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彰绘】梅雨 #东云姐弟 #project sekai #东云绘名 #彰绘 #东云彰人

sodasinei 2022-05-08

by/ 優織

 

一些捏造的过去时间线魔改和现实气候魔改

设定冲突了就是我的问题

绘名,生日快乐

(时间线大概是加入25后的十七岁生日)

bgm :flos——R Sound Design

今年的梅雨季据预测会来的格外早。最近已经一直在下雨,雨绵绵不绝,落在屋顶,顺着屋檐,三四米的高度,又消失在湿漉漉的地面。东云绘名撑着伞,水滴顺着透明伞面滑下,落在地面,消失在鞋底。要是积水再多些就能看到涟漪了,绘名神游着,天空昏沉的跟地面接近一个颜色了。踩到一朵乌云,踩到一片雨水,踩到几乎看不到的影子。

车站。电车票,落座,爬满雨水的窗玻璃,水滴里变形的景色。东云绘名头靠在玻璃上,有些迷茫地看着窗外的景色,熟悉的建筑熟悉的路线,雨水下植物状态不一样,仔细观察,以后也许能用到。

在讲台上看见一本翻开的书,多看了几眼,她只记得几句话: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在死去的土地里哺育着丁香,混合着记忆和欲望,又让春雨拨动着沉闷的根芽。

四月是她出生的月份。之前是作为画家的女儿出生,现在只是作为自己了吧?她也不知道创作背景,不懂典故。英国气候和日本不一样,在这里四月气候算是宜居。她查了丁香的花期与习性,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很像忌积涝的丁香硬生生在梅雨季开了花。

“我回来了。”

妈妈在家啊。

“绘名回来了啊。今天没去逛街吗?”

绘名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见鬼,今天路过那么多家店都没有想到。开口说道:

“一直下雨,没什么心情。先回房间了。”

或许心情真的很糟糕。

关门。倒在床上,闭眼,睁眼。打开手机,昨天的自拍又收到了很多喜欢,轻松了一些。另一个账号不被想起,最近没有什么新作品,画不出来,就算发了画除了Amia之外也没别人看了吧。她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窗帘都被拉上,盯了半天又翻了个身。

绘名把脸埋进猫咪抱枕里,想到电脑,一张一直在修修改改的草稿。数位笔笔尖得换了,现在去换的话一定又会拿起它,然后再一次面对令她焦躁无比的“作品”。偷下懒……?

昨晚因为感冒不知不觉趴在桌上睡着了,还是彰人叫醒的。

现在这么昏昏沉沉一定是感冒药的副作用。

但是感冒药不会让一个人想起她不被关注的插画账号、枯竭的灵感、不被认同的苦恼以及一系列陈年往事,不会放大一颗敏感柔软的心。太多做不到的事,不知道要怎么办的一堆问题,只有烦躁与痛苦。无法画出色彩的颜料,涂不上任何东西的空白画纸。

绘名想了想,今天不去nightcord了......给K她们留个言,就说身体不舒服。

十六岁,还在青春期,敏感自负自卑的内心,不定时的天真与脆弱,交替的自负与自卑。逃避可以暂时解决一切。才十六岁,还有很多时间。

就一觉睡过去,让雨水淹没我。

2.

东云绘名一觉醒来并没有看到睡前想象的水底世界,雨水从窗户泼下来,淹没整个房间,一切都被浸在水里——等等,电脑也会吧?!看到的而是床边一脸无奈且担忧的东云彰人。

“晚饭和早饭都没吃,你真想睡到天昏地暗啊,总不能连午饭都错过吧?感冒药别忘了。”

“知道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谢谢你,彰人。”绘名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

“早知道就不出去了,竟然还这么不会照顾自己。说到底你是我姐来着吧?午饭在桌子上。”看到绘名收拾衣服准备去卫生间,彰人走出房间前又回头看了一眼绘名,确认不会摔倒后才离开。

花洒出的水终于让她清醒。

愿望与未来,还有那未曾断绝的后悔,体感37度的梦,渐渐凋作一地残香。*还是都掉进水里流走吧。

换好衣服去到餐厅,彰人正在将微波炉里的饭菜转移到到餐桌上。桌上已经有一杯水和放好的胶囊。午餐是一些简单的菜。

“妈妈说要去明月院看花,就下个周末,你要去吗?”

绘名打开手机,发现有几个彰人的未接来电。

“是在镰仓那边吗?紫阳花很有名呢,五月还是有点早吧。今年梅雨季据说会早很多了……而且最近一直在下雨。”绘名刷新推特的手顿了一下。

“生日快到了就别宅在家了吧,一直画画也要休息一下吧?说不定这次出去还能找到……灵感什么的。”

“那你去吗?”

“看情况,这次应该要出去练习。”

3.

JR横须贺线北镰仓站。

东京都到镰仓并没有很远。

这个时间过去也许只能看到大片大片的绿叶,不是很了解紫阳花,也许会有花苞。会有花开吗?会有花为我而开吗?

借住在妈妈友人的家里。

晚上躺在床上,看着陌生的天花板。真的会有花吗,在四月的末尾,据说五月初就会有花开了,会为了我从五月来到四月吗?

为什么这些事情都是不确定的呢?为什么这些事情都让我担忧呢?

有些事情一定要得出什么结论或结果吗?

就一觉睡过去,在镰仓会有不一样的早晨。

4.

我明白的,四月末根本不是紫阳花开的时节,只是看我最近一直闷闷不乐加上快要生日了让我散散心的借口。

一整夜都在做梦。

绘名梦到满山的紫阳花海,道路藏在中间,蜿蜒曲折,她走过每一条道路,带着露珠的紫阳花与宽大的叶片擦过她的衣服与手。越往深处走越是参天的树木,憨态可掬的小石像立在树边,氛围静谧而安详。像是看不到尽头,绘名一直往前走,走到最后,只剩下满地凋落的蓝紫色花瓣与立在一旁放上了空白画纸的画架。

她犹豫了一下,伸手触摸画纸。风吹开花瓣,露出这里原本有的东西——散落一地的画纸,无一例外都是她曾经的画。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画笔与有颜料的涂色盘。

绘名握紧了画笔,看了一下调色盘已有的颜色,迟疑地下了笔。

就此醒来。

是梦啊。绘名侧过身子,眼泪无声滑落。

我不要哭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要开开心心度过这一天。

5.

“早上好,妈妈。早上好,池田阿姨。”

“早上好,绘名。生日快乐!昨天和你妈妈一起去买蛋糕,一起吃吧?”池田阿姨还是像之前一样活力满满。

“生日快乐,绘名。门票已经提前买好了,去其他地方也可以哦,不用担心花销,镰仓有很多有名的地方呢,放心地去吧。”妈妈微笑着看着她。

“谢谢妈妈,谢谢阿姨。”绘名觉得镰仓的早晨比起涩谷的确不一样。

绘名坐在餐桌旁,一口一口吃着蛋糕,是她最喜欢的口味。很不想说但是还是会想到彰人居然不在,毕竟每年生日都和他一起过了,回去了一定要狠狠敲他一笔,最少要请我吃十次甜点。还要陪我去逛街,给我拎购物袋。

6.

“我出门了。”

“好好去逛逛吧。”

早上九点,天空还是阴沉沉的,踩上地面,又踩上一朵乌云。这生锈的天空会被我染上色彩的,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

明月院,就在这里。都没什么人……果然还是太早了些,绘名心想。今天穿了棉质连衣裙与针织开衫,如果穿素色的和服,在六月盛开的花海中拍照一定会很好看,上传sns后一定会受到很多关注……之前和彰人一起的夏日祭穿的和服也很好看……

院内十分安谧,游客不多,能听到风摇树叶的声音与溪流淙淙,偶尔传来几声鸟鸣,消散在微风中。

绘名的心安宁了一些,长出一口气,让自己欣赏此时此刻的景色,暂时放下一切烦恼。

原来是这个颜色……在这里散步真的很不错。一滴水落在脸上,随后绵绵的雨丝覆盖下来。绘名打开伞,慢慢地在步石上走着。

竹篱笆拦住往外散开的枝叶,中间夹着小道,再往前走是可以稍作休息的茶庭。

这些植物看起来非常旺盛的生机,饱满的生命力,昂扬的绿意,真好。绘名在心里默默想着。

回过神来时已经完全看不到来时的方向,绘名只能四处走走碰碰运气。但心情像只松了口的气球。

连在寺院里都会迷路吗?我究竟在干什么啊。独自一人在陌生的地点,既要提防别人又要照顾好自己,还要欣赏所谓的景色,根本做不到的吧?我不想出去了,就这样一直待在这里。也许以后的绘名能做到很多事,但是现在的我完全不想面对。

也许只是最近不太顺利……运气不太好……不全是我的问题吧?怎么会有人那么差劲呢?

她心烦意乱地用手绞着衣服。

走走停停,已经到了种满紫阳花的地方,大片大片的绿色,有花苞的,是在枝条顶部,连花苞都是绿色。

绘名撑着伞拢好裙子缓缓蹲下,一根手指戳着紫阳花叶上的水珠。

果然是没有花的,还没到花开的季节。不会有花来看我。

东云绘名像是发泄一样地用力奔跑着,伞脱手而出,雨吻过她的脸,她的发丝,她的手。她想起为了来赏花查过的资料,想起那些花儿的品种。

无尽夏。

停下。

花手鞠。

不要往前了。

万华镜。

不想接受不被认同的自己了。

你我的永恒。

没有才能……不被爱不被关注……会是永远吗?会是永远困住我的枷锁吗?

爱意。

我不要那样,会有人爱我的……会有人爱我的……

不知道多少次,她能感觉到自己飞扬的头发,风擦过她的脸颊,爱也好恨也好喜怒哀乐一切也好都被她通通甩在身后扔在了风里。

高大的山樱已经过了花期,遮拦天空的枝条俯视着从林间穿过的奔跑的身影。

又是茶庭吗。东云绘名大口大口喘着气,走到茶庭中,找了个地方坐下,双手抱着膝盖,无言地盯着雨中的枯山水。

沉默的时间,停滞的时间。

时间对绘名来说是画室的五年,逃避的一年,是创作时飞快转动的时针,是交替的白昼与黑夜。

就这样吧。空旷的茶庭,只有孤独的我独自坐在这里。

7.

“喂,绘名。终于找到你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绘名转过头。彰人喘着气站在茶庭外。

“感冒才好吧,又淋雨。又不接电话,真找不到你怎么办?”

时间抑或是彰人找到她的这一秒。

绘名苦涩地闭上眼。

我的愿望与未来啊。

那未曾断绝的被假装不存在的后悔。

8.

两人一起走出了寺院,回到现代的都市中。

“还好雨比较小。要是再次感冒发烧了话会很麻烦的啊,可不想再赶回来照顾你了——去那边吧?店里会温暖一点。”

彰人撑着被绘名扔掉的伞,是他在路上看到了,发现了伞上有绘名贴过的贴纸就收了起来。

那家店是她在sns上点过喜欢的餐厅,落地窗的设计与地理位置的光影配合的非常好,装潢也很不错。

也许只是巧合……?

彰人带着她到靠窗的位置坐下,和走过来的服务员说了几句话。绘名的注意力全在桌上粉色的纸盒上。

“绘名,生日快乐。还有桃井前辈准备的礼物。”彰人笑了笑,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礼物盒,“我的礼物当然准备了,不过是在家里。”

“不是说要出去练习吗?朋友那边没关系吗?”

“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了。也不至于这点事都做不好。”

特意为你空出的时间。绘名,开心一点吧。

9.

“许个愿吧。”

绘名闭上眼。

十六岁,还有很多时间的十六岁。

再爱我一点,再陪我久一点。

会有人爱我,会有人陪伴我。会遇到更多在意我的人,我会证明我自己给所有人看,会的吧?

我才十六岁,有无所不能的勇气。

十七岁的我一定不会再逃避了。就当今天是十六岁的最后一天,现在就当作我什么都不知道,再跑远一点。

十七岁的我会不会从勇气变成能力?

绘名低着头,眼泪落到桌子上,形成小片小片的水渍。被切掉一块的蛋糕中间插着happybirthday形状的巧克力。

彰人递过来一张纸巾,叹了口气,“不要哭了……算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想做什么都可以,随便发泄也没关系。”

东云绘名抬起头,怔怔地看着彰人,又好像看的是窗玻璃外阴沉的天空。

最近一周都是阴雨天气,不会放晴,花也不会开。但那又怎么样呢?

十七岁一定会是新的开始。未来的绘名会做的更好吧?一定会的。

这灰暗的天空会被我染上色彩的。

我的未来也会是充满色彩的。

10.

沈丁花,永远。

禊萩,孤独。

麒麟草,幸福。

酸块,希望。

礼物上的雏菊与麒麟草。我未曾断绝的希望。

*有歌词摘用

姐弟家今日无时差 #project sekai # #
by/ 咲桃   *愚人节限定的姐弟的人生相谈。3700+   家的姐弟有时差,明明住在一起,却如同隔了一个半球。彼此间的交流也仅限于清晨的偶然会面,只是当时是去上学或晨练...
】恋爱棉花糖 # #姐弟 #project sekai # # #
方向走。 “啊——————————”吓得快哭出来,闭上眼睛两只手紧紧抓住,几乎是贴着他在走。 “这么怕就不要来玩……跟紧我。”无奈地说。 最后小姐是被先生拖出去的...
】不老魔女与玫瑰 #pjsk #姐弟 # # #project sekai
by/ 優織   我流童话 架空设定 刺玫瑰成精x不老魔女 (虽然玫瑰精的设定根本没怎么用) 私设如山  ooc严重 1. 是这片森林里最强的魔女。 森林坐落在王国的西方,西起国境线...
】吉原 # #姐弟 #project sekai # #
by/ 優織   *“你一定要接住我” *极度ooc极度ooc极度ooc或许雷  *商户x花魁 *四分之一的花魁设定,私设男子装扮发型同现代,其他考据不严谨 *全文1k6 赶到...
】歧路 # #姐弟 #project sekai # # #
了夜校,和的时间错开,基本只有在家才有交集。 一个走在堤岸上,晚风扬起她的头发,夕阳的余晖照在脸上。 她想到,他此刻或许正在练歌。 时隔多年,她还是在围观这场火。 2. 离开的前...
】成人法则 #姐弟 #project sekai #
,刮刀在激烈地刮着画纸。 我想起来了,是,我的爱。 独属于我的爱。 我创造出了他,他诞生于我的笔下,我的一切献给了我虚幻又真实的爱。 08. 是在一次交完稿之后遇见的。那时她闭眼靠在...
】说“喜欢” #project sekai # #姐弟
?不过我是会监督的所以休想蒙混过关哦~ :重点才不在那里吧?! 一旁: 冬弥:,很讨厌这个吗? :……倒也没有。 杏:那不就好了?反正是姐弟而已,也不用怕误会。司前辈不是也经常“我最喜欢我可爱...
「まふえな」幻听 #まふえな #朝比奈真冬 #
by/ 是根木头   之前的短打。 这是第一次来朝比奈真冬的房间。 是真冬说今天母亲去街道委员会,是真冬默许了她的得寸进尺,也是真冬在开门见到家中忙碌的母亲时要她立刻回去。 “真冬带朋友回来...
「まふえな」温泉 #まふえな #朝比奈真冬 #
。 焦躁源自于。 这也是真冬不理解的地方,她曾以为是与过多的相处导致的焦躁,所以她有意避开几日。令躁动的感觉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愈演愈烈。 抽到商城的一等奖只是个意外,但她确实没有...
「まふえな」放松 #朝比奈真冬 #まふえな #
头发,但也没说什么,只是会发出嘶嘶的声响表明自己的痛苦,不过都被吹风机鼓出的风吹散,除了她自己并没有会听见罢了。 被服侍的感觉自然很好,尤其是当头发已经接近干燥时不会被扯痛的头皮和一般般...
「まふえな」卵 #朝比奈真冬 # #まふえな
by/ 是根木头   还是换牙的兽设定。   朝比奈真冬正像个养殖场的工人师傅一样,用手电筒照射着蛋状物体认真观察。 “高中生的自由研究?” “是我的卵。” 为兽小姐过于平淡的解释内容...
「まふえな」换牙 #まふえな #朝比奈真冬 #
by/ 是根木头   朝比奈真冬兽设定,ooc 没什么主题,写的很涣散(dbq   讨厌自己处于这样对于兽到处管制的社会,却也害怕那些仿佛是在传说中活着的肉食性兽会对自己造成伤害...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