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兔赤】比永远再稍微溢出一些吧 #排球少年 #兔赤

sodasinei 2022-05-07

by/ 日光塌陷

 

-

海岸线上最后一缕红晕也褪尽的时候,所有烧烤架终于都吃空了。

木叶和赤苇拎着大包小包回来,“饮料和冰棒买齐了,”木叶好兴致地说,“还买了好多烟花棒。”

......这就是男子高中生的毕业旅行吗,赤苇穿梭在举着烟花空中写字的闹哄哄的前辈们中间,按照记忆把每个人要的饮料分给他们,默默地想。

虽然是被强行拉上的,但是体验一次也好,毕竟明年轮到他毕业时应该不会有人组织这样的活动了。

太阳落下去以后,海边的风变得猛烈起来,大家收拾着东西,一边商量明天再去哪里一边三三两两地往回走。赤苇是第一个回到民宿的,他简单冲了个澡,擦着头发站在阳台上看夜空。

隔壁阳台吱呀一声,也探出来一个脑袋,发梢还在滴水。赤苇侧脸望过去,“外面风大,木兔前辈,先把头发擦干再出来。”

“赤苇!我吃撑了不想休息,你陪我去沙滩上散步吧?”

“可以,但是先把头发擦干再出来。”

“我知道!等我一会!”

-

他们住的地方比较偏,沙滩上没什么人,偶尔有些情侣在黏黏乎乎。路过时赤苇有一丝尴尬,木兔却好像没什么感觉,两手枕着脑袋在他前方大步走。

“流星!那是不是流星啊赤苇!”木兔突然站住,一手指着天边一手激动地晃他。赤苇努力稳定自己望向那个方向,什么也没看见,但还是顺着他的话说:“嗯。木兔前辈可以抓紧时间许个愿喔。”

木兔歪头想了想,有点纠结,“虽然一般来说应该这样......但是为什么都要对流星许愿?它自己都一下子就没了,怎么保佑我的愿望永远实现啊......” 他仰起头开始满天寻找,最后冲着最亮的那颗星星虔诚地合拢双手。

赤苇在一旁看着,很轻易通上了他的心思,“即使不是流星也不会永远存在的。木兔前辈最好也不要把愿望托付给金星,毕竟大概50亿年以后它就会被吞没了。”

说完他就后悔了。木兔正认真地念念有词,一下子半截话咬断在嘴里,噎了半天才转头,有几分恼火地大喊:“唔啊——赤苇!!我拜托你能不能照顾一下我的心情!!”

看起来是真的有点在意,赤苇交握在背后的手指蜷了蜷,百分之九十九是毕业后还要一直打排球之类的愿望吧。他想说如果是木兔前辈的话根本不需要许愿,但这次没有脱口而出,思忖片刻决定不再提这茬,于是放缓了口气,“......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都是星星几十万光年以前发出的光呢。”

“真的吗!”木兔果然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眯起眼望了半天,“那我说的话岂不是也要那么长时间才能被他们听到......还是算了!”他烦恼地挠挠头。

赤苇发现不是自己想多了,木兔前辈今晚好像格外不安定的样子。有什么心事吗,脑袋里高速计算了十几种可能以后他还是决定直接问问看,可还没问出口,木兔突然转身,拽着他在海滩上蹲了下来。

然后他从口袋里找出了一根烟花棒。

他说:“我把我的这根留着没有放喔。我可以对着它许愿吧?这样我看到的光就是烟花这一秒钟发出的光!”

木兔前辈的想法真的很好带偏啊——现在就只想着快点被听到,完全忘记了和星星比起来烟花只是一瞬间的东西呢,比流星还要短。

但也没关系。赤苇这次认真点点头,“可以的。”

夜里风有些大,他挪近一些,两只手微微拢上去,让木兔顺利点燃那根烟花棒,闭上眼睛。

-

小小的哔剥爆裂声让周围显得很安静。对面的人很专心地许愿,赤苇很专心地看他。他洗了头,刘海耷拉着,咸漉漉的海风一下一下舐着他的碎发。

赤苇突然想起,偶尔地,在那些集训的夜晚,他也会看到木兔前辈头发垂下来的样子。他们这群人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一天的训练后还可以吵吵嚷嚷,把枕头丢来丢去。赤苇总是早早躺进被窝并在忍无可忍的时候负责熄灯,但所有人都睡着以后他又忍不住睁开眼,借着窗格透下的光亮,虚虚地描摹木兔前辈的眼睛,眉毛,还有滑到一侧的发丝。

而现在木兔前辈毕业了。他又一次想起这件事,在夜晚的大海边,未来变得平静而分明起来,就像那被月光勾勒成细细的银色的海岸线,他止步于岸边,木兔前辈却会一直一直往前,衣袖灌满风,像饱满的帆那样驶向世界。他当然还可以看见他,在观众席,在电视里,也应该会在五年十年的聚会上......但是这样的时刻,全世界只有他们俩,他们俩又挨得这么近,清淡的硝烟混杂着海浪和洗发水的气味,木兔前辈刘海湿嗒嗒的样子,也许这就是最后一次看见了。

要做些什么吗?能做些什么呢?他想了想,也低头从口袋里翻找起来。

-

木兔的愿望许了很久,久得简直像编了个故事。

他在嘶嘶啦啦的燃烧声中意犹未尽地睁开眼,才发现手里的烟花棒早就燃尽了,而赤苇脚边也扔了不少烧焦的细棍,他还在埋着头,把一根没用过的抵上另一根已经过半的试图点燃。

呲地一声点亮了,赤苇对上木兔震惊的视线,微微笑起来,递给了他,“买的时候多买了一盒,我也还没放。”

“那为什么趁我许愿的时候自己偷偷点啊!”木兔抱怨着接过去。

“没有偷偷点,都是替木兔前辈点的。因为我也想要木兔前辈的愿望永远延续下去。”

木兔的声音开始有点结巴,他慌里慌张盯着手里的烟花,“真......真的吗?”

“真的。”赤苇凑上前,按住了木兔的手,以确保下一秒不会飞起来烫到他。

然后他更深地探身,吻了吻他的额发。

-

灿烂得不能再灿烂了,他破罐子破摔又满足地想。这个夜晚就像烟花棒底端的最后一星火花,猛地一个闪烁,大概会长久占满他的记忆。虽然明白是瞬间的事情......虽然也明白马上就会熄灭了,结束了,过去了,但是可能是怪他把所有火花都叠在一起,片刻虚虚延成了永恒,突然就从明白变得糊涂了。

眩晕间他甚至感觉自己的脸烫起来,头不受控地低了低,然后明白是谁按着他的后脑勺。下一秒嗡嗡作响的暖和的海水覆上来,彻底裹住了他。

他再睁开眼睛时已经不自觉坐倒在沙滩上,小腿有点胀软,首先涌出的念头居然不是木兔前辈为什么要亲他而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接吻腿差点抽筋了,不管怎么说这也......木兔松开了手,赤苇极力控制转身就跑的冲动,一抬头看到木兔盯着自己,神色有些闪亮有些紧张还有些不满,这么复杂的表情真的很少能出现在他脸上。

他卡壳了好几下,最后沮丧地说,“赤苇,我刚刚许愿的时候都已经想好了,等会如果表白成功,以后每年都要和你来这个地方,如果失败了,我以后写传记就给这里命名为伤心光太郎之海......呜呜呜!但你为什么要抢先、先先先这样啊!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赤苇迟缓地眨了眨眼。

木兔继续自暴自弃:“总之,之前塞在你鞋柜里的情书都是被我拿走的,马上就要毕业了,以后希望你也不要收,信的话我会尽量给你写的!

“高三这一年我有空就会回来看你比赛,等赤苇毕业了,就算以后不会和我一起打球了,我还是想每天都能看到赤苇。

“毕业旅行是我说要来这里的,虽然木叶说和赤苇表白的话在哪里都不影响成功率,但是怎么可能,至少学校肯定不行,在学校赤苇就谁都没答应过,我听说晚上的海边比较适合一些。

“赤苇说希望我的愿望永远实现,那就答应我吧!毕竟我的愿望就是和......”

赤苇捂住了他的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不用说的,木兔前辈。”

“唔唔唔唔......?”

“我答应你了。”

木兔惊喜地紧紧扒上赤苇捂着他的手,“唔唔!”

赤苇彻底笑开,“真的。”

-

星星还是在大风里一明一暗地忽闪。最后一根烟花棒还没有燃到尽头,在木兔回吻他时就掉到海滩上熄灭了。

但是赤苇无暇去看这些了。再怎么看,清泠泠的夜空中也没有什么能回望他的存在,而在面前这一双只盛满他的蜜金色眸子里,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距离。

刚好比永远再稍微溢出一些。

】谁我懂他 #排球少年 # #木光太郎 #苇京治
哦。”木突然说道:“苇确实很熟悉我呢。” “这里用‘了解’更好。”苇不禁纠正道:“宫只是还不熟悉木前辈的进攻套路而已,时间长了配合一定能打得更好。” “侑侑在排球上是这样啦。”木理所应当的...
】听闻时光在告白(下) #排球少年 # #木光太郎 #苇京治
,可能的后援会会长收集的还要多,这些画框也占据了他从东京来大阪的行李中的一大部分。 这面墙上不是全部,从前的是一些长篇幅报道或个人专访,新增的就是他来大阪这一年的所有木相关资讯。 苇呆呆地望着最...
排球乙女】木前辈,请让一让 #排球少年乙女向 #苇京治 #volleyball romance
少年试图平复心绪。苇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逾矩,他谁都清楚木光太郎作为“star”的潜力和能量,也同样受到这位似流星般光芒万丈的前辈的鼓舞,只是出于私心,少年悄悄地想如果你能多看看他就好了...
排球乙女——What's your name? ● 排球少年乙女向● 及川彻● 苇京治● 宫侑● 木光太郎● 黑尾铁朗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What's your name?【及川/苇/宫侑/木/黑尾】 预警:是吃醋的老梗,即可能威胁他地位的是哪个?有私设,第二人称,有长有短,OOC致歉...
】花期 #苇 #排球少年
,我不会对木前辈说,类似剖白的话语他也许不会懂,又或者是懂了变得很得意,都使事情变得难办。 而且太感性,不像苇京治。 我在心里把他捧得很高,高到我的理智告诉我是不是有些盲目,然后感情反驳不会盲目...
】冬天是恋爱的重要季节 #排球少年 # #苇京治 #木光太郎
学校一定很温暖的感觉,毕竟校服看上去就能把人包的严严实实一点也不让冷空气有机可乘。   木天生体温高,不运动的时候都苇暖和,木叶之前笑称他是排球部行走的暖炉,一到冬天谁都喜欢和他挨在一起。木为此...
】我的果汁分你一半 #排球少年 #木光太郎 #
“舍不得”的话语,说“明天见”。   木说“明天见”多过“再见”,因为“明天见”似乎更值得期待一些。   他会和苇分享太阳落山后的球场。傍晚过后,体育馆很安静,分享的内容从传球、击球到眼神、汗水...
】可以窥见的未来 #排球少年 # #苇京治 #木光太郎
这件事,日向就告诉了木。   “宇内天满?乌野当年的小巨人?”   “对!现在也是周刊少年bye的漫画家,苇你现在的工作很无趣,不如做一些有趣的少年漫画肯定是很好的选择。”   木把宇内的...
】浪费喜欢 #排球少年 #木 #
什么的……大部分情侣都这样?这算粘人吗?”安藤不甘地捶了捶桌子。 木点头,说当然不算,他在脑中飞快地过完一天,稍稍安心——他可没有跟苇一起上学,不算很粘人。 分别时,安藤问木有没有女朋友,木摇...
】槲寄生的祝福 #排球少年 # #苇京治 #木光太郎
女生,更喜欢排球。” 笨蛋,排球白痴。 “说到圣诞节那一定得是圣诞树,听说在槲寄生下接吻就会永远在一起哦!”“希望大家都能和恋人一直在一起。” 槲寄生的传说是木在一本圣诞节绘本里找到的,他兴冲冲地...
】能不能 #排球少年 # #木光太郎 #苇京治
‘变本加厉’了。 “什么事都可以哦,我会尽力想办法满足苇的。” “那木前辈,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苇想要什么?” “那等赢得比赛告诉前辈。” 二人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好一会,直到枭谷的这些...
】笔记 #排球少年 #苇 #木
。 因为苇一定会回应他。 “怎么了?”看苇果然回话了,在明知道木没事找事的情况下。 “已经写完了吗?”苇侧过身,将笔放在笔记本的中间,合上笔记本,上半身稍稍倾斜,准备看木的完成度。 木笑...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