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语乙女向]小年轻的纪事便利签 #佛跳墙 #桃花粥 #子推燕 #龙井虾仁 #bg

sodasinei 2020-10-15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娶不到龙井的心痛摸鱼。内含佛跳墙/子推燕/桃花粥/龙井虾仁

✧又名“少主携菜男人的现代生活”小情侣们和老夫老妻们的约会搓麻打闹(?)。标题瞎起系列。拍黄瓜产物。

✧我流少主,ooc&渣文笔,慎入。

 

*“年轻人的恋爱啊,就是,我偷偷弯腰舔了一口你手中的巧克力冰淇淋,抬头时瞧见你红着脸,还要软绵绵地骂我贪吃精。”

 

 

佛跳墙ver.

 

春天适合用所有美好堆砌,脑中遐想来又是个朦胧婀娜的框架世界。可又不止那些个一夜间膨胀的花蕾和棕褐泥土覆着的浅浅一层软乳绿。

 

更多是动物们激素爆发导致的大型求偶现场。

不明所以的旁观者一不小心还可能被求。

 

动物园说不清为什么那么多人,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是人看动物还是人看动物。更别说小姑娘身边跟了个行走的春心偷窃户,走的一路上被灼灼目光烧了个透,虽然不全在少主身上,但滋啦溅出的小火花也够烫人。

 

走哪儿哪儿人多,简直像是一个锃光瓦亮的电灯泡旁边飞了一堆扑棱蛾子。几个女孩子眼里放光小声尖叫小幅晃着闺蜜的肩膀,看见旁边的少主后又瞬间恢复平静,还不时羡慕地偷瞄几眼。

 

好嘛,佛跳墙引来的桃花就差把她活埋了。少主抬头凝重地看着那张迷住众多花花草草的脸。异瞳的食魂本已笑得无奈又尴尬,见小姑娘看向他,又露出了一个温润无辜的笑容。

 

少主看着看着,从小包里掏出一个小皮筋和一个小梳子,示意佛跳墙坐到旁边的长石凳上。他顿了片刻,嘴角的弧度不禁更甚,

“美人是想为我束发吗?”

“不全是。”

小姑娘一脸严肃。

“是封印你的魅力。”

“?”

 

少主看着扎起高马尾的食魂。茶色的长发在脑后束起,墨色高领羊毛衫衬出修长标致的脖型,散发温婉,束起发来又平添了几分公子英气。

小姑娘摸着下巴,从高处俯来的视线盯得佛跳墙有些冒冷汗,正欲起身又被少主按着肩膀坐了回去。

这姿势有点不妥。少主站立在他两腿间,白皙修长的双腿不经意剐蹭他大腿内侧布料,触电般的酥麻感像一只小猫爪轻轻在他心口挠。佛跳墙被挠得心上发痒,忍不住开口,柔和话语中扣着几分难察觉的狼狈,

“美人这是……”

少主用一个黑色口罩堵住了他的话,小姑娘的手指软软地刮过他的耳廓,最后又见人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暖呼呼白嫩嫩的小手牵起他的手,在路人“这年头恩爱都这么秀的吗”的复杂眼神中离开了这个猴子山。

 

有个猴子突然愤愤朝他们离开的方向砸了个青桃,没扔中。

连猴子都想骂人。

 

被莫名打扮了一番的福公被人小姑娘一头雾水地牵着走,反应过来后又不禁一声低笑,轻轻反握住那只温暖的手,包在手心包成了一只小拳头。

 

初春还是带了那么点凉意。

 

少主扭头,少主皱眉,

“福公,你的手怎么那么冷?”

佛跳墙还未来得及回话,就被那只小拳头抓住了手指伸进了一个热乎乎的口袋。虽然大男人伸小姑娘的口袋很没面子,还有那么一丢丢奇怪。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可是他的小姑娘在关心他。

沉浸在莫名其妙幸福中的佛跳墙如是想。

 

这小手牵着牵着人就没了。

起因是熊猫展区的人实在太多,尽管他非常努力地在拉住小姑娘,可少主像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边嘟囔着“要是花椒八角看到照片肯定会高兴的”一边灵活地在人群中穿梭。

 

最后只看见少主的小辫子渐渐消失的福公站在原地十分慌张。

 

他是被丢了吗?他是被丢了吗??

不可能,美人怎么可能舍得把他丢了。

 

……有可能。

 

事实证明美貌是个连口罩都挡不住的东西,尤其现在小姑娘不在身边了,这个灯泡就引来了更多扑棱蛾子。一边焦急寻找少主的佛跳墙,一边还要尽力地去礼貌回拒上来搭讪的女孩子们,最后干脆闷头小跑起来。

 

最后打了个电话去孔雀园找到了少主。佛跳墙已出了层薄汗,气喘吁吁地拉下口罩,把小姑娘裹在了怀里,语气里满是如释负重,

“福某可算是找到你了,美人。”

一只孔雀鬼鬼祟祟地扭过头看了过来,那时正逢福公摘下了那只名为“封印”的口罩,然后那只雄孔雀在少主眼前缓缓地开出一道斑斓绮丽的屏。虽然身后已经有了只人型大孔雀,小姑娘还是不禁“哇”了一声。

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仰起脖子对上那双像是盛了水般温柔的眸子,

 

“福公。”

“嗯?”

“它在向你求偶哦。”

“???”

 

————《事实证明,美是可以超越物种的》

 

 

子推燕ver.

 

在生气。

 

窝在吊椅里把自己包成了一团的子推燕,整整一个下午没有出来。

 

起因是上午被少主拖出去逛街的时候误入漫展,并且在他被一众人请求合影的时候,少主竟然不知踪影。

 

据小姑娘后来狡辩说是看见了跟他很像的羊毛毡,没控制住。

 

这是什么理由嘛。那么大一只活燕子在那里不要,竟然去买羊毛毡。

 

子推燕一向不喜欢人多拥挤的场合,尤其被人围着拍照的感觉让他十分不适。那些人在说什么?“妈耶这翅膀好逼真还会扑腾……”

子推燕东探西望也没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

找不到她。她去哪里了……

 

被丢下了。

越想越委屈。

 

最后“无情”的少主匆匆忙忙找到他时,子推燕正缩在一个角落,用翅膀掩盖住自己的身影,嘴里小小声嘀咕着那句“若是都能消亡就好了……”抬头时看见了小姑娘,对视了一会儿,又缓缓把头扭了过去。

 

不能原谅,抱抱也不能原谅。

 

————

小姑娘很苦恼。

疯狂道歉无果后,她悄咪咪在后面观察了窝成一团的子推燕,发现他一动也没动过。想着让他自己待一会儿消消气的少主,终于在最后有了动作。

少主突然出现在吊椅前。

“燕燕。”

“……”

轻轻推了推吊椅后,小姑娘摸了摸那个露出来的疑似头顶的地方,叹了几口气。子推燕感受到翅膀上传来一阵阵柔软。小姑娘悄悄给他顺起了毛。温暖的小手动作娴熟地抚过顺滑的玄色羽翼。其实不知道是在讨好赎罪还是在趁机占便宜。

翅膀抖动了几下。少主停了手,感觉有机会,凑近了轻轻问,

 

“出来吗?”

“……”

“对不起啦,以后不会再把你落下辽……”

“……”

“我走咯?”

 

少主转身抬起脚做出要离开的样子,一片柔软却突然搭上了手腕,低头一看,翅膀末梢的羽毛又悄悄钻进了手心,些许痒意让小姑娘不禁扬起嘴角。

回头看时,子推燕收起了翅膀,碎金色瞳仁软软地看着她。小姑娘像猫似的扑了过去,坐在人怀里咯咯笑,

“我的羊毛毡不见啦。可能被我不小心丢掉了吧……”

子推燕默默推了推垫子后的那只小玩意。

“本来想送给你的……不好意思啦……”

子推燕默默拉了拉垫子后的那只小玩意。

 

这只燕子真的很小心眼嚯。

 

子推燕搂紧了怀中软软的小姑娘,下巴搁在人毛茸茸的发顶,淡淡的春茶花香气萦绕在鼻尖,他微微眯起了眼。怀中人不甚安分,一点一点转过身,看见人阖着眼似是睡着了的样子,便盯着人家嘴角瞧,瞧着瞧着就凑上前亲了一口。

子推燕迷迷糊糊睁眼,看见小姑娘红着耳尖冲他“嘿嘿”笑,可可爱爱。兴许是那双沙金色的眼睛盯得过于认真,莫名心虚的小姑娘又缓缓低了头,环上他的腰,小脑袋埋在人胸口不动了。

 

子推燕叹了一口气,摸了摸小姑娘的头,似是有点惋惜。

 

这样,他就亲不到了呀……

 

————《抱抱还不能原谅,就亲亲,一个不行就两个》

 

 

桃花粥ver.

 

游乐场通常是年轻情侣们的好去处。

本来是红着脸说“看你可怜”才陪着少主来的桃花粥,现在抱着胳膊忿忿表示自己下次绝对不会再来这种桃花泛滥的鬼地方,表情满是上了当的气愤和对周围粉红色氛围的排斥。

“不!没有下次!”

少主看着他气呼呼的侧脸,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伸出手指戳上人侧颊,果不其然被快速躲开并被抓住了手指头,

“偷袭?哼!雕虫小技!”

少主得逞似的握住他的手,霎时人脸上红了一片,一边故作凶巴巴道“干什么”,一边手上挣扎着,却一点也不走心。

 

小姑娘的手指钻进他指间,手心兀的贴上一片柔软温热,十指相扣像是天生契合。这下子桃花粥彻底爆炸,又羞又躁,殷红自脖颈直烧到了面上,眼角勾出的桃花红晕成炽灼朦胧。

 

“??!!做、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竟这般不知羞耻!!!快、快放开。”

 

可惜桃花粥低估了少主的力气。

 

少主昂着脖子理不直气还壮,

“这可是现在人间情侣们常做的事,是表示亲密呀……你看看那边俩还抱上了你看看。”

桃花粥闻言下意识扭头看去,顿时像是受到了冲击,表情逐渐变得复杂又混着浓浓嫌弃。也忘了继续挣脱,径直拖着小姑娘调头朝另一方向走去,耳尖的红还未消散,嘴里却依旧不依不饶,

 

“不过是痴男怨女罢了!眼不见为净!”

 

牵着人家小手说这话真的很没有说服力吼。

 

————《应对傲娇的最好办法是死缠烂打》

 

 

龙井虾仁ver.

 

大概是戏精爱情故事。

 

“我是村里为数不多的黄花大闺女伊翠兰,自从嫁给了村草龙双二后,百般伺候样样都要服帖,薅草种田的粗活都落在了我瘦弱的肩上,啊我真是个苦命的女人……”

 

某天少主盘腿坐在小花园里,修剪着一堆花花草草,减去一盆吊兰的杂叶时脑内天马行空想到了前些日子电视剧里八点档的狗血乡村苦情戏。少主鬼鬼祟祟地左顾右盼了一番,确定龙井虾仁出了门,然后戏性大发对着那盆吊兰念起了剧本。

 

小姑娘沉浸在戏里不能自拔,语调抑扬顿挫富有感情,戏深处还抽了抽鼻子用手背抹了抹泪,好像自己就真是那个受了无尽委屈的小媳妇,一无所知的龙井虾仁就真是那个对妻子冷酷无情的小二瘪。

 

情绪激动的少主正嘟囔着“请听下回分解”,余光猛然瞥见一只熟悉的脚时瞬间一本正经地转了话风,大声夸赞“这吊兰长得真好不愧是我家居士亲手栽培的成果”。

 

多年时光练就出了这惊人的求生欲。

 

随后小姑娘昂头一脸天真地看着脸色阴沉的龙井虾仁,

 

“你回来啦!什么时候回来的走路咋还没声呢……”

“……你刚刚在说什么。”

“啊?我在对我们家居士养的这株吊兰进行赞美。不愧是龙井,连吊兰都能养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活脱脱草中龙凤。”

 

“……胡言乱语。”

 

少主表面平静乖巧,心跳却已经卡到了嗓子眼儿,默默祈祷着龙井没有听见方才她的那一出年度大戏。小姑娘直直盯着那双淡茶色的眸子,又见人轻蹙眉头叹了口气,而后紧张到发热的脸颊倏地轻贴上一片凉意,包装袋摩擦的声响生于耳侧。

 

“!这是!”

 

少主迅速接过人手中的冷饮,双眼放光激动到不能自已。那人却是轻咳一声,把小姑娘从地上提溜了起来,拾起剪子修剪起一盆惨遭折磨的火烈鸟,语气轻淡,

 

“你不是吵着要吃么?”

 

细说来空调坏了的那几日,小姑娘连品茶都不甚专心,耷拉着脑袋一副失了精气神的模样,尽管被那珠玉扇子敲了几回脑门,听了几句“心静自然凉”,也无济于事。倒是捂着脑袋小小声嘀咕,

 

“要是有可以解暑的东西就好啦……我觉得雪糕就不错呀……”

 

当场被冷漠回绝后又蔫了下去。

 

龙井虾仁,口是心非,外硬内软的家伙。

少主在心里大声bb。

 

小姑娘欢脱地抱住那人的腰,嘿嘿笑了起来,

“龙井最好啦!”

 

听听,明明前几天还在背着他跟陆吾嘀咕他有多么多么无情。

龙井虾仁一眼看穿她的心思并不为所动。

 

“不可以吃得太多。”

 

一声意料之中的哀叹后,小姑娘转眼又哒哒哒地跑进了屋子,估计是找冰箱去了。

 

浅色长发的人摇头轻叹。

百般伺候样样服帖的,到底是谁呢。

 

————《以后不能让她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

摸鱼质量极低,随便看看就好(颤巍巍)

 

食物】一日男友挑战!● 食物龙井虾仁● 男神x你● ● 西凤酒● 楚夷花糕
原作者:祁橙橙橙   ※内含:/龙井虾仁/鸡茸金丝笋/西凤酒/楚夷花糕/莲花血鸭 ※ooc ※一放假就更新,快夸我 //(凑不要脸) ※还是短短的写得爽,一下可以嫖好多个(被拖走     “呐...
食物】少主作业丢了到底是谁错 ● 食物● 锅包肉● 龙井虾仁● 男神x你● ● 灯影牛肉● 莲花血鸭
害羞!:听说那天莲华将军领队攻打谦风阁,不仅没有打出暴击还弄了一身伤回来又不肯配合治疗,少主一气之下就把莲华将军分配到农场了。   :噗,这的确像是美人风格…   余湘:等等,为什么少主作业...
食物]我邻居大有问题(三) #bg #蟹酿橙 # #葱烧海参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好像出了点问题,我看不到我文,我再试一次不好意思orz ✧现代微神幻pa,昏朽日暮。内含蟹酿橙//葱烧海参. ✧ 我piao到了!我piao到蟹蟹了...
食物】由洗澡一事引发修罗场 ● 食物同人小说● ALL少主● HE● 甜文
烧仔也要! 臭鳜鱼:我……我也想…… 鹄羹:!!! 锅包肉:哦?她这是把我教给她礼仪都忘光了。看来明天要多加训几组。 :美人她…… 鸡茸金丝茸:本少爷不允许本少爷仆从这么做! 剁椒鱼头:呼...
[食物/群聊体] 少主脖子上吻痕是谁? ● 食物
~”   北京烤鸭: 不愧是朕爱妻!   [北京烤鸭撤回一条消息]   锅包肉: ?   鸡茸金丝笋: ?   一品锅: ?   龙井虾仁: ?   : ?   扬州炒饭: ?   符离集烧鸡...
食物]我邻居大有问题(二) #bg #麻婆豆腐 #诗礼银杏 #龙井虾仁 #北京烤鸭
额头,见我醒了又火烧似的收回了手。我盯着他飘忽眼神,嘟嘟囔囔, “豆儿你熊围裙呢?” “哈???你烧成瓜皮了?快起来!把喝了!” 我装死,裹紧了毛毯翻沙发内侧, “我起不来。” “??撒...
食物】一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⑦奇怪之处 ● 食物同人小说● BG● 甜文有点虐● ALL少主● HE
,她依旧没有休息,反而开始忙忙碌碌地做了些事,直至天边破晓,黎明将至。   就这样过了两天,食魂们都发现了少主不对劲,于是他们悄悄开了一个会。 委屈巴巴地表示,美人都不需要他叫她起床了。每次他...
食物]我邻居大有问题(五) #bg #桃花 #吉利虾 #三鲜脱骨鱼
,我玫瑰。” —————— 欢迎回来。 ————《“?我门上这张招租告示是怎么回事?”》《“……哼!”》   —————— 桃花那里又是我喜欢转世梗.jpg 下次一定搞松许,下次一定(...
x你]人间流浪手册 #食物 #bg #男神x你
相遇。   03.   你不去过问太多身世。 每个夜晚你叼着菠萝包,抱着自己吉他,旁边坐着一个他静静听你低声唱你自己写歌,青葡萄汁酸甜和着夏夜河边风,你竟也挺享受这种有人相伴感觉...
食物】少主她就是个钢铁直!(一) ● BG食物同人小说● ALL少主● HE● ● 锅包肉● 屠苏酒
原作者:沐凝鸢   灵感来自脑洞,我玻璃心,不要喷,不要喷。   【食物】少主她就是个钢铁直!(一) *闲时摸鱼产物,突如其来脑洞,沙雕一般快乐。 *我流少主,AIl少,不喜勿喷...
食物】当你学他说话 ● 食物● 北京烤鸭● ● 锅包肉● 诗礼银杏● 灯影牛肉
眨眼睛,捂住抑制不住上扬嘴角,努力装作还在睡梦之中。   你听到他独有步调慢慢靠近,他轻轻开门,熟悉香气便萦绕屋子。   见你将被子盖得高到鼻翼上方,无奈摇摇头,轻柔掖着被角下拉...
[食物/群聊体] 是谁给少主出主意和设计女仆装
笋作证,那张设计图上只是普通衣服罢   锅包肉: 好,那么下一位@灯影牛肉   灯影牛肉: 哎呀呀,要是我可不会把这般可爱少主给你们看   锅包肉: ……   桃花: 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