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彰冬】与狼共舞 #project sekai #彰冬

sodasinei 2022-05-05

by/ 108号电子狗

 

完全没有把想写的写出来的年下兽耳[大概是个养成]的文学

 

今天是这个城镇的一对同性恋人的婚礼,仪式很简单,就连来宾也并不多,当然,这都是青柳冬弥的意愿,他并不想太多人得知自己的结婚对象是稀有的兽耳族。東雲彰人对此持无所谓的态度,其实就算没人来参加也无所谓,比起仪式,能真正的拥有和青柳冬弥共度此生的机会更重要。

“我实现了。”

站在教堂的十字架下,東雲彰人耳尖轻颤,说了句很奇怪的话。

“嗯?彰人是指什么?”

“也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几年前我问过你,说能不能和你结婚,虽然吧,我当时还是个连什么叫结婚都不太懂的小屁孩。”

听完東雲彰人的话,也并不算遥远的记忆浮现在青柳冬弥的脑海。

城镇里平常的一天,街角的甜品店也如往常一样散发着甜美的味道。一个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年沉默地在门口驻足,望着店里刚刚出炉的松饼发呆。

大概是看得痴了,少年兜帽内遮盖着的什么轻轻抖动了几下,挣脱了兜帽的束缚。而这一幕正好被出门采购的青柳冬弥撞见。初遇兽耳族的人类,几乎都是被吓得大叫出声,而青柳冬弥却没有,沉静的脸上甚至没有一丝表情变化。

“看你看得这么痴,想吃吗?”

清冷的声音响起,狼耳少年的意识被唤回,面对突如其来搭话的陌生人,他是戒备的,坚定地摇了摇头,却被从胃部传来的响声出卖。

青柳冬弥只是笑了笑,转身进了店里。当青柳冬弥把松饼放在他面前时,狼耳少年一度以为是初入人类世界的自己饿晕后做的梦。

然而松饼的甜美是真实的,这种从未有过的味觉体验把涉世未深的兽耳族征服,狼耳少年不顾形象地开始狼吞虎咽。

“慢慢吃,小心噎着了。”

青柳冬弥坐在长凳的另一边,轻轻侧头看着异族的少年,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有一种照顾自己年下的弟弟的错觉。

“谢谢你…我会还给你的。”

虽然狼耳少年并不知道,人类世界的金钱如何获得。在吃完最后一口松饼之前,耳尖却传开了被人触碰的感觉。

“没有别人允许,不要乱摸别人的耳朵。”

狼耳少年突然摆出了一张并不愉快的臭脸,青柳冬弥伸出的手吓得缩了回去。

“啊…抱歉…我只是太好奇了…”

对于兽耳族,青柳冬弥只在书上见过,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异族实体,让他很难不产生好奇之感。

兽耳族作为稀有的存在,在人界是很危险的,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有识之士抓去做实验。青柳冬弥并不忍心那样的事发生,即使狼耳少年一再推脱,他还是擅自给他找了个住处,并且离青柳冬弥自己住的地方并不远。

一天的短暂的相处,青柳冬弥也终于得知了这个少年的名字,在青柳冬弥快要离开的时候,少年突然开口告诉了他他的名字。東雲彰人,就像他的头发一样,耀眼且彰显着魅力的東雲色。

狼族并不会刻意地亲近人,与東雲彰人的相处,让青柳冬弥有一种驯服野兽的感觉,当然,他也成功了。

東雲彰人是狼,但是却喜欢甜食,投食讨好很简单,对東雲彰人也很有效,青柳冬弥带着東雲彰人吃了各种各样的甜品,也在这个过程中一点一点地相互了解,让東雲彰人可以放下戒备心,可以相信自己。

東雲彰人经常摆着一副臭脸,说话也不算太好听,完全是一副外人莫近的状态。但是面对青柳冬弥却很顺从,像是一瞬间从凶恶的狼变作了温顺的犬,偶尔还能看见毛茸茸的尾巴晃得像一朵花。

逐渐适应人类世界的生活,東雲彰人也懂了很多人类的东西,可以摆出一个友好的模式去和陌生的人交流,在青柳冬弥不在的时候也可以毫无障碍地在城镇里闲逛。和青柳冬弥一起的这段时间,他也学会了很多人类的文字,一些简单的书籍也能大概看懂,青柳冬弥家有很多书,偶尔的时候,東雲彰人也会好奇心驱使去掏出一两本来看。但是终究青柳冬弥会看的书还是太过深奥,作为初学文字的异族来说像是天书。而这样晦涩的书也能让東雲彰人多学那么些东西。从新的书里,東雲彰人学到了一个词,叫“结婚”,书里讲的似乎只要两个人“结了婚”就可以一直待在一起,不分开。

東雲彰人终究还是对青柳冬弥有了些依赖感,如果“结婚”可以让自己不离开青柳冬弥,那他一定要想办法研究怎样两个人才算“结婚”

“冬弥,我成年了的话,可以和你结婚吗?”

東雲彰人毫不避讳的提了问。青柳冬弥先是一愣,看着東雲彰人似懂非懂的表情又领悟到了,東雲彰人大概并没有理解到什么是真正的“结婚”,于是就像是逗小孩子一样,顺着他的意思说了下去。

“可以啊,只要到时候彰人你还记得。”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你不许反悔。”

听到青柳冬弥答应了,兽人特有的毛茸尾巴甩出了一朵花。

想到这里,青柳冬弥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

“彰人你真的还记得啊。”

“一直都记得,就算我当时问那个问题的时候,甚至都还不喜欢你。”

两个人感情的发展,都是因为東雲彰人成年过渡期的发情,失去理智的東雲彰人把一直视为兄长的青柳冬弥当做了成结的对象。那之后,带着一种责任感,東雲彰人开始去学怎么和人恋爱,怎么去照顾人,一点一点改变的東雲彰人,也成功打动了其实对爱情没有过多想法的青柳冬弥。

作为异族的两个人,安安静静地恋爱,一路走到了现在的教堂。

结婚,理应交换戒指,但是東雲彰人却拿出了另一样东西。

“彰人,这是…?”

青柳冬弥看着手中项链,简约的黑色绸线上挂着一颗小小的白色尖状物。

“我还是狼形态时换下的乳牙。”

灰色眼眸里的疑惑色彩并没有消退。

“总之你收着吧…比起你们人类的戒指,它有意义多了…”

東雲彰人眼神躲闪,没有更多的解释。

带着不明所以和略微的羞怯,青柳冬弥收下了这颗珍贵的牙齿。

(我们狼族,一生只会有一个伴侣,而将自己的乳牙赠给对方,是对自己忠贞的保证。)

并没有等司仪讲出流程语,東雲彰人吻上了面前这个自己会终身护着的人类。

】耳心 #project sekai #
样式,都是根据成员姓名进行了专门的定制。心羽听到这个消息,欣喜又忧愁的情绪涌上心头:他们都没有打过耳洞。这样犹豫不安的情绪一直延续到了演出的前一周。杏私下商量,决定负责分别开导弥和心羽...
】盛夏黄昏 #project sekai #
if,还是同居   盛夏的午后,通透明亮的玻璃门将湿润燥热的空气聒噪的蝉鸣隔绝在不大的同居空间以外,冰凉的冷气从空调口静静逃出,抚动着午睡方醒的人双色的前发。 青柳弥没有午睡的习惯,被東雲人困倦...
】In order to see you #project sekai #
by/ 108号电子狗   高中毕业后,留在日本的東雲人和去了英国的青柳弥的故事[所以,捏他desu] 其实是一个默默努力着想要见爱人一面的故事 也不知道着重点在哪里,反正我写了我想写的剧情...
】誓約 #project sekai #
每个角落,青柳弥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站在祭坛前的恋人有了一段距离。 “人…” 出声唤他,或许只是一种习惯。闻声而转的東雲人,或许也只是下意识的行为。東雲人向远处的青柳弥伸出手,示意只要牵住就不...
】日落月升 #project sekai #
里静静地释放着自己所独有的光芒,不刺眼,也不张扬。反正是这样独特的气质吸引着東雲人,让他可以在人流涌动的街头将青柳弥“拉住”,拉进自己这条需要人同行的路,一起携手去追赶遥远的梦想。 青柳弥很有...
】樱色回忆 #project sekai #
by/ 108号电子狗   大学毕业if 携手重返神高的回忆杀   樱色漫天的四月,毕业季,東雲人和青柳弥迎来了自己大学生涯的毕业典礼。踏出大学的校门,也不知从何生意,两人竟决定重返昔日的高中...
】良辰美景 #project sekai #
by/ 108号电子狗   深秋了,真的很冷,我起不来,那我就让也起不来 我又在写事后清晨的腻歪,是同居背景   深秋的清晨,生物钟把東雲人唤醒,事后的疲惫感萦绕在不太清醒的大脑,按照惯例,東...
】蓝浸 #project sekai #
的生活继续运转着,到嘴边的话也一次又一次被吞没,病态的蓝色侵占着青柳弥一寸又一寸的皮肤,行动的迟缓感逐渐牵制青柳弥,强忍着移动时的剧痛,人完成了一场又一场live。 “你为什么没穿我给你准备的...
】First kiss #project sekai #
恋人的青柳弥,東雲人的心跳比以前还要急促。但是,情侣之间应该有的亲密感,東雲人幻想中的黏黏糊糊的爱情,却并没有实质性的存在。无论言语,行为,还是两个人的距离感,都以前相差无二。 必须做点什么...
】Halloween #project sekai #
效果。在青柳弥制服衬衫的背后,猫猫精给设计了一个类似怪物抓伤后的长条形破洞,向两边卷起的布料内,直勾勾地能看到白皙的后背脊柱微微的凹陷。 “人这样穿很帅。” “是…是吗…” 天然地夸赞,東雲人没...
】Color of love #project sekai #
,却发现另一种彩色的气体从人的身上浮起,将東雲人温和地笼罩在其中。 (彩色的…这是什么…) 疑问一直持续到了周一,喧闹的校园,每个青柳弥擦肩而过的人,都带着颜色各异的气团。聚集在一起聊天的女生...
】命中造访的救赎 #project sekai #
by/ 咲桃   *两人青涩的初遇时期,于绝望中抓住一丝希望的救赎故事。 多年以后,站在挑战传说之夜的最终演出舞台上,东云青柳弥将回忆起在街上初遇的那个遥远的傍晚。 对青柳弥而言,喧嚣处是...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