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美隊X 2BG】AND THE APOLLO NEXT DOOR (惡搞向、偽ALL盾、一發完) #美國隊長 #盾受 #All盾

sodasinei 2022-05-01

by/ 米

 

*OOC 雷雷雷 邏輯死

*時間線是隊2後,復聯2前

*沒有BUCKY殺了HOWARD的設定

*大部分是CAROLINE視角

背景: 神盾解散後,STEVE在BROOKYLN暫租了一個單位,恰巧和MAX、CAROLINE在同一幢公寓。

(上)

MAX是被樓上的嘈音吵醒的。

「天啊,那天殺的嘈音害我夢到HAN在餐廳表演大提琴,那十分詭異你知道嗎?看到大提琴卻看不到演奏它的人。」

「那是因為今天有新住客搬進來了,MAX,聽說是個金髮帥哥!」CAROLINE興奮地說道。「我們應該跟他打個招呼,他在6A。」

「認真的?CAROLINE,我都想往這裏的男住客臉上打上馬賽克了,可能會有『哥』,但一定不是帥的,除非你覺得OLEG是屬於帥的範圍。」

「COME ON,就瞧一眼好嗎?這十分安全,還記得上次在走廊我碰見那個露體狂BERRY,他一眼都沒有看過我......噢,我竟然說出來了。」CAROLINE再次覺得她的人生不能更悲慘了。

「OK,就當為了拯救你那0.5%可能的性生活,而且老娘也要他馬上停止那些嘈音,我值得更好的睡眠。」

*

CAROLINE用了點時間打扮,帶了些杯子蛋糕,準備和MAX去探望這位「新住客」。她小心翼翼地按下門鈴,心裏練習着用最勾人的姿態跟這位金髮帥哥打招呼,以博得最好第一印象。

不久,門就打開了。

迎接她們的是一位身材高大、金髮碧眼、五官標準的白人青年,他只穿着一件白色小背心,他飽滿的肌肉似乎要撐破那些可憐的布枓,因為花了整個早上整理新家、移動家具的關係,他的肌肉上覆上了一層薄汗,他的雙唇微微分開,有點急促的小幅度呼吸着,胸口隨着起伏。他看起來---------十分十分十分火辣。

MAX和CAROLINE聽到她們自己咽口水的聲音。

「噢你好!我是CAROLINE她是MAX我們是樓下的住客我們是想來打個炮...噢天呀...打個招呼!我們是來打個招呼的!」CAROLINE語速驚人,她努力控制自己伸出的手別不安分去摸那傲人的胸肌,但腦內卻已經開着一級方程式賽車一路奔馳。

旁邊的MAX明顯已經忘記了那些罵人的台詞,目瞪口呆地定在原位。

「我很抱歉,我想我移動家具時一定擾騷到你們了。」金髮帥哥的聲線屬於男中音、語氣帶有年長人的沉穩,跟他看上去的年齡不太相符,但聽起來讓人感到安心。他看起來有點害羞,一邊說着一邉摸着後腦,手臂上隆起的肌肉讓人移不開視線。「HI,CAROLINE、MAX,你們可以叫我STEVE,我十分抱歉現在沒有東西可以招待你們。」

「噢不要緊的STEVE! 對了,我們帶了些杯子蛋糕給你作為見面禮,那是MAX做的,我們開了一家DESSERT BAR,這是我們的卡片,如果你來的話,我絶對可以給你打折。」無論什麼時侯,CAROLINE都不忘為自家生意打廣告,當然也是為了在STEVE面前塑造自己獨立女性的形象,他看起來像是喜歡這類的。

STEVE接過蛋糕和卡片,「我有空一定會到訪的,這些蛋糕看上來十分不錯,謝謝你MAX。」

STEVE客套的語氣讓他看起來十分腼腆,而且並不太擅長和女性對話。這讓CAROLINE漸漸覺得他甚至比那些杯子蛋糕還要可愛。

MAX十分不自然的擠出一個「THANKS」的音節,她四處張望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

和STEVE告別後,在走廊上CAROLINE終於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

「天啊天啊天啊!!!!STEVE簡直是天帝派來布魯克林的男神,你要知道我已經有好幾年沒有見過這樣高質素的男人,我現在看男人的標準降低得只要比HAN高、比OLEG乾淨一點和比EARL年輕就可以了。STEVE是能讓我找回尊嚴的阿波羅!」CAROLINE已經在想像她和STEVE走在一起,一對金髮碧眼的佳人,多相配!

「我不喜歡他。」沉默良久的MAX如此說。「看到他讓我覺得渾身不自在,你懂嗎?我剛才沒差點跟他懺悔自我懂事以來做過的壞事,包括在教堂做過的,我不喜歡這種感覺,他不屬於布魯克林。」

「HEY MAX!這很好,這證明STEVE會令你想變成一個更好的人!不過我可不會把他讓你的。很明顯地,他剛才一眼也沒有看過你的大胸。」

「那是因為他自己已經有了,這令我有點嫉妒。」

「天啊,你竟然會對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大胸失去信心,我絶對要跟餐廳的人說!」

MAX突然想到了什麼。「槽了CAROLINE!不可以讓SOPHIE看到STEVE!」

「噢天啊!SOPHIE一定會把STEVE吃乾抹淨的!」

而事實上,當SOPHIE在走廊上意外看到STEVE之後,她像見到鬼一樣尖叫跑走,還有接下來一周都拒絶和OLEG上床。

*

STEVE有履行他的承諾到DESSERT BAR喝一杯,亦和餐廳的人結識了,偶爾會來餐廳吃晚飯。HAN不太敢靠近STEVE,因為這會讓他顯得更小隻,簡直跟一隻倉鼠沒有分別了; OLEG意外的對STEVE抱有奇怪的敬意,CAROLINE有見過OLEG跟STEVE說話時會站立好身子,不再靠着吧枱,儼如一名士兵跟他的教官對話,MAX忍不住吐槽那可是害你和SOPHIE一星期沒睡的男人; EARL和STEVE意外的投契,他們聊着上個世紀的笑話不亦樂乎,旁人根本無從介入,EARL說總覺得STEVE十分眼熟。其實CAROLINE也有這樣的感覺,她好像有在什麼書籍上見過STEVE的樣子,不過她沒有再深究。

日子下來,STEVE雖然外表十分英俊性感,但是個性內斂、談吐舉動都十分克制,不會開太過分的玩笑,有時侯甚至讓人覺得他有點冷酷,這和CAROLINE一開始的想像有點出入,男朋友還是算了,當朋友還是不錯的。關於STEVE的事她們所知的十分少,每次提到STEVE的事他都會有意無意地避開話題。她們猜他是個畫家或者是插畫家,因為上次拜訪STEVE的時侯隱約看到他的畫架和畫具。

「MAX 有些事我不知道應該不應該說。」CAROLINE坐在沙發看起來有點扭擰的,一幅明明很想說但又期待着被追問的樣子,MAX翻了個白眼。

「不應該,我要掛了。」MAX選擇繼續看她的貓咪視頻。

「WAIT! 難道你不想知道STEVE是做什麼的工作嗎?他搬來兩個星期了。」CAROLINE沒等MAX的回應就自己繼續說下去了。「你知道嗎?今天下班後大約早上6點多,我打算拿些買剩的杯子蛋糕給他,放在門口就走,然後我看到他的門打開了,有一個穿西裝的中年大叔從裏面走了出來,我立即躲到柱子後面」

「等等你為什麼要躲在柱子後面」

「因為那時的氣氛令我本能就這樣做了,天啊MAX你終於肯給我點回應。我繼續說,然後我也看到STEVE,他還是英俊依舊,他們在小聲說話我聽不太清楚。總之,關鍵是我看到那個中年大叔淘出了一個文件袋給STEVE,我聽到了STEVE好像說了句太多了,他們互相推塘了一會兒,STEVE從文件袋拿出了一沓鈔票,然後把文件袋還給了那個大叔。你不覺得奇怪嗎?一清早的金錢交易讓你想到了什麼?」

「......你是想說STEVE是男妓,跟這幢公寓50%的人口一樣?CAROLINE,你還記得我們當初以為SOPHIE是拉皮條的嗎?雖然她有99%相似,但她不是,而STEVE看起來甚至跟性這個字扯不上關係,我懷疑他是個老處男。」MAX聽起來有一點點生氣,這令CAROLINE有點意外,她以為MAX是討厭STEVE的,因為每次他們一群人和STEVE聊天的時侯,MAX都會不見了,她猜她進廚房自己玩手機生悶氣了。但現在看來並不是,MAX沒有她表現山來的消極,她也是喜歡一切美好事物的人。

MAX接着說:「HEY你有沒有想過STEVE可能只是借過錢給那個大叔,而他只是想還錢。」

「沒有人會在早上六點還錢,而且他一臉痴迷的看着STEVE,還握了STEVE的手好久,他用雙手握的哦!那太詭異,STEVE關上門後,他沒有立刻走,還看着自己的雙手笑!天啊,STEVE好可憐。」CAROLINE已經沉醉在幻想那個中年大叔逼迫STEVE穿着裸體圍裙裝作是他妻子的戲碼。

「看你的樣子應該已經腦補了一個因家族欠下巨款被逼出賣身體委曲求全的悲慘青年的故事。」

CAROLINE用一幅你咋知道的驚訝表情看着她。

「我們直接去問STEVE不就好?」MAX冷靜地提議道。不過二十分鐘後當她拉着CAROLINE自信滿滿去問STEVE,而STEVE皺着眉頭思考了好一會兒後,他才滿臉通紅地點點頭時,MAX瞪圓了雙眼,大紅唇此刻彷彿也失去了血色,暈了過去。

*STEVE視角

「COULSON我欣賞你的心意,神盾欠着我的薪水算了,那些可是你自己的存款,我還有70年的退休金和社保,不用擔心我。」

「好吧,那我用這些錢給你挑份禮物,這是我最大的讓步了。」

「SAM你那邉有BUCKY的消息嗎?我們得盡快找到BUCKY問出九頭蛇的情報。嗯我這邊還好,不過我的新朋友們似乎十分懷疑我的身份,我索性...將計就計了,希望這起碼會令我看起來『布魯克林』一點。」

(下)

根據CAROLINE一個月以來的觀察,她發現除了西裝大叔之外,STEVE還有好幾個「熟客」。那個西裝大叔除了那次之外再沒有找過STEVE,這令CAROLINE有點意外,因為他看上去很喜歡STEVE,她把他幻想成一個和妻子性生活不和諧的寂寞中年男人。熟客一號是一個黑人小哥,他經常會在公寓出現,STEVE和他甚至會在餐廳裏用餐,她們十分貼心地向其他人解釋他是STEVE的朋友,CAROLINE也有想過他們可能真的『只是』朋友。

「HEY STEVE,要吃點什麼嗎?今天大概只有意面是可以放進口的,這位是你的朋友? ...我剛才聽到他好像叫你CAP?」大概STEVE以前是高中橄球隊隊長,CAROLINE猜想。這十分適合他。

兩人對看了一眼。那個帥氣的黑人小哥開口說道「不、那是我給他的愛稱,你知道他在床上喜歡當隊長,我叫他CAPTAIN SMALL ASS」他饒有趣味地把目光向下移。

他的驚人發言把STEVE弄得不知所措,他扶額無力地叫了一聲「SAM」。CAROLINE「噢」了一聲尷尬地走開了。

MAX趁SAM去衛生間的時候把他「脅持」到後門。

「嗨,小妞你冷靜點,先把菜刀放下來,我不想你弄傷自己。」

CAROLINE也跟了出來,看到MAX舉起菜刀的樣子連忙拉開了她。

「放開我CAROLINE,你知道這傢伙欺負STEVE了。」CAROLINE覺得MAX有時侯把STEVE當成自己養的小PUPPY,尤其是STEVE稱讚MAX手藝的時候,笑起來就像一隻可愛的金色拉布拉多。

「嗨!這可是錯誤的指責。我可是那天一大早就幫他搬家的人。」SAM叉着腰不滿地說道。

「你買他,你這樣是害他。」MAX繼續揮動着菜刀說道。這害CAROLINE掉了幾根金髮。

「你們根本不了解他。」SAM挑眉說道。

在MAX的追問下,SAM(現在她們也知道他叫SAM)說了些關於STEVE的事。STEVE以前有一個交往多年的男友,後來他出了意外,失去了記憶,性情大變,混進了俄羅斯黑幫,還欠下了巨款,後來還失蹤了,STEVE只有用這種方式替他還債。STEVE還沒有放棄他,為了找他STEVE搬到來布魯克林。

「有好幾個晚上,他跟我說他的夢想是當一名畫家。」SAM說到這裏終於掩蓋不住他的情緒,用手掩面抖震了起來。

CAROLINE哭到妝容都化掉了,MAX沒有說話好像在想什麼。

之後SAM和STEVE頻頻在餐廳裏出現,有時侯他們會坐在卡位好像在聊什麼嚴肅的事情,CAROLINE猜他們是在說STEVE男友的事,SAM說過有一直幫助STEVE找他的男友。CAROLINE知道SAM其實是個熱心的好人,加上SAM隨和幽默的性格令他們很快就打成一片。不過有時侯她覺得SAM和STEVE的關係更像是上司和貼心下屬,所以CAROLINE有時侯會幻想他是不是喜歡讓STEVE在床上騎着他玩女王和僕人的情趣遊戲。

除了SAM之外,她們見過一個身材超級火辣的紅髮美人從STEVE家出來,她們猜她是STEVE的中介人,因為她們見過她帶過一個有帶着墨鏡的男人和一個外表温文爾雅戴着眼鏡的男人到STEVE家。她們沒有跟那位美人有太多交集,但是那個墨鏡男貌似十分喜歡MAX做的甜點,有時侯他會和STEVE到DESSERT BAR叫很多MAX做的甜點,STEVE會在一旁勸阻他攝取太多甜食,說會影響他的什麼射擊、什麼表現失準。CAROLINE聽到又幻想了很多其他事情。

而那位眼鏡男,她們知道他是位醫生,因為有次CAROLINE不小心摔在浴室裏,腰拗成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MAX想找STEVE把她抱起來,恰巧眼鏡男也在,就為她做了簡單的診斷,把她送到醫院去了。CAROLINE在去醫院的途中為了分散注意力一直腦補着STEVE穿着護士服和眼鏡男玩起了角色扮演遊戲。

最後一個STEVE的熟客是個英俊得驚人的北歐人,氣質活像神話裏面走出來的神衹,他似乎十分喜歡餐廳的炸雞,她們懷疑過他是不是STEVE最大的金主(別問為什麼,他看起來就像一個貴族王子,不過他的穿衣品味跟STEVE一樣槽糕),後來她們發現是另有其人。他似乎很喜歡MAX,總說她像他的一個朋友。CAROLINE多次跟MAX說過她十分擔心STEVE和那位客人來往,他看起來粗魯而且下面的尺寸可觀,怕STEVE會吃不消,她一邉說着一邊飛快地在手機上敲打着,每次CAROLINE談論起STEVE的客人都會這樣,有好幾次MAX看到她在上什麼奇怪的論壇。

後來SAM獨自出現在餐廳的時侯,MAX罕有地問起了STEVE男友的下落。SAM沮喪地說他毫無頭緒。MAX鼓起勇氣詢問道。

「...我可以看一下那個人的照片嗎?」

「可以!你見過他嗎?」SAM激動的從卡位中站了起來,「這是最近一次有人見過他之後偷拍下來的照片,可能不太清晰。」

「呃...我想我知道他在哪?」MAX看到照片後略帶猶豫地說道。

*

SAM通知了STEVE這個消息後,他此乎從很遠的地方趕來。餐廳已經打烊了,只剩下他們四個。STEVE看起來異常嚴肅,這又令MAX覺得自己像是做錯了事的孩子,語速飛快把一切和盤托出。

MAX遇到BUCKY是在STEVE搬來前不久的事,她在後巷看到他一個坐在階級上在吃着1 塊錢三條的巧克力棒,她以為他是個露宿者,有時侯會從餐廳裏拿些東西放在一旁,他看起來像隻迷路的小貓,他從沒有正眼看過她,就只是坐在那裏。MAX沒有讓CAROLINE知道她這樣做因為她覺得自己做這種行為太惡心。

「嗨」CAROLINE小聲反駁了一下,「難怪我有時找不着你,我甚至以為你不想看到STEVE」。

「呃、因為你喜歡粘着STEVE和他的客人,我才有機會走出去」。

「這不對,我和STEVE在這裏潛伏、啊不、待在這餐廳快三個月了怎麼沒有見過他。」SAM也突然插嘴過來。

「這代表我們一直的推斷沒有錯,他絶對是想起了什麼才會跑到這裏來。只是時間、我們時間不對。他一般會在什麼時侯出現?」

「嗯...我想是下午那段時間?」MAX回答STEVE。

「SHIT,我們以為他不會在光天化日出現。」SAM懊惱地抱頭說道。STEVE補充了一句「他的情況應該不太穏定。」

「WAIT你們說你們常到餐廳來是為了等他出現?為什麼?」CAROLINE問。

「那是因為這裏還不是餐廳的時侯是一所學校,STEVE和B...他男友遇見的地方。他在下午出現是因為他們的相遇在放課的午後,該死我竟然沒有想到。」

「噢!那實在太淒美了。」CAROLINE覺得她又要掉眼淚了。

STEVE尷尬地清了兩聲喉嚨,繼續和SAM小聲討論了一會兒,氣氛變得嚴肅,感覺像是要捉拿國家級罪犯一樣凝重,這讓MAX和CAROLINE感到不自在。不久、STEVE開口:「MAX我十分感謝你提供這個情報和照顧BUCKY,但我想你們餐廳接下來要關門幾天,抱歉我實在不能多說,這都是為了你們的安全,一切金錢上的損失我會盡量賠償給你們。」

MAX和CAROLINE面面相覷。

「嗨,我以為我們是朋友,為什麼不讓我們幫你,或者我可以在他的飯裏下安眼藥。或者直接打暈他。」MAX抗議道。

「其實你完全不用擔心我們會受傷或者嚇壞,俄羅斯黑幫我們幾乎天天遇見。加上我十分想見證你們重遇的一幕...」CAROLINE話音未落,突然有另一個人推開門出現在餐廳裏。

*

「CAP我沒有聽錯吧,你說誰可以賠償金錢上的損失?我今天可沒有聽你說過這是『計劃』的一部分。」説話的人的聲音十分熟悉,好像在電視裏聽過。當MAX和CAROLINE看清楚來人的容貌,她們的下巴幾乎掉到地上。那標誌性的胡子任每個紐約人都會認出,在她們面前的可是TONY.億萬富豪.全紐約最性感的男人之一.鋼鐵俠.STARK。

全場安靜了幾秒鐘。

「別那麼拘謹,實際上我只想來買杯子蛋糕的,我朋友對它讚不絶口。」TONY繞過MAX提起架子的蓋隨意拿起一個杯子蛋糕吃了起來。「嗯這不錯,覆盆子口味。」

CAROLINE率先反應過來。「天啊,MR. STARK! 如果你肯在推特提一下我們的蛋糕或者...我們還有一家DESSERT BAR!如果你肯拍一張照片!」

「STARK你為什麼會在這裏」CAROLINE的說話再次被打斷,不過這次的人的是STEVE。STEVE看起來十分生氣,他交叉雙手,直直的看着TONY。

「噢甜心!你簡直傷透了我的心!你就那麼不想見到我嗎?我是來幫你的。」TONY裝模作樣地說道。

「我已經說過我可以處理這件事,你不用插手也不應該,你太張揚了、這會把我們幾個月的心血付諸流水。」

「你是想說我惹人注目嗎?你剛說什麼了。啊、對了,『幾個月』。你知道我們不能等太久。既然知道他會出現的地點和時間,那直接打暈他捉回來就好。」

「我反對。你這樣只會令他對人完全失去信心,更多什麼都不會說。你讓我跟他談談。他的狀況不穏定。」

「我沒有聽錯吧。哈、你上次的談談可是害你住了半個月醫院。」

他們這樣一來一往的完全沒有外人可以插手的地方。CAROLINE剎時想起SAM之前說過的話。

「WAIT,所以TONY STARK那個『債主』嗎?」

CAROLINE覺得自己簡直不能更聰明。

TONY似乎想到什麼,他走過去摟過STEVE的腰,拉起一個壞笑說道;「對,我就是那個逼良為娼的大壞蛋。其實如果甜心可以跟我睡一次的話,根本不用那麼辛苦。我可討厭其他男人碰你了。」TONY對STEVE做了一個『配合我』的口型。

STEVE氣得漲紅了臉,他別過頭不說話。TONY繼續說:「所以我現在去找他的男友算賬,這樣他就再不用做那檔事了。你們知道,情敵見面這種事是十分血腥的,還是請你們迴避一下,我會負責你們的損失,BILL ME」

*

MAX和CAROLINE都一致同意比起俄羅斯黑幫,鋼鐵俠的掌心炮比較可怕,所以她們騙了HAN他們抽中五張去邁阿米的機票,一群人去渡假了幾天。

回來的時侯一切都好像回到了三個月前,STEVE搬走了,只留了一幅素描,放在她們家的門前。

(尾聲)

她想念STEVE,她知道MAX也是,那麼美好的人會在布魯克林出現簡直是一個夢。

CAROLINE懷念地看着STEVE留給她們的素描,那是一幅描繪着餐廳日常的畫: HAN在一臉嫌棄地吐槽他員工的工作表現; OLEG跟SOPHIE在調情; MAX在看那些貓咪視頻傻笑; CAROLINE在嘗試跟坐着卡位的一個帥哥搭訕; EARL繼續向客人兜售他的CD。她現在才知道WILLIAMSBURG'S DINER在STEVE的筆鋒下可以顯得如此温馨。

她瞟到左下角有STEVE的簽名,她們從來沒有問過STEVE的姓氏:STEVE.G.ROGERS。這個名字有點眼熟,好像某個歷史人物的名字,當年上歷史課幾乎都是睡夢中渡過的。CAROLINE放棄思考,決定GOOGE,打下那11毎字母後,她按下了ENTER鍵。

五次Scott惹生氣,次他沒有。 #蟻 # #美国队长
」 「??」 下秒,我那破外賣車已經飆到老遠。我丟臉地出嚮徹紐約街頭的尖叫,覺得下秒我就能飛出車外,我拼命想抓住點什麼就摸到了個彈彈軟軟的東西。 操!我抓到了的胸! 我能感受到努氣值滿點的...
【澤】Before I go to sleep #澤 #澤莫 # #美国队长
歸的最後還是會選擇相信澤莫。 #你的確是車禍失憶了,然後被澤莫撿回家圈養(。 #醫生和女侍應都是好人。 #澤莫沒有吃到表示只認識了天,還不能愛愛(夠...
【冬/詹芽】Bucky奇妙的天(含女裝芽, ) #冬 #詹芽 #
正眾人圍着坐的大桌。 那裏坐着爸爸、媽媽、妹妹、自己... ...還有個金髮女孩。平日坐在這位置的金髮小現在變成了這個金髮女孩。而他的家人還像若無其事一般吃着午餐。 Bucky覺得自己還在睡夢中...
【錘】雷神的小塗鴉 #錘 #
by/ 米   *畫伯雷神X女神(並不是 現到雷神那些小塗鴉的人是黑寡婦。 次任務結束之後,正在進行着戰後總結,黑寡婦瞟到坐在不遠處的雷神拿着小簿子用筆在紀錄着什麼———首先她不會認...
【綠錘】Goldilocks and the Hulk #綠錘 #雷神3:诸神黄昏 #雷神3 #索尔 #绿巨人 #绿锤 #錘
:「滾!」) 「金髮妞...」Hulk失落地看着窗外。 復聯眾:?????? 5. 作死的外星人又双叒叕來襲擊地球,這次讓Hulk和Thor做戰鬥主力,在最強復仇者(x2)面前,外星人簡直淪為戰五...
【Evanstan】 Cap ou pas cap? #evanstan #冬 #美国队长
带棒球帽穿连帽衫的男孩在打篮球,打了跑到场子边,拉着另一个女孩倾诉衷肠。明明那么简单的场戏,却让在场的人看得聚精会神。那个男孩身材很棒,跑起来可以看到流动的肌肉线条,像扑猎物的猛兽。笑起来又像个...
【梅閃/千里眼組】敗者食塵
頓瞎掰後,總算是把其他人瞞住了。立香和馬修非常自然的開始吉爾伽什報告目前軼聞帶的進度,梅林站在她的身旁,就跟在烏魯克的王座前樣,他們在那裏跨越了許多看似無法解決的障礙,這次一定也可以,化諸多不...
【HQ/及川乙女】陪伴是最情的告白 #排球少年乙女 #及川彻
的首成員、而妳會是上的營養師。從兩個高中生的口中說出的承諾聽起來有些可笑,但憑藉著過人的毅力和堅持,你們都逐漸往自己的目標靠攏。 異地戀的痛苦比起連續劇中那些狗血的情節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在...
【Evanstan】The Catcher in the Rye (上) #evanstan #美国队长 #
's side) Coming Through The Rye Robert Burns O Jenny is all wet,poor body,  Jenny is seldom dry...
【梅閃/迦勒底】當我們談論同人時我們在談論什麼 #吉尔伽什 #梅林
原作者:假熊貓戰士   ※迦勒底歡樂日常 ※真正意義上的cp只有梅閃 其他都是出來笑的 ※大部分的篇幅都是在笑   1.   每名成功的王身後都有名優秀的魔術師輔佐。騎士王有梅林,法老王有...
冬】□□□□□ #冬 #stucky
注意到/误解,所以在文末解释一下: 结尾附录中标明詹姆斯的死亡时间是在神元年前三年,但他其实是和史蒂夫在同年去世的(也就是神元年前年),九头蛇谎报了詹的死期 这个解释之后我再来解释点别的 其实...
【梅閃】非典型相思的典型告白 #梅闪
麼狀態?本王為什麼要陪這個小丫頭瘋。」 「這不是你自己答應的嘛,你不願意的話誰能強迫你?」梅林很自然的牽起吉爾伽什的手,在對方厭的眼神下提醒他。「還有,現在我們是裝成一般人在現代日本約會哦,裝...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