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中原中也生贺/双黑』野色红山茶 #文豪野犬中原中也 #太中 #双黑 #文豪野犬太宰治

sodasinei 2022-05-06

by/ 雀夏野深叙

 

✿祝中原中也2022.4.29生日快乐

武侦宰&港黑中

内含两个故事:私下爱人(思念中的宰)

得偿所愿(中也中异能pa)

大致内容:

【私下爱人: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在港黑时因工作原因领证(同性可婚背景),之后在武装和港黑互换员工一周发生的有趣的事。】

【得偿所愿:中也因工作原因中了异能变成了小狗 (小型博美 橘色)】

私下爱人:月遇从云,花遇和风,今晚上的夜空很美,我又想你。—— 太宰治 ​《人间失格》

“太宰,社长有事找你。”国木田独步刚刚从福泽谕吉的办公室出来,一只手里面拿着一踏资料,另一只手推了推眼镜说道。

正在座位上装模作样的太宰治点头:“知道了。”随后便走进了社长的办公室。里面福泽谕吉神色平淡地看着太宰,说:“我和森医生商量,为了增进港口Mafia和武装侦探社的感情,决定交换员工一周。森医生那边开出的人是中原中也,而我们这里要交换与谢野晶子。”

太宰治瞬间神色黯淡:“港口Mafia那边不惜开出干部吗……”

“太宰,交换时间是今天下午,来了以后就麻烦你带一下中也君了。”

“嗯。”

太宰治从社长办公室出来以后,表面上脸暗了一半,实际内心还是有点激动的。自从他叛逃到武装侦探社后很少能光明正大见到小蛞蝓,只不过他会时不时去撬门,让中也给他做蟹肉吃。毕竟,他和中也也算是名义上的合法夫夫。

“为什么社长会让你来带港口Mafia来的人?”国木田质疑道。

太宰治随意瞥了一眼,毫不在意地说:“有两个原因:第一,我原来是港口Mafia的干部。第二,要来的那个人是我原来的搭档,也是我现在的合法‘妻子’”

此言一出,除了江户川乱步和宫泽贤治之外都进入了一种死寂的环境中。国木田独步甚至怀疑自己的听力是不是出了问题,不得不再确定一次:“你说真的?”

太宰治摆了摆手:“中也是我老婆啊~”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中也先生是男的吧?”中岛敦一脸疑惑地问。

“对啊~我在港黑的时候因为工作也就被迫和小矮子结婚了~”太宰治瘫倒在沙发上:“我饿了,想吃蟹肉~”

“没有。”国木田独步直接回答道:“工作还没做完,又想推给敦君吗。”

太宰治摇头,起身走到工作位上,看着那一踏踏资料说:“这么想就错了,国木田君!敦君自己的工作都还没做完,这些当然是交给中也了~”

“中也先生真的会帮你吗?”中岛敦莞尔。

这句话又让武装侦探社陷入了沉迷,江户川乱步拿出一瓶波子汽水,按下瓶口的盖子,一颗弹珠掉落在瓶颈处,汽水喷涌而出,空气中弥漫着汽水的味道。他喝了一口说道:“会呦,可爱的帽子君很友好的。”

国木田独步吐槽道:“太宰,自己的工作不要推给别人!”

“国木田君,不要那么死板嘛~你知道吗,太过于死板的话会思维定势的哦~”太宰治看国木田拿出本子记录他刚刚说的话,冷不丁来了一句:“骗你的哦~”

“咔嚓”一声,一支崭新的黑色钢笔被国木田硬生生折断了,恶狠狠地说:“太宰!”

太宰治故意把国木田惹怒,不得不说从中原中也到国木田独步,他真的很喜欢把别人的情感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感觉,尤其对中原中也。

他了解中原中也的一切,十五岁在阳光下初遇那个趾高气昂的『羊之王』,看到过他被同伴背叛地寒心;十六岁经历了魏尔伦事件,知晓中也不在乎自己到底是不是人,而是让现在与未来活得精彩又潇洒;十八岁他背叛港黑,送给了中也一个不一样的夜晚。

直到现在太宰治还会去骚扰中原中也,不为别的,只是思念。

思念和中也一起打游戏,思念中也因为自己变得暴躁。

虽然结婚是意外,可是两人心照不宣。

太宰治坐在椅子上发呆,拿出手机给中也打了个电话。

“喂,中也我想吃蟹肉。”

那边收拾好正准备去武装侦探社的中也无奈地说:“知道了,混蛋青花鱼。我正要去侦探社,在路上看哪里有蟹肉会给你带的。”他听到太宰略微有些撒娇又慵懒的声音就不忍拒绝。

“中也!其实你是好人吧!”太宰治闻言眼神放光,整个人都显得阳光了不少。

中也假装烦躁地“啧”了一声:“哈?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名义上的老公饿死吧?”然后自顾自地挂掉电话。只有头发后面微红的耳根和中也脸颊的绯红。

立原道造经过的时候震惊地说:“中也先生,你的脸好红啊,是不是感冒了!”

太宰治还停留那个称呼上,突然觉得脸颊燥热。虽然那不是第一次这么叫了,但以前都是因为工作,而现在他真的自主叫出口。

收拾好正要去港黑的与谢野晶子一脸期待地看着太宰说道:“太宰,你是不是感冒了,要我帮你治疗吗?”

太宰治拒绝了,与谢野失望地走了。

没过多久,中原中也一身黑色西装手里提着送给侦探社人员的礼物和给太宰治午饭站在门口,正打算敲门,却看见眼前的门开了,而开门的就是闻到了螃蟹味的太宰治:“中也。”

中原中也把饭递给他:“呐,你要的各种各样的螃蟹料理。”

太宰治接过以后,愉快地将中也领进门:“中也,你先去找社长,之后就坐在我的位子上。”

“昂,知道了。”中原中也从进门时就察觉到侦探社员若有若无打量而来的视线,不用想就知道是太宰那个混蛋在他没来之前说了些什么。

国木田独步走上来,向中原中也伸出手:“欢迎来到,侦探社。”中也也礼貌地和他握了握手,说:“这些是给侦探社的礼物,我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就带了几瓶红酒、一点甜点和零食。”

他接过去,道了声感谢就将中也带到福泽谕吉办公室门口,然后会到位子上办公了。

看到有零食悄咪咪跑过去的江户川乱步,小心翼翼地把零食拿走了,翻的同时还看见了草莓大福,也顺手拐到自己那里。

太宰治打开饭的一瞬间震惊于中原中也的财力,蟹肉盖浇饭、炸蟹腿、蟹肉天妇罗和烤蟹腿,那细嫩洁白晶莹的蟹肉与其独特地香味蔓延到空气中,在他的鼻尖环绕着。

中岛敦走过来感叹一句:“看起来很好吃呢,太宰先生。”

“要一起吃吗,敦君?”

中岛敦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再说,这是中也先生特地为太宰先生准备的。”

见中岛敦拒绝,太宰也没有强行挽留,只是在想,不知道中也吃了没有,那就干脆等他一起吃吧。

中原中也出来时就看见太宰治在等他,她瘫在椅背上,思绪放飞,无意间看到中也就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招呼他过来。

中也狐疑地走过去,想着这葫芦里又闷的什么药。

而且他惊人的发现给太宰买的饭他是一口没动,惊讶之余问:“太宰,你……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啊,我是在等中也一起吃。”太宰贴心地给中也递上了筷子。

中也惊悚地接过,怀疑是不是太宰要整蛊他,为了以防万一他先给太宰把每个菜都夹了一遍,看太宰没拒绝才安心下来。

“中也你不会以为我要整你吧~”太宰治在中也耳边轻轻地说。

见中也耳郭迅速爬上红晕,太宰治得逞地笑了声。中原中也忍着性子没有直接送给太宰一拳,压着怒气警告:“混蛋青花鱼,你赶紧吃饭!”

太宰见好就收,乖乖欣赏美味佳肴。

一边的宫泽贤治满脸阳光幸福地感叹:“中也先生和太宰先生他们感情真好呢。”

江户川乱步无聊地靠在椅子上:“贤治,最近有没有什么有趣的谜团,帮我找找。”

“可以哦,只不过乱步先生可能会被社长训哦。”宫泽贤治笑着说。

一提到会被社长骂乱步就失去了兴致,只好继续吃零食喝汽水了。

吃完饭以后,太宰主动地收拾了垃圾,随后将中原中也推到自己的位置上,拿出他自己的工作,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中也,交给你了。”

“哈?”中也正要说话,国木田就现训斥了太宰:“太宰,自己的工作不要交给别人!”

“老婆也不行吗?”

“老婆也不行!”

中也愣神,连忙将自己的帽沿拉低,脸已经红成了煮熟的螃蟹:“不要乱说啊,混蛋太宰!”

抬起头时,红晕的脸庞衬得那双湖蓝色的眼眸如水般泛着涟漪。太宰愣了一下,赶忙撇过头,不然中也看见自己红透的脸。

内心更是忍不住骂了一句。

缓过神后,在太宰治的恳求下,中也被迫替他把工作做完。

目光里认真工作的样貌不经意间和那时候重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以前还在港黑的时候,太宰也会动不动把工作交给中也,中也嘴上抱怨手里却一刻也没停过。

太宰治温柔地笑了声:“中也,你觉得现在像不像我们十六七岁那个时候。”

中也瞥了眼,眼前这个眼神柔和的太宰真的和那时候变了好多,无缘无故丢下工作逃走,销声匿迹没多久就到了敌对组织,真的很难想象是港口Mafia原干部做的。

虽说他代替太宰上位后听说过一点,但还是没搞清楚。

“不要妨碍我工作,太宰。”

太宰治无趣地拿起中也的帽子扣在自己头上,自信满满看着中也:“果然就算这种帽子也压不住我的帅气!”

“滚!”中原中也踢了太宰一脚,把帽子抢回来了:“别自作多情啊!”

太宰趁中也还没戴上帽子,摸了摸他的头,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中也,工作。”

“不用你说!”

太宰治逗完自家小狗心情愉快了大半,也不觉得无聊了,在一旁戴上耳机哼起了歌。

听着太宰那让人无法理解的音乐审美,中原中也做完工作以后实在忍不了了,吐槽了一句。

坐在太宰旁边的中岛敦无意间发现国木田和中也像的地方其实很多,例如武力值、平日里吐槽着太宰,一出事又不能放手不管等等。

只不过又各有千秋。

“不过能看的出来太宰先生真的很喜欢中也先生呢。”

中岛敦的这句话令中原中也十分诧异,相反对太宰却十分受用。

“这么明显吗,敦君?”

“嗯,因为太宰先生看中也先生的眼神很特别。”

“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中也老是在我眼前晃悠~”

中也对这场奇怪的对话本来就很懵圈,结果又遇太宰治找事,不怼他一声都对不起自己身为港口Mafia干部:“滚,你有本事别看!”

“不,我是不可能主动移开视线的!”太宰治坚毅地说。

奋力工作的国木田觉得今天无比的累,他摘下眼镜,闭上眼睛揉了揉自己的鼻翼,之后面对太宰治:“太宰,要维持好武装侦探社的名誉,不要老做丢脸的事!”

一听这话中原中也来了兴趣,问:“太宰干了什么?”

“前几天跳海被收拾海里垃圾的机器吸到、在别人的农地里自杀、想要开煤气自杀被邻居投诉……”国木田独步不知疲倦地像中也诉说着太宰治干的事情。

中原中也表示身为他的前搭档,非常理解国木田的心情,并且对他表示同情。

两个人对于吐槽太宰治的做法简直乐此不疲,太宰治都忍不住插嘴:“我有那么讨人厌吗?”

“你有!”两个人异口同声,简直就像是遇见了知音。

太宰治不满地从后面搂住中也,将头抵在他的帽子上,撇了撇嘴:“好了,小矮子,再说我就要生气了。”

他俩也适可而止,国木田心情舒爽地继续工作。中也情不自禁地笑说:“太宰,你也许真的适合这里。”

太宰治温柔地轻吻了中也的脸颊:“中也,我很想你。”

中也白了他一眼,偷偷地将备用钥匙塞到太宰的口袋:“知道了,下次来就别撬门了,钥匙放你口袋了,直接进来就行。”

“我今天晚上就要去,一起打游戏啊,中也~”

“我一定赢你!”

END.

得偿所愿:中也的属性—小型博美(橘色)

夜晚,横滨泛起浅浅一层薄雾,为城市风景嵌入朦胧色。天边月亮与天空相接,海天一色。

港口Mafia的大楼内,最高层,森鸥外面色深沉,尾崎红叶看着地上不满地坐着的毛茸茸的橘色小型博美露出喜悦的笑容:“妾身真的不曾想到过中也会变成这个样子,鸥外大人,你怎么看?”

“大姐,你这个表情可不像是希望我变回去的样子。”中原中也无奈地看着尾崎红叶。

一身洋裙的爱丽丝在一边逗中也,她伸出手眼神真挚地看着中也,中也不自在地将爪子放了上去,软乎乎的肉垫让爱丽丝倍感幸福。

森鸥外见爱丽丝这个样子也十分高兴,甚至萌生了让爱丽丝戴小狗耳朵的念头,想下次去哪里买好呢~

中原中也变成小狗的事情只有高层知道,也没人急着让中也变回去,因为知晓这件事的人是都很沉醉。

森鸥外沉醉于爱丽丝摸中也时可爱的表情,爱丽丝沉醉中也的毛茸茸,尾崎红叶也沉醉于中也的可爱。

此刻要数内心最崩溃的就是中原中也了 他默默在心里发誓,这个样子谁看到都可以,唯独太宰治,他已经想到了太宰治看到后戏弄他的表情,估计就是一脸嫌弃地说:“啊,中也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难道是为了当我的狗吗?”

“首领,我可能要请几天假。”中原中也叹气说道。

森鸥外直接就答应了,他很早之前就想找理由让中也休息一下了,有时间太过于热爱工作会让他觉得压榨员工,当然他也希望芥川也能稍微休息。

“中也君,需要我找人把你送回去吗?”毕竟中也这个样子别说开车了,估计坐车时一个刹车都可以飞出去。

中原中也没有拒绝森鸥外的好意,没过多久樋口一叶就出现在门口,说:“首领,你找我?”

樋口一叶进来时还没注意到地上小小的中也,直到森鸥外开口说让她把中也君送回去时,她还耿直地说中也先生不在办公室。

中原中也尴尬地咳了一声,樋口一叶这才注意到他,将他抱起来并对首领承诺保证完成任务。

一出门,樋口就被中也的可爱搞得少女心泛滥,并且幻想着芥川前辈变成这个样子,她一定会止不住地流鼻血吧。

“中也先生?”

中原中也对于樋口把他抱起来的行为很是抗拒,他唐唐港黑干部被下属抱在怀里动弹不得,有失颜面。

而在樋口看来,中也现在耷拉着耳朵,两个爪子紧紧抱着车钥匙,闷闷不乐地低着头望向地面。她很想摸中也的耳朵,但是忍住了。

樋口一叶从中也手里将钥匙拿过去,在把中原中也安顿在后座,并且系上安全带才出发了。因为安全带而被迫露着肚子的中也很没有安全感,只好用爪扒拉着安全带。

时不时会通过后视镜看他的樋口一叶被萌炸了。

到了屋子以后,樋口一叶很担心中也能不能一只狗安全的生活,虽然想要留下来但是被极力制止了,也就知道死心,像老母亲般提醒中也不可以吃巧克力、狗狗怕火等等各种事情,之后就担忧地走了。

中也觉得大半夜不安全,就把车借给她了。

不习惯四只脚走路和赫然变大的各种物品,让中也觉得有些恐惧。

好不容易走到客厅的中也,在沙发上看见了自己目前最不想看到的人——太宰治。

就算太宰身经百战,什么奇事都见过,但看到中也的一刻还是不由得愣神。

“中也?”他试探性地开口。

中也其实想要原地瘫倒的,只不过看见这个混蛋青花鱼又撬他家门,便带着些许怒气地说:“太宰,你怎么又在我屋子里?”

太宰治走过来,一把将中也举起来,本能害怕摔下去的中原立刻拿狗狗的腿扒住太宰的手,瑟瑟发抖。

看他这样,太宰想打趣的心都没了,将他抱在怀里,安抚性地摸了摸他的头。中也窝在他身上,还在微微颤抖:“混蛋!”

“中也,你这是中别人的异能了?”

他耳朵窝着,蓝色的眼眸也透露着可怜又悲哀的神色,小声回复:“嗯……”

太宰治坐到沙发上,让中也可以舒服的趴在自己腿上,橘色的毛很吸引人,他哭笑不得地说:“中也,你现在真的是我的狗了。”

中也不满意的用脚蹬他的肚子,现在的力度真的像闹着玩一样,看着只有两个巴掌大的橘色小狗,不自觉的去触碰他短小的尾巴和柔软的耳朵。

每碰一下,都能感受到自己身上的小狗抖一下,他忍着想要蹂躏的心里,憋着自己的内心,这一幅场景真的太可爱了!

太宰从来没有想过可以变成现实,让中也做他的狗,也从来没有想过实物竟然这么萌!

“别乱摸!”中也用他那毫无威慑力的眼神瞅着太宰说。

“不要!好不容易可以随意折腾你,何乐而不为呢?”太宰一副欠打的表情,毫不吝啬地抚摸中也。

中原中也气愤地看着他,恨不得直接用异能将这个混蛋嵌入地底下,只不过想到最后修理会很麻烦他只能用那四只脚使劲蹬他。

太宰治不语,就看着小狗闹腾,他随手勾到了遥控器,便打开了电视,对着满脸不服的中也提议:“中也,我们看鬼片吧?”

狗以一种迅速的时间炸毛了,尾巴整个立了起来,就像狗遇见了火一般,提防着太宰治。他知道自己现在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狗,连异能都用不了。

虽然这个异能表面上看着鸡肋,中了异能之后却在有限时间内封锁了自己本身的异能。

为了不听见和看见一切有关于鬼片的东西,中也像蔫巴的黄瓜一样,自己孤零零地走在沙发上,靠到角落里窝下,闭上眼睛,耳朵捂着。

太宰治浅笑了一声:“不逗你了中也,我不看鬼片,所以我的中也可不可以回到我怀里来呢?”

中原中也压根不信,只是摇了摇脑袋,都已经管不上太宰治说瞎话。

听到脚步声与自己越来越近,中也觉得自己整个细胞都在颤栗,敏感的神经让他觉得周围空气骤降。

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太宰抱在怀里,右手拖着他的臀,左手抚慰在他的背:“好了,中也,我不应该吓唬你的。”

太宰治的反常让中也觉得奇怪,按原来的他来说估计都不屑于抱他,更何况现在还安慰他,简直像被人夺舍了一样。

“太宰,你是不是跳河的时候摔到脑子了?”中也将自己的疑惑表达出来。

只听太宰一脸诧异地看着中也:“中也,你是不是傻了?这想想都不可能。”随后还惋惜地说:“看来可爱的外表下还是小蛞蝓的心啊~好失望啊~”

“本来还想说对自己家的狗狗好一点,结果中也还是一样糟糕。”太宰虽然话这么说,但是手很诚实,他让中也的两个前爪摊开趴在他的怀里,还玩着中也粉嫩的肉垫。

“滚,谁是你的狗!”中也暴躁地在太宰的怀里挣扎,无意间的一个转头看了眼地面,让中也不禁感叹:这也太高了吧?!

他平时什么高度没见过,为什么变成狗还恐高啊?

目前身为小狗的中也还是畏惧本能,只好依靠眼前唯一一个可以依靠的“建筑物”

而太宰治当然没有错过中也的反应,只不过是默默盯着,并没有发出声音。

太宰治灼热的视线感觉都够渗透到中也的皮肤深处直逼深处,中原中也厌烦地瞪了回去:“你看我干什么?”

“没有,只是在想中也这个样子应该吃什么,狗粮吗?”太宰治在深思这个问题。

一听到要吃狗粮中也全身抗拒,并且理直气壮地说:“我要吃牛排!”

“狗不可以吃有刺激性的东西,牛排也是胡椒的吧?”

中原中也失落地说:“那我就不吃了,反正明天大概就变回来了。”

太宰治摸着中也的头,又放下当头一棒:“洗澡呢?”

“不要!”他现在听到洗澡就觉得厌烦。

太宰治假意嫌弃:“中也脏脏~”

中也被他的叠词恶心到了,一个劲地假装干呕。

太宰治不再逗他,况且夜色以晚,他快速洗了澡,给中也找了个放酒的皮盒,在里面铺上围巾后把中也放了进去。

他知道中也如果睡在床上很有可能命运悲惨,压不压到他都是未知数,所以为了安全着想,还是给中也找了个短暂的栖息之地。

中原中也也没有嫌弃,乖乖地躺进去,今天经历了太多,沉重的疲惫和微小的身体。

他这一觉睡得很沉,夜晚他隐隐约约察觉到太宰一直在关注他,至少他每次踢小被时总会有人给他盖上。

隔日早晨,中原中也醒来时已经变回了人样,他也从酒皮盒里面出来,睡在了床上,掀起被子一看,真所谓一丝不挂。

身旁也没了人,摸了摸旁边还有点余温。他刚醒门就开了,太宰治浅笑,手里拿了一杯水:“中也,早啊~”

中原中也接过,放到嘴边抿了一口:“早。”

END.

/』Bar Lupin #文豪 #文豪中原 # #
by/ 雀夏深叙   ✦时期 ①中原去到Bar Lupin遇见了织田作、坂口安吾和 ②双向暗恋+醉酒+文学 “老板,来一杯鸡尾酒。”织田作之助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转头看了一眼...
】论因为讨厌中原而写的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的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家的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的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四月二十九日的中原很可以。 # #文豪 #中原 #
笨蛋欸,绷带粘上奶油很不舒服的!!”大喊。 “明明是你先扑过来的啊混蛋!!!”中原用更大的声音喊回去。   啊啊,想那个混蛋干什么。 中原安静着端起酒杯,酒液体流溢映着灯光,反射那只...
】七夕文第二弹——狐狸崽狐狸仙 # #中原 #文豪 #小说
原作者:伏子深   ☆七夕文 ☆CP! ☆ky退散 ☆ooc都给我吃。 ☆私设狐狸,人和狐仙梗。 ☆评论关注心心蓝手是第一生产动力!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只小赤狐,名字叫做中原...
文豪乙女】x你x 阴阳怪气怎么 #男神x你 #文豪乙女向 # #中原 #bg
真有人以为打架能威胁到吧。”          哦吼,完了。这是在场港众人心底的想法。        只见中原压低了帽檐,脸色被阴影遮挡了,你看不懂他的情绪。        完球了,我居然...
的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的随意猜测和...
』情人节温泉番外 #文豪 #文豪中原 # #
面颊潮地瞪着他,看起来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赶紧换衣服呀,别让他们等急了~”挑衅地说。 中原着脸换完衣服,但是他的嘴唇异常红润,瞅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不好意思出去。 ...
/』竭力诉说爱意 #文豪 #文豪中原 # #
by/ 雀夏深叙   ✦武装&港 战损+文学+双向暗恋 “君,有一个任务背后的人指名要你去,你看如何?”森鸥外胳膊抵在桌面上,十指交叉,头搭在上面。 中原丝毫没有犹豫,湖蓝色...
/』每一个夜晚 #文豪 #文豪中原 # #
by/ 雀夏深叙   ✦武侦&港(已交往设定) 文学+淡淡日常篇+温柔,你今天晚上想要吃什么?”坐在沙发上将中原拉进自己的怀里,揉搓着他那柔软的发丝,随后凭借身高差...
】天使从不说谎 #文豪 #文豪中原 # # #
。 “是的。”语气轻快地肯定,他鸢的眼睛轻飘飘扫了一眼脸色不好看的中原,“你顶头上司没和你说这个吧。” 中原含混地应了一声。 接着:“我想不希望看见世界末日吧。” 他用天使们...
】禁猎区 #文豪 # #中原 # # #
,钳着对方的肩膀将他压在肮脏发霉的地板上。 没被绷带捆绑的鸢眼睛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沼泽,带着让人窒息的恶意,他锁住中原的喉咙,却亲昵地与他额头相贴,微凉的鼻尖挨上中原的,几乎让他打了个...
】自他死后 #文豪 #文豪中原 # # #
。 “晚间报道,横滨港佃附近合道发生一起交通事故……”车内广播里的女声夹杂着滋滋的怪异电流声。 中原顺手关上广播,他几乎不用看路,这条合道他和一起开过许多年,每次都这样被迫或者被迫地装上一车...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