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小排球/黑及」神的孩子全跳舞 #排球少年 #黑及黑 #及川彻 #黑尾铁朗

sodasinei 2022-05-09

by/ 烏鴉睡在白色潮水里

 

*复健产物,极度我流,ooc致歉

*cp黑及。微量血腥描写/宗教元素(很少一点,但还是注意避雷orz)

*全文约5k字,祝食用愉快

 

我们走上隐秘的路,再回到光明的世界;我们并不休息,我们一步一步向上走。

直走到我从一个圆洞口望见了天上美丽的东西;我们就从那里出去,再看见那灿烂的群星。

他说,这块海底下全是礁石。跳下去不是淹死的,是会被那些石头的尖角戳成斑点狗,然后流干了血死掉。

甚至没死透你就会被小鱼小虾当加餐,捞起来时你的脸估计被啃得毛毛躁躁的。他补充了一句。

不过底下还有暗流,如果不是有幸卡在下水道入海口大概率捞不起来您。他说到这里时露出一点怜悯的表情,好像对面的人确确实实要在他的话语里变成一把干净的骨头。

这会及川彻是真的想从这块山崖上跳下去了——因为这个人真得好吵。月初的夜空暗得彻底,连着足下的海波一片漆黑。再远一点地方驻着灯塔,偶尔扫过来一点温吞的光线,堪堪映出来者呈现鸡冠状的诡异发型。

还想死吗?不想死了我请你喝酒。他狭长的眼弯成和天上弦月一样的形状。

“鄙人黑尾铁朗,向来待人热忱。”

及川彻自问自己这样积极向上乐观自信的青年和“求死”两个字是挨不着的。青叶城西的人听到一定会笑到喉管破裂。天知道他只是跑来东京旅游散心,然后晚上溜达到了一片没开发的海岸。他承认那些绸缎似的细浪漂亮得迷人,这块悬崖也和神曲的炼狱篇有几分相像,但这不意味着他对死亡有什么特别的向往。

当然,他把这些东西一五一十地给对方解释了数遍,黑尾依然一副勉强接受的模样。孩子努力解释着人鱼真正存在,大人不忍戳破童年的幻想——那种“嗯嗯你说的都对”的敷衍态度让及川格外来气。他狠狠地灌下一口易拉罐里的液体,气泡从齿间一路落到胃里,炸成一串恼人的烟花。

黑尾请喝酒的地方是附近的公园,月黑风高,人迹罕至,相当适合杀人分尸。意义不明的健身步道旁竟然有种类齐全的自动贩卖机,两人占据了座椅的两头,礼貌又疏离。

当凶狠的灵魂离开自己用暴力挣脱的肉体时,米诺斯就把它打发到第七谷里*。有人在沉默里投掷顽石。在但丁信仰的教义里,舍弃生命是不会被神赦免的罪行。

但狄多依然在地狱游荡,加图甚至在看管守炼狱的大门。他慢条斯理地启开易拉罐的拉环。不过只是因为子民的自由意志就抛弃他们,这样神未免也太烂了。及川毫无歉意地指着黑尾衣兜里的传单——那里隐隐约约露出“福音”的字迹。抱歉,是不是冒犯到您的神了?黑尾不在意地把纸张撕成两截,信手往身后一抛,传教的人在路上塞的罢了。倒是你——他笑得格外诚恳。文学常识很不错嘛,二传手先生。

及川被结结实实地呛住,而黑尾愉快地答复他未言的疑问。可能因为我也打排球。酒好像确实发苦,且冰过了头,咽下去的时候好像一把匕首笔直地划开胸膛。他心情糟糕地接过黑尾递来的纸巾,揩去狼狈的水渍。

说起来,让我猜猜你来看海的原因?铁皮发出危险的咔嚓声,但还有人恬不知耻地加重了“看海”的读音。不至于是春高的缘故吧?

然后手里的易拉罐它就自己飞到了黑尾的脸上。在两个人认识的第二个小时,他们借着贩卖机的幽暗光线打了一架,而在认识的第三个小时,少年们全都仰面躺倒在了草面上,气吁吁地和月亮大眼瞪小眼。心情好点了没?黑尾偏过头,脸上浮现着猫一样的狡诈。及川有气无力地踹了他一脚,好你大爷。

剧烈行动后的心跳喧哗得像一窝麻雀,从滞重的肉体中脱出,径直聚拢到料峭的树梢上;在那些鸣叫里,视野里的景象也随着呼吸中重重地起伏。及川转过脸,避开一些恼人的笑意。只是酒有些上头,他为自己不优雅的行为找理由搪塞。

其实刚才那些都是啤酒风味的无酒精饮料。黑尾施施然地坐起,似乎是心情很好的模样。未满二十岁不能饮酒。

于是,在青叶城西前队长和音驹前队长历史性会面的第四个小时,近郊的医院迎接了两个挂彩的少年。

说是挂彩,实际上要去包扎的只有及川一人。最后打在黑尾身上的一拳竟然折返成了手上的伤口,颇有一些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黑色幽默在里面。血液从指背渗出,横七竖八地绕过关节的沟壑,再在重力作用滚到手腕上。他甚至没有疼痛的感觉,只是怀着一种奇妙的快意,把手掌在黑尾眼前晃了晃。打中了。你缺根筋吗?黑尾翻了他一眼,我带你去医院。

及川怀疑如果走得慢一点伤口就该自己愈合了,却也任由黑尾拖着自己往医院跑——因为他的表情实在妙趣横生。一方吃瘪另一方就心情愉悦,为二人相处模式提供了确凿的模型。深夜的急诊室里全是横七竖八的酒鬼,闯进来的少年多少有些惹眼。在花费大量精力去搪塞那些问询的目光后,及川深刻地后悔还不如喝点真酒,一醉方休。

可能是有锋利的东西划破了毛细血管。医生接过及川的手细细地消毒。其实没那么严重。

黑尾低头看着,半晌没说话,看着双氧水落在伤口上,泛起腐蚀性的泡沫。他摩挲着自己完好的手指,像是吃痛一般地嘶声;倒是少年还在口中夸张地赞扬着医生姐姐的妆容,笑得习惯又平常。

不影响……不影响日常生活吧?及川抢着把话说掉,黑尾瞥了他一眼,不再作声。医生大概是觉得这个鸡冠头男人多少不像个好人,一进门就抱着双臂,表情严肃得像是医疗器械或者福尔马林。她小心翼翼地措辞,不影响,再包扎一下就差不多了。

眼见着包扎也收了尾巴,他便转身去把七零八碎的手续办妥;等到回来时,及川已然办起了故事会,值夜班的年轻姑娘们乌泱泱地挤了半个屋子——而自己很不幸地在期间扮演“不良”的角色。他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发觉自己干过的坏事已经包括但不限于偷窥更衣室、给猫喂食掺水的牛奶等等等。在故事行进到黑尾和猫打架然后惨败的部分时,他自然地上前揽住及川的肩颈,恶劣地拉长了声音。我家猫咪又给各位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

及川生生被那黏稠的尾音哑了嗓,尚未回击对方虚情假意的亲昵,便被挟持着出了房间。身后的医生姐姐闷声笑着,年轻真好。黑尾分明是听见了,轻快地伏在及川的耳边,两胜一负。及川则顺势把手臂搭上去,把他拽了个趔趄,长夜漫漫呢,黑尾酱。 

月亮又往东边挪移了几步,把后半夜的街道映得足够冷清漫长。公共交通早已停班,这里显然也缺少出租车的行踪。及川认真地吐槽着手指上的绷带,七扭八歪,还没自己捆得好看。黑尾浮夸地称赞原来您还有受虐狂的情结,真是没想到。

再次重申,我对疼痛和死亡没有任何特别的欲求。但你说的没错,我现在的心情确实不怎么愉快。黑尾的眼睛又弯成了弦月,因为我的缘故吗?那可是非常荣幸。落在身上的光亮似乎变了颜色,飞蛾、或者别的什么虫子,正绕着粉红灯箱跳舞。投宿情人旅馆好了。及川挑衅似的停在暧昧的光晕里。黑尾坦然地推开玻璃的大门,我可没说我不敢。

大概因为黑尾身上的叛逆气息太过浓郁,两人被当作找茬的不良赶出来。到最后他们入住的还是一件平凡的旅店,工工整整,一板一眼;两张单人床的距离也相当泾渭分明,彬彬有礼。及川只是挑了一张顺眼的床,囫囵地躺上去,把自己裹进那些轻盈的棉花与布料中。他的背脊陷入床榻,在被褥里不断下沉,下沉,仿佛躯干不断地被拆解。皮肤,肌肉,神经,骨骼,逐一展开,并与世界严丝合缝地贴合,直到被黑甜的梦乡淹没,把意识彻底融化在无垠的困倦中。

他行走在一片海域,漆黑的细浪击打着脚踝。四下涌动着昏沉的光,不过能影影绰绰地照见指尖;再远一点,全是模糊的海水,径直抹消了地平线。至于为什么在这里,他无从知晓,只知唯一的使命是行走,行走。脚步破开水面时有轻微的阻力,像蛇一样攀缘;而它悄声拔高,吞没膝盖、腰际,直至扼住肺部。他茫然而执着地跋涉,感官里只有踩踏沙石的刺痛一路蔓延,大约是对窒息的恐惧感的具象呈现。张口呼吸时吞下一束咸涩的浪花,有人在死寂中朗声大笑。黑袍的少年撑起新月一样的木舟,眼眸在晦暗天光里灼灼亮着。捎你一程?不谢。

这不是一场愉快的旅程,及川醒来时眼角仍然拖拽着海水的残影。梦境的世界被波涛冲垮,登上贡多拉之后的景象在巨大的关门声中碎裂。黑尾大咧咧地甩上门,把袋装牛奶精准地抛掷到及川的脸颊上。起来吃饭。及川捏着温热的牛奶思考了两秒,毫不犹豫地来了一个大力跳发。

至于打扫狼藉的工作就交由待人热忱的黑尾铁朗同学了。及川在桌子上晃荡着双腿,享用着仅剩的一份早餐。你在学校是卫生委员吗?倒也不是。黑尾把充作抹布的毛巾往地上一甩,嘛,家里只有我和老爹,家务事显然只有我能干了。及川自觉无趣,从桌面跃下。多谢款待,这边就不打扰您了。黑尾先一步挡住了门把,把出口挡了个结实。不打扰。他似乎是隐晦地触碰到及川手上的那层绷带,又很快地松开。就当是为这个赔罪吧,至少在东京我可以当你的向导。

向导,倒是为自己的身份找了冠冕堂皇的借口。当及川委婉地指出合格的向导带着至少应该游客去地标性建筑看看时,黑尾正把他领到一处电玩城。你不觉得这里很酷吗。黑尾靠在那些光怪陆离的霓虹里,非常有趣,非常东京。至少应该去看看天空树吧?黑尾像是听到一件别开生面的趣事般笑出声,你们宫城人就对天空树那么有执念吗?

在输掉几局街机后,黑尾老实承认,托某些小乌鸦的福,他很早就隐约认识这位大王先生。路过海岸纯粹是一个巧合,他也只是试探性地猜测对方的身份是不是故人的故人。您还真是心地善良啊。及川心情恶劣地晃动着娃娃机的摇杆,松垮的爪子在玩偶的身体上一弹,便毫无愧疚地抬起。黑尾按住他扶在摇杆上的手,拨动,然后按下指令钩爪下坠的按钮。我倒不是对谁都那么好心。玩偶精准地落到出口,机器响起过一串活泼的音乐。可能是因为你长得比较顺眼。

及川抱起那个生得相当粗糙的玩偶,闷声嘲笑着黑尾还真是坦诚。他耸耸肩,那你可以坦诚地回答我的问题吗?可以。及川敲了敲娃娃机的玻璃,比赛谁先抓到那只最丑的猫。

确切地说,我不觉得你想死。游戏币叮叮当当地落入机器的肚子。但总感觉你真的有可能会跳下去。深渊对于你没有吸引力吗?及川只是注视着前方,笑容似乎更深了一些。看着海的时候,你不会有哪个瞬间很想跳下去吗?黑尾没有说话,好像是把全部的精力全部放在了控制爪子的方位上。玩偶被吊起,又危险地掉落,它在棉花的山丘上滚动,最终落到了离出口更远的地方。

“上帝在当初创造万物的时候,他那最大、最与他自己的美德相似,而且最为他自己珍爱的恩赐,乃是意志的自由,他过去和现在都把意志的自由赋给一切有灵的造物,也唯独他们才有自由的意志。”*

黑尾的声音在那些吵嚷中有些遥远,他递给及川一只缝合颇为印象派的抱偶,依然笑得诚恳——诚恳得令人厌烦。

后来他们还是去看了天空树。黑尾没有辜负向导的头衔,把街头巷尾的景色依次溜达了遍。苍蝇馆子里的烤秋刀鱼很好吃,架设有滑梯的天台也很有趣,只是及川在东京确实待了太久了一些,他改签了几回车票,最终不得不退掉买一张新的。

黑尾把他送到车站,及川歪头问他,你当时想要问我什么问题。他只是轻轻地点了一下及川受伤的手指,答非所问地说到,快点好起来吧。

那真的只是很小的伤口,很早就结了痂。等到及川躺回到自家卧室时,连疤痕都模糊不见了。只是碰到时总会觉得有些发烫,好像谁的手若即若离地在上面留下一点温度。及川闭上眼睛。

海面上隆起礁石,大约是这头乌黑的巨兽长出的畸形鳞片。它们自顾自地生长,逐渐累叠成首尾相连的圆圈。小舟晃晃悠悠地在原地打了个转,无处可去了小船君,及川轻飘飘地转过一个念头。压低的天空飞着瘦骨嶙峋的怪鸟,它们伸展着参差的翅膀,低低地从少年的面上拂过。不想想办法吗,他仰面和群鸟窟窿似的眼睛对望。黑尾倒是扔下了手里的桨,同他一样仰面躺在船上,好消息是风浪止住了,不是吗。及川觉得最近花费了太多时间思考形而上的事情,不然他也不会在梦中也用海、礁、鸟构造封闭的暗室。大把关于死亡的隐喻使人疲惫,只有身边的人还热烈地响着血液奔流的声音。贡多拉危险地半浸在水里,黑尾自若地举起双臂,任由鸟群纷乱地撞击。或许都无关紧要了。及川也抬起手,攥住一根毛绒的长羽。

他似乎在那些轰鸣的鸟叫中听到了什么曲调,直到它们散去,在黑暗里破开一个圆洞;那是天上美丽的东西,永恒的圆月与灿烂的群星。

窗帘遮掩着露出些许天光,枕边的手机屏幕亮了又暗。

“狄多为了爱情,加图为了罗马。你为了什么?”

“为了人类该死的自由意志啊,黑尾。”

……

“见一面吧,我们。”

及川坐在山崖的边缘,轻快地晃荡着双腿。今天的灯塔熄灭着光亮,世界漆黑得迷人;而这里离海面遥远,天空也没有飞着丑陋的群鸟,会有人坐在他身旁,启开一罐真正的啤酒。浮在铁皮上的泡沫和撞在石壁上的海浪一样,他们静默地吞下那些苦涩的液体,像是吞下一整片的海域。

铁皮罐掉下去,在参差的礁石上撞出一串闷响,最终无声息地湮灭在细小的波涛中。及川也学着黑尾的样子,瞄准了一块最怪异的石头。乱扔垃圾可不是好行为啊。只是在和大海碰杯。要说祝酒词吗?

黑尾看着海面,又像是看这些别的什么。敬人类的自由意志吧。他转过头,眼睛里浮现着猫一样的狡诈。自由意志告诉我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于是,他们在没有神的山崖上接吻,铁一样的圆月高悬。

END. 

〔碎碎念〕

——标星句段均摘自但丁《神曲》

——沉迷存在主义的产物,不知道有无写出想表达的东西,去给但丁和萨特滑跪去了(磕头)

——“即使人只是一种徒劳的激情,但有人依然会为了自由意志的选择而纵身一跃”

【HQ乙女】女朋友太受欢迎了怎么办●排球少年乙女向●●宫侑●影山飞雄●男X你
。   本人严正声明:发这条子,别让我抓到你,让我抓到话你就提前给自己超度一下吧。     004——​高冷美艳篮球队主役   A :谢邀。大家好,我是青叶城西高校排球部主将。 关于这个问题...
【HQ乙女】独家占有●排球少年乙女向●●影山飞雄●佐久早圣臣●●男X你
不动声色地把你搂紧了一点,嘴角绽开一个计谋得逞得意笑容。   要不怎么说计划通呢。     -3- (排球部年上经理x年下影山) 影山飞雄心情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刺ji。 如果用他有限语文水平...
排球乙女——让居室更温馨item ● 排球少年乙女向● ●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让居室更温馨item【/木兔/赤苇//宫侑】   预警:时间线统一为刚决定同居后;要准备item是啥呢?有他选择&你选择&共同选择。有私设...
排球乙女——你所不知事 ● 排球少年乙女向● ● 赤苇京治● 月岛萤● 牛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你所不知事【//赤苇/月岛/牛岛】 大写加粗预警:乙女成分可能不是很高,私设比以往多,OOC致歉 预警:有长有短,第二人称,你叫OO     1....
排球乙女——所谓靠衣装 ● 排球少年乙女向●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所谓靠衣装【赤苇/木兔///宫侑】 预警:是与平时穿着style不同反差场面,具体服饰表现有参考有原型,是我个人萌点(?!),下次来写反过来,也就是...
排球乙女】他们适合什么样虐恋 #排球少年乙女 #月岛萤 #宫侑 # # #影山飞雄
by/ Kuroolove   *内含月岛萤、、宫侑和影山飞雄 *虐恋虐恋虐恋!能接受就往下!   月岛萤 错失虐恋也许很适合他。 储存在少年青春往事记忆里,那一点一滴回忆,都...
【排乙】关于你和隔壁邻居先生二三事 #排球少年乙女向 #影山飞雄 #日向翔阳 # # #孤爪研磨
炸毛猫咪一样盯着你。   尽管他不是猫咪,也没有可以竖起绒毛。   2、你每次见面都会问候一声“你好”,在这样坚持下他总算愿意跟你说两句话了,可喜可贺。   从常来这里拜访那里...
排球/」白河夜船 #排球少年 # # #
适时地伸出手,世界巨星,合作愉快。 有些谣言大概就是从这个握手生发。但是还是觉得“打完这场就回老家结婚”表达离谱得有些过分。面对队友善意询问很想把旁边这头名叫生物当球大力扣发...
排球乙女——理想型世界杯 ● 排球少年乙女向● ● 赤苇京治● 牛岛若利● 木兔光太郎●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理想型世界杯【//赤苇/牛岛/木兔/宫侑】 预警:脑洞源于韩综游戏,正版玩法是两个人(同场嘉宾或照片)PK,下意识迅速作答,完全是参与者本人主观选择,一般...
排球乙女——去海边呀去海边 ● 排球少年乙女向●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牛岛若利● ● 宫侑● 二口坚治● 岩泉一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去海边呀去海边【赤苇/木兔/牛岛///宫侑/二口/岩泉】 预警:是憋到极度想去海边玩梗,有私设,有长有短,OOC致歉,第二人称,你叫OO     1.赤苇...
排球乙女——开车ing ● 排球少年乙女向● 木兔光太郎● 牛岛若利● 赤苇京治● ● 岩泉一● ● 佐久早圣臣●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开车ing【木兔/牛岛/赤苇//岩泉//佐久早/宫侑】 预警:字面本意字面本意字面本意,成年后一同自驾游场面,统一前提是你们都有驾照。又是一个在家太久想...
排球乙女】被误以为失恋了 #排球少年乙女向 # #影山飞雄 #
言,你失恋了 实际上并没有恋过你感到疑惑     后桌拍了拍你,“听说你失恋了?” 你回过头,“到底哪里来流言啊!我没有!” “那你干嘛剪短发” “嫌弃长发难洗不行吗” “诶?可是班...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