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黑研】妄 #黑研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孤爪研磨

sodasinei 2022-04-19

by/ 贰口猫猫饭

 

*19铁(大一)x18研(高三)

*来做填空题:小别胜______

*感觉没什么必要预警 但是微微微量灰夜久

研磨惴惴不安地踮着脚尖在人头攒动的车站抬头看从列车玻璃窗里朝他笑着招手的黑尾的时候,他还没预料到接下来的一年会变得如此难熬。

那是送黑尾去大学的北上的列车。黑尾的新学校不远,列车从东京出发到达只需要两个半钟头的时间,但是像高中一样每天一放学就回家是不可能了。

“记得经常电话联系哦!”

音驹排球部三年级毕业生们临走之前最后一次去体育馆的时候,黑尾曾经用这样的方式拐弯抹角地显摆着新买的智能手机,下一秒却边收拾东西边苦着脸偷偷抹泪。

“不过他们大概顾不上主动和我们这些个老家伙联系吧……话说研磨没关系吗……”

研磨蹲坐在对面的长凳底下捂着嘴偷笑,看着海前辈像安抚小朋友一样揉搓着黑尾那个看着有些扎手的黑色鸡冠头,一边揉搓一边毫无意识地继续在黑尾心脏上插刀。

“嘛,人总是要往前看哦。”

小小的夜久从偌大的行李包袱和箱子后面跳出来,重重地一掌拍到黑尾结实的后背上。

人总是要往前看。

黑尾没能完全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他只是愣愣地抬起脸把视线往正前方扫去,不偏不倚地撞上半张脸藏在卫衣领子里眼含笑意盯着自己的研磨的目光——不知道什么东西在心里挠了一下,黑尾又低下头,一言不发地捯饬起行李箱来。

“小黑,我明天去车站送你吧。”

研磨穿过球场走过来对他说。

春寒尚未完全褪去的清晨,黑尾在新干线列车车厢里向研磨招手的时候,个子不高的研磨挤在通勤高峰拥挤的站台上,很努力地踮起脚尖才能勉勉强强地回应他。

黑尾摇晃着的指尖拨动着阳光,一下一下地在研磨缩紧的瞳孔里跳跃着。

“路上小心——”不远处一个送站的人向着不知道哪个乘客大声喊着,用即将刺破耳膜的音量。研磨的视线被引走,皱了皱眉头,目光再移回黑尾所在的车窗的时候,光洁的玻璃上只剩下明媚刺眼的反射阳光。

列车驶出车站,黑尾那张熟悉的脸恍然在脑海里变得暧昧模糊。

第二天早上出门去学校的时候,研磨习惯性地等着那个熟悉的声音从隔壁宅子里传出来,等他从背后喊着他的名字,搂住他的肩膀,或者伸手抓乱他早上刚梳好的头发,然后跟他一起去搭最拥挤的地铁。够不到车上的扶手的研磨可以毫无顾忌地扒住这个人的手臂,或者狡猾地,整个人完全倚在他身上,然后——

“研磨,你又完全靠在我身上了吧?给你说过多少次了,好沉的…”

“什么啊,我没有靠在你身上。”

“你有吧。”

“我没有。”

“你有。”

“没有。”

——然后在习以为常的拌嘴里一路颠沛流离般地抵达学校。

可是这些再也实现不了了。

从地铁站出来的时候,研磨把从背着妈妈家里顺出来的游戏机揣进口袋,然后伸出手,讷讷地,徒劳地在干燥的空气里抓了几下。

他感觉自己的一部分灵魂和肉体,不知不觉地蒸发到了空气里。

晚上睡觉的时候,研磨用被子蒙住脑袋,发泄一般愤愤地快速戳着手里的游戏机,一整夜一整夜的熬,等来一个“congratulations!”或是一直“game over”,他开始觉得手里的游戏变得无趣。

凌晨五点半他翻身下床,熬过通宵的眼里布满血丝,顶着蓬乱的头发不耐烦地扯开窗帘查看对面那幢房子二楼的那个卧室窗户是否有灯光——若有,小黑不过十分钟一定会穿着晨跑的运动服溜到窗户底下朝着他笑;若没有,他就可以趁着还没到上学时间倒头再睡一小会。

今天灯没有亮起来呢。研磨闭上眼直挺挺的扑倒在柔软的床上。

把头重新埋进被子里的时候,才想起来,灯今天没有亮起来,灯明天也不会亮起来。以后再也不会亮起来了。

十八岁的孤爪研磨渐渐开始明白。从小到大一直以来的生活,其实也只是千千万万“可能性”中的一种,一直视为全部的,其实只是一整张拼图之中的一块而已。即便如此,想要把黑尾铁朗从脑海里剥离出来,当成完全有别于自己的一个独立的存在,对于他来说成了意想不到的疼痛。

像把血肉从体内连根拔起一般疼痛,越想撇清,清醒的脑子就愈发混乱。

他变得反而比以前都更在意有关黑尾铁朗的只言片语了。他发来的短信,他打来的电话,他喜欢吃的那家店里的秋刀鱼,他寄存在研磨家的旧排球,他送给研磨的记得乱七八糟但是意外好懂的复习笔记…

训练的间隙二三年级生聊天偶尔也会谈及的他。

“好怀念夜久前辈陪我练球的时候啊,虽然夜久前辈看上去凶凶的,但是果然还是很好很好的前辈呢!”列夫这么说的时候,眼睛都在发亮。

“研磨学长呢,研磨学长肯定很想念黑尾学长吧?”

“没有想他。”

这当然是假话。

人总是要往前看。做不到往前看的孤爪研磨患上了肉眼不可见的妄想症。

“只是一年罢了……明年我考完还会去找你的。”他和黑尾打视频电话的时候这么说。

“别,我是考砸了才去那里上大学的,研磨的话就算故意写错答案也不至于吧。”

“不试试怎么知道。”

“喂,你不会真的要——”

“肯定不会啦……”研磨捂着半张脸歪倒在书桌上。

研磨理所当然地关心着黑尾的大学生活,跟谁在一起,上什么课,吃了什么饭,社团活动干了什么,和谁一起干的,黑尾不厌其烦地一一回答,临了,研磨实在不知道该再问点什么,透过方形屏幕看黑尾让他觉得既陌生又熟悉。黑尾是一边在笔记本电脑上做着作业一边跟他聊天的,察觉到手机对面的沉默,黑尾的视线从电脑屏幕前移了过来。

“今天列夫说他想你了。”

研磨胡乱说起话来。

“列夫?”黑尾追赶着研磨试图闪避的眼神。

“嗯…”

“嘛…我也挺想你们的。”

黑尾转过脸去端起桌子上的热咖啡喝了一口,又在笔记本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打起字来。

空气又一次变得沉默。

“天气变冷了哦,研磨记得多添衣服。”

“知道啦。”

黑尾再次转过脸看手机的时候,两人眼神交换了一下,心照不宣地挂了电话。

夜里十一点,黑尾盯着电脑屏幕上做到一半的理论课作业出神。他自己也不知道眼前的究竟是作业,还是刚才视频电话里研磨睡衣衣领处那颗自己小时候送给他做生日礼物的扣子。

研磨过去是自己球队的心脏,自己是输送氧气的血液,然而血液如今像是被隔绝了空气,磨灭了温度,逐出了血管,抛洒在摸不着天蹬不着地的半空中,失去了奔涌向心脏的资格。

剩下的只有一句不痛不痒的,天冷了,要多加衣服。

研磨肯定听不进去吧,要是真的感冒了又要怎么办呢…研磨晚上肯定又在熬夜打游戏吧,训练肯定又偷了不少懒吧,饭肯定又不怎么好好吃吧,早上上学的地铁肯定还是和以前一样挤吧,新来的一年级他肯定不喜欢应付吧…

…研磨,研磨…

他随时可以联系到的研磨,他怎么也维系不住的研磨,黑尾把电脑合上往前一推,双手插进头发里狠狠地抓了两把,他觉得太阳穴濒临爆炸——十九岁的黑尾铁朗没抽过烟,却好像产生了十年烟瘾患者一样的戒断反应。

夜久说他们应该往前看。可是自己眼前这扇大学宿舍的窗户外面是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只能透过室内的反光看到黑尾那张脸。

那张性感好看的脸,现在一半是疲惫,一半是痛苦和狰狞,以及从疲惫和痛苦中挤出来的,小声喃喃着的研磨这个名字。

黑尾没办法忘记临走的那个春日的清晨,挤在站台上无数个脑袋里圆圆的、小小的布丁头,皱着眉趋避着直射进眼睛里的阳光,一边仍然在微微昂起努力让目光穿过人群找到自己,等终于四目相对,金黄色的眼睛却又忸怩地眨了两下,倏地滑向一边,又朝着自己坐在的车窗滑回来。

“一路顺风”,研磨的嘴型好像是这样的。“要是你可以不走就好了”,他的眼睛却是这么说的。

列车启程的时候他看着他从四四方方的玻璃窗边缘上一点一点消失,连一根头发都没留下,黑尾摸了摸潮湿的眼角,竟后悔刚才没能从车上跳下来抱他一抱。

只是一年罢了。研磨刚才是这么说的。他们都没想过这一年足以要了他们的命。

黑尾看着窗户上自己的脸,挤出一个自嘲的苦涩的笑。

他比研磨年长这一岁的代价,就是可以毫不费力地清楚理解自己的处境——这是沦陷之后想从沼泽中挣扎出去反而被溺死的处境,妄想症患者被逼进现实的陷阱里挣脱不出的处境

——爱上从小一起长大的人的处境。

明天请个假回趟东京吧。

黑尾拉上了窗帘,不再看自己那张脸。

天气确实变冷了。维持体温变得困难,最厚的卫衣已经挡不住风了,研磨早上扯了一条围巾戴着出门,到晚上回家愣是一天都没摘,从学校到家的路上他发现从袖子里把手伸出来打游戏变得十分勉强,拇指关节在冷风里变得没有那么灵敏,手柄握起来也是冰凉的。

从地铁站出来,研磨只想快点摆脱寒冷,回家去舒舒服服地泡个澡。脚步不觉地加快了,朝着家的方向像猫一样一声不响地小步走着,从这个街角拐到那条没安路灯黢黑的小路,再从小路尽头左转回家——

研磨向左一转,一头撞上了什么又高又大的东西——一个带着体温的东西——而后向后踉跄了两步,扶着围墙勉强站好。

“……研磨?”

一个熟悉到近乎诡异的声音。

“是小黑?你怎么……”

最后几个音节还没从喉咙里冒出来,研磨已经被黑尾用双臂整个绞住了,吞没在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冰凉的脸贴着冰凉的脸,呼吸却是滚烫的,掠过两个人耳边的鬓发,有节律的出现又消失着——这时候还是什么话都不说比较好。他们心照不宣地想着。

研磨不由自主地踮起脚尖,埋在围巾里的温热的嘴唇贴在黑尾被风吹红的面颊上。

氧气回归血液,血液涌回心脏,心脏开始跳动。

黑尾温柔地握住研磨小小的冰冷的手,和自己的手一同塞进自己宽大暖和的大衣口袋。

人总是要往前看。他们视线的正前方是透出温暖的灯光的,研磨和黑尾的家。

“…研磨,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

(完)

】吵醒晨昏 #排球少年 # #研磨 # #同人文
by/ 滉小西   研磨这一生唯一一次吵/架。 有幼年打/架 OOC先道个歉 很久没有见到实体的研磨,接二连三的大作业和考试周把他压/得喘不过气,加上研磨从高二暑假就开始的补习...
】镌刻时间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by/ 滉小西   记录我们走过的时间 大二等大一下课,已交往   夏天,在第一教学楼下等研磨公共课下课,他们约好了去T大后门新开的西餐厅。 离下课时间大概还有20分钟,据研磨时不时的吐...
】蜷缩 #研磨 # #排球少年
句话。   研磨大概一辈子都很难遇见比自己还要内向的人,所以第一次见面甚至是他主动带打游戏的。   打了很多次之后,才干巴巴地说出自己想玩的项目。   户外的,打排球。   小小的...
】和平的每一天 #排球少年 #研磨 #
by/ -言口关-   *成年设定,大概是小段子集 *ooc大大的有   1.胡茬与须后水 是个勤劳的人,全勤奖年年不落,无大事绝不请假。   但这样的也会有不想去上班的时候...
】筋肉构筑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by/ 滉小西   一个互摸腹肌的故事  DK高二和高三,双向暗恋即将拆窗   “研磨要好好拉伸,肌肉量太少了要分布均匀才行。” 和他的竹马研磨正坐在地上互相拉背,从的视角可以...
】低温耐受 # #排球少年 # #研磨 #同人文
by/ 滉小西   属于一种变温动物,既怕热又怕冷。 属于一种北极熊,怕热不怕冷。 初中时研磨的坏习惯之一,是大夏天会开18℃空调窝在被窝里打游戏。穿得一身清爽去找他都会被研磨房间里...
】雨 #排球少年 #研磨 #
研磨,却很不给面子地应答了一句:   “啊。”   扭头看他——这是无法遏制的本能动作。   研磨略微低着头,没有看他。   啊。   想。   原来他们都还记得那场雨。   *   那...
】金鱼 # # #研磨 #排球少年
的苹果派,冬天和研磨的妈妈一起逛商场给研磨挑过年的新衣服……这些都是十四岁的能想到的最快乐的事情。 “为研磨做点什么”似乎已经成了在血液里流淌的生命因子,那些研磨视作无法跨越的阻碍的亏欠,那些...
】昨 # #排球少年 # #研磨
研磨变得困难起来的时候开始的。 当年的音驹主将,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在排球这样的团体运动项目中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一直以来都是别人口中的佼佼者。尽管在人情世故上他有时意外老练得像个踏入社会多年...
】谜 # #排球少年 # #研磨
过去——啊,个子好高,发型好凌乱,而且眼神好凶…感觉会有不良前科…体育类社团会招这样的人吗… “你好,我是,你叫什么名字?” ——声音倒是意外的好听。 “…妍磨……” “哦,妍磨酱,”那双凶...
】按一加速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喜欢长发来着?” “鬼知道他啊——研磨喜欢长发吧?” 彼时的研磨正从怪物猎人的一次打斗中抬起头来,想起小和他提过自己喜欢的长发女演员A,杂志还放在家里的书柜上。“可能是吧,都无所谓。”研磨...
】醉猫 #排球少年 #研磨 #
研磨喝醉了。   研磨第一次喝醉了。   有照顾生病的研磨的经验,但暂且还没有照顾喝醉的研磨的经验,毕竟高中毕业之前,大家都被认为是不能碰酒精的小孩子,没人沾酒,也没人喝醉。   也没人料到...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