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巽マヨ】心予報 #偶像梦幻祭 #巽マヨ #巽麻 #风早巽 #巽mayoi #礼濑真宵

sodasinei 2022-04-20

by/ 「常夏赴涂林。」

 

*部分灵感来源于歌曲心予報─Eve

*题目和部分句子选自歌词
*巽麻油就是最甜的!!!

“今天的世界是充满爱的,那么……你愿意收下我的心意吗?”礼濑真宵对着镜头做着动作,捧着巧克力说出了广告词。媚长的眼角细细挑起,既温柔又不失魅惑。


风早巽盯着他看了很久,觉得自己犯了一个主会惩罚自己的错误。

1.
礼濑真宵和风早巽共同接到了一个代言活动,快要到情人节了,各种工作扑面而来。天城一彩去代言了衣帽,而白鸟蓝良则去代言了珠宝。两位年长者同时收到了这份工作,于是风早巽开开心心地拿上了车钥匙但差点把礼濑真宵吓跑,最后还是乖乖地坐了事务所的车。

“这次要代言的是巧克力,我记得真宵很喜欢吃甜食吧?”风早巽对旁边的礼濑真宵笑道“拍完了也许会给我们一些,听说这一家的巧克力很不错哦。”

礼濑真宵还沉浸于没有搭上风早巽车的喜悦之中,点了点头表示赞许。手上滑动着屏幕:“巽同学要扮演的是一个很温柔的程序员,我要扮演的则是一个话剧演员……噫……居然让我这样的人来扮演如此美丽的角色真的没有搞错什么吗……”

风早巽开始了他的说教:“说了很多遍了,真宵要是继续这样贬低自己的话,我是真的会生气的。”一边说着一边压低了眉头,其实只是想逗逗这只可爱的小羔羊。

“啊……真是对不起……以后绝对绝对不会了……”礼濑真宵像犯了错一样对手指,但实际上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当然风早巽不希望礼濑真宵一直这样,但对方过于可爱,所以他每天都在祈祷主宽恕他。

很快就到了拍摄地点,对方热情地出来迎接他们,带他们来到了更衣间,并给他们介绍了产品。这次推出的是抹茶巧克力和葡萄榛子巧克力,讲述的故事是女主和这两个男主的爱恨情仇,总之广告都可以拍成电视剧了。正如礼濑真宵所说,他们一个扮演年轻温柔的程序员,一个扮演怪诞美丽的话剧演员。女主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程序员,风早巽在戏中和她是同事关系,礼濑真宵在剧中和她是邻居关系。负责女主戏份的是一个前辈,很出名的一个女演员,但一点架子也没有,还说自己是礼濑真宵的粉丝,羞涩地要了签名之后就化妆换衣去了。作为队友的角度来看,风早巽完全应该为礼濑真宵而高兴。但风早巽的心里有些不舒服,有点酸楚的感觉。

2.
换好衣服,风早巽不太习惯这没有度数的眼镜和西装,恢复偶像活动后就没有怎么穿过西装,转头一看礼濑真宵,穿着和他的个人衣装很像的衣服,头发散了下来,衬得他精致的五官更加美丽漂亮。水绿色的眼睛里透露着不自然和紧张。

“真宵是在紧张吗?”风早巽走过去主动安慰对方,拍了拍礼濑真宵的肩。顺手摸了一把他顺长的紫发。对方很敏感地炸了毛:“噫!我不是我没有!”风早巽无奈地笑笑,还是被吓到了啊。

最先拍摄的是女主的戏份,两人在一旁背台词。看着礼濑真宵的侧颜,风早巽的心里既温暖又苦涩。这个孩子是如此的天真,以至于完全没有察觉到他对他的试探。又或许早就察觉到了,只是性格阻碍着他不把这份爱说出口。

“一定是你……我的命中注定之人!啊……第一次看见你那灿烂的瞳,我就知道我已经坠入爱河了……”礼濑真宵小声念着自己的台词,脸上也照样浮现出该有的笑容。

“真是坏孩子呢……”风早巽在心中低念了一句,像是恶作剧一般的侧颜笑,和那认真又怯弱的声音,让风早巽情不自禁沉迷于其中。“巽……巽同学,你没事吧?”礼濑真宵听旁边的队友连话都不说,以为是自己让对方尴尬了:“是打扰了您吗……我就知道不应该念出来的……!真是对……”礼濑真宵后半句话欲言又止,没有说下去。

看来是记住了他说的话,礼濑真宵没有继续说那不停的对不起。转用担忧和愧疚的眼神来盯着风早巽看。这根本忍不了啊。风早巽强行冷静下来:“真宵做到了,没有贬低自己呢。刚才那句台词我听到了,情绪和表情都掌控的很到位哦。”顿了顿“那么,作为奖励……”风早巽慢慢靠近礼濑真宵,把下巴垫在对方肩膀上,一只手抚上对方柔顺的长发,一只手揽住了对方的腰:“要加油哦,真宵。”

礼濑真宵整个人都呆住了,大脑僚机,像迷路的孩子一般茫然。微张着嘴,风早巽看着他,觉得好像有点过火,刚想说不要在意,对方红着脸低下头:“嗯……好的……巽也是……加油。”

风早巽为您表演一个当场去世。

他能从礼濑真宵的脸上看出来几分期待,但更多的是害羞。但这已经让他足够高兴了,就像是一只躲躲藏藏的流浪猫突然有一天对你主动示好一样,既意外又高兴。风早巽难得稳不住红了耳朵,点了点头。空气沉默下来,风早巽其实早就背过台词了,但还是念叨起来台词:“您是一位勤奋又可爱的女士,如果有您这样的妻子的话,我会很高兴的。……不能接受的话,就当朋友吧。”

3.
女主拍完了戏份,接下来轮到风早巽了,他临上场时回头看了一眼礼濑真宵和坐在他刚才坐的地方,正和礼濑真宵聊的如春风拂面般的女演员。内心的那种酸楚又涌上心头,他振作了下精神,又恢复了营业模式。

“哦呀,您是第一天报道就没吃早饭吗?那么这盒巧克力送给您……不用担心,是家里人给的,今天恰巧带来了,当做早饭吃完全没有问题。”风早巽对着镜头露出笑容,当然旁边的礼濑真宵也看到了,并沉浸其中。

“风早君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对吧?”一旁的前辈突然开口,礼濑真宵被拉回现实:“是的……巽同学既温柔又靠谱,是我无可替代的……同伴呢。”礼濑真宵小小停顿了一下,女演员笑着点头:“mayoi君,我可以这么叫你吗?”礼濑真宵有点受惊若恐:“噫……您怎么叫都可以,随您喜欢就好!”女演员又笑了:“哈哈,好的呢,mayoi君,你也很温柔哦。”礼濑真宵有点尴尬,但很开心。露出了和刚才无异的笑容。

风早巽正在和制作方核对镜头,撇眼看到了这一幕。但又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一样回过头来,导演一遍就过了,他坐回礼濑真宵身边。

“啊,巽同学辛苦了。到我了吗……”礼濑真宵抬起头来,对上了风早巽紫色的瞳孔。“嗯,真宵加油哦。”风早巽笑着挥挥手目送着礼濑真宵小跑着走进摄影棚。

“风早君,听mayoi君说你很喜欢茶对吗?”女演员主动过来搭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太想理她,但风早巽肯定不会,笑着和对方聊了起来。

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很快就结束了一天的拍摄,但隔两天还要录制独家采访,两人跟那位前辈和制作方告别后,一起走向星奏馆。

“呼……即使工作量不大也有点累呢。”风早巽伸了个懒腰,现在已经是黄昏时刻,走过天桥时汽车正吵闹着,也有不少出来玩的人。两人都戴好了口罩和帽子,还好暂时没有被认出来。

“巽同学的腿真的没关系吗?我可以把您背回宿舍的哦?”礼濑真宵眨了眨眼,仍然担心着他的腿。黄昏的光透过他的一侧身体,风早巽摇摇头,只觉得想拉起他的手带着他奔跑起来,一气呵成地回到宿舍。好巧不巧两个人遇上了一群粉丝,叫唤声吸引了许多目光。风早巽看了看礼濑真宵怯懦的眼神,苦笑着牵起了他的手:“看来我们遇到麻烦了呢,真宵,和我一起逃跑吧。”

礼濑真宵只觉得世界都在发光。

4.
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气喘吁吁地到了星奏馆门口,视线交叠着,手也没有松开。“看来……跑得有点快了呢……”风早巽微喘着气,两个人离得很近,吐出来的水汽轻飘飘地扑在礼濑真宵脸上,重重地打在他的心上。他其实一直都有一个妄想,那就是像这样和风早巽拉着手奔跑,不论什么时候或者什么地方,他只想对方心甘情愿,视线传递爱意。思绪入迷入幻。


[我一直都这样想象啊 想一直期待这粉红色心情预报。]


礼濑真宵不禁轻声唱出了那一句歌词:“神明啊,今天还请袒护我吧。”

5.
两个人怎么分别的,礼濑真宵已经不记得了。他只是红着脸逃回了宿舍,还好舍友不在,他可以自己在床上滚来滚去。然后把头埋在藏在某处的风早巽大团子里。今天实在是过于刺激和疲惫,刚才的一阵跑还让他没有缓过来,洗了个澡之后才彻底清醒过来。打开手机看了看携手空间,队里的两个孩子在说自己也都拍完了,希望休息日的时候四个人可以聚在一起吃顿饭。发现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群里说话之后,开始了日常的聊天和白鸟蓝良单方面怼天城一彩。


礼濑真宵看着看着就笑出了声,刚才的疲惫与紧张也都抛到脑后。滑着滑着就看到了风早巽的话。


[好的哦,我和真宵刚刚跑回宿舍呢。今天在食堂可能会碰见大家哦~☆]


礼濑真宵“噫!”地叫了一声,一想到还要面对风早巽他就不知所措。今天下午那算什么?两个人的孩子气还是单纯的逃跑?虽然他并不讨厌,但是风早巽呢?


啊啊,又开始贬低自己了。礼濑真宵念念着。巽同学一定又会提醒我吧……那个拥抱……还有机会再次得到吗?礼濑真宵拍了拍脸,手机又震动了一声,白鸟蓝良兴奋地说那晚上七点见。其他两人都回了句好,礼濑真宵也打上了句好,然后坠入了被窝。

6.
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妙。


礼濑真宵盲目地摸索着,虽然早就习惯了在黑暗之中,但今天似乎不太一样,可能是被突如其来的感情冲击了一下,他失去了一点在黑暗中定位的方向。勉强可以用手机照一下,因为快没电了所以又关上了,导致他走着走着撞到了人。

“对……对不起。”礼濑真宵刚准备低着头走开就被圈入怀里,这个怀抱格外熟悉,礼濑真宵第一反应就是风早巽。“是……是巽同学吗?好巧啊……”风早巽用的力气格外的大,他反抗了一下也无济于事,只好乖乖地就那么被抱着,僵硬地站直,防止自己被圣光灼烧掉。

“……真宵,我可以和你说说话吗?”风早巽开口了,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只是多了几分严肃和谨慎。礼濑真宵点点头,意识到对方看不到之后又应了一句:“……好的。”

风早巽在黑暗中微笑了一下:“我其实,一直都很好奇这种情感。”

楼道里的光闪了一下,礼濑真宵依稀看到了风早巽发红的耳朵。

“我是什么时候才拥有了这份情感呢?是从我对真宵诉说过去的时候,还是从真宵一直在照护我的时候?”

一瞬间的亮光让礼濑真宵眼睛有点不适应,但他依旧捕捉到了紫色眼眸里泛着的情。

“最近我才想明白了,我一直都爱着真宵啊,是恋人的那种爱。”

不,不要。这样的话,我会……

“我相信真宵也是如此。如果没有,我会一直等的。”

我会……

“因为真宵值得。”

楼道恢复了光亮,风早巽的脸清清楚楚地印在礼濑真宵的眼里。

“我会没法停止下来我的爱意的……冷静沉着这种东西无论多么努力了都不会出现的……”礼濑真宵开口回答,手在背后把衣服揉成一团,脸上的表情很纠结:“我好像……就这样中了巽同学甜蜜的魔法。”

啊啊,心脏跳的太快了,会受不了的……

“没关系的,我会一点一点帮助真宵,慢慢地互相接受两人的爱意。”风早巽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太好了,真宵也爱着我呢。Amen。”

礼濑真宵的眼中像有烟花绽开,他轻轻颤抖了一下,稍稍踮起脚尖,蜻蜓点水般吻住了风早巽的唇。

“传达出去了呢,真是谢谢神明大人了……”礼濑真宵小声念念着,露出了最甜蜜的笑容。

7.
“啊啊,巽前辈他们还没来啊,是因为停电所以来晚了吗?”白鸟蓝良叉着盘子里的蔬菜说。

“唔姆,那不是巽前辈和真宵前辈吗?”天城一彩咽下蛋包饭,看向不远处的两个人。“真宵前辈……你们真的没事吗?”天城一彩看着两人泛红的脸,以为是被冻的。只有白鸟蓝良看到了长辈两人握着的手,顺势敲了一下天城一彩的脑门:“一彩大笨蛋!往里面坐一下,前辈们得坐下的哦!”然后顺势移到旁边,顺便暗暗窃喜了一下自己天天磕的cp终于成真了。

 

后记:
啊啊终于写完了,越写越水是怎么回事()感觉没能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但也没时间修改了,所以就先这样吧()谢谢大家来看我的垃圾饭饭呜呜……

】休息日的清晨 # #甜文 # #mayoi #偶像梦幻 # #
那人身后,正在全神贯注地提着水壶浇水:“啊……多么可爱的花儿啊,要好好地呢。”看着那些花儿,露出了微笑。 “也那么觉得吗?看来我们有心灵感应呢。”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四月与发烧 #偶像梦幻 # # # # #
by/ 「常夏赴涂林。」   *半夜三更的产物,打算出个一年系列(?) *很短,的很短。 *食用愉快!留个小心吧ww 的听觉非常灵敏。 正因如此,他喜欢和倚在樱花树干旁边,泡上一壶...
】我的神明 #偶像梦幻 # # #
……不是同学的错,是我太敏感了呜呜……”   “没事的,是我太急了。”貌似叹了口气,又微笑起来,和刚刚无二,“我们回去吧。”   没来得及注意话里的话,瑟缩着点点头。   穿好...
】《小来电提醒》 # #
行程还有简单的备注。这是第十次打开这个页面呆呆凝视着。 「10.7 需要参加电台节目 十一点至二十一点」 「10.7 白鸟蓝良与天城一彩需要参加糖果广告录制  十二点至二十一点」 为...
】两手相握 # # # #偶像梦幻
之所以被称作意外就是偏离了预料的轨道。太突然了,太彻底了。隐约感到自己理智的列车因为这场事故被异样的情感炸得破碎,四分五裂散在被损毁的计划轨道旁。他有些茫然地望着蜷身趴伏在地面上的,身周滞着...
】《亲吻戒断反应》 # #
让树荫也为他们撑起掩护,以至于明天的偶像专线头条不会登上什么八卦的桃色新闻。上百遍的原声播放令无师自通,听见学他平常的语调和独特的口吻。强烈的欣喜、满分的情愿与藏不住的爱恋通通挤进...
】丝绒葬礼 # # #偶像梦幻
by/ 开棺报喜   中世纪au,收藏品x恶魔信徒,病态暗恋文学,ooc短打,梗来自于《ヴェノニア公の狂気》(贝诺马尼亚公爵的疯狂),七宗罪之色/欲。 1. 肖像画在燃烧。 坐在离壁炉...
】《点我看魔女真性感带娃》 # #
低级魔物的用材。 此外还能做为大多数辅助药汤的稳定剂。 抱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自玩乐的宝贝:“…?” “呀!” “。” “呀啊!” “君,我的名字叫哦。、イ。” “嘛...
】《想当的玩偶小熊》 # #
by/ 怪味五岁   ○短打 ⚠️内含彩良小男孩元素❗内含可能ooc❗ ○又名《霸道牧师》   今天是星期日,是约定好的睡眠日。 这个日子并不像队友白鸟蓝良口中的...
】sweet time # #偶像梦幻 # #
。” “我们可以慢慢来,让慢慢地接受我,然后,就顺理成章了~” 这是两年前的想法。 “……”的双臂环上的腰,简单的家居服下面的曲线被露的一清二楚,那是许多女性都追求不到的腰线...
】《传下去,不会涂防晒霜》 # #
很高兴上钩了, 但其实细究起来自己确实对化妆制品一窍不通,即使这是与偶像紧紧相连的东西,他并没有撒谎,相信神明也可以原谅他做出这种甜蜜的小罪行。 “很温柔呢。” “噫噫!‘温柔...
】难道的要牵着手演出吗? # # #彩良 #偶像梦幻
……” “!冷静点,冷静点。别太紧张了。会有办法的。”用极尽温柔的语气,安慰着慌乱而不知所措的。 “唔姆,前辈,不如我和爱拉也牵着手,统一一下,别人就不会觉得有什么了,反而会觉得...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