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语乙女向]我的邻居大有问题(二) #bg #麻婆豆腐 #诗礼银杏 #龙井虾仁 #北京烤鸭

sodasinei 2020-10-15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现代微神幻pa。废话集合。内含麻婆豆腐/诗礼银杏(八仙友情客串)/龙井虾仁/北京烤鸭.

✧自爽产物。当他们是你的邻居,当然不是普通邻居(再次赤裸裸暗示)。ooc&渣文笔&第一人称,慎入。

✧(瞎搭)码字bgm:春愁——Mrs Green Apple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冰冷的啤酒,带着阳光味道的衬衫,日复一日的梦想。——廖一梅.”

 

 

麻婆豆腐ver.

我常常无法理解我火辣的邻居他的豆腐脑里在想什么。

虽然上述形容词很奇怪。但都是我这两年来总结出来的精华。

像是火辣。

 

“豆哥儿,您把衣服穿好行吗您?”

我不得不说从现代人的角度来看,这位扎着长白麻花辫的小哥,穿着的确新颖。

尤其是瘦而结实的胳膊上龙飞凤舞的火焰纹身,以及那仿佛稍有大动作就会走光的奇妙穿搭,着实令我不敢恭维。

不过他基本不出门,一般情况下最多的活动是开门拿个外卖。豆儿哥他靠着游戏里一手好操作拿过不少奖金,我曾经抱着计算机大概算过,也没多少。

大概就是这辈子吃喝不愁吧。

hài,多少人的儿时梦想。不过梦想还是梦想,靠着这行吃饭的我身边也就只有陈豆儿,没有那个操作,实在是奢望。

你那脑瓜还是好好学习来得实际(豆儿友情嘲讽)

听见我的话后,窝在沙发里的人抱着手机打游戏看都没看我一眼,严格来说他飞速地瞥了一眼当时正在打哈欠的我,而我明显从那双吊三角眼中看出了嫌弃和匪夷所思。

“我穿成撒子样要你管?”

我想了想,义正言辞,

“你穿成这个样子很容易让我想入非非,万一我一个控制不住怎么整?”

我看见他猛地一顿,手上一个操作痛击了他的队友。0.3秒后他不知是气急败坏还是恼羞成怒,终于转过头来对我开了金口,

“爬!”

听听,忒亲切。

---

我想我前二十几年对四川人的理解不够透彻。

某天我实在看不下去豆哥每日靠着外卖苟活,强硬地提着一堆菜闯入他家竟然还没吃灰的厨房。

做菜的时候豆哥鬼鬼祟祟地来看过一次,按他的话来说是在光明正大地监督我不把他可怜的厨房炸掉。

他挤在我旁边皱着眉头嗅了嗅,丝毫不客气地夹了一块锅里的麻婆豆腐尝了尝。随后我的锅铲不幸沦落他手。

“你放的是个锤子辣?我来我来你起开!”

我看着他泼进去的辣椒陷入沉思。

虽然“泼”只是我运用的夸张,可事后我喝的那一桶水让我永远记住了一件事。

这哥们儿胃是水泥搅和的。

————

我说豆儿哥是豆腐脑,那要从长说起。

 

豆儿哥刚搬来的那段时间浑身透露生人勿近的气场,那双三角眼别说有多凶。

然而我顶着胆子敲开了他的门进行了热情友好的交谈。

他没有拒绝我这件事我到现在依旧震惊。

不过也就在我一大堆吧啦吧啦后他开始神色复杂。突然间眼尖的我瞧见了他房内一个巨大的玻璃柜,并迅速伸脚阻止了陈豆儿无情关上的门。他已然有些恼怒,

“你啷个回事!……”

“您房里的那个玻璃柜里的那些手办?”

豆哥愣了愣,片刻后他瞬间炸毛,可疑地红着耳尖,而我在他即将物理送客前插缝溜进了他家站到了玻璃柜前,

“敢问阁下?”

陈豆儿手忙脚乱地站在我身前挡住了那一柜子我分外熟悉的可爱少女们。他作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却由于脸上的可疑红晕而没有丝毫威慑力,

“你要做哈子?!那都是我的老!……老,老朋友!”

气氛尴尬了半晌。

我神色凝重,目光深沉地看向他,

“实不相瞒,你的老po……老朋友,都是我捏的。”

“??!!!”

 

我其实,是一名手办师。

在圈内也小有名气,拥有一票粉丝。经常为各少男少女手办收藏者提供老婆。其实也就是个兴趣爱好,有人喜欢我的手艺我也欣喜。

而我最大的金主是一位顶着魔法少女头像的神秘网友,通过这些交易我们友好地加了好友,在近期最热的游戏中。我看着金主榜一的位置,确定了对方是个打游戏贼溜的妹子。

但是现在看来,眼前这位陈豆儿先生。

就是那个妹子。

 

---

这事儿似乎对豆儿哥造成挺大打击,那之后他迅速物理送客并连续一个星期对我闭门不开。

也是,换我我也接受不了。

毕竟他一直顶着个骚粉头像,我真的以为他是某可爱年轻小富婆并且及时地抱紧了富婆大腿。

谁能想到马甲掉得猝不及防并且砸了我一头辣子。

是火辣麻花辫小哥。

良心作祟吧,我忍痛割肉又连熬好几夜,在失去了大量头发后肝了一个手办。是他柜子里的那位亚*娜。就当是他长久以来照顾我生意的老顾客福利回馈吧。

我跑上阳台,扒着栏杆对着隔壁呼唤,

“老哥!我又给你做了个老婆你要不要看看!”

“!啊不对!老朋友!是老朋友!”

沉默。

片刻后我看着屋内迸溅的火光愣在原地。

陈豆儿猛地扒拉开落地窗,燥红着脸,瞪着眼睛火冒三丈,我站在那儿觉得周围的空气顿时上升了5℃。

“你把嘴给我闭起!!!”

————

不过他忿忿地接受了那个手办又是后话了。

————

豆儿哥就像麻辣豆腐。

辣是真心的辣,可终究是豆腐,入口还是软的。

 

记得那天我犯了胃病,恰好又倒霉中了流感,抱着暖温杯瘫在沙发上瘫成了一摊烂泥。一阵拍门声迫使我拖着身子爬去开门,看到熟悉又可爱的小雀斑后,我骤然想起昨天和豆哥约好了他带我打排位。

陈豆儿抱着手,瞧我像是煮熟的虾一样卷着腰,又皱着眉放下了手,

“你又犯胃病了?”

我拖着重重的鼻音“嗯”了一声,然后缓缓佝偻着走回了沙发趴倒。

我迷迷糊糊地裹紧了我的小毛毯,想着豆儿难得没有点着我的脑壳骂我哈戳戳,又听见厨房传来了一声声轻响,昏昏沉沉进入梦乡。

我在梦里看见豆儿哥围着我的小熊围裙,炒菜的侧脸认真又清俊。

白米粥清清甜甜的香气将我唤醒,我神志不清地睁眼后瞧见陈豆儿那双翠绿的眸子盯着我,温热的掌心覆在我额头,见我醒了又火烧似的收回了手。我盯着他飘忽的眼神,嘟嘟囔囔,

“豆儿你的小熊围裙呢?”

“哈???你烧成瓜皮了?快起来!把粥喝了!”

我装死,裹紧了小毛毯翻向沙发内侧,

“我起不来。”

“??撒子?!”

我默默等着背后小火苗的烧起,却只在一瞬的高温后又回复平静。

诶嘿,我就晓得。

陈豆儿压抑怒火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憨包儿你要咋子?”

我扭头露出一个嚣张的表情,

“豆儿喂我!”

“?!你想都不要想!”

我撇了撇嘴,哼哼唧唧地慢慢坐起身。但是陈豆儿似乎在那几秒钟内做好了自我心里建设,又或许是对我病怏怏的样子产生了怜悯,他一脸别扭地端起了碗,勺子凑到我嘴边还红着耳根丝毫不坦诚地说了一句“嘿烦!”

粥的温度刚刚好,温温软软的感觉舒缓了我的胃,米粒化在口中破裂出丝丝甘甜。

我偷看了一眼豆哥,又想起了梦中的小熊围裙。也许是因为我连他的川普都觉得迷人,所以眼前凶巴巴又别扭的豆儿也成了一种温柔。

我不过脑子脱口而出,

“豆儿,咱俩耍个朋友吧。”

嘴边的勺子掉到碗中发出了一声脆响。

 

————

 

我常常不能理解我火辣的男朋友他的豆腐脑里在想什么。

 

————《“真的不考虑一下小熊围裙吗?”》

 

 

诗礼银杏ver.

我第一次见到诗老师,是某天早上我穿着睡衣下楼扔垃圾,碰巧看见了隔壁晨练回来的少年在开门。

他摩卡灰色的长发高高束在脑后,露出的白皙纤细脖颈上搭着一条毛巾,额前泌了一层薄薄的汗。

我看着他俊秀又陌生的侧脸,忽的想起了昨日隔壁似乎有人在搬家,动静太小导致我没有太多注意。于是抱着对新住户的友好,我露出一个笑容,

“早上好啊。”

他面色柔和下来,正欲开口,

“妹妹起的真早啊~”

话音刚落,我看着他顿沉的脸色,又猛然察觉到那雪白颈上稍显稚嫩而又起伏明显的凸起。

我在心里扇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靠,是弟弟。

我尬笑了两声,迅速头脑风暴怎样才能挽救我的愚蠢。

“对、对不起啊弟弟!姐姐看错了!”

他的脸色并未有丝毫好转,

反而更阴沉了是怎么回事啊?!

我莫名其妙地由他的脸色想起了我常年潜伏在后窗的班主任。

令人窒息的沉默后,少年轻叹一声,又缓缓摇了摇头,清澈严肃的灰蓝色眸子看了我一眼又垂下,开口却是少年青涩与不符年龄的成熟,

“无碍。”

??我为什么会有磕头感谢的冲动???

————

事实证明我想起我的老班是有原因的。

当天作为当代大一新生的我趴在课桌上等候着新老师的到来,只见那抹熟悉的灰蓝骤然出现在我视线中。

???

我当机立断猛地缩头结果磕到了桌子发出一声痛呼。

还好四周都是其他同学的小声议论,盖住了我丢人的声音。

“这是谁家的小孩子吗?”“?你看他抱的书像不像我们的教材?”“我的妈不会吧你在想什么……”

少年一步步走向讲台,站定时带着熟稔与从容。他轻咳一声,乱糟糟的教室顿时鸦雀无声,我正感慨这群小崽子大概是和我一样想起了曾经的老班,却听严肃的少年音掷地有声。

“同学们好。”

“我是你们的史学老师。”

“在此我想先赠与你们一句话。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愿你们以仁德为纲领,因胸怀志而学,学而无憾。”

他目光无意间落到我身上,我迅速低头心里慌成了尖叫鸡,少年顿了顿,淡淡开口,

“你们可以叫我,‘诗老师’。”

————

非常尴尬。

我不仅将我的新老师认错成女孩子并且不幸的是他还是我的邻居。

这踏马怎么看都是天要亡我。

我当初到底为什么选了这个课来着?

当天下学后我飞速连滚带爬奔回家中锁上了门。

我非常后悔当初没有选择住校,现在看来比起与老师为邻,宿舍里的社交生活简直不要太愉快。

主要是诗老师看我的眼神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就仿佛已经在告诉我“这个学生是重点教导对象”一样。

很快冷静下来的我猛然警觉。

那么小诗老师到底多大呢?

————

事实上半年过去了我仍未知晓诗老师的真实年龄,每每提及却也只得到一声清咳和不明所以的搪塞。

别的学生看来诗老师是年轻有为,天降英才。

我却天天想着他怕不是天山童姥。

思绪神游的我脑壳上被人不轻不重地敲了一敲。

“走神。补习还不认真?”

我看着那张严肃的小脸,讪讪地笑了笑。

说来惭愧。

明明是我当初因兴趣而选修了这门课,如今也是我因在挂科的边缘蹦迪而抱着诗老师的大腿求补习。

近水楼台先得月,开门就能得到的老师哪里找?

现实版一对一免费家教,不要白不要。

诗老师的家具朴素,又透露着浓重古风,屋内常常萦绕淡淡香气,像是书香,又像是木香,或说两种气味的揉杂。简单来说,就是读书人的居所。

不得不说诗老师虽年纪轻轻,却已对史学造诣颇深,尤其对儒家思想的流传,诸如论语之类的研究也得有成就。

按理说有这么个老师我不应该挂科。

害,想来可能是我一上诗老师的课就倒头大睡的原因。

这就像是某种魔咒,尽管坐我旁边的八仙同学几番悄悄提醒,我仍然趴得很安详。

因此这几年作业论文什么的也被加了不少。

我的思绪慢慢又飘向远方,竟联想到了散发的诗老师,活脱脱一个小美人。慢慢地我开始幻视小美人应该穿什么样的小裙子。

“……回神、回神!”

“我觉得那套有银杏叶片的不错!”

“?”

我猛然清醒,看到诗老师阴沉的脸色后缓缓低下了头。

他叹着气摇了摇头,蹙着眉头,神色不悦,

“走神至此,你是真的想挂科?这样吧!你且照我今日所教,写一份感悟体会交与我。”

“??老师!老师我错了老师!!老师不要啊!!!”

 

我错了,他就是天山童姥,再可爱,也依然很可怕。

————

关于我发现诗老师隐藏的一面是在第二年夏天。

那年暑假我在一家玩具店里打工,生意还好,闲暇时间我便趴在柜台上,眯着眼瞧窗外的阳光。

那天高温35℃,店内的空调却恰巧坏了个彻底,我叼着店长请我的冰棍儿热得打盹儿。困意迷茫间我瞧见玻璃橱窗外一个熟悉的身影。

长发的少年站在窗前,灰蓝的眸子在阳光下亮着暖色。

我想诗老师大概是去了图书馆,恰巧路过这儿。他就静静地站在那儿,微微俯身,神色柔和地盯着窗内,目光中透着好奇和淡淡的惊喜,却又匿了一份不明情感,像是久别重逢的坦然。

他就像每个在玩具店外的普通少年,只是那份雀跃被本身的老成稍掩。

我看着窗外那幅画面,想起了每个夏天流逝的少年们的恣意与一件件沾有汗水的短袖。

诗老师最终没有进店。我想他也没有看到我,因为他绝不会对当时还有成堆的论文和作业没写的我不管不顾。

我待他的身影远去后,走到他站立的橱窗前。

通过他的视角,我看见了柜上的一只小鸟。

是手工的,材质应该是木头,却格外灵巧。

我又抬头,手背虚晃了晃灼而暖的阳光。

诗老师,大抵也是个童心未泯的人吧。

 

————

我偷偷向八仙打听了诗老师的生日。

于是在当天我连哄带骗着把老师带到了预订的饭馆,几个约好了的同学也早已等候在那儿。当时诗老师迷茫又困惑地看了看我们,心了我们几个狡猾鬼的目的后轻笑出声。我大概从未见过他那番笑,虽清清浅浅却流露真心的悦然。

“有心了。”

 

……

很丢脸,非常丢脸。

我在诗老师的生日当晚喝得不省人事。

虽说是度数很低的果酒,可任谁也想不到我的酒量竟然只有米粒那么点儿大。

就连我也没想到。

一桌的人看着瘫在桌子边上的我陷入沉默。我迷迷糊糊看见诗老师的表情,简直把“早知道不该心软应该全换果汁”的后悔都写在了脸上。

“唉——孺子不可教也……”

“为师先带她回去罢。”

“多谢各位。”

我的意识悬在清醒与混乱的交接点,少年的声音在我脑袋里像石子投水,绕出一圈圈朦胧的涟漪。

我只记得被人提溜上了出租。

“麻烦你了八仙。”

回家的过程十分艰难,我下意识靠了下来,软软的触感让我发出一声喟叹,只是那人又说了什么,我不尽记得。现在想来必是诗老师想扒拉开我又不好下手于是嘴上无力地念叨了几句。

在感受到人身上越来越烫时我pa地倒在了车坐垫上。

我至今不知道诗老师的小身板是如何把我拖下车的。

其实诗老师不算矮,至少站在我身边也差不了多少,只是那张脸太具有欺骗性,我有时梦见他时仍会情不自禁脱口而出一声“妹妹”。

幸好我不说酒话。

楼下的风吹得我差不多清醒,可喜可贺上电梯的时候我终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在包里摸索了一番,掏出一个盒子塞到了诗老师的怀里,遂又靠着电梯昏昏沉沉。

后来我记不太清,只知道自己躺到了沙发上,眯着眼盯着诗老师的虚影开始了我的胡话。

“诗老师,老师,老师你在吗歪歪歪?”

“为师在。”

“我送您的礼物老师您喜欢吗?”

“为师……我很喜欢。谢谢。咳。私下的话,就唤我小杏罢……不必拘泥于礼节。”

我听着他的声音,听着其中的柔和与欣慰,随后又是口齿不清的叽里呱啦,

“小杏……当时为什么盯着这只小鸟看呢……喜欢为何不买呢……”

我缓缓阖上了眼,眼前人的声音像被风吹到了远方,恍惚悠长又绵绵,

 

 

“无事。只是,看到它……想起了故人罢了。”

 

 

————《大概是酒后吐真言“老师您真的是合法正太吗我喜欢您好有罪恶感啊呜……”“咳咳咳……?!”》

 

 

龙井虾仁ver.

我隔壁住了个仙子。

我十分确定。

————

龙井先生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人。

原谅我是个俗人,面对那张脸的时候除了“请问您为什么长得那么好看”什么也说不出。

事实上第一次见到龙井先生的时候,我确实是这么说了出来。

我后悔至今。

当时龙井先生以一种复杂的表情看着我,掺杂着嫌弃困惑和莫名的恨铁不成钢。随后他一言不发地进了他的房屋,沉默着关上了门。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俊气的背影,心里想着我真是个丢人玩意儿。

————

我发誓,我那天闯入龙井家里是个意外。

记得初次见面后,我一直想稍稍挽回我在龙井先生心中的形象,至少要从“愚蠢的邻居”变成其他一点什么。

经过一段时间后,我终于从一些蛛丝马迹中得知先生喜茶,尤其是龙井。甚至连他家的房门外也常飘着隐隐茶香。

于是我提着上好的龙井茶叶敲了敲先生的门。

我没想到那门没关。

我迷茫地看着那扇门缓缓打开,屋内古色古香的装潢和长发古袍的仙人让我愣在原地。正在沏茶的龙井脸色随着门的打开逐渐变得阴沉。

我和他大眼瞪大眼。

“……”

“……”

“出去。”

“好嘞。”

我放下茶关上门一气呵成之后突然意识到,

我好像根本没进去。

---

我在龙井先生心中的印象大概从“愚蠢的邻居”变为了“私闯民宅的憨憨”。

悲伤它来得总是令人措手不及。

---

不过那之后先生对我的态度有所好转。

我想他是意识到了其实是自己没有关好门,对我感到有些过意不去,外加上我送他的茶叶想必他应该挺喜欢。

此处的“好转”是指我解锁了先生的新句子。

在我每次送去茶叶或是茶具后,先生会淡淡瞥我一眼,随后清清冷冷道,

“无事献殷勤。”

不过后面那句我也就在心里想想了。

是实话没错。但不敢说。

一来二去我们俩邻居的关系总算不那么尴尬,甚至龙井先生有时还会邀我同他一道品茶,我受宠若惊地想着我前段时间那种哈巴狗送礼的行为终于成功贿赂了仙人,于是品茶时又由小心翼翼转为了完全放松。

好像松过了头。

记得一天我照常去给先生送茶,在那句“无事献殷勤”后我顺口接了下去。

“非常喜欢你。”

猛然惊觉自己说了什么的我心脏就快跳到了嗓子眼儿,想着我和龙井先生刚刚缓和的邻居关系可能又要亲手被我埋葬。

我明显感到眼前人身子一顿,偷瞧时却发现他蹙着眉头紧抿薄唇,茶色的瞳仁依旧清冷,白皙耳尖上的薄薄红晕却破坏了这一镇静的表象,嘴上照是不饶人,

“哼!油嘴滑舌。”

是是是您好看说什么都对。

片刻后他垂眸收扇,扇柄轻抵我手中装茶的盒子,低声道,

“不必再送了。”

兴许是瞧见我落寞困惑的眼神,他顿了顿,又叹了口气,

“送得太多,我喝不完。”

我点了点头,又将茶往他跟前一递,

“那这次,就先收下吧?”

龙井先生顿了顿,难得妥协,又将我叫住,递与我一个盒子,遂又摇扇,故作冷意,

“我可不愿亏欠你过多。”

?这人怎么别扭起来还那么可爱?

我感叹着傲娇的魅力无限大,又见他挥袖,犹豫着说道,

“我恰好得了友人赠与的山中龙井,明日……与我一道品赏罢。”

谁能拒绝?谁能拒绝??!

“没问题!”

 

---

说句题外话。

我打开了先生给我的盒子。

差点亮瞎了我的眼。

里面是一幅山水卷轴画。

抱着好奇的心我查了查这副画。

突然发现我之前送的茶叶茶具有多么不值一提。

 

————

我一直坚定地认为龙井先生是仙人下凡。

因为他身上不然半分尘俗的仙气过于真实,导致我一直抱有亵渎仙人的微妙负罪感。

俗话说的好,脑子蠢早晚有一天会干出莫名其妙的事。

我穿着睡裙站在门外,陷入崩溃。

我只是去扔个垃圾???我怎么记得我带了钥匙来着?难道被我和垃圾一起扔了??

我神奇的脑回路竟然开始担心我的钥匙可能扔错了垃圾桶,没有正确垃圾分类。

冷风吹得我清醒后,我敲开了龙井先生的门,他开门时明显一顿,许是我的穿着让他吃了一惊,

“你!……”

我迅速双手合十大声拜托,

“对不起这么晚打扰您!!但是能否借我手机一用我叫人来开锁?拜托了!”

仙人不愧是仙人,也不愧是我的邻居,很快接受了我又犯了蠢这一事实,表情复杂地递给了我手机,像极了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露出的神色。

“?两个小时?您能快点吗我挺急的……啊这样啊……行叭那我等您好了。”

我小心翼翼地把手机还给龙井先生,

“谢谢。”

龙井盯着我欲言又止,我大概猜到了他想说什么,迅速接过话头,

“啊没事儿!我去小区门口溜达溜达等等那个师傅!”

话音刚落,我打了个喷嚏。

沉默是今夜的主调。

我听见一声轻叹,

“进来吧。”

我差点跪下来叩谢仙人的收留。

---

然而很丢脸,

非常丢脸。

我靠着龙井家的座椅直接睡了过去。

还是当着他的面,手上还抱着一杯茶。

更奇幻的是,我梦见龙井站在阳台,回头看了我一眼,便沐着月色登云而去。

我垂死梦中惊坐起。

 

一觉醒来我看了看表,开锁的师傅大概还有半个小时过来,又突然发现了身上盖着的毯子,和消失不见的龙井先生。

我心里涌上不好的预感。

看向阳台,我瞧见了龙井。

于是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了。

“龙井仙人!!不要啊!!”

“?”

龙井诧异地转过头,只见我飞速跑过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我牢牢抱住了那手感极好的腰。

“?!!”

“你做什么!!快放开!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我当时脑子一抽抱得更紧了,

“不!!我一松手你就骑着云跑了!!”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龙井很快红了脸,也不知是又气又急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不得不说仙子的脸红真是格外好看。白皙的脸上点缀的红晕更显美人如润。

他想必是见自己挣脱不开,又不便对衣着单薄的我有太多动作,便开始试着和我进行沟通。

“我只是见今晚月圆!出来一赏!再者说,我并没有腾云驾雾的本领!!”

“你当真?!我一松手你要是走了我上哪儿再找这么好看我这么喜欢的仙人去!”

话音刚落,我们同时陷入沉默。

他扒拉我的手也顿时停了下来。

我突然意识到,

我好像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

我一直认为我的男票是仙人。

十分肯定。

 

————《“龙井你开个门!我又忘带钥匙啦!”》

 

 

北京烤鸭ver.

我每天都在担心我的邻居兼老板会猝死。

除却他“朕”这一自称以及对我“爱卿”的称呼,我一直觉得他是个敬业爱岗过了头的好老板

日夜加班一天只睡6个小时,我觉得他不是上班。

他是高考。

偏偏他每日都是元气满满的模样,反倒是站在旁边的我显得那么憔悴又疲惫。

“爱卿!!早上好!”

“早上好啊……”

我看着他眼底淡淡的淤青,摇头叹了口气。

故作精神可不行啊。

————

天晓得我到底是怎么把这个工作狂拉出来放假的,作为他忠诚的小助理,我真的不想失去这个认真负责还有点中二可爱的年轻好老板。

在我一路上扶起三个在老板面前绊了脚的女性,捡了五个“不小心手滑”掉落的包包后,我沉重地意识到,

我老板真的招蜂引蝶。

不过他好像根本不在意的样子,一个打扮漂亮的年轻小姐姐摔在他面前,甚至还不如路边小黄鸭形的棉花糖能吸引他的注意。

我在心里痛呼这人活该单身,顺便加了小姐姐们的微信。

“爱卿!你看这个!”

“来了来了你慢点儿走。”

我看着眼前这个仿佛我刚入城的三姑妈一样的人,不禁开始怀疑他前半辈子到底出没出过门。

我的老板似乎有两面人格。一面在商业战场上威震八方,从容不迫,与对家公司博弈时得心应手;另一面现在正跟我探讨中午到底吃北京烤鸭还是南京板鸭,是个调戏两句就会红着脸叉着腰义正言辞的家伙。

当代傻白甜精神小伙不过如此。

最后还是去吃了卤鸭。

————

后来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我的老板每晚熬夜却仍保持活力的原因。

不仅因为他是个影帝。

那天晚上我窝在沙发里看手机,忽然就听到隔壁传来一声重响。事实上我的客厅与老板的家用办公室就隔了一道墙,所以说他那边一旦有什么声响我都能听见。

我突然不安。

于是我敲了敲老板的门。

“老板?”

“老板?北老板?”

“北琊!!”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我掀开地毯拿出了备用钥匙。这不算私闯民宅,这叫运用助理特权。

一开门我就看见老板倒在办公桌前奄奄一息。我顿时慌了神冲上前,猛拍他的后背大声呼唤,

“老板?老板你还好吗?!”

就在我手忙脚乱准备呼叫救护车的时候,我老板他终于动了动,

“……咳、咳……朕,朕没事……都要被爱卿你拍出事了……”

我忽略了他的吐槽慌忙将他扶到了椅子上,随后困惑地看着他缓缓打开抽屉拿出一瓶药,吃了几粒药丸。

我:“?”

“老板你……”

“朕没事,只是有点累……”

“你那叫有‘点’累?你是在猝死的边缘蹦迪!你知道长期服用药物会有什么副作用吗??我拜托您别那么拼命,您还年轻,还有大把好时光……”

“好了。”

他揉了揉眉心,眼底的疲惫让我心一紧,

“爱卿先回吧。朕还有事要处理。”

我愤愤地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选择闭门而去。

哼!不听助理言,吃亏在眼前!

---

两天后我把一套安神装备摔到了我老板的怀里。

行吧,我承认我心软了。

我还是不想看着我的老板年纪轻轻成了小老头。

至少,以后我会在他晕过去时及时赶到现场。

“可是朕……”

“体检!!必须定期体检!您说什么都没有用!!”

先保证他不会因猝死而英年早逝。

————

记得有段时间我深受总裁小说荼毒,每每看到我老板那张帅脸就发出一声长长的感慨。

我老板:“?”

同样都是老板,为什么差别那么大。

终于有一天我可爱的老板忍不住了,一本正经地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导致没休息好。

我抱着咖啡瘫在椅子上转了一个圈,

“啊努力太累了我不想努力工作了……”

我瞅了瞅老板困惑的脸,又冒起了鬼机灵,

“老板。”

“啊?”

“你看过总裁小说吗?”

“啊???”

“里面有很多像你一样的老板,最后都包养了他们的小助理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

过了片刻我想他应该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了,因为他的脸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漫上红,最后僵硬着扭过了头不再看我。

我笑成一团。

逗老板多快乐啊,逗老板可太快乐了!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我把这事儿忘得一干二净。某天我正在处理文件,老板鬼鬼祟祟地挪到了我的办公桌前,不过我忙着敲键盘根本没仔细听他说了什么

“爱卿。”

“嗯呐。”

“朕、朕去查阅了你所说的书。”

“哦?”

“朕还是觉得人要努力,尤其你作为我的臣子。”

“好的皇rang!”

“不过……朕仔细思考了一番,关于你说的包,包养这件事……朕早晚会实现你的愿望!!”

“好好好。”

听到我的回答后,我亲爱的老板似乎心情瞬间大好地走开了。

我敲键盘的手后知后觉地一愣。

我答应了什么???

————

 

虽然很突然,

但是我好像被包养了。

 

————《“我大概知道了‘爱卿’的另一层含义。”》

 

 

————

算是情人节的甜饼(?

依旧写断片产物。

大概还会有同系列(鸽言鸽语)

咕咕多好啊,咕咕多快乐啊JPG.

食物】一日男友挑战!()● 食物● 锅包肉● 北京烤鸭● 鹄羹● 屠苏酒● 豆腐● 男神x你
原作者:祁橙橙橙   ※内含:锅包肉/鹄羹/豆腐/北京烤鸭/屠苏酒/符离集烧鸡 ※ooc ※霜凝草是哈哈,不用深究不用深究,具体作用看评论。     “呐,要不要和试试一日男友挑战...
食物】当少主是个鞋控 #食物手游 #莲花血鸭 #北京烤鸭 #豆腐 #川味火锅
原作者:阿渊AD钙批发商   *内含莲花血鸭/北京烤鸭/豆腐/川味火锅 *没问题就开始 *OOC属于     Ver.北京烤鸭   你一手拎着鸭一,一手拎着鸭,强忍着怒气找到了北京烤鸭...
食物】当你学他说话 ● 食物北京烤鸭● 佛跳墙● 锅包肉● 银杏● 灯影牛肉
原作者:祁橙橙橙   ※ooc,渣文笔 ※内含:佛跳墙/北京烤鸭/锅包肉/灯影牛肉/银杏 ※写着写着就跑题了     ▪佛跳墙   你早就起了逗弄他心。   拼命在他来唤你起床前清醒过来,你眨...
食物]小年轻蝉鸣收集录 #bg #少主 #鬼城麻辣鸡 #银杏 #开水白菜 #东璧龙珠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内含银杏/开水白菜/鬼城麻辣鸡/东璧龙珠. ✧写点没味道东西(。标题瞎起,段子体摸鱼。又抓了几个俺稀罕菜.jpg ✧流少主。好感15级。含现pa&私设夏装少主。贴...
食物】一睁眼,发现重生了!⑦奇怪之处 ● 食物同人小说● BG● 甜文点小虐● ALL少主● HE
原作者:沐凝鸢   鸽了好几天,以表歉意,所以现在是放上2000多字,相当于两章啦!说实话,码字真累,要去瘫一会儿。下一章是你们最期待情节!真,不骗你们!   【食物】一睁眼,发现重生了...
食物】逼他学数学 ● 食物北京烤鸭● 灯影牛肉● 德州扒鸡● 符离集烧鸡● 开水白菜● 龙井虾仁
原作者:祁橙橙橙   ※来自崩溃网课产物 ※ooc严重 ※内含:烤鸭/白菜/龙井/灯影/符离/德州/血鸭 ※写着玩 ※这里杞宸♡   ▪北京烤鸭 你气势汹汹地攥着手里数学题冲到小帝王面前,啪...
食物邻居问题(三) #bg #蟹酿橙 #子推燕 #葱烧海参
邻居产生了好感。 冲他笑了笑, “谢谢您,其实不必……” 那只兔子眼里突然放出红光并直怼脑门。 “???” 谢先生丝毫未任何波动还貌似很自豪地介绍起来, “这是研发机关兔,具备普通兔子...
[食物/群聊体] 是谁给少主出主意和设计女仆装
: ?!   北京烤鸭: ?!   桃花粥: ?!   鹄羹: ?!   豆腐: ?!   八仙过海闹罗汉: ?!   屠苏酒: 你在搞什么米奇●妙屋?   银杏: 你…!不知廉耻,为师教你全忘了吗...
食物】由洗澡一事引发修罗场 ● 食物同人小说● ALL少主● HE● 甜文
,莫生气莫生气。不行,气死了啊啊啊啊!!!她竟然要去给别人洗澡?! 银杏:这,这简直伤风败俗,为师教她礼义廉耻,难道全都忘了? 八仙过海闹罗汉:师妹这…… 扬州炒饭:少主这,成何体统? 龙井虾仁...
食物邻居问题 #bg #玉麟香腰 #屠苏酒 #川味火锅 #太白鸭
告诉,它叫寒英。他身侧毛发松顺大型生物,它也偏予一眼,而分明从中读出清冷意。想它也许自一身傲骨,像它名字。便也没再去纠结品种这个对它来说似乎有些冒犯问题。 玉先生无疑是十分亲和...
食物邻居问题(四) #bg #鬼城麻辣鸡 #开水白菜 #东璧龙珠
,念着些什么,却是没人听清,没人理解。于是这件事很快也像这偌大校园里曾经发生过一切,销声匿迹了去。   ———— 作为白老师邻居。   想说, 这个人真两幅面孔耶。   在学校,是受尽同学...
食物】一睁眼,发现重生了!⑪昆仑之境 ● BG食物同人小说● 甜文点小虐● ALL少主● HE
跌在雪地上。 吉利虾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莲花血鸭和豆腐重伤,都有些神志不清了,扬州炒饭虽然也浑身是伤痕,但还是能勉强保持清醒。 众食魂看到狼狈不堪几人,都愣住了,这不是少主派去守护神殿和《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