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mika宗】实现愿望的黑猫 #みか宗 #mika宗 #影片美伽 #斋宫宗 #偶像梦幻祭

sodasinei 2022-05-08

by/ 伊特厚姆沃克

 

斋宫宗托着品牌方送来的小件赠礼,对方在得知他家养了只猫时特别制作了刻有猫咪名字的饰品,宗没有用人类那一套过多束缚猫的打算,这项链也并不适合送给玛朵莫塞尔。可要说这是给人戴的……宗不由得又想起自己突破性的新作品无法找到能够完美驾驭其的模特,被勾连起的烦恼让他的头疼再添一个度。这样下去精神身体都容易吃不消,宗垂眼意图转移精力又摆弄了几下手中的项链,将它放回床头柜首饰盒时随口重复了上面的文字。

“影片美伽……”

这个名字属于和宗共同居住的猫,短短的毛发在它从宗台灯下钻过的时候有青色的光泛在黑里。眼睛一只黄一只蓝,这对于猫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对于人来说还是够少见的,特别是猫变成的人。

宗躺平了身子,抬臂试图用手背的冰凉叫脑子里躁乱的思路安静下来,无意间眼睛往旁一瞥瞬时唰地坐起身,惊吓得声音都没能发出来,稍有些颤抖地瞪着身边裹着被子只露出生着鸦青色短发的脑袋的异瞳少年。颇引人注意的毛茸茸耳朵在头顶轻抖两下,眼睛眨了眨,是熟悉的颜色,神色不安得像是比宗还对现状感到意外。通宵两天忙碌工作的斋宫宗坐在因为自己刚刚本能后退抵达的床边思考着出现幻觉的可能性。

“啊,哎,老师……?”

还会说话。再次后退导致背和后脑勺与地面嘭一声亲密接触的宗从闷痛和晕眩中又否决了自己正在做梦的假设。

动作像猫似的紧接着从床面飞扑到他身上的人让斋宫宗本就颤颤巍巍的心态和受到重击的身体雪上加霜,几近恍惚看见死神在他家客厅拿镰刀削苹果。

“下去……”许久宗紧蹙着眉头抬手扒开伏在他身上掉眼泪的少年的脑袋,目睹对方支起身子来惊喜地睁大眼睛满脸写着“原来你没有死”忍不住火大起来。

“美伽亲怎么了吗?”

仁兔成鸣曾经是宗的助手,现在也偶尔会来宗的工作室里坐坐,有忙的话会帮些忙。宗总归是不反感曾被自己赞美为缪斯的灵感使者时不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成鸣在解开心结后也更坦然的有空常来这个比外面大部分场所都安静也充盈着艺术氛围的工作室做研究——他得更努力利用资源和汲取经验才能更好地引领新团队的后辈。

双层小别墅上层就是宗生活休息的地方。刚开始宗根本不允许美伽下楼,因为他忘不了第一次把这只流浪在外的小猫带回家时一层被折腾得一片糟的布料。当初成鸣用肢体语言挡了好半天才劝住了对猫怒气冲冲言语攻击的宗。不过在那之后美伽安定了许多,即使有时趁宗不注意溜下楼梯也只会小心翼翼蹭蹭布料或者专注地望着各种饰品材料。总能听懂宗的教育似的,乖巧懂事得简直不像个小野猫。宗实则也常会感到寂寞,成鸣不在了便逐渐默许了它在白天的工作时间四处散步,美伽时常跟着宗的脚步走来走去或者在宗坐下工作时窝在他腿上打盹。

但这回成鸣刚落座就看见美伽熟练跳上宗的腿却被人郑重提起来端正放在另一边专门准备出的椅子上。宗严肃地对成鸣说:

“它昨晚变成人了。”

美伽不解似的偏偏头,甜软地喵了一声。

“哈…?”成鸣闻言担忧地望向宗:“斋宫你,最近是不是睡的太少了?”

宗轻轻叹了口气,心想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得找思想更放飞的谁询问。于是他摆摆手让成鸣当他什么都没说过。起身去拎来茶壶给人续上杯水,顺便摸来手机单指戳了几下屏幕调出五人的群聊来,欲要摁下录音键思索二三还是切换了模式,有些缓慢地输入起字来。

【猫为什么可以变成人?】

【“猫,原来是可以[变成人]的吗?”】

【“按理来说不会的,深海君。”】

【宗哥哥难得主动聊天居然是用这样的话题,如果非常无聊的话我们可以陪宗哥哥通话的哦?】

【别捣乱,小鬼。你总是挂在嘴边的魔法解释不通这种现象吗?】

【如果人们愿意的话多少离奇都可以用魔法解释,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宗哥哥那边的状况绝不是我的手笔♪】

【“噢——我亲爱的朋友们!今天过的还愉快吗!”】

【“我今天过得很[开心]哦,涉,不过宗正在[问问题],如果这样[打断]的话是会让宗[生气]的吧?”】

宗望见新消息习惯性紧接着点开了语音条,刚才为了把零和奏汰的对话听得更清楚而拉高的音量致使此刻扬声器爆发出涉高声的问好,吓得他差点没拿稳手机。失策了,宗咬咬牙,怎么没看清是日日树涉发的呢。

【“哦呀?让我往上翻翻看看宗正在烦恼些什么?”】

宗心中对答案的渴求压下了因涉如此高调探知自己心事而产生的不自在,瞥了眼开始工作的仁兔,他沉默良久暂时关闭了手机向楼梯走去。美伽耳尖颤了颤,悄声从椅子上跳下来几步奔去跟在宗身后上了楼。

【“宗为什么忽然问这个呢?让我猜猜,难不成是之前见过的猫咪君!”】

【没错,它昨天晚上变成人了。】

【“宗怎么知道是它变的?”】

【因为他在我眼前变回去的。】

【“那听上去可真是奇妙的画面!不知道宗有没有听说过‘实现人愿望的黑猫’这样的传说呢?那可真是……在青春期的女孩子之间很流行的话题呢。”】

宗忍无可忍打开了麦克风。【“我平时对那种东西不感兴趣,如果这个传说和影片有关就直接细说吧,涉,以我们对彼此的了解你应该知道我现在不想听人卖关子,接受一只猫会变成人的现实已经耗费我很大的精力了。”】

宗紧皱着眉等待回复,脚腕处忽然传来温热的微痒,他一惊连忙低下头发现是美伽在小力蹭他的裤脚。

“我说过你这样悄无声息的很容易吓到人吧。”

美伽眨眨眼睛,发出了声掖着委屈的轻哼,失落又惧怕般退了两步。

他以前有这么像人吗…?宗不禁思索。

【“如你所愿!总而言之假如猫咪君就是传闻中实现人愿望的黑猫,那么召唤出他人形的必定就是有缘人的愿望——这样来看,宗,你就是它的有缘人。你究竟有什么和它相关的愿望?按照传闻中的说法,只要愿望还没有淡去,叫出它的名字就可以让他现出真身了哟!”】

“斋宫。”

往常成鸣离开时如果宗没在旁边他都会选择不打扰宗的工作通过手机讯息道别以及道谢,但是今天他临走时特意提高了音量呼唤楼上的宗。

“稍等。”宗有些不解但还是整理了情绪走下楼梯,隔着那么远互相喊话实在太失态了。

“仁兔,还有什么事吗?”

“虽然我不觉得这样的事情会发生……但假如美伽亲真的像斋宫你说的那样是个很奇怪的存在。”成鸣顿了顿,神色有些复杂:“你会丢掉它吗?”

宗不知道那个常常匿于黑暗的猫现在在房间的何处,有没有暗暗注意着这边的动静。他缄默了几秒。

“不会。”

自己心中究竟有什么与它相关的愿望呢,宗凝视着烤箱里表皮逐渐焦黄的牛角面包。许久标着时间的转扭旋回原处,“叮”的一声铃音拽回了宗发散的思绪,他将晚餐摆好在盘子上后开始着手续上美伽的猫粮。自从上午自己表现出对它变成人这件事焦虑烦恼后美伽就没再黏他黏得如往常般紧,此刻更是听见了猫粮的响动才远远地从楼梯的阴影处探出头来,犹豫了片刻忽然跳起身来落地砰出低低的声响,见宗闻声看向了自己便又小心翼翼地跳了一步,在它打算一步步蹦过去前宗神色凝重地把它捞了起来。

“这是什么症状……你乱吃东西了?!不是说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乱叼东西吗!”说着话就举着美伽往外出笼的方向走,美伽一边扑腾一边低声叫着也没能让宗回心转意,毕竟它每次去见兽医都是这个反应。美伽眼看自己已经半个身子进笼了崩溃地仰起头:“老师!我不是,我没有乱吃东西!”

“哈啊…!”这一句人话可把宗吓得不轻,当即松开了手仓皇地倚上墙壁,许久整个房间里都只听得见他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美伽愧疚极了:“对不……”

“闭嘴!”宗忽地拔高音量唬得美伽一颤:“别用猫的样子发出人的声音!”

“可,呃……喵……”

“够了!影片美伽!给我变!”

宗抱着手越过两人间隔着的餐桌直勾勾盯着美伽的脸。通过观察已知的信息是这家伙确实会因为自己呼唤他的名字而显现出人形,以及在猫的形态时也拥有听懂人言和说话的能力。梳理到这宗不由得回想了一下它在旁边的时候自己有没有说过什么特别奇怪的话,得到大概没有的结果后他安下了心。从刚才的交流中宗又得知了之所以美伽会称呼他为“老师”是因为听仁兔如此称呼他,刚刚一蹦一跳地过来是因为他批评了悄无声息凑过来很吓人。宗面色柔和不少。而昨天晚上美伽也没有料到他自己会忽然变成人的模样,给出了“因为老师平时都只会喊我影片”这样的解释。

被目不转睛盯着这么久,美伽不自在地捏着自己的手试图转移话题:“那个,老师,你上次说我光着身子不雅……这次我变衣服出来了!”

不提还好,说到这宗面色不悦地打量起美伽身上的衣服:“还不如不穿。”

“哎?!”美伽猛地直起身子睁大眼睛惊异地望着宗,脸颊腾起了红晕。

宗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似乎引起了什么微妙的误会,僵硬地轻咳两声:“我的意思是你这衣服的细节太差劲了,虽然风格还算协调,但完全不值得让人为新添了它而感到激动。”

“嗯啊……我好久好久都没自己做衣服了,老师你就原谅我吧……”

“哦?原来你们这样的生物也需要精细的手艺吗,这样的话你倒是还有除了脸之外的一点可取之……”

宗说到这里忽然没了声音,忽然站起身来绕过桌子伸手捧起了美伽的脸,在美伽反应过来两人之间的距离骤然变近而整张脸泛红时宗欣喜地露出了笑容。这就是他系在影片身上的愿望吧,宗察觉到,他此刻惊喜地发现新作模特有了让他满意的最佳人选。

两天下来宗总是不容拒绝地围着美伽转,绕得美伽受宠若惊无措极了。调整服装选择配饰搭配妆容,还有扯着美伽进平时它最抵触的浴室。

“我可以自己洗的!”

宗正挽着袖子在浴缸边试水温,听到这话转头望了眼美伽,表情要多怀疑有多怀疑。美伽连忙护住自己身上的衣服:“我现在又不完全是猫了,老师这样我也会害羞的啊!”

宗静止了几秒,毫无征兆忽然扬高了手中的花洒,美伽喉咙里顿时挤出与猫时相似的凄厉惨叫,腾身一跃伏上了洗手池,发上反翘的发丝炸得更厉害了。

“那么,你就自己安心洗吧。”宗关掉花洒,即使刚才提高了高度也没有几滴水溅到浴缸外。他用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手展平了袖子,离开合门的动作十分流畅。

宗出门前美伽注意到他嘴角似乎上扬着。老师真是坏心眼,美伽窝在自己抗拒了半天才踏进的水中暗自嘟囔。

美伽瞧着化妆镜里的自己,猫的特征被勒令收起来了不少,即使后期仍然需要贴上猫元素的贴图但现实中过于逼真的猫耳朵长在人脑袋上果然还是容易引起混乱。关节处被彩绘材料描得如同木偶,本就色浅的皮肤此刻覆了层清透的粉底显得更加白净,眼尾眼线附近小范围扫了和单耳耳钉颜色相仿的冷调深绿色眼影,嘴唇却只润了淡粉,使得这份冷峻褪了几分攻击性。

“老师,这双眼睛不用想办法遮一下吗?”

“不需要,对于这次的主题来说正合适……你的眼睛确实像被装错了似的让人感到怪异,但…不算难看。”

镜中人像的瞳孔忽地缩成细线又缓缓化回了原样。“太好了!”美伽笑盈盈地小声说:“能成为老师作品的一部分……包括这幅躯壳的一切能为老师奉献就是我的幸福。”

“……你在说什么像人偶一样的话,不过认清拍摄主题也是敬业的好事。”

宗没过多把精力放在美伽的话上,他脑海里充盈着灵感。轻灵敏捷的夜下生物与木讷僵硬的附庸摆饰,如此的碰撞转换,这题材交到别人手里多么容易被制作得不伦不类,但他是斋宫宗,自然有信心能将其处理展现为让人眼前一亮的精美成果。当然他承认这个完美的作品的确也有影片的功劳。宗明显心情不错,忽地想到什么从去一旁的包里拿出了那条刻有影片美伽的饰物搭在了美伽的锁骨上,而后满意地捻长项链在美伽脖颈后扣上了珍珠扣。

“这是本就属于你的。”

拍摄接近尾声,宗望着从相机前奔来自己身边的美伽,莫名的情绪涌上心头,纠结半天还是开了口。

“等我的愿望彻底圆满了是不是再叫你的名字也没有用了?我其他时候或许也会需要你在身边,所以我想知道有没有办法延续或者代替这个愿望。”

美伽好像没听懂这是在说什么,宗察觉到不对劲:“你难道不是有愿望叫名字才会现出人形的吗?”

“不是啊……我从老师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开始就可以自由控制了,不过老师叫我的名字我也会被动变身就是了。”

宗第一反应竟是松了一口气。美伽为此感到很开心,眉眼弯弯雀跃起来:“老师在在意我吗!”

宗还没来得及回复,瞥眼注意到美伽的头顶连忙伸手去捂住:“把耳朵收起来你这个冒失的笨蛋!”

“影片,你的名字是谁给你起的?”

“嗯?不是老师给我起的吗?”

“当初我刚见到你的时候并没有立即取名的欲望,‘影片美伽’这四个字是很突兀地出现在我脑子里的,这种法术对你来说不难吧。”

“那就是老师给我起的呀。”

宗叹了口气,当是美伽注意力在电视上便拾起遥控器摁下了暂停键:“我在认真地问你话。”

美伽怔了怔,转过头去视线融在宗紫罗兰色的眼眸中,对视良久美伽缓俯下身子揽住自己的腿,尾巴小幅度摇了摇,笑容看上去有些难堪:“我记性本来就不好,时间这么久就彻底不记得了啊。”

“生日呢。”

“十二月二十六日……嗯啊?!”

宗叹了口气,心想还真是不会撒谎,抬头轻抚上美伽的发顶:“如果不想回答就算了吧,名字……就当做是你起给自己的吧,无论是谁赋予的现在都属于你。”

美伽愣了几秒再次展露出笑颜。

“嗯!”

坐在柜子上的玛朵莫塞尔身旁放着盛了一半红绿色包装糖果的精致罐子。餐桌上摆着花式繁多的姜饼人,宗特意给美伽烤得有些焦。合作商送来的平安果一盒叠一盒整齐堆放在另一端。安静中忽的有铃音响起来,宗从设计图纸中抬起头,伸臂拾起手机移指抹掉闹钟开关: “影片。”

“老师你叫我啦?”美伽从门框旁探出头,须臾挪身端来茶水放在一旁。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呀,小美伽。]”

宗眼里映着那个惊喜又慌张的身影。估计天亮就有他模特出道结识的朋友约他出去庆祝生日了,仁兔也说有打算送礼物。虽说生日当天的主角好像因为没有正确意识到自己的受欢迎程度而完全没做准备。说起来如果他出门多吃了外面的食物之后的饮食就要重新做规划了,不过生日当天稍微宽许一些也……

“老师,谢谢你……还有玛朵姐……”

宗才注意到美伽眼角蓄着泪,脸庞也添了几道水渍。他动作一滞,片刻单手支上腰释出笑意又轻哼一声,牵开抽屉拿出个包装精美的礼盒。

“好了……擦擦眼泪,别用这幅狼狈样子迎接祝福。”宗将盒子递到美伽身前:“应该是生日当天的第一份礼物吧?”

mika】初次愿望 # #mika #偶像梦幻 #影片 #
那么敏感,也可以做承受老师那一方……” “你提议我并不抗拒。不过我希望你明白,作为平等人类搭档以及伴侣,并没有你一定需要迁就我行事前提。”开了口,没敢抬头去看他。“影片,你对我来说是...
mika】由梦编织人偶 # #mika #偶像梦幻 #影片 #
惊讶请求。 “玛朵莫塞尔,为我制作个搭档吧……把剩下梦全都送给他。” “你这个唯一亲人离开了的话,我恐怕会畏惧寂寞。”他罕见坦率。 影片诞生了,玛朵莫塞尔把唤醒他任务交给了,迫于行程...
mika】与恶魔人偶更早相遇 # #影片 # #偶像梦幻 #mika
回忆。沉默许久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你不是说过想见到成为恶魔前吗……你愿望或许实现了。” 影片愣了愣脑子一时反应不过来,捋了半天结结巴巴询问:“难,难道说这里是老师为了满足我...
咪】一段婚后采访(上) #偶像梦幻 #mika #影片 #
…” 看着眼泪在打转影片,叹了口气,把影片搂在怀里。 “别说了,我向天地神明起誓,我永远不会抛弃你。”...
咪】一段婚后采访(下) #偶像梦幻 #mika #影片 #
mika,你爱吗? 咪(努力不哭) :“爱!一直最爱老师。” 咪:“我爱老师,我爱他!” 10.请问老师,你爱影片吗? :“是的,我深爱着他。”...
// 艺术品 # #影片 #Valkyrie # #咪 #偶像梦幻 #mika
沉闷,以此位信号,时间便以这个房间为边界停止了与世界连动齿轮。 翻过一页日历,时间刻度便转动一格,用还滴着露水茎叶替换发蔫花瓣,时间刻度便又向前一格。 影片还是没有醒来...
mika】追寻 # #mika #影片 # #偶像梦幻
by/ 伊特厚姆沃克   “果然老师还是适合这样衣服啊。” “是吗?”身着曾经演出服站在边框饰着精致浮雕等身镜前,它几乎是这个房间中最奢华摆件。“当初我第一次穿上站点里准备那身缺乏...
mika】bonne nuit #偶像梦幻 # #影片 # #mika
去轻轻拨开人额前刘海。确实长得好看,不坦诚习惯似乎也随着身周寂静陷入沉睡,使得他不自觉满心充盈着对影片喜爱和赞美。 “怎么了吗,老师?”那双颜色不同眼睛慢悠悠睁开了,蒙着一层雾似的...
mika】余地 # #mika #偶像梦幻 #影片 #
急匆匆传到耳朵里了。 “明明上飞机前就告诉过你,怎么还大呼小叫得像我死而复生了似的。” 总算给一段工作画上了句号,小跑着凑来了身前:“因为太想念老师了嘛……”之后他仰起头期盼地望着...
mika】遇 # #mika #影片 # #偶像梦幻
,这回轮到无措得满面通红了,但他没有反抗。 临走前又向玛朵告别:“再见,玛朵莫塞尔小姐。我,不,我们一定会回来报答恩情!” 玛朵站在门口回绝了谢礼,向那两个小小身影挥挥手。将来下午茶...
mika】欢迎来到月之馆 #偶像梦幻 # # #影片 #valkyrie
座椅上樱发男人身前。 正面无表情呆滞似的望着房内一处,虚揽着坐在他腿上金发人偶一动不动。但知道思绪现在正旋转于一处与这座月之馆不同辉煌殿堂。要是自己能更紧密地跟上老师步伐就好了,...
mika】指甲油 # #偶像梦幻 #影片 # #mika
老师面前。 显然惊讶于这般样子,捻着玛朵莫塞尔新衣服手止在原地,几近将震惊写在睁大眼里。 “影片,你又跑去打工了?还搞得这么狼狈?!” 轻轻点了点头。皱起眉头,安顿下玛朵快步绕过...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