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杏遥】休息一下吧,然后看着我 #project sekai #白石杏 #桐谷遥 #杏遥

sodasinei 2022-05-06

by/ 冰可乐一生推

 

*杏×遥

*遥第一人称视角

*上课途中突如其来的灵感

 

「一、二、三、四……不对。」  

数着节拍,身体跟着动作,是练习过无数次的舞步,但是今天有点失常,我不禁停下脚步审视镜子里的自己,脸上满是因为不断训练而流下的汗水。  

是时候该休息了,不,还不能,于是我再次开始动作,放慢节奏过后就是配合上音乐的部分,时间又过去了。  

「最后一个转圈……好!」  

完成结尾的舞步,我看了眼墙上挂着的时钟,指针正巧停在十点整。  

已经这么晚了啊,在学校的练习结束后我总会再跑到舞蹈教室多练一段时间,在别人眼里可能会觉得练得过头了,但我认为这是一件我必须且该做的事。  

因为我是站在舞台上、要带给大家最完美的表演的偶像,所以这种程度只是理所当然。  

「呼……去洗个脸回来再练习一下吧。」  

正当我边在脑内盘算接下来应该练习哪个部分,边走向门前时,还没碰到的门把手已经从外部被人转动了。  

「?!」  

事出突然,我为了躲避快迎面撞上的门而想往后倒退几步,本来是这么打算的,但身体却好像稍稍跟不上脑袋的运转,就连反应速度都下降了不少,而且脚好巧不巧在此时忽然没力,看来还是练习过度了。  

没有挣扎念头的我就这么顺势让身体往后倒,不过开门的人似乎不这么想,一个伸手就将我拉进她的怀里,并紧紧揽住我的腰。  

「就说你该休息了吧?」  

「杏……」  

我看着面前那带着开朗笑容的青梅竹马,她此时正用脚将门关上,然后抱着我一起往地上坐。  

「呐、水给你,我猜你水壶里的水不够你喝。」  

我才发现杏的左手拿着一瓶水,难怪刚才是用脚关门,我接过水马上就打开来喝,那人也静静地等我补充水分。  

「我听小实乃理说了,你最近不在状态的样子。」  

喝水的动作因对方的话停了几秒,我望向那琥珀色。  

「所以才跑来这啊。」  

「毕竟你是个不懂得休息的人嘛,要是我不在可没人当你的刹车。」  

琥珀色中带有的调侃逐渐成了深沉的严肃,但是过没多久又恢复回原本的清澈。  

我露出一抹苦笑,杏虽然天天都大大咧咧的样子,但我知道她比谁都心细,唯独在她面前无法逞能,这是我早就认知到的事情。  

我缓缓将头靠在她的肩膀,杏的味道充斥在鼻腔里,她似乎换了新的洗发水,但不管是什么味道都能令我安心。  

杏将刚才脱下来的外套轻轻盖在我身上,双手环绕住我,就这么靠在门上。  

* 

我总觉得我睡了有几个小时,但其实也不过经过了十分钟而已,蹭了蹭那人的脖颈,清醒就蹭一下枕头是我睡醒时一贯的动作,现在没有枕头,就把那人当作是抱枕吧。  

「睡醒了?」  

「嗯,但是再一下,再一下下就好。」  

「没问题哦。」  

我拉住杏的衣摆,和人撒娇不是我的性格,但在她的面前不一样,我可以轻松地做我想做的事。  

所以我不再拒绝我不对别人展露的任性。  

手不经意拂过杏的裤子口袋,里面貌似放了一个东西,我正想着要开口问还是直接抽出来,对方便察觉到了我的异样。  

「怎么了?」  

没有回应,我只是选择了后者将口袋中的东西拿出来,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纸飞机,我终于离开她的怀抱。  

「有什么烦恼跟我说说吧。」  

自然的穿上对方给我的外套,我轻声说道,杏呆愣了一会便反应过来。  

「你怎么知——」  

「你我还不了解吗?有烦恼的时候你就会折个纸飞机放口袋里,而且我猜你家咖啡厅的吧台上又多了一盆薄荷,不然就是你今天完全不喝红茶。」  

「……」  

杏的话头被我打断,一连串丢出去的话语使她哑口无言,一起长大的人我可不会不知道她的任何习惯。  

「啊哈哈……确实是有烦恼,我最近好像也不在状态上……一直在原地踏步的感觉,看不见未来的目标了。」  

开朗的人不是不会难过,只是她藏起来了而已。  

我紧盯那抹现在满是失落的双瞳,无需任何思考,我轻声述说一直以来都想对杏说的话——  

「那就先停下来吧,就像你要我休息一样,你也暂停一下脚步,然后沿途看看风景如何?」  

我拿起空水瓶作势要用力敲打对方的头,但最后只是轻碰了一下,那双眼连眨都不眨,她知道我不会真的打下去,我也确实不会。  

「那如果我风景看腻了呢?」  

「那你就看着我吧,我会在你沿途会经过的任何地方。」  

你从不属于路过的每个不知名的小地方,你的未来在那遥不可及的彼端,但我会一直在,在你感到彷徨的时候,我会出现在所有你会走过的地方。  

不用担心,你只是现在迷惘了而已,你没有比谁差,你不过是陷入了低谷而已。  

所以自信起来啊,杏。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琥珀色似乎闪过了几下光芒,杏拉住我的手,垂眸开始把玩起来,而后视线再次汇聚。  

「那你也一样,舞台上的光景要是模糊了,记得回头看看在台下的我,我会……永远带着一瓶水的!」  

「哈哈哈~什么啊。」  

明明前面讲的那么感动,但是带着水啊……很像杏会做的事,紧绷的心情放松了不少,我站起身朝杏伸出手。  

「谢谢你,杏。」  

没有犹豫,她搭上我的手,高度再次变得一致。  

「我猜明天你的课本右下角又会多一只企鹅。」

「嗯?」

杏忽然来了这么一句,换我呆愣了几秒。  

「遥你啊,开心的时候会在课本右下角画小企鹅,我可是知道的哦。」  

「诶?啊!」  

都被看到了吗?!不过也是,就像我知道杏的任何习惯一样,她肯定也都知道我的习惯。  

看着笑得像小孩一样的杏,我也笑了出来,而后我被她一把抱住,她在耳边低声说了什么,但我只听清楚了后半句——  

「……遥,我也很谢谢你。」

】我会接住的,全部 #project sekai # # #
by/ 冰可乐一生推   *× *第一人称视角 *半夜睡不的无脑产物 *只是想她们随意乱晃而已   凌晨1:15分,一般人通常不会待在外面的时间,然而此刻却站在高架桥下隐秘的地方等那...
】铭刻于内心的声音与温度 #project sekai # # #
,从之前就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石块上的坑坑洞洞这么想。   喜欢听海浪拍打在岸上和岩石上的声音,就像那人舒适又引人遐想的歌声,想起在她擅长的舞台上带动全场气氛的画面,明明带一股火热的...
】闲暇时刻 #project sekai # # #
现在也,是双赢、双赢。」   拗不过对方那自成一套的逻辑,选择再次进入书中的世界,这本小说其实挺不错的,在这里就偷偷感谢一下那不经意的行动。   那人见不再争论便也沉下心来开始做自己的事...
/葱鱼】你是谁? #project sekai # #初音未来 #巡音流歌 #葱鱼
不够满足,来回刺了好几下,还来不及感受到疼痛就眼睁睁血往不符合常理的方向流。   *   在一片全的空间里,MIKU拿一个装满水的玻璃杯往前走,忽然地从上方滴进几抹红色,透明瞬间就成了...
真冬】完美 #project sekai
欢迎的完美前辈——朝比奈、真冬前辈,但像这样在她本人面前与她对话对来说还是第一次。如果不是临时参加了委员会的工作,可能不会有这种机会? “你好、さん。接下来的工作请多指教了。”真冬笑...
(彩)被称为笨蛋又怎样!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 #天城一彩
by/ 眠   +ooc   + 「要是也能和さん这么聊天就好了。」   天城一彩被自己忽然冒出的念头吓了一跳。   可能是因为昨晚没睡好? 椎名前辈说梦话也在报菜名,害他饿得睡不。 看来...
(琥珀)樱河先生想要劝告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 #樱河琥珀
。 “啊——”天城燐音没生气,拖长了声音揶揄他,还顺便将手又放到了他头上,“小琥珀是吃醋了吗?” “你们关系真好啊。”制作人把工作信息发了出去,扭头向正僵持的他们,“还以为会合不来呢,看来是想多了...
【真】睡不该怎么办? #free #真
试过,用处不大,所以有点不相信,可小这样说了,真琴又想相信一下。 “不知道…” “嗯…那小数给!”自己数没用那就叫小帮自己数,真琴觉得自己一定是天才。 “数青花鱼?”遥想既然真琴都说了那...
【夏休息i与谎言n #偶像梦幻祭乙女向 #夏 #あんず
?刚刚说还是回家更好,可是现在又在把拉进部室?” “呵呵e。谁知道呢n。小猫咪觉得哪个是谎言n,哪个是真实i?”夏目放开的手,她,眯起琥珀色的眼睛。 “……大概,夏目くん是不想让回去。”...
【鬼灭乙女】当你鬼片后睡不时 ● 鬼灭之刃乙女向● 炼狱寿郎● 灶门炭治郎
原作者:唐若黎   ●严重ooc!ooc归,哥哥们归你 ●撞梗异常抱歉! ●小学生文笔别打脸! ●极其短小   完鬼片后,害怕的你去找他,会发生什么呢..?   炼ver “寿郎...”你抱...
【真】欢迎回来 #free #真
啊小怜!别休息了快下来!”渚起劲了,从水中跳起拉怜的手腕就是向水中跑。 “等…等等渚君!才刚休…前辈救…!”拦不住兴致正旺的渚,平常也都是真琴会拦,除非渚做得太过。 「真琴吗…」如果细算过来...
充满智慧的古代名人名言
。(宋·朱熹·观书有感) 要银山排天浪,开窗放入大江来。(宋·曾公亮·宿甘露寺僧舍) 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宋·王安·登飞来峰)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还。(宋·王安·泊船瓜州...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