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语乙女向]一只德州扒鸡陷入了恐慌 #食物语乙女向 #bg #女少主

sodasinei 2020-10-15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德州扒鸡专场。德州长官!!————

哥哥好靓,哥哥来我空桑吗!!

✧又名“少主的私奔计划”(?)我流女少。德州好感15级,已交往。

✧ooc&渣文笔,慎入。无脑自爽小摸鱼。

 

德州扒鸡很困惑。

 

这几天以来,少主一共13次不敢与他对视,14次看见他就跑,第15次转身撞到了柱子上,他去扶的时候还摆摆手摇摇晃晃瞬间跑老远,就连看见他时嘴角的弧度也较平时下降了0.365度,并且笑得十分僵硬。

 

德州扒鸡陷入沉思。

 

是他做了什么错事吗?

德州扒鸡仔细思索了一番近几天自己的所做所为,值日依旧准时,工作也勤勤恳恳,总共协助少主完成了39份报表,并连续4次成功捕获在厨房和稻场纵火的惯犯烤*猪。

 

要说唯一一次可能使少主不高兴的事——莫非是上次拒绝小姑娘一事?

 

————

 

记得他那天正在统计着空桑近期的财政出入,看见流入鱼香肉丝赌场的账目明显上升时叹了口气。正思考是否要和少主提意见,眼前忽的覆上一片柔软,身后得逞的小姑娘语调里透着欢快,

 

“德州哥哥?小德州?小州州?猜猜我是谁~”

 

暖人的温度隔着手套的一层薄绸传递,熟悉的淡香萦绕他鼻尖。德州扒鸡无奈轻笑,任小姑娘又叽叽喳喳一串不知何时替他取好的昵称,

 

“少主,据我所知,全空桑会那么叫我的只有你了。”

“嘿嘿。”

 

小姑娘捞起他叠放整齐的披风抱在怀里,笑得眉眼弯弯,

 

“请问德州长官,有没有空和我一起去南塘半日游呀?”

 

德州扒鸡摇了摇头,挥了挥手中的一沓报告,小姑娘的视线也随着纸张的摇晃而摇晃,

 

“抱歉,今天的工作还未完成,恐怕不能去了。以及,少主,根据规定,你不能擅闯他人居处。”

“…………”

 

少主看着他,嘴角的弧度逐渐消失,缓缓地打开披风,小手一抖,裹着黑色的披风慢慢蹲了下去,露出一个委屈巴巴的脑袋,

 

“我懂了……德州不欢迎我……我是个没人要的小孩……唯有这披风能给我一丝温暖……”

 

目睹了全程的德州扒鸡:“?”

 

明知小姑娘这是在演戏的德州扒鸡站起了身,在人即将成功挤出两滴眼泪的时侯,在黑色的一团少主面前半蹲下来,

 

“不会有人不要你的,少主。”

 

德州扒鸡顿了顿,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话不太严谨。“不要”可以有很多种解释,暂时离开,永久丢弃,像食神夫妇就是暂时地离开了他们的女儿,不较真地按少主的思维方式来讲,这也算是一种“不要”。半晌德州扒鸡抬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脸上露出笑容,

 

“至少我不会。”

“啊?”

“少主想要和我去南塘的话,等我下次不执勤的时候?”

 

小姑娘刷的一下兴奋站起身,猝不及防的德州扒鸡被自己随风扬起的披风猛地拍上脸,

 

“啊!对不起对不起!”

 

少主慌里慌张乱摆着手,迅速叠好披风放回了原位,而后高兴地弯了弯眼,

 

“我记住了!德州长官可不能说话不作数哦——”

“我一向说到做到。——少主,按照空桑条例,您不能……”

少主抱头,少主痛哭,

“我知道了呜呜呜我不会再唐突地跑进来了别说了别说了再说就傻了——”

“不,我是说,如果依照我自己的意愿,我随时欢迎你。”

“?”

 

德州扒鸡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少主莫名其妙觉得眼前这个人好像是在说什么天大的情话,但又好像没什么毛病。小姑娘觉得脸上发热,本理直气壮的话语不知怎的就没了底气,低着脑袋看脚尖,片刻后缓缓挪到了门口,猛抬脚跨出门,扭头胡乱道,

 

“知道啦!我下次再来找你!”

 

德州扒鸡站在原地看着小姑娘慌乱跑走的背影,缓缓冒出一个问号。半晌他拾起披风,盯着看了看,鬼迷心窍地将那墨色布料凑近鼻前,轻嗅了嗅。而后忽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德州扒鸡,小心翼翼地放下披风,静静坐回书桌前,拿起账目时,红了耳尖。

 

————

 

糟,糟了。

 

仔细想起与少主的约定,虽然少主说过自己会来找他,但是德州扒鸡怎么想怎么不对劲。他默默看向旁边抱着枪瞄靶子正在打哈欠的符离集烧鸡,

 

“阿符。”

符离集烧鸡被他这么一叫硬生生把哈欠憋了回去。

“啊?干什么?”

“如果有人与你做了约定,而那人却因为忘记失了约,你会怎么做?”

“?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啊?我肯定是会生气啊,正常情况下都会生气吧。话说你最近怎么回事……”

 

完了。是这样没错了。

德州扒鸡逐渐心慌。

他冷静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做些什么补救。虽说他觉得少主不是会因此而对他几天爱搭不理的人,但这件事他确实应该道歉。明明昨天他是没有执勤的,但是帮临时出去有事的东璧龙珠顶了班。按情理来说并无问题,但是对少主来说岂不是失约?

 

德州扒鸡想着想着,点了点头。

符离集烧鸡以诡异的眼神看着他。

这是什么新型调查吗???答错要被抓的那种???

 

————

 

德州扒鸡敲了敲少主的门。

 

“少主,你在吗?”

 

里面突然传出来一阵声响,纸张摩擦物件碰撞声中,小姑娘慌张的声音透过门板显得闷闷的,

 

“啊、我在!德州你等一下。”

 

德州站在门口等了65.72秒后小姑娘打开了门,脸上表情不甚自然,嘴角的弧度也略显僵硬,

 

“德州啊、怎么啦?”

 

德州扒鸡抬手压了压帽檐,颇有些歉意地微笑道,

 

“抱歉,少主,忘记了和你的约定。说好要一起去南塘,我失了约。”

 

小姑娘有些懵懵地看着他,半晌恍然大悟,

 

“啊!没关系!真的没关系的!警务部确实是很忙的,我理解德州。”

 

德州扒鸡微怔,而后如释重负地拉了拉帽檐,银白发丝软软地耷在额前,露出一个笑容,

 

“既然这样,少主有空吗?我想,‘南塘半日游’?”

 

小姑娘听了这话后却是面露难色,支支吾吾半天,最后叹了一口气,抬眼抱歉地对上那双温柔的浅色眸子,说话也没了底气,

 

“抱歉啊德州……我最近太忙了……不如,下次?下次一定!!”

 

德州扒鸡愣了愣,摇了摇头,微笑道,

 

“没关系,少主这般勤勉,我很高兴。”

 

本抱着安慰少主心思的德州扒鸡,莫名其妙被少主安慰了一通。

 

德州扒鸡再次陷入沉思。

若并非是因为此事,那少主到底为什么躲着他呢?记得上次少主这样慌张对他还要追溯到食材乌龙事件。温暖的小姑娘为了他准备了一个惊喜,虽说他一早就从那张白净小脸上的面粉看出了端倪,但到最后得知惊喜的时候,心里还是又软又暖。

 

路过的符离集烧鸡看到德州扒鸡一个人站在那里,还缓缓露出了一个微笑。

他突然觉得寒毛倒竖。

 

————

 

德州扒鸡觉得最近锅包肉看他的眼神格外诡异。

每每与管家先生打招呼后,郭管家总会微笑着看他,那笑容里也不知道到底是藏了怎样一层含义,反倒是他押送着的烤乳猪老实了不止一点儿。

德州扒鸡有些困惑。

 

“郭管家,请问怎么了吗?”

锅包肉微笑,

“不,没什么。”

 

啊……真的没什么吗……

德州扒鸡感受到身后的视线,颇为不自在地冒了一滴冷汗。他隐隐约约听见锅包肉在身后喃喃,

“您真是幸运……”

什么?幸运什么?是在和他说话吗?

 

不止是郭管家,就连鸡茸金丝笋看他的眼神也不太一样,不满和气愤从眼睛里直接溢了出来,路过时德州扒鸡听见一声饱含怨气的哼声。

 

莫非是最近大家压力太大了?德州扒鸡摇了摇头,觉得是时候给空桑的食魂们安排一次心理讲座了。

 

————

 

少主躲着德州扒鸡的第13天15个小时46分26.36秒,德州扒鸡失了眠。

 

说不清是什么感受。他盖着被子辗转反侧,想起这些日子的种种,自己的反常。他连靶子都射不准了。眼睁睁看着三鲜脱骨鱼抱着空桑的路由器在天上飞,他竟然足足愣了2.589秒才反应过来。就连阿符都问他最近是不是失恋了。

 

失恋?和谁?少主?少主。

这算失恋吗?失恋,原来是这种感受吗。

心神不宁,容易胡思乱想,偏偏眼一闭便是小姑娘面对他时尴尬僵硬的笑容,搪塞的话语,以及她忙里忙外进进出出的身影。

 

德州扒鸡睁着眼望着天花板,叹了口气。

 

他大概是真的病了吧。

 

————

 

第二天早上德州扒鸡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听到少主熟悉的呼唤后他猛地坐起了身。看了看表之后发现离他平常起床的时间还有27分钟15秒,通常这个时候少主应该还没起才是,那现在门外的,是他的幻听?

 

又是一阵敲门声,裹挟小姑娘软乎乎又兴奋的呼唤,

“德州?德州哥哥?小州州?快起来啦!”

 

德州扒鸡迅速穿上外套打开了门,清晨的光线尚微弱,远远传来几声鸟鸣,随他开门的动作门外响起滚轮声,

 

“少……?”

 

德州扒鸡觉得自己还在做梦。

 

小姑娘穿着一身现代便服,宽松的卫衣搭配黑色棉纶短裤,拖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看着德州扒鸡愣愣的模样笑得眉眼弯弯,

 

“长官先生,快收拾收拾,我们要出发啦!”

“……什?”

 

————

 

被拖上火车的德州扒鸡明白了真相。

 

他看着老式火车过道里游客来来往往,又扭头看向旁边轻哼着歌的少主,半晌缓缓开口,透着些许担忧,

 

“少主。”

“嗯?”

“我的执勤……”

“我托警务部的人轮班啦。”

“郭管家……”

“我跟锅包肉请了三天的假,这些日子提前完成了那三天的工作。还找小笋帮你做了几套不同时代的便服,这几天在忙旅程的事,躲着你是因为我不会演戏。还有问题吗?”

 

小姑娘嘿嘿地笑,笑得柔软,湛蓝的眸子弯出细碎的光,表情满是骄傲。

 

德州扒鸡下意识抬手压帽檐,什么也没压到后他恍了恍神,轻笑出声,偏眸看向少主时写满温柔,

 

“谢谢你。”

“不用谢我。你不是说过,你喜欢旅行吗?我见你常常盯着地图,嘴里念叨着几个地名……嘿嘿,喜欢吗?”

 

火车轧过轨道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岁月的声鸣和旅客们带着笑意的细碎话语,德州扒鸡闭上眼,眼前却是遐想过无数次的旅途风景。他轻执起小姑娘覆着薄茧和疤痕的手,轻吻她的手背,嘴角的弧度顺着眉眼弯起,

 

“我很喜欢。”

 

——end.

 

————

一个短打,俺爽了(。)

德州哥哥!!——————

好感剧情的小德州小州州我可以笑一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郭管家大概是养到大的白菜要去拱别家鸡的感受(?)

小笋就是加班的痛苦(bu)

天下第一鸡,要做天下第一幸福的鸡。(?)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⑮凤凰涅槃 ● BG食物同人小说● ALL● HE● 甜文有点小虐
睁眼,发现我重生!⑮凤凰涅槃 *接第八章剧情,私设被易牙刀捅死后重生回到空桑未被毁之前。 *私设活动剧情已过,幕后黑手是詹王(就是当初空桑被毁时掐扬州炒饭脖子的那个人) *我流...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⑦奇怪之处 ● 食物同人小说● BG● 甜文有点小虐● ALL● HE
!⑦奇怪之处 *接第八章剧情,私设被易牙刀捅死后重生回到空桑未被毁之前。 *私设活动剧情已过,幕后黑手是詹王(就是当初空桑被毁时掐扬州炒饭脖子的那个人) *我流,all,不喜勿喷...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⑬死生何惧 ● BG食物同人小说 ● ALL● HE● 甜文有点小虐
剧情,私设被易牙刀捅死后重生回到空桑未被毁之前。 *私设活动剧情已过,幕后黑手是詹王(就是当初空桑被毁时掐扬州炒饭脖子的那个人) *我流,all,不喜勿喷。 *人设ooc属于我...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①如梦初醒 ● 食物同人小说 ● 甜文有点小虐● HE● BG● ALL
原作者:沐凝鸢   ALL 食物 前面剧情会比较慢,注意避雷! 我玻璃心,不要喷,不要喷。 求赞啊,求赞啊!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①如梦初醒 *接第八章剧情,私设被易牙...
食物她就是个钢铁直!(二) ● BG食物同人小说● ALL● 玉麟香腰● 飞龙汤● 风生水起
!” “小心!” “喂!你,你个笨蛋,快回来!” “快别扑,没用的!”   火势愈燃愈烈,仿佛下秒就要爆炸似的,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少女的行为是杯水车薪。 众人迅速少女奔去,连德州扒鸡都不顾一切地...
食物】由洗澡事引发的修罗场 ● 食物同人小说● ALL● HE● 甜文
原作者:沐凝鸢   趁着现在不周风雷动活动剧情时期摸个鱼,国庆期间有空写文,真是太香!超级开心呀!   【食物】由洗澡事引发的修罗场 *过金银蹄髈梅影寻踪剧情产生的灵感。 *亲手帮纯情可爱...
食物觉醒来,发现自己穿成空桑BG● ALL食物同人小说 ● HE
原作者:沐凝鸢   发现我又开新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啊!! 脑洞来就放飞自我,灵感真是想来就来。 我飘,真的。   【食物觉醒来,发现自己穿成空桑 *千奇百怪的脑洞,灵感来自某位...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⑥噩梦幻境 ● 食物同人小说● BG● 甜文有点小虐● ALL● HE
眯眸。 随即他低头看自己的衣服,胸口处的衣襟湿片,还皱巴巴的,露出个微笑,摇摇头:“罢了。”   而此时处理完厨房堆事的身心疲惫,早饭都是草草地扒几口,便回书房处理文件。 伊...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⑤再度相见 ● 食物同人小说● BG● 甜文有点小虐● ALL● HE
原作者:沐凝鸢   哈哈哈哈哈哈,写到这章的时候,我好兴奋。 莲花血鸭和灯影牛肉的修罗场(?) 全场最佳:太极芋泥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⑤再度相见   *接第八章剧情,私设被易...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②重归空桑 ● ALL● HE● BG食物同人 ● 甜文有点小虐
原作者:沐凝鸢   开头剧情过的比较慢,因为要交代一些事情,注意避雷!! 我玻璃心,不要喷,不要喷。 觉得好就赞一个呗~求鼓励下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②重归空桑 *接第八章剧情,私设...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⑪昆仑之境 ● BG食物同人小说● 甜文有点小虐● ALL● HE
睁眼,发现我重生!⑪昆仑之境 *接第八章剧情,私设被易牙刀捅死后重生回到空桑未被毁之前。 *私设活动剧情已过,幕后黑手是詹王(就是当初空桑被毁时掐扬州炒饭脖子的那个人) *我流...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⑫偷天换日 ● BG食物同人小说● ALL● HE● 甜文有点小虐
的要求,空桑,如今你是否该把《食物》交给我?” 伊灵鸢犹豫片刻,从袖中拿出《食物》,闭闭眼,那神秘人扔去。   那男子轻轻松松地接住书页翻飞的《食物》。 他轻轻抚摸着那本书,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