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乙女]深夜茶馆(二) #凹凸世界乙女向 #男神x你 #bg

sodasinei 2020-10-15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现代奇幻pa,微沙雕可能治愈向,不知道会不会撞梗先致歉orz。
 

✧ooc会有,文笔差请见谅。
 

✧建议长期搭配的bgm:

憧憬星空的人(Czwen)

misty rain(hea2t)

Bamboo(Piano Master)

When I see the light at that Time(Snigellin)

幻昼(shirfine)♥️本篇推荐
 

✧愿爱与你同在♡


 

——“我想用虚无的双手拥你入怀。”

        “愿我走后,你是我留于腌臜世俗的心脏。”

 

9.

你现在正和那金毛小子大眼瞪大眼。

???这谁家小孩儿?

他皱着眉头,一脸嫌弃地看着你傻愣的模样。

气氛凝固了半晌,终是由你略显尴尬地打破,

“你,你好?”

“…………”

“那个……”

“你就是她找来的人?啧。”

你脸上的微笑快绷不住了,

我靠??自己脸上贴了个星星显示着您那清奇的品味,还好意思嫌弃我??围巾配短袖您怕不是要笑死我哈哈哈要不是看在店长的面子上,你能分分钟教这小孩儿怎么做人然后“拜拜了您嘞”。

你清了清嗓子,抱着手冷着脸瞧他,

“是又怎样。”

他挑眉,嗤笑一声,随即金眸半眯盯了你半晌,随后丢给你一块抹布。

“别打扰我。”

话音未落,他便坐到了柜台前的靠背椅上,翘起了二郎腿,好不自在。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他斜了你一眼,语气中透露些许不耐,

“嘉德罗斯。”

……

你看了看抹布,又看了看锃光瓦亮的木制桌面和椅面。

:)

这小子耍你呢。这些东西又不是人间的,还能粘上灰也是见了鬼了。

?好像确实见了鬼吼?

你正攥着抹布准备跟他理论理论,茶馆门口那只风铃发出一声声清脆响声,伴着铃声,伴着开门时的吱呀低语,你露出一个微笑,

“欢迎光临。”

 

10.

你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你不会泡茶。

也不是不会泡,小时候看爷爷泡茶你在旁边看着,也学了个大概。

可是谁能告诉你这堆五颜六色还冒着光的东西是个啥??

你觉着那小子肯定不会教你,便开始尝试自我解读这些稀奇古怪的茶叶一样的东西。

“蠢货。”

少年感的嗓音夹杂着狂气忽地在你耳边响起。

嘉德罗斯一脸嘲讽地看着你,

“你竟然连茶都不会泡。”

你强忍住打人的冲动,扯出一个微笑,

“你来泡?”

他哼笑一声,

“看好了,我就教一次。”

你看着他动作娴熟地依次加入这些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茶叶,面色平淡。

很奇怪,竟然一丝奇妙的违和感都没有。

少年身上有股暖暖的味道,你找遍了所有可以形容的词语,却只剩下一个奇怪的比喻——阳光的味道。这很怪,这种若有若无的味道与淡淡的茶香味融合甚好。

嘉德罗斯的长相在人类里绝对是无可挑剔的。白皙脸颊上衬着鎏金色的眸子熠熠发光,极富有少年感。这么一看,那眼角的小星星竟也没有那么突兀,倒徒增莫名帅气。

“喂!”

“你发什么呆呢?”

你忽地回过神来,接受眼前人充满疑惑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开口,

“你……好香。”

“……?”

他愣了片刻,继而有些恼羞成怒地大喊,

“蛤?!你这渣渣说什么呢!”

“接下来你负责!”

你愣愣地看着他气愤地转身离开,

渣渣是啥称呼啊??

……

那女人推荐的人简直蠢透了。

嘉德罗斯将围巾往上拉了拉,遮住脸上莫名其妙的烫意,看着你忙碌的背影,在心里如是想到。

 

11.

茶馆的生意比你想象中更好。

各路牛鬼神蛇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坐满了茶馆。

你压根儿就忙不过来。嘉德罗斯倒是不慌不忙,他坐在椅子上,一手撑侧脸,纤长手指在空中点划,慢条斯理地将你泡好的茶“端”给客人。

你面无表情地看着在空中飞来飞去的茶杯。

:)

怎么的,欺负我不会妖术啊???

还真不会。

……

店长的茶有魔力。

你看着店里一只只奇形怪状的妖怪,淡然地坐在店内古色古香的木椅上,一派祥和。暖黄灯光洋洋洒下,这有些怪异的场面倒透露出些许温馨。

店内每天招待的客人似乎是有限的,过了某段时间,便再无妖怪进店。

你好不容易得了空,坐下来小做休息。放空的思绪引你思考,

店长的身份,诡异的茶馆,莫名其妙接受的委托,没有着落的工资,一切不明在你脑中交相缠络,错综成麻,你索性不去深想,船到桥头自然直嘛!总有一天你会找到答案,但求勿要拨云见雾,到头来一场空。

……

茶馆里的妖怪都已离开,你看着一堆奇形怪状被用来当茶钱的东西,开始怀疑人生,

“嘁,你肯定在想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你扭头看着嘉德罗斯一脸嘲讽的表情,

???你倒是告诉我这张纸和这块石头有什么用?

“傻丫头。”

你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柜台上缓缓显现一道黑色的身影,末了,一只异常漂亮的黑猫姿势优雅地在柜台上伸了个懒腰,继而睁开那双绛紫色眸子,眸中玩味分外熟悉。

“哼。”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

“……店长?”

猫看向你,缓缓开口,

“不错嘛,还记得我。”

“店长你???”

“蠢货,这只猫是我用来和你说话的媒介,不是我。”

“哦。”

“我可告诉你,这些东西可不普通。”

“这可都是,我的茶叶。”

你瞬间愣住,

“……店长你就给客人喝这些玩意儿???不会被投诉吗?”

“pa”,你被猫爪拍了头。

“说你傻你还真傻!这些可都是有妖力的!”

“不过,真正的配方可不是这些。”

风铃的脆响传来,店长似有似无地挂上一个微笑,笑容意味不明,

“我的‘客人’来了。”

……

一阵清风偷偷自门缝溜进茶馆,带起衣角微扬,一个活泼的男声响起,

“有人吗!”

 

——“九月落枫霜是你,浩瀚星辰是你,浪尖花是你。”

       “你如春风,吹散我心底灰霭。”

 

12.

“欢迎来到我的茶馆。”

“我可以实现你的一个心愿。”

“作为交换,

  我会取走你一样东西。”

“请多指教。”


 

13.

“我的名字是肆!是一只银杏树妖!”

容貌清秀的男生挠了挠头,灿烂地笑了笑。

分明是人类的样貌。若不是他头上长出来的像角一样的树枝,你大概会真的把他当做是与你一样看得见妖怪的同类好好唠唠。

你觉得他心里接受能力挺强的,看见店长是只猫竟然一点惊讶都没表示出来,反而笑得像个邻家大哥哥。

等一下,这个茶馆到底搞什么名堂。

店长的介绍已经让你有了一知半解。

原来不止是卖茶啊!店长你那么穷的吗还搞副业!?

你没说出来。

猫爪子拍人还是有点疼的。

嘉德罗斯在那边坐的跟大爷似的。店长一副猫样跟人小伙子传销,不是,做生意。

“很好,那么,你的愿望是什么?”

你看到他明亮的棕眸中闪过暗色,顷刻间又碎于暖色灯光下,他不可察觉地握紧茶杯,半晌自喉间试探性地挤出一句话,

“我想……请你们帮我救一个女孩……”

“做不到。”

嘉德罗斯不耐烦的嗓音响起,他睁开金眸,流转不明情绪,

“我说,你们这些妖怪为什么都那么不切实际。”

“人类的生死,没有人,也没有妖可以掌控。”

你看着肆更紧地握住茶杯,低着头,压抑的气息弥漫,褪去他本活跃的样貌。

你没有阻止嘉德罗斯继续往他心上插刀,哪怕鲜血淋漓。你觉得自己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

他说得对,准确来说简直是完全正确,也许,不说得狠一些,这只树妖不会放弃,也不会醒悟。

“所以我劝你……”

“好了臭小子,我还没发话呢。”

“……嘁!你要是接受了,我可不帮忙!”

嘉德罗斯不屑一顾地坐回原位,索性闭上眼,不再去听,不再去管。

店长缓缓开口,声线扣着清冷,

“他说得没错。”

嘉德罗斯远远哼了一声。

树妖抬起头,棕色的眸子染上一丝无奈,

“我知道,我也猜到你们会这么说。”

“大概是侥幸心理作祟吧,哪怕知道这不可能,我也想试试,就算……让她多看一天人间的风景也好啊……”

“你可以带她去看。”

店长的语气依旧平静,

“你要救的人,就在你生长的那家医院,

  而且,你就长在她病房的窗户边上。”

“她活不长了,就连医生放弃了她。

  但她还有很多想去的地方没有去过。”

“你日夜陪伴在她窗边,听着她向你,你这棵无法回应她的银杏树,倾诉她的愿望,道出她的心里话。”

“我想,这就是你为什么来这里的原因。”

“你想实现她的愿望。”

你瞪大了眼睛,肆的表情更是写满了诧异,店长懒洋洋地舔了舔爪子,随后似笑非笑地开口,

“不用管我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

“如果仅是这点的话,我也许可以帮助你。”

“不过,”

店长半眯堇色猫瞳,意义不明地看向你,

“需要她,来帮助你。”

“?我??”

你懵懵地看着店长,又看向眼中燃起希望的肆,

:)

饶了我吧,我就是个打工的。

你觉得不管怎么着都得拉个垫背的,便指了指坐在椅子上看似睡觉实则一直在偷听的嘉德罗斯,

“那小子不去吗?”

“他当然得去。”

“我不去!!”

嘉德罗斯充满愤恨的声音远远传来,

“臭小子!小心我告诉你爸你不听我话!然后让他把你带回家!你就永远别想拿到那东西!”

嘉德罗斯抱着手,闷哼一声,

“去就去!”

店长严肃地看向肆,

“不过,并不是真的让你带她去,

  是在梦里,一个你可能会死在里面的梦。 ”

“你愿意吗?”

肆倏地笑了出来,他眸底清透彻亮,婉转暖色阳光,写满过往烟云温柔,

“愿意。”

 

——“你是我心底的阳春三月。

       是化解我内心躁动的淅沥小雨,

       是浇灭我孤独的一瓢春水,

       是逢时的一场小雪,

       你该属于你自己,

       而我,属于你。”

 

14.

肆感谢过你们之后,便已离开。

“我告诉你啊丫头,我雇你……”

“店长,你没给我工资,那不能叫雇。”

“pa”

“好的店长,是的店长,我听着呢。”

店长清咳一声,一本正经地开口,

“我让你进茶馆肯定是有用处的,现在,就是你发挥用处的时候。”

“?我有什么用?不是,我能帮忙干什么?”

店长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你。

“你不知道也对。

  你是人类,但是能看到妖怪,并与它们交流。

  这说明什么?”

“说明……我很倒霉?”

“噗”

你死亡凝视嘉德罗斯,他若无其事地看向窗外。

“╬说明人能做到的你能做到!妖能做到的你也能做到!”

“哦——原来我这么厉害!”

店长头痛地捂了捂脑袋,叹出一口气,

“这种事是很少见的,也就说明你的力量很稀少,很多事情只有你能做成。”

店长眸中透露不可察觉的温柔,难得如此,

“你很重要。”

“……那,我能做什么?”

“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

店长自掌间晕染金色碎光,随后旋转凝聚,化成一颗实心琥珀落于你掌心。

“记住,要一直攥紧它,松了,气息就散了。”

“妖的妖力会捏碎它,人类攥不紧它。”

“你很重要。”

店长有些担忧地看向你,

“不过,它会化,你可能受不了它融化时给你带来的痛苦,你可以拒绝。”

你将琥珀小心翼翼地放至上衣口袋,笑了笑,

“没事。”

她叹了一口气,

“那好,明夜十点,准时到茶馆。”

微弱的阳光自网格窗透进茶馆,灯火萧萧,一地碎华,

“天亮了。”

 

15.

也许你会找到答案。

这不是间普通的妖怪茶馆。

故事才刚刚开始,

尚未揭开第一重纱帘。

在这之前,你得先做一件好事。


 

16.

第二天晚上十点你进入茶馆,看见嘉德罗斯一脸不爽地站在那儿。

哟,还真来了。

你笑眯眯地走近他,

“大爷,咱走吧?”

“闭眼。”

“啊?”

他一把揪住你的后衣领,衣角翻飞间你紧闭双眼,只感到一阵眩晕,耳边传来阵阵刺耳呼啸。

到医院里那颗银杏树下时,你靠着墙吐了个天昏地暗。嘉德罗斯站在旁边抱着手一脸嘲笑,

“你还真是个渣渣。”

:)

嘉德罗斯你等着瞧,老娘总有一天要收拾你一顿。

“你们来啦!”

肆从树上跳下,笑得一脸灿烂,

“她睡着了哦!要小点声!”

二楼。

还好还好,爬的上去。

嘉德罗斯正想再揪住你后衣领跳上去,你已经蹲在二楼床边一脸小人得志地看着他,

“呦,您还没上来呐!”

后来他差点把你扔下去又是另一回事:)

女孩睡得很安静,脸蛋因长期生病而显得苍白瘦削,但仍能看出温柔的面相。

肆伏在她床边,纤长睫羽半垂,敛去眸底似水温柔,蕴了岁月执笔的情诗,余下脱离世俗的恬淡。

你取出琥珀,一脸凝重,

“开始了。”

掌心猛地使劲,你看到树妖缓缓合上眼,即使触碰不到,没有温度的手掌仍搭在女孩的手上,像是想要感受那同样冰冷的触碰。

“谢谢。”

……

“你好!我是你窗边那棵银杏树!”

……

我想带你走过半壁河山,赏江花,撷日月,趟星河;

我想与你在梦中进行一场长途旅行,终点为爱;

我想和你走遍你想去的地方,看遍世上最美好的风景。

也许你将去到我不能去的远方,

我将放手,予你自由清欢。

在那之前,我将编织一场浸于春雨中的朦胧梦境,与你再听那淌过心里的淳淳小溪水,再看鲸鱼游雨,繁花点落。

你听不到我,看不到我,自然不知晓我,心里无我。

这也好,喜欢是一个人的事。

我心悦你,便足矣。

……

嘉德罗斯本来只要协助你完成任务就好。

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平静的表情破裂,紧咬唇瓣,额前已冒出冷汗,面色愈发苍白。

他看见粘稠的液体自你攥得紧紧以至于微微发抖的拳间缓缓滴落。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鎏金色瞳孔骤缩。

嘉德罗斯扳过你的肩膀,在你耳边大声喊道,

“快松手!!你想废了这只手吗?!”

你睁开眼,皱着眉看他,

“你傻啊?马上就结束了,这东西马上就自己化了,我这时候松手,不是白费一番功夫?”

嘉德罗斯觉得你蠢透了,简直蠢透了。

你根本承受不住琥珀融化时带来的痛苦。

他咬了咬牙,这种行为在他看来简直是没有脑子。你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这本来就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大可告诉店长你做不到。事实上他也以为你会这么说。

人都是自私的。

你怎么会蠢得连自私都不懂?

……奇怪的人!

嘉德罗斯只能先帮你消除一些痛苦,不然到时候手真废了,那女人还不得找他?

嘁。真是欠你的。

……

艰难的过程。

肆醒来时,还未来得及道谢,就看见嘉德罗斯拽着你鲜血淋漓的胳膊消失在病房内。

……

店长一边将你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一边替你治疗,她半屈修长食指狠狠敲了一下你的脑门,

“你傻不傻?!手要是真坏了怎么办?!”

“不,不是你说如果我松手,树妖就会死吗……”

“我那是在考验他!你倒好!你还信了!”

嘉德罗斯手插兜站在一旁,看见你扭头冲他一笑,

“谢谢你啊,这次幸好有你。”

他将围巾上拉遮住脸,闭上眼,闷哼一声,不搭理你。

:)

靠。

……

肆来道了谢。

他告诉你们,

女孩在梦中很开心,她说她知道自己活不长了,也知道他就是那棵银杏树。

他眼底流转淡淡温柔,

“她去世了,就在今天早上。”

“不过她说‘能够遇见你,我很高兴’。”

他笑着挠了挠头,

“我好像也没有什么好给你们的,就,把我的妖魂拿走吧!”

店长看着他,

“那样你会死。”

“无碍。”

肆笑容灿烂,一双棕眸清透彻亮,

“她的心愿就是我的心愿,既然心愿已了,我便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

“一味痴心。”

“一味深情。”

“两钱共赴生死。”

“两钱悲戚。”

……

后来某日你路过那个医院,那棵银杏已枯萎,如同它身边每一棵曾旺盛过的树,最终要被人砍下。

你看着风轻轻吹动它低垂的枝丫,沙沙作响,像是低声呢喃,诉了衷情,你驻足观望,

“再见。”

……

“你好!我是肆!你窗边的那棵银杏!”


 

——“我想与你共看过去书页泛黄,未来苍茫。”


 

——TBC.

 

……

有可能解锁肆与女孩的小番外?

dbq我太菜了!(土下座)

 

凹凸深夜茶馆(预告) #凹凸世界 #x #bg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想认真开个坑。 ✧是现代架空pa。不知道会不会撞梗先致歉orz ✧恋爱成分其实不算多。 ✧总之先放个预告。   …… 1. 繁华的都市深处有条古老的小巷,蕴了无数...
凹凸深夜茶馆(一) #凹凸世界 #x
茶馆,古老的网格窗透出暖黄色的光晕。门口院子里的藤椅上坐了一个黑色长发的女人,她端着一杯清茶,哼着不知名古老歌谣。歌声悠悠绵长,扣着心弦拨动莫名情感。她抬眼望,眸中绛紫星河璀璨。半晌她轻笑一声...
[综]偷吻月亮 #凹凸世界 #鬼灭之刃 #文豪野犬 #食物语 # #bg #x
♡”   ☆凹凸世界 京弥ver. 是在去便利店买宵夜的路上捡到他的。 当时他就在你家楼下一个拐角,站在那里唯一的一盏路灯下。那条小巷晚上少有人路过,除了那盏老旧的灯笼出的一片明亮,便只剩下夜的沉寂...
【迪亚波罗】再见!新宿(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JOJOx
原作者:写写   *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0. 所有人都知道社长是小气鬼,只有我背地喊他冤大头。 1. 迪亚波罗是我的社长,也是每周六在新宿酒吧喝得烂醉的渔网衣大姐...
凹凸世界】摄影师X模特 ● 凹凸世界x● 修罗场
原作者:噼哩   * ·雷狮 X X 安迷修 * ·修罗场 * ·ooc属于我 属于你们 突然高产 是个国内有名的摄影师,平日爱拍一些颜值高的东西,对没错。 是一个极品颜控 当凹凸...
凹凸凹凸男子乐队 #凹凸世界 #嘉德罗斯x #x#格瑞x#雷狮x#安迷修x#bg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是这位小可爱的点梗!!  @无江夜火  凹凸F4偶像pa!请签收!   ✧点文进度:10/10(哦耶!)   ✧意识流出没警告。ooc会有,文笔差请见谅。   ✧愿爱与同...
【普罗修特高的忧愁(失格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JOJOx
原作者:写写   失格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第一人称BG,师生paro,意识流。   普罗修特老师不喜欢我。 “喜欢”是个很微妙的动词。无论情绪还是情感,它的反义词都该是“讨厌”才对。 但社会...
[卡米尔x]未知领域 #凹凸世界 #卡米尔x #x #bg
追随豹,她总是跑得很快,力气极盛,因而次次躲过豹的攻击。在不经意间,年轻的豹落入了羚羊的陷阱,深陷其中,不自知。   称军师为豹,称为那头羚羊。   2.   未知·不为人知   喜欢海盗团的...
凹凸/我英]这位监考老师请注意言行 #凹凸世界#嘉德罗斯x#格瑞x#雷狮x#x
.)(喝茶)(偶尔放松一下) ✧愿爱与同在♡   [凹凸] 嘉德罗斯ver. 嘉德罗斯现在烦的很。 考场内明明一片寂静,他内心却莫名的烦躁。 是什么原因呢…… 他金眸偏转,看乖巧地答着题...
【承太郎】疾走● JOJOx
原作者:写写   *第一人称BG,意识流。平行世界AU,部分情节有借鉴现实事件。   我一生都在奔跑。 穿过县境,越过废屋后郁郁葱葱的斜坡,便是空条老师的住宅。那斜坡很陡峭,用尽全力才能跑上去...
凹凸】翎羽 ● 凹凸世界●卡米尔x
……” “我去到了另一个世界,认识了一个人” “我想去找她,但我好像…做不到” 卡米尔默默低下了头,用力下拉了拉帽檐 “卡米尔,这就放弃可不是的风格,凹凸大赛都挺过来了” “真的打算放弃吗...
哀鸣 凹凸世界
原作者:KIMO   哀鸣      黑夜遍布了整个天空。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在寒冬过后的草地上仰面躺下,泛红的眼眶里是一片平静无波。   深黑得发紫的夜空中镶嵌着几颗亮闪闪的星星,漂亮的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