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帝幻】烟花 #帝幻 #催眠麦克风

sodasinei 2022-05-08

by/ 伊特厚姆沃克

 

梦野幻太郎坐在书桌前正对着窗户,两个多小时前所望见的烟花还留印在他的脑海里,闭上眼就能再看到,明晃晃的。不知道这个画面什么时候就会淡化模糊了,于是他翻开了自己的记事本,打算记录下自己的心情感受。说是灵感也好,或者说是他微妙的愿望吧,他想要给自己笔下新的故事添上这样的情节——毕竟灵感可是很珍贵的。

“幻太郎?”他感到有微微热气蹭来自己的脖颈旁,略带沙哑的,绕在脑海里烟花下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这么晚了你还要继续写啊。”

幻太郎只是小圈转了转右手手腕,悄瞥眼有栖川帝统未全擦干的头发开口:“哦呀,帝统不是喜欢洗冷水澡吗?”

“哎。”帝统听见这没头没尾的话疑惑地愣在原地:“什么?”

幻太郎微笑起来:“抱歉,小生不慎把你和小说主角搞混了。”

“真过分啊,亏你能把身边的好伙伴和笔下的人物弄混。”帝统似乎也没将这段对话放在心上,四处张望寻找可以坐下的地方,发现没有多余的椅子后干脆就在幻太郎身后站直了身子,从窗帘的缝隙往外望。没过多久他听见笔尖与纸张摩擦的声音又一次沙沙响起来了。

“帝统。”

“啊?”

幻太郎继续埋头写着:“为什么还呆在这里?既然洗好了澡也是时候去外面的床铺上休息了……难不成作为客人留宿的你居然妄图抢夺妾身休憩时必须的被褥吗?”

没有浮夸的表演搭配说出怪话的幻太郎更加诡异了啊,帝统心想着咧咧嘴角:“好奇和自己相像的人物是什么样子挺正常的吧。”他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帝统本觉得就算自己不问幻太郎也早晚会把这个故事讲出来接机愚弄他,可这回不知怎么的,想在幻太郎亦真亦假的描述前自己亲眼从他笔迹上探个真伪的念头异常强烈,或许是今晚的钓水球比赛没能满足他的胜负欲,也可能是为了节省路费来借住的幻太郎家里没什么其他有趣味的物件供他驱散无聊。可无论如何找理由,结果都像是随性洒脱的劲头被此时的气氛浸没了。居然在纠结这种事情,他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能够理解小生笔下的人物吗?”

“我说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那么,小生就向你粗略讲述下这位女主角的故事吧。她是一位热爱刺激的赌徒……”

“哈?!”

“怎么了?”

“你把我跟一个女人弄混?”

“说起来惭愧,这位女子的原型就是帝统你,所以即使是性别也未能断绝吾的联想——”

“你,该不会这段时间一直把我看做女人吧。”

“是呢,小生也是非常苦恼。”

“不是吧你这家伙!”

“当然是骗你的。”

一阵吵闹后房间内又重归平静,帝统中间想看看纸上的文字却被幻太郎以“原稿可是神秘至极的宝物”为由斜身挡了个干干净净。后来帝统见自己身上干的差不多了干脆也就坐在了幻太郎的床边:“那你有没有把这次咱们一起看的烟花大会写进去?马上就要截稿了素材是很珍贵的吧。”

幻太郎闻言停了笔,轻声笑笑:“没想到我们帝统还会了解这些。”

“看不起我总该有个度吧!”

“写进去了哦。”幻太郎转头望向帝统的眼睛:“还占了不短的篇幅呢。”

反正怀疑真假也没有意义,帝统干脆破罐子破摔追问:“是和谁看的,不是什么男朋友之类的吧……喂你那是什么眼神啊!”

“不是,只是她亲密的同性友人。”

“那是不是你?”

幻太郎不是没料到帝统疑问的对象会从作品转指向他,但当直白又饱含代入感的问题扑来耳边还是动摇了他逗充满好奇心的小孩子似的心态,幻太郎挪开视线了好一会儿终在帝统的目光中撂下了笔。

“这种问法可是很冒犯的。不过帝统想要看的话,妾身也完全可以展现出那位角色的魅力哦。”幻太郎抖下长至指中的袖子掩去嘴边,微眯起的眼睛盯得帝统打了个哆嗦,就差咬起牙“噫”出声了。

幻太郎趁着手还没撂下掩面打了个呵欠:“小生已经感到困倦了,你也快去睡吧,明早还得徒步走回你的住处呢。”

“啊!好残忍,就不能再借我一些钱吗,明天的话我一定能赚上个两三倍的!”

眼看着帝统又要使出什么大幅度的恳求动作,幻太郎只得叹了口气:“如果你别再打扰小生休息的话,也不是不可能。”

帝统一听这话连忙喜笑颜开念叨着“好说好说”出屋合门钻进被窝一气呵成。幻太郎听见屋外窸窣的声音变得不再频繁便也起身去关了灯卧上床。

临近入睡时幻太郎又模糊听见帝统来与他说话,不过声音小极了。

“喂,幻太郎,之后到底还要不要再一起去看烟花啊?”

不是问过一遍了吗。困意磨损了刻有预设谎言的碟片,幻太郎磕绊地寻思了一会儿,意识沉进梦里又轻飘地浮起来。

“……好啊。”

】不苦橙 #催眠麦克风 #
浓了。”有栖川统突然发现自己并未感到压迫,比如无知觉地已经说起闲暇般的话来。 “那是你们这种王室成员的东西。”梦野太郎凑得近些——他突然报上这个名字,回答那句并不期待回答的“什么人”,“是苦橙叶...
】描述错误引起的一系列混乱 #催眠麦克风 #drb #寂乱
原作者:滴滴答答   *年龄操作有 *学园pa *cp以及微量寂乱注意避雷。 *很菜 *有路人暗恋描写 *有寂乱描写注意   "希望今年可以非常流畅的脱单呐!" "真是好看呢!梦野太郎学长...
日常小剧场*红枫叶 #
by/ 紫枝   *一些奇怪的脑洞,流水文 “统,我们来玩一个游戏怎么样?” “好啊,尽管放马过来好了!” 涩谷的夜晚清冷寂静。一串并不明亮的街灯下,两个影子模模糊糊地叠在一起。太郎和统坐在...
】无故满身月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
手臂,而后从背后抱住自己,轻飘飘地回了一句。干嘛非得抱着呢。   有栖川笑起来:我现在抱着太郎和发现太郎做了恶梦才去抱,当然还是直接抱来的省力一点吧!为什么我就非做恶梦不可呢,统。梦野在对方的应答...
】战争与横死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远近闻名的恶霸有栖川统是也!   哦、哦——有栖川拖长尾音应承着小说家,咧开嘴角挤眉弄眼地说:恶霸有栖川统今日强抢梦野太郎做夫人,你大可挣扎哭喊去罢。   他摸了摸怀兜里的糖果,看见眼前之人那汪笑意...
】长廊之上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
,让有栖川觉得脊背发凉舌头打结,刚想要干笑几声敷衍过去,听见梦野不咸不淡地开口。小生梦野太郎因友人有栖川统头脑不清而心烦不已正驱车行驶往华佗家乡是也。   有栖川明显抓错了重点,坐在椅子上就大呼小叫...
】爪印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 #梦野太郎 #有栖川
脑海里的恸哭。它们宛若丛生的杂草堆积成山,燃尽成灰后仍飞出丝缕焦黑烟雾,作为唯一存在过的证明,是疯子死前留下的不成文遗言。 梦野太郎对人类的研究从很早以前开始。平淡无奇的某一天,有栖川统这个上好的...
【乱寂】神的眼泪会为谁而流 #乱寂 #催眠麦克风 #神宫寺寂雷 #饴村乱数
强大而保障的武力,需要足够支撑整个国家运转的经济。”乙统女将自己手中的催眠麦克风递给了神宫寺寂雷,“但是先前由男人主导的社会思想早已经根深蒂固,他们多半无法认同言之叶党的统治。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家喻户晓...
【寂乱】Black Journey #饴村乱数 #催眠麦克风 #Fling Posse
太郎一如平常的温柔语调。他伸出手轻轻拍拍饴村乱数的肩膀,顺势将人从有栖川统的怀中解救出来,“乱数,身体不舒服了吗?”   听到这句话的有栖川统也赶紧低下头来看向饴村乱数,急忙从口袋里摸出一把...
】恋的限定 #ヒプノシスマイク #
by/ 埃德加·希尔拉特   ——可是最鼎鼎有名的大作家、梦野太郎老师有料想到而今一幕吗? 月光单薄,灰黑的天空此时弥散雾气,昨夜星辰与今日无二差别,松柏枝尖停留之鸦鹊然而不见踪迹。是被绽放之花苞...
【西POT】Ⅱ.夕(柳切) #网球王子 #柳莲二 #切原赤也
by/ 怀青Cyan   Ⅱ.夕   架空西背景设定 集合短篇 擅长追匿的药师柳X迷路的旅者切原 补充一些设定; 立海是独立于国家的学院,五年制 仁王☞擅长幻术的巫师   part.1   二年级...
【寂乱】束缚 #催眠麦克风 #寂乱 #饴村乱数 #神宫寺寂雷
时间的自由作家与赌徒,在今天上午知道乱数消失后就将礼物送到了休假在家的寂雷手上,作为朋友至少该先拆开礼物在今天做出感谢才够礼貌。 “太郎他们才不在乎我会不会在今天拆开他们的礼物。”话是这样说,他的...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