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小排球/黑及」白河夜船 #排球少年 #黑及 #黑尾铁朗 #及川彻

sodasinei 2022-05-09

by/ 烏鴉睡在白色潮水里

 

*复健产物,极度我流,ooc致歉。

*cp黑及黑。时间线和设定延续最新番外的内容,有非常个人化的角色理解和私设(指前任关系提及),有月岛、日向的友情出场(磕头)

*全文约3.7k,纯糖和一点点玻璃渣。

他从体育馆里出来,远远地看见有人抱着大捧的花束站在那里。贩花的商人把玫瑰写成夜莺血,不过这血滴落到地上,再在人的吐息里滚了一遭,怎么也会变得俗艳。及川不耐地抹过眼睑,把被黄昏糊住的视线揉得分明些。摩肩擦踵的潮水潦草地淌下去,像是电影里的镜头逐一抽了帧,只留下那个影子清楚地立着。——甚至是分明过头了。

那好像也是亚裔,你们认识吗?队友大概是以为误闯进了什么婚姻爱情的语境,看热闹似地把一句话念得抑扬顿挫。不认识,及川笃定地擦肩过去。一个卖花的贩子罢了。

那么请问卖花的贩子可以邀请及川先生共进晚餐吗?抱花的人摘出最漂亮的那朵玫瑰,屈膝俯身,做出邀请的手势。我好歹也是能听懂一点西班牙语的,亲爱的。

亲爱的。有声叹息轻飘飘地扎在了花刺上。有没有人说过,你穿黑西装真的很像卖保险的。

黑尾职业生涯的第一次受挫大概就撞在了这里,旧情人对自己熟视无睹的原因幼稚又诚恳(“和你说话会有种即将被诈骗的错觉”)。第二次挫败感生成在这顿晚饭。你觉得我为什么要远渡重洋在南美吃日料?黑尾撑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及川款款地捏起一张纸巾,尊重一下家乡菜,你面前的这玩意念做sushi,纯正阿根廷特色。

确实很特色,且不说那些“手握”“炸物”产生不出什么东方的联想,毕竟也没有居酒屋会用混了咖啡的马黛茶消食。如果把它们理解为另一种菜系确实是蛮不错的味道,黑尾总结到,但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要用这种伤敌一千自损百八的方式攻击我的胃。

及川背着手,晃晃悠悠地走在他前面。路灯把影子晕成一团,拖沓地弥散到黑尾的脚下。因为看到你这张脸让我有一点点思乡。

两人稍微安静了一些,等待异国的风携走某些遥远的念头。少年的爱意在各自的理想前陌生而狭隘。黑尾忽然聊起了国内的体育新闻,在奥运那场比赛之后,媒体很喜欢提及“妖怪的世代”。好事者翻阅出他们高中比赛的录像,拼拼剪剪甚至在网上获得不少的点击。很难相信就是这帮一起长大的混蛋,成了许多小孩在球场上憧憬的人。在意大利的影山,在波兰的牛岛。当然还有你,我们的世界巨星。如果能召集这群怪物们一起打场比赛,一定是一场最精彩的同学会。

所以及川先生愿意参加吗?他咧嘴笑出了标准的八颗牙齿。能够同时揍影山和牛若的机会是不是很难得?及川露出一副“你果然在诈骗”的表情,却也含糊地应声。他矜持地扬起下巴,我需要征求一下俱乐部的同意。

没关系的,我下午已经和他们谈妥了。黑尾适时地伸出手,世界巨星,合作愉快。

有些谣言大概就是从这个握手生发。但是及川还是觉得“打完这场就回老家结婚”的表达离谱得有些过分。面对队友善意的询问及川很想把旁边这头名叫黑尾铁朗的生物当球大力扣发——尽管他在一旁笑得很欢快。他心疲神劳地把这些东西解释清楚,不期然地听见黑尾悠悠然地添了一句,你们可以问问结婚对象是谁。

不是,我说黑尾先生,应该没有人会用死亡flag求婚吧。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及川先生还请不要多想。黑尾愉快地应声。只是看你炸毛很有意思,像我家的三花猫。

及川还是觉得自己被骗了,特别是得知这位还打算再飞几个国家之后。他了然地点头,所以您来找我就是例行公事。藏木于林的道理,黑尾扣上西装的最后一颗暗扣,施施然地冲他一笑,成年人就是表达私心也会“例行公事”的。

就像这场比赛尽管夹杂着点同学聚会的私心(“真是奢侈”),于公这依然是以排球事业部名义所举办公益性体育赛事。黑尾铁朗现实致力于一切亲力亲为,硬生生给自己延了一倍的工作时长。期间甚至包含了挨个拜访了每一位参赛选手交代注意事项——宫城那帮家伙先不提,东京那帮混账和及川的交集除了奥运那场比赛也别无其他了。这小孩也是很久没有回到这座岛屿了,还是多多关照是好。

在听完黑尾一通巨细无遗的叮嘱之后,月岛停下了擦拭眼镜的手。其实你还喜欢及川前辈?

黑尾呆滞了一秒,冒出一句标准的脏话。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照顾外国友人这句话也太扯了好吗?他用日语可以和我和宫侑对飚几升的垃圾话。月岛难得露出不忍猝读的表情,不过发现这件事情的日期可能追溯得在早一点,高中吧。

月岛示意黑尾可以抽烟(“感觉这时候没有烟你就要猝死了”),然后继续专心地擦拭眼镜。好吧,我承认之前只是猜测,提到及川前辈的时候你的表情就很奇怪。然后有次集训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了你在打电话——不要瞪我,我只是路过。

为了防止自己的房间出现命案,月岛好心地补充了一句。不过按照你拜访的诸位的智商,应该只有我发现了,你可以安心。

黑尾盯着手里燃烧掉半根的烟,自嘲似地点点头。我以为能演得瞒天过海。

前辈,我收回之前对别人说你成熟的夸奖。月岛诚恳地说,你可能还在18岁,不能再多了。他沉默了一下,谨慎地重整措辞。虽然以旁观者的立场不太适合说什么,其实及川前辈根本不需要......不需要你去“保护”什么。

阿月说的对。黑尾把这些东西归于关心则乱的道理,虽然他极大地希望这种慌乱只有这个靠谱的后辈才看出来破绽。他站在球场边上,手臂撑在栏杆上,看着他们闹做一团。真好啊,日向已经去找星海击掌了,木兔还是那么......活泼。虽然宫侑看起来快要和及川互相薅头发了,不过也挺好的。他隐秘地叹了口气,留在原地的人应该只有自己才对。及川有意无意地偏过头,脸上带着一点没有散去的笑意。他指了指球网,似乎是做了个口型。“要一起吗?”

黑尾扬了扬拿在手里的西装外套,笑着摇头。

没有在球场上交手的机会,终究还是遗憾的——至少对于黑尾是这样。至于及川,黑尾倒是觉得这个世界最好不要带给他任何憾意了。就像此刻自由敞亮就好。

一帮人在发布会上礼貌性地走完过场,就浩浩荡荡地挪了位置。黑尾老早就定好了晚饭的地,正儿八经的烧鸟、炸物、秋刀鱼,以及消食解渴的麦茶。这里的榻榻米倒是第一次见那么热闹的景象,不过有事事周全的黑尾先生在场,自然把每一根头发丝的位置都安排得妥帖得当。等到最后一瓶濑祭酒都酌满了酒杯,黑尾就摸出了烟盒,悄声溜了出去。

喂,你在躲酒吗。他看见及川施施然地走过来,毫不在意地坐在他边上。路灯的光落下一片昏黄的海,把坐在马路边上的人模糊成了少年的样子。倒是你喝了多少?黑尾不可见地蹙着眉,掐灭了手里的烟。

保持在没有醉的水平。及川把手臂撑在身后。对了,刚才和他们约了打沙排。

蛮好的。

嗯,所以到时候你别忘记来。

黑尾咬着烟,一时不知道要不要拿打火机点上。及川似乎有些不满地戳了戳他。世界巨星打算给你托球,你最好表现得开心点好吗。

开心,开心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可是你的表情像是要哭出了。

……只是这会有点累了。

及川探过身,轻轻地抵住黑尾的额头。那好好休息一下吧。

靠谱的学弟比自己还能看清故事的模样,自己反倒成了那个需要观照一下的小孩。真的太逊了,黑尾如是想,却浮起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他轻轻地蹭了蹭及川的脸颊,那我们谈点轻松的事情吧,说点什么呢?

我不知道,谈论爱情怎么样?

怎么看这也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就像在过往的日子里,当他们在谈论爱情时,他们在谈论什么。谈论纬度、航线和天气;谈论肉类、麸质和素食;谈论时间、存在和意义;谈论球网的高度和发球的手势;谈论领奖台的台阶和办公室的打印机。让这些都见鬼去吧,在混乱的、庞杂的、湍流般前行的世界里,只有眼前的人是真实的。他们真实到可以拥有一个别扭的拥抱。

一切重新开始了?

把这个俗气的词和你的玫瑰都扔进垃圾桶里。

我可是大俗人啊。

用“重新”这个词实在是太狡猾了。及川闷在他的肩头,声音有些不真切。我可不想把过去这些日子全部一笔勾销,这叫“接续”懂吗?

是的,一切都接续上了。少年的理想与爱情延宕到今日,终于有了清晰的词义阐释。黑尾的眼角飘过一个橙色的影子——也许是出来透气,也许是被唤来寻找失踪的二人。他偏过头,食指抵住狡黠的笑意,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夜晚容纳所有的隐秘,大家把日向保持着一副见鬼的样子归过于醉意的作弄。至于发出类似“其实大王和黑尾前辈早就认识吧?”的疑问,大概也是酒精烧坏了记忆处理系统。只有月岛高深莫测地推了推眼镜,等他们回来问问不就好了。

日向好像更气若游丝了。会被杀掉的,他想。

所以及川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回到房间时,日向看自己的眼神为何如此飘忽不定,欲言又止。倒是隔壁那个戴眼镜的高个——是叫作月岛吧——一副心情愉悦的模样。当黑尾慢了半步踏进房间时,这种诡异的气氛飙升到了顶峰。月岛优哉游哉地抿着杯中的酒,拍拍日向的肩膀,喂小不点,你是不是有问题要问及川前辈啊?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把沸腾的底噪压低了些。就是,那什么,两位前辈原来认识?

黑尾此刻觉得自己应该多抽一根烟再回来的。他看见及川笑得快要喘不过气,而自己在一群探寻的目光里久违地感受到了一些手足无措。

那可是认识很久了。在炸了锅的哄嚷中,及川按了按眼角笑出的泪。我长话短说。

所以他只是勾过黑尾的领带,径直吻了过去。言简意赅。

后来黑尾说,他那时候想到了一个谚语。旅者在渡河时酣睡,不晓得白河长得是什么样子;有人说他只是撒谎,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名字的河流。或者旅者真的在梦里去到过白河呢。或者他醒来发现自己还枕在舟上呢?及川摘掉粘在手指上的猫粮,说得对,今天该你清理猫砂。

碎碎念:在得知“老黑召集队友”这个路透时就激情脑了开头,然后漫画一出发现他真的飞去阿根廷了.虽然每次做黑及的饭百分之九十在于我造谣,但也希望这些文字能把“我觉得这谣言还挺真”的原因给表达出来......跑了。

排球乙女——去海边呀去海边 ● 排球少年乙女向●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牛岛若利● ● 宫侑● 二口坚治● 岩泉一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去海边呀去海边【赤苇/木兔/牛岛///宫侑/二口/岩泉】 预警:是憋到极度想去海边玩的梗,有私设,有长有短,OOC致歉,第二人称,你叫OO     1.赤苇...
排球/」神的孩子全跳舞 #排球少年 # # #
温吞的光线,堪堪映出来者呈现鸡冠状的诡异发型。 还想死吗?不想死了我请你喝酒。他狭长的眼弯成和天上弦月一样的形状。 “鄙人,向来待人热忱。” 自问自己这样积极向上乐观自信的青年和“求死...
排球乙女——让居室更温馨的item ● 排球少年乙女向● ●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让居室更温馨的item【/木兔/赤苇//宫侑】   预警:时间线统一为刚决定同居后;要准备的item是啥呢?有他的选择&你的选择&共同的选择。有私设...
【排乙】关于你和隔壁邻居先生的二三事 #排球少年乙女向 #影山飞雄 #日向翔阳 # # #孤爪研磨
的炸毛猫咪一样盯着你。   尽管他不是猫咪,也没有可以竖起的绒毛。   2、你每次见面都会问候一声“你好”,在这样的坚持下他总算愿意跟你说两句话了,可喜可贺。   从常来这里拜访的他的发那里...
排球乙女】他们适合什么样的虐恋 #排球少年乙女 #月岛萤 #宫侑 # # #影山飞雄
by/ Kuroolove   *内含月岛萤、、宫侑和影山飞雄 *虐恋虐恋虐恋!能接受就往下!   月岛萤 错失的虐恋也许很适合他。 储存在少年青春往事的记忆里,那一点一滴的回忆,都...
排球乙女——你所不知的事 ● 排球少年乙女向● ● 赤苇京治● 月岛萤● 牛岛若利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你所不知的事【//赤苇/月岛/牛岛】 大写加粗的预警:乙女的成分可能不是很高,私设比以往多,OOC致歉 预警:有长有短,第二人称,你叫OO     1....
【HQ乙女】独家占有●排球少年乙女向●●影山飞雄●佐久早圣臣●●男神X你
不动声色地把你搂紧了一点,嘴角绽开一个计谋得逞的得意笑容。   要不怎么说计划通呢。     -3- (排球部年上经理x年下影山) 影山飞雄的心情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刺ji。 如果用他有限的语文水平...
【HQ乙女】女朋友太受欢迎了怎么办●排球少年乙女向●●宫侑●影山飞雄●男神X你
原作者:甜味酒精   *又名《Q :拥有超人气美少女恋人是什么体验》 */​宫侑//影山ver. *沙雕甜饼/大型吃醋现场注意     001——​元气呆萌部活经理 (性格参考仁花酱...
排球乙女——理想型世界杯 ● 排球少年乙女向● ● 赤苇京治● 牛岛若利● 木兔光太郎●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理想型世界杯【//赤苇/牛岛/木兔/宫侑】 预警:脑洞源于韩综游戏,正版玩法是两个人(同场嘉宾或照片)PK,下意识迅速作答,完全是参与者本人的主观选择,一般...
排球乙女】被误以为失恋了 #排球少年乙女向 # #影山飞雄 #
原作者:临弦渊(准备高考版)   -ooc预警 -就是剪了短发被以为失恋了(其实恋都没恋过)所以被他们误会了 -灵感来源我自己,长头发洗头发太累啦! -/影山/ -基本对话流   最近有个流...
排球乙女——所谓靠衣装 ● 排球少年乙女向● 赤苇京治● 木兔光太郎● ●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所谓靠衣装【赤苇/木兔///宫侑】 预警:是与平时穿着style不同的反差场面,具体的服饰表现有参考有原型,是我个人的萌点(?!),下次来写反过来的,也就是...
排球乙女——On Rainy Days ● 排球少年乙女向● ● 木兔光太郎● 赤苇京治● 宫侑●
原作者:悄悄乱写   排球乙女——On Rainy Days【/木兔/赤苇/宫侑/】 预警:是关于下雨天的老梗,有私设,第二人称,OOC致歉。     1.的场合 天气预报的误报概率总会...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