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瑞x你]向着死亡开一枪 #凹凸世界乙女向 #男神x你 #bg

sodasinei 2020-10-15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是书鹤的点文!!! @萧书鹤(高三长弧) 我爱她!!!

 

✧别问,问就是在咕咕.jpg:6/11

 

✧是末日pa。……刀?

 

✧原人物属于qcs,ooc&渣文笔属于我。

 

✧码字bgm:强推

Forgive Me(CMA)

Life Goes On(CMA)

IV(AK、Mapps)

 

✧愿爱与你同在♡
 

 

前言:

——公元3214年,病毒爆发,末日降临,遍地狼烟,尸肉横行,

      那是饮血的怪物,

      食肉的腐民,

      理智与情感泯灭血腥味与病毒间的可怜受害者。

      这里没有太阳,

      没有生命,

      没有希望。


 

0.

 

*“光芒记录于黑暗中。”


 

1.

 

“5月15日.晴.

      呦,你好!也许你看到这本日记的时候我已经死翘翘了吧嘿嘿……或者我被救了也说不定哦!这座城市沦陷的第三天,我和我可爱的霍普——哦那是我的金毛犬!我决定记下点什么。我可能是这座城市唯一的幸存者了吧?至少,我要留给人们一些东西,末日的真实写照,

    和一直存在的明天。”


 

2.

 

你紧紧攥着手中棒球棒,脚下碎石块咯吱作响,黎明时分的城市涌着窒息的沉默,空气中弥漫直刺肺部的血腥味与呛人的尘灰,远处是一座座废墟连成的灰色山峦,分割霭色天际。

 

你不得不去寻找新的物资与藏身处。原先的庇护所被丧尸们发现,每日,每时,每刻,那里的丧尸都在越聚越多,屋外没日没夜地传来丧尸悚人的嚎叫声,那是从咽喉处发出的费声嘶哑,掺杂着血丝与破碎的泣音,精神与听觉上的双重折磨和恐惧带来的愈来愈强的颤抖快让你发疯,于是你从后门那条狭窄的小道挤了出去,那时一切迷茫,你甚至腿还在发抖。

 

你摸了摸身旁乖巧地坐着的金毛,视野所见,满目疮痍。

一人,一狗,活着是唯一目标。

 

你的运气够好,没走几步路就误打误撞找到一个超市,途中你爆头了一只突然从断壁后嘶吼着扑过来的丧尸,它在倒地前一秒张着血盆大口,早已面目全非,棒球棒击中它头颅的那一刻脑浆四溢,黑色脓血倏地爆开在空气中,它的头颅被砸出一个坑,汩汩地,流出的黑血与尘土相拌,你两腿发软,半跪在地上干呕着,碎石磨破了膝盖,血液,泪液,糅合混淆,不堪入目。

 

你藏了藏脸上溅上的污血,深吸一口气,不可控制地颤抖着踩着一地碎玻璃渣,走进超市,耳边回响着玻璃与鞋底摩擦的刺耳咯吱声。你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走到食品架前,打开背包。你忽地听见有异样的声音愈来愈近。你呼吸一滞,心脏跳动的频率渐与那脚步声重合,你捂住嘴不让自己急促的呼吸泄露,身旁金毛低吠着,你紧握住棒球棒的手不住地颤抖着,背部贴着货架台,缓缓举起棒球棒。3.46秒后你的手滞在半空,回应你的是漆黑冰冷的枪口,以及枪后一双同样冰冷此时略闪诧异的眼眸。

 

但那双眼睛里有生命,跳动着,闪烁着活人眼里应有的光芒。

他眼中盛开末日时的紫罗兰。


 

3.

 

“5月18号.晴.

    我找到了第二个幸存者!!!耶!!!!虽然说他是块木头(划)虽然他不爱说话,但是还是告诉了我他的名字。他叫格瑞。今天绝对是我有史以来最开心的一天!!!我有同伴了!!

   今后,也一直一直,好好走下去吧。”


 

4.

 

比起枪,格瑞更擅长使用刀类,他常常携带一把柴刀。枪里子弹不多,他必须惜用。他在看到你一脸怂样地突然扑上来抱住他一边大哭一边不知在嚎些什么之后,开始头痛你是否会成为一个累赘。随后你用那根棒球棒爆头了两个丧尸并且之后腿抖得像筛糖,他再次沉默。

 

你能活到今天不止是运气,虽然人怂但是给力。

 

格瑞在最后抿了抿嘴,喉间滚落冰凉,

“该走了。”

 

他习惯了孤独,却无法丢下除他以外唯一的幸存者。末日打破一切,包括人与人的隔阂。

 

你们找到了一个暂时安全的房子,它尚还完整,门是铁的,窗户也安上了铁栏,在确定里面没有丧尸后你们决定先暂住下来。

你在安置好一切后瘫倒在沙发上,格瑞默默坐在壁炉前不知在做什么,你脑子灵光一现,从包里掏出打火机,笑着递给他,

 

“给!”

 

“…………谢谢。”

 

壁炉发出的火光照亮了房间,暖黄色光影在墙壁上浮动着,柴火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细碎声,温暖你麻木的手脚。格瑞擦拭着他的刀,火光朦胧他半侧身子,银白发丝垂于脸侧,镀了一层浅薄的金色光晕。他生的好看,垂眼间睫羽敛去光点,抬眸片刻又散去。兴许是你的目光太过直接,他顿了顿,抬头看向你,

 

“有事?”

 

你回过神,红着脸慌乱地摆了摆手,

 

“不不不不没什么!!”

 

片刻尴尬后你挠了挠脸,干笑两声试图打破这死亡般的气氛,

 

“那个……所以我们现在是安全了,对吧!”

 

格瑞突然站起身,走近窗边,眉头紧蹙,他目光望向窗外三三两两的行尸走肉,声线严凝,

 

“不。”

 

“啊?”

 

他轻叹一声,

 

“它们开始在变化,变得越来越聪明。”

 

“怎么会?!”

 

“会。不久它们就会发现我们,并开始寻找方法进入, 破门,破窗,破墙。”

 

他看向你,鸢色眸子冷冽异常,

 

“会死。”

 

你眨了眨眼,片刻沉默后你轻声开口,

 

“那就逃。”

 

迎着格瑞略诧异的目光,你露出一个笑容,

 

“活着是唯一目标,放心啦,逃的时候我会带上你的啦!逃到有人来救我们,逃到我们没有力气,活在这个世界,人需要学会在绝望中种希望。”

 

壁炉的火光晕染整个房间。


 

5.

 

这个城市的夕阳很美。

 

躲到这座房子里的第五天你爬上了房顶,安静地坐着,眯眼瞧着断壁残垣间那一轮血红,晕染了整片天空。格瑞不知何时坐到了你身边,你冲他笑笑,又将视线偏回到天边,他默默注视着你,张了张嘴,你注意到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爽朗一笑,

 

“嘿!生活需要乐趣嘛!你瞧,虽然现在这里到处都是死人,太阳也还是照常升起和落下,看,多美啊……”

 

格瑞瞧着你的微笑融化在赤橙的霞光下,朦朦胧胧,他敛眸,藏去眼底不知味情感。手指传来的湿润感让格瑞回过神,你的金毛正吐着舌头向他示好,你看着他错愕的样子噗嗤笑了出来,

 

“你看它,它喜欢你!哦虽然初次见面霍普差点咬了你……”

 

你看见他嘴角勾起淡淡一抹笑容,抬手摸了摸狗狗金色的柔顺毛发。如果没有末日的降临,也许可以像从前一样,每天都可以看夕阳,只是,多了一个同伴。

 

霞辉于天边溃败。


 

6.

“5月28号.多云.

     它死了。”
 

 

7.

 

“它们在变化,

  它们在变聪明。”

在几只丧尸破墙而入时你脑子里回响着格瑞对你说的话,最后只余一片空白。在一只丧尸即将咬上你时格瑞挥刀斩断了它的头颅,血意朦胧间格瑞拉住你的胳膊向出口冲去,一只丧尸死死抓住了你的腿,你惊恐地大叫出声举起棒球棒就敲,格瑞对付着另外几只丧尸,他突然瞳孔骤缩,失声大叫,

 

“小心!!”

 

你猛地抬头,看见一只丧尸以惊人的速度向你扑来,

来不及了。

你在最后意识空白的一瞬间看见一道熟悉的金色影子扑倒了那只丧尸,伴随着一声声狂吠,

 

“霍……”

 

爱犬低声的呜咽与金色逐渐弥漫上的血红让你突然失声,

 

那只怪物在撕裂它,

那几只怪物在分食它,

 

你所做的只是在原地动弹不得,泪水于眼底干涸,你不清楚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只知道最后你在一个陌生而清冷的地方醒来,格瑞在你身前盘坐着,紧抿着嘴,眼底涌上担忧与复杂情绪。像是开关被打开,泪水由心底涌上眼眶,划过面颊,泣声破碎而撕心裂肺。

 

格瑞不知如何做,你只是哭着,捂着脸,他从未见过你这样哭过,不同于怯懦的眼泪,这是人心碎时心脏发出的悲恸,身体在他思考前做出了行动。

他轻轻抱住了你。

拥抱是抚慰人心的良药。于是那天你在一个有着淡淡血腥味和冷香的怀抱里哭出了一辈子的眼泪。

 

眼泪不属于末日。

 

 

8.

 

“6月5日.阴.

     对……起……

     我不能……再……下去。”


 

9.

 

你和格瑞现在必须寻找新的物资。

 

食物已经吃完,水也严重不足,没有新的物资,迟早会死。

 

你们找到一个破败不堪的商店,在你搜集着食物和水时,柜台后突然冲出的丧尸让你措手不及。片刻后手臂传来的真实疼痛让浑浑噩噩许久的你瞬间清醒。

 

那是丧尸,

丧尸咬了我。

 

尽管格瑞在那一瞬间砍断了它的脖子,你被咬伤的事实也不可置否。

你头一次从他淡泊的眼底读出慌乱。格瑞在第一时间撕下衣角紧紧捆住你的手臂以防止病毒迅速蔓延你的全身,

他在抖,尽管他极力克制,你还是感觉到了他在发抖。你愣了片刻,笑了笑,轻启唇,

 

“嘿,别怕。”

 

他顿时停住动作,声线甚至透着颤抖,

 

“……笨蛋。”

 

“好嘛好嘛。”

没有用。

你的手臂已经开始发生变异,骇人的青绿色迅速蔓延,青筋如蛇,跳动着,浮沉着,你从背包里拿出他的枪,嘴角扯出一个微笑,他瞳孔骤缩,眉头紧皱,

 

“……”

 

“来吧,你知道怎么做。”

 

“不……”

 

“拜托,”

 

你视线逐渐模糊,喉间传来异样的刺痛感,你硬撑着疼痛冲他笑笑,

 

“我等一下会变得很丑哦,我不想让你看到我那副样子,再说了,你知道的,我不敢下手。”

 

空气中弥漫死寂般的沉默,

 

“杀了我。”

 

你曾设想过末日里的无数死法,却没料到这种结局,因为要变成丧尸死在喜欢的人手里也太惨了吧……

 

不过,

 

“我不想变成嗜血的怪物。”

 

沉默如冰,半晌你终于听见清脆的子弹上膛声,于是笑着闭上眼,张开双臂,额前忽然传来略冰凉而柔软的触感终是让你眼角滑下那颗抑制已久的泪珠,

 

枪声划破黎明。

 

 

10.

 

公元3214年,病毒爆发,末日降临,x市,

一人生还。

人们说那是一个奇迹,是一个希望的起点,而白发的少年只是坐在病床边,翻阅着那本不知原主人是谁的日记本,安静得像一幅画,像一张相片。


 

11.

 

“6月10日.晴.

     我是格瑞。

     是这座城市里,

     唯一的幸存者。”


 

——The End.


 

……

 

有点短,没有表达出我的意思,我想表达的远不止于此。

 

那么,

早上好。
 

凹凸/我英]这位监考老师请注意言行 #凹凸世界#嘉德罗斯x#x#雷狮x#x
.)(喝茶)(偶尔放松一下) ✧愿爱与同在♡   [凹凸] 嘉德罗斯ver. 嘉德罗斯现在烦的很。 考场内明明片寂静,他内心却莫名的烦躁。 是什么原因呢…… 他金眸偏转,看乖巧地答着题...
凹凸凹凸男子乐队 #凹凸世界 #嘉德罗斯x #x#x#雷狮x#安迷修x#bg
聚于一点,瞧见的视线不在他身上,他轻蹙眉头,鼓乐间迸发出更为快感的节奏分子,引得众人侧目惊呼。   他洋洋笑,惑了众生。     ——“只需注视着我便好。”     ver.   禁欲系冰山...
【普罗修特高的忧愁(失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JOJOx
原作者:写写   失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第一人称BG,师生paro,意识流。   普罗修特老师不喜欢我。 “喜欢”是个很微妙的动词。无论情绪还是情感,它的反义词都该是“讨厌”才对。 但社会...
凹凸/我英]我实名举报这个月老以公徇私 #凹凸世界#我的英雄学院#嘉德罗斯x#x#x#轰焦冻x#bg
何时泛上红晕的耳尖,吞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开口, “是不是……” “闭嘴!转过去!!”   ver. 银色底袍镌有翠竹纹式,白色长发用紫色发带松松系着垂于颈后,额前垂下缕碎发虚掩紫荆色眼眸,眸色...
凹凸]冰镇夏天 #凹凸世界 #x #近耀x #x #bg
右桌正在低头素描的近耀,他侧眸瞧了眼。 我懂,我懂,别那样看着我谢谢:) 熟稔地拿起筷子。轻蹙眉,不动声色地将牛奶又推至面前,近耀坐起身,瞥了他眼,神色冰冷,紧接着就...
凹凸/我英]夏日与柠檬苏打 #凹凸世界 #嘉德罗斯x #x #雷狮x #x #bg
领口处。   恍惚间脑门被人用笔杆轻敲一下,回过清咳声,轻抿薄唇,鸢紫色眸子带着些许无奈,   “认真点。”   做着做着题目便迷迷糊糊地睡去,面色平静看着的睡颜,眼中鸢尾花海卷携...
凹凸凹凸律师事务所 #凹凸世界 #嘉德罗斯x #x #雷狮x #安迷修x #金x #凯莉x#丹尼尔x#x
斯下庭后随手将手中文件扔给,他坐到事务所的沙发上,伸了个懒腰,继而金眸偏转,瞥了眼,                     “我让买的汉堡呢?渣渣。”   ver. 冰山酷哥一个...
凹凸]监护人 #凹凸世界 #嘉德罗斯x #x #帕洛斯x #雷狮x #安迷修x #x #凯莉x
,深不可测。他轻轻擦拭他手中宝剑,银白发丝被发带束起,垂下几缕衬于英气的脸侧。 半晌,他看,冷色眸中闪过莫名的情感,似是卷携同病相怜之意而略显柔和。 他缓缓开口,声线清冷, “。” 有些讶异地看着他...
凹凸]我当初就不该捡回来:) #凹凸世界#嘉德罗斯x#埃米x#x#救救孩子吧我不行了#感觉真的表达不出来
直接折断。 太瘦了。 瘦弱的孩儿缓缓抬起头,看的眼神中不带丝光彩,无深渊。 多好看的眼睛。 清澈的蓝色像是澄净的宝石,些许泪花折射出点点微光流转,不含人世肮脏,不含恨意污浊。 “和我走吧...
【迪亚波罗】再见!新宿(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JOJOx
原作者:写写   *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0. 所有人都知道社长是小气鬼,只有我背地喊他冤大头。 1. 迪亚波罗是我的社长,也是每周六在新宿酒吧喝得烂醉的渔网衣大姐...
凹凸】归● 凹凸世界x
岁,他睁眼睛看着激动的不成样子的,“去吧”得到同意,便跑的无影无踪,叫了几个弟子暗中跟随保证的安全     走在京城的街上,新奇的这里看看那里瞧瞧,来到家花店,卖花的女子打趣道...
凹凸 又是性取向被怀疑的天 ● 凹凸世界● 嘉德罗斯● ● 雷狮● 安迷修
原作者:墨卿君   安哥和雷总友情联合 架空世界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一直在疑惑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让觉得他是一个弯的。   明明找打架只是因为其他渣渣他完全看不上眼罢了,可每次都能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