠,那些...
】谜 # #排球少年 # #研磨
过去——啊,个子好高,发型好凌乱,而且眼神好凶…感觉会有不良前科…体育类社团会招这样的人吗… “你好,我是,你叫什么名字?” ——声音倒是意外的好听。 “…妍磨……” “哦,妍磨酱,”那双凶...
】按一加速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喜欢长发来着?” “鬼知道他啊——研磨喜欢长发吧?” 彼时的研磨正从怪物猎人的一次打斗中抬起头来,想起小和他提过自己喜欢的长发女演员A,杂志还放在家里的书柜上。“可能是吧,都无所谓。”研磨...
】醉猫 #排球少年 #研磨 #
研磨喝醉了。   研磨第一次喝醉了。   有照顾生病的研磨的经验,但暂且还没有照顾喝醉的研磨的经验,毕竟高中毕业之前,大家都被认为是不能碰酒精的小孩子,没人沾酒,也没人喝醉。   也没人料到...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