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乱寂】神的眼泪会为谁而流 #乱寂 #催眠麦克风 #神宫寺寂雷 #饴村乱数

sodasinei 2022-05-02

by/ 银河树

 

*乱寂,时间线捏造,所有疾病皆为私设

 

神宫寺寂雷想过会在很多个地方再次遇见饴村乱数,或许是之前常去的那家糕点店,又或者是中王区battle的罪恶舞台,因此他总是小心又巧妙的避开那些可能会遇见的场所──但是却没有想过会在病房里再次遇见。新宿的医生本来不会到涉谷来的,但是作为医学领域的天才医生在各大医院都有熟悉的朋友并不奇怪,每个月举办的疑难病历分析更是司空见惯。所以,当他接到电话说遇见一位病历复杂的病患时,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朝着饴村乱数想去。

他看起来是被急救车送过来的,因此身上的衣服还是平日里时尚花哨的单品,嘴角溢出的血液被同行的伙伴细心地擦拭干净,但仍旧有不同于柔和粉色的艳红在领口处扎眼。饴村乱数还处于昏睡之中,看起来状态不是很好,但是好在没有再如同在急救车里的那般咳血。他本不会来的这么快,只是这家医院的主治医师曾经与他一起共事过,记得他曾经组过一个叫做空寂poose的组合,当看见病床上的病患如此眼熟的时候,便对他打了个电话。

神宫寺寂雷再次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将脑袋埋在沙子里的骆驼,在被迫重见天日时觉得无比窒息。他曾经对于饴村乱数有过无数的问题,但是最终都被浇淋在了那个雨夜,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怒火,两个人在雨中的对决更像是他单方面的逼问。饴村乱数从他家的阳台直接翻身而出,他们彼此都是同样的狼狈,但是更为糟糕的是他的疑问没有后续,只有无端的陷入沉睡的神奈备衢告诉他这一切的事情并非是他的臆想。

而现在,当这个人也同样躺在病床上的时候,现实仿佛在告诉他,他对此无能为力。

他手里是饴村乱数最新的身体检测报告,所有正常的指标都在显示恶化,而对于在梦野幻太郎和有栖川帝统手中保存着的,能够暂时抑制病情恶化的糖果进行成分分析,这不过是一种提高人体新陈代谢程度的营养剂。也就是说这种所谓的药物从一开始就是治标不治本的东西,一旦身体的免疫系统全面崩溃就是再多这种糖果都无法救回来。

而这一切最大的问题,则是他们找不到病因,在场的医生们无法确定到底是由什么东西引起疾病,并且可以通过此种物质来维持人体的基本需求。而神宫寺寂雷作为场外专家援助在听着会议室的医生进行激烈的辩驳的时候,看着手中的报告单却大脑发空。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中王区的设计。从一开始接近他就是。在第二次地区战结束之后,他走进了这个国家最高统治者的办公室中。她们说,需要他的能力,而他没有拒绝的理由和说条件的资格。他试图通过这段时间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无论是一二三还是独步遭受到攻击,以及现在躺在他面前的饴村乱数,面对这个这个庞大运作的国家机关,他再次看见了自身到底有多渺小。而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他在意的人,他就永远无法独善其身。

他的记忆再次回到那一天。

“你在教我做事?”东方天乙统女问道。

“我并无此意。”神宫寺寂雷坐在沙发上,他坐得笔直,声音依旧低沉,“我并不想涉及政治,同样也并不想成为言之叶党党首的吉祥物。我想您应该比我更清楚如何掌控一个国家。”

“我需要你的能力。”这个国家真正的掌权人坐在神宫寺寂雷桌子的另外一侧,似乎她早已习惯如何下达让人无法拒绝的命令,“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们还有很多方式,无论是和平的手段还是采用暴力。”

神宫寺寂雷皱了皱眉头,但是东方天乙统女在他即将开口时打断了他:“我不需要你赞同或者反对,如果寂雷医生觉得自己一个人可以在我们这里全身而退的话,我们还有很多种选择。”她看向了高大透明落地窗的下面,地区争夺战的舞台的灯光还没有熄灭,探照灯像是蜘蛛铜黄又浑浊的眼珠审视着舞台上的每一个人,地上飘满了彩带,场馆里的欢庆的喧嚣声甚至还没有完全退去。

神宫寺寂雷再一次感觉到无能为力,这不是面对战场上伤员那种需要与时间赛跑又或者突破医学极限时的那种惊心动魄,他此刻面对的是掌控了整个国家的元首,深渊如同一只眼睛一般凝视着他。但是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比起14岁、24岁的自己,他在很多个方面都可以做到游刃有余,一个成熟强大而又冷静的大人是不会被如此轻易的击垮的。

从杀手到医生的转变绝不是依靠幸运,神宫寺寂雷依旧声音平缓,血液从他的心脏处流出到身体的每一个器官,细胞仍旧在任劳任怨的工作着,从基因到皮肤组织,或许只需要切断其中的一小部分供应就足够让人死亡,但是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脏仍旧在跳动,甚至以一种不疾不徐,测谎仪也测不出来的平静速度发出正常状态应该有的声音,“言之叶党的利益诉求是什么?如我所知,言之叶党已经稳定了这个国家。”

“你没看见这个国家还有这么多的政府反叛军吗?”乙统女声音低沉,快要五十岁的女人皮肤没有一丁点的皱纹,目光深沉而威严,“言之叶党需要威严,需要强大而保障的武力,需要足够支撑整个国家运转的经济。”乙统女将自己手中的催眠麦克风递给了神宫寺寂雷,“但是先前由男人主导的社会思想早已经根深蒂固,他们多半无法认同言之叶党的统治。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家喻户晓又能够让人信服的人成为我们的代言人,只需要五十年,让两代人接受我们全新的教育,我们党首就足够稳定。”

神宫寺寂雷有些疲乏,他尽管对这个世界未来的走向抱有着观望的兴趣,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喜欢成为历史前进脚步下的推动者。言之叶党需要一个完美的代言人,没有什么比摘得了两次地区争夺赛冠军队伍的队长更具有声望的人选了,没有任何绯闻和生活上的不良嗜好,职业是医师,治病救人再次让他在人选上加分,哪怕这次不是他,之后也迟早会有另外一个人成为站在镁光灯下的活招牌。只不过这个党首现在选择了他,也许是因为他的rap特性又或者是一些什么别的原因,他似乎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

“...医生?神宫寺医生?”随着这场医疗会议的主治医师的声音喊着他的名字,在场的所有医生都将视线都汇聚到了他的身上,“关于这件病例您怎么看?”

...怎么看吗?

“我的建议是检查一下饴村君的血液和他身体里面的体细胞,并且做好骨髓移植的准备。”神宫寺寂雷将手中的报告单投影到大屏幕上,用手中的水性签字笔在指标上画出了两个很大的圈,“一般来说这两项指标很少会出现增高的情况,并且目前药物是提高人体代谢程度的话,就说明...”

“真是麻烦您了,神宫寺医生。”当这场会议结束,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主治医生是个上了年纪的资历较长的医师,在他还是大学的时候也曾经听过这位教授在学校里讲授经验,而现在他们同样站在会议室门外,主治医师拍了拍他的肩道,“我听说这位饴村君似乎与你是旧友,不要担心,我们一定会救好他的。”

“承蒙您的关照了。”神宫寺寂雷微微弯腰,他身上的白色外套随着他的动作有一些轻微的扬起,他的语气恭敬,“不知可否麻烦您一件事情,关于饴村君的后续治疗一旦有什么进展可以通知我一下吗?以及他的病例报告也不知可否发给我一份。”

“哎呀,这个问题倒是不大。反正我们已经正式向新宿医院提交了场外专家援助,如果你有什么想法直接和我说就好。”主治医师摸了摸自己有些秃了的灰白头发,笑着说道,“医学界的未来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啦,这种罕见病例也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

“非常感谢您的照顾。”神宫寺寂雷再次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客气道,“那么我就失礼,先告辞了。”他转身离去,在路过病房的时候忍不住再次停下脚步,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在病房外停留,那里住着他的病人,但是现在他只能透过透明的玻璃窗看见一团粉色的头发。旁边的椅子上坐着幻太郎和帝统,两个人的目光似乎很是担忧,上一次看见他们时还是在地区战上,他们两支队伍互相用言语攻击,彼此谁也看不顺眼谁。

人生,就是这么的奇妙。神宫寺寂雷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想,或许是时候进行一场终了于此的谈判了。

】表参道24小时 # # # #催眠麦克风
建议改变自己装扮。 于是,当停下车时候,他就听见了对于女孩子邀约,恰好好处半带着玩笑邀请,就算是拒绝也不令人感觉到过于尴尬,想这也不失为一种话术。 他就站在旁边...
】你再也不对我露出笑意 #催眠麦克风 # #
,被东西填充感觉让他轻松许多。   以前也经常提醒他要好好吃饭,就算不饿也要保持规律生活……   猛地给自己来了一巴掌。   怎么又想起那个老头了。   强行掐断思绪,...
】束缚 #催眠麦克风 # # #
接触过那个冷血、不在意他人、毫无人伦底线,他轻易地操纵麦克风杀死敌对军官,在混乱复杂战场上游走自如,彷佛那些射来炮弹是普照大地阳光。 回日本后他又和任何设计师一样自己作品...
】那只猫故事 #催眠麦克风 # #
医生身手敏捷,迅速避开以免被直击门面。 对方也是十分迅速地钻进办公室,顺便带了上门。等发现到有什么进来时候,已经坐在椅子上了。 “君,你怎么过来。” “唉唉,...
】致一封信 #催眠麦克风 # # #
。 那是曾经24岁情绪,但是29岁。 突然不想把它给你了,这封信实在写得太糟糕了。 但我是个负责任成年人,说到话就要做到,幻太郎为此奖励我...
】冬日风吹落了树梢最后一片叶子 #催眠麦克风 # # # #fling posse
男性来说最有用是降低税收这一条。 其中还有一些不为人知小条款,比如说开放人造人权限,医生获得部分决策权,包括人造人后续处置权。 在下定决心加入反抗军前,他曾经非常非常认真...
】休憩之所 #催眠麦克风 # # #
时候感到痛苦吗?”直接忽略后面话,抓住重点,仰头看着,刚刚溢满悲伤眸子亮晶晶,诉说着主人此时快乐。 哪怕答案是肯定时,他同样也痛苦于痛苦,但每个因为情绪...
】假性俄狄浦斯 # # #催眠麦克风
by/ 罐装即食长岛冰茶   “埋葬我时候,你头一次把我当人看待吗?”   回过头,脸上表情显而易见难以置信。就躺在他身后,穿着一身粉红色睡袍,正在翻刚刚从他书橱中搜刮...
】雨幕 # # #催眠麦克风
想要皱眉,后来他忍住了。他怕想看就是他皱眉。   远处传来呼唤声。喂————诸如此类,大概是涉谷二三番手。提高音调答应他们,摘下口罩直接挂在耳朵上。他忍不住发愣,他...
】special #催眠麦克风 # # #
by/ 草莓柑橘屋   # 有私设 # ooc预警 # 适合接受度高人观看 1 这是在这个月内第三次见到。 两人第一次不期而遇是在涩谷街头某家咖啡厅门口,为了和许久未见老...
】白桃与苦巧克力 #催眠麦克风 # #
挨着坐下。 “着凉。” “和你没关系吧,臭老头?”撇撇嘴。 还是忍不住和他讲话啊。 没有回答他,自说自话把手伸到脑袋底下。手心温度从脑后传来,也...
】Black Journey # #催眠麦克风 #Fling Posse
。   现在也是一样。   沉稳依旧,并没有因为话露出任何恼怒表情。   “暂且恭喜Fling Posse,但最终结果都不知道。”平静道,如同没有丝毫波澜水面...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