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乱寂】表参道24小时 #神宫寺寂雷 #饴村乱数 #乱寂 #催眠麦克风

sodasinei 2022-05-02

by/ 银河树

 

*灵感来自于鱼韵的 表参道26时 

引用网易云热评的一段话:这首歌讲的是 两个貌合神离 熟视无睹 自欺欺人 的家伙的故事

ooc在我

 

当神宫寺寂雷回到家的时候,他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他常常伏着写字的桌子上被贴上了满满一面的水钻,劣质的塑料闪片在灯光下发出镭射般的光,地板上静静地躺着一只摔碎了的咖啡杯,陶瓷碎片四分五裂,咖啡也随之四处溅射开来,在地板上留下了褐色的污渍。

他不知道这些愤怒来源于哪里,而住在他家里的那位不速之客也不见了踪影,寂雷在玄关处挂好自己的大衣,换上了家用的棉绒拖鞋,上面装饰着的两只毛绒小动物随着他的走动耳朵也随之一摇一摆的。

他记得饴村乱数曾经穿着同款的毛绒拖鞋晃着脚朝他显摆说这是玉桂小寂,中王区和三○鸥联名做的毛绒小动物。在这时寂雷才知道原来地区战的每一位选手都有一只对应的小动物,只不过他那时正坐椅子上看患者的病情报告,手里拿着一只笔在病历上圈圈画画,因此只是短暂的嗯了一声以表示自己在听。

他和饴村乱数并没有发展成为同居关系,相反,他们之间形成了一种微妙的互助联盟——在他知晓了饴村乱数的身体情况之后。寂雷将地板上的碎片用手捡起,破掉的棱角处用白色的纱布缠绕起来之后用透明的胶带严丝合缝的包裹住,装在塑料袋中,然后放在一边,他并不想让这些破损的碎片伤害到垃圾中转站工人的手。随后,他又拿起沾湿了的清洁布,将地板上的污渍擦去,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热的有些不同寻常。

这些运动量并不会让他出如此多的汗,神宫寺寂雷站起身来,略略觉得自己脚步有些虚浮。他去卫生间将自己的手洗干净,面对着镜子,才发现自己的脸颊两侧有些泛红,他将冰冷的手背放在自己的额头上,一时间竟不能够判定自己是否发烧了。

他刚从中王区回来,自从答应了中王区要去研究真正的催眠麦克风之后,一边正常的工作一边私下去研究便就成为了新的惯例,事实上,他并不确定自己的行为到底正确与否,是帮助了更多的人还是将本就不正常的轨道拉向深渊,他也并不清楚执着于饴村乱数究竟是为了他个人的私欲还是在坚持他一贯的准则。

然而此刻却并没有时间让他思考太多,他用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决定出门去找饴村乱数。他现在已经成为他的主治医生,就算是作为一个医生对于病人该有的同理心,他都不会将饴村乱数放任下去。

但是当他拿好了钥匙出了门,却发现自己家的车库里并没有停着车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自己今天因为过于疲劳并没有开车回来。车被他放在了医院的停车场,是伸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回来的。此时已经接近于凌晨两点,他站在自己家的门外被冷风吹得清醒,这时才看见在车库的角落里有一辆积了灰的自行车。

这辆自行车是不属于他的华丽风格,车身刷上了明亮的粉红色,在自行车的把手上也别出心裁的粘上了一根洁白的柔软鹅毛。然而,因为在地下车库里放置了太久,那些漂亮的漆被剐蹭掉的地方生出了斑斑的锈迹,被他从角落里拿出来的时候需要抖落上面一层薄薄的灰。但是,这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终于找到了代步的工具,在凌晨的东京街头奔跑怎么看都不是他会做出的选择。

但是当神宫寺寂雷一只脚踩上了那只踏板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了微妙的不协调,他的身高让他踩着踏板时会显得过于滑稽,看起来就像一个大人踩着一辆玩具车,只不过此时寂雷并没有发现此处的违和,除了在道路上骑得有些歪歪扭扭之外,竟然也就这样顺理成章的上路了。

自从成年之后他还是第一次有着这样新奇的体验,与平日里坐在车中看见的风景不同,踩着自行车更让他有了一种与外面世界接触着的感觉,凌晨微凉的风得以让他有一种超脱的目光俯视自己在身边所发生的一切。

神宫寺寂雷觉得自己晕乎乎的,他就这样漫无目的的骑着车,最终在繁华的商业街的橱窗外看见了饴村乱数。饴村乱数有着一头足够明亮和吸引人眼球的粉红色的短发,头发的边缘被烫成了微卷的造型,身上喷着淡淡甜美花香的香水,足够让任何一个爱美的女孩子停下来赞叹一句真不愧为涩谷甜心设计师。

事实上,饴村乱数也确实这么做了,他正热情的朝着每一个为自己驻足的漂亮小姐姐递上名片,只需要短短的几分钟,就能够让一位素不相识的女孩心甘情愿的听从他的建议改变自己的装扮。

于是,当神宫寺寂雷停下车的时候,他就听见了饴村乱数对于女孩子的邀约,恰好好处的半带着玩笑的邀请,就算是拒绝也不会令人感觉到过于尴尬,神宫寺寂雷想这也不失为一种话术。

他就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让过热的大脑缓慢的平静降温,他曾经对于饴村乱数抱有过于强烈的好奇心,并且跟随着对方尝试了所有他曾经不曾尝试过的事情,他确实付出过真心,却也在之后体会到了强烈的被背叛的愤怒。

那么,现在他又是为何站在这里呢?神宫寺寂雷无法为自己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今天所发生的所有的一切都游离于他的理智之外,终于,他在饴村乱数朝着下一位女性搭话的间隙里突兀的打断了他们的聊天,他的话是如此的生硬,以至于说出口时他自己都愣了一下:“饴村君,你把我贴坏的桌子,打算恢复成原样吗。”

饴村乱数看着他似乎有些惊讶,但很快就转变成如往常无异的嬉笑表情,是乍一听似乎在撒娇的可以当作可爱的声调:“啊呀,臭老头也未免太看不起乱数大设计师了~那么漂亮的桌子怎么是被贴坏的呢!是小乱数精心设计过的哟!”一边说着,一遍还打开手机举起相册中的照片,略作苦恼的对着自己身边的小姐姐抱怨道,“呐呐,看吧,乱数设计的很漂亮吧☆”

旁边的年轻漂亮的女生看着著名的神宫寺医生,直觉告诉她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并不适合让她置喙,一时间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好,表情中带了几分为难似的朝乱数点了点头,然后小声的又补了一句:“……只不过……贴成这样似乎不太方便写字呢……”

“嘛,没关系的哟,乱数可不差这点小钱,再买一个不就好啦。”他的语气看起来依旧兴高采烈,只不过却能让人感受到其中夹杂着的淡淡的暗讽的滋味来。

那位女孩朝他露出了有些抱歉的笑容,然后很快的找了个理由从饴村乱数的旁边走过去。而乱数却并没有对此觉得冒犯,而是站在身后扬了扬手,刻意表现出来的明丽声线让人听了心情愉悦,“小姐姐寂寞的时候随时可以来找乱数哦~☆”

而神宫寺寂雷只是站在旁边一直没有开口,他静静地注视着饴村乱数所有的表现,并没有再去打断饴村乱数的交谈。只不过刚刚被打断了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再从这里经过,哪怕是最繁华的商业街,在凌晨两点时依旧显得寂寥。

饴村乱数就这样站在这座城市最高级的橱窗玻璃外,橱窗里摆设着的模特与他极其相似,只不过模型冰冷雪白,惟有在脖颈上挂着一串镶嵌着松石绿与透明水晶的项链,十字架的链条上有着隐约的翅膀模样。

然而,寂雷却很明白这条项链并不是为他而设计,饴村乱数注视着这个模型的表情是不曾对他表现出的锋利与坚定。寂雷不愿意猜测乱数的想法,因此,他便转过头转过身去,一只脚踩上自行车的单踏板,然而这时却忽然感觉一阵恍惚,身体失去了平衡,歪斜着朝着旁边栽过去。

——他并没有如料想中的那样栽倒在地上,而是及时的被一双手拉住了,只不过那只手扯着他的衣袖带着明显的愤怒,手指也已经灵巧的钻进他的袖口,用力的按压着那一块被抽了太多血的伤处。

“哈,又在做着想要成为神明的美梦吗?”饴村乱数发出嘲讽,他的手松开那令寂雷产生微妙不适的伤处,拽着寂雷的领子将他的视线拉到与自己平齐,咬着粉红色棒棒糖的口舌有着甜腻的人造香精味,“最讨厌你这种道貌岸然的样子了。”

然而寂雷并没有理会饴村乱数的争执,他低下头将自己的袖子卷起来,用衬衣产生的褶皱将伤口裹得更紧了些,直到那细微的疼痛并不会影响到他的行动。将这些工作都做好了之后,他一只手扶上自行车的把手,回过头,那双淡蓝色的眼睛无声的向乱数示意。

饴村乱数只是厌恶的皱了皱眉,却反常的没有再说出什么讽刺人的话来。他撑着身子坐在了自行车的后座,两只脚毫不客气的踩在了踏板上,双眼熠熠发亮,“喂,臭老头,我要是睡着了记得把我送回家啊。”

寂雷或许是应允了乱数的请求,但是在朦胧的夜色里几乎看不清他点头的弧度,他就这样推着自行车走了一会儿,在乱数失去了耐心将双脚撤离踏板的时候,寂雷踩着踏板荡了几下,以一种敏捷而轻盈的姿态坐在了自行车的坐垫上。

夜晚的风不是很冷,吹拂在脸上还有着白日未消散的暑气。神宫寺寂雷将自己的出汗的额发别在自己的耳朵后,身后橱窗的时针缓缓地爬向三,距离下一次饴村乱数出走还有24小时。

END

的眼泪会为谁而流 # #催眠麦克风 # #
by/ 银河树   *,时间线捏造,所有疾病皆为私设   想过会在很多个地方再次遇见,或许是之前常去的那家糕点店,又或者是中王区battle的罪恶舞台,因此他总是小心又巧妙的...
】束缚 #催眠麦克风 # # #
颗心的重量。24岁的他无所畏惧,做自己想做的事,一时兴起就琢磨着男人的风格铺开画纸,却直到东西回来才明白自己的感情,那时他们已经决裂。 24岁的爱着。 而26岁的他明白,对...
】休憩之所 #催眠麦克风 # # #
明明有在刻意地往经常出没的地方走,偏偏这样都没遇到,但是却能接连几次得到留给他的东西。 这只能让是故意的方向上想,毕竟衢苏醒了,说不定顾及衢的心情,已经决定...
】冬日的风吹落了树梢最后一片叶子 #催眠麦克风 # # # #fling posse
男性来说最有用的是降低税收这一条。 而其中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小条款,比如说开放人造人权限,医生会获得部分决策权,包括人造人的后续处置权。 在下定决心加入反抗军前,他曾经非常非常认真的...
】致的一封信 #催眠麦克风 # # #
。 那是曾经的24岁的不会有的情绪,但是29岁的会。 突然不想把它给你了,这封信实在写得太糟糕了。 但我是个负责任的成年人,说到的话就要做到,幻太郎会为此奖励我的。 ...
】你再也不会对我露出笑意 #催眠麦克风 # #
的信任。   看着照片里发黄的,照片外的有些失神。   “你是为了什么呢……?”   听见自己的声音比以往低沉地传入耳难得地露出苦笑。   因为当时的给了...
】雨幕 # # #催眠麦克风
想要皱眉,后来他忍住了。他怕想看的就是他的皱眉。   远处传来呼唤声。喂————诸如此类,大概是涉谷的二三番手。提高音调答应他们,摘下口罩直接挂在的耳朵上。他忍不住发愣,而他...
】special #催眠麦克风 # # #
by/ 草莓柑橘屋   # 有私设 # ooc预警 # 适合接受度高的人观看 1 这是在这个月内第三次见到。 两人第一次不期而遇是在涩谷街头某家咖啡厅门口,为了和许久未见的老...
】白桃与苦巧克力 #催眠麦克风 # #
窗,他无从得知究竟这片黑色属于夜晚还是密闭空间。 脚步声由远及近,灯光再一次亮起,颤抖着驱散了身边的黑色。 “君。” 是讨厌的人。 所以没有回应他。 走到他身边,拨开头发...
】那只猫的故事 #催眠麦克风 # #
医生身手敏捷,迅速避开以免被直击门面。 对方也是十分迅速地钻进办公室,顺便带了上门。等发现到有什么进来的时候,已经坐在的椅子上了。 “君,你怎么会过来。” “唉唉,...
】假性俄狄浦斯 # # #催眠麦克风
by/ 罐装即食长岛冰茶   “埋葬我的时候,你会头一次把我当人看待吗?”   回过头,脸上的表情显而易见的难以置信。就躺在他身后,穿着一身粉红色睡袍,正在翻刚刚从他的书橱中搜刮的...
】Black Journey # #催眠麦克风 #Fling Posse
。   现在也是一样。   沉稳依旧,并没有因为的话露出任何恼怒的表情。   “暂且恭喜Fling Posse,但最终的结果谁都不知道。”平静,如同没有丝毫波澜的水面...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