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艾因×我】魔女与狼崽 #绘旅人艾因 #时空中的绘旅人

sodasinei 2022-05-08

by/ 伊特厚姆沃克

 

·很俗的魔女集会梗注意

我是一位魔女,居住在森林之中。

在拥有着开放文明的现代,我不用再害怕人们对我的围堵迫害,偶尔只有丝许流言蜚语会落入我生活的池塘中——但那连颗石子都算不上,毕竟只要我不在乎,窘迫的就是他们。

炼魔药,骑着扫帚穿梭在自己和友人间的居所,去往城镇购买比自己施咒还方便的生活用品,与森林的维护者交谈……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当我对第二天的日出抱有的期待逐渐被无趣淹没时,我遇见了他。

那孩子被我发现时正受了重伤蜷缩在草丛中,伤害他的人算得上狠心,他的伤势严重到我无法使用魔法即刻为他疗愈。在同情心的驱使下,我终还是轻抱起小小的,长着狼耳与尾的他。

醒来的他明显对我很戒备,该是也听说过关于魔女的负面传言,承载着不属于他那个年纪的警惕悄声观察着我,直到过了许多许多天——我常常粗心忘了记录日期,如果让叶瑄知道了必然会教育我。

他终于开口:“艾因。”

我蹲下身:“什么?”

“我的名字。”他微微偏着头,一双毛绒绒的耳朵不自然地动了动,脸颊漫布粉红。

从那以后我知晓了他的名字,他是个自尊心强得出奇的男孩儿,经常试图突破年龄能力的限界帮上我的忙。开始时我习惯拒绝他,谁忍心看着那样瘦弱的他为了我的事忙前忙后呢?不过后来我注意到他被我拒绝时的眼神太过于幽怨,只得妥协分配些他能够做得来的任务,让他在我身边跟着忙活起来。

“你的伤已经养好,是不是该启程回家了呢?需要的话我可以送你哟。”在某一天我这样对他说。

他背着手轻颤了一下,告诉我:“……我的父母因为宗族争斗已经不在了,那里排挤我血缘的人太多,我还没有存活下去的资本……”他将藏在身后的花举到我身前,这花摘时他的意图到现在已然不可知,此时这朵开得灿烂的花成为了一个要强少年不熟练讨好的媒介。艾因眼底压着隐忍的泪水:“拜托你,收留我吧。”

总归还是个孩子啊,且是在如今算是安定和平的世界中遭遇这些。我不忍,终是将他揽进怀里轻轻顺着后背:“难过的话就哭吧,哭好了以后,你会重新成为一个男子汉。”

失去双亲,被宗亲追赶伤害的少年不自觉揪住了我的衣襟,从逞着强哽咽到最后的失声大哭。我垂着眼抚摸他的发顶,心中明了这该是坚强的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此宣泄了。

当晚他化作狼性蜷在我身边,乖巧得让人忍不住反复抚摸,我在柔软触感中安然入睡,却不知道他睁着眼睛打量了我许久。

“你是不是被他改变太多了?”我的友人讶异地问我,她的伴侣为我们泡了清香扑鼻的茶,金发的男子轻轻亲吻了她的面颊,便离开不再打扰我们的茶话会了。

“有吗?”我回问。

“怎么想也觉得连魔药室都改装成了甜品厨房是对他很过火的宠爱啊。”

我叹了口气:“可惜艾因他每天都不能吃太多甜,毕竟是犬科动物。”

“重点不在那里好吗?!”友人有些着急的样子,继而眨了眨眼,“我说,你该不说是喜欢上他了吧?”

叼着面包的我愣住了,这一愣就是一下午。身为年长者的责任感与私心碰撞着,让我禁不住一边斥责自己一边对美好的爱情充满向往。直到回到家,对上艾因那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与我平视的红眸才稍稍缓过神来……哦,按狼人的年龄来算,他也已然成年了啊。

“艾因,如果有人喜欢你的话,你会是什么反应?”我试探着问出口。

“为什么问这个?”他有些意外,正晃动的尾巴一顿。

“啊,呃,我有个朋友……说她挺喜欢你的……”我冷汗直流,编了个蹩脚的瞎话就往上怼。

他的眼眸一瞬闪过失望,而后一副高不可攀的冷漠表情:“跟我没关系。”

我没能失落多少天,因为更打击我的事情发生了——狼群之中的争斗已经稳定下来,艾因父母的信服者,或者该说狼群首领的信服者寻到了我的家,他们是来带艾因走的。

他该离开,他本自由,得去到真正属于他的地方。我明了,也不愿成为他远走高飞路上的障碍。

他离开时垂着眸子,在此之前他已经无数次扫视整个房屋和注视我,临走时他说:“我以为你会挽留我一下。”

我笑着摇摇头,其实眼角都快要溢出不舍的眼泪来。

一切似乎都回归了平静,我又开始独身生活。枕边不再有温软的触感,耳边不再传来属于狼的呼吸声,我强迫自己享受落寞,享受孤独,似乎这样才能让自己在想起他时不那么惋惜。

真是的!身为一个独自面对历史长河的魔女,我究竟为什么打不起精神呢!我双手于胸前攥紧做出为自己打气的姿态,到头却还是蔫了下来。

我仍旧很思念他。

今天也是新的一天,也是我已经过厌倦了的普通日子。

我正收拾着厨房,忽然听见了敲门声,我应声打开门,只看到有一捧花被递来我面前,再往上是熟悉又不再那般青涩的面孔。

“拜托你,收留我吧。”他说了和曾经一样的话,以前的少年成长至此,连送我的花无论数量还是鲜艳程度都更上了一层楼。

本该是浪漫的重逢剧情,我几乎激动得要惊叫出声。“不行!”但出乎意料地,我出口的是这样的字句。之后他和我皆是愣在了原地,我连忙解释说:“你现在是狼族首领,狼群不能没有你!”

“那这栋房子可以暂时没有你吗?”

我不解,这跟我的房子有什么关系?但我还是老实思考了我与这座房子的羁绊:“……我不住在这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于是我站在了狼群中央,是被艾因驮着一路带来的,我都没发现他什么时候已经长得这样大。

“您就是首领的妻子吗?”一只狼崽新奇地望着我,声音甜甜地问。我脸一阵发烫,向艾因投去了求助的目光。

他却说:“没错。”

我顿时如被雷击般震在原地,直到他牵起我的手,面上是我最喜爱的,他盈满骄傲与自信的笑容:“不喜欢我吗?”

“那倒不是……”我缓过神来就只想向他笑,我姑且算是个有胆量面对自己感情的人,如今没能藏匿好的情意被温柔对待且得到了爱慕对象热情的回应,当然算得上是个美好的惊喜。

我笑着依偎向他胸口,小声说着“喜欢”,这回轮到他脸红了。

×先生 #旅人 #时空旅人
还小儿经不起挑衅,在我们处境安全后张牙舞爪地化作原型,在配合着浮夸地惊叫后心满意足地显回了人形。 一直只是冷着脸瞥了一眼,开口就是讽刺不愧软弱得连耳朵尾巴都不明显。 确实并非英勇阿...
×】奔赴 #时空旅人 #旅人
眼睛,发现是已经解开禁锢扑向避开了法阵中心。正要惊呼时感受到了疼痛,却比预想轻得多。而法阵光芒尽失——竟是被消除了。 “小姐。”我们双双倒在地上时他微冷手掌垫在头底:“这诅咒削短了...
×你】安淡之舞 #时空旅人 #旅人
去吗?”他却是回问,面色如携暖微风般柔和。 你愣了愣:“嗯……” 了然点了点头:“我们后天会到场。”他洒脱地应下并算得上是温柔地送走了客人,而后重新你四目相对: “怎么了,这样看着……...
惧而生怖 ● 时空旅人● 司岚
流动都受到了阻碍。 站在法师塔门口巡逻法师沟通,窗外雪虐风饕,席卷汲取着生机,只留下一片死寂沉沉。只有最中央那颗枫树开繁茂,亭亭玉立。 他注视着底下纷争,碍着罗夏他们面子将她囚禁在了...
Accompany #时空旅人 #旅人 #罗夏 #司岚 #叶瑄 #路辰
陌生男人,摆钟滴答滴答,缓慢向前移动。暖黄色灯光透着一丝甜味,茶几上摆放着一束鸢尾花,上面还残留着露珠。 你来到沙发前,他对视:“你能告诉这是哪里吗?” 他微微蹙眉,阴影之下,眼里满是哀伤...
【星之提督×你】白昼星 #时空旅人 #路辰
如此,有个好主意。”你突然想起自己曾扮演过诱人堕落,“我们先从恋人做起,如何?” 没有爱情恋人,各怀鬼胎情人,没有比这更好笑组合了。   Ⅳ   他为你斟上一杯果汁,然后你们碰了碰杯...
四个养子都喜欢怎么办● 时空旅人
,成为了他妻子。     但你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很忙,经常出差不在家,而且一出差就是十天半个月,时间非常长。     在他不在家时间里,只有他收养四个养子陪着你。他们名字分别是、罗夏、司岚和...
【司岚】执子之手,子偕老 #时空旅人
司岚,是世界上最温柔人,他值得拼尽全力,不顾一切地来到那时空罅隙,只为告诉你,对你感情是真实,是你可以拥有。”   “也就只有你认为温柔吧……”司岚把手拿下来,包在他手心里。见...
【星之提督×你】Rust #时空旅人 #路辰
瞧不起那些低等文明人——哪怕对方是自己对应体。在你途经多个世界,你亲眼见证他将那些“路辰”当做提线木偶,然后又将他们像废弃物件那般抛弃。而在交流,不要轻举妄动或许是最好回答。 时间像...
七夕佳节(路辰x) ● 时空旅人● 路辰
诉说着对喜欢,在漫天烟火绽放被迷了心神,主动勾住他脖子,慢慢地靠近。      夜幕星河鹊桥上,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即是天作之合。      那是他忘不掉画面,也是值得...
《为你所撰写故事》 #AOT #笠 #伦耶格尔 #三笠阿克曼 #
不在于奉献。   生命意义不在于争斗。   在心里,它是阿尔敏在夕阳下赛跑,在本上涂下蓝天,是偶然瞥见花开,叶落,   是你俯下身,在看螳螂吃蝴蝶时,长发被风吹起,扶着帽沿慌神瞬间...
七夕佳节,黄粱一梦(司岚x) ● 时空旅人● 司岚
声音带着困惑。 “东方节日,是非常值得纪念一天。”认真看着他容貌,想要把他记下。 司岚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颔首道“好。” 拉着他在花街巷乱窜,街道上喧哗热闹,一个个摊主卖力吆喝着自己...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