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炭善」摩天轮最高处 #我妻善逸 #鬼灭之刃 #灶门炭治郎 #炭善

sodasinei 2022-04-22

by/ 好别致的小东西

 

现pa   

“恋人在摩天轮最高处接吻,就可以永远走下去。”世人相信这句话,但又怀疑。

0.

他在摩天轮上与炭治郎拥吻,双唇紧紧相贴,那一刻听不见舱外烟花的吵闹,只听见彼此沉重的呼吸声,也只能尝到嘴里的腥甜

那是善逸觉得那是他最幸福的时候。

1.

“或许是一个新开始”炭治郎手机里的每日一句准时准点为他报备。

一场美术展让两人相遇,进展前炭治郎才被告知不可以带饮食进入,即使未开封,即使保证不在场馆内饮用。

那可是他在市中心排了两个小时的队给到炭治郎所在的城市旅游的妹妹买的网红蝴蝶酥和火爆全网的“巧克力雪顶奥利奥喝了绝对会恋爱茶”

即使这名字让炭治郎头疼,但妹妹的请求他还是完成了。

“真的不可以进吗,我保证绝对不会拿出来的。”

“抱歉先生,我们有规定。”

僵持了一会,炭治郎还是决定在队伍旁边把这些东西吃完再进去。他对这个保安虽然心生怨念,但也没办法,人家也得按规矩做事。

炭治郎实在不习惯那股巧克力香精的味道,不过蝴蝶酥倒也说的过去,不枉它80块钱4块的价格。

“抱歉,祢豆子,哥哥会再给你排队买的!”

“入场时间还有15分钟”

炭治郎一听,绝对不能错过这场美术展啊!这可是他大半夜抢票没抢到,在二手平台几乎花了自己全部零花钱,买的高额门票。

其实门票也就75块,但由于听说这次一位著名的叫“祭典之神”的艺术家会亲自到场为大家阐述自己的艺术灵感。这位艺术家还特别帅。炭治郎一狠心就买了这张票。

“等等!等等!我还没进去啊等我啊!大哥!”

善逸拿着手里的门票满头大汗地奔到检票口。

“诶!先生!小心!”

那杯“巧克力雪顶奥利奥喝了绝对会恋爱茶”才刚喝了三分之一,就被善逸身后的书包不小心碰到,全撒在炭治郎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等看完展我赔你衣服和奶茶,但现在我真的很着急。”

“啊,我的票!”

炭治郎的票被饮料浸湿,他试图去擦干净,但是却无法挽回。原本金属烫制,美到可以当纪念品的门票,像极了臭水沟里的废纸。只有微微的金光在闪。

“购买记录!购买记录也可以入场的吧!”炭治郎打开手机,却突然想起来自己并不是在官网买的票。

“对不起先生,但事实是必须得有本人在官网的购买记录,或者是实体票”检票员抱歉地跟炭治郎说。

“这样啊.....那我等下次再看吧....”

善逸看着走远的炭治郎有点愧疚,毕竟是自己把他的饮料打翻的。他朝炭治郎跑过去。

“对不起先生真的对不起!其实那位艺术家是我的学长,我拿的是内部票,你赶紧拿着去吧,不然来不及了。就当是我给你的道歉。”

“那先生您呢,我不能收”

“我打个电话让他出来接我好了,没事的。”

炭治郎突然觉得面前这个金发男孩,真是他的救命恩人!

“哟,善逸,旁边这个是你男朋友吗”

“别瞎说了,大猩猩学长,朋友而已”

“跟学长怎么这么说话啊!”宇髄天元给了善逸后脑勺一批斗“既然是善逸的朋友,那就赶紧进来好了,你们听我华丽的灵感演讲时就坐在最前面好了。”

炭治郎突然觉得自己的一天好奇幻。

炭治郎进了美术展才发现大部分人都是为了“祭典之神”的美貌前来,其实认真欣赏艺术的,倒鲜有人在。

“我叫我妻善逸,在市国立艺术大学上学,20,现在郑重的对您说声对不起。”善逸盯着面前的雕塑,对旁边的炭治郎说。

“灶门炭治郎,市科技大学的,19,现在对您说没关系”炭治郎有些尴尬,套用了善逸的说话公式,显得有些拘谨。

“诶,理工男的话也喜欢看艺术展吗?我以为你们一直沉浸在数理化里面呢”善逸问

“还蛮感兴趣的,所以就来了。那个,我妻先生,衣服和饮料就不用您赔了,我能进这个展已经很感谢您了。”

看完展之后,炭治郎决定重新排一次队,给妹妹买东西。

“灶门先生,其实那家蝴蝶酥和饮料超难吃的。只是花钱请了很多营销而已。”善逸数着购买的绘画明信片。“我知道有一家超好吃的,就在附近。”

炭治郎去尝了一口发现确实惊为天人,并决定把包装袋调换一下,回去带给妹妹。

“我妻先生,今天真的非常感谢您,您是我从老家来这个城市上学两年来遇到最好的人了。我之前总是觉得这个城市太快了,压力太大了,人们都不怎么讲话,总是想逃离这里。本来我性格特开朗一人,到这变得拘谨了”

善逸觉得炭治郎骨子里就是个热情有耐心的人,平常很少有人听他说这个说那个,去这去那。大家都觉得自己是一个话唠,很烦人。但今天美术展的时候善逸也不停的在讲话,去甜品店的路上也在讲话,炭治郎却没有一点抱怨,即使自己弄脏了他的衣服和门票。

“我妻先生,那个,我该坐公交车回去了。”

“啊,好的。”善逸停下脚步,却还有话想说出口。快说啊善逸!快告诉炭治郎,想邀请他去看机器人展!快啊!

“我妻先生!明天这个地方B座展厅有机器人展,可以一起去看吗?”

“好!”

很好!没想到炭治郎也对那个展有兴趣啊!善逸在心里窃喜。

2.

“当你看见某个人,并心里会觉得和他发生点什么,那它一定会发生”这是善逸早上准时看到的每日一句。

第二天的展览两个人依旧玩的很高兴,甚至还去打卡了一家炭治郎想去很久的汉堡店。

“其实我觉得汉堡里加沙拉酱就是暴殄天物啊!!!!沙拉酱根本不配汉堡!!只有那些无聊的人才会勾选沙拉酱吧”善逸指着菜单里酱料那一栏对炭治郎说。

“是的诶!而且为什么不把所谓的“巨无霸汉堡”做的更大,直径更长,料越多,而是

越来越高!根本搞不懂嘛!人类根本没法一口咬下去啊!”炭治郎指着桌子上贴的海报说。

接着两人趁天还没黑去了江边骑车。本来悠闲的骑行在不知道是谁的好胜心下变成了比赛。遛狗的老大爷把他们拦下来狠狠数落了一通。

“明天,明天的话,善逸先生要不要来我这边逛逛,虽然是郊区,但我们学校附近就是游乐场!”炭治郎拿着手里被推销员硬塞的广告说

“真的吗炭治郎!”善逸的手里也全是广告,“其实我很久都没去游乐场了呢。”

两个人都不怎么懂得拒绝推销员的广告呢

3.

“约会三次还不确定关系,以后绝对不会成为恋人了。”善逸手机里今日的每日一句,看起来有些忧伤呢。

善逸觉得自己确实是喜欢炭治郎的,但万一炭治郎只觉得他是个朋友呢。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炭治郎手机里的每日一句,有点鼓励的意思。

炭治郎觉得善逸是他认识到最好的人,可能以后不会遇到和他一样,或者更好的人了。

“今天!表白!”

两人从早上玩到游乐园关门,脸上是彩绘,头上是纪念品发箍,手里还拿着一起拍的鬼脸拍立得。

走去地铁站的路上,善逸跳上石台,像小孩一样走“独木桥”

“炭治郎,就是,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两个,现在,有点像情侣,或者说,嗯,我们俩的关系.....”

“善逸,我,我,不知道你对我是什么感情,但是,我想说.....”

“我妻善逸先生,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情侣那种在一起。”

炭治郎憋红了脸,终于说出这句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愿意!!!!炭治郎!好喜欢你呜呜呜呜呜”善逸一下跳到炭治郎身上。

“那善逸,我们不上课的时候,一起约会?”

“嗯嗯!一定一定!那我先坐这个方向的地铁走了!!!”

车门关上的时候,善逸拿出手机隔着玻璃给炭治郎看。

炭治郎的脸又红了。

是“我超级喜欢你”

4.

善逸觉得自己的爱情绝对不会像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一样破灭,他的爱情如果能像海浪一样一直存在,有时惊喜有时意外,那最好不过了。

灶门炭治郎是个可靠的爱人,虽然说比自己小一岁,但责任感却比善逸大好多。

确认关系一周之后两人便同居了。其实炭治郎有问过善逸这样进度是不是太快了,善逸告诉他爱是凭着自己的心意来的,不是有人规定在某一时间必须做什么。

他们喜欢周末一起观赏附近的展览,自己买食材做汉堡,又大料又多,不放沙拉酱的那种。他们一起去北方旅行,在冰雪环绕下依然有两颗炽热的心在跳动,他们一起做了很多事。

善逸最喜欢和炭治郎在海边看日落那次,日落白石,海上溶金。他用余光盯着炭治郎的眼睛,被夕阳的光辉映射着的瞳孔像宝石,他的头发也随着海风飘荡。

“善逸,看什么呢”

炭治郎转身吻住善逸。

善逸闭眼前看了一眼他和炭治郎的影子

影子很长很长,长到比善逸所认知的一辈子还要长。

善逸毕业后找了一份学校美术老师的工作,虽然工资不是特别高,但待遇也算不错,时间上也比较宽裕。

炭治郎是对自己高要求的一个人,他有明确的目标,他要在毕业之后赚很多很多钱,给自己家里,给善逸更好的生活。他毕业后进了一家国企,工作很忙,经常出差,但好在善逸愿意等他,两个人晚上一起吃点夜宵,聊点日常,每天都是一样的舒适和熟悉。

他们认为以后,也会如此平淡地过下去。

5.

“爱情,需要磨合才能长久”

误会是常有的,善逸最近觉得炭治郎可能出轨了。

他最近的西装总是香香的,但炭治郎从不喷香水,沐浴露也是基本无香。那股味道,闻久了刺鼻,头晕。

“他不是那样的人”善逸在心里一直跟自己讲,一定是因为最近学校里的学生不好好听话,作业不好好交,课也不好好上,惹得他太焦虑了才会胡思乱想!肯定是这样!

今天炭治郎下班回来浑身酒气,身上那股刺鼻的味道很重。

“怎么了,炭治郎,最近过得不好吗”善逸试探性地问了问。

“没有”炭治郎洗了把脸“不过是公司的事情罢了。”

“你没有,其他,想说的吗”

“哦,那个,抱歉,空调遥控器的电池我又忘买了,今晚可能会热些。开窗通风吧”

我妻善逸头顶上的淋浴头一直开着,他分不清脸上的究竟是水还是眼泪。有时候直面谎言,总要比一直逃避,情愿蒙在鼓里要好。

夜间电影频道的电影无非是些冷门电影。炭治郎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但心思根本不在那些无聊的泡沫电影。他在想公司为什么不让他当部门经理,明明自己资历,工作时间,工作效率,甚至是毕业院校都比另一个人强。可是却不是自己赢得这份荣誉。那人还厚脸皮请自己去喝酒,明明这份职位该属于他灶门炭治郎。谁不知道那人跟公司领导有关系才升的职。

灶门炭治郎越想越气。

善逸洗好澡出来,坐在炭治郎旁边,“炭治郎,我们,好好聊一下吧。”

炭治郎刚组织好语言想跟善逸倾倒自己的苦水。

“你还爱我吗?灶门炭治郎。”

炭治郎没想到他会问这个,但如之前所有的提问一样给了肯定的回答。

“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出轨了”

炭治郎的脑子很混乱。他不清楚善逸在讲些什么,但确切的是,他没有。他一如既往地爱善逸。

“没有,你怎么会这么想”

对于否定的回答,善逸自己心里也清楚,毕竟没有谁会承认自己做了违背道德的决定。

“你衣服的味道很怪,每天回家也不怎么和我说话,不是抱着电脑在客厅,就是拿着手机在厕所。你对我的感情是不是变了...如果真是这样.....”

“我妻善逸。”

炭治郎不明白爱人会这么想自己,他从和善逸表白那一刻起,做的每一个决定,每个选择,都是有利于他们未来的生活。他知道善逸怕苦怕累,所以自己找了压力大,但薪资很高的工作,他完全可以像善逸一样做简单的工作,拿普通的工资,有大把的休闲时光,但他没有,为的就是,他灶门炭治郎有一天可以支撑起这个家。

善逸居然会这么想自己。

“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别瞎想了!香味是因为公司发的桌面香熏,我放在办公桌上了才会每天沾染到。”

“那其他的呢,你能保证你真的没有吗?”

“够了...善逸...”

“炭治郎...”

“我说够了!我每天这么努力为了我们俩以后的生活,我拼命赚钱,拼命赚钱,别人不做的工作我也要抢着做,周末可以休息一天我也要去上班,为的就是我们俩。善逸,你不明白我吗?我们俩一起付出了很多才走到现在的。不要这样,我不会改变我对你的感情的。”

炭治郎的泪水随着他的语言从眼角滑落,布满整张脸。

“我说没有出轨就是没有出轨。善逸,别胡思乱想了。我一直都是爱你的。只爱你一个。”炭治郎拿了张纸巾擦了擦脸,“明天你还要早点去学校布置文化节吧,赶紧睡觉吧”

我妻善逸的心里似乎有了一个小洞,他爱炭治郎,这是确凿无疑的。但是,他总是觉得他和炭治郎变了。又或者,自己太敏感多疑了。炭治郎说的对,他们俩都付出很多了才走到现在,如果因为这点不存在的怀疑就要分崩离析,那他和炭治郎一定是假的。

“炭治郎,我们是因为互相喜欢才走到一起的对吗?”善逸和炭治郎背对着背睡,他只听见炭治郎深呼吸了一口气。

“是的。”

“晚安炭治郎。”

“晚安”

善逸转过身来看炭治郎,他觉得炭治郎肩膀上的东西很多,或者说,太多了,明明自己是年长的那一方,却要炭治郎百般照顾。

善逸感觉炭治郎好累。

可是善逸也很累。每天做的饭等到炭治郎回来全冷掉了,微波炉转了一遍又一遍,炭治郎还是不回来,就算回来之后也没有了往日的温存,随便吃两口饭,洗把脸就睡了,连话都不曾说上几句。已经有半年没有做过那种事了,他们俩的感情已经平淡到这种地步了吗?展览的票,善逸总是抢了又退,因为炭治郎总是没有时间。也很久没有出去旅行了。拥抱?善逸想着自己总是在炭治郎睡着后抱着他。亲吻?上次是什么时候?完全不记得了。善逸觉得,或许,过了这段时间,会好吧....

6.

周末。

炭治郎请了假。

许久不下厨房,起了大早给善逸做了早餐。

“唔....炭治郎,今天,不用上班吗”

“请假了。”

“善逸,我们今天,去游乐场吧。”

感觉游乐园没什么新的设施,一切跟四年前是一个样子。

只是上次没有坐摩天轮。

“善逸,快关门了,我们回去吧。”

“不行。”

善逸拉着炭治郎就往摩天轮走。

他们两个慢慢往上,往上。善逸架着下巴看着窗外的景色。没什么好看的。

他盯着面前的炭治郎。

他又在打开手机回消息了。

他拿走炭治郎的手机,随后自己吻了上去。

........

分开时,善逸的眼角全是泪。

“怎么又哭了。明明善逸比我年长啊哈哈哈”

他抱着炭治郎又吻了一次,这次的吻是苦涩的,夹杂着眼泪,被需要的时间,和感情的麻木。

我妻善逸觉得他的爱情,像死海。

7.

日子又回归到等待炭治郎晚归。

灶门炭治郎已经麻木了,他好像除了工作,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好像只记得要努力工作,过上好日子。

善逸不爱吃沙拉酱。他忘记了,善逸发信息说希望他回来的时候,路过汉堡店,能捎个汉堡回来,手割伤了,做不了饭。

一个满是沙拉酱的汉堡。

炭治郎甚至在回家的时候问善逸为什么没做饭。善逸把右手伸出来给他看,手已经被包扎起来了,善逸说今天是因为修阳台的小灯泡的时候没拿稳掉在地上了,然后摔在地上,一块玻璃碎片直接扎进去了。炭治郎什么也没听清。他敷衍的说“没事就好,下次小心点就好。”

8.

“善逸,你有没有想过,嗯.....以后的生活什么的。”

“没呢”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要买房子的话又要再赚多少,买车呢?............”

炭治郎睡着了。

他实在太累了。

善逸撩开他额前的头发,亲吻了他的额头。

“我但愿你别这么累”

善逸不是没有去试过换薪资更高的工作,但没人聘他。他没有一张极好的脸蛋,随便画张画扯扯感想就能像他的艺术家学长那样赚钱。他觉得自己很无能,没用。永远在拖累炭治郎,永远在给炭治郎添麻烦。

9.

炭治郎有点,想分手了。

可是四年的时间,他怎么告别。

他在某天晚上起夜,看见善逸的睡颜,明明是爱着的,但是觉得,确实。

他们的问题摆在这了。

感情真的像沙滩上的字被名为时间地海浪冲淡了。

善逸也明白,他极力想挽回的。

可是他和他真的累了。

10.

“灶门炭治郎先生”

“我妻善逸先生”

“我们分手吧...”

可是面前的烛光晚餐根本不是分手的氛围装饰...

善逸先抱着头哭了。

“善逸,真的不行吗?我把工作辞了,我们去小城市?不用太高的工资我们也能生活的很好。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炭治郎的哭腔越来越严重。

“善逸,只要你说你愿意,这一切我们都没有发生过,我们还是之前一起吃汉堡一起骑车的情侣。”

“炭治郎。或许我们真的错过了。”

“或许我们还有一点爱着对方,但我们已经不合适了。”

“炭治郎,我们真的要再见了。”善逸故作镇定地对炭治郎说。

“明明.....明明...还可以继续....”

从餐厅回家后,家好像比以往都要黑些。

我妻善逸转头吻了灶门炭治郎

他只感觉到滚烫的泪滴,错过,和消失的以后。

0.

美术展,善逸整盯着一幅画作出神。

那是一幅海边落日的油画。

“又搁着伤感呢,小矮个”宇髄天元再次跑过来给了善逸后脑勺一个批斗。

“烦死了烦死了!不要以为办几个展挣几个臭钱就可以像个没素质的猴子一样啊!”善逸狠狠回击了宇髄一拳。

“诶,善逸,你那个红发男朋友呢。”

“分手了”善逸转身去看雕像

宇髄认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准备开溜。

炭治郎看着那副海边落日出神,他想转身去看雕像。

善逸站在那里,和五年前一模一样。

两人对视。

一滴眼泪毫无征兆地从我妻善逸眼里流出。

灶门炭治郎想张口说话,但又放弃了。

或许如此沉默,能显得曾经我们默契过。

喜欢犬系少男 # # # #
第一步约会开始吧!”打了一个响指,两人的场景立即切换到了游乐园的长椅。 半推半就地被塞了满口的棉花糖。然后被拉着坐上了。 “...有谈过恋爱吗?” “没有” “其实啊,喜欢...
【综漫乙女向】逢魔时 #文豪野犬 #太宰 # # #中原中也 #
。”   你独自走回桌边,吃起那些已经凉掉的饭菜,看了看手边没缝完的羽织,道:   “等下次来的时候再缝吧。”   【】   “。”   是谁?  睡得迷迷糊糊。   “...
乙女向(性格突然转变的他)● 富冈义勇● ● 不死川实弥
。】 你直接愣在原地,他的道歉像是重磅炸弹一样打在你身上,那种感觉就是突然有一不好女色并且靠谱了起来,突然废柴了起来,伊助突然摘下了头套并且变成了美女(什么啊岂可修!) 你不知道该怎么...
」这个便利店是消费就可以和收银员亲亲吗 # # # #
by/ 好别致的小东西   ,某高校二年生,与学长秘密恋爱中 ,某高校三年生,与学弟秘密恋爱中 “欢迎光临” 每天放学之后都会在学校附近的便利店打工三小时...
」在或不在 # # # #
一起就好了。他们会活的很开心的。一定。一定。一定。 沉睡在海底。 “?” “!” 他们在天堂的入口拥吻。...
乙女向】吻,落下来了 # # #时透无一 #伊黑小芭内
by/ Moonlight   你的亲吻会落在他们身上的什么地方呢 *内含//霞/蛇 *除无一外全部已交往设定 *ooc有   【手指】   你将他的手拉到眼前,轻轻地抚摸起来。温暖...
乙女】爱是占有● 乙女向● ● 炼狱杏寿
女孩说说笑笑,胸膛里似乎憋了口气——就像是每次你被友人说憨却无力反驳的时候,你沉着脸前往了的宅邸——前两友人刚刚跟你炫耀的时候说的,准备去找友人打上一架…不对,是切磋。   然后你和友人...
乙女向】不可描述● ● 富冈义勇● 不死川实弥● 炼狱杏寿● 时透无一
原作者:蜂蜜柠檬和冰糖   小段子欧欧西预警,雷,血术捏造。名字只是代号,就是觉得不写不通畅。   Ver.(未交往双向暗恋狗狗化)   刚刚结束完任务的听到你中...
」系统设定爱你 # # # #
工作,一次失误让爷爷消失在人间,他所研究的成果还未公布也一并消失。只留下面前这个机器人。 “请先生完善的程序。”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说出来的话语也想冰块一眼寒冷。他转过身,后颈有一...
乙女】蜂蜜柠檬气泡水● 乙女向● ● 嘴平伊助●
之前,是出了名的难缠——针对于女孩子,有的时候,哦不,是经常会扒着女孩子超级大声的说:“请和结婚”,遇到时也经常哭着逃跑,大声嚷嚷着“!保护!”」蝴蝶忍前辈笑着对说,「啊呀,现在的君...
」想跟圣诞老人谈恋爱 # # # #
接到了成年后人生中第一份工作,化身圣诞老人给一位不知名的宅男送礼物并完成他的梦想。 “你好!你好!”穿着圣诞老人的服饰站在的窗前。“开一下窗户哦!是来送礼物的!” 摸开...
」蔚蓝色的长街 # # # #
从小被爱到大的人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什么。对于爱的精准把控也能让人赞叹不已。被爱和给予他人爱,两者相辅相成,组成了一个名词,最近很喜欢一位叫的学长,金黄的头发在阳光...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