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黑研】谜 #黑研 #排球少年 #黑尾铁朗 #孤爪研磨

sodasinei 2022-04-19

by/ 贰口猫猫饭

 

*⚠️⚠️⚠️性转研磨(妍磨♀)注意⚠️⚠️⚠️

*队长铁x经理妍

那个黑色齐耳短发的女孩子怯生生地推门进来之前,“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做我们队的经理”这件事被认为是音驹排球部不太可能实现的奢望。

这个女孩子只是高一开学第一天来报道,因为不分东西南北迷了路,误打误撞跑到排球部正在训练的体育馆,听到球鞋摩擦地板的滋滋声,所以鼓起勇气想进来找个人问问路。

“请问前辈…高一年级的教室怎么走…”女孩的声音很柔软,甚至在微微发抖。

所有人像听到了神明的降下的指令,起跳的、伸手的、救球的、拦网的,一概瞬间静止,n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她,仿佛要用视线把瘦小的她盯穿。

“…学妹来做我们队的经理吧!”

不知道谁突然这么喊了一句。

“喂,这么直白很失礼啊。”

“哪里失礼了!我打赌你刚才肯定也这么想了对吧。”

“他没有看见好看的女生直接跪下来求婚已经有进步啦…”

“你们别闹了,人家只是过来问路的。”

“问路…哦对,是要找一年级的教室来着…”

喧闹的气氛再次安静下来,空气里可以读出肉眼可见的失落。

“黑尾,你领她去吧。”

高三年级的队长简短地命令着。

黑尾——女孩的目光顺着队长的眼神望过去——啊,个子好高,发型好凌乱,而且眼神好凶…感觉会有不良前科…体育类社团会招这样的人吗…

“你好,我是黑尾铁朗,你叫什么名字?”

——声音倒是意外的好听。

“…孤爪妍磨……”

“哦,妍磨酱,”那双凶巴巴的眼睛收敛了目光,眯成一条弯弯的缝,友好地笑着,“那我们走咯。”

宽大的手掌在妍磨脑袋上安抚的揉了一下。好轻浮,妍磨想着,可是也好温柔。

高一年级的教室其实离体育馆并不远,向南走一段路再拐个不足九十度的弯就能看到教学楼一楼挂着的“欢迎新同学”的横幅了。

“谢谢黑尾学长带路。”

“那个,妍磨同学…”

沉默了一路的黑尾铁朗的视线,落到了鞠躬道谢的妍磨的圆圆发顶上。高二年级的前辈略有些不好意思了,在学妹疑问的目光里挠了挠头,迟疑着开口。

“刚才他们几个说让你来我们队当经理,虽然第一次见面就这样确实有点失礼,但是我觉得你其实真的可以考虑一下。嗯……怎么说呢,因为妍磨同学看上去是那种细致聪明的类型,会很适合排球部的经理这个位置,而且经理平时不怎么需要忙的,不会很累…”

……排球部?排球怎么打?好麻烦哦…为什么觉得我能做排球部经理呢?…但是反过来为什么我一定不能做排球部经理呢?…

妍磨没有理由答应,可是也没有理由拒绝。生活中大部分事情都是这样的。人们做大多数选择的时候或多或少都必须接受无从下手的未知数。

可是主动提供选项的人的渴望是藏不住的,就像眼前这个留着奇怪发型却意外好相处的排球部学长,嘴上说的是“你考虑一下”,脸上写的却是“求求你一定要同意”。

“不过也不必勉强啦…”黑尾学长怕她不好拒绝,贴心地补充着。

“我可以试试。”妍磨微微低着头,小声回应着。

“……诶?”

一个对排球基本一无所知、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加入体育类社团的普通女高中生,由此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排球部的一员。

有漂亮的女孩子做经理自然是让人开心的事情——然而不出一年,大家还是发现——我们队的经理是不是和通常概念上的“经理”有些不一样?——迟到早退和翘班成了家常便饭;即便不翘班,大家打练习赛的时候也只是自己抱着运动服坐在长凳上打游戏;完全不会对训练状况做任何书面记录,全凭脑子分析和猫又教练的只言片语掌握大家的训练程度和优劣势;被大家要求想看自己的训练笔记就会蹙起眉毛说好麻烦;工作之外还会买了苹果派毫不忌惮地蹲在活动室的角落里吃得很香——即便不给刚刚训练完的队员们顺手捎上两个也心安理得……

“妍磨,即便大家都纵容你也不要太过分了,还是要做好你的本职工作。”

上一届高三快要隐退的时候,他们之中有人曾经这么劝过她。可是等他们拉着行李箱走出音驹的校门之后,队伍里就再也没有人跟她提这件事。

那个摇摇晃晃的,像一团猫咪一样可爱的“每日摸鱼”经理就是我们音驹的特色啦。所有人都这么想着。

事情直到妍磨高二下学期的时候,才变得稍微有些不同。

第一个注意到她好像和之前有些不一样的,是已经成为队长的黑尾铁朗。

今年的第一场雪降下的那个晚上,春高已经近在眼前了,黑尾和其他几个人在体育馆里自主加练。排球砰砰的响声颇有节奏地在空旷的天花板上回荡,显得这里格外富有生机,好像是和窗外积了两尺厚的雪毫无关联的夏天。

连着走廊的推拉门敞开一道小小的缝隙,进而缓缓拉开,风雪从门外灌进室内,挂着汗珠的燥动着的身体突感寒意。不知道谁打了个惊人的喷嚏出来。

“都冻死了,是谁不关门啊?”黑尾把排球夹在胳膊底下,朝着门的方向扭过头看。

门口是一个小小的影子。裹着五六层外套,披着羽绒服,围巾手套帽子雪地靴一应俱全,顶着一脑袋雪的灰白色帽子和米色厚围巾之间露出的那双慵懒的黄色眼睛暴露了这家伙的身份。

“妍磨?这么晚了你回来干什么?”大家凑上去问。

妍磨的嘴巴还埋在围巾里,支支吾吾说不清楚。黑尾一拍脑袋,从书包里拿出一个薄薄的记事本递给她。

“你是回来拿这个的吧。”

妍磨点点头,飞快地把记事本接过来夹到羽绒服里,轻轻鞠了一躬就飞进了门外的大雪里,毛线帽子压的很低,黑尾甚至没来及看清她的表情,只见一个穿着臃肿的小步跑着的背影渐渐远去,像雪地里羽毛丰盈的啾啾的球形山雀。

“雪下那么大明早再找我拿也可以啊…这孩子真是的…”黑尾轻笑着合上门,转头才发现自己队友的脸上全都挂着巨大的问号。

“黑尾前辈,那是本什么东西啊?”一年级的列夫缠着黑尾问。

“那个啊……那是妍磨写的,我的个人训练记录……”

“诶!!黑尾前辈居然拜托妍磨学姐做了个人训练记录这种东西吗!可是那是妍磨学姐诶…怎么做到的?!”

“好狡猾啊黑尾…” 不远处的夜久忍不住一个鱼跃滑到黑尾旁边,坏笑着说道。

“真是的,我哪里狡猾啦?”黑尾挠挠头发,无意识地撇开视线转着手里的排球,目光跟不上蓝黄的花色旋转的速度,也跟不上脸颊蔓延出的红,他在灯光下的地板上打了个趔趄,又漂移至球场中央,“好啦好啦,继续练习!再来一轮三对三我们就准备回家!”

“好耶——”

话题就这么被岔开了。

夜久说黑尾狡猾多半是闹着玩的。可是黑尾觉得,也许自己真的很狡猾也说不定。

站在前排拦网的时候,站在后排发球的时候,起跳的时候,跑起来的时候,观察球网对面对手的动作的时候…妍磨笔记本上清瘦好看的字体和简短有力的叙述和建议在黑尾的脑海里不断重演。什么时候该调整打点的高度,怎么调整配合大家的拦网,用哪种方法救球给对面机会球的概率最小……明明被强行拉来做经理的妍磨本是不会对这些那么感兴趣的,也没有人期望她在这些方面能做出点什么实际贡献来的,可她还是做出来了,哪怕只有薄薄的一个笔记本,而且只写给黑尾一个人。

——她为什么突然要做这些呢?

她在走廊里小声地叫他的名字,伸着双手把自己默默写了好几个星期的训练笔记递给他的时候,黑尾仿佛看到了少女漫画里可爱的女主角递情书的样子。

一种确实可以称得上是狡猾的臆想涌上心头。

黑尾察觉到了,很早就察觉到了。

懒懒散散的她突然会提早好久到活动室给大家准备热的饮料,而且总是准备黑尾最喜欢的味道;她突然染成金色的头发挽在脑后,而在那不久前的合宿黑尾喝醉了酒,曾莫名其妙地跟大家说自己觉得金色长发的女孩子都很好看;她突然学会的在他们训练间隙放下游戏机微笑着看他,也看他们所有人,递来毛巾,说辛苦了;她课间偶尔跑来高三教室,来找他,或明明叫了夜久或海,却又偷偷瞥他,或是提高了音量故意装作以为他听不见一样在背后谈论他;她拿着一道简单的数学题到图书馆问他解法,明明队里的人都知道她考试总是年级前几名,这种难度的题目完全难不住她,却还是执意告诉他自己不会做要黑尾前辈来教……可是即便这样她话依旧很少,总是跟他,跟所有人,保持着难以形容的距离感。

少女漫画里说女孩子的心思是最难解的谜,黑尾从来都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现在看来也不完全是骗人的。妍磨的行为在黑尾眼里确实让人觉得模棱两可,像关键信息被未知数萦绕着的解谜游戏,或是少了重要一块的拼图。未知是一种幸福,也可以是一种折磨,对黑尾铁朗来说,或许两者都是。

他想要问清楚。可是“问清楚”这三个字写起来简单,真正要问又谈何容易呢。

“黑尾前辈,嗯…我花了几个星期写了你的训练记录,要看看吗?”

那天妍磨突然从背后轻轻戳他,递来一个浅蓝色封面的笔记本的时候,黑尾完全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看着她。

“训练记录…?”黑尾做出一副“你会写这种东西吗”的表情。

“果然还是不要看?”

“…我要看。

你做的我当然要看。”

于是整个下午,两个人紧挨在一起坐在体育馆大门外读那本笔记,一个徐徐地讲,一个投入地听,远远看起来跟操场后面花园长椅上腻在一块的那几对情侣没什么太大差别,只不过一个是隐匿在花香和林荫里说悄悄话,一个是光明正大的拿着英语课本垫在光秃秃的大理石台阶上,说着“这里应该这样这样”“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黑尾的瞳孔震颤了一下。他分明在上面看见了一行整整齐齐的,用各种颜色的笔写着的自己的名字。——那是同样的笔迹,清瘦的,干净的,笔画轻轻粘连着的,带着点慵懒味道的妍磨的笔迹,“黑尾铁朗”“黑尾铁朗”“黑尾铁…” 好像在字迹里听到声音,妍磨的声音,柔柔的,痴痴的,带着少女的爱意呼唤他,这声音裹住他的耳膜,寂静地,也躁动地。

妍磨像是什么也没看见一样,把那页纸轻轻地合上。

视而不见可以是最大的轻蔑,也可以是最脆弱的在意。

“黑尾前辈,”真实的妍磨的声音驱散了幻听,“我们看完了,暂时就这些。”

——暂时还不能得出结论。

“妍磨,最后我想确认一下。”

黑尾揉了揉太阳穴。他太想问清楚了,关于那个未知的谜底,关于拼图的最后一片。哪怕明白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现在喜欢的……是排球…额…对吧?”黑尾的语言中枢终于还是乱掉了,抛出了别别扭扭的问句。

“嗯,说不上讨厌,能帮到大家的忙的话大概还是喜欢的,排球。”妍磨挠挠头,不明所以地回答。

你喜欢的到底是我打着的排球,还是,我?

——她不知道,黑尾其实是想问这个。

初雪来临的那个夜晚很快就过去了,七八个相同或相近的夜晚悄悄流过,正式比赛近在眼前了。东京地区组织的最后一次练习赛结束的那天,意味着少年们再次相见便要卸下简易的号码背心,身着队服,隔着球网,互致祝福,却也终得兵戎相见。

“今天我们练习赛可是赢了枭谷啊,这次春高咱们稳拿第一了!”大家回去的路上,虎叼着便利店买来的包子冲在最前面。

“可是我们跟枭谷打了三场,只有一场赢了呢……”犬冈接过前辈丢来的包子托在手里,平静地补着刀。

“那有什么关系嘛……!”

“嗯,至少今天赢了一场能搓搓木兔的锐气……不过就是又要辛苦赤苇了。”跟在后面的夜久合掌道。

“辛苦赤苇了。”福永觉得夜久合掌的姿势很可爱,于是跟着学起来。

“而且而且!等我们拿了第一回来,妍磨学姐和黑尾学长是不是就该结h…诶呦!”

列夫愣头愣脑地丢出半句话来,还没落地就被最强的自由人接住,随之而来的是夜久对准他后脑勺结结实实打过来的一拳。

“你别乱说话。”

妍磨学姐和黑尾学长此时一前一后走在队伍最后。妍磨戴着露指手套敲游戏机噼里啪啦的响,他们俩似乎谁也没有听见列夫的这半句话,也一句话都没有说——直到回家的队伍随着跟大家逐一挥手告别之后只剩下他们俩。

巷子很空,除了妍磨游戏机聒噪的声音和迎面淋洒下来的金红色的夕阳以外并无一物。

黑尾几次想要开口说点什么,话到嘴边被浮夸的攻击特效音劈成两半,末了,只好盯着笼罩在妍磨金发之上的夕阳默默发呆。恼人的游戏机音效终于随着电量耗尽在巷子转角消失的时候,黑尾不知怎么地不由自主伸出了手,在镀上红色的金发上揉了揉…随后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触电一般把手缩回来,下意识地躲开身边的人半步,别过视线,不想,或者不敢看她的脸。

“…你可算打完游戏了。”

“我打游戏让黑尾前辈不开心了吗?”

“也不是啦…就是走在路上打游戏不太安全,最好别这样。”

“嗯,谢谢你的关心。”

“…也没有特别关心你嘛……”

“前辈,你知不知道有句谚语叫此地无银三百两。”

“谢谢你给我普及谚语哈。”

“你生我气了?”

“没有生气。”

“…明明有吧。”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真不可爱。”

“别人说我不可爱还好,黑尾前辈这么说我会伤心哦。”

“……”

黑尾一直没有说话,若不是夕阳现在正挂在他脸上,覆盖住了眼角至面颊雀跃的浅红;若不是妍磨此时此刻故意拿话呛他,挠得他心尖上难以抑制的痒,有些话他恐怕绝对说不出来。他觉得拼图的最后一块已经握在手心,萦绕在谜题周围的迷雾似乎也四散释去。

“你家不住这边吧。”黑尾兀然说着。

“虽然你一直跟所有人都说你家住我西边两栋楼,可是每次我回到家都能在我房间的窗户里看见你往东原路返回哦。”

“……意思是说前辈你每天都偷偷目送我回家吗?”

“对。”

意外平静又简短的回复。妍磨疑惑又惊讶地抬眼看他,对上黑尾不容置疑的视线,像磁石般被吸住了数秒,意识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因为黑尾的手已经搭在她肩上,那张试图埋在围巾里蒙混过关的羞红的脸被迫与之对视。呼吸的灼热和心跳混乱的节拍像不致命却危险的毒,伴随着寒冬里无意识的瑟瑟发抖在体内均匀散开,少女的神经被眼前的人认真的表情捆缚住、也麻痹住,丝毫注意不到自己已经滚烫的手指和脸。

“妍磨,你告诉我,你当初为什么听了我的留在队里做经理?”

“…因为黑尾前辈说我很适合,而且如果我突然退出了,大家会很困惑吧。”

“还有呢?” 黑尾无意识的忌惮着,却也可耻地期待着那个谜底——

“…因为有黑尾前辈在。”

——他猜对了。

被惊涛怒浪一般的喜悦瞬时吞没黑尾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嘴唇和搭在妍磨肩上那只手开始微微颤抖,皮肤在冰冷的空气里开始过敏般得发红,即便如此却还是做出淡然的前辈的样子来。

“所以妍磨…是喜欢我的,对吗?”

“喜欢…”

“…什么…?”

“我喜欢黑尾前辈。很喜欢。”

妍磨用一如既往的柔软语调回答着,紧张和兴奋让她无暇顾及在内心谴责黑尾毫无节制的挖掘少女心事的不浪漫的行为,她只是用氤氲着眼泪的眼睛看着他,焦急地想知道他对这个谜底作何反应,又渴望着得到一个相同或相近的回答。

——于是她等来了两秒钟后的一个冗长的亲吻。

春高开始的第一天。一直天寒地冻的东京似乎有些半真半假的天气转暖的迹象。音驹高中的短途巴士已经开到学校门口了,黑尾把教练送上车,又迅速返回体育馆打捞分散在各个角落收拾东西做着准备活动的队友们。

在排球场抓了海和一二年级生后,他在准备室发现了妍磨和找不到学生证的夜久,于是示意他们俩抓紧去坐车。

“妍磨,收拾好东西不要落下了哦。”黑尾临走的时候匆匆忙忙折回来探出半个脑袋。

“好的小黑。”

夜久的学生证在橱子底端的储物盒里被翻出来了,他飞快地把书包扛到肩上,拎着运动服,锁上橱门,要喊妍磨一块走的时候——才发现刚才黑尾和妍磨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

——她刚才叫他什么?

(the end.)

】吵醒晨昏 #排球少年 # #研磨 # #同人文
by/ 滉小西   研磨这一生唯一一次吵/架。 有幼年打/架 OOC先道个歉 很久没有见到实体的研磨,接二连三的大作业和考试周把他压/得喘不过气,加上研磨从高二暑假就开始的补习...
】镌刻时间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by/ 滉小西   记录我们走过的时间 大二等大一下课,已交往   夏天,在第一教学楼下等研磨公共课下课,他们约好了去T大后门新开的西餐厅。 离下课时间大概还有20分钟,据研磨时不时的吐...
】蜷缩 #研磨 # #排球少年
句话。   研磨大概一辈子都很难遇见比自己还要内向的人,所以第一次见面甚至是他主动带打游戏的。   打了很多次之后,才干巴巴地说出自己想玩的项目。   户外的,打排球。   小小的...
】妄 # #排球少年 # #研磨
,清醒的脑子就愈发混乱。 他变得反而比以前都更在意有关的只言片语了。他发来的短信,他打来的电话,他喜欢吃的那家店里的秋刀鱼,他寄存在研磨家的旧排球,他送给研磨的记得乱七八糟但是意外好懂的复习笔记...
】和平的每一天 #排球少年 #研磨 #
by/ -言口关-   *成年设定,大概是小段子集 *ooc大大的有   1.胡茬与须后水 是个勤劳的人,全勤奖年年不落,无大事绝不请假。   但这样的也会有不想去上班的时候...
】筋肉构筑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by/ 滉小西   一个互摸腹肌的故事  DK高二和高三,双向暗恋即将拆窗   “研磨要好好拉伸,肌肉量太少了要分布均匀才行。” 和他的竹马研磨正坐在地上互相拉背,从的视角可以...
】低温耐受 # #排球少年 # #研磨 #同人文
by/ 滉小西   属于一种变温动物,既怕热又怕冷。 属于一种北极熊,怕热不怕冷。 初中时研磨的坏习惯之一,是大夏天会开18℃空调窝在被窝里打游戏。穿得一身清爽去找他都会被研磨房间里...
】雨 #排球少年 #研磨 #
研磨,却很不给面子地应答了一句:   “啊。”   扭头看他——这是无法遏制的本能动作。   研磨略微低着头,没有看他。   啊。   想。   原来他们都还记得那场雨。   *   那...
】金鱼 # # #研磨 #排球少年
的苹果派,冬天和研磨的妈妈一起逛商场给研磨挑过年的新衣服……这些都是十四岁的能想到的最快乐的事情。 “为研磨做点什么”似乎已经成了在血液里流淌的生命因子,那些研磨视作无法跨越的阻碍的亏欠,那些...
】昨 # #排球少年 # #研磨
研磨变得困难起来的时候开始的。 当年的音驹主将,无论是个人能力,还是在排球这样的团体运动项目中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一直以来都是别人口中的佼佼者。尽管在人情世故上他有时意外老练得像个踏入社会多年...
】按一加速 # #排球少年 #同人文 #研磨 #
喜欢长发来着?” “鬼知道他啊——研磨喜欢长发吧?” 彼时的研磨正从怪物猎人的一次打斗中抬起头来,想起小和他提过自己喜欢的长发女演员A,杂志还放在家里的书柜上。“可能是吧,都无所谓。”研磨...
】醉猫 #排球少年 #研磨 #
研磨喝醉了。   研磨第一次喝醉了。   有照顾生病的研磨的经验,但暂且还没有照顾喝醉的研磨的经验,毕竟高中毕业之前,大家都被认为是不能碰酒精的小孩子,没人沾酒,也没人喝醉。   也没人料到...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