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乙女]偷吻月亮 #凹凸世界 #鬼灭之刃 #文豪野犬 #食物语 #乙女向 #bg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0-10-15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内含

凹凸世界:京弥(学院pa)

鬼灭之刃:时透无一郎/灶门炭治郎

文豪野犬:芥川龙之介/西格玛

食物语:太白鸭

已交往设定。

✧一点甜度,五分欢喜。

✧ooc&渣文笔,慎入。

✧码字bgm:(强推)

if you said—A7tlCus

晨雾—Cicada

Cry for the moon—出羽良彰

η—a·Pav

✧“我搬来一块小小的压缩云朵,让它在你心头绽放温柔♡”


 

☆凹凸世界

京弥ver.

你是在去便利店买宵夜的路上捡到他的。

当时他就在你家楼下一个拐角,站在那里唯一的一盏路灯下。那条小巷晚上少有人路过,除了那盏老旧的灯笼出的一片明亮,便只剩下夜的沉寂。你瞧着暖白色的灯光柔柔地洒在他一头金发上,那场景倒真像是“寂静黑暗中孤独迷茫的可怜人碰见了一位沐浴圣光的天使”(他后来一脸浮夸地撑着头说)。如果不是京弥匪夷所思地在摆出各种pose哼着歌,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的话,你可能还不会想叫住他。

“京弥?”

沉溺在自己小世界里的大明星一瞬间就转过了头,看到你时嘴角笑意更盛,他抬手压下脸上显眼的墨镜,露出那双澄透的水蓝色眸子,贼兮兮地盯着你,

“Hi!我亲爱的头号粉丝~”

“?别那么叫我。还有,你今晚不是应该待在录音棚吗?大忙人逃工作了?”

他摘下墨镜,手抵着额头作出了一副得意的表情,

“京弥大人我当然早就完成了工作,我可是特地来找你的呦!不要太感……”

“你是不是又忘带家门钥匙了?”

你内心毫无波澜甚至带些无情嘲笑地问他。果不其然看到他整个人瞬间僵住,片刻后他强撑着笑脸凑近你身边,

“怎,怎么会!其实是命运的指……”

“嗯哼?”

“其实是落了几天的课想来找你……”

“你忘了上次你半个月没来上课照样考进前五十的事儿了吗?可恶你倒是找个现实点儿的借口啊你!”

“……好吧好吧。”

他无奈地摊了摊手,随后直勾勾地看着你的眼睛,看见你渐渐躲闪的眼神后,扬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那么,”

他假若无意地拉上了装有钥匙的口袋。随后将脸凑到你眼前,眼角的小十字透着欢俏,

“我最——最亲爱的小粉丝兼女朋友,能收留我这个有家不能归的可怜人吗~”

——[我想要一把钥匙,去你心里的钥匙.]


 

☆鬼灭之刃

时透无一郎ver.

你总能找到失踪的时透无一郎。

就像现在,你看着长发的少年坐在长廊边,湖绿色的眸子里澄着一弯月,纤长的睫羽半垂,颤动间敛去月的光点浮游,少年人清秀的下颚微抬,像是一副静止的画,晕染夜的柔和。你悄悄走近他身侧,在人目不转睛的注视下轻轻坐到了他旁边,随后对着他茫然的样子微微一笑,

“介意我一起吗?”

他愣了片刻,随后垂下眼来,缓缓摇了摇头。

“谢谢。”

这像是一种默契。时透听见耳边时有风拂竹叶的沙沙低语声,缓缓地,一声声轻哼融入其中。你不知何时轻声哼起了曲,那声音很轻,轻到他快要认为是梦里的喃语。他似乎在哪里听过,像这样熟悉而温柔的歌声,像是鹄的绒羽,混合糅碎的月光。恍惚间他听见你的声音越来越轻,在彻底淡下的几秒后,他肩头多了份重量。那一瞬间时透无一郎呼吸一滞,而后他有些错乱地偏头,只瞧见你额前的发和恬静的睡颜。他微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出。

时透听见你均匀而细小的呼吸声,鬼使神差地,他像是做坏事的孩子一样悄悄覆上你微凉的手,随后他心里涌上一种莫名的满足和确幸,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那弯月倾泻如纱流光。

——[我想和你坐在月亮上,看你眼里盛满星星的模样.]
 

灶门炭治郎ver.(柱if)

日柱大人有一头火红色的漂亮长发。

你死死地盯着在你面前正襟危坐的炭治郎先生,怎么看怎么不对劲。他明显非常紧张,以至于嘴角略显僵硬,眼神不停地飘忽着,看了整个房间一大圈,甚至快花了眼,就是不敢看你的眼睛。你最终还是忍不住,

“炭治郎……”

“非常抱歉!!!!”

你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双手合十,紧闭着眼睛开始了令你十分匪夷所思的一番自我检讨,两侧的耳坠因动作太大而轻晃着。

“真的很抱歉!!我还是不能隐瞒事实!!头发断了是我太不小心了所以让鬼有了可乘之机!下次一定一定会小心的!!”

“吔?”

见你十分困惑,他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及腰的马尾俨然被从中间直直地砍断,割面十分平齐。你又好笑又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背,

“炭治郎为什么会感到抱歉呢?”

“因,因为xx说过希望以后能一直为我束发……可是我却没有保护好我的头发…”

他略显丧气地耷拉着肩,随后又突然嗅了嗅,抬头看向你,

“……诶?是高兴的味道?”

“噗。”

你笑着凑上前,吻了吻他的下颚,灶门先生很快就像小男孩一样通红了脸,

“虽然我很喜欢炭治郎的长发没错啦,但是啊,我还是最希望炭治郎能够保护好自己不受伤,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头发可以再……”

话音未落,你便被人轻轻抱入怀中,如火般的发丝轻扫过你鼻尖,耳边是人话语里藏不住的欣喜,

“抱歉,就是很想抱你,因为我实在是太幸福了。”

——[你是这世间最温柔的火焰.]


 

☆文豪野犬

芥川龙之介ver.

他没料到你会出现。

在他执行任务时。

你站在巷子口,目睹了芥川龙之介用罗生门斩杀任务目标的全程。而他在发现你的那一瞬间瞳孔骤缩。芥川在大脑短暂空缺后,想起了方才那人的血溅到了他的衣角,他下意识地攥住墨色衣袍,有些茫然地望向你的方向,却发现看不清你的表情,你的身影。芥川龙之介甚至想到了现在你眼中他的模样,有多么狼狈,多么肮脏,他手足无措地待在原地一动不动。

不,不……你不应该看到他这副样子,这副不堪的,双手沾满鲜血的样子。芥川觉得也许应该向你走去,向你解释,可他在试着走出第一步时被月光逼回。他本可以像过去一样抹灭任何目击者,可那是你,那是你。他觉得自己无处遁形。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他向后退了一步。野兽在纯洁的月光下暴露了最为腌臜黑暗的一面。

几分钟的死寂后芥川看见你缓缓向他走来,步伐坚定而从容。他下意识继续向后退去,向巷子深处退去。你每向前一步,他的慌乱便多一分。最后你站到他面前。芥川看清了你的脸,他看见你的笑容同往日一样温柔,和每次你对他笑的时候一样的恬淡。他有些愣愣地看着你拿出带着你特有香味的手帕,轻轻地擦拭他的眼角,然后邀功似的举起手中的袋子,冲他歪了歪头,

“我买了红豆汤哦!”

“回家吧!”

你拉住他的手,牵着他向外走去,走出黑暗与月光的交界口。你的手很温暖,片刻后他紧紧回握住你的手,像是生怕那温度消散。

“嗯。”

——[你包容我的所有,我的黑暗,我的不堪.]
 

西格玛ver.

“经理先生,赌场里有一位小姐她……”

西格玛在赌场茫茫人群中终于找到了你,你正点着桌子一脸兴奋,身前还堆着一堆筹码。他在众人慌乱而疑惑的注视下沉着脸拉走了你。

“诶?!西格玛!!”

现在的状况是这样的。你老老实实地坐在西格玛的办公桌前,他双手交叉撑着下巴,肘部抵着桌面,面色阴沉。半晌令你窒息的沉默后你听见他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颇显无奈地开口,

“说吧,小姐赌了多少钱?”

“没,没多少……”

“小姐,撒谎是不对的。”

“我是说真的!!你看到的那些都是我赢来的!!”

你委屈巴巴地说着,好像受了天大的冤枉一样,

“而且我花的是自己的钱……”

“这就是问题所在啊。”

你懵懵地看着一脸无奈的西格玛绕过桌子,转过你的椅子,认真地盯着你,

“小姐来我的赌场,为什么还要花自己的钱。”

你两眼放光,拉住西格玛的手一脸激动,

“这么说我以后来这里都不用花钱了?!”

“不,先不说这个,小姐,你为什么会来这里才是最大的问题。要知道,我是不希望小姐你迷上赌博的……”

你傻兮兮地笑了笑,随后趁人不注意,飞快地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又在他还没回过神来时,变戏法似的提出一盒小蛋糕,

“我来看看我的男朋友!顺便来犒劳犒劳辛苦的他!”

他愣了半晌,终是勾起了嘴角,抬手摸了摸你的头,话语里是化不开的柔意,

“小姐有心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很想你,想见你,想吻你的眉心,你的眼睛.]


 

☆食物语

太白鸭ver.

“小友当真是好酒量!”

少主抱着一坛子酒,面色红润地打着酒嗝,身旁的太白鸭完全没有察觉到她似是喝醉了,反而滔滔不绝地指着天上一轮明月,颇有情致地诵着诗仙的风流诗歌。

今日少主躲开了绍兴醉鸡怀疑的目光,以及锅包肉的盘查,顺便从他的酒窖子里偷抱了一坛酒出来,和太白鸭爬到了空桑最高楼的屋顶上。可这冷风也不能把她吹清醒,倒是这酒一碗接一碗地下肚,让她迷迷糊糊。少主听着耳边太白鸭还在念着些什么,心生不耐,把酒一搁,回身猛地用双手捏住了人的脸,在人错愕的目光下神志不清地嚷嚷,

“吵死了!再吵……再吵我就要亲你了!!”

太白鸭还未完全反应过来,在他终于意识到少主这是醉了后,少主已经瘫在瓦砾上昏睡了过去,白皙的小脸儿泛着红晕,还念叨着什么。太白鸭看她这副模样,笑了一声,随后附身,不禁伸出食指戳了戳人软乎乎的脸,低声问道,

“小友?”

“嗯……”

“你方才说的话,可还算数?”

“&*.·#$……”

“小友在说什么?”

太白鸭侧耳,想听清她在嘟囔着什么,怎料下一刻便被人猛地勾了脖子,一番天旋地转后他措不及防地看着少主跨坐于他身上,一脸毅然决然。少主猛地深呼吸,向他眼前凑来,他心跳骤急时,人柔软的唇擦过他耳垂,遂趴在他身上又是一番不省人事。

回过神后,太白鸭笑着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背,轻手轻脚地扶人坐起,又捏了捏她的脸,

“小友的酒量,真是不敢恭维。”

——[我不想和你月下风流,我只想和你数数星星,醒醒酒.]



 

*“这世间少予你的温柔,愿我能弥补些许。”


 

——

我写了啥???(困惑jpg.)

 

]我在雪里埋下一颗太阳. #凹凸世界 # #文豪 #食物 #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内含. 凹凸世界:嘉德罗斯/维德 文豪:芥川龙介/江户川乱步 :灶门祢豆子 食物:北京烤鸭/剁椒鱼头   ✧小情侣的冬天。   ✧ooc&渣文笔,慎入...
【文】当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文豪●江户川乱步●中原中也●太宰治●国木田独步●中岛敦●芥川龙介●福泽谕吉● ×
原作者:离岛   【文】当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中/太/国/敦/泉/芥/福/与/织/宫/森 #文豪× #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文】他是(太宰篇)● 太宰x文豪● 文太宰
原作者:太宰治子   *文豪X(只是背景) *私设ooc  *小学生文笔   太宰治作为的男朋友挺好的,待温柔体贴。他完美无暇,就一个问题,比较懒,不愿动。可大冬天,自己也想缩在被...
】中/童 就是这么喜欢 #x #bg # #文豪
        港黑的下属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英明神武的中原干部的朋友,居然是这样一副.....柔弱(?)的模样。         中也已经一个星期没和联系了,据说是他那无良的老板和一副二五仔...
】关于朋友的病娇小心思(内含/赤司征十郎/太宰治/富冈义勇/黑羽快斗)● 黑篮bg文豪● 名侦探柯南● x
征十郎           红色的发丝柔顺地贴在耳边,碎发下是一双充斥着温柔的赤瞳,他弯了弯眉眼,轻笑地揉了揉的脑袋,温声提醒           好温柔           假装害羞地捂了...
歪?快来接你家小朋友(✘)● 海贼王● 艾斯● 罗● 萨博● 路飞● ASL● 时透无一郎● 我妻善逸●
原作者:AnAn安宰尔w   ✘ ✘内含艾斯,萨博,路飞,罗,善逸,时透无一郎 ✘哪看的梗来着我给忘了 ✘欧欧西就欧欧西我不管 ✘全部五岁设定     因为工作太忙,忘记了去接小孩儿的时间...
【文】他是(中也篇)● 文豪● 文中也● 中也×
原作者:太宰治子   *文豪×(只是背景) *小學生文筆 *私設ooc  *感覺無意中插入了少許夏目友人帳的元素     “到底怎麼了!中原中也!” 好端端的突然却失縱了一段时间,真...
【迪亚波罗】再见!新宿(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JOJOx
原作者:写写   *第一人称BG,属性大概是吝啬社长x虚荣职员   0. 所有人都知道社长是小气鬼,只有我背地喊他冤大头。 1. 迪亚波罗是我的社长,也是每周六在新宿酒吧喝得烂醉的渔网衣大姐...
]少年郎 # #x #bg
(沧桑) 纯糖甜饼,放心食用。   ✧ooc&渣文笔,慎入。不知道会不会撞梗先致歉orz。   ✧码字bgm: 夏风(阿铭) 春时初(逆时针)   ✧“不是喜欢,只是过于爱♡”     *“我想和...
[文]横滨不相信爱情 #文豪 #x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我终于对文下手了!(?)   ✧全员x,主双黑+芥川,单箭头。(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码字bgm:color—X+Call  Me  Maybe   ✧ooc会...
】异想天开● ● 不死川实弥● x
但是其他人会闻到信息素,初蛇恋外的all。   以上   身为正常世界A为绝对主动权世界的直A主,因为吃麻薯噎住窒息而死,然后转生到了AO逆转世界里,被锖兔义勇照看着成长,分化那天分化成...
【普罗修特高的忧愁(失格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JOJOx
原作者:写写   失格功利教师x神经质学生 第一人称BG,师生paro,意识流。   普罗修特老师不喜欢我。 “喜欢”是个很微妙的动词。无论情绪还是情感,它的反义词都该是“讨厌”才对。 但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