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巽宵】《亲吻戒断反应》 #巽マヨ #巽宵

sodasinei 2022-04-20

by/ 怪味五岁

 

○巽マヨ情人节企划15:00#2022情人节24h

○有坏心眼牧师要素

○又名《礼濑大小姐想让你亲亲》

礼濑真宵鲜少有主动的时候。

他的表情太过好猜,连同他起伏的语调、奇怪的动作和细微的眼神,风早巽也掌握得一清二楚。真宵会在巽一如往常提出“餐后散步”的消食方案后,轻轻地点头,身体前倾,将桌底下的手缓慢地搭进风早巽的掌心。

这是同意的小动作。

饭后消食的节目通常会持续一小时。巽会领着真宵去看他亲手照顾的牵牛花,细致入微地向真宵描述牵牛花姑娘这周又爬高了三厘米。他们会聊双方近期偏爱的咖啡风味,阅读过的书籍,以及工作时注意到或是突发性的小事件。

“真宵中午今天吃了什么呢?”

“…巽同学亲手做的便当。”

“跟谁吃呢?”

“噫…巽同学。”

风早巽眉眼弯弯,两颗性感的痣也随着温和的笑声一同沾染上孩子气。巽似乎没发现句子里有什么不妥,他装作不知道的模样,也不知道是想骗过夜色下路边的小花还是沉睡的春草:“哦呀,那还真是巧啊。”

礼濑真宵对巽不定时跑来的奇怪对话见怪不怪。

他们已经走过了温室,路过了住着麻雀一家的树下,从今早白鸟蓝良教他们的一句法语聊到平行宇宙的概念。礼濑真宵悄悄数着进度条,与风早巽相连的手心泌出微薄的汗液。

再接下来…

再接下来就应该是巽同学给他一个亲吻,在暧昧的微风声中祝他好梦。

礼濑真宵在天花板中锻炼出来的良好视力被用来偷窥身边正欣赏夜景的恋人。巽同学好看的眉眼、通透的眼睛、夜间的晚风亲自吹红的鼻头还有总觉得缺了点什么的嘴唇。

它正一张一合,做出字句的模样。可是真宵压根没听清它在说些什么,也许是夸赞今晚的夜空明媚又爽朗,又或者是无意瞧见了墙角鲜绿的苔藓,期待春季的到来。偶有那么几次,真宵的耳朵捕抓到了属于主人名字的声音,可里面并没有藏着冒出头的坏心思或是渴望亲吻的暗示。

只要再往前走三十五步再向左走十七步,静谧的散步活动会如时结束。

“真宵明天有什么活动呢?”

“巽同学!”

风早巽在树叶的摇曳中回问:“是,怎么了吗?”

习惯是最恼人的。礼濑真宵鼓起所剩不多的勇气,他五指扣起巽同学的手,生涩地回忆热播电视剧里主角双方亲昵的手部特写。两人身体逐渐贴紧,风把巽的呼息送到真宵嘴边,烫得真宵满脸发热。

真宵的眼神四处躲闪,数着脚边的碎石子,描着调皮乱动的树影。风早巽耐心地等待答案,拇指不急不缓地摩挲恋人指节上长出的新茧,他脸上的游刃有余在下一刻碎了满地。

“巽、巽同学…如果可以的话,请问我能否亲吻您一下?啊啊啊我并没有冒犯您的意思,当然我也知道这种行为是妥妥的在亵渎您,呜呜不过如果您能同意我卑劣的愿望的话,就算是立刻被降下神罚我也瞑目了…”

“真宵。”

“噫!!!”

风早巽的耳尖也染了红。幸好现在夜色浓人,风中又夹杂了几分凉气,他还能骗自己是冻红的。要是这把年纪还轻飘飘就红了脸,回去说不定还会被同队的可爱后辈嘻笑。巽同学生涩地理开真宵鬓边的碎发,眯眼的神情让真宵觉着一阵阵的不对劲:“我用「真宵语」回答的话,真宵会不会听懂呢?”

恶魔巽同学被放出来了。礼濑真宵呜一声,象征性地为暂时战败的天使巽同学长鸣一曲悲歌。

巽降小音量,恰到好处的氛围让树荫也为他们撑起掩护,以至于明天的偶像专线头条不会登上什么八卦的桃色新闻。上百遍的原声播放令风早巽无师自通,礼濑真宵听见风早巽学他平常的语调和独特的口吻。强烈的欣喜、满分的情愿与藏不住的爱恋通通挤进一个无意义的单音节里:“噫。”

“真宵听懂了吗?”

礼濑真宵的表情太过好猜,连同他起伏的语调、奇怪的动作和细微的眼神,风早巽也掌握得一清二楚。礼濑先生小心翼翼地学着浪漫剧情里的告白戏码,他扑闪扑闪眼睛,身体前倾,眉头蹙得可爱,呼吸交融在一起,见不到的爱神推了他一把。真宵闭上害羞不肯见人的眼睛,握紧恋人的手再轻轻抬起头向某一个甜蜜的目标贴去。

这是听懂的小动作。

♡:那「一彩语」岂不是唔姆!!

♤:那「蓝良语」就是lo~ve了!

◇:哦呀,听起来很有趣呢

♧:呜噫,连巽同学也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吗!?

】《点我看魔女真性感带娃》 # #
低级魔物的用材。 此外还能做为大多数辅助药汤的稳定剂。 礼濑真抱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独自玩乐的宝贝:“…?” “呀!” “。” “呀啊!” “君,我的名字叫真哦。、イ。” “嘛...
】《小来电提醒》 # #
边的小口袋里摸索出一小本随身记,翻开最新的一页,那里密集却整齐地写了一堆以防自己遗忘的东西,其中有一项上用黑色钢笔重重地圈画出「イ」三个字。 “真,我在星奏馆的公共冰箱里存放了一小碗早上做的酱油...
】丝绒葬礼 # # #偶像梦幻祭
by/ 开棺报喜   中世纪au,收藏品x恶魔信徒麻,病态暗恋文学,ooc短打,梗来自于《ヴェノニア公の狂気》(贝诺马尼亚公爵的疯狂),七宗罪之色/欲。 1. 肖像画在燃烧。 礼濑真坐在离壁炉...
】sweet time # #偶像梦幻祭 # #
。风早坏心眼地轻掐了一下腰上几乎没有的软肉,引得对方一阵惊呼:“噫!……” “真还是太瘦了啊……今晚吃牛排吧?”青绿色的头发埋在恋人的颈窝处,偷偷瞄几眼对方可爱的反应。就像两年前一样。 不过现在...
】四月与发烧 #偶像梦幻祭 # #礼濑真 #风早 #麻 #
的脸,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笑得一脸纯洁。 礼濑真当机了三秒,然后脸红了个半熟:“……同学……您……您这是要我亲吻您神圣的脸颊吗……??” 风早弯弯眼角,眼神里写满了期待与肯定。礼濑真慌慌张张地...
】休息日的清晨 # #甜文 #麻 #mayoi #偶像梦幻祭 #风早 #礼濑真
,然后又紧紧抓住自己的手。后来就是两个人的沉默,风早突然开口: “真,可以亲吻吗?” 礼濑真愣了一下,对上风早的紫瞳说:“等到黄昏再吻我也不迟。”...
】《夏夜的风和吻》 # #
亲吻我,好吗?” 礼濑真疯狂摇头告诉自己要镇定,不要就此服从心里的恶魔,同时痛诉“助纣为虐”的风早,可惜再次无果。 “呜呜呃——同学太犯规了,委屈的表情简直就是在逼迫身为恶心魔物的我吧,是吧?如果...
】《传下去,风早不会涂防晒霜》 # #
’这种词不应该与我这种人放在一起,实在是太委屈它了。” 风早没有说话,他选择在礼濑真帮自己处理嘴角残留未涂匀的乳霜时,梅开二度把嘴巴送上前,亲吻礼濑真手上并不光滑的手茧子。这个动作的冲击力直接性地...
】《偷偷摸摸》 # #
咬伤对方的皮毛。风早也乐于观察两位后辈嬉闹放松的状态,这是他除了收集真各种可爱的反应以外为数不多的乐趣。 白鸟蓝良索性把身子完全靠在天城一彩身上,用委屈的软拳稍微敲打几下对方的背部,以表示不满。天...
】难道真的要牵着手演出吗? # # #彩良 #偶像梦幻祭
坚强,就没有今天精彩的表演。谢谢你!真!”风早站在离真几步远的地方,浅紫的眼神中满含笑意。 观众的目光聚集到真的身上。真显然是一愣,然后反应过来似的看向自己的手。靠前眼尖的观众,能看到真...
】两手相握 # #风早 #礼濑真 #偶像梦幻祭
十分抱歉,请问您就是这座府邸的主人吗?”没有多么惊恐的反应,只是温和微笑着问好。 礼濑真为这个闯入者的淡定感到意外,面上如往常般紧蹙着眉头,死死地盯着那人身上泛着的无法被身处光明的人注意到却随时可能...
】心予報 #偶像梦幻祭 # #麻 #风早 #mayoi #礼濑真
人遇上了一群粉丝,叫唤声吸引了许多目光。风早看了看礼濑真怯懦的眼神,苦笑着牵起了他的手:“看来我们遇到麻烦了呢,真,和我一起逃跑吧。” 礼濑真只觉得世界都在发光。 4. 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