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彰冬】关于我的猫变成了人 #project sekai #彰冬

sodasinei 2022-05-05

by/ 108号电子狗

 

我流养胃猫变人,捏造好多[…],ooc好重[自我裁决]

大学没事干在公寓里养了只猫的東雲彰人和他莫名其妙成了人形却还保留着猫的习性的小猫咪冬弥[ps:有一点,我本人的私设,東雲彰人本身是弯的,但是不想谈]

很自我xp,乱七八糟流水账

有拉灯环节[拉灯的部分下辈子一定补]

 

上了大学的東雲彰人,虽说是搬出来独居,自由了不少,但还是觉得公寓里只有他一个人,多少有些冷清。没有谈恋爱的念想,于是姑且打算养只小家伙在这个屋里。

狗是不可能的,于是选择了不算太好养的猫。在宠物店里转来转去,期待着自己能被带走而主动蹭人掌心的猫咪也很多,讨喜是自然的,但终究不是東雲彰人想要的。不算太角落的笼子里,蜷着一只毛色很独特的俄罗斯蓝猫,安安静静的,東雲彰人打开笼子伸手去摸,也没有拒绝,懒懒地抬起头蹭着他的掌心。

“店长,这只怎么卖?”

见東雲彰人看上了毛色有瑕疵的猫,店长热情地推荐了另外几只毛色纯正,性格乖巧的蓝猫,被東雲彰人委婉地拒绝了。

“我就要这只。”

能卖出有瑕疵的猫咪,店长其实心里也很高兴,还在结账时给東雲彰人打了些折扣。

养猫的必需品東雲彰人其实已经网购了个齐全,把猫笼的门对着那片专属的空间轻轻地打开。

(也不知道会不会不适应而很怕。)

蓝猫嗅了嗅崭新的猫窝,甩了甩尾巴,像是本来就住在这个家里一样,很自然地睡下了。

面对新的主人,蓝猫也没有表现出多少的排斥,想吃饭,想撒娇了就蹭蹭,看到東雲彰人在做事,便不去打扰。

“也该给你取个名字了。”

東雲彰人看着窝在自己腿上半梦半醒的猫。不算纯净的蓝色总会让人想起冬季不融的蓝冰。

“叫你冬弥怎么样?”

明明对面是只猫,東雲彰人却摆出了一副商量的语气,猫睁眼应了一声,被当做了肯定的回复。

一人一猫,开始了他们的公寓生活。

两个月,足够東雲彰人和冬弥的信任建立。现在的冬弥,明显对東雲彰人表现地更亲近,就算知道東雲彰人是在敲键盘写着枯燥的报告,也还是固执地撒娇蹭脸。

“冬弥,很痒啊。”

東雲彰人很无奈,但是比起写报告,他当然更愿意撸猫,索性双手离开键盘,抚上猫咪顺滑的毛发。

“不要舔我,口水沾到我的嘴上了。”

東雲彰人闭眼感受着猫咪的舔舐,却突然觉得腿上有了异样的重量,手心也有了像是皮肤一样的触感。视野恢复光明,東雲彰人发现自己正双手抱着个一丝不挂的猫耳青年。

猫咪变成人,東雲彰人只在漫画里见过,掐了掐自己的脸,清晰的痛感证实眼前的一切并非梦境。人化的冬弥似乎对東雲彰人震悚的表情并不理解,仍像猫一般将头顶蹭向東雲彰人的颈窝。

“……你等等。”

“彰人,为shen…诶,我会说话了…”

对自己化成人形,冬弥似乎也给不出个合理的解释,而且此时的冬弥,外表是人,行为举止却仍然还是猫。如果不是東雲彰人的制止,可能冬弥会用一种怪异的爬行姿势跟着他去卧室。

“我们为什么要来卧室?”

冬弥看着在衣柜里翻翻找找的東雲彰人。

“你总不能一直裸着。”

冬弥化出的人形比東雲彰人略高些,这让作为主人的東雲彰人多少有些郁闷。翻来翻去,他从叠好的衣服堆里抽出了对自己来说尺码相对较大的衬衫,递给在一旁发呆的猫。

“为什么要穿衣服?我不是一直都这样吗?”

“你现在是人形,不能裸着。”

可能是长期不被阳光直晒,冬弥的人形皮肤很白,配上意外姣好的面容和有些媚的泪痣,一时東雲彰人不知视线该放在哪儿。

似懂非懂地接过质地柔软的衬衫,一向喜欢東雲彰人气味的猫,用脸蹭了蹭,喉咙里还流露了些愉悦的声音。

“你倒是穿上啊。”

東雲彰人随后收回了这句话,因为他意识到,作为猫,怎么可能会自己穿衣服。

“来,你别动,看好了啊,衣服是这样穿的。”

布料划过冬弥细腻的皮肤,一边像教幼儿一样,一边扣好衬衫的排扣,出于习惯,留下了能露出锁骨的空档。高挑的人可能自带衣架子的属性,東雲彰人看着衬得刚刚好的衣服,心里生出些愉悦感。

“哦,对,还有…”

打开内衣格的抽屉,从还没开封的包装盒里抽出了一条新的底裤。

“这个,你也得穿上。”

口头讲解比上手操作难度系数大一点,但東雲彰人实在是伸不出代穿的手。

对于什么都不懂的猫,要教的东西真的太多了。理不清该从哪儿教起,就草草地把最重要的上厕所的方法姑且是教会了。

难得围着猫打转让東雲彰人精力也消耗得很快,躺上床几乎闭眼就进入了睡眠状态。

深度的睡眠却没有等来它应该有的自然醒,令人窒息的压迫感让東雲彰人有些难受地睁开了眼。

黑暗里冬弥发光的瞳把東雲彰人吓得不轻,拍亮床头昏黄的灯,一个猛地坐起,又被重量压了回去。

“彰人今天醒得好早…”

冬弥似乎也是才醒,迷迷糊糊地看着自己的主人。

“你在我身上干什么…”

“以前不都是这样睡的吗?”

冬弥眨了眨眼睛。

“你现在是人形,对我来说,你现在很重。”

“可是我想和彰人一起睡。”

认为自己会被赶走,猫折起了自己耳朵。東雲彰人见状,于心不忍,说了些自己都不觉得自己会说的话。

“那就得像个人一样,刚刚教过你的吧,该怎么做。”

在東雲彰人入睡前,他简单地教了冬弥怎么在自己铺装好的沙发上睡觉,看着冬弥乖乖盖上被子,以为就可以安心了。

耳朵恢复挺立,聪明的猫甩了甩尾巴,像是扑击猎物一般铺上了東雲彰人枕头的另一端。

“然后呢?”

常年“露宿”的猫其实并不理解人类这样做的用意,但还是乖乖拉起被角把自己盖了个严实。

“好暖和…”

猫喜欢温暖的环境,处在被東雲彰人体温调和的环境,冬弥又贪婪地往東雲彰人的方向缩近了些。

此时東雲彰人才意识到,自己教唆了自己的猫和自己同床共枕,虽然对自己的猫并没有那种兴趣,到此时的局面还是会让人浮想联翩。

“彰人…”

出于猫的本能,冬弥又开始用发顶蹭東雲彰人的下巴。

“好了,别蹭我了,睡觉。”

整理有些乱的心,将大脑交给梦境。

冬弥醒的时候,发现東雲彰人早已不在床上,磕磕绊绊地来到客厅,发现那个叫餐桌的地方摆着平时東雲彰人吃的东西,但是今天比平时多了一份。

“你醒了,来,吃早饭,正好凉得也差不多了。”

从厨房里出来的東雲彰人,解下围裙,帮人抽开了餐桌椅,却发现人在猫食盆前蹲着。

拉着人到餐桌前坐好,自己在对面落座。

“不是吃早饭吗?”

猫歪头表示自己的疑问。

“既然变了人,那也应该吃点人该吃的东西对吧?”

听话的猫看着糊状的粥埋头就要舔,却又被制止。

“得用这个。”

東雲彰人拿起放置在碗旁的勺子。

“这个是勺子,用它把这个叫粥的东西喂到嘴里,这是我们人做的事。”

一边讲一边示范,看着疑惑的猫像幼儿一样握拳把勺子抓在掌心,笨拙地舀起一勺粥,又生理性地用舌头去舔勺子里的内容,好笑又可爱。

“我能去吃猫粮吗…”

面对复杂的人类世界,猫败下阵来,想打退堂鼓。

“不~行~”

先带着人去把黏在手上和嘴边的粥洗掉,再回到桌前,手把手地教。从握勺子的方法,到怎么喂进嘴里。牵着人骨节分明的手,東雲彰人总觉得有种很微妙的感觉。

粥喂到嘴边,猫又伸出了舌头。

“不要舔,人吃饭是要直接张嘴的,啊~。”

猫听话地张大了嘴,完整的一勺粥也总算进了那个不算大的空间,白粥其实并没有多少味道,但学会了吃饭的猫似乎吃得很开心。

约莫过了三四天,大大小小的事,猫也多少会了许多,脱离東雲彰人自己在家晃悠也不成问题,但长着一副人的样子,无法像以前那样蹭人撒娇,对猫来说终还是少了点什么。

从学校回来的東雲彰人,便一直觉得坐在自己旁边的冬弥,灰色的眸子里印出的光,是对自己有什么欲求。

“…彰人。”

猫开口了。

“最近都不摸我了。”

能讲话的冬弥,意外是个天然的直性子,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猫折起自己的耳朵,整个人扑上東雲彰人的大腿,示意柔软的发顶。

“你现在这幅样子,我怎么摸啊。”

这样一个高挑的男人,趴在自己腿上,東雲彰人完全无从下手。

耳朵又折了些,甩动的猫尾也无力地耷了下去。猫生理上的不开心,比这张表情不算太多的脸看得更清晰。

试探性得搓了搓人的头顶,发现顺滑的感觉和以往猫的毛发其实很像,没有了呼噜呼噜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类似呜的低鸣。

(这个状态能挠下巴吗?)

手探向人棱角分明的下颚,用手指轻轻挠动那块不大的皮肤。宛如还是只几寸长的猫,冬弥人类的脸上露出了很舒服的表情。

(好像…有点色…是怎么回事…)

東雲彰人看着主动用脸颊蹭着自己掌心的“猫”。

而真正让東雲彰人感受到冬弥的色气的,是发情期的来临,猫体没有绝育,以至于变成人体也有了发情期。缩在東雲彰人的床上,用被角反复磨蹭着自己燥热的皮肤。

或许是见東雲彰人回来了,动作消停了些,抬起情迷的脸,从嗓子眼里挤出了句不清不楚的寒暄,混合着黏着的喘息。

姑且确认一下状况,東雲彰人将手伸向人泛红的脸,却被反将一军,从指尖舔到了掌心。

(该死…)

对自己的猫起了反应,这是東雲彰人梦里都不可能有的事。

亲吻,拥抱,啃咬,结合,怀里被发情期迷了心智的猫没有半分拒绝,虽不懂如何去回应一个人类,但也在東雲彰人身上留下了不少牙印和抓痕。尾尖松松地缠着人的腿根,也并没有要人停下的意思……

東雲彰人把自己的猫睡了,就算是起床后在水的沐浴下让自己完全清醒过来,他也觉得自己一定是没睡醒。

做早饭的过程東雲彰人一度陷入昨夜乱七八糟的回忆,拿着锅铲的手起起停停,险些让面前完美的煎蛋就此作废。

“彰人,今天吃什么。”

猫在五分钟前醒了,草草地穿好東雲彰人准备在床边的衬衫,甚至没穿长裤,就去问候了厨房里的人。

“煎蛋配……你好歹把裤子穿上啊。”

“饿了。”

“那也得等等。”

東雲彰人尽量目不斜视地看着锅里逐渐成型的煎蛋。

“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毕竟本质上是跨种族的结合,東雲彰人生怕自己会伤到面前的猫。

“没有。”

简简单单的聊天,和过往没什么区别,但是一直缠在東雲彰人小臂上猫尾,平添了些暧昧感。可能不管東雲彰人是怎么想的,猫已经把他当做了伴侣。

吃过早饭,東雲彰人在闲坐在沙发上看着昨天买回来的时尚杂志。身旁的猫却一直在自己的脸侧闻着什么。

“我洗了脸的…”

“不是的。”

猫试图解释自己想干什么。

“昨天的那个,还可以再做吗?”

“哈?你突然这么说我也…”

本来消停的记忆又如洪水决堤一样涌入了東雲彰人大脑。

“就是,嘴对嘴的那个。”

猫懵懂地指了指自己的嘴。

“居然只是说这个…”

但是東雲彰人又觉得,是意料之中,只是自己刚才想得太多。

“这个叫接吻,知道吗?”

一人一猫,嘴唇贴在了一起,比起昨天有些失了神的深吻,这个吻要温柔得多,闭着眼的黑色环境里,東雲彰人能听到猫嗓子里舒服的声音。

】耳与心 #project sekai #
by/ 咲桃   *普通小甜饼,有流血表现。主,有微杏こは成分,2500+ “真……要做吗。”低声地问,“可能会有点痛。” “没关系,已经准备好。”弥端坐在床前,半闭着眼。终于...
】First kiss #project sekai #
。 “嗯,知道是这个,就是这个意思。” 青柳弥不断地点头,示意自己真听懂東雲话。 意料之外两情相悦,两个关系也从“搭档”变成“情侣”。两个的确确是在交往,面对着已然是自己...
】一墙之隔 #project sekai #
弥波澜不惊脸有明显变化。青柳弥其实并非墨守成规地只学古典乐,私下自己也对流行乐做大量研究,认真程度甚至高于专业在读東雲。 “虽然也不是什么好学生,但是你想的话,也可以教你...
】Halloween #project sekai #
使劲地夸着两个扮相,在青柳弥不会发现状态下贼兮兮地耳语東雲。 “那个洞是不是挺好看,反正觉得你喜欢。” “你!” 知道两个在谈恋爱精故意设计些增加情趣小东西,盯着恋人美背...
】命中造访救赎 #project sekai #
回答道,“关于搭档事,可以容再考虑一下吗?” “当然。”依然温和地回答道,“明天,你还会来吗?” “……会。”弥露出有些不自然笑容,脸上似乎蒙上一层散不去阴霾。 “如果不行话,也...
】誓約 #project sekai #
。 “司前辈听说代演很成功,他也很高兴,而且他说他好多。” 東雲敷衍地应几声,关于天馬司事,他不关心,也不想关心。 抬头看向教堂顶洁白十字架,回想今天演出种种画面,擅自拉起身边手...
】In order to see you #project sekai #
by/ 108号电子狗   高中毕业后,留在日本東雲和去英国青柳故事[所以,捏他desu] 其实是一个默默努力着想要见爱一面故事 也不知道着重点在哪里,反正想写剧情...
】姜糖水 #project sekai #
by/ 108号电子狗   ❗❗青柳弥女体化注意,注意避雷❗❗ 照顾痛经女友贴心男友 男孩子不会痛经,但是又想看,于是造女体雷[……]   “,这题错。” 和女友在自己房间美好独处...
】蓝浸 #project sekai #
生活继续运转着,到嘴边话也一次又一次被吞没,病态蓝色侵占着青柳弥一寸又一寸皮肤,行动迟缓感逐渐牵制青柳弥,强忍着移动时剧痛,与完成一场又一场live。 “你为什么没穿给你准备...
】花告白 #project sekai #
供,是新鲜玫瑰花。 “想买玫瑰。” “是要送给心仪吗?” 玫瑰,预示着爱情,那是東雲极少数知道花语。 “会给你选些开得很好花朵。” 青柳弥显然误会,带着美好笑意,细细地挑选着...
】爱 #project sekai #
说吗…) 对此,青柳弥也不禁在内心燃起些小小期待。坦诚地表率自己心意,東雲从来都不是这样,就连最初表白都是扭扭捏捏支支吾吾,而像“爱你”这样表达,听得最多时候,是床上用情至深...
】情书 #project sekai #
青柳意思,他认为当面给就行,但是女孩却告知他,面对東雲,她话都说不出。也不知是什么驱使,青柳弥开口道。 “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帮你转交给。” 女孩本来愁云满布脸缓缓地转晴,答谢...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