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彰绘】不老魔女与玫瑰 #pjsk #东云姐弟 #东云彰人 #东云绘名 #project sekai

sodasinei 2022-05-08

by/ 優織

 

我流童话 架空设定

刺玫瑰成精彰人x不老魔女绘名

(虽然玫瑰精的设定根本没怎么用)

私设如山 

ooc严重

1.

东云绘名是这片森林里最强的魔女。

森林坐落在王国的西方,西起国境线,东抵中心城区,靠近城区的地方被人们开荒,作为居住地,不进入危险的森林,倒也安闲自在。

魔女一族自创世开始便世世代代生存在这片森林里,自从诞生起就被祖辈告诫不要离开森林,也有因为好奇溜出去的,为爱情,最后却被反被人类利用,不堪折磨自杀而死。

也有魔女伤害过王室成员,直接拐走了小王子,吓得王后差点心脏病犯了,虽然最后小王子安然无恙地回来了,但从那之后约法三章魔女一年只能出三次森林,长老在森林外布下了结界,结界的解禁信物由国王保管。

年少时的绘名听长姐讲这些故事时,正扒拉着咕嘟咕嘟冒着泡的坩埚,一遍丢进根人骨一遍感叹人类的险恶和爱情的可怕。

活着不好吗,调戏湖里的小蝾螈不好吗。

小蝾螈熬魔药更好。

加点鳄鱼泪美妙上天。

魔女本就稀少,后代成了珍惜品种,大多是被邻里街坊捧在手心里的。在绘名的记忆中,她还是幼体的时候还是被姐姐溺爱过的,只是她的天赋异禀,能力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强大,更多时候把天赋浪费在捉弄人上,并热衷于调配各种奇奇怪怪的药剂,终于在东云绘名成年后将她轰出了家门,美名其曰锻炼独立的能力。

2.

被扔出家门的绘名又找地方自己建了个房子,离原来的家离得远远的。

建房子,挥挥魔杖的事。

3.

在木屋里度过了十年的绘名终于感到了些许无聊。

时间对于魔女来说实在没有意义,魔女们长到成年,身体就再也不会改变,人类渴求的长生不老与青春永驻。

一开始她沉迷于小说,全都是她从路过森林的人类身上搜刮来的,比如什么总裁的天价宠妻、学长大人爱上我。

后来绘名尝试养花。她很喜欢玫瑰,结果挖了十株玫瑰回来栽在玻璃花房里。

无花生还。

再后来找到了人类竟然还有相机这种东西,能把某一瞬间的景象留存下来,发现乐趣后开启了狂拍模式,没过多久就攒了一抽屉盒子的相片。

4.

绘名发现她的朋友们都开始养孩子了,当然是捡的。

因为实在太无聊。森林里也许一年见不到几个能说话的生物,人类经过大战后安分守己了许多,少有闯入者,偶有旅行家也十分小心谨慎。魔女之间又住的远,地广人稀。对于魔女超强的学习能力来说她们所有的藏书要不了一周就能读完,药材在短暂的百年间不会出现新品种,炼药的搭配组合也就那样。

魔女们通常死于自己编织的孤独里。

养孩子对于这些魔女们来说倒是件新鲜事。

5.

她捡了个小孩回来。

在去找黄金蛇鳞的路上。

小孩有着一头毛毛躁躁的橘发,刘海出甚至还有一绺黄色,不服管教地张牙舞爪,橄榄绿的眼睛充满天真与好奇。

看到他的时候他正蜷缩在玫瑰花丛中,紧闭着双眼,眉头紧锁。裸露的皮肤被花刺划出了道道血痕,身上的衣服倒还干净。

黄金蛇鳞没找到,却抱了个橘色头发的小孩回来。

绘名不会想到,正是这个小孩将她拉出孤独的泥沼又将她推回。她会因为他陷入爱情的魔咒。

此刻他们正在互相瞪着对方。小孩因为好奇,东云绘名是实在不知道怎么养孩子,小时候的她都是让别人操心的份,哪操心过别人。

而且这个小孩似乎不会说话。

肚子饥饿的声音打破了尴尬的宁静,她决定先为小孩做顿饭——她的拿手好菜怪兽肉千层饼和南瓜浓汤。

6.

那孩子坐在餐桌上,望着盘子里黑乎乎的千层饼和咕嘟咕嘟冒着泡的绿色的南瓜浓汤,因为饿极了,还是颤抖着拿起刀叉切了一小块千层饼放进了嘴里。

然后跳下高脚凳跑到外面剧烈咳嗽起来。

当然结果是他浪费了一次外出机会飞奔到集市上买了一袋子面包苹果回来,路过甜点店顺手买了几份起司蛋糕。

小孩这才缓了过来,只是眼睛里写满了惊恐。

最后你们共同觉得起司蛋糕是人间美味。

7.

绘名开始教他说话。没几天他已经能够与她正常对话。

他叫彰人。

绘名去为他订做了几套衣服,愉快的表示捡到了就是我的了,姓肯定也要跟我姓,就叫东云彰人,养起了小孩子。

他不哭也不闹,更多时候安静的在一旁看着她。使唤起来也十分得心应手,拿个蜥蜴皮拿个蠕虫也完全不在怕的。

而且还主动学了做饭。虽然最开始深得东云绘名真传,一番勤学苦练后也还像模像样,成功做出了正常的南瓜浓汤。

活了三百年的绘名,第一次尝到了感动的味道。

彰人与绘名在魔女茶话会上听到的那些熊孩子完全不一样,而且十分省心,她不由得感慨万千,转过头发现小孩也在看着她,望着他白白嫩嫩可可爱爱的脸更是心软得一塌糊涂。

这么可爱的幼崽一定要记录下来,于是绘名拿起相机又是一阵狂拍。

“我是这片森林里最强的魔女,所以等同于这片森林都是你的。”东云绘名骄傲地向彰人说道。

“来,彰人,叫姐姐。姐姐给你变个好东西。”

说着拿出魔杖变了张地图出来,展开后交给他。

小彰人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8.

学会说话后的一天,他们正一起在花房里给姬金鱼草浇水。

他盯着绘名的魔杖看了一会儿,问道:

“您的魔杖能变出些什么?”

“当然是所有我见过的没有生命力的东西,活物变不了,比如你手上这朵花。”绘名凑到一旁去闻蔷薇的味道。

“您喝过真正的南瓜浓汤吗?”他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或者说,这片森林里没有苹果吗?”

这天绘名才发觉她姐姐的南瓜浓汤根本不能叫做南瓜浓汤。

所以当时为什么不变个苹果而要到集市去买?

绘名陷入了沉思,后知后觉地心疼起了她的扫把。

智商一定是分给彰人了。想着便敲了一下彰人的头。

但是好在遇见了起司蛋糕。

9.

领回来不到三个月他就被绘名丢进了人类的学校,因为她教不了他其他的东西。

绘名感受到他是个鲜活的生命,不应该永远困在死气沉沉的药材里,阴暗的森林里。她可以教他知识,教他炼药,教他生存的技能,可教不了他爱,教不了他如何与别人相处,如何面对生老病死。魔女与普通人类不一样的。而他是人,有一天彰人会离开她,离开森林,回到人群中。

而东云绘名的生命永不终结,时间在魔女的身体里腐烂,魔女成为时间的容器。

绘名忧郁地望着彰人,他才七岁,我却已经为他规划好了人生,这就是当代好家长。

彰人,我永远爱你。

10.

其实彰人不是人,是朵成了精的带刺小玫瑰。

但绘名不知道。

彰人年龄渐长,成功长出了刺。

绘名十分怀念彰人曾经叫她姐姐的日子,因为现在彰人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乖乖小孩了,在家张口闭口直呼绘名,跑腿这种事也会做但是比之前艰难很多,还经常和她斗嘴。

“彰人,把书房里那本书拿来一下!我现在就要用!”

“你不说书名我怎么知道?”

“就是那本封面是两个人头的那个啊!”

“你自己都不记得还要我找!搞清楚再使唤我吧!”

……

“彰人,去帮我买个东西嘛。”

“不要,这种事情自己去做好吧。”

“彰人之前又听话又可爱的……”

“好好,真是麻烦。”

11.

一晃就是十年。

当初不及东云绘名腰高的小孩已经进门都要弯腰了——毕竟她当初设计的时候可没想到别人。

彰人变了很多,学习了绘名好的方面,比如同样爱吃起司蛋糕和松饼,比如养花——当然会在绘名为玫瑰剪枝的时候感到虚空的疼痛。彰人来了之后绘名的花房里再没死过花,往花房里搬新品种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他的性格发展方向是绘名完全没想到的,她以为会是温顺听话又可爱的孩子,哪知道是各种嫌弃她,完全像是和她这种魔女一起长大的孩子,总是彬彬有礼,言辞温和,态度尊敬,以至于影响她发脾气的次数日渐增多。

想起自己的十七岁,魔女年龄换算的成人类的十七岁,绘名正用怪味药水戏弄着她的姐姐,偶尔炸个房子烧个厨房。

12.

绘名不知道的还有很多。

13.

彰人成为了镇上的骑士长。

得知这个消息时,绘名已然忘了自己是和人类对立的魔女,激动得失手剪断了葡萄藤。

彰人上周带回来的。

出息了。

出息了。

他一定会成为和平大使!!人类和魔女的关系就靠你了!你是我,不,我们魔女的骄傲。

其实绘名还是有些向往人类世界的,他们有不用魔力驱动的机器,有各种各样的食物。

但是这种心情怎么能在彰人面前表现出来呢。

14.

彰人回来后,绘名伸手对着他的脸一阵捏。他身体僵了一下,皱着眉头揪住绘名的手就往旁边扒拉,不要随便捏我脸,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所幸绘名心情好,哒哒哒跑到厨房说尝尝我的亲手做的起司蛋糕。

门还开着,阳光落到他身上,他微低着头,脸上的阴影说不清道不明。

绘名背对着他,正戴着手套拿刚烤好的鲜花饼,没看到他握紧的手又松开。

绘名拉着他坐到餐桌旁,捧着脸星星眼望着他让他快尝尝,感叹道我的厨艺现在真不错,又拿出相机拍下了这份成功的作品。绘名的厨艺在彰人手把手的教导下还是进步了许多。

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没有开口。

绘名拍完照想起之前为彰人拍的照片,说道

“彰人之前真是可爱呢,现在一点也不。”

“哪有人形容十七八岁的男生用可爱的,再说我已经长大了!”

“嗯嗯,彰人来一起拍张照吧?”

第二天早晨

“要去采药材自己去,不要这么早拉我起床。”

“彰人就陪我去嘛。”

“听不见。”

“一起嘛。”

“说了听不见。”

15.

东云绘名发现彰人最近有点怪。

像是在刻意疏远她一样。

餐桌上他和绘名的座位隔的越来越远,该有的礼节倒也没少;花房里也尽量避免与她接触,甚至家都少回了。

彰人以前虽说表面上很嫌弃绘名,但也没有这样过。

绘名将他反常的行为视作他持续已久突然上升的青春期曲线。

这天晚上绘名书房的灯亮了一晚,想查查人类的青春期应该怎么处理,为了给他最好的,绘名找出了所有看起来与人类有关的书籍准备挑灯夜读,结果最后困得打瞌睡,书啪叽在脸上打得她一惊,华丽丽地从摇椅上摔了下来,旁边的几摞书也倒了下来,书房一时十分混乱。

为了他查这些干什么!

绘名揉了揉摔疼的腰,开始收拾这摊混乱。

她十分思念她的小孩。

可彰人终究要离开她,离开这座破破烂烂的小木屋,去往远方,去看这座森林和小镇以外的地方,他那么优秀,不能永远困在这里。

绘名对自己一生的规划十分明确,生死在这座森林里,这是她的宿命,也是魔女的宿命。

和人类建立友好关系……算是支线任务。

但是为什么会有不想离开彰人的情绪呢,绘名活了几百年,第一次感受到这种酸涩的感觉,像是青涩的果实却要发芽。

16.

彰人也有十分执着的爱好——音乐。

这点绘名终于可以指导他,只不过两人喜欢的音乐风格实在是不同,几次磨合不过来绘名也就放手只提供资金支持了。

17.

彰人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玫瑰味,他还小的时候绘名恨不得二十四小时把他抱怀里揉。

十几岁就变成了东方调树木辛香料的味道。绘名一直怀疑他是不是有香水,但是收拾屋子的时候也没见过。

18.

绘名觉得彰人可能是有了喜欢的小女生。有了女朋友忘了她,在花房里的绘名恨恨地剪下一朵白蔷薇,扯起了花瓣。

找他。

不找。

找他。

不找。

……

不找。

谁要找这孩子了我连他亲妈都不是我管那么多干什么,他爱和谁好和谁好与我有什么关系,家都不回了随便哪去吧。反正他什么都不懂。

绘名很生气。

非常非常生气。

彰人现在回来也哄不好的那种。

又剩下她孤单一人了。她永远居住在这个小木屋里,走不出这片森林,彰人想回来永远有目的地,绘名永远在这里。可外面的世界太大,绘名不知道彰人的行踪,也不了解人类社会,怎么去找到他。

如果真的找到他,又怎么说呢,说我很想念你,说你小子为什么这么久不回来?他不会愿意听的,绘名也说不出口。彰人总是和她斗嘴,总是忍受她的坏脾气与无理取闹,肯定受不了了吧。

或许当时她就不该养他。

19.

彰人七岁那年和绘名一起回了家,只会说精灵语,他知道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所以在绘名教他说话之前他基本没开过口。

或许是因为小彰人十分可爱,绘名总是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轻声细语,也格外有耐心,也能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老师。

最开始绘名只是为了排解无聊,说实话并没有把他真正看作是她的孩子,难听点就像宠物一样,一只小猫也能替代他。

绘名那时换算成人类年龄还十分年轻,和彰人站一起看起来也更像是姐弟。

绘名又想起以前彰人穿着大了许多的法师袍跟在她后面跑的样子。

再也看不到了。他甚至不再找她。

20.

遇到绘名之后,

他满眼都是她。

但他怎么可能和她说呢。

21.

彰人今晚回来了。

满天繁星。

绘名在花房里睡着了,身旁是一地散落的花瓣。她被轻轻抱起,彰人微不可觉地叹了声气,将绘名放在了床上,放了一个八音盒在她桌上,可以播放的曲子是小时候绘名教他唱的儿歌。

八音盒里,是旋转木马,上面坐着一个短发女孩,靠近小人偶旁的木马上有些不平的痕迹。

曾经有个小人偶在这旁边,但是后来又被制作者拔起,胶水的痕迹留在了上面。

他靠近绘名,颤抖着在她额头轻印下一吻。

他最狼狈的样子全都在绘名面前。

月光落在他的脸上,他起身披上斗篷,临走前在绘名的房门处停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

女孩熟睡的身体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短发有几缕搭在脸上。

走出森林的每一步都无比艰难,这是他长大的地方,他记得青草的芳香,记得她在这片森林中教他弹过的每一个音符,记得一切一切,一切她去过的地方。

再次相见时,也许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时光了。

知道一切后,你还会像以前一样望向我吗?

这份情感,你最好永远都不要知道。

我看向你的眼神早已不再单纯。

坏掉的苹果会被丢掉,变了质的起司蛋糕会发霉烂掉,那我对你变了质的亲情又会怎么样?

我是你捡到的孩子,最开始我很崇拜你,觉得你什么都会,会魔法会变出很多东西,后来我发现你缺点也很多,以前的我很傻,再后来我发现我喜欢你,每一次的嘴硬都压抑着这份感情,直到我发现这份感情汹涌到我无法控制。可你还是那个令人讨厌又喜欢的样子。

你养我长大,你总是很恶趣味,会使唤我捉弄我,但我却在这一次次的打趣中动了心。

你又把我当成什么呢,相处了十几年的孩子,却在长大后想要和你在一起,你会觉得恶心吗?

一句句话语中藏着他的不可言说的悸动。

他会做出怎样的事情,他不知道,也不愿意去想,彰人宁愿绘名讨厌不回家的他,也不愿意她厌恶对她有异样感情的自己。

22.

上次的八音盒后,彰人再也没回来。

尽管绘名已经早就做好了他会离开的心理准备,但是真正别离的时候却又无法控制自己汹涌的情感。

绘名早已习惯有他的生活。两个人互相恶趣味地拉对方早起,和他一起地一日三餐,和他一起在花房修剪花枝,使唤他跑腿,绘名的生活里都是彰人的气息,但这气息的主人却很久没回家了。气息里已经掺杂了灰尘与思念的年岁。

魔女的感觉其实很敏锐,她知道那晚的一吻。

但她不想去面对那样一份感情。

是冬天,绘名望着窗外出了神,她和彰人是不是曾在外面打过雪仗?两个人互相把雪扔到对方衣领里,再拌着嘴去到木屋的壁炉里烤着火取暖。

绘名想了想,用手在窗户的上写上几个字:

我喜欢彰人。

然后哈了口气,将它们又擦掉。

家里的花早已枯萎,彰人啊,我不会老去,它们什么时候会再绽放呢?我陷在自己的囚笼,自己的孤独,中了爱情的诅咒,只有你的相片陪我,你什么时候再和我拍一张吧?

姐弟家今日无时差 #project sekai # #
by/ 咲桃   *愚人节限定的姐弟的人生相谈。3700+   家的姐弟有时差,明明住在一起,却如同隔了一个半球。彼此间的交流也仅限于清晨的偶然会面,只是当时是去上学或晨练...
】恋爱棉花糖 # #姐弟 #project sekai # # #
山车尖叫再续前缘,下来之后腿都是软的,被扶着走到下一个设施。小姐信邪,非常有挑战精神地拉着去了海盗船跳楼机等项目。 玩完后感觉自己像踩在上 。 “去玩点缓和的吧。你是说要...
】梅雨 #姐弟 #project sekai # # #
递过来一张纸巾,叹了口气,“不要哭了……算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想做什么都可以,随便发泄也没关系。” 抬起头,怔怔地看着,又好像看的是窗玻璃外阴沉的天空。 最近一周都是阴雨天气,会放...
】吉原 # #姐弟 #project sekai # #
by/ 優織   *“你一定要接住我”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或许雷  *商户x花魁 *四分之一的花魁设定,私设男子装扮发型同现代,其他考据严谨 *全文1k6 赶到...
】歧路 # #姐弟 #project sekai # # #
预示, 这只是一生中的又一天。 3. 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那晚的月色真美,美到她想离开,想和一直看下去。 但是可能,这里有她无法跨越的东西。 其实之前和她表白过,她那时只会躲开...
】成人法则 #姐弟 #project sekai #
。她默念道。。 在这昼夜分的屋子里,记得画了多少张他,经常能看见,在饭桌上,在窗边,在电脑桌旁。她甚至能听见说话,他似乎总在自言自语说一些有关音乐的...
】说“喜欢” #project sekai # #姐弟
?不过我是会监督的所以休想蒙混过关哦~ :重点才在那里吧?! 一旁: 冬弥:,很讨厌这个吗? :……倒也没有。 杏:那就好了?反正是姐弟而已,也用怕误会。司前辈是也经常“我最喜欢我可爱...
「まふえな」幻听 #まふえな #朝比奈真冬 #
,看那扇没什么阻挡作用的门轻巧合上后又一同对着桌子上的果盘行注目礼。还是真冬先叹气结束这片刻的寂静,讨好般地放软语气,要早些离开。 才会的,放下才戳起来的苹果碎片,绕开桌子移动至真冬身边...
「まふえな」温泉 #まふえな #朝比奈真冬 #
。 焦躁源自于。 这也是真冬理解的地方,她曾以为是过多的相处导致的焦躁,所以她有意避开几日。令躁动的感觉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愈演愈烈。 抽到商城的一等奖只是个意外,但她确实没有...
「まふえな」放松 #朝比奈真冬 #まふえな #
头发,但也没说什么,只是会发出嘶嘶的声响表明自己的痛苦,不过都被吹风机鼓出的风吹散,除了她自己并没有会听见罢了。 被服侍的感觉自然很好,尤其是当头发已经接近干燥时会被扯痛的头皮和一般般...
「まふえな」卵 #朝比奈真冬 # #まふえな
身体是兽出笼的必修课。” 抬手凑近在真冬手心的卵,她还没能摸到那个有些不可思议的小东西就被朝比奈真冬毫无预兆地袭击。以一种完全符合人体工学的角度被钳制住的手,肩膀和肘关节好像在尖叫,疼得她...
「まふえな」换牙 #まふえな #朝比奈真冬 #
防备。 而兽女士的姓名,社会成绩,为人处世等信息全都被挤在边边角角,被前面那些信息夺去了眼球的根本会注意到这些他们觉得对自己无关紧要的东西。 扫了眼那些信息,点进结尾的评论区在看见第一条...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