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左寂】让我去天国吧 #催眠麦克风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左寂

sodasinei 2022-05-07

by/ Aki秋秋

 

*短打,只是我想看的。自避雷,非常非常崩坏,建议赶紧跑,别骂我。

*寂雷角色非常崩坏注意,病态描写,自伤描写,心结无法解开和无法赎罪描写。

*我流ooc 非常ooc 都是我捏造的,设定是没人能拯救寂雷,他也没能拯救自己。

*再预警一遍,建议赶紧跑。不跑的出事概不负责,别骂我。

 

下雨了。

寂雷的手指轻轻在窗户上划过,无神的双眼反射出窗上映照着的脸。

他紧盯着窗,身后自己年下的恋人刚刚完成了沐浴,一手用毛巾擦着头发一手拿着手机。寂雷看着他走过来再自然地把下巴放在自己的肩头。

“下雨了啊。”左马刻闷哼一声,闻着寂雷头发上好闻的味道。

“嗯,下雨了。”

寂雷抬起手,在窗户上刚刚划出的横线上又划了一竖。

他伸手,触碰着这个所谓的十字架。

“谢谢您!神宫寺医生!”

寂雷微笑着表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随后目送他离开诊室。

这应该是今天最后一位患者了。

他呼出一大口气,望向了放在自己办公室的便当。

这是左马刻做的,最近他再忙都会给寂雷准备便当,并嘱咐一定要吃。

他一次都没吃过。

没有食欲,吃不下东西,即使是强撑着吃下去了也会全部吐出来。

对不起左马刻君,真的抱歉了啊。寂雷每次看到自己爱人准备的午餐,都会感动深深的自责。

这样做简直就是完全不重视左马刻君的心血吧,完完全全辜负了他,我真是个罪人啊,这样活着有任何意义吗。

他感觉到自己浑身发冷,眼皮却有强烈的灼烧感。拼命的寻找着放在包里的纸巾,在泪水滑下前抑制住自己。

“什么啊…完完全全陷入无法解脱的困境了啊…”

好像有千百条铁链把自己锁在一起,地下荆棘丛生,天上黑的像画布一样。好可怕,好窒息。

好像在参加自己的葬礼,葬送着过去和将来。

瘫软在地上,左手紧握着美工刀,端详着自己的手臂和双腿。

感觉已经模糊掉了,不管是血肉,还是自己的双眼。什么都看不清了。

已经被满足感包围了,马上就能解脱了吧。好像没有疼痛感了,是不是能去到天国了。

这幅样子,会吓到左马刻君的吧。我果然还是在他给添麻烦啊。

寂雷说着,抬起右手,摩擦着左手手腕处的十字架纹身。

这个还是很早之前左马刻带他纹的,他认为很好看,也很配寂雷,寂雷也挺喜欢的。于是没花太多时间就决定去纹了。

他反复的触碰这个十字架,好像在寻找慰藉。紧盯着自己的双手,却发现除了血,好像什么都没有。

浑身瘫软,寂雷向后挪了挪,把背紧贴在墙壁上。隐约间好像听见了开门的声音,他感觉周围的一切事物好像都变得极为缓慢了。

“……寂雷?”

他听见左马刻用颤抖的声音说出自己的名字。是在叫我吗,好像是吧。

他抬起头,眼泪混在了笑容里。

“让我去天国吧,左马刻君。”

】新宿歌舞伎町 #催眠麦克风 # #
吵架。根本没和中王区交易。” “哦?那你今天中王区干什么?甚至她们还能客客气气为你敞开大门?难不成是妹妹调情的?” “马刻君,”雷也瞪回去,“你把话说完。” 马刻抱着胳膊,抬了抬下巴...
】体碎 #催眠麦克风 # #
by/ Aki秋秋   “就在那个冬天,大雪纷飞。街道上熙熙攘攘,缕缕行行。就在点起烟的那一刻,你像脱缰了的野马,撞进了怀里。” ,设定是没有麦克风的世界。 ooc预警,如遇不适请立刻退出...
】钉子 #催眠麦克风 # #
。”雷闭上眼。 明天就雷没告诉任何人他要打舌钉这件事,毕竟过于有冲击力,不说理由,但看这件事就足矣他身边的人包括马刻惊掉下巴。今天正好周六,于是他留好字条表示自己要外出一趟,起大早打...
】约会前的一小时 #催眠麦克风 # #
by/ Aki秋秋   马刻视角+雷视角。 流水账记录,约会前的一小时。   慢慢悠悠地从床上爬起来,起床对于来说,是否是个难题,完全取决于昨天晚上是否尽兴。 出门转,用右手往墙上拍了...
】Master #催眠麦克风 # #
by/ Aki秋秋   放出来,明明什么都没有。 双向OOC 年龄乱操作 马刻37岁 雷21岁 不会写簧文 也不会写sm 于是就这样 祝大家新年快乐。   马刻有自嘲,或被调侃为“横滨狂...
】Redemtion #催眠麦克风 # #
爱你,用生命爱你,胜过众生和世界。原谅不会说情话,”马刻单膝跪地,食指和中指轻轻拿着钻戒,“嫁给,神宫寺雷。” 那一刻,他清楚的看到,他年长的爱人眼里闪着泪光。 发自内心的泪水,因为爱而...
】Sunburst #催眠麦克风 # #
和自己的爱人说一定又会被担心的。 “看着办,能考上哪里就哪里,”马刻模凌两可的糊弄着,“你呢?以你的成绩能考个很棒的学校。” “吗?”雷歪了歪头,“还是想考医学院呢。至于上哪所,就如你所...
】AOHITSUGI #催眠麦克风 # #
脑子思考到底是叫他还是叫雷。 “啊,其实也愣了一下呢,”雷笑了笑,“当时就想着‘不管叫谁也要先抬头看一下’的心态抬头了,结果发现真的是叫。” 马刻调侃,“就没那么幸运了,明明是抱着同一个...
】故 #催眠麦克风 # #
就这么定了。” “你这孩子…”雷叹了口气。 马刻满意地笑了一声,“那睡觉,明天中午就出发。” “嗯。”雷应声,立起身子,准备关床头留着的台灯。 “神宫寺雷,”马刻开口,“永远爱你,且陪...
】恋爱疾 #催眠麦克风 # #
门口了。”他拨通电话,叹了口气。这个点雷应该下班了,不会又要加班——最好不要。 “啊,马刻君已经到了啊,抱歉,这里还有一位患者,马上就下来了。”电话那头传来雷抱歉的声音。 罢了,那就再等一会儿...
】在Shibuya的愚人节 #催眠麦克风 # #
狗? “呃…可能或许大概,”马刻皱了皱眉,“也不确定,但是……” 马刻看了一眼雷难得能一眼看出来的激动的眼神,笑着叹了口气, “可以试试。” “往…大概左边,啊偏了,嗯…再回来一点点…对对...
】吃醋 但在猫 #催眠麦克风 # #
猫生气了啊…… “既然都姓碧棺了,那就说明有足够的爱和决心爱你啊,马刻,”雷又把猫往马刻身前推了推,“别乱吃飞醋了,尤其是和我们两个养的猫。” “什么啊…明明爱你更多一些…”马刻嘟囔了...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