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彰绘】成人法则 #东云姐弟 #project sekai #彰绘

sodasinei 2022-05-08

by/ 優織

 

*之后可能会有改动

*全文5k+

*和我演一出戏吧,来看一看现在的我。

01.

一颗石子砸上了东云绘名的后背。

绘名条件反射回头,什么都没有,只有粗糙的水泥地面上她黑色的影子。眯起眼环顾四周,一栋房子后面露出了一抹亮眼的橘色。像是察觉到了绘名的视线,橘色晃动了一下后飞快地消失了。

绘名怔了一瞬,用稍显滞涩的姿势跑着追了上去。医生有说过不要剧烈运动,但她只是觉得一定不能错过,一定要追上去。

是个小男孩,他身手矫健,跑得很快,灵活地穿梭街巷之间,像一只漂亮的猎豹。

绘名不出意外地跟丢了,找了个地方坐下喘了喘气,她有预感那个男孩一定还在这附近。

“喂。”一个声音从高处传来,绘名抬头,那个有着耀眼橘发的小男孩正坐在一棵树上,一搭没一搭地拨弄着手上的弹弓,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青朽叶色的眼睛里溢满了狡黠与高傲。上衣的口袋里鼓鼓囊囊像是塞满了小石子。

“没礼貌的小鬼。”绘名生气地丢下一句,“怎么能随便捉弄人呢?打在你身上试试?而且我和你根本不认识吧。”在说到认识这个词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认识吗?确实是她会喜欢的橘色,可是她认识的人没有这个发色的。她摇了摇头。

“也许见过吧。不知道。”男孩的眼睛骨碌转了一下,“想试试新弹弓。”见绘名似乎在发呆,不满地说道:“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没礼貌的无聊大人。”

“你信不信我把你弹弓皮筋给你剪了?”东云绘名抬起头瞪着男孩。“而且你还没给我道歉吧?”如果我有弟弟,一定不要是这样的,绘名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这样的想法。莫名其妙,还是这样一个人好,也不是很需要兄弟姐妹。

“对不起。”男孩立刻改口道歉,之前的嚣张好像不复存在,看起来倒像是个做错事正低着头挨训的乖乖小孩。

这才差不多。

02.

“你怎么在这?”男孩第二次遇见绘名的时候后退了几步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我现在住这里,一想到要一直看到你心情就变差了。”绘名环着手歪头说道。

“这话应该我来说。先说好,这块地是我的,先来后到,你要是有事,去别的地方。”男孩用手指了一下,划了个范围,昂起了头。

“真幼稚。”绘名只觉得这小孩真的有些无聊烦人,“这公园不是你家的吧,谁要理你了。”说完迈开步子径直走开了。

03.

“你都不用上学的吗?绘名在第四次看到男孩在公园里闲逛之后忍不住问道。

“现在是暑假。”男孩用怀疑的眼神看向她,“你不用上班的吗?”

是啊,暑假,暑假,她已经毕业很多年了,现在在一家外企上班,做文员。学校,在学校时她好像很喜欢画画来着……然后呢?所以她为什么会在这里,是生病来休养吧?想起医生的话,东云绘名的脑袋仿佛生了锈,艰难滞涩地运转着,不舒服要和医生说?医生,医生?我的头很疼?

“喂,你没事吧?”男孩看着绘名脸色不对,打断了她的思考。“啊,啊,没事没事。你是上小学吗?”绘名生硬地转移话题。

“当然,快毕业了。马上就可以成为妈妈口中的男子汉了。”男孩少见的有些害羞,清清嗓子,顿了顿开口,“我可不是什么小屁孩了。”

04.

“你怎么总是一个人?”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别人照顾。你看起来也没什么朋友吧?”

“大人也会孤单吧?真可怜。”

“……先可怜可怜你自己吧,你觉得你今天把衣服弄的这么脏……”

“那是不小心!!有只小猫在树上,我想去救她来着。”

“猫还需要你救呀。它自己就可以下来。”

他们慢吞吞地走在路上。影子拉的很长,绘名总感觉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男孩身上有一种她熟悉的感觉。不过男孩的眼睛很亮,看向她的时候更是。有人只看过她一眼。但是她不记得了,那样的人不记得也没关系吧。

“我最近在攒钱,现在去请你吃芝士蛋糕!”看着绘名沉思的样子,男孩突然说道。

“诶,你也喜欢芝士蛋糕吗?”绘名有些诧异。

“对啊。小时候妈妈带回来的,吃过一次就爱上了,但是后来很少吃到。”男孩停了停,”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大方一点让你和我一起。”眉目间都是得意的神色。

绘名失笑。

男孩移开了脸,低着头想藏住脸红。

05.

“你看,没人和你玩,也没人和我玩,要不我们一起?”

好像是有人的,是谁呢。

“哪有你这样对朋友的?因为我年龄小看不起我?”

我有朋友吗?

“那又怎么样呢?剧院回来的那条路上有流浪狗吧。”

“你不是怕狗吗?”

橘色头发的人怕狗。我不认识那样的人。

“我没和你说过吧?!不许说出去,很丢脸的。”

“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的头发颜色很漂亮。”绘名转移话题道。她看见在哪里都亮眼的橘色。

“……不都是那个颜色吗?”男孩的神情有些疑惑,这里的人的头发不都是棕色或黑色吗?绘名为什么夸他头发颜色好看。

06.

东云绘名有些失眠。醒来的时候天边才刚刚泛白,眼前还有些模糊,眨了眨眼,窗户边突然出现一个人影。“你为什么在这里?”绘名有些发怵,提高音量问道。“昨晚有人让我叫她起床来着,不过看样子她自己先醒了。怎么有人半夜去把别人叫醒的。”男孩有些烦躁地挠挠头,他的身影像是不真实的幻影。

没有的,我一直不赖床的,生物钟很准,闹钟都不用设。

绘名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她不确定自己梦不梦游,她的记忆也一直很混乱,最后木木地应了一声。

看了会天边的云,男孩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她睡了个回笼觉,再醒来时已接近中午,出门就看到男孩骑着自行车经过。

“早上你有来过吗?”绘名皱着眉说道。

“哈?暑假可没有早上。”男孩顿了顿,“你最近看起来怎么神神叨叨的。”

“对了,你去过镇子西边的那条河吗?那里有我的秘密基地,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了,不要告诉别人。”

那就去看看吧。看看这个神出鬼没的小孩的秘密基地。

“你昨天上午在干什么?”

“在家看电视,你问这干嘛?”

不对,昨天男孩在剧院门口坐了一整天。

不过,最近男孩的行踪好像很奇怪。绘名垂下眼心想。

07.

我要去所谓的秘密基地。总感觉那小鬼是在故意说些什么。

去随便看看吧,也不知道在哪里。

嗯,嗯……我是会画画的。一个休假的周日,绘名在河边乱逛时看到似乎是正在写生的学生,下意识觉得用另一个颜色会更好的时候突然想到。

天空的颜色,河水的颜色,树木的颜色,草的颜色,沙石的颜色。金鱼的颜色。河里有金鱼吗?有橘色的金鱼吗?头发的颜色,衣服的颜色,绘名的颜色,彰人的颜色。头要爆掉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无法回答的问题,可以的,是蓝色绿色棕色褐色……彰人?彰人是谁?到底是什么颜色?

回去吧,走回去,沿着这条脏乱的灰色,一直走到混出来的黑色,结合体。打开木头,走到树木前,翻开一页页的木头,掉出来好多彰人。橘色,黄色。我的,我的彰人。绘名的彰人。彰人是谁?彰人是谁?

绘名几乎过呼吸,吸气,呼气,吸入她画下这些画时的空气,呼出遗忘的颜料与记忆,刮刀在激烈地刮着画纸。

我想起来了,彰人是,我的爱人。

独属于我的爱人。

我创造出了他,他诞生于我的笔下,我的一切献给了我虚幻又真实的爱人。

08.

东云绘名是在一次交完稿之后遇见彰人的。那时她闭眼靠在椅子上,数位板在桌子上,笔滚到了地上。她裹着毛毯,外面是雷雨天气,轰隆隆的厚重的雷响着。太累了,因为灵感枯竭几乎是赶着死线交的稿,家里只有杯面了。胃发出抗议的声音,投入到饭都没吃。

东云绘名发了会呆,起身去烧了水,听着水壶内水沸腾的声音,一个有着橘发的少年出现在她的脑海,她的眼前,在朦胧的水雾中,明亮耀眼,刺穿了她的灰色调与雷雨,橄榄绿的眼睛没有看着她,而是望着窗外的雨滴。

怎么可以不看向我。有个声音在绘名心里叫道。

绘名已经在这种独自一人在家接稿的生活中过了很久了,没有什么能照顾她的朋友与家人,租的房子里也只有简单的家具,窗帘总是拉上的,厨房总是干净的,一切总是绘名一个人的。拿爱好当职业好像也没有那么难熬,没有天赋是可以练的吧?只是一次次撤回里还是藏了些什么,掉出来再多的努力,也始终有东西没有看向她。

连这个人也不看向她吗?绘名放下水壶,去房间里翻出了尘封许久的画纸画笔颜料,现在大多是电绘,她很久没有画过纸绘了,但是她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只有这些才能留住他。

起笔。落笔。擦掉。草图?废纸。颜料?刮刀。画纸?纸团。

她还给他取了名字,彰人,姓东云,那样他们永远会绑在一起,永远有联系。东云彰人。她默念道。东云彰人,东云彰人。

在这昼夜不分的屋子里,绘名不记得画了多少张他,东云绘名经常能看见彰人,在饭桌上,在窗边,在电脑桌旁。她甚至能听见东云彰人说话,他似乎总在自言自语说一些有关音乐的话题。东云绘名成了记录者,记录下东云彰人的一切,她习惯了有他的生活,仿佛他们生来就是在一起的。东云彰人比她小一岁,爱吃的东西和她一样,因为家里总是会多出一些便利店的袋子。

她短暂的人生中头一次体会到安心的感觉,是同姓的亲人吧,是爱吧?

但是东云彰人从来没有看向她过。东云绘名试着和他搭话,给他看她画的他,对方似乎都不知道。

为什么,为什么不看向我。绘名疯狂地想要画出东云彰人正脸看向她的样子,却总在最后一步整张画氛围垮掉。她不要这种。眼泪落进地板上一团团的废稿里,废纸里的颜料晕染开来。

我恨你。凭什么我用尽我的一切都抓不住你,都换不来你看我一眼?我那可笑的才能有了可笑的我吗?

既然我是没有才能的诅咒,既然你是爱的天才,赐予我爱的天才,那我要你,和我一样在自己喜欢的领域永远没有才能,我要你拥有我的姓,永远和我绑在一起,永远遭受着我的诅咒。

那之后东云绘名仿佛释然了,一场洪水般的眼泪淹没了她的家,画纸颜料绘名都泡在里面,一切都被稀释泡发了,水蒸发之后绘名又过上从前似乎没有东云彰人的生活。直到有天她随手画出了东云彰人托腮凝视着她的场景,东云绘名猛地起身,因为东西太过杂乱头磕到了地上。

然后是在医院醒来,一位自称是她的朋友的人送她来的。

然后是在这个小镇,遇见那个汽水一样的小孩。

然后什么?今天有我的戏,那先这样吧。彰人?那个啊,我想起来了呢。

跟随着我来到这里,就和我演一出戏吧。我新学的才艺哦,不用再单纯依靠着画画生活了。和我演一出戏吧,拜托。和我演一出戏吧,来看一看现在的我。

09.

绘名昨天说要带他去吃冰淇淋,他父母不怎么给他零花钱,他馋零食馋很久了。绘名不可以骗小孩。

男孩在剧院门口等待了一会。

许多人陆陆续续地从剧院后门出来,有说有笑的,有几个女士还手挽着手,有一个穿黑裙子的,不,不是。男孩等了半天也没看到绘名的身影。绘名不在家,应该是在剧院。左思右想还是决定溜进去看看,仗着个子小,行动敏捷,没人发现他。

剧院后台的房间错综复杂,还没开灯,漆黑一片,他几乎绕昏了头,还没找到绘名,落锁的声音先传来了。糟了,被锁在里面了,男孩有些焦急,要是找到绘名了一定要她好看。

男孩在黑暗中磕磕碰碰,摸索了一下四周,似乎是来到了观众席的地方。

舞台上的灯突然亮了,突然的光亮让男孩不得不眯起眼睛。

厚重的幕布被拉开开,鞋跟踏在木地板上的声音不徐不疾,他强忍着睁开眼,看着绘名一步一步地从黑暗中走来,她穿着华丽的戏服,繁多的水钻折射着光芒,五颜六色亮晶晶糊成了一片,绚丽的混乱。银色的面具遮住了她的上半张脸,精心刻制的花纹包裹着她的眼,那双平日里有如宝石的眼眸里此时只眼神空洞地望着前方。

她好像要碎掉了。男孩心想,像我不小心打碎的玻璃杯,不,应该是更好看的玻璃杯,我打碎的那个只是普通的爸爸喝啤酒的杯子。他从没承认过绘名好看,不过现在他觉得还是应该当面跟她说的,因为她现在非常像那些女孩子喜欢的玩偶。告诉她,就等她这场排练完,她会很高兴的。

音乐响起,是男孩听不惯的古典乐。绘名随着音乐起舞,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优雅与从容。一步,两步,旋转,抬手。裙摆飞舞,步子轻快。音乐到达激昂之处,她的动作幅度加大,脸上竟然是一副充满幸福与希望的表情,像是整个人都陷进了这场舞。

空气里是有人吗?还是绘名演技好?男孩总觉得似乎就有一个人站在绘名的面前,绘名能将一切都献给对方。

音乐戛然而止,绘名开始说起一些台词,男孩有些听不懂。在那之后,她捧着一些东西像是要献给谁。

一步,两步,三步。

男孩看着绘名好像抱着什么,小心翼翼通过台阶走到了一个高处,几乎是整个舞台的最高点,那是绘名自己搭建的一个道具。他紧张到不能呼吸,绘名知不知道那里很危险,一不小心就会摔下去?

但是绘名已经张开双手,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背对着观众席,向后倒去,直直地栽了下去。那堆红丝绒布下垒着的木箱应声崩塌,砸在舞台上,砸在舞台下,砸在肉体上,咚。

她看到了男孩,瞪大了眼睛。头与地面相撞,血液无声无息渗进暗红的地毯。红色的血液,红色的地毯,红色的墨水,红色的戏服,红色的爱,红色的心脏褪成灰色,红色的棕发,红色的橘发。

最后她跌落的时候,她突然记起,那个小孩其实是黑色头发,有一双黑宝石一样的眼睛,而且会很有礼貌地喊她姐姐。男孩说了什么?让她想想……

男孩尖叫了一声,落荒而逃。

姐弟家今日无时差 #project sekai #人 #
by/ 咲桃   *愚人节限定的姐弟名与人的人生相谈。3700+   家的姐弟有时差,明明住在一起,却如同隔了一个半球。彼此间的交流也仅限于清晨的偶然会面,只是当时人是去上学或晨练...
】恋爱棉花糖 #名 #姐弟 #project sekai #人 #名 #
方向走。 “啊——————人————”名吓得快哭出来,闭上眼睛两只手紧紧抓住人,几乎是贴着他在走。 “这么怕就不要来玩……跟紧我。”人无奈地说。 最后名小姐是被人先生拖出去的...
】不老魔女与玫瑰 #pjsk #姐弟 #人 #名 #project sekai
by/ 優織   我流童话 架空设定 刺玫瑰成精人x不老魔女名 (虽然玫瑰精的设定根本没怎么用) 私设如山  ooc严重 1. 名是这片森林里最强的魔女。 森林坐落在王国的西方,西起国境线...
】说“喜欢” #project sekai # #姐弟
?不过我是会监督的所以休想蒙混过关哦~ 名:重点才不在那里吧?! 一旁: 冬弥:人,很讨厌这个吗? 人:……倒也没有。 杏:那不就好了?反正是姐弟而已,也不用怕误会。司前辈不是也经常“我最喜欢我可爱...
】吉原 #名 #姐弟 #project sekai #人 #
by/ 優織   *“你一定要接住我”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或许雷人  *商户人x花魁名 *四分之一的花魁名设定,私设男子装扮发型同现代,其他考据不严谨 *全文1k6 人赶到...
】梅雨 #姐弟 #project sekai #名 # #
名一觉醒来并没有看到睡前想象的水底世界,雨水从窗户泼下来,淹没整个房间,一切都被浸在水里——等等,电脑也会吧?!看到的而是床边一脸无奈且担忧的人。 “晚饭和早饭都没吃,你真想睡到天昏地暗啊,总...
】歧路 #名 #姐弟 #project sekai #人 # #
了夜校,和人的时间错开,基本只有在家才有交集。 名一个人走在堤岸上,晚风扬起她的头发,夕阳的余晖照在脸上。 她想到人,他此刻或许正在练歌。 时隔多年,她还是在围观这场火。 2. 名离开的前...
冬】耳与心 #project sekai #
传来了脚步声。“人在吗,上次问你借的CD包装盒,还给你——”人的姐姐,名正赶着去上夜课。她顺手打开门,看到人和冬弥两个人坐在床上正眼含笑意深情对视着,一时不知做出什么表情。人回过头脸色一...
「まふえな」卵 #朝比奈真冬 #名 #まふえな
by/ 是根木头   还是换牙的兽人设定。   朝比奈真冬正像个养殖场的工人师傅一样,用手电筒照射着蛋状物体认真观察。 “高中生的自由研究?” “是我的卵。” 名为兽人小姐过于平淡的解释内容...
冬】命中造访的救赎 #project sekai #
by/ 咲桃   *两人青涩的初遇时期,于绝望中抓住一丝希望的救赎故事。 多年以后,站在挑战传说之夜的最终演出舞台上,人与青柳冬弥将回忆起在街上初遇的那个遥远的傍晚。 对青柳冬弥而言,喧嚣处是...
「まふえな」幻听 #まふえな #朝比奈真冬 #
by/ 是根木头   之前的短打。 这是名第一次来朝比奈真冬的房间。 是真冬说今天母亲去街道委员会,是真冬默许了她的得寸进尺,也是真冬在开门见到家中忙碌的母亲时要她立刻回去。 “真冬带朋友回来...
「まふえな」温泉 #まふえな #朝比奈真冬 #
周后的周末一起去泡温泉,真冬为此又加快了课题的进度,虽说是可以按时完成,但耽误的这几天时间总归还是要补回来。 朝比奈真冬不理解名。 喜欢着会让自己痛苦的事物并且能够一直坚持下去,这是她到现在都没...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