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皆木缀个人向】恰似人间烟火色 #a3! #皆木缀 #A3!满开剧团

sodasinei 2022-05-08

by/ 琳月

 

*个人向,无cp,(虽然全文没有提及生日但我还是要)祝最可爱的皆木缀生日快乐——

*故事不连贯注意,有点不知所云,全文4k4

*缀以外的出场人物(非cp意味):水野茅、三好一成、皆木馨

01

皆木缀踏出家门的时候,一滴雨落到他的脚边。

上天几乎连着两个月放晴,泥土干旱得集不住那些微粒,只由得被风刮到空气里形成了烟霾,愣是狠狠地遮了一把大地上人类的视野。也许雨水冲刷走这份烦闷的污浊后,还会在现实与视线之间隔上一层厚屏障般的雨帘,依然让人捉摸不透现实的轮廓。但毋庸置疑,此时的雨水对这个久旱之地来说算得上救赎了,对于他并不富裕的家庭而言亦是如此。

皆木缀回头看了一眼,两个弟弟在门口互相拍手打着趣,小孩虽是手劲不大,但放任下去也不知会闹腾到哪一步。他是家里第三个孩子,上头有两个哥哥,一个是随心所欲游手好闲——也许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也追逐着自己不为人知的梦想,另一个此时则辗转于学业和社团之间,而父母也各有所职……总而言之,照顾弟弟的任务自然而然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没有富裕的家庭,没有独特的性格,亦没有展露出突出的才华,他和每一个为生活为梦想奔波的平凡的人一样,怀抱着善良和责任感在无数人经历过的人生道路上迈出了相似又独属于他自己的步伐。

雨势俨然是要加大的趋势,突然刮起的风卷着水珠从他的衣角领口钻进去,明明是在春天却仍然让他打了个寒颤,赶忙裹紧了衣物。两个男孩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才收回视线抬起头看他,眨了眨眼像是在用最简单的思维思考起了这感性的场景,紧接着得出显然错误的结论。

“缀哥哥——大哥说下雨天有妖怪会出来,不要被抓走了哦——”

“缀哥哥——早点回来——”

“好……!在家里不要打架,哥哥晚点回来陪你们玩折纸游戏。”

皆木缀撑开伞按往常上学的路线走去。雨势已经基本稳定下来,春雨噼噼啪啪落在伞布上弹开,被旱地吸收还远远达不到泥泞的程度——也不会导致什么滑倒被同窗瞅遍的闹剧,即使这个天气着实激起了他这样的幻想。然而正常情况之下,现实里不会发生什么下雨天被妖怪抓走结缘的魔幻事件,也没有——或者说轮不到他经历——那类平地摔被嘲笑后结交深刻友谊的幻想剧。

他拥有的生活是平凡的,正如随风飘散的每一朵蒲公英,即使没有既定轨迹,不懈努力地在凡世的尘气里纷飞,最后也总会按着自然的安排,绒毛飘散后一丝不挂。

但他的心里有一座不平凡的幻想城,蒲公英的绒毛携着憧憬的种子,将尘世里的遗憾遭遇包裹,飘到幻想城里留下了独一无二的轨迹。

视野里尽是雨落而成的白雾帘,洋洋洒洒的雨滴带回了月前退去的寒意,冷风从领子从袖口灌进去,倒春寒给了毫无防备的人们一记重锤——在同自然的角逐中大败终究是生了场病,但皆木缀并不属于那一类。在天气变化前做好防护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或者说,是他那个出身必须的基本功,因为他们没有随意生病的资本。

而此时路过他身边的行人也好同窗也罢,他们被寒意刺激产生的喷嚏声在雨声的掩盖下,都难以被除本人以外的人察觉到了。也许是出于分神后想要了解自己的周边状况,皆木缀转过头,便对上了一双湛蓝的眼。

那人兴许没料想到他会突然扭过头看他,慌乱着撇过头捂着鼻子吸了几口气,却是差点被突然灌入喉间的冷空气呛得开不了口。

“……抱歉,我好像有点……感冒了。”

“不,没关系。那个,你是……水野吗?”

“嗯……?”

“我多带了一件外套,如果觉得冷的话可以借给你。”

“你是……坐在我前面的缀君?”

“哈哈,原来你记得我呀,那么请不要介意了。”

校门口的亭子下,他拿出外套为眼前那人披上,此时对对方家底几乎一无所知的他倒不是出于什么目的,约莫着是出于习惯或是善良,对一个不善交际的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罢了。耳边还是雨水噼里啪啦落在亭顶上的嘈杂声,看到对方想取暖又难堪而小心翼翼揪紧衣物的样子,皆木缀不免想起了以前没有听他劝告被冻着的哪个弟弟——倔强着不承认自己错误却只能别扭地听他的话添衣。

他轻轻笑出来的时候,水顺着风在他的眼前溅开,一时对方的相貌便不再清晰,视野模糊得像是隔了层磨砂的玻璃。几个眨眼间隙过后,他看到了对方坦诚到了眸子里的笑意,那融化在里面的湛蓝便像雨过天晴云雾初开的天空,在他的幻想城里露了个照面。

“谢谢你,缀君……”

这是他们在彼此人生道路的交错口上的相会。然而这相会却止步于此了——他们雨天里两人并肩走回课室经过的校道,一同跑着上了长满蒲公英的山坡,赶着夕阳和对方一起演出的故事……

现实并不像他创作出的幻想剧,这些遗憾融化在无奈与悲伤里,却成为了永不凋谢的花朵,生长在他的幻想城里,绽放他笔下的故事里——满溢出了欢乐与爱怜。

02

“这样啊……你决定退出戏剧部了吗?”

“是的,非常抱歉……”

“不,请多保重。”

皆木缀扭头离开,方才捏着退部申请表的那只手还有些颤抖,但他知道自己没有回头的余地——戏剧部的练习时间很长,如果这个时候他执着于此而疏忽照顾家里的弟弟,再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那么一切就无法挽回了……

所以自己的梦想再搁置也无所谓——这是他当时拿出来的自欺欺人的觉悟。

这天没有下雨,放学后日落的霞光拉长了树影,透过走廊的玻璃窗上投到地面上,眼前熙攘着一同上下学的学生们朝着夕阳迈开了步伐。

而此时,他的身边没有与他并肩的同伴——自己只身一人走到高年级的教学区向部长提交了退部申请。梦想被认定只能破灭的瞬间,皆木缀只是觉得有些无力,明明放学该早点回家做饭,却始终迈不出步子。

他只是站在窗边,呆愣愣地看着树影被越拉越长,看着前辈们结群或者独自离开,身边经常有兄弟有朋友的他却觉着心里有些堵——好像自己还在跟部员们一起练习,还有机会给他们写剧本那样——也许这是他鲜少感受到的孤独和懊悔。

[没关系,为了大家,这是理所当然的吧……]他对自己说。

晚风从没有关紧的窗户里钻了进来,打散了本均匀浮在半空中的尘粒,夕阳的碎波亦温柔得让人看一眼就沉沦下去,像是有看不见的蒲公英被吹开随风飞舞,落在他心底埋下了一颗颗憧憬的种子。

“……”

皆木缀抬起头,看到了从天空四角蔓延下来的墨色——落日的余晖还在竭尽全力沾染地面上的建筑,墙上依然拖着慕色橙黄色的尾巴。

该回去了。

他握紧了空空如也的手——像是将不愿放弃的那个梦想死死攥紧在里面——然后和大家一样,朝着夕阳迈去。

03

日暮。

那天放学算得上早,皆木缀刚做好准备去顶楼废弃的教室外看戏剧部的部员们排练。也许该说是缘分,楼层分明不高,却还是让他在楼梯上兜兜转转的时候数少了一层,以致于他又一次踏到了这条高年级教学区的走廊上。

余晖经瓷砖的反射狠狠晃了晃他的眼,他把笔记本放回口袋里,朝前迈了两步。

“一成君,拜拜喔——”

“明天见哦——”

对面传来了前辈们彼此告别时明朗的声音,他下意识抬头看过去——一个男生目送同伴下楼之后,靠在墙边蹲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却完全被耀眼的日光掩盖住了。一时,他感到骨子里有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流淌出来,到心口化作一股难言的酸涩感——也许是名为担心的情绪。[这个人需要帮助。]他马上意识到了这一点。

他凑上前去,那人露出了稍微扭曲的自嘲般的表情站起,拖着腿朝前走了几步。

也许是无缘由的善良所产生的冲动,他下意识叫住了对方,语气里都带上了一丝急切——“那个,你没事吧?”

“诶……?”

“你的脚磨破了吗?”

“啊,嗯……”对方略显难堪的低下了头,像是鲜少接受他人无缘由的关心那样显得有些笨拙——莫名让皆木缀想起了自己的弟弟还有小学时那个早已与他分道扬镳的朋友。

“那个,我带了创可贴,不介意的话就用吧。”

“可是……”

“别在意,困难时要互相帮助,再见。”

他把创可贴递过去,转身就想走。不求回报的单纯又正义凛然,心里怀抱满了对每个需要帮助的人的善意——那是生长在他心里的温柔,让他一直温柔地面对所有遭遇,面对每一个人。

“等、等一下。”三好一成却慌忙地叫住了他。

“什么事?”

“谢谢你的创可贴。那个,你叫什么……”

他看到那个前辈眼里混杂着不明的情绪,橄榄绿被稍微润湿在眼眶里,直直流淌出来,像是夏日里隔着树叶透下来的阳光——也许该被称为感动。

他愣了一下,笑着开口道。

“我叫皆木,皆木缀。”

那便是他们的初遇。

然而就在当年的毕业典礼上。

“缀缀~我大学要去天美喔——可以学喜欢的日本画,还可以和大家一起画画,想想就超~high的!”

“这样……没想到三好学长会去学日本画啊……不过能做自己喜欢的事真好啊。”

对方的眼里似乎有星光在闪烁,让他想起了那个写完故事迫不及待拿给朋友观看的自己,那个按捺着心跳去参加戏剧部入部体验的自己,那个渴望自己写的东西能被演绎出来的自己……只是那一切都随着时间,随着那一张轻飘飘的退部申请,成为了无奈的空谈——至今也只有少数的人和他一点点写出来的文章铭记着。

“啊啊,那缀缀想要上哪个大学呢~?我记得戏剧部的部长说过缀缀喜欢演戏哎,要不要也来天美学演戏?我会罩着缀缀的喔。”

“不……就算你这么说,我觉得三好学长还是更可能把我拉去参加什么奇怪的派对……”

但是这个梦想……他还记得自己下定决心退部的那晚,自己手上忙着照顾最小的弟弟,内心尚且没有什么大的波动,皆木馨却莫名其妙地抱着他哭了一顿——而提交退部申请之后,对着窗外的日落他才隐隐约约察觉到了感伤,到如今也只剩下了懊悔。

“诶诶,被看穿了啊……不过缀缀不是真的不想上天美吧?”或许察觉到他心情不好,三好一成舍弃了那轻佻的语气。

“嗯……我的话还在考虑啦。”

“缀缀……有什么想做的就去做吧。”

他只是笑了笑,递出了手里那花束。

“毕业快乐,三好学长。”

04

“不要管家里的事了,尽情去追逐自己的梦想。”曾经只知道为他可惜,抱着他淌眼泪的小弟弟无比认真地对他说出这句话。

几年前封尘在心底、不时还会回忆起来的梦想被拉到他的眼前,传说拉开序幕——却刺得他眼角和心脏都有些发酸,似乎自己还在高中教学楼的那扇窗前眼看着夕阳西下梦想封尘。

时间仿佛停止了半晌,梦想总算抛开了束缚和现实交缠。弟弟的眸子里闪烁着星芒,与曾经在生日看到他表演故事时的眼神如出一辙,好像在说,哥哥,你一定可以成为出色的演员和剧本家。

“馨……谢谢你……”他一时有口难言,一切悸动都埋在了这句干巴巴的话语里。

“哥哥,从现在开始也还不迟。”

在幕布的背后他看到了透进来的灯光,他一直憧憬着的舞台显现出了轮廓。在那上面给世界留下的,他独创的故事和表演,就是饱含心意、能带给人幸福的礼物——这正是他的初衷。

05

皆木缀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凌晨三点。

舍友似乎早就进入了深眠状态,宿舍里外安静得只能听到自己敲键盘的声音——事实上他对着文档的时候能忽视掉外界绝大部分的声音,心里满是要溢出来的、对那个故事、对自己过去遭遇的憧憬和爱怜。

加入剧团算是实现了他那个封尘已久的梦想——演绎自己的故事,也看着自己的故事被演绎,将他对生活的愿望和自己的人生绽放在笔下。

电脑屏幕仍然发散着蓝光,长时间的运转过后摸上去一直都是温热温热的,和多年前一直被他握在手里的笔还有那作为礼物的蒲公英花束一样。

看着自己写下的文字,好像这个故事又填补上了自己一路走来所经历的某一块遗憾的空缺。结尾留白的台词正如令他感伤的落日一般,但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许下心愿迎来明天的朝阳。

[写完了]

他在最后写道。

一个怎样看都显得平凡的村人C,却让现实里的遗憾在幻想城里成为了永不凋谢的花,绽放在他笔下的故事里。他平凡的生活里有机会经历的一切便成为了奔涌不息的河水反射了日光灼灼生辉。

[神明]沐浴在那里守望凡间。

————END————

【一】白☆☆情☆人☆节☆的搭档☆之旅☆ #一 #三好一成 # #a3!
。 再次醒来已经快到中午了,拿起手机才看到三好一成昨晚留给他的回复—— 2:30 A.M. [唔啊……好困,晚安啦,] 居然熬得这么晚吗……啊,说起来好像是跟这个人约好今天要出门来着……不过他这样...
【一】梦境交错 #一 #三好一成 # #a3!
,你没事吧?”他看到了那个稚嫩的自己叫住了他。   “诶……?”   “……”反应过来现在非同以往,自己影响不了这个世界,但他在三好一成回头看那个[]的时候,看到了他眼里突然闪过的光...
【沃克/至】事故 # #a3! #春组第三次公演 #至
by/ 琳月   *是短打,春三设定,也许算是至,mei药梗 路克攥紧了衣服的下摆,握成拳狠狠朝工坊那稍微有些锈蚀的墙壁上砸去。精通炼金术却从未在实验中受到损伤的双手白净又骨节分明,受到剧烈的冲击...
【春三衍生】未竟之愿 #a3! #A3 #A3剧团 #春组第三次公演
by/ 琳月   *路克过去捏造有 *无tag可打,卑微   “总有一天,我们的世界也会……”   “对吧,S……?”         路克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地上,确切的说,是从未见过的、舞台的...
A3】恋爱禁止 #阿部隆也 #三桥廉 #大振 #王牌投手振臂高挥
by/ 丽花   最近补了大振,真好。也想写点什么,就摸了这篇短打。是不带脑子的产物,人物ooc算我,私设西浦的大家高二。感觉A3不太好写,我想不出什么有意思的故事,如果有小伙伴有梗有想法欢迎留言和...
【死出】Why is a raven like a writing desk? #死柄弔 #绿谷出久
用武之地。」荼毘解释。 「喔,我不在意。」他摆手示意。 可能就是这罪恶的能力让眼前的男人被关进永恒的时间吧,就像死柄自己五指所触及之物会粉碎成灰,宛如诅咒。但他不管那是不是诅咒,是诅咒也无关紧要了...
排球乙女——唠叨 ● 排球少年乙女● 及川彻● 兔光太郎● 宫侑● 牛岛若利● 佐久早圣臣● 黑尾铁朗
,只要他是兔光太郎,就会永远是你视线的追寻,被复活的兔举高高的你如是想到。     3.宫侑的场合 多年的交往中你们做过不少尝试,试着改变自己或改造对方,以失败告终。把你放在心上,行为也很体贴,可...
【燐一】君臣关系 #偶像梦幻祭 #天城一彩 #天城燐音
by/ 淖涟a   是重发。 与主线独立。 个人xp产物,ooc有。   ① 天城燐音成为了君主,而天城一彩成为了他的臣子。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在这落后而古板的氏族社会中,一君即为圣,从出生...
【Shevine】 星光大道 #the voice #美国好声音 #shevine
。   像一棵树上的两根枝条,他们本是同源同根,却不得不各自生长去,多年后,伸展出的长长枝条上,白里透红的花朵。而当花瓣相触,如遇故人。   就像字母表上A跟B,总得靠在一起。   Blake想...
【彦樱】猫、狗、亦或是? #地缚少年花子君 #彦樱 #日夏彦 #七峰樱
早就被七峰樱修剪圆润),时速六十公里冲出人间地狱大门,然后落荒而逃。   日夏彦很郁闷。   身为天堂之敌、龙之毁灭者、猎女巫师以及地狱公爵,他的人间生活竟沦落到如此地步,未免显得十分憋屈,让他倍感...
【火箭錘(?)/銀護及錘中心】Be a Thorabbit #火箭錘 #Thor #复联3 #银河护卫队 #錘受
有名,很多各式各樣的交易都在這裏進行。他們的委托人就是指名三天後在這裏交易的。 「喲,笨蛋們,好久不見!」從七光束裏走出的是一個英俊高大的男人他們熱情地揮手,Thor現在已經重新把長髮留回來了...
【Evanstan】 5 days and in between (3) #evanstan
。他想,这大概也没什么好羞耻的。   Chris合上电脑以后,Sebastian了罐啤酒递过去,问他,当时那首How to Save a Life,背后有寓意吗? Chris说,那天是我一个朋友的忌日...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