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巽宵】丝绒葬礼 #巽宵 #巽マヨ #偶像梦幻祭

sodasinei 2022-04-20

by/ 开棺报喜

 

中世纪au,收藏品巽x恶魔信徒麻,病态暗恋文学,ooc短打,梗来自于《ヴェノマニア公の狂気》(贝诺马尼亚公爵的疯狂),七宗罪之色/欲。

1.

肖像画在燃烧。

礼濑真宵坐在离壁炉火舌最远的角落,倾洒而下的绛紫长发的缝隙中,他窥见熟悉的面容化为灰烬。

2.

对于这个只有一百来位居民的小镇,失踪了一个人并不算什么小事。

尤其是这个人还是镇上人人尊敬的,唯一的牧师。

最开始是整洁的小教堂落上了第一只乌鸦。

然后是再也没有人买空街边少女篮子里的花。

面包店的烘暖香气外少了等待谁微笑施予的乞儿。

妇人们无处赠奉的鲜红果实腐烂在橱窗。

他们熟悉的,带着安抚人心意味的纯洁笑容消失在小镇的清晨时分。

——忏悔室空空如也,街道上便也无信徒和罪人。

贪婪还未痊愈,人们对于失去神庇护的恐慌不过如此。

魔鬼的流言四起,他们愤怒又惶然的手指四处乱指。

而流言最终的尽头则是公爵府邸。

——他们是对的。

3.

礼濑真宵小心翼翼地捧着烛台,于打开的木门缝隙中颤巍巍探出一半脸庞。

“巽……巽先生今天……过得还好吗?”他轻柔的声音几近气音,像是怕打碎什么似的。

昏暗房间的书桌前,有个穿着整洁牧师衣装的人影闻声回头。

借着摇曳烛光看清来人,松石绿发色的牧师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还可以哦,真宵呢?”

像是被对方的体贴狠狠剐下一层虚伪做作的血肉,礼濑真宵几乎不可闻地举臂呜咽了一声,像是惧人的猫咪一样迟疑着围着牧师垂地的袍角绕圈圈。

牧师合上的厚重书本像是可以亲近的讯号。

“不过来吗?真宵。”

绛紫的公爵耳尖飞着潮红,最终还是叹息着将头颅依靠在牧师膝边。

牧师眨了眨眼睛,又眉眼弯弯地抚摸起这柔顺的发鬓。

“今天很辛苦吗?”

“没有……”苍白的指尖攥紧漆黑的圣袍,礼濑真宵挂着病态的红晕,像是冻坏了的小动物,被暖和的温水泡得心脏飘然脑袋晕乎乎地,“呼哈……只是又被诅咒了是应该下地狱的魔鬼丢了很多石子都没什么关系的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现呢……噫……噫!”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公爵先生猛地埋头,恨不得钻进牧师宽大的黑袍里。

“真宵。”他听见头顶人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绛紫色的苍白贵族紧闭着眼睛抱着头带着哭腔僵在原地。

叮叮咣咣的声音传来。

——等待他的不是什么来自神明的惩罚,而是牧师温暖熨帖的怀抱。

牧师小小地叹了口气,用足以将黑暗融化的声音驱散了礼濑真宵的恐慌:“真宵并不是什么魔鬼,我这么相信着。”

“真宵将我藏到这里,我并没有怨恨真宵哦。”

自他肩膀上,一双幽然的蓝绿色双眼安静垂下,注视着脚下蜿蜒消失在牧师袍角下的锁链。

——可魔鬼实实在在地将您囚禁于此。

4.

出卖的灵魂价值几个银币呢?

礼濑真宵并不清楚。

但他现在非常幸福。

——即使他罪恶单薄的灵魂已经被赊给了魔鬼。

不过是肮脏的本质被掠夺,就能换取触碰那人的权利。

啊啊,多狂妄可耻的交易和愿望。

过去披散长发的肖像画被他狠狠投入火焰之中,燃尽的除了那个只敢在教堂阴暗角落窥视的丑陋怪物,还有他空荡荡的灵魂。

缠绕苍白指间的黑色绸带缀上柔顺的发辫,茶杯叮当,有人倾身响茶桌投入一颗方糖。

被魔鬼赠送的毒药在笑容闪烁中被滴入那人的茶杯,绛紫色的液体,如同一滴眼泪,又像欲望本身,拉着那个人坠进他永恒的梦境。

从此小镇上少了一位笑着的牧师,而公爵府邸多了一件公爵心爱的珍藏品。

安然注视着礼濑真宵为他佩戴脚镣的风早巽没有任何反抗与怨恨的眼神,这抚慰了礼濑真宵颤抖的手指,升腾的满足感,礼濑真宵满足于魔鬼许诺下的成果,又唾弃自己邪恶的心脏。

虚假的幸福如同在汩汩鲜血中汲取温暖,但一想到他这种卑微的生物本就不配得到真正的美好故事,他又为自己的侥幸稍稍快乐了一些。

这样自诩恶毒的想法撕扯着礼濑真宵的一切。

他一面幸福着,一面又为自己的幸福将身躯钉在惩戒的十字上。

“那么……”礼濑真宵仰视着表情安稳的风早巽,问出了那个已经询问了不知多少天的问题,“巽先生要吃些什么吗?”

鲨鱼样的尖齿因为努力微笑而有一部分探出唇边:“我都会满足巽先生的……”

5.

救星是巡领土至此的骑士长。

人们为他的剑柄缠绕鲜花和白鸽羽毛。

——他们迫切希望他能带回他们的牧师先生。

属于教廷的剑柄刺进那座终日昏暗荆棘丛生的公爵府邸。

迎接剑锋的是绛紫色魔物的胸膛。

骑士长鎏金色的眼中倒映着倒下的公爵。

血液洇透暗色的礼装,顺着拼命捂住的苍白指缝滴答落下,沾染透明的泪滴,混合成紫色的、离他而去的幸福。

恶魔的术法随着流失的生命而解除,整洁的厅堂变得破败阴暗,无处不在的操纵消失在了倾泻的阳光下。

啊啊……这就是最终降下的惩罚吧……

即将熄灭的视野里,那从地下室跑出的身影。

请等下啊……

他伸出手,牧师在礼濑真宵倒下身体与大门之间,逆光而站。

——我还没来得及说……

“我爱你。”

俯身跪倒在公爵血色的身体旁的牧师握住了他坠下的,冰冷的手。

——笑容一如饮下毒药后温暖。

6.

傍晚安静的小镇迎来了又一个普通的日落。

“……就这样,圣人也被魔鬼劝诱,献出了自己珍贵的灵魂。”

穿着布衣的孩子们将一个松石色发的牧师团团围在花圃的石凳上,他们眨巴着眼睛,仰着小脸听完了最后一个童话故事。

霞光侵染的花朵随着渐冷的晚风轻轻蹭过牧师的肩膀,他笑着将老旧的故事书合上。

“那么也到了应该回去的时间了哦。”温和的语气下是不容商量的劝诫。

孩子们熟悉他,便笑闹着一哄而散,惹得远处捶打衣裳的妇人们几声训斥。

牧师微笑看着孩子们快乐地跑远。

夕阳斜映,他的影子模糊地一分为二,将盛开的花圃影影绰绰地分割成绮丽的深浅色块。

“今天孩子们也很有活力呢。”他似喃喃。

“对吗,真宵?”

——明暗交错下,牧师笑眯起蓝绿色的双眼。

 

《ヴェノマニア公の狂気》这个真的算是V家爷青回(。)了 ,没听过的可以吃我口安利吗可以吗可以吗。虽然代表的是七宗罪的欲,但当时听茄子最后一句歌词的[等下啊,我还没来得及说爱你。]真的破大防 (哽咽)。

】《亲吻戒断反应》 # #
by/ 怪味五岁   ○情人节企划15:00#2022情人节24h ○有坏心眼牧师要素 ○又名《礼濑大小姐想让你亲亲》 礼濑真鲜少有主动的时候。 他的表情太过好猜,连同他起伏的语调、奇怪的...
】《小来电提醒》 # #
同学收到了热情的电台节目出席邀请而感到开心,毕竟全队都非常认可那副天生温柔极致的好嗓音。真当然也为蓝良同学和一彩同学开心,因为他听说那天隔壁的摄影棚刚好有蓝良的偶像在进行拍摄。为此某只小白鸟已经...
】《点我看魔女真性感带娃》 # #
低级魔物的用材。 此外还能做为大多数辅助药汤的稳定剂。 礼濑真抱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自玩乐的宝贝:“…?” “呀!” “。” “呀啊!” “君,我的名字叫真哦。、イ。” “嘛...
】心予報 #偶像梦幻 # #麻 #风早 #mayoi #礼濑真
舒服,有点酸楚的感觉。 2. 换好衣服,风早不太习惯这没有度数的眼镜和西装,恢复偶像活动后就没有怎么穿过西装,转头一看礼濑真,穿着和他的个人衣装很像的衣服,头发散了下来,衬得他精致的五官更加美丽...
】我和你的十次相见 # #
by/ 菇菇总在咕咕   原作:偶像梦幻 角色:风早×礼濑真 第一次看见礼濑真的时候在医院。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还有身上白色的病号服,就连所有包裹在桌角和床头的泡沫纸也都是浅淡的颜色。我...
】我的神明 #偶像梦幻 # #风早 #礼濑真
风早的礼濑真,丝毫不比闭着眼睛祈祷的白鸟蓝良冷静。   “真可以坐在副驾驶吗?因为我开车的时候总是会过于亢奋,也许真在我身边我就会安心一些。”   因为被带着圣洁微笑的风早这么请求了,礼濑真...
】那什么的碱团日常 # # #偶像梦幻
by/ 墨然然然(绝赞崩溃中   *摸了两个小段子,是一些坏心眼 *ooc有 1.接吻 “真,来接吻吧。” “噫...、?!这、这也太突然了...” “之前约定好了呀。这也是为了真能快...
】sweet time # #偶像梦幻 # #
瞳孔里看到我的倒影。在飞羽轻触的活动里我在真唱之前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真有点慌张的样子真的很可爱呢…… 不过有时好像有点过线了呢,不能吓到真。Amen。风早托着下巴深思。 可是……毫无防备睡着...
】早安糖 # # #偶像梦幻
by/ 紫枝   *真梦到儿时的 *甜甜的早安互动 *全文1800,阅读约8分钟   礼濑真做梦了。 梦中的一切被薄烟笼罩,乳白色的颗粒铺面而来,夹杂着一股陈旧与腐朽的气息。 夜晚昏暗的街道...
】四月与发烧 #偶像梦幻 # #礼濑真 #风早 #麻 #
by/ 「常夏赴涂林。」   *半夜三更的产物,打算出个一年系列(?) *很短,真的很短。 *食用愉快!留个小心心吧ww 风早的听觉非常灵敏。 正因如此,他喜欢和礼濑真倚在樱花树干旁边,泡上一壶...
】休息日的清晨 # #甜文 #麻 #mayoi #偶像梦幻 #风早 #礼濑真
那人身后,礼濑真正在全神贯注地提着水壶浇水:“啊……多么可爱的花儿啊,要好好地呢。”礼濑真看着那些花儿,露出了微笑。 “真也那么觉得吗?看来我们有心灵感应呢。”风早的声音突然在礼濑真身后响起...
】难道真的要牵着手演出吗? # # #彩良 #偶像梦幻
by/ 紫枝   *内含碱团贴贴,贴贴,彩良贴贴 全文2800,阅读约10分钟 背景设定:生物碱即将上台演唱新曲《边缘而生》,真无法克服心理恐惧,通过无数次的尝试,只有当和前辈有肢体碰触时...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