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一缀】白☆色☆情☆人☆节☆的搭档☆之旅☆ #一缀 #三好一成 #皆木缀 #a3!

sodasinei 2022-05-08

by/ 琳月

 

*是白色情人节的一缀小情侣约会,双向暗恋,拖了好久

*全文1w1,爆肝产物

*是和Sherlock·Holmes(神仙)的戏改写的文,她负责一成,我负责缀缀

[对了对了,缀缀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皆木缀本打算春组第三次公演结束之后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好不容易早点关上了电脑,躺到床上的时候却毫无睡意。

说起来下次的夏组公演剧本应该写什么呢,这次公演期间他解决掉心里困扰的问题和创作的罪恶感之后,想写的题材便接连不断地在他的脑海里跳跃,结果倒是因为实在无法定下来好好构思而难以入睡了。原本打算上LINE问问夏组成员的意见,结果正好收到了三好一成发过来的信息——接着话题无意识地就被对方扯远了。

他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还觉着有些莫名其妙,往屏幕右上角瞄了一眼才发觉已经过了零点——是3月14日了啊。

[是白色情人节喔!]

……三好学长真是异常地活泼和粘人呢,他想着。

[啊,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呢……]

[所以所以,缀缀有没有约会对象呢?]

[……不管有没有都不想告诉你。]

[缀缀~有没有嘛~]

[好缠人……拒绝回答哦!]

[诶诶诶?如果缀缀今天没有约会对象的话要不要跟我一起出门呢?]

[你就是要说这个的吗?!]

不过也不是不行呢……也许跟夏组的成员单独相处一段时间就能决定下剧本的题材了,不过对象是三好学长这就有点……

[也不是说不行啦……]

[但是是和三好学长一起的话,一定会被拍超多照片然后配上奇怪的话传到SNS的吧……?]

[什么什么,拍照这门学术可是很深奥的哦!白色情人节这么值得纪念的日子,当然要拍超多照片!]

[喂……虽然我理解三好学长的喜好,但不要擅自就把拍到的别人的照片发出去啊……]

[知道啦知道啦,缀缀真是的~]

……

“你好吵,缀。”

皆木缀捂着脑袋醒过来的时候正是早晨六点半,舍友似乎对他无意识的梦话产生了异议,连让他多清醒一会的时间都没有给,直接抛出了这么一句冷淡的话。

“……”他还没有从那带着悬疑色彩的梦里缓过神来,迷迷糊糊想起现在剧团处在公演后的休演期,大学的课程和兼职也处于空档期——他闭上眼就再次睡了下去,完全没有想起睡前与某人的奇怪约定。

再次醒来已经快到中午了,皆木缀拿起手机才看到三好一成昨晚留给他的回复——

2:30 A.M.

[唔啊……好困,晚安啦,缀缀]

居然熬得这么晚吗……啊,说起来好像是跟这个人约好今天要出门来着……不过他这样不会睡过头吗?带着一点对昨晚不告而别的愧疚,皆木缀暂且回复了一下下——反正三好学长也没起来吧?

[抱歉……昨晚突然涌起强烈的困意就直接睡着了……]

[但是因为做了奇怪的梦也没有睡好……]

[不过三好学长果然还是看手机到这么晚吗……]

[咦——咦?缀缀做了怎样的梦呢?]

[午好piko我梦见自己单挑超大怪兽的说!超帅♪!]

[不过这回熬夜我可是受益匪浅哦!缀缀你看☆]

[图片]

[这个公园超酷!!!缀缀想不想去看看?]

[三好学长居然会知道这种地方啊……]

[很漂亮,光是这样看着就想去里面待一整天了。]

[不过三好学长会很破坏气氛的吧。]

[诶诶,好歹我也是美大生啊~偶尔也会去收集灵感嘛♪]

[那就这样咯!下午缀缀和我的公园一日游☆!]

[……三好学长可不能给别人说什么奇怪的话啊!?]

[真是的……虽然一直是这么说,但感觉三好学长从来没有好好听过。]

[诶,什么什么~一年一度的白色情人节当然要发SNS了♪]

[缀缀,等会公园见喔!等你piko☆]

嗯……?三好学长不在宿舍吗,不过是他的话,这一天在哪个网红甜品店咖啡馆都不意外就是了……

[说起来我昨晚到底为什么要答应你啊……]

踏出房门的一瞬间皆木缀跟冷空气撞了个满怀,一夜间骤然下降的温度让他一时没有适应过来地打了个喷嚏。

虽然跟他冬天大早上出去做兼职的时候比起来这温度算不上什么,但在穿着方面依然有些困扰——穿冬装或许热了点,按平常的衣服又恐怕得受凉。再者就是在白色情人节这种日子……虽然不是去和恋人约会,但受到这个日子影响,他多多少少也对此有点在意起来了。

[位置分享]

[图片]

[我已经到了喔~]

照片里的三好一成对着镜头wink还比着剪刀手——大概是很受欢迎的拍照姿势。公园长椅的棕色在背景里露出来,配合上飘落樱花自带的粉色滤镜将画面衬得非常柔和,连带着三好一成那仿佛在发光的笑容,完全感受不到室外有任何一丝寒冷。

“春天来了啊……”

皆木缀踏出了剧团的门。

或许是白色情人节的缘故,公园里的位子几乎被一对对的恋人们占了个遍,当然也在樱花树下有席地而坐的,或者仅仅是倚着树干靠在一起的……一个人走出了平时的生活区就会变得渺小而普通,即使那人是在不大的公共场所,也会像一滴水落进了一整杯里一样几乎无踪无际。

皆木缀第一次觉得要找到平时那个吵闹又显眼的三好学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再次点开了三好一成发给他的那张照片——然而四周相似的建设依然成为了他找人的大阻碍。要是找到人之后一定要教训一顿,他想。

“啊……抱歉……!”也许是一直低头盯着手机的缘故,他一不留神就撞上了长椅的一角。也多亏今天天气较往常要冷,再加上他走得并不快,撞击力被削弱后倒没有给他带来什么痛感,倒是长椅上依偎在一起的情侣啧了一声提醒他好好看路。

……真糟糕啊。

然后皆木缀抬起头就看到了,坐在一个长椅的距离外的,靠在椅背上刷着手机的,围了围巾还戴着一顶加绒帽子的人——三好一成。说起来他明明记得这人拍照的时候没有戴这顶帽子的来着,果然自己也觉得这样子拍照太浮夸了吗……?

兴许是出于报复对方让他找了这么长时间的心理,皆木缀绕到了那人的身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拍完也才觉着自己这行为有些莫名的幼稚。

“啊,三好学长在这里啊……”

“呜哇!吓我一跳!缀缀你来啦♪!”

“真是的,照片上差不多只看得到你的脸哦,好歹也把地方拍得明显一些啊……”

“要在这么多人里找到三好学长还真不容易啊……”

“啊~抱歉抱歉~”

“本来我还约了两个女生的,结果都因为有事没来……好寒心~!”

“呜哇……三好学长果然是三好学长啊……但是在这种日子约两个女生……你是怕她们生气才让我来陪你的吧?!”

“真是的……缀缀完全不懂呢,这是我精心策划的2v2超~迷你联谊☆!”

“……真的有什么超迷你联谊吗。”

“嗯~是啊是啊!但是现在只有我和缀缀了……”

三好一成一如既往地说着俏皮话,完全分辨不出来这是真话还是玩笑。他起身扯了扯皆木缀的外套,手还在里面狠狠蹭了一阵余热。

“缀缀没有穿新衣服吗~我记得缀缀去年也是这件唉!”

“因为今天很冷还是穿这件比较好吧……”

他说着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隐隐约约好像想起对方的体质并不是太好,上次他也是小小受了凉就感冒了。不过就算这样……

“说起来三好学长穿得还是有点浮夸了啊,明明已经要到春天了吧……可三好学长看起来还是要去打雪仗的样子……”

“感觉和三好学长的脸放在一起看更热了呢……”

这是的确。原本衣服看上去已经足够严实和保暖,而穿戴者身上还总散发出一种不符合时节的、带着夏天热情的气息,让人光是看着就觉着周围的温度上升了不少。

“诶、诶?我的脸看上去很热吗,难道是我的魅力太大把缀缀迷住了☆?”

“……三好学长曲解别人说话的能力还是一流啊。”

三好一成对于这些话算是习惯性地忽视了——这一点倒总被琉璃川幸挂在嘴边。他故作玄虚地把手别到背后,绿眸里闪着名为期待的亮光就这么和他对视:“对啦对啦~缀缀猜猜我今天给你带了什么♪?”

“嗯……?三好学长完全是一副没安好心的样子啊!”

“不过说是给我带的……其实是准备送给之前说的那两个女生的吧……”

“好寒心啊缀缀~不要把我当成那种男人嘛!我用情可是很专一的!”

“而且我绝对不会对缀缀不安好心的哇!”

“行啦行啦~所以是什么啊?”

“诶——缀缀明明还没有开始猜!”

“让我猜也太为难我了吧……我可完全不知道三好学长在想什么……”

“嗯……算啦算啦♪”

“看!是我精心挑选的☆搭☆档☆手☆环!”

三好一成打开手掌,里面躺着两只手环,主色调分别是黄色和红色,正是最近很流行的款式——倒是很符合他的审美。

“这个超~漂酿的黄色手环是给缀缀的♪红色的是我的!”

“怎么样?一成·三好的绝赞礼物!☆”

“诶……?三好学长居然会送这种东西啊……”

“不对,搭档手环的话三好学长也不应该送给我吧?”

然而皆木缀还是伸手接了下来,兴许是因为对方一直握着的缘故,从手环独特的舒适触感里他还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仔细一看他注意到手环上的花纹似乎是蒲公英,黄色的蒲公英逐渐飘散,像成为了星星,留在了手环背景的黑色夜空里。

“……不过三好学长的眼光真好啊。”

“我和缀缀可是绝·佳·搭·档!所以要戴上搭档手环!来——缀缀,缀缀,快戴上~”

“喂……没有人说过要跟你做什么搭档吧?”注意到对方一副要靠过来就差自作主张为他戴上的模样,他还是妥协着戴上了,毕竟比起让那个三好学长凑过来握住他的手给他戴……还是自己戴上更容易接受。

“哈哈,缀缀不要这么不坦率嘛♪这个手环超适合缀缀的哇!”

“……嘛,算了,既然收了三好学长的东西我也要送回礼吧?三好学长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诶诶,礼物吗……让我想想……那就请缀缀把戴上手环的手举起来吧☆!”

“嗯……这样吗?”

他反应过来要闪避的时候,对方已经凑到了他的身后,将同款的手环举起到他手旁,另一只手迅速按下了快门。

“喂,等等……!三好学长果然是要拍照吧?”

“被猜中啦♪~”

“嗯嗯——一成·三好、缀·皆木的搭档之旅开☆幕!”

然而三好一成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闪避而受打击,拍完照划着手机就编辑了一条SNS。

“白色情人节发这种SNS太容易让人误会了吧!?”

“还有,三好学长倒是好好写我的名字啊……为什么把我的名字也倒过来了啊!?”

“因为我和缀缀是绝佳搭档,所以要步调一☆致!”

“呜哇,刚发出去就收获了一百多赞哦!”

“不过被误会我倒是完全不介意啦☆~缀缀也不会介意的对吧!”

“不要把我说得像你的共犯啊!真是的……”

“就算介意,对三好学长说也是没有用的吧?!……随便你好啦!”

“搭档☆之旅☆的第一步,互换礼物~圆满成功!”

“那么,搭档☆之旅☆的第二步!一起在河边散步!”

“喂喂喂,我可没有说要和你进行什么搭档之旅啊……”

“而且,说是搭档之旅……这明明更像约会吧?”

“果然在刚刚说把拍照当回礼的时候,就不该相信三好学长会到此为止的……”

“嗯……本来是还要和两个超口耐的女生一起进行的嘛,但是现在她们不在就只能和缀缀一起了☆”

“……我一点也不觉得你说的这两个女生真的存在。”

“缀缀不要这么扫兴嘛~这条河沿岸的景色超美的说♪!”

三好一成拉起他的手臂就单方面地开始了散步的环节。皆木缀其实在以前照顾弟弟的时候就习惯了这样的举动,只是,一想到对象是三好一成他依然浑身不自在,稍微使劲想甩开,总算还是没敌过对方的力度——毕竟他也不想做得太过火让对方受伤,各种意义上的。

“真是的……!三好学长不要凑这么近啊。”

他只好在嘴上发泄着这份不满,无奈地被对方拉着将所谓的搭档之旅进行了下去。

“缀缀。”

“快看!那边,超————美的!!”

三好一成停下脚步驻足向河对岸望去,皆木缀闻言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河岸的樱花瓣堆叠起来顺延上去,就像是粉色的浪花,樱树受到春风的折腾倒是摇晃了几番枝干,花瓣飘落到水面上激起了涟漪,再通过反射将通透的水面也染上一抹粉色。更多的花瓣则是飘落到了眼前,飘落到他们的手中,柔和的闪耀着的春日阳光更是为这副水彩画一般的场景更添了一抹亮光。

“很漂亮啊……”观望了许久,皆木缀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囔囔着开口,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嘴角带上了弧度。“果然看着樱花就会有春天来了的感觉呢……”

“是吧~只是远远地看着就这么美丽了——真想立刻就到粉红色的花瓣里去啊!”三好一成说这话的时候依然直勾勾地看着手中的花瓣,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接着眸子里突然闪了一下。

“那么,事不宜迟,搭档☆之旅☆第三步,一起去赏樱吧!”

“诶……居然要去赏樱吗?话说三好学长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吧——”

“嘛……吃的倒没有什么关系啦,要说怕在树下着凉我好像也没资格说你呢……”

“我身上有手机就够啦!”

“一定要说的话——必需品当然是我的超☆好☆搭档!走吧走吧——我很久以前就想走这座桥了♪!”

三好一成拉起他的手臂便兴致高涨地逐渐加速朝对岸跑了过去,皆木缀反应过来后也跟着步子对方跑上去。前后辈的他们跑过春天的长桥,樱花的气味带着河水蒸发起的水汽扑到脸上,被两人跑动带起来的风刮起了地上的花瓣,空气中淡淡的粉色把两人所在之处轻柔地包裹起来,还在缓缓下落的花瓣也跟随着他们跑动的轨迹。

好像仅仅是他们两个人,从高中开始就一直牵着对方的手,力度从手掌滑落到手指,但直到今日也从未放开。青年间彼此交握的手除去温声细语的轻柔,偶尔也带着别扭和热情——时而强硬时而自作主张地不愿让步。

然而平时运动不多的学长在体力上敌不过他,那人最后停下来的时候弯下了腰还要抬起眼望他,却一副喘不过气的样子。

“啊……呼……到了呢,体力真是好啊,不愧是缀缀……”

“这片樱林,真的——好美啊☆!”

“嗯,是啊……”皆木缀应着他,见那人在逞强着说话还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和在远处看着不同,走到樱花树下,整个人沉没在樱花的海洋里的心理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就像,就像整个世界都带着这样的柔和氛围把人圈了起来。“无论何时,或者说此时此刻,花蕾都在悄悄地绽放啊……”

他自言自语道,心里不自觉地想,明明开始最热情的是三好学长,结果跑到地方自己却喘不过气来了,果然他还是会破坏这种气氛啊……不过这也不差劲就是了。

“不过三好学长也得加强锻炼啊,就算夏组不像秋组有这么多动作戏……但这个身体素质的话也可能在舞台上撑不住呢。”

“啊,我是不会输给缀缀的!从明天开始参加丞仔的晨练吧☆”他总算直起腰来,惊叹地看着四周。“呜哇……我感觉有很多点子涌现出来了!”

“缀缀,让我们开始探寻樱花的秘密吧~”

“樱花的……秘密……?真的有这种东西吗……”与其说是难以置信,不如说是这句话的槽点太多,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吐槽。

“不看看怎么知道嘛~!”三好一成迈进那翳的花林里,从树叶缝隙里透露出来的光照到了他的脸上,而本人却沉浸在里面却毫无自觉。习惯于炒热气氛的人到何处都有一种充满激情的氛围,他脸上还不知是因为自身热情产生的还是被花瓣渲染出来的粉红,在尚且微凉的初春那个左顾右盼的人温暖且闪耀得让人移不开眼。

“这场面实在太美了哇!话说话说,缀缀以前有没有赏樱过呢?”

“那倒是有,以前差不多每年都会和弟弟们来公园赏樱呢……不过只有两个人一起的话还是第一次呢……”

“……居然还是在这个容易让人误会的日子啊。”

“反正缀缀不会介意的嘛~☆”

“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不介意的啊?!”

……不过到底介不介意呢。皆木缀想了想,似乎也只是觉得无所谓,不过在旁人看来是怎样就不得而知了——虽说是两个大男人,但若真的被曲解了意思可是不好解释的。

“不说就是不介意了啦♪”三好一成仿佛笃定了他不会生气,用着自己那套理论和脑回路一点点凑近并且试探着他的底线。“缀缀,缀缀,我想吃樱花料理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三好学长自己也没有在赏樱之前带过来吧?”

“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了……现在才说想吃可没有办法了哦。”

“诶——诶,可是我也想吃缀缀做的料理!对了对了,缀缀很擅长炒饭对吧?那就做樱花炒饭吧☆”

“一起来捡樱花好了♪!”

“喂喂喂,没有樱花炒饭这种东西吧?”

“话说这只是三好学长自己想去捡樱花而已吧……”

“又被缀缀看穿了!不愧是我的最佳☆搭档~!”

“来嘛来嘛——”

三好一成又燃起了平日的激情和活力,转眼间便跑到了附近的樱树下,联想起方才累得直不起腰气喘吁吁的人,顿时感觉他像是脱胎换骨了一般——不,应该说,他藏在骨子里的、夏日一般的热情从未受到身体素质的影响而消失。他就蹲在樱树下,一只手放在膝盖上,忽视了落在帽子上的樱瓣,就这么朝他招手。

皆木缀感觉自己有这么一瞬间是被对方触动了的。

“啊……”

“三好学长这样太显眼了啊……”他半是无奈的妥协着走上前去,“先说好,我不会跟你一起捡的,我就负责在这边站着哦。”

“诶——缀缀太绝情了哇!~我们不是超好☆搭档吗!”

“所以说你看起来太幼稚了啊,三好学长……”

“怎么说呢,要是和弟弟们一起的话倒是没有违和感……”

“但是两个十几岁的男大学生在樱花树下捡花瓣什么的……也太难为情了吧……”

“什么什么!明明一点都不会♪~实在不行,缀缀就把我当成自己的弟弟好了!”

“喂——你这话也太没有底线了吧!?”

“看嘛看嘛,”他用掌心捧起一小堆落花,“近看花瓣也超美的!缀缀快来嘛——”

“……仅此一次啊。”皆木缀不知自己对这个人说过多少次类似的话了,虽说先前对方也有惹他真的生起气来的经历,但坦诚相待之后他依然,意外地拿对方没辙——那人每次在随心所欲之后,都给他留下了敷衍一般的、明显察觉不到诚意的道歉——然而他还是没有办法再去怪罪他了。

“我就知道缀缀最好了☆!”

他上前走到了三好一成的身边,距离贴得稍微有点近了,他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围巾偶尔被吹着扑到他的脸上,还携着点暧昧的温度。近距离地看着那人手中的花瓣似乎能看清上面的纹路,独一无二的,大自然留下的佳作。

“两个人这样看樱花的感觉真的很微妙呢……”

“是吧是吧……”三好一成转过头来看他。学弟脸上的表情温和得像是要融进这副春景里,脸部的轮廓早已褪去了当年初见时的青涩,不管看着同伴看着世界,眼底都是那种熟悉的温柔。

仅仅是看着对方,三好一成都几乎克制不住心里的柔软了,他小心翼翼地捧起了一大摞花瓣,却仍然有好几片从手边滑落下来。他看着他,眼里闪闪亮亮的——想看到这个人不一样的样子。于是他直接将那捧花举到对方头顶,瞬间将合拢的手掌打开。

纷纷扬扬的花瓣立刻下起了雨,在皆木缀的头顶打转舞蹈,落在他发丝上的力度也是极为轻柔的,却仍然遮挡住了那人的视线。三好一成像是早有预谋,留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给对方——也不管他能否看清楚——起身就朝着那樱林深处跑去了。

“缀缀,捡樱花和做樱花炒饭就都交给你了喔!”

“三好~!”一是不习惯于头上异样的触觉,二是被对方这么一折腾他着实产生了那么一点报复心理,皆木缀赶紧把那些花瓣甩开反应上来就追了上去。“不要随便开这种玩笑啊!!你这家伙……!”

“所以说!明明三好学长说要来捡花瓣的,为什么就玩起来了啊?”

“诶诶——”三好一成回过身,按照预想之中的步骤掏出手机就对这幅景象要拍,然而却在将镜头对准那人的时候一瞬间呆愣了下来。

漫天的樱花落在眼前——确切的说是在镜头前,那个一直散发出成熟气息的人,一直被他放在心上的人,一直被他视为救赎的人,露出了难得的慌乱表情朝他奔来。残留在头发上、粘连在外衣上的花瓣被呼啦着的风吹散开,像被吹散的蒲公英一样在他身后翻飞。无论是那个人,是飘在空中的花瓣,甚至只是世界某一个暂时没有被春意注意到的小角落,都是如此温柔且惹人怜爱。而这一切也随着“咔嚓——”一声被定格成了永恒。

他回过神来发觉今日的自己总是走神,缓过劲来才找回了平日的吵闹活泼——“糟啦,缀缀居然要追上来了!!”

“搭档☆之旅☆第四步完成!快跑快跑——”

“喂!!居然连这种时候都要拍照吗!!!太过分了啊?!”

然而只是看着对方在樱林里半蹦半奔地跑着,方才燃起的怒气和报复欲就悄然无踪了。

“真是的……你也该停了吧!?”

“要是在这么大的地方跑丢我可不管你了哦?”

三好一成在远处的一颗樱花树停下,面对着,发现皆木缀的身影还有些远,趁机打开相册看了看被定格在照片里的那一刻——仅仅是看到映在对方眼里的只有自己,他就庆幸得不得了,甚至没发觉自己带上了一个无声的微笑。他看向那人, 挥了挥手。

“缀缀——我在这里♪!”

“喂——!真是的……三好学长也玩够了吧!”

“话说你对着照片在傻笑什么啊……”

……然而他马上察觉到对方此时的笑容不同寻常——温柔又认真的,和他面对挚友、面对同伴、面对家人的时候一样的笑容。樱花的花瓣飘落到眼前,落花自带的粉色滤镜将眼前的人不经意间透露出的另一面衬托得越发温和。

“没想到三好学长也会露出这种表情啊……”他自言自语着,鼻息间充斥着清甜,一瞬间竟也呆住,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呜哇!”三好一成将手机熄屏就塞进了上衣的口袋里,恢复了往常嬉皮笑脸的模样:“刚刚在看的是一成·三好的绝密珍藏照片!只有我才能看的照片~!”

“啊……”对方带着笑容朝自己跑来,一瞬间的愣神过后便只觉着——“啊~啊,好可惜刚刚那幕没有拍下来……”他推脱着岔开话题,“为了补偿我缀缀就回去给我做超多份樱花炒饭好了♪!”

“为什么又提起什么樱花炒饭了啊……真是的,三好学长拍照也给我适可而止哦……”

“说起来三好学长刚才果然是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吧……!?连看着我的时候都没有把傻笑收起来哦。”

“唉、唉,才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只是一张超级——漂亮的风景照而已!”他慌张了一瞬。

不过拍照的话的确可以记录下某些瞬间吧——比如说对方刚才那个认真温柔的笑容。“啊……不过把这些美好的瞬间记录下来的确不错啊……”皆木缀低声嘟囔着。

“诶……?是吧是吧,那让我们今日的搭档☆之旅☆以piko结束吧!”他绕到对方的身后,举起手机——料到对方会闪避开,于是赶在说完话之前按下了快门。

“缀缀——笑一个笑一个——”

“呜哇——!所以说,不要总是这样突然就靠过来啊!”

“哈哈,缀缀总是这样呢~”他低头看了看那张照片,是笑容灿烂的自己,和脸上写满了嫌弃的皆木缀,还有适时飘落下来的几瓣樱花,依然有意外相称之感。

“好了!那我宣布,搭档☆之旅☆圆满结束~作为纪念,缀缀绝对要做樱花炒饭喔?”

“真是的……”皆木缀撇开头又看了对方一眼,那兴致勃勃的样子说不上是惹人厌,反而有些耀眼。一时他觉着对方送的手环存在感变得分外鲜明。那从树荫里透露下来的、象征着暮色将近的橙光照在那人的脸上、还有戴着同款手环的手腕上。就这样结束的话……他心里突然就滋生出了不知是空虚还是孤独的感受。

“……”

“虽然并不是我想拍……不过……”

“我说,三好学长,要不用我的手机,我们俩再拍一张合照吧……?”

“要是能经常这样就好了……”三好一成笑着便不由自主地低语起来,察觉到方才的失态,他立刻提高了声音说话要把那句自言自语的话遮掩起来:“天啦!缀缀居然主动提出要拍照!”

“只有这一次啊……!”他对自己一时感性而提出的任性要求感到有点无奈和懊恼,低声着向自己解释道。“大概只是想记住今天的三好学长吧……”

“那我们一起来比一个手势吧☆——嗯……就一起比个爱心怎么样”

“不,爱心还是算了……要是以后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肯定会掉一身鸡皮疙瘩的吧……!”皆木缀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两个男大学生,白色情人节,樱花树下,手指比爱心——不管从哪一点看都很糟糕。也不知对方是拿这个暧昧的题材开了个可以一笔带过的玩笑,还是跟他怀有同样的心思朝他抛出的暗示。

若按平日里他对三好一成的印象来推测绝对是前者,那么现在呢……?他扭过头看向那个在这暧昧的日子提出暧昧要求的学长,心里却意外地没有排斥感。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冷风刮到耳边惹得他一个激灵,便只想往衣服里钻,对方的围巾被吹着蹭过他的脸,又轻轻柔柔地撤了回去。

他再次抬起头时目光却是被对方全吸引了去,视野里模糊一片,只能看清映照在对方眼眸里的黄昏——像极了夏日的暖阳。

“这样真好啊……”二人面对着黄昏沉默许久。也许是为眼前的场景所震撼,他下意识将内心的想法抛了出去。

三好一成伸出手,比成了半颗心的弧形就要往对方身前凑。举起手时又发觉到自己手上的手环——背着余晖隐隐闪烁着温柔的光,就像眼前的人被光芒模糊了轮廓一样。正准备接着对方不留情的话说下去,却听见了他的独白。那一刻,他也不知道内心产生了怎样的触动,是陌生的喜悦或者说新奇?他微微睁大了眼睛,一瞬的沉默之后又变回以往的笑脸。

“我也觉得超好的喔,缀缀”

“好啦,三好学长就稍微老实一点啦,再晚一点拍照就看不清人了……”听到对方的话他不自觉地笑了出来,就连话语都带上了自己没有察觉到的笑意。

“那就只有这一次哦,因为是我的手机所以也不用害怕被传出去呢……”他举起手机,将同样带着手环的手凑上去跟那人比出了完整的心形。

“果然缀缀最好了~”比出爱心的时候,对方的指尖就这么和他的指尖直接相碰,脸也近得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温度,三好一成顿时觉得自己处在哪个美梦里,他惊喜地偷看了他一眼,心中不知为何有些躁动起来。

咔嚓——

“不过在白色情人节做这种事被误会什么的……”他想了想,看着对方在夕阳的映照下露出的,似是出于真心的笑容,压低了声自言自语着。“好像真的不介意呢……”

“我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都是托缀缀的福♪”

“我也没做什么啦……”被这么直白地感谢,皆木缀难免有些害羞,但那个表情在暮色的掩护下不甚明显,平复了一下因为对方而稍微有些动摇的内心,他坦率地说了下去。

“非要这么说的话,我还要感谢三好学长让我看到了这么漂亮的景色呢……”或许不只有景色呢,还有不一样的三好学长,他想。

“虽然有时候觉得三好学长很幼稚,但跟三好学长待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吧……”

“我也很高兴能让三好学长开心哦。”

“缀缀……”他一时滞住不知怎样开口,内心只有越来越多的喜悦掺杂着不明的情绪翻涌而上,堵塞住了所有朝外倾泄情绪的通道,让他面对如此剧烈的情绪起伏时完全无法做出反应,只能用尚且还在颤抖的声线喊着对方的名字。

“我,我和缀缀待在一起,超级开心的——!!”兴许是情绪总算找到了个宣泄口,他喊出这句话的声音甚至惊动了路人,趁着这个时机他扑到对方身前用力地抱紧了。拥抱带来的温度和触感算不上陌生,但来自面前这人的却是少之又少——除去帮助他时的那份责任和温柔,这个人对自己的接受程度又能到什么地步呢?

“唔哇——!这样也太显眼了,三好学长——!!”皆木缀下意识地想推开,然而却在对方抱紧的那一刻感受到了内心的悸动,那股要抱紧对方的冲动。于是他还是将手放到了对方的肩膀上。

“没想到我也有这种时候啊……”他自言自语道,一直以来对对方的亲密举动都感到不自在的自己,居然在这个拥抱住对方的时候心里莫名踏实了下来。

“我,我们是绝佳☆搭档!以后也一直会是的!对吧♪!”

“三好学长——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们是什么搭档哦!”

“唉唉————搭档☆之旅☆刚刚才结束,缀缀别翻脸不认账啊!?”

“但就算不是那样,我们以后也一直可以开心地在一起哦。”

“……!”三好一成本想收回的手停住了,只是又一次,却与前几次都不同的——几乎快喜极而泣地加大了几分力道,狠狠地搂紧了面前的人。

“真是的……”他好像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难堪着为自己开脱,“所以说,三好学长就稍微老实点啊,总是这样很让人困扰的……”

“缀缀、拜托了,这种话,以后不要对别人说哦♪”天色已经将近黑了下来,三好一成抬眼望去,却依然觉得皆木缀的眼里是闪着光的,不需要任何景物衬托的,属于那个独一无二的人的光芒。同这相拥着的温暖一样——让他不愿意松开放弃。

“真是的……就算你不说,这种话我也不会再说的啦……”

“缀缀,已经很晚了☆我们一起回宿舍吧~”虽然是松开了怀抱,但他又握紧了对方的手腕,两个人走上归途。但这次不再是他自顾自拉着对方奔跑,他回过头看着他,等着他一起迈出步伐。

“嗯……一起回去的话也不至于被东先生问起情感状况呢……”

“不过……总还有种不好的预感呢……”或许会被开什么玩笑之类的。

“嘛,没关系啦,话说我们俩上次一起走夜路还是在春夏组野营的时候呢……”

“是啊……我觉得缀缀一点都没变哦~”

“啊……这么说三好学长也是吧……明明是学长还会像小孩子一样闹别扭。”

“嘛,虽然我也会不成熟,也没资格这么说啦。”

皆木缀对上对方的视线,那里面有闪着光的,像是期待又像是信任的东西。被这样的注视催促着,他迈开了步子。

“好啦好啦,一起走吧……不过被三好学长这样拉着却没走还真是不太习惯啊……”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是绝佳☆搭档的说~步调一定要统一!”

“诶!糟糕糕,监督发消息催我赶快回宿舍了~!”

“得赶紧回去了才行~!”

说着,他迈大了脚步,又变回原样地攥紧了对方的手臂,向眼前的路奔跑着。只不过,这次记挂的不是走马灯般的景色,而是身后的人。

——Story Clear——

】梦境交错 # #三好 # #a3!
……果然磨脚了啊……”真差劲,“没办法了,不过能忍到回家总行吧……”   听到了那熟悉话语,几乎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这是在高中时候,他们初遇。   他看到三好咬着下唇勉强着站起来...
个人向】恰似人间烟火 #a3! # #A3!满开剧团
by/ 琳月   *个人向,无cp,(虽然全文没有提及生日但我还是要)祝最可爱生日快乐—— *故事不连贯注意,有点不知所云,全文4k4 *以外出场人物(非cp意味):水野茅、三好...
【沃克/至】事故 # #a3! #春组第三次公演 #至
by/ 琳月   *是短打,春三设定,也许算是至,mei药梗 路克攥紧了衣服下摆,握拳狠狠朝工坊那稍微有些锈蚀墙壁上砸去。精通炼金术却从未在实验中受到损伤双手白净又骨节分明,受到剧烈冲击...
【燐】君臣关系 #偶像梦幻祭 #天城彩 #天城燐音
一瞬间,他紧紧抱住了天城燐音,感受到怀中一瞬颤抖,天城彩仍旧紧紧环抱,喉中流出哽咽,不断地重复着两个字——   哥哥。   哥哥。   哥哥……   拥堵了十几年情感,似乎都要在这一刻...
【月山】本能越矩 #月山 #排球少年 #月岛萤 #山口忠
野高校排球部所有都淡忘他们性别,但本质上两却是由Alpha与Omega组成搭档,这点毋庸置疑。 信息素交锋同时不甘落后,察觉为时已晚,不论是影山还是日向,信息素之间相斥感伴随着浓重不适...
燐双性转】小小请求 #天城彩 #天城燐音 #偶像梦幻祭
鹅黄着荷叶花边或小小珍珠款式,由内而外把她包裹颗甜甜奶糖。   她比彩还要害羞,仿佛脱掉了衣服裸裎相待是她自己。可身体就如同每一个含苞待放十五岁少女那样,有着初具规模圆润...
[食物语乙女向]聊聊经常从我家电视机爬出来那位老哥 #bg #鬼城麻辣鸡
.   我坐在一个空无一人房间。   银灰色软绒沙发上堆了几只颜色各异小鸡布偶,房间主人颇有兴致地把它们摆道彩虹模样。橡木茶几上好像什么都有。青色手机充电线,还剩半袋没吃完黄瓜味薯片,几...
【彩奏】平等兑换 #偶像梦幻祭 #深海奏汰 #天城彩 #es #all奏汰
,海底埋葬千百年贝类重新结出珍珠,汪洋大海暮去朝来是碧,地平线尽头红日光芒普撒整个世界,死亡和新生在某个精妙卡点凝结永恒姿态,所有族人都会赤诚而热血沸腾,垂拢下他们生而美丽高贵头颅...
【鬼灭乙女】当你最后次梦见他● 鬼灭刃乙女向●男神×你●炼狱杏寿郎●时透无郎●不死川玄弥●童磨●黑死牟●鬼无辻无惨
。 “炼…炼狱先生,不好意思,但是,我…我好像有点跟不上您了。”你好不容易在处摊位前追上了他,扯住了他羽织,声音因气息不稳而断断续续。 呵出气在冰冷空气中晕开了,但你感到脸上热有点发胀...
【授权翻译】【cp典芬】O医生 by JeSuisUnePomme(Chapter 3) #aph #黑塔利亚 #北欧夫妇 #彼得柯克兰
上还是放着束丝质假花。 唯一不同就是那个凶巴巴地打量着提诺和贝瓦尔德陌生接待员。 他生了一头让惊奇金色头发,黑色眉毛因为要做出不耐烦表情而紧紧皱起。他长长的睫毛盖住了怪异紫罗兰...
【左然x你】Crush #未定事件薄
,定定地看着我,哑声说:“喵。” 我直接惊醒了,被子团团抱在怀里,窗帘掩着,看不见天,床头电子显示屏提示我现在是北京时间三点。我随手擦了一下,脖子冷汗。 好家伙,我面不改色,在心里“夸奖...
【御泽】搭档 #御泽 #钻石王牌 #御幸也 #泽村荣纯
行,这样他才能帮他接球不是?   3. 送过泽村,御幸看到了正向他招招手墨绿发男人。 “呀哈,御幸,我看你刚刚送回家了,怎么给转职司机了吗?”这是他同窗仓持洋。 “不,他在车上睡着了...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