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一缀】梦境交错 #一缀 #三好一成 #皆木缀 #a3!

sodasinei 2022-05-08

by/ 琳月

 

*cp为三好一成x皆木缀(其实左右无差)

*官方游戏背景,有剧透成分,有捏造


  他一时分不清眼前的是水汽还是雾气。
  透过视野里这层凝胶般的介质,皆木缀望到了正在下落的,将天空染得橙红一片的太阳。他这才迷迷糊糊想起来,哦,要到晚饭时间了,我和三好学长被大家派出来钓鱼来着。
  他走得很快,算得上是刻意地忽视了背后那人,还有对方落在他身上的视线。
  河水依着落日的温度蒸发出了水汽,与湿润的泥土气混杂着弥漫在空气里,水面将余晖反射到了他们站立的地方,视野模糊却明亮。放在平时这大概是幅大好光景了,毕竟对皆木缀来说,打工、排练、写剧本三者紧凑起来的生活让他总是无暇欣赏自然光景,学生时代他总是泡在图书馆里,但读书与亲眼观赏风景的心境是完全不同的。
  至少,目前他的确因为身旁那个自言自语的三好一成烦躁了起来。
  
  皆木缀入团这么久并没有真正和谁置过气,三好一成算是个特例。
  为什么呢?他自己也想不清楚。
  也许是因为自己已经习惯去扮演一个成熟的孩子了,剧团里很多人在他心里都扮演着弟弟那样的角色——倒也不是说对他们就会有多么的纵容吧,只是习惯照顾弟弟们了所以很多事情就无所谓了吧?
  
  “哇啊——!”
  三好一成掉进了河里。他被水声吓得一阵激灵,扔下钓具正要往河里跳,却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身影,心里顿时生出了名为担心的沉闷感。
  “锵锵锵——”
  “呜哇,突然冒出来了什么东西啊?”
  “我是这条河的河神,请问缀君刚刚掉的是哪一个一成君呢?”
  “喂!现在不是开这种玩笑的时候吧,正常情况下怎么会有河神这种东西啊!!”
  对方自顾自地说下去:“是这个国中时期的一成君?还是高中时期的一成君?或者是大学时期的一成君呢?”
  “……说实话都不想要啊。所以说,不要这么若无其事地忽视我啊!你怎么跟三好学长一样气人啊?!”
  自称是河神的怪人消失了。
  皆木缀顿时愣住了,手边不知道何时出现的,一大一小两个他尚且熟悉的三好一成还在拽他的衣服袖子,一口一个“缀缀”倒是喊得毫无负担。剩下的那个,估摸着是国中生的一成站在一边,低下头便让厚重的黑色刘海把表情遮了个完全,但他却看出了其中的落寞与狼狈。
  那个总是嬉皮笑脸的三好学长国中的时候是这样的吗?他从来没有了解过。


  这是梦吧,皆木缀想。毕竟方才自称是河神的家伙也好,这几个他熟悉或是陌生的三好学长也罢,除了梦之外他想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释。
  然后他的眼前变得模糊不清,像不眠不休写完剧本后被希特隆形容的[奄奄死期]的状态。或许是上下眼皮趁这个时机打了一场架,又或许是他的意识难得地出现了一个断层。总之,他挣扎着撑起那沉重的眼皮的时候,他面前的不再是他们野营的山边的那条河,也没有能够明亮他视野的落日余晖。
  皆木缀看见了一间破烂的教室,基础的铁制部分被锈蚀、或是断裂的废弃桌椅被毫不规则地搁置在了没有瓷砖的地板上,占据了大部分的地面空间。而此时他正站在半开的后门前,面前的桌椅像是被刻意移动过,露出一条只能让一个人挤着进去的小道,歪歪曲曲地通向了教室另一边的窗边——也只有那处存在让人能够驻足的空间。
  
  那个让他觉着陌生的三好学长穿着国中制服盘腿坐在地板上,厚重的眼镜挡不住冷漠又凝重的神情,但那五官和脸部线条却俨然一副稚气未脱的模样——呃,怎么说呢,皆木缀觉着这个年龄的人不应该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才对,更何况这是那个总是嬉皮笑脸的三好一成。
  在野营之前他刚和三好一成大吵了一架,说已经不生气了是假的,但不可否认,即便是在梦里,对方掉进河里的时候他那份担心是实实在在的,不知因何产生的恐惧一瞬间便盖过了他那无处安放的烦躁。而此时他面对着比他小得多的孩子,哪怕潜意识里知道这就是那个总给他添麻烦,还刚和他吵过架的三好一成,他依然生不起气来。
  皆木缀悄悄地凑上前去。
  窗外黑云密布俨然是暴雨前的模样,穿透玻璃的亮度骤然减弱下来,若放在平时这里或许会是个画画或者读书的好去处。但面前这个男孩没有因此放弃作画——倒是他这位不速之客看不清楚那画纸上的内容。
  皆木缀知道三好一成喜欢画画,那人也是因此考上了艺术大学。但在此前他一直认为,他的三好学长有着天赐的艺术才华,本该顺风顺水地在明亮宽敞的顺境里自由成长,而不是带着孤独落寞,独自一人藏在这破败的教室里发展他的兴趣和梦想。
  
  雨水噼里啪啦打在了玻璃窗上,带着其上堆积的尘土形成并不澄澈的水流淌下去。只好说得亏这扇窗户算是足够严实,否则那画纸连着上面的颜料一定会混着成团。但男孩并没有受这份嘈杂的影响——皆木缀甚至觉得他到现在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站到了他的后边。
  这番情景倒像曾经他在家里,看到几位年纪较小的弟弟围成一圈坐在地上玩卡牌一样。
  但眼前的三好一成完全没有那种轻快的气场。
  闪电伴着雷声炸在耳边,通过这点电光皆木缀勉强看出了画上的配色——是熟悉的、与他认识的那个三好一成不相符的风格。具体物象却像因为视野没反应过来这短时间的曝光,倒是模糊得没让他看清楚,但也像一些温和的水流触及了他的心底。
  
  “画得真好啊……”他情不自禁地开口,一时却全然记不起写剧本时华丽的辞藻,放到对方充满灵性的画面前,这番话像是临时从哪个路人丙口中捡来的说辞。
  三好一成握着画笔的手颤了一下,转身望见他,哪怕完全不认识也只是笑了笑,友好而疏离:“谢谢……从来没有人夸过我的画呢。”
  “怎么会……?”皆木缀一时觉得眼前的人很不真实,畏缩的模样像要和外面的阴沉天气融为一体,只有橄榄绿的眸子里映射着他手里的画,映射着窗外时而劈下的闪电——这人着实还是闪着光的。
  “啊……”男孩低下头,只觉着自己读书之余只能在躲在这地方画画的现状有些无奈。若要说不讨厌这样生活是不可能的,只是此时他已经没有可以迷茫的时间了,他只能握紧手中的画笔,继续念下去,念完国中。那之后自己才有改变的机会吧——毕竟现在的模样已经刻到了他人的心里,他全无改变的余地了。
  “?”
  “您是学校新来的老师吗……?”
  “啊……不是,”所以为什么会这么想啊,我看着没这么老吧。皆木缀在内心吐槽了一句,才缓缓反应过来大学生的自己确实无法在还是这位国中生的心里得到什么别的身份。“我们是朋友哦。”
  奇怪的是,说完这句话后他的视野再次变得模糊,黑暗从本不明亮的四周蔓延上来,意识开始消散,他不能控制自己再开口对那人说些什么。最后留在他视线里的是从对方的柔和眼神里流出来的绿波。
  “谢谢您……朋友吗……我没有朋友的来着。”他听到三好一成逐渐变得遥远的声音。
  这根本不是什么需要感谢的事情吧,皆木缀想。
  但是,没有朋友吗……要是放在平时,他定会觉得这句话荒唐的程度堪比希特隆一夜过后掌握了一口标准的日语,至先生抽卡池扭蛋直接出限定,御影先生一整天没有睡觉……之类的事。总而言之,现在的三好一成跟那句话完全沾不上边。这个人是什么时候改变的呢……
  他再次昏睡过去。



  【走廊】
  “拜拜——”
  “明天见哦——!”三好一成带着阳光却略显夸张的笑容向转角处的朋友们挥手告别。
  然而在那几个背影消失之后,他不由得松了口气——总算能放松一下了。那伪装得逐渐熟练的笑容也总算被他收了起来,他蹲下来看了看一整天刺痛的部位。
  “呜哇……果然磨脚了啊……”真差劲,“没办法了,不过能忍到回家总行吧……”

  皆木缀听到了那人熟悉的话语,几乎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这是在高中的时候,他们的初遇。
  他看到三好一成咬着下唇勉强着站起来,方才留给那些朋友们的嬉笑表情此时却被用于自嘲,活让他读出了那人国中时期的那点懦弱和落寞,然而这只在这时,只在他的眼前暴露出来。
  那人拖着步子才刚迈出几步,皆木缀下意识想凑上前去,然而——
  “那个,你没事吧?”他看到了那个稚嫩的自己叫住了他。
  “诶……?”
  “……”皆木缀反应过来现在非同以往,自己影响不了这个世界,但他在三好一成回头看向那个[皆木缀]的时候,看到了他眼里突然闪过的光。

  “你的脚磨破了吗?”
  “啊,嗯……”不知是因为受伤还是因为受到别人无理由的善意,皆木缀注意到三好一成有些难堪地低下了头,一副不想在别人面前示弱的模样想敷衍过去。
  “果然,我带了创可贴,不介意的话就用吧。”
  
  那时候的自己是怎么想的呢?好像单纯是想帮助遇到困难的陌生人,那时候的话自己肯定想不到这对两个人来说都算得上是契机吧……对他皆木缀来说,对方成团公演时帮忙给春组宣传、做海报和传单,在平时也很会活跃宿舍的气氛——说实话,这有时会莫名戳到他。那么对三好学长来说呢……
  「所以,遇到缀缀真是太好了。」
  「……谢谢你,缀缀。」
  这两句话突兀地冒了出来,皆木缀确信自己听过三好一成对他说。此时却如何都记不起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可是……”
  “别在意,困难时要互相帮助,再见。”那时的他把创可贴递过去,转身就想走。不求回报的单纯又正义凛然,心里怀抱满了善良。
  “等、等一下。”三好一成却慌忙地叫住了他。
  “什么事?”
  “谢谢你的创可贴。那个,你叫什么……”
  直到刚刚皆木缀也没想明白,当时对方在道谢之后是抱着真心还是出于礼貌向他问了好。
  但他现在看到了那个三好一成眼里混杂着不明的情绪,橄榄绿被稍微润湿在眼眶里,直直流淌到他心上还带着一股酸涩。那种感觉,好像被称为感动。
  原来当时的自己在三好学长眼里是这样的吗?
  “我叫皆木,皆木缀。”他听到自己说。



  “呼啊——”
  “缀缀~~!”
  听到熟悉的语气和外号,皆木缀算得上是立即清醒了过来。他们在帐篷里,是春组夏组外出野营驻扎的帐篷。说起来,他和三好一成好像已经和好了来着,在树林里的时候……
  「……我怎么可能丢下你。」
  
  他没来得及确认自己是否脱离了梦境就被面前大型犬一般的人抱住了——这个时候谈不上什么浪漫,沿着接触部位炸开的触感只让他下意识地去抵触。
  “干什么啊!!!”
  “诶……?”三好一成环顾了一下四周,松开了手躺回原来的地方,尴尬而窘迫。“什么嘛,我以为还在做梦呢……不过梦里的缀缀真的超~可爱的说!”
  “诶?三好学长也梦到我了……?不对,你在梦里都对我干了什么啊?!”
  “嗯?缀缀梦到我了吗……那缀缀梦里的我有没有帅气得让缀缀刮目相看?”
  “三好学长的关注点也太奇怪了吧!”他吐槽了一句,扭过头却跟三好一成对上了视线,那抹绿在对方的眸子里褶褶生辉,几乎是瞬间挑起了他关于梦境的回忆。“……怎么说呢,梦里三好学长很不一样,应该说没想到三好学长以前是这样的人吧……又让我觉得,能认识现在这个轻浮但是自信的三好学长真的太好了。”
  “缀缀……”像是被戳到了心事,三好一成低下了头。许久,再次笑着看他,笑意直染到眼里,是不带着任何伪装的杂质的,温柔又庆幸的。对方开口说:“嗯……能认识缀缀真的太好了,我也这么觉得哦。还有,缀缀能了解、能接受以前的我,真的,我很开心哦。”
  “那与其说是接受……”倒不如说是梦境在强买强卖,但那时候三好学长明明也很优秀、很值得被欣赏才对,为什么连“被接受”这样平常的事情都能让他露出这样庆幸的表情呢……
  “嗯?什么什么?”
  “没什么,只是感觉自己好像更了解三好学长了。”他笑了笑,“明明三好学长以前就很厉害的吧,我很欣赏哦。”
  “真是的……缀缀在这种地方就坦率得不得了呢~”
  “喂,仅此一次的啊!”
  “还有,不要把我的话发到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啊!三好学长——”


——Story Clear——

】白☆色☆情☆人☆节☆的搭档☆之旅☆ # #三好 # #a3!
。 再次醒来已经快到中午了,拿起手机才看到三好昨晚留给他的回复—— 2:30 A.M. [唔啊……好困,晚安啦,] 居然熬得这么晚吗……啊,说起来好像是跟这个人约好今天要出门来着……不过他这样...
个人向】恰似人间烟火色 #a3! # #A3!满开剧团
by/ 琳月   *个人向,无cp,(虽然全文没有提及生日但我还是要)祝最可爱的生日快乐—— *故事不连贯注意,有点不知所云,全文4k4 *以外的出场人物(非cp意味):水野茅、三好...
【沃克/至】事故 # #a3! #春组第三次公演 #至
by/ 琳月   *是短打,春三设定,也许算是至,mei药梗 路克攥紧了衣服的下摆,握拳狠狠朝工坊那稍微有些锈蚀的墙壁上砸去。精通炼金术却从未在实验中受到损伤的双手白净又骨节分明,受到剧烈的冲击...
【燐】君臣关系 #偶像梦幻祭 #天城彩 #天城燐音
by/ 淖涟a   是重发。 与主线独立。 个人xp产物,ooc有。   ① 天城燐音成为了君主,而天城彩成为了他的臣子。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在这落后而古板的氏族社会中,君即为圣,从出生...
【彩奏】平等兑换 #偶像梦幻祭 #深海奏汰 #天城彩 #es #all奏汰
,海底埋葬千百年的贝类重新结出珍珠,汪洋大海暮去朝来是碧色,地平线尽头的红日光芒普撒整个人鱼的世界,死亡和新生在某个精妙卡点凝结永恒的姿态,所有族人都会赤诚而热血沸腾,垂拢下他们生而美丽高贵的头颅...
【月山】本能越矩 #月山 #排球少年 #月岛萤 #山口忠
,思考不过仅仅一瞬,蓦然发现馆内的两个家伙将吵嘴更进一步,升级了肢体上的接触动作。他丝毫没有淌入这趟浑水的意愿,如若不是不巧,他甚至可以旁观这出精彩戏剧直至他们舍得落幕,当然在结局时也不会吝啬掌声...
【鬼灭乙女】当你最后次梦见他● 鬼灭之刃乙女向●男神×你●炼狱杏寿郎●时透无郎●不死川玄弥●童磨●黑死牟●鬼无辻无惨
里有风雪晴雨 只是再无他。   炼狱寿寺郎――【花火】 你梦到了之前和他一起去花火大会的情形,说是梦境,其实更像是场回忆。 你穿着浅粉小团花地样式的和服,踩着木屐小步幅地跟在他的身侧,微微有些气喘...
【巽宵】丝绒葬礼 #巽宵 #巽マヨ #偶像梦幻祭
对的。 3. 礼濑真宵小心翼翼地捧着烛台,于打开的木门缝隙中颤巍巍探出半脸庞。 “巽……巽先生今天……过得还好吗?”他轻柔的声音几近气音,像是怕打碎什么似的。 昏暗房间的书桌前,有个穿着整洁牧师衣装...
【新志】养点什么好 #名侦探柯南 #柯哀 #灰原哀 #工藤新
原作者:零下七百   《小白鼠》的后续,附上传送门:小白鼠  这次换洗衣机宠志保。 2k3字激情速打,无脑甜。 ooc预警。   工藤新最近心情很荡漾,宫野志保终于答应跟他合居了。   这种荡漾没...
玫瑰少女 (咒回乙女/原女) 五条悟x她 ● 咒术回战乙女向
沉下脸的夏油杰,笑容扩大,顿:“夏油恶心到吐,却什么都呕不出来,双目充血、青筋崩裂,真是相当~可悲的模样呢。”   两人的怒意同时暴戾涌来。     A-3   “是来吃掉我的吗?”   语气和...
【电玛】一般美丽怪物(中) #电玛 #电锯人 #玛奇玛
by/ 玻-璃-具   第二天,他们跟着旅游宣传册往江之岛更深处的地方游览。 其实并没有太多地方可去,能激起人兴趣探究竟的更是有限,所以大多数时间只是无意义地走走停停,拍回忆录的话,就会是最烂俗...
【德哈文】ObLiviate #hp同人文
原作者:花怜研究事务所   #ooc预警 #非典型空 #来点糖778 #这个哈有点诱 #德哈 #drarry #哈利波特 #德拉科马尔福 #DH #哈利·波特 #4k+     01   窗外...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