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mika宗】与恶魔人偶更早的相遇 #みか宗 #影片美伽 #斋宫宗 #偶像梦幻祭 #mika宗

sodasinei 2022-05-08

by/ 伊特厚姆沃克

 

·万圣设定延伸的架空世界观/私设/ooc注意/有斋宫宗家人性格捏造

“说起来确实难以理解,命运的圈起点到底是哪里,又究竟是什么因素干涉导致如此的呢。”

“嗯啊?老师为什么又突然说起我听不太懂的话?太复杂的东西我搞不明白啦,不过既然让我遇见了老师,命运也好缘分也好,就都是让我感到幸福的存在啊!”

昨天斋宫宗深夜离开学校在半路见到了个衣着精致飘在空中的半透明少年,迷路似的往左晃晃往右拐拐表情有些慌张。这本不是什么稀奇事,含着怨恨或执念的魂魄游荡在世间的状况并不少见。偶尔也会出现戾气很高对生者泄愤的,即使那样也无所谓,斋宫宗有把握能战胜这种程度的家伙。但那少年看见他的一瞬间便满面惊喜随即呜咽着飞扑过来还满嘴叫着“老师”属实超出了斋宫宗的预料。

也是此时斋宫宗才发现自己能触碰到他,冷冰冰的但触感像极了人类,这绝不是普通魂魄该有的状态。宗顿时警惕起来,勾起手腕掌心中生出光晕:“不管你是我什么时候无意得罪的怨魂,别想把我带走,我可还有想做的事暂时不打算死。”

“我才不是什么冤魂!”那少年闻言松开环着斋宫宗脖子的胳膊,注意到宗手里时刻准备攻击的魔法没表现出恐惧倒是面上表情更委屈了,小心翼翼瞄眼宗的的脸失望地低下头揪紧衣摆,眼泪吧嗒吧嗒落下来:“老师怎么来真的,说不记得我就不记得我了……”

“我该记得你吗?”斋宫宗问完就有点后悔了,看着眼前的男孩子眼泪越淌越多无助极了的样子良心也隐隐不安起来,本就两天没休息忙着突破瓶颈现在太阳穴更是突突疼得厉害,宗抵着晕眩尝试补救现状:“或许……可能你生前咱们在哪见过吧,我暂时回忆不起来了而已。”

“我明明是死掉之后才遇见老师……?!啊啊啊大事不好,老师要死掉了!!我该怎么办啊!”

我觉得我还有救。斋宫宗意识模糊在心里无力反驳着,倒地前感觉到那个冰凉的人又扑来自己身边了。

再睁开眼注意到的还是闭眼前看见的那张漂亮的脸,还没来得及质问他为什么依然待在自己身边姐姐的声音就从一侧传来:“宗?你睡了一整天可算醒了,爷爷差点因为担心你而倒下呢……他不让我们告诉你,真是的,你们俩逞起强来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幸亏你还记得支撑不住前联络兄长,否则大半夜没法及时找到你遇到危险就不好了。”

“抱歉,姐姐大人。”斋宫宗撑起身来瞥了两眼那个做错事般把担忧写在脸上又不敢跟自己搭话的异瞳少年。视线扫过床头柜发现连之前自己怀里的玛朵莫塞尔都毫发无伤被安置在那。宗喉结动了动试探询问:“姐姐大人,这个房间里一共有几个人?”

“就咱们两个啊,兄长他们都在楼下,他们一个个脸都绷得像你没救了似的,太压抑我就干脆把他们都劝走了。”

“我的意思是说,有没有除了咱们家以外的什么生物,或者……死物?”

斋宫姐姐的表情瞬时严肃起来,甩手没等宗阻止便利落施展驱逐法术,屏障状的光以宗为中心向周围蔓延直到笼罩整个房间,随着斋宫姐姐逐渐放松下来的神情房间缓缓暗回只剩一盏暖黄色的夜灯:“宗什么时候学会开这种玩笑了,这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斋宫宗刚才有一瞬间恐惧着那孩子被消灭,不过结果并没有如他所料。那个人毫不畏惧甚至新奇地观察着从身上掠过的凶狠法术,习惯性雀跃地想和宗分享什么又被“对方不认识自己甚至厌烦自己”的认知浇了冷水蔫巴巴抱腿缩去房间角落了。

“……没什么,抱歉给你增添困扰了,刚刚做了个噩梦没醒得彻底说错了话。姐姐大人,不用担心我了,你也去休息吧。”

斋宫姐姐看起来仍有些不放心,但她犹豫须臾还是点点头选择尊重有时会做出些怪事的弟弟,嘱咐宗注意身体后离开房间轻轻合上了门。

斋宫宗待房间重新陷入寂静后仰倚上床头,抱起手来沉默许久张口:“联络咒是你施的?”

角落的人影小幅度点点头,似乎不仅难过还在生闷气。

“谢谢。”斋宫宗睡了一整天虽然身体还有点虚弱但精神已经十足充沛,探索欲望让他暂时放下敌意:“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我是老师的人偶!”那人提到这骄傲地笑起来:“我的名字是影片美伽,老师叫我——”

“噢噢……原来如此,影片?”斋宫宗挑挑眉打断了美伽的话,从刚才听见感兴趣的字眼整个人就开始兴奋起来,在对方惊异的眼神中依序展开右手五指召来记事本:“如此精致强大的人偶,多令人向往啊——简直就是艺术的最高杰作!”宗携着唰唰翻页的本子跃下床几步凑到美伽身前蹲下,而美伽此刻正因为宗突如其来对自己的赞美而惊在原地,脸颊浮起了红晕。

“再多告诉我些吧,比如你究竟为什么在这里又是怎么维持不受驱逐不被别人看见的?还有你和你口中的老师是怎么认识的,他又是何方神圣?”

影片美伽被宗一连串问题砸得欲哭无泪,怎么老师连学猫头鹰一样噢噢叫都记得唯独忘了自己呢,他咧嘴反抗起来:“老师是笨蛋,我的老师没有别人只有帝王艺术家斋宫宗!这个隐藏自己的魔法都是老师亲自教给我的,只有我和老师可以发现!”

“那还真是巧。”

“我绝对不会认错老师的气息的,怎么老师总在关键的时刻这么迟钝啊,你就是我的老师啊!别再戏弄我了,咱们回家吧……”

斋宫宗轻叹口气干脆也坐到地上:“我已经说过了,我对你说的话没有任何印象。”他停顿思索了一下抬眸认真地注视美伽的眼睛:“不过说不定你多告诉我点信息我就想起来了呢?”

影片美伽听了眨眨眼睛恍然大悟点点头,接着神情专注地回忆起来,脸上浮现出柔和的笑意。

“我的老师是这个世界最厉害的恶魔,尽管老师会说自己距离顶端还差得远,但在我眼里老师就是最帅气最伟大的恶魔♪”美伽开口了,骄傲又透着幸福安定的语气抚平了宗有些急躁的心情,他悄然放缓了记录的速度专注聆听起来。

“我曾经也是人类,生活在偏僻的城镇。不过因为这双颜色不相同的眼睛被厌恶,他们觉得我是生于阴暗的,也因为我不喜欢争抢所以认定我好欺负,作为献给恶魔祈求平安的祭品最合适不过了。小部分在乎我的人没能阻止得了大多数。然后,然后……?时间太久我有点记不清了,应该是有人用什么硬东西敲了我的头,然后把我丢进土里,在地面插了倒放的十字架试图唤醒恶魔。老师确实出现了,不过没有理会他们的任何要求。”美伽抬手挠挠脸侧,手背碰到了垂下的绷带尾巴猛地想起来什么笑呵呵指指搭在鸦青色发顶上的绷带圈:“对了!他们好像还拿这东西把我缠起来了,很像木乃伊对吧?老师就是这么形容我的!”

斋宫宗无言,心里不禁同情起美伽的遭遇,家庭条件优渥的他就算儿时因为个性被其他孩子欺负排挤也未曾残忍到那种程度,想到美伽如若没遇到那位“老师”或许就要永远沉眠于地下就不禁又皱紧眉头。

“老师,怎么了吗?”

“不,没事,你继续讲吧。”

“嗯……后来老师就把我带回家了!其实我有时也会后怕假如我的脸不好看会不会就无法见到老师了呢——毕竟老师之前总说漂亮的脸是我唯一的优点了。不过老师从开始叫醒我,维修我,打扮我,教我各种各样的事,虽然总批评我,但一起度过了几百年从没真正丢掉我。前段时间老师还告诉我说现在我也是一名合格的恶魔了。嗯啊……幸福的细节太多,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啊!总之,老师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最重要的人!”斋宫宗听着美伽的话语仔细打量起他身上的衣服,熟悉的针脚代入感过于强烈让他极难继续以旁观者的视角参与这个意外。宗稳下心神思量着,观察着美伽又一次陷入欲哭无泪的境地:“前天我随口抱怨了‘真羡慕有人能见过成为恶魔前的老师,我也好想更早遇见老师啊’老师本来还冷哼,一副对我说的话很不屑的样子,但看了眼日期又改口说什么‘活了这么多年既然你好不容易又有意去玩些新奇的东西我自然也会允许’然后不等我反应开了个法阵就把我丢到这里来了。”

斋宫宗蹭地站了起来吓得美伽止住了话头,宗因为激动声音有些颤抖:“我,不,他有没有跟你说过自己是怎样成为恶魔的?”

美伽摇摇头:“我只知道那个位置是玛朵姐交给老师的,其他的就不太清楚了。但老师说过这是他自愿的选择。”

斋宫宗回忆起在儿时频繁出现在自己梦里提起身份传承的玛朵莫塞尔,那时告诉其他人对方要么不相信要么就劝他丢掉玛朵,他不想因为个不解的梦辜负自己重要的伙伴,更别说抛弃她。于是干脆在梦里应下玛朵莫塞尔的请求,之后拥有灵魂似的玛朵再也没出现过,宗也就把那段记忆当做儿时的臆想藏在记忆深处甚少回忆。沉默许久的宗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你不是说过想见到成为恶魔前的斋宫宗吗……你的愿望或许实现了。”

影片美伽愣了愣脑子一时反应不过来,捋了半天结结巴巴询问:“难,难道说这里是老师为了满足我的愿望创,创造的幻境……?总该不会是把我送到过去了吧?!”

斋宫宗思索二三:“说不准。倘若那真的是我的将来,已经成定数的结局实在是无趣。不过因为个所谓身份获得更长的寿命和魔力本身说不上糟糕,虽然我本来也有信心凭自己突破那些。总之该谢谢你没向我透露太多,接下来我就还有自己探索选择的余地。”

“老师!”美伽忽然抓住了他的手:“你该不会因为我说错话决定不要我了吧…?”他又哭了,明明从他坦然的叙述曾经那么委屈悲惨的经历看得出是个很坚强的人,但一遇到要与老师分离类似的问题就格外的情绪不稳定:“老师是我存在的意义,拜托了老师,不要丢下我……”

“既然是将来的我主动把你送来的,那到了时候估计也会亲自叫你回去。在召你回去的法阵出现之前你就先跟着我吧,如果你能经过我的考验,我会在之后按照你所说的去寻找你的。”

那晚斋宫宗是这样回应的,于是这一个月来美伽勤勉极了,尽管容易因为不熟悉周遭的一切无意给宗添麻烦,但依然能看出来他竭尽全力希望宗不要放弃他。

其实没必要这么拼命的。斋宫宗想。虽然他不打算承认,但一个月时间已经足够他感受透彻寂寞孤独被打消的温馨。如果自己注定会成为个长命的恶魔——似乎有点轻率,不过他觉得有影片陪着的话挺不错的。

召唤阵在斋宫宗入睡的夜晚突兀出现惊醒了他,第一时间引起他注意的却是额上冰凉的触感:“影片?”

偷偷亲吻老师被发现的影片美伽“呜哇”一声害羞地跳着退远,宗脸颊通红地捂着额头坐起身来。那样有些恶狠狠的眼神美伽再熟悉不过了,有时老师被自己突袭亲热的时候就会用这样的眼神表达不甘心承认对他失去了警惕。

斋宫宗意外地没有责备他,只是下床走去法阵旁边:“过来吧,你该回去了。”

美伽挪到法阵边缘,期盼的眼神在向宗要一个答案。他怕宗讨厌他,如果影响了未来的走向,如果回去发现自己和老师变成了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他不敢再想了。

“我认可你并且期待着再遇见你的那一天,也希望你记清,这并不是完全因为你的请求而是我自己遵从内心的打算。”斋宫宗正色回应了美伽,见人喜笑颜开踏入法阵周身弥漫起紫罗兰色的光时没忍住问他:“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你是我的老师啊?”美伽的声音越来越远了:“啊,原来老师在问那个啊——老师也是我的伴侣哦。”

果然。斋宫宗垂眼,又抬手抚上被亲吻的额头,指尖钻出丝线在那处绘出符号。这叫做喜欢,自己就是喜欢上他了。

影片美伽眼前的光亮消散了,身着华丽服饰的樱发男人坐在不远处的桌前瞥了他一眼又埋头细细理起丝线来:“有趣吗?”

美伽没回话,只是一个旋身移去宗背后伸胳膊揽住人探首贴上他的脸颊。

“还觉得我是因为你的脸好看才把你带回来的吗?”斋宫宗弯起眸子又问了一句,即使过了几百年他依然可以牢记自己想要记住的东西,比如当初美伽对他说的话。之后宗感觉到紧紧贴着自己的那颗脑袋使劲摇了摇,反翘的几根发丝蹭得他有点痒。美伽撒娇时绵软的语调掺在声音中淌进宗的耳朵里:“虽然没有彻底弄明白……不过老师还在身边,我还是老师最喜欢的,最重要的人偶真是太好了。”

“我可不记得你之前坐以待毙了。”斋宫宗轻笑一声放下了手里编织到一半的作品,轻拍拍美伽的手叫他放开。半漂浮的椅子缓速转过去,宗面对着美伽阖目扬起头,细小的光点从指尖跃出绕着他额头中央转了个小圈:“当年我还特地自己加深过这个彼此感知的印记,你不来用留下的方式把它解开?”

“哎?可是老师的全身我不是早该都亲过个遍了吗?说起来我离开的这一个月老师是不是感觉很寂寞啊,我也有忍住不对小时候的老师做过火的事哦……?哇啊我怎么又惹老师生气了,老师你去哪啊?!?!”

mika】由梦编织 # #mika #偶像梦幻 #影片 #
,说不定打破脑袋也会想收集一个这么独特神奇。不过很可惜,玛朵莫塞尔没打算出售,他将来还有责任呢。 “说没错,不过那是本性,也没必要对人类抱有过大敌意,等你之后接触到他们丰富多彩...
mika】欢迎来到月之馆 #偶像梦幻 # # #影片 #valkyrie
座椅上樱发男人身前。 正面无表情呆滞似的望着房内一处,虚揽着坐在他腿上金发一动不动。但知道思绪现在正旋转于一处这座月之馆不同辉煌殿堂。要是自己能紧密地跟上老师步伐就好了,...
// 艺术品 # #影片 #Valkyrie # #咪 #偶像梦幻 #mika
沉闷,以此位信号,时间便以这个房间为边界停止了世界连动齿轮。 翻过一页日历,时间刻度便转动一格,用还滴着露水茎叶替换发蔫花瓣,时间刻度便又向前一格。 影片还是没有醒来...
mika】遇 # #mika #影片 # #偶像梦幻
拥有归宿十足喜悦使得他也没有多精力反驳,只是轻轻合上眼睛安定地笑起来:“老师,不要再丢掉我了……我也不会再轻易离开老师了。” “即使再被命运分开我也会找到你。” “再见啦,玛朵姐!”影片...
mika】全部 #偶像梦幻 # #影片 # #mika
重复着“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老师我没有在偷说你坏话”这类话,直到摘下墨镜不耐烦地皱起眉头。 “你先回去等我吧。” 于是代替影片坐在李面前成了。 李正襟危坐同时出了身冷汗,眼神隔...
mika】实现愿望黑猫 # #mika #影片 # #偶像梦幻
,但他是,自然有信心能将其处理展现为让眼前一亮精美成果。当然他承认这个完美作品确也有影片功劳。明显心情不错,忽地想到什么从去一旁包里拿出了那条刻有影片饰物搭在了锁骨上...
咪】一段婚后采访(下) #偶像梦幻 #mika #影片 #
mika,你爱吗? 咪(努力不哭) :“爱!一直最爱老师。” 咪:“我爱老师,我爱他!” 10.请问老师,你爱影片吗? :“是的,我深爱着他。”...
mika】归来者 #偶像梦幻 # #mika #影片 #
亲自放开丝线,不是这过于强势自知无法控制保命之计就是实打实信任了,几近意味着继承。无论哪种可能都很麻烦,男人越想越不安,如果是后者还稍稍好处理一些,毕竟影片无法再得到援助了。 合力...
mika】追寻 # #mika #影片 # #偶像梦幻
鲜活‘当下’已经变成被时光厚厚掩起遥远回忆,那实在是种奇妙又令心思敏感者感到缥缈体验。 “影片。”又叫他,闻声抬起头来,如愿又那双碧金色眸子视线相交,他也多想彻底地见证这双宝石一样...
咪】一段婚后采访(上) #偶像梦幻 #mika #影片 #
…” 看着眼泪在打转影片,叹了口气,把影片搂在怀里。 “别说了,我向天地神明起誓,我永远不会抛弃你。”...
mika】指甲油 # #偶像梦幻 #影片 # #mika
老师面前。 显然惊讶于这般样子,捻着玛朵莫塞尔新衣服手止在原地,几近将震惊写在睁大眼里。 “影片,你又跑去打工了?还搞得这么狼狈?!” 轻轻点了点头。皱起眉头,安顿下玛朵快步绕过...
mika】余地 # #mika #偶像梦幻 #影片 #
就别想了。” “现在这里哪有外人嘛!” “我可以抱抱老师吗?” 垂眼发出了几乎无法辨别是“嗯”还是“哼”轻声,在欢喜扑来时候撂下了抱着手臂环住。 “嗯……我可以亲亲老师吗?” 轻合...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