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双黑/太中』竭力诉说爱意 #文豪野犬太宰治 #文豪野犬中原中也 #太中 #双黑

sodasinei 2022-05-06

by/ 雀夏野深叙

 

✦武装宰&港黑中

战损中+宰宠中文学+双向暗恋

“中也君,有一个任务背后的人指名要你去,你看如何?”森鸥外胳膊抵在桌面上,十指交叉,头搭在上面。

中原中也丝毫没有犹豫,湖蓝色的眼眸里透露着坚毅:“我接下了,首领。”

森鸥外并没有因为中也答应而放松神情,反而有些担忧:“中也君,说实话我并不想让你答应。其实我一开始拒绝了,但是他们开出高价并且强硬地说只有你能解决这件事。这个任务已经让多数异能力者丧命,所以我希望中也君可以活着回来。”

即便如此中也眼神里也没有任何退缩的神色,而是当着森鸥外的面半跪下来,摘下头上的小礼帽,放在胸前:“是,首领。”

森鸥外满意地看着中也,面前这个人,一开始来到港口Mafia的时候脸颊上还有着没有褪去的稚气,到现在经历了属下的死亡、搭档的背叛,眼神里有着港口Mafia独有的凌厉。

从森鸥外办公室出来的中原中也拿到了关于这次任务的资料,上面写着:

1.此次的目标人物——Y

2.Y的异能力名为《怨灵人偶》

3.根据黑社会见过她的人描述,Y为女性,身高在一米六左右,经常穿着一身复古红长裙披着斗篷,手上拿着一只木偶。

4.她经常在黑夜杀人,只要是她盯上的目标无一幸免。

中原中也拿起里面附带的照片,他们各个死相残忍,面部被摧毁殆尽,只有一双充满恐惧的眼神可以暗示受害人死前遭受过什么,下身衣物充斥着血,衣服掀开肉被刀刮成片状,深的可见骨头,其中还参杂着木屑与手印。

资料就只有这些,中原中也紧皱着眉头,这个做法简直就像是有病态心理:“这次很棘手啊。”而且Y的异能力初步判断为控制人偶,但是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一个小女孩就算在强大这么残忍的手法也不见得。

泉镜花杀了三十五人而Y却杀了足足四十多人,虽然也在被通缉,但是普通的警察肯定拿她束手无策,更主要的是她的做法挑衅了港口Mafia的地位又惹得黑社会都惧怕。

中原中也闭上眼揉了揉眉心,他不得不承认这次地对手他没有很高的把握,因为他怕鬼。

至于会不会死亡,他其实无所谓。死亡这种东西早有定数。只不过还是会有遗憾,未曾诉说于口的爱意。

他有一种感觉,这次不会特别顺利啊,中原中也看了眼行程单,想着今天还是去一趟武装侦探社吧,去看看那个混蛋青花鱼。

想着,不知不觉间中也就走到了武装侦探社的门口,在中也愣神之时太宰治开了门,看见中也时震惊地说:“中也,你为什么会来到侦探社?”

中原中也没有想好理由,只是想来看一看太宰治:“来找你,有事和你说。”太宰治打量着他,内心油然而生一种悲伤的情绪。这种情绪在织田作死的时候他感触颇深,而现在竟然和那时匹敌。

太宰治沉默,眼神颇为冷淡地看着他,盯的中也背后发冷:“太宰?”

“中也,走丢的狗狗很难再次回到主人身边。所以我不清楚你要去干什么,但是直觉告诉我很危险,如果你是做了告别的心态来找我,那我拒绝。”至少这样可以自欺欺人。

中原中也苦笑了一声,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莫名其妙看着太宰治,无奈地走上前抱住了他。太宰治愣住了,低头看着抱住自己的中也,刚好到自己胸膛。

还没有等太宰反应过来,中也就松开了,然后一句话没说,走了。太宰治并没有追上去,他想要抬脚,却像是脚被粘住了一样,跨不开步子。

中岛敦经过时,见太宰治愣在门口,叫了一声:“太宰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太宰治回神:“没事。”

“喂,首领。”

“怎么了,中也君?”

“我今天晚上就去蹲Y,一个属下我都不会带,如果我出事将我的部下交给芥川,让芥川代替我的位置。”

森鸥外沉默了会:“知道了,中也君。”

“好的,首领。”又聊了几句中也便挂了电话。中原中也思绪放空看着身边的海。

夕阳余晖下,中原中也来到黑市,据说Y每天都会来到这里,也有很多人想要挑战她,但无疑都以失败告终。

现在的黑市摊位都已经落了灰,尘土在空气中弥漫。渐渐地天色暗沉,中原中也如愿看到了那个身影:“你就是Y吧?”

闻言,女孩抬了头,一张漆黑的面颊出现在中也眼前,那个女孩不是活人,看着她抬起胳膊露出了木制的皮肤,才知道着压根就是个木偶人。

她一步一步的靠近中原中也,鞋跟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里格外突出,中原中也没有等对方过来,反而跑上前一拳打在木偶人的肚子上。

木头的身体承受不住重力的突袭垮了下来,伴随着木头碎裂开来到声音,中原中也并没有放下心来。破碎的人偶出现在中也眼前,头转了过来,头发下是一张人脸,如血一般的眼眸直视着中也,中也忽然感受到头炸裂的疼痛。

他强忍着不适,毫不留情把人偶打了个稀碎。刚刚结束,黑暗中走出来一个人,中原中也惊人的发现和刚刚的木偶长相一模一样。

“他妈的!这是要打消耗战吗!”中原中也并不想和她打下去,拖的越久头就越难受。

“港口Mafia的干部是吗?”那木偶出声说道:“我的代号是Y,精神系异能者,我劝你放弃吧,没有一个人可以忍受神经断裂的痛感。”

中原中也嗤笑一声,瞧不起地看着她:“就这?还不如Q呢!”

说着中原中也就冲了出去,照样一拳:“重力操作。”随后,木偶陷了下去,地面出现一个大坑,蜘蛛丝般的条纹毅然在上面覆盖。

看着两个倒地的木偶,中也不满地挑衅:“Y就是所谓躲在黑暗后面的老鼠吗?也不怎么样嘛,还不如那个自杀狂魔呢!”语毕后,头部的痛感又占据高峰。

这一次Y不甘,便派出了五个死尸。他们没有个走起路来都歪歪扭扭,身体上已经长出了尸斑,四肢僵硬,走路缓慢。可是这一次中也没有贸然上前,他对这些东西心理上有抵触。

中也脸色发黑,尸臭夹杂着尘土味充斥着整个空气,手上还拿着小刀。中也喉咙里犯恶心,他紧紧的带着手套,犹豫不决后,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上去了。

每一次打伤死尸,身上就会多几道伤痕,血滴了下来,打到地面。没过多久他们又会站起来,完全打不死,中也皱着眉头,手套上沾着粘腻的血渍。一个接着一个,中也低声骂了一句。

Y阴森地笑声不断传到中也的耳朵里,中也头疼欲裂,导致动作有些许缓慢,刹那间,死尸围住了中也,中也叹了口气:“看来这次,真的不会醒来了啊。”

“汝,容许吾阴郁之污浊,勿复吾之觉醒。”瞬间,红色的纹理蔓延到中也的全身,理智缓缓褪去。周围的重力分子汇聚在中原中也手上,形成一个巨大的球体,他向死尸扔过去,还没等死尸反应,就化成尘埃。

这一次Y不屑地在暗地里看着中也,一波又一波的召唤死尸和木偶,四周地面粉碎,中原中也踩在一块地板上朝向Y过去。

Y咬牙切齿,她在这一次损失了很多手下,她知道中原中也撑不了多久就很力竭而死。她对着中也数次发动着异能,但是污浊状态下地中也压根感受不到。

重力将中也压得流血,他开始一个劲地吐血,只不过手上地攻势一点没停,自己的血迹与死尸的血迹混在一起。Y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中原中也的对手,但是在时间的流逝下中也的攻击变得缓慢。

就在Y以为必胜时,中也出现在她面前。Y当场愣住了,Y身上被重力弄伤,就在最后一击要下来时,中也的身体也撑不住了。Y看见中也的胳膊被一只手抓住了,一阵白色的光闪过,中原中也恢复了开启污浊前的模样。

“停下吧,中也。”太宰治的声音传来。

中也已经一点力气都不剩了,想要开口但是头疼欲裂。看见中也面色痛苦,太宰治就想到了,眼神冷酷地看着Y,抓住她的胳膊,启动了人间失格。

Y察觉到自己的异能力失效,瞪着太宰治,没有说话。她现在没办法逃走,中也的攻击让她重伤,手下也消耗殆尽,她认命地躺在地上。

太宰治将中也抱在怀里,看着他煞白的脸庞、毫无血色的嘴唇和浑身的伤痕。中也因为力竭瘫倒在太宰身上,闭上眼睛,呼吸微弱,身上还在流血。

太宰拆掉自己胳膊上的绷带给中也做了一个简易的包扎。他联系过森先生,森鸥外说救援车马上就到。

天色昏暗,月亮的光无比黯淡。

中原中也的意识已经沉了下去,身体冷颤。太宰握住中也的手试图给他温暖,外套也脱了下来,盖到中也身上。

身体失温的中也本能追寻着热源,现在的他眼前一片黑暗,太宰紧抱着中也,语调颤抖:“中也……”

“太宰……我好冷……”中原中也声音很小,太宰看着他嘴唇在动,靠在他嘴边,中也重复着这句话。

太宰治慌张的想尽一切办法,他轻轻吻住中也的唇,只有片刻。太宰治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里面有悲哀有不舍,更有一种不可置信和爱意。

“中也,主人可没有同意小狗可以死!你要是敢死我就去闹港口Mafia!”泪水模糊了视线,滴在中也脸色。

太宰治这是哭了吗……

中原中也微弱的感受到一滴又一滴的泪水。太宰治看着自己手上的血迹,记忆与那个时候重合。

又一次!

太宰治咬牙,眼神里出现了微不可查的恨意。

又一次看着重要的人的生命在自己指尖流逝!这一次他还是一样……无能为力……

等到车来的时候,一堆医护人员冲过来,把中也放到病床上,医生激动地说着患者还有呼吸,就开走了车。

芥川龙之介站在一旁,看着有些失神的太宰治,想要去安慰,但一切都是徒然,在这时语言是最苍白最无力的东西。

他就站在那里,中原中也对芥川龙之介的栽培不少于太宰,中也会为芥川的进步感到欣喜,同时又十分担心他的身体,对于芥川来说他也是恩人。

太宰治回过神,从兜里掏出手机打给了中岛敦,中岛敦的声音明显是被吵醒:“太宰先生?”

“敦君……找与谢野医生!”听着太宰沙哑的声音,中岛敦愣住了,他知道自己现在没有时间问太宰怎么了,只能答应下来。

太宰治刚挂断,中岛敦就接到了芥川的电话。

“人虎,中也先生出事了,关于那件事就拜托你了。”

中岛敦连忙应下,这个样子的芥川很少见,电话里都透露着悲伤。

太宰治浑浑噩噩的,直到芥川把他带到了中也的病房。森鸥外和尾崎红叶都在里面,见太宰治进来了,尾崎红叶叹了口气。

“太宰君,我们欠你一个人情,也欠武装侦探社一个人情。”森鸥外说道。

太宰治不语,只顾着看床上的中也:“中也怎么样?”

“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只不过还是有些虚弱。”

太宰治点头:”森先生,我想独自跟中也待一会儿。”

森鸥外没有拒绝。

病房里浓厚的消毒水味,太宰治还没来得及换身干净的衣服,看着中也脸上包扎好的伤痕,伸手轻轻地抚摸,生怕弄疼他。

“中也。”太宰治静静地坐在椅子上。

不知过了多久,太宰察觉到中也动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太宰?”太宰治握住中也的手,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中也手足无措地看着太宰治:“太宰,你……”没等中也说完,太宰治便抱住了他,轻声说:“中也,你下次要是再敢这样,我就把你栓在家里。”太宰治说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每一个字说得无比沉重。

“嗯,只不过你要是真的敢栓我,我就用重力把你碾碎。”

太宰治轻笑:“这个样子中也就要成寡妇了。”

“滚,混蛋青花鱼!”

“中也你的初吻都是我的了,人也是我的。”

“啊?”中也一脸不可置信。

“你忘了吗?那我帮你回忆一下。”说着太宰就托住中也的头吻了上去。

唇齿相依。

END.

】论因为讨厌中原而写的27本笔记 #文豪 # #
原作者:盐舟   *是短打 灵感来自于最新一话的文豪汪 *大家除夕快乐!!   中原一脸不耐烦地一脚踹开了家的门。 本来今天晴空万里,万里无云,正是个适合细细品酒的日子,刚好前段时间...
/』Bar Lupin #文豪 #文豪中原 # #
by/ 雀夏深叙   ✦时期 ①中原去到Bar Lupin遇见了织田作、坂口安吾和 ②双向暗恋+醉酒+文学 “老板,来一杯鸡尾酒。”织田作之助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转头看了一眼...
的作案报告 # #文豪*甜饼
原作者:終桃   *大叔,意识流9000+,# # #文豪 *补了很多次,再不行就不在这里发了,爱谁谁吧 *甜饼   我叫南村卜,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大叔。   首先请停止你们的随意猜测和...
】关于早安吻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完全没有认真写,一个月前的东西真的莫名其妙 # # #文豪   ***   总是比中原晚起,还总是拖着中原一起睡回笼觉。若是在休息日中原意思意思挣扎...
』情人节温泉番外 #文豪 #文豪中原 # #
脚:“滚,你个混蛋,今天露宿街头吧!” 无辜地看了眼中岛敦和国木田:“啊,国木田君,你听到了吗,那个小蛞蝓竟然不让我进屋。” 国木田独步推了下眼镜框,是一脸嫌弃地看着:“你活该。” 中原...
】恋人答题十问01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短打小甜饼,关于回答问题什么的奇怪故事!!很久之前的脑洞,现在翻出来写一写! #文豪 # # # #中原   #   今日特邀嘉宾:武装侦探社中岛敦...
】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
原作者:終桃   #文豪 # # # #中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芥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你的名字 # #文豪
原作者:終桃   *原著向3000+ # # #文豪   ***   认识这么多年以来,几乎没有叫过中原的全名。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那张看上去好看,说出来的话却...
】Forget me not(不要忘了我). # #文豪*短甜
原作者:終桃   *短甜   2000+ *不要再屏蔽我了我不补了垃圾APP *一帆风顺已发冲呀 # # #文豪     不要忘了我   七月的风乘着海浪声悄悄接近,武装侦探社旁边新开了...
文豪乙女】x你x 阴阳怪气怎么 #男神x你 #文豪乙女向 # #中原 #bg
真有人以为打架能威胁到吧。”          哦吼,完了。这是在场港众人心底的想法。        只见中原压低了帽檐,脸色被阴影遮挡了,你看不懂他的情绪。        完球了,我居然...
/】人间失格在运动会上到底有什么用(一发完) # # #文豪
by/ 沐辛   异能学院paro Cp:    和别的学校的运动会不同,由于文豪学院收的学生大都有异能力,而在运动场上使用异能力是被允许的。   这不,港班的中原同学已经在跳高比赛...
[/]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中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