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巽マヨ】《夏夜的风和吻》 #巽マヨ #巽宵

sodasinei 2022-04-20

by/ 怪味五岁

 

○巽宵短打

⚠️有彩良小男孩元素❗❗

○又名《礼濑真宵男朋友风早巽是个学人精》

 

礼濑真宵最近有一个小烦恼。

他的恋人风早巽似乎从队友天城一彩那里学来了不得了的东西。

风早巽的晚祷总是在月色和花香中,伴随着两个拍掌和一声温柔的“Amen”结束的。礼濑真宵不大能像风早巽一样即流利又轻松地念出一大段晚祷词,但他总会照猫画虎,站在一旁学对方的样子念一声阿门,接着与恋人一同向混杂牵牛花气息的月亮鞠躬。

这是礼濑真宵的风早巽专属晚祷标准流程。

他们会坐在阳台的茶椅上,浸上一壶安生养神的玫瑰茶静静等候宿舍里的两个后辈结束他们的枕头大战。礼濑真宵很享受这段只有自己和巽同学独处的时间。他可以披着迷糊的夜色,悄悄用小指勾住对方的食指并在自己的自我批评中接受恋人的亲吻。

可是最近却有些不同。

风早巽把圆润轻巧的白瓷杯稳稳地放在杯垫上,带茧子的拇指摩挲杯把。细微到嘴角弧度的变化都被礼濑真宵收进眼底,他咽了一口不小的唾沫,本能地感觉到不详。

“真宵,不可以吗?”

“噫呜!巽同学请不要用这种过分的眼神看着我!!”礼濑真宵两手手指并拢抬起,试图用肉体凡身挡住风早巽猛烈的眼神攻击,可惜无果。他还是无法抵挡恋人的特殊攻击,慢慢裸露出了败相。

礼濑真宵并不清楚他悟性极高的恋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偷学了队友天城一彩的撒娇技能。

大概是上次一彩同学悄咪咪用手拉住蓝良同学生气的衣角,可怜巴巴地认错且请求对方原谅;亦或是上上次见到厨房新出品的新口味蛋包饭,邀请中夹带拜托地拉着蓝良同学一起去品尝。或者是更早,礼濑真宵猜不到。

风早巽似乎靠着观察把天城一彩的技能学了个半百八十,

表情控制一向优越的牧师蹙起好看的眉头,准确地做出向正下方低头30°的动作,朝他可怜无助准备闪躲的恋人投去试探的目光。就连语气也和向礼濑真宵要天城一彩舞台直拍solo照的白鸟蓝良如出一辙。

“我希望真宵作为我的恋人,也能主动亲吻我,好吗?”

礼濑真宵疯狂摇头告诉自己要镇定,不要就此服从心里的恶魔,同时痛诉“助纣为虐”的风早巽,可惜再次无果。

“呜呜呃——巽同学太犯规了,委屈的表情简直就是在逼迫身为恶心魔物的我吧,是吧?如果拒绝的话说不定会得到耶稣主的神罚,啊啊太可怕了!!”

“没有那么可怕的真宵,我只是希望你能主动亲吻我一次,好吗?”

“噫!我我我我我简直是没有拒绝的余地……”礼濑真宵认命地慢吞吞把椅子往风早巽身边移动,而得逞的牧师正把身体板得正直耐心地等待恋人缓缓而来的亲吻。

这种事近周内起码发生了五次以上。

礼濑真宵苦恼着自己弱小又破碎的定力,而对面却越来越体会到这招的便利之处。风早巽没有坏心,他一开始只不过是在天城一彩身上深深地体会到了“撒娇”二字的强大。当然,作为ALKALOID的年长者,他并不觉得自己有资格去向谁撒娇友爱性地讨要一些微不足道的东西。

直到他偶然撞见对此毫无反抗力的礼濑真宵。

坦白来说,这有点不好,

因此他每次的祷告词里都会存在一句特定的句子,用于向神明忏悔自己对于恋人礼濑真宵的贪婪过错。而在下一刻,他又会使出同样的招数,欣赏真宵可爱的模样,享受当下带来的快乐。接着,晚祷的祷祝词里又会出现同样的一句话。

“好过分,巽同学还在笑。虽然我这种人确实只剩下这点玩弄的价值,但是我希望在玷污巽同学而被当做丑陋的怪物净化的那一刻,是好好上路的。不,我大概是不应该抱有幻想吧!!”

“抱歉真宵,不过我的笑容永远都是因为真宵很可爱所以出现的。没人会净化你,请你放心。”

“呃唔——”

礼濑真宵不记得他的嘴巴是怎么靠上去的,他的耳边只剩下了盛夏末尾的蝉鸣,还有向牧师忏悔的巨大心声。盛夏夜晚的风把风早巽的唇吹得透凉,礼濑真宵放开了胆子靠上去。他们并不是没有亲吻过,只是从来都是点到为止犹如蜻蜓点水,两人都不敢揣着自己的小心思僭越对方。

风早巽太怕把他的真宵吓走,然后闹出之前第一次接吻,真宵一天一夜也没从天花板上下来的笑话。

礼濑真宵在恋人出神期间用糊涂的脑袋经过细密的判断得出一个答案:风早巽也渴望着他。他突然悟透的技能和现在与自己十指交叠的手通通都指向答案的真实性。

于是十八岁的少年在颤抖中,伸出试探的舌尖舔舐风早巽本来就水光的下唇,发出了作为成年人的第一次信号。礼濑真宵向来不是什么在情事中会畏畏缩缩的角色,所以他把羞耻和害怕团吧团吧抛到了暧昧的阳台下。

嘴唇分开,风早巽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同时鼻腔里面也参杂了浓重的真宵气息,其含量甚至比氮气更胜一筹。

恋人的嘴唇经过唾液的洗礼承起月亮的微光。礼濑真宵今晚过于大胆了。他用尖锐的牙齿轻轻咬住对方的唇瓣以求更深层次的亲吻。

风早巽收到了请求,他向往常一样大度,张开口腔迎接满是薄荷味的男朋友,清凉透彻但辣得生疼。

礼濑真宵学着电影里的动作,小心地把柔软的舌头深入风早巽的口腔,左打右撞总算是勾起了恋人不听话的舌尖。

“…真宵。”

清醒的真宵在一瞬间回神,猛地退出了风早巽早就被探索干净的嘴巴。支支吾吾口舌不清地说对不起,直至卑微的自暴自弃被风早巽打断。礼濑真宵的耳畔吹过了夏夜少见的一阵凉风,也吹过了风早巽的一句:“再来一次。”

 

爱拉:阿巽前辈欢迎回来!啊嘞,阿宵前辈去哪里了啊?

巽::我想,他大概是去洗脸了。

一彩:唔姆,巽前辈,你的脸好红!

巽:谢谢一彩,我知道哦。

】《亲吻戒断反应》 # #
by/ 怪味五岁   ○情人节企划15:00#2022情人节24h ○有坏心眼牧师要素 ○又名《礼濑大小姐想让你亲亲》 礼濑真鲜少有主动时候。 他表情太过好猜,连同他起伏语调、奇怪...
】《小来电提醒》 # #
柜子,轻轻地合上了柜门。食指拇指互相摩挲生怕那边善于观察发现任何一点端倪。 缓缓往后靠,寻找着一个舒服休息方式。休息室里只有他一个人,现在他可以暂时独赏一下真可爱声音。 在裤子侧...
】《点我看魔女真性感带娃》 # #
低级魔物用材。 此外还能做为大多数辅助药汤稳定剂。 礼濑真抱起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独自玩乐宝贝:“…?” “呀!” “。” “呀啊!” “君,我名字叫真哦。、イ。” “嘛...
】丝绒葬礼 # # #偶像梦幻祭
by/ 开棺报喜   中世纪au,收藏品x恶魔信徒麻,病态暗恋文学,ooc短打,梗来自于《ヴェノニア公の狂気》(贝诺马尼亚公爵疯狂),七宗罪之色/欲。 1. 肖像画在燃烧。 礼濑真坐在离壁炉...
】休息日清晨 # #甜文 #麻 #mayoi #偶像梦幻祭 # #礼濑真
,然后又紧紧抓住自己手。后来就是两个人沉默,突然开口: “真,可以亲吻吗?” 礼濑真愣了一下,对上风早紫瞳说:“等到黄昏再我也不迟。”...
】四月与发烧 #偶像梦幻祭 # #礼濑真 # #麻 #
by/ 「常夏赴涂林。」   *半夜三更产物,打算出个一年系列(?) *很短,真很短。 *食用愉快!留个小心心吧ww 听觉非常灵敏。 正因如此,他喜欢礼濑真倚在樱花树干旁边,泡上一壶...
】《传下去,不会涂防晒霜》 # #
向腰板挺直求助。 得到信号:“嘛嘛,蓝良同学请先冷静下来吧——” “阿彩前辈不知道也算了,为什么曾经作为顶级偶像前辈也不知道这回事呢!?要是把皮肤晒坏了可怎么办嘛,超不lo...
】《想当礼濑真玩偶小熊》 # #
by/ 怪味五岁   ○短打 ⚠️内含彩良小男孩元素❗内含可能ooc❗ ○又名《霸道牧师》   今天是星期日,是礼濑真约定好睡眠日。 这个日子并不像队友白鸟蓝良口中...
】心予報 #偶像梦幻祭 # #麻 # #mayoi #礼濑真
爱恨情仇,总之广告都可以拍成电视剧了。正如礼濑真所说,他们一个扮演年轻温柔程序员,一个扮演怪诞美丽话剧演员。女主是一个普普通通程序员,在戏中她是同事关系,礼濑真在剧中她是邻居...
】我神明 #偶像梦幻祭 # # #礼濑真
期待孩子们一起泡温泉礼濑真,在跌跌撞撞下车之后也没了这个念头。   至少今天没有。   礼濑真颤抖着腿,扒着路边树呜咽。   “真,没事吧?”   抬头看见带着歉意神情,礼濑真...
】我十次相见 # #
by/ 菇菇总在咕咕   原作:偶像梦幻祭 角色:×礼濑真 第一次看见礼濑真时候在医院。白色墙壁,白色床单,还有身上白色病号服,就连所有包裹在桌角床头泡沫纸也都是浅淡颜色。我...
】两手相握 # # #礼濑真 #偶像梦幻祭
我!会弄脏您!” 那天之后居然真每天都到这座房子来,奈何真一察觉到他到来就逃得飞快。近一周时间都只是平和地向真搭话,偶尔提及到他们神时听见真或远或近难耐呜咽声便改口聊起日常...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