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物语乙女向]聊一聊经常从我家电视机爬出来的那位老哥 #bg #鬼城麻辣鸡

sodasinei 2020-10-15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鬼城麻辣鸡单人向。平行世界少主x伪贞子鬼使鬼城(?

✧一个无厘头小故事。狗血+1

✧ooc&渣文笔&槽点多&第一人称,慎入。

 

00.

*“人间繁华。”

 

01.

 

我坐在一个空无一人的房间。

 

银灰色的软绒沙发上堆了几只颜色各异的小鸡布偶,房间的主人颇有兴致地把它们摆成了一道彩虹的模样。橡木色茶几上好像什么都有。青色的手机充电线,还剩半袋没吃完的黄瓜味薯片,几本摆放整齐的书,但貌似没有打开过,书页还很新。还有一个电视遥控器。

 

厚重的窗帘遮挡了透入屋内的光线,尽管我并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似乎是一睁眼的事。脑子里过于空荡的我有些麻木,动作却娴熟地捞过薯片,调味粉末的味道刺激我干枯的味蕾,似乎补足了一些让人感觉轻飘飘的空白。

 

潮了。唉。

 

我注意到了房内的电视机。

屏幕上是一棵树,好像是动画片。我靠着沙发,静静看着昏暗的房间内唯一的光源,尽管这光源绿了些。

 

这棵树该放了有半个小时了吧?

 

我皱起眉头表示强烈不满,尽管我在这里的目的似乎并不是看电视。

拜托,好歹给我这个迷茫的可怜人一些微不足道的乐趣啊喂喂喂。

 

我弯腰拿起遥控器,试图做些什么让这棵树消失在我眼前。按下换台的那一刻我看见屏幕中央缓缓旋起一个黑点,像一道水涡,渐渐扩散整个画面。

 

嗯?这是什么节目?

 

我正迷茫,一只样式奇特的鞋突然从漩涡中心探出屏幕,连带着一条腿,似乎是想要出来的样子。那台电视猛地向上拉伸,一只黑皮手套撑住了上端,不满的男声穿过我耳侧。

 

“啧,还真是麻烦啊......本大爷什么时候才能走正道......”

 

电视恢复原样,那棵树也恢复了原样,在电视屏幕里一动不动的样子像是在嘲讽我。

 

发型奇特的电视人拍了拍手,一双异色瞳对上我呆愣的视线,涌上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他嘴角勾起之际我瞥见尖尖的牙齿,像是鲨鱼。我直直盯着他手指抚上下巴,这才发现电视人长得其实蛮好看,就是笑起来偏偏让我想起高中时期那个不正不经的后座男孩......

 

诶,等等,那是谁?

 

我见他一步步走了过来,在那人即将到达伸手就能碰到我的距离时我脱口而出,

 

“是贞子吗?”

“哈?”

 

02.

 

不是贞子。

贞子不会掐我脸。

 

皮手套的质感让我感到不适,那人嘴里念叨着什么“怎么还傻了”也让我心生抗议,于是我感到莫名其妙地愤愤拍开他的手。

 

“你谁啊你长的好看也不能掐女孩子脸啊我报警了啊!”

 

他被我拍开的时候有些愣,听完我的愤怒发言后却毫无自知之觉地笑出了声。而后我见他花眸半眯,

 

“哦?”

 

那人张开双臂,那该死的树散发的荧光却照得他轮廓半朦,我竟一时也说不清他流里流气的笑里匿了些什么别的。

 

“既然你这么诚恳,本大爷就勉为其难......”

“抱吧!”

 

“?”

 

03.

 

此“报警”非彼“抱紧”。

 

我能心平气和地继续和那位电视人一起坐在一张沙发上也是个奇迹。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也不知道这位大爷为什么要伪装成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

 

“本大爷不是什么贞子,本大爷可是正正经经的鬼使!”

“什么使?”

“......”

 

总之电视人告诉我他不是什么电视人,我问他叫什么,他想了想,说让我叫他“鬼城”。

 

鬼城,哦,你是不是姓酆?

嗯?

对不起。

 

我后来不说话,就盯着他看。鬼城也撑着下巴盯着我瞧,我莫名觉得这个场景有点熟悉。他忽然挑眉,笑得张扬,

 

“不好奇?”

“什么?啊,哦,你知道为什么那个电视换不了台吗?”

“?就问这?就这?”

 

我瘫进沙发,脑袋空空,顺手捞了一只小鸡仔抱在怀里,

“还能问什么?我连问都不知道问什么。”

 

他把手枕在脑后,打了个哈欠,说我不能不知道,我要是不知道,他可就亏大发了。我匪夷所思,说我俩是不是见过。他坐起身,指了指那台电视,

 

“我之前经常从那儿走,嗯?记得吗?第一次的时候你这丫头还敢拿锅盖拍我!”

“哦,这么说这是我家?”

 

我觉得空荡荡的脑袋里好像多了一块什么,又像是无足轻重的东西。

 

“你为啥老从电视里爬出来?”

“谁知道,鬼都不知道,每次出任务都从你家电视里爬出来,还白挨顿锅盖,麻烦得紧!“

 

这个人蛮记仇的吼。

他讲得生动,我却一件事也不记得,懵懵懂懂,像是听说书,咿咿呀呀,一片混沌。我觉得喉咙发涩,说出的话像在油锅里滚了一遭,烫得沙哑。

 

“我为什么都不记得了?”

 

房间还是暗,我却分明看见鬼城脸上神色沉了下去,握着镰刀的指节似乎用力得在微抖。我有些不安,想说些什么,却见他伸手,拉着我的帽子把我提溜到他面前,我举起小鸡仔挡在他和我之间,从毛茸茸后看他镜片微闪光,他嗓音却低得我一时顿住,

 

“你死了,丫头。”

“爷这次是来勾你的。“

 

哦,哦?我死了。怎么死的?

 

“哼,自杀......自杀、哈、哈哈哈!”

 

他按上我的肩,力道却极轻,轻得像是在触碰什么易碎品。鬼城在笑,那笑声里却扯着什么,揪得我胸口处不应该存在的物什拧了紧。他暗红的瞳似乎含着血,笑得痞气,却平生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凄历,像是恨,又叫人发苦,

 

“本大爷几天不来,你就迫不及待换个方式来见我了?”

 

他到最后几近自言自语。我听不明白,却也难过。我说,你别哭,有什么事好好说,兴许能解决。

他看了我一眼,神色缓缓又如刚见面时那般轻佻。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哭了?嗯?本大爷在笑你个白痴。”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我为啥要死,不过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说的对。”

 

鬼城好像平静了下来,他抬手抽走我怀中的小鸡仔。没了这层阻挡,他凑近了瞧我,我下意识向后仰,手挣扎着抵上他胸膛,却是意想不到的硬实,硌得我蹙起眉头。

 

“连鬼都不放过啊你。”

 

他笑出声,黑皮手套再次摩擦我脸上肌肤。

 

“算了吧,你这小身板儿,本大爷可瞧不上。”

 

鬼城摩挲着下巴,眉头微蹙。我说您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带我去那什么地方,我还没尝过孟婆汤什么味儿呢。他摇头,

 

“你这丫头肯定不是自杀。”

“为啥?”

“没理由。”

“那可不一定,现在这个社会压力这么大......“

 

鬼城却像是笃定了自己的答案,站起身,扛起镰刀走到落地窗边,自喉间低笑一声,

 

“不一定,查出来不就知道了?”

 

我说你不是来勾我的吗,这样怎么跟上头交代。他敲敲我的脑门,

 

“交代什么交代,要是查出来跟他们记录的不一样,本大爷还能举报他们吃干饭呢!”

 

他拉开厚重的窗帘,我被骤然透进的光迷了眼,手背被照得暖融融。

 

查,要查,爷可不信这种荒唐事儿,她不可能。

 

04.

 

鬼城说人死后还能记得自己生前的事,我这种直接失了忆的他是见都没见到过。我说可能是我尸骨还没被找到,成了野魂。找记忆这种事情本来就难,你看那些个电视剧里都那么演的,失忆后的男主费了好大劲才能最后记起女主,闹不好还要来个bad end也说不定。别说电视剧里那套找回忆的方式在现实中管不管用,首先我就是个游魂,连人都说不上。

 

“呵,不试试怎么知道?”

 

说是要从熟悉的地方找回忆。

 

于是我和鬼城坐到楼下的小公园里。我看着正午时分空无一人的公园,又看了看穿着毛绒拖鞋的自己,想回去换鞋子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已经嗝屁的事实,好像也没必要换鞋子,于是又瘫在了长椅上。

 

原来鬼魂也是会热的。我扭头看了看鬼城,发现他也正好看向我,

 

“想起点什么没?”

“没。”

 

我用手扇了扇风,越看鬼城的衣服越觉得热,

 

“老哥,你不热吗?”

 

鬼城仰头,偏眸瞧我,像在看傻子,嘴角笑意分明透着嘲讽,

 

“本大爷可是鬼使,人间的热对我起不到影响。”

 

他又打量了我一番,半眯着眼露出一排尖尖的鲨鱼牙,笑得意味深长,

“你这不是穿得挺清凉的嘛~”

 

我挥了挥胳膊,到胳膊肘的中袖也扬了扬,又低头看看到膝盖的小灯笼裤,然后扭头以表情包的眼神看着鬼城,

 

“色者见色?”

 

不许掐脸。

再掐就摘你手套。

 

05.

 

我讹了鬼城一个香草冰激凌。

 

太阳有时显得过于毒辣,我顶着热流觉得自己快要化成一滩水。鬼城在前面走,他说我们还有很多地方要去,直到我这个笨蛋想起来为止,我揪着他的衣角在后面一边抗议一边热得颓丧。周围人投来的诡异目光让我起了鸡皮疙瘩,这不关我事,要怪这个鬼使不知道找一身便装,这副打扮着实像个从漫展走丢的coser。

 

我远远瞥见一家冰糕店,下意识掏口袋时又想起鬼是买不了冰激凌的。于是我拍了拍鬼城,一本正经道,

 

“我觉得我们这样不是办法。”

 

他抱着手挑眉,

 

“哦?你想怎么?”

“不止是生前熟悉的地方,还要试试生前喜欢的食物。”

我指向冰糕店。

“比如说那。”

 

“......”

 

一阵诡异的沉默和鬼城“你当我傻吗”的表情后我自暴自弃地投降,扯着他继续往前走,结果被人提溜着后衣领往冰糕店的方向走了过去。

 

“你个鬼还吃东西?”

“我刚刚还吃了薯片呢,就是潮了......”

“幽冥司的货币折算成现代货币可是很贵的!唉,本大爷真是欠你的。”

“谢谢老哥,等我进了那个什么司一定给您做牛做马。”

“哼。”

 

我握着甜筒躲在角落里,鬼城饶有兴致地拿起隔壁店门口的杂志,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一眼,随后摇摇头放下了那一本花花绿绿一看就可疑的《XX装》。

 

“你杵那儿干嘛?”

“不能让人看见,要是被人看见一只甜筒悬在半空,我会引起慌乱的。”

 

他捂着肚子笑,说我有趣得紧,他先前勾的魂一个个都想试着举个东西,看看会不会吓到人,我倒好,也不知道是傻还是好心眼。我热得不想和他顶嘴,慢慢舔冰激凌,耳边蝉鸣吵得我耳朵疼,还加了一个鬼城,吵得没天。

 

鬼城不知道什么时候挪到我旁边。也许因为他是那什么司的鬼使,阴间来的身上都挺凉快,我便悄悄往他身边靠了靠,人形空调,不蹭白不蹭。下一刻被人环着肩膀磕到了不知什么地方,一抬头我见他笑得没心没肺,看得我拳头发痒,又不忍心对那张脸下手,于是干脆一拳捶上他胸口。

嗷,手疼。

 

“我说。”

他话语戏谑,

“你想起什么点没?”

我没听出来他在拿我打趣,认真地想了想,仰头回答,

“我活着的时候一定很喜欢吃冰激凌。”

 

我满头问号地看他笑得弯腰,莫名觉得受到了嘲讽。越想越气,于是我揪准时机扒拉走了他的手套,抱着手套撒腿就跑。

 

我想鬼城追空气的样子一定很好笑。

 

最后我跑累了,干脆坐在树荫下一动不动,鬼城过来的时候蹂躏了我可怜的头发,却没拿走手套。我看着他常年不见光的白得过分的手,却赫然瞧见几道触目惊心的疤痕。我眨了眨眼看他,

 

“手怎么了?”

 

他愣了愣,笑得欠,

 

“想知道?”

“你不想说我不勉强。”

 

他又笑说我的话跟当初一模一样,见我一头雾水,又摊摊手,

 

“唉,等你想起来就知道咯。”

 

我看着那几道疤痕,不由自主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创口贴。奇怪,这口袋里什么都有,就是没钱。我默默把小鸡图案的创口贴轻轻放进他手心,抱着膝盖小小打了个哈欠,

 

“下次受伤记得贴创口贴。”

 

他歪头笑,不知从哪儿取出一只一模一样的小鸡创口贴,

“果然啊~你这丫头就算变成鬼了也一点都没变......“

 

鬼城说着说着没了声,我困惑扭头,见他撑着脸,神色不分明,却不见轻佻气质,只像是被什么东西笼了一层厚重又轻的阂,压得我心头像浸了水,又湿又沉。

 

我扯扯他的袖子,尽力笑得灿烂,

“我能再要包薯片吗?黄瓜味的。”

 

06.

 

抱着薯片的我若有所思地跟着鬼城走。

 

目测是下午两三点,太阳依旧毒辣,让人想去河里游个泳。

鬼城说我得补偿他,我想也不能白吃人家的,更何况人家还帮我找记忆,虽然说我打一开始就想直接去那什么什么司喝孟婆汤来着。我问他怎么补,他俯身凑了过来,我拿薯片包装阻挡了他进一步靠近,他镜片微反着光,小舌舔过上唇,鲨鱼牙让我不寒而粟。

 

“以身相许?”

“你还真就连鬼都不放过啊你。”

 

我倒是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盯着他的嘴瞧。

 

“你有舌钉?”

“嗯哼,你猜?”

 

我悄悄捏上他的脸。别说,手感还挺好。

 

我的好奇心还是得到了满足。润红的舌间缀着一颗黑色的花椒样小舌钉,不得不说与他的气质很相符,痞帅痞帅虽然我也不清楚那个帅到底存不存在。我点点头,见他抬手又想对我的脸下手,我灵巧闪过并往他嘴里喂了一片薯片。

 

“你捏我那么多次,我捏你一次,扯平了!”

 

这鬼使,不讲道理。

我揉揉脸,忽地愣住。抬手虚晃了晃,阳光透过我的手背,刺得我眯起了眼。wow,酷,这才是幽灵该有的样子嘛。我乐呵呵地看向鬼城,却见他神色不复方才轻松,好看的眉头紧蹙。

 

我愣了愣,笑着抬手捏上他的脸。

“笑一笑嘛。”

 

07.

 

鬼城说时间不多了,我这种死的不明不白的鬼不能在阳间呆太久。

我摸了摸肚子,不知道那里面装的冰激凌和薯片会不会和我一起消失。不能再瞎逛了,得赶紧找出我是怎么死的才行。我挠挠脑袋,

 

“鬼城,我有仇人吗?”

“哦?”

 

他说我这种人啊,我这种看见蚂蚁都要绕道,看见流浪猫流浪狗就带回家,看见乞丐就把自己身上零钱给出去最后发现没钱打车的人,如果有仇人,那一定是嫉妒我的好运气。什么好运?傻到冒泡却能活到现在的好运气。我说不对,我不是死了吗,说明运气不咋地。而且他描述的太假,我哪是那么好的姑娘,我只是个死前都要浪费半包薯片的糊涂蛋。

 

我又想起那半包潮掉的薯片,长长叹了口气,看向远方时瞅见一棵树,像是在哪见过......

 

在哪见过?

 

那块散发绿色荧光的屏幕里那棵滑稽的树,竟诡异地与眼前这棵树重合。是老天爷的暗示吗?我不由自主走向那棵树,步子逐渐加快。

 

目测傍晚四五点,夕阳照得什么都昏暖,绿叶间掺杂炽热又温和的橘斑,树旁的小河聚了一堆人,堆了一地花。白色的花瓣也裹了一层橘,冷冷的色调平添几分温柔。我看着河上光斑潋滟,视线落在人群中一个懵懂的男孩身上,他扭头询问,

“妈妈,姐姐还会回来吗?”

 

没有人回应。我下意识脱口而出,

“下次去河边要小心哦。”

 

嗯?

 

哦,哦,鬼城,我知道了,我为什么会嗝屁。

我干了件好事啊,死的不亏,应该在这儿插块牌子,提醒小朋友们不要再来河边了,要是再掉下去怎么整,不是次次都有我这样的大好人救耶......

鬼城?鬼城?

 

我扭头看见鬼城倚着树,神色晦暗,见我瞧了过去,又勾起嘴角,我却愈发觉得苦涩。

我说你该高兴,好歹知道了我不是自杀,可以回去举报那些记录这方面的鬼差吃干饭,他说我傻,生死有命,我明明还可以多活几年。我摇摇头,却找不出话来堵他,只是指着小男孩说多可爱啊,是人都会救的。

 

不许掐脸。

再掐抢你手套。

 

他却褪去手套,捏了捏我的脸,笑得漫不经心,笑得痞气,我没有拆穿他的伪装,只默默摸了摸他的手。

 

哎,我还真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你说这算是bad end还是happy end?我挺happy的耶。哦,我总算知道为什么换不了台了。刚死的时候我还什么都记得,还在电视上投照片提醒你,唉,怪你蠢,没看出来。嘿嘿,笑一个嘛。

 

我张开双臂,对着他笑得灿烂,

 

“勉为其难给你‘抱紧’,怎么样?”

 

我却先行一步抱住了他的腰,脸贴上冰冰凉凉的衣物,手感蛮好,可以,不亏。

我感受到后背搭上两只手,鬼使大人拍了拍我,声线也低,像是缓流的河水,

“小丫头,说好怎么补偿我?”

 

我说要是以身相许的话,下辈子,一定。不要连鬼都不放过啊你。

 

下辈子,我买个大一点的电视,等你爬。

 

08.

 

孟婆汤蛮好喝,可惜那个白色挑染红的大哥不让我多喝,人长得那么好看咋还那么小气呢?

鬼城的表情我看不太清,地府不给配眼镜的吗,唉。

 

我遥遥挥了挥手,中袖也晃晃。

 

我还欠了冰激凌和薯片呢。

说过的话不反悔。

 

09.

 

还有很多个下辈子。

 

10.

 

*“她说,人间可爱。”

 

——————

我狗血的技术真是一天比一天强(叉腰

摸鱼无厘头小短篇,随便看看。

感谢。

 

食物]我邻居大有问题(四) #bg #麻辣 #开水白菜 #东璧龙珠
原作者:何事晚秋   ✧现代微神幻pa,一日三餐。内含麻辣/开水白菜/东璧龙珠.  ✧自爽产物,当他们是你邻居,非普通邻居。ooc&渣文笔&第一人称,慎入。   #“我还是喜欢坐在楼下...
食物]头上长了个少主是什么感受 #bg #麻辣 #少主
原作者:何事晚秋   ✧麻辣单人,我流少主。 ✧捏麻薯产生灵感。夭寿啦!!使大人头上有只少主团团!!—— ✧标题逐渐放飞自我(x)摸个没头没尾小甜饼。好感15级...
食物]小年轻蝉鸣收集录 #bg #少主 #麻辣 #诗礼银杏 #开水白菜 #东璧龙珠
生理方面上和人也相差无几,就像要吃饭,要睡觉,会生病,同样也会对温度和天气有所反应。 麻辣麻辣他在这点上简直和他发型一样特立独行。 难道就因为是阴间魂吗???无情也是这样吗?哦对...
食物】新婚夜●莲花血鸭●麻辣●龙井虾仁●all少主●男神X你●少主
。   意识模糊间少主抓着眼前人宽阔肩膀,在他耳边说, “莲华,我喜欢你。”   “当日你问我嫁与你是否有过丝悔意,那我如今要说,”   “从来没有后悔过,一丝一毫。”     002麻辣...
食物]我邻居大有问题(二) #bg #麻婆豆腐 #诗礼银杏 #龙井虾仁 #北京烤鸭
脑袋里像石子投水,绕圈圈朦胧涟漪。 我只记得被人提溜上了租。 “麻烦你了八仙。” 回家过程十分艰难,我下意识靠了下来,软软触感让我发出声喟叹,只是那人又说了什么,我不尽记得。现在想必是诗...
食物】由洗澡事引发修罗场 ● 食物同人小说● ALL少主● HE● 甜文
小时] 云托八鲜:网络不是法外之地,请谨言慎行。 东璧龙珠:两位请警务部走趟。@灯影牛肉@麻辣 吉利虾:啊啊啊,不可以,我和有缘人之间红线不能断! 桃花粥:醒醒吧你个恋爱脑,你跟她从来没有红...
[食物/群体] 少主脖子上吻痕是谁? ● 食物
原作者:Fiercebark   群体 ooc归我 撞梗算我,私信我删 好久都没写食物文了 之前文全锁了,算是归零     [空桑总动员]     虾饺:[图片]   照片上你穿着白底粉...
[食物/群体] 是谁给少主主意和设计女仆装
原作者:Fiercebark   ooc归我食魂归你们 群体 拒绝白嫖我做起✔ 私设是少主去人间个星期收集一些资料 撞梗私,我道歉并删 开始吧     [空桑总动员]   空桑美丽大方可爱有礼...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⑧者不善 ● 食物同人小说● BG● 甜文有点小虐● ALL少主● HE
?】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⑧者不善 *接第八章剧情,私设少主被易牙刀捅死后重生回到了空桑未被毁之前。 *私设活动剧情少主已过,幕后黑手是詹王(就是当初空桑被毁时掐扬州炒饭脖子那个人) *我...
食物】空桑少主悲情自诉 ● 食物同人小说● ALL少主● 甜文
睁眼说瞎话能力。 在《食物》被撕毁后凭着坑蒙拐骗满级技能,拐了堆食魂回空桑。   对此,我表示不服。 我那哪里是坑蒙拐骗?我那明明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呸不是。 我那明明是以热情赤诚心邀请...
食物]我邻居大有问题(三) #bg #蟹酿橙 #子推燕 #葱烧海参
甜食。 “机器人味觉灵敏度很低,大部分清淡食物对我来说并不能尝什么味道。” 所以才会喜欢吃齁甜齁甜东西甚至辣子都会放糖吗? 不过很可爱就是了。 不知道为什么,谢先生似乎对人类系列活动很感...
食物睁眼,发现我重生了!⑨饕餮袭 ● 食物同人小说● BG● 甜文有点小虐● ALL少主● HE
就只能招祸水东引了。 伊灵鸢攥紧了战斗开始前混汤酒酿元宵给她防身混汤酒酿弹,心中思绪翻涌,那个之前污染《食物人应该在神庙,引到那人身上,挺好。   随即她抬头,瞳孔猛地缩,她看见饕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