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

【走灰】绿芜 #藏原走 #强风吹拂 #走灰 #清濑灰二

sodasinei 2022-05-09

by/ 令山千叶

 

职场前后辈paro

办公室恋情

和亲友口嗨产物 

以下正文

00

他穿西装的样子真好看,很适合他,阿走心头暗想。

此时他和清濑隔着一盆生长繁茂的绿植,葱翠的叶片阻断了清濑的视野,清濑正在与玲木小姐核对业务报表的明细,暂时没有留意到阿走毫无遮拦的视线。清濑脊背挺直地坐着,专注地检查手上的纸张,平时看起来小鹿一样圆圆的眼睛半阖着,一副公事公办的神情。

近几天一场微雨下得连绵,空气中湿冷的寒意入侵,清濑在白衬衫外面套了件深色的西装外套,领带打得整齐服帖,显得气质清秀干净。

阿走抱着笔记本电脑在半掩的门外静默地站了一会儿,没有敲门,耳边仿佛传来淅沥的雨声,往窗外望去,又如细密的针线无声无息。

等会儿该说什么呢,不好意思又来打扰您了,前辈......这样吗?会不会有点失礼啊,得想个理由才行,就说刚收到的文件里有一处细节看不懂,不对,我本来就是来问这个的啊。

阿走没来由地感到心里一团乱麻,说不清楚到底是紧张多一点还是兴奋占了上风。身旁来来往往的脚步声惹得一阵烦躁。阿走低着头发呆似的盯着自己的鞋尖,不知在想什么。

“阿走?什么事?”

听到熟悉的声音,阿走瞬间被扯回思绪,怔怔地抬起头,玲木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办公室,只见清濑一只手撑着侧脸,笑盈盈地抬眼看他。

“清濑前辈......”

01

藏原走是不久之前才来到这家公司实习,准确来说还不到两三个月。他念大学时成绩尚可,各项能力也不错,唯一愁人的是不善言辞。好在同部门的主管清濑灰二待人温和,对他这样的实习生很关照,让初入职场的他不至于太难融入群体。工作之余,清濑也经常来找阿走聊天,还在某些社交场合帮他化解了不小的尴尬,阿走对此非常感激。

清濑的好人缘有目共睹,比如总是能找到合适的话题与他人交谈,就算是第一次见面的麻烦客户,也能有条不紊地应付过来。由于本人天然亲和的个性和体贴的热心肠,清濑在办公室一众女同事之间颇有人气。一段时间的磨合下来,连阿走这样对人情世故有些钝感的人都觉得,灰二哥真是个很厉害的人。

其实阿走私底下不习惯叫他“清濑前辈”,更喜欢叫他“灰二哥”。一方面清濑并没有比他大几岁,另外这样也显得生分,毕竟清濑从见他第一面起就一直叫他“阿走”。但是事实是,几乎是所有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人,都规规矩矩地叫他“清濑先生”或者“前辈”,所以阿走只能把这个称呼默默地留在心里。

灰二哥…….直接叫他的名字,会被介意的吧。

阿走端起手中的马克杯抿了一口冷掉的咖啡,涩味在舌尖绽开,有点苦,他不是很喜欢。

门轴发出一声轻响,清濑推开茶水间的门走进来。

“灰二…清…清濑前辈……”

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阿走竟然差点把心里的想法直接说出来。他倒吸一口气,略显紧张地眨眨眼,干巴巴地和清濑打了声招呼。

“阿走也在啊,”清濑脸色如常,把衬衫的袖口挽起一截,从柜子里取了只纸杯接水,站在直饮水机旁极其自然地和阿走搭话,“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没什么,没关系的。”阿走连忙打断清濑的话,手指把马克杯的杯身握得紧紧的。

“什么就没关系了啊。”清濑半开玩笑似的说,一边微笑着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阿走的视线像不受控制一般,落到清濑袖口露出的那一截手腕上,骨节分明却很纤细,随着喝水的动作小幅度晃动。明明是极其平常的动作,如果换成别人绝对不会引起阿走的注意,可是现在,他像出神一般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阿走?”

“呃,怎么了?”

清濑轻咳一声,伸手在阿走眼前晃了晃,看着似乎又在走神的后辈,有些无奈。又在想什么啊,清濑暗忖,不过真想伸手揉揉他的头发,看起来总是很柔顺的样子。

清濑绕开话题。

“那天无意间翻到你的简历,发现原来你是我的学弟啊,”清濑说道,“对吧,宽政大。”

“啊…是的,没想到您也是。”

“嗯,不过我是文学部的,可能读大学的时候没见过你,”清濑眨眨眼,思考了片刻,又补充到,“阿走入学的时候,我已经快毕业了吧。在这里又遇到你了,真是奇怪的缘分。”

相比于公司里很多同事,清濑从来不会在阿走面前摆前辈架子,实习以来的这些天和清濑一起相处,不管做什么都让他觉得很舒服,不需要小心谨慎地揣摩对方的想法,两个人一起聊天,工作,下班后一起吃晚餐,逐渐熟络起来。他觉得自己很喜欢清濑前辈,却说不清楚是哪种喜欢。可能景仰和感激皆有,或者还有什么别的能称作喜欢的感觉。

没能聊几句,清濑接了个电话,听起来是工作上的事情。阿走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推开茶水间的门准备回去。

他听到清濑在身后喊住他。

“阿走。”

“......嗯?”

阿走有些疑惑地转过头,看见清濑对他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让人联想到某种狡黠的小动物。

“可以这么叫我喔。”他这么说。

什么啊......原来被他听到了。阿走应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

明明是被看穿了,心里却莫名闪过一丝不合时宜的欣喜,他感觉自己的心像被吹起来的糖气球,用细针轻轻扎了一下,不痛不痒,却被香甜的气息浸润着。

他坐到办公椅上,拍了拍自己的脸想冷静下来。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清濑的笑脸和纤细的手腕。

02

收到讯息的时候,阿走正站在车来人往的十字路口等着红灯变成绿灯,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发出轻微的震动。

「麻烦你来接一下灰二,拜托了。」

阿走点开line,看到前辈发来的信息,想起今晚他们都去参加了联谊酒会,阿走作为实习生而逃过一劫。

阿走不擅长应付这些,大学里也是,和人打交道总是让他苦恼。同寝室的双胞胎的哥哥城太不止一次开他的玩笑说,阿走这样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哦。

要讨女孩子欢心是很难的一件事,确实,阿走没反驳这一点。要尽量了解对方的喜好,讨厌的食物,不喜欢的场合,诸如此类。这并不是阿走实践所得,而是看到了城太费尽心思追求一个女孩子结果被拒绝的整个过程,当然这只是个例,并不能证明结论的正确性,或许是城太的问题。

这样相处起来会不舒服吧,他只是觉得。如果非要这样时时猜测对方的心意,「喜欢」或者「爱」就会变成维持关系的负担。然而和清濑在一起的时候就不会这样,他和阿走见过的很多人都不一样。

怎么突然想到他了,阿走从杂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走到临时停车场的负一层,启动了汽车。

车是清濑的,不是他的。下班前清濑把车钥匙递给他的时候,他小小地惊讶了一下。清濑说今晚开不了车,阿走帮我开回去吧。其实不是没用过清濑的车,他们经常顺路一起回家,并且驾驶室里坐的往往是阿走。因为车主人的驾车技术实在不敢恭维,这也和他一贯可靠的形象不太一样,不过阿走倒觉得很可爱。无所谓,反正我来开车就好了。

夜色如磐,晚风拂面,驱散了身处在喧闹人群中的潮热,此刻他却无暇顾及。

把醉倒的清濑安置在副驾驶座上以后,阿走钻进驾驶室,撑着座椅靠背探过身去,帮他系上安全带。十多分钟前他也没预料到是这样的结果,阿走内心轻叹。

伸出手的时候,他和清濑靠得太近,脸颊快要蹭到清濑的鼻尖,几乎能感受到对方湿润的吐息,带着浓郁的酒精气味。清濑的面容因醉态而泛着迷离的红,坐在位置上乖乖地任阿走处置,一双棕褐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时不时眨一眨,看起来有几分淘气的天真。阿走被他盯得脸开始发烫,感觉车内的温度仿佛升高了几度,他收回手,迅速坐回驾驶座,深呼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阿走?”清濑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荡漾开。

“灰二哥,我马上送你回家。”

“阿走……”他又伸手扯了扯阿走的衬衫下摆,说道,“我是不是喝多了……”

阿走回忆起十几分钟前的酒会上,隔壁部门的尼古丁前辈把醉醺醺的清濑往他怀里一塞,叮嘱他把清濑送回家后就迫不及待溜之大吉的样子。发讯息的也是他。

“是的……”阿走捉住清濑温热的手腕,“灰二哥你喝醉了。”

“...嗯.…..回你家吗?”清濑含糊地问。

阿走被这没来由的问句刺激到,还是老实回答道,“不,我送你回家。”

由于两人住处离得不远,虽然没去过清濑的公寓,但记忆中找得到大概的位置。阿走启动汽车,缓缓驶入主干道。

“那,阿走想要上去坐坐吗?”

“我会送你上去的。”

“我在问你!”醉酒的清濑有着与平时截然不同的任性,他提高音量,仿佛因为阿走模糊的回答而有些生气。

看来是真的醉了啊。

阿走心底无奈地笑笑,不打算和醉鬼理论,答应了清濑蛮不讲理的提议。夜色茫茫,他驶过平时熟悉的街道,都是和清濑一起看过的风景。清濑在他身旁安静下来,时间流逝地慢了起来,在红绿灯路口,阿走偏过头看了一眼睡意朦胧的他,喝醉的样子比起平时少了一丝精明,嘴角不自主地牵起一抹微笑。

和上司走得太近是会被说闲话的哟,他想起同事间经常这么打趣他。大家似乎已经默认他和清濑关系很好,比普通同事之间的关系更近一些。

清濑和阿走之间似有一种特殊的联结,每次阿走到办公室找他,不管是做什么事,他几乎从来不会拒绝。

相反,他也很乐意和阿走待在一块儿,这个年轻的后辈表达感情直接而真挚,不安和喜欢都写在脸上,胜于天生对情绪敏感的性格,清濑当然感觉得到。

他对我是什么感觉呢?前辈?或者要好的朋友?和阿走在一起时,开心又失落的情绪总是缠绕着他,想要更近一步又找不到合适的时机。

清濑合上眼,头脑因酒精作用而意识昏沉了不少,但他知道自己没醉。事实上,他的酒量还不错,根本不会因为今晚的几杯酒就醉倒。他偶尔睁开眼偷偷瞟一眼身旁专心致志开着车的青年,用眼神描摹青年流畅的侧脸线条。

被我骗了吧,酒精发酵成心中得逞的窃喜,清濑感觉意识轻飘飘的。

夜色渐深,东京的夜晚被染上霓虹灯的光与影,车窗外似有濛濛小雨落下,雨声细微如秘密的私语。

清濑的公寓不算大,一个人住倒也宽敞,装饰得很简约。注意到桌上了放了一只柴犬造型的马克杯,黄白相间的小狗圆滚滚的,很可爱,阿走想起清濑以前一起吃饭的时候说过自己喜欢狗狗。这样一点一点感知对方的生活,让他有如身在洋流中,被阵阵潮起潮落包围。

把清濑扶到床上躺下后,阿走细心地帮他脱去外套掖好被子,转身去厨房倒了一杯水放在清濑的床头。清濑怕被看穿,有些紧张地闭着眼,听着阿走的脚步声在居室里忽远忽近。

他应该快要走了吧,清濑有点沮丧地暗想,要不要过分一点让他留下来陪我,就当趁着喝醉的理由做一点任性的事,他不会拒绝的…….清濑的脑子里乱糟糟的,蹦出来的想法毫无逻辑可言。莫非自己真的醉了吗?他不禁蹙眉。

正胡思乱想着,他感觉到身侧的床垫轻轻陷下去一块儿,是阿走坐在床边。

清濑的心悬起来。

良久,他感觉到阿走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边,温暖的被褥让睡意持续发酵。太安静了,清濑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阿走没有离开这个事实,这让他感到无比安心。

多陪我一会儿,就一会儿。

意识朦胧之间,清濑真的快要睡着了,却感到唇上传来轻微的触感,柔软、温暖而干燥,又迅速离开。是一个小心翼翼的易碎的吻,像讨好主人的小狗一样,清濑默默祈祷着自己红得快要烧起来的耳尖不要被发现。

03

天气又冷了起来,街道两旁装点着彩灯的树枝上,轻柔地覆着一层薄薄的白雪,雪花簌簌飘落,融化在人来人往的街道和恋人温热的手心。阿走抱着公文包坐在电车上静静地打量着这个逐渐被甜蜜充盈的世界。目光所及街角那个抱着大束玫瑰花的男士匆匆走过,他再一次意识到,原来明天是情人节。

商店里流光溢彩的广告牌上,粉红色的爱心格外瞩目,多彩的画面随着电车的前进呈现于眼前,又迅速消失在身后。夜晚的霓虹灯光在青年俊秀的脸上流动,阿走靠窗沉默地坐着,脑海里反复咀嚼着下班前在公司走廊上无意间听到的谈话。

“明天就是情人节了,井上小姐你肯定有约吧。”穿着工作制服的女孩兴奋的声音传到阿走耳边。

“嘘——请小声点……”另一个年轻女孩有些羞涩地咯咯笑起来,向女同事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明天和男友的约会安排,两人都捂嘴笑起来。

阿走无意偷听她们之间的谈话,只想快些经过,却在迈出几步后听到几个熟悉的音节。

“欸?是清濑前辈吗?”

“不是不是,”女孩急忙摇头否认,“清濑前辈不是有女朋友了吗。”

“好像是这样的。”

“我说的不是他,我们家那位是市场部的主管......”

年轻女孩的谈话很快从清濑身上转移开来,拎着手袋结伴走出公司大楼,留下阿走伫立在原地久久不能释怀。

原来灰二哥已经有女朋友了吗……也是,虽然从未听他提起过,但是像他那样体贴温柔的人,有女朋友也很正常吧。他不是一个人住吗......不过或许他们不在一个公司,不在一个城市也说不定。

我在烦恼什么啊,阿走踱步到洗手间洗了个冷水脸,想把沮丧的情绪抛之脑后,冰冷的水流哗哗流淌,水珠悬在下颌和黑色的发梢处正欲落下。他走出洗手间,清濑的办公室此时空着。

回到家,阿走打开手机上和清濑的聊天对话框,记录停留在昨天晚上的那通语音电话。清濑出差途中和他聊了不少事情,有些是开心的,有些是烦闷的。

他对所有人都很好,对我也是一样。这样的认知让阿走感到一阵苦涩,又无处排遣,比起咖啡的苦涩更难接受。

情人节当天,清濑还没有到公司,阿走从电梯里走出来,一眼就看到清濑办公桌上放着一束花。花束不大,但包装得很精致,粉色的玫瑰娇艳欲滴,满天星像一双双洞察心事的眼睛。

鬼使神差的,阿走把花束拿起来放到一边,没有帮清濑拆开放到桌上那只空的玻璃花瓶里。他觉得这样很幼稚,不知道是在和谁赌气,可能是他自己,但还是做了。

没过多久,他看见清濑的身影出现在走廊上,和同事们问了声早安,然后工作,一切如常。清濑拿起那束花,翻开插在花束上的卡片瞥了一眼,也把它放在一边。

同事间关于情人节的讨论愈发热烈,邻桌的女孩讲到自己的男友笑得很甜蜜,大家也附和着笑起来,阿走只是静静地听着,一边在笔记本上敲着键盘,闷闷地不作出任何反应。他想,这是他过的最感慨万千的一个情人节。

到了下班时间,阿走打算把剩下的文件一起解决了,便继续浏览着电子屏。清濑经过他身旁,问他怎么还不走,阿走如实告知。

“这样啊,那我帮你好了。”

清濑的回答让阿走诧异不止,没等他反应过来,清濑已经搬过一张椅子靠着坐了过来,办公室里只剩他们两个。

阿走心里嘀咕,情人节你不去陪女朋友吗,居然在这里和下属加班,真是不解风情。但他也没说什么,只听见墙上的钟发出滴答轻响。清濑靠得很近,几乎是挤在一块儿坐着,阿走偷偷用余光看他,冷莹莹的屏幕光线打在清濑脸上,睫毛很长很翘,随着偶尔眨眼而翕动。

夜幕逐渐浓重,文件读得差不多了,清濑合上电脑,伸了个懒腰,偏过头对阿走说有点饿了,等会儿去吃什么。

阿走一时噎住了,手比头脑快地从抽屉里取出一块巧克力递给清濑,让他先填点肚子。

巧克力当然不是他买的,是昨天隔壁部门的一个年轻的女同事送的,巧克力外包装上面用粉色的丝带系着蝴蝶结,夹着的一张卡片被阿走拿了下来。或许是自己昨天的脸色太难看,女孩把巧克力往他怀里一塞就匆匆告别。现在想起来,阿走觉得挺对不起她的。

清濑也没拒绝慢条斯理地解开蝴蝶结,话中有话地问:“这是阿走今天收到的礼物吗?给我不太好吧。”

“呃......”阿走这才意识到今天日期的特殊,他该怎么回答呢,阿走正苦苦思索着。

“阿走有女朋友吗?”没等他回答,清濑语气调侃地开口问道。

“......啊?”

阿走看着清濑一只手撑着下颌,偏过脸对他笑得得意洋洋,像是故意要看他窘迫的样子。他决定反将一军。

“灰二哥你才是,情人节都不陪女朋友过的吗?”他把自己的心声说了出来。

听到阿走的话,清濑先是怔了一下,皱起眉头说:“你听谁说的,我没有女朋友啊。”

原来一整天闷闷不乐是在纠结这个,清濑有些无奈,他看到阿走显然是愣住了,神情立马变了,压抑不住的高兴都表现在脸上,又不好意思地侧过头,不想让自己看到他的表情。

阿走咽了口口水,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的内心被滔天的喜悦充斥着,又担心被清濑看出来了。清濑极其自然地撕开巧克力包装纸咬了一口,巧克力融化在舌尖,甜味迅速绽放在味蕾。

看着身旁脸颊通红的阿走,清濑似漫不经心地开口:

“也没有男朋友喔。”

这一次,阿走抓住他的手腕吻住了他的唇,清濑也不反抗,任凭巧克力的甜味在唇齿间流连。

end

】Kiss You Till the End #强风吹拂 # # #
by/ 令山千叶   箱根驿传前夕,主视角,日常 厨实锤 ooc      0 只有你是不一样的,阿。 1 真的要去箱根了吗,收拾着行李无端地想到。半年多的时间,像梦一样,流星...
强风乙女】关于早上叫你晨跑这件事 #强风吹拂乙女向 # # #城太郎 #城次郎 #杉山高志 #岩仓雪彦
by/ 银谣   *突然想起来强风好像更符合这个题目hhhh *姓名由◯◯替代 *ooc见谅 *出场:阿、双胞胎、阿雪、神童   阿   阿:「早上了。」   阿看了眼闹钟的时间,5...
】感到迷惘的时候 #强风吹拂 # # #
是没住过一间房,真是粘人,失笑。 然而当真正到了这一天时,阿对于这件事的兴奋近乎全部变成了担忧。 “哥,我怕这样会不小心伤到你的腿。” 面对直接忽略另一张床而跑过来和自己挤着睡的,阿...
【影日/】迷路 #排球少年 #强风吹拂
。” “好啊,居然背着我在外面找了个小可爱。”有些恶劣的想着,无名地对这个小屁孩生出了一丝好奇。 “难得遇到个老乡,我请你吃饭吧。”笑眯眯地说,“我叫,你呢?” 少年眼睛亮晶晶的,抱着...
榊】雨热 #榊 #强风吹拂 #榊浩介 #
为什么攥紧你的拳头,又为什么近乎无理取闹地远远跑开呢。 榊浩介晓得第一排那个女的可以看的手表,他的汗毛,长长的青筋,圆润指甲。收起课本时,榊被折叠在他四方的教科书中间,一如被折叠在他的...
【雪神】大雪满山 #强风吹拂 #神童 #雪彦 #雪神
  阿住进来以后整个竹青庄像被一颗石子打破了平静的湖面,热闹和欢腾一圈圈荡漾开来。的箱根驿传计划正式启动,这古旧的木质老房子被少年们的热情唤醒,焕发出从未有过的活力和光彩。训练是疲累的,但一旦...
【帝世】在不出的峡谷告别(Be) #帝世 #帝韦伯 #fgo
的尽头。 参谋名叫埃尔梅罗世,或者说,官方都说他应当叫埃尔梅罗世。 伊斯坎达尔第一次遇到韦伯·维尔维特是在军部的图书馆里。 那时候的少年刚满十九岁,半新不旧的绿毛衣配着衬衣领带,一丝不苟里带着学生...
【兰哀】赌注 #名侦探柯南 #名柯同人文 #毛利兰 #
我之间的关系应如何发展。”哀看了一眼操场两边的绿树,然后到某棵树下的长椅上。“毛利兰同学,先坐下再聊吧。” 虽春意尽散,但清风如初。它轻轻拂过每个人的面容,试图带走他们的不愉快,让他们的精神得以...
哀】尘世间的天使 #818哀日 #宫野志保 #名侦探柯南 #同人
好看的女人,估摸着也才十左右,她是那种看上去很温柔的类型 让人害怕的,是一朵红色的花绽放在她胸前,显得很狰狞 黑暗正在一点一点地吞噬着她,正当她打算放弃挣扎的时候,远处传来了呼喊声 “!” “小哀...
【新志/柯哀】《玫瑰香的情诗与绝望的歌》(1w字/已完结) #哀 #名侦探柯南
阵抬起头,额前凌乱的头发向太阳穴两边滑开,工藤新一总算是看了他的脸。他直视着他绿色的眸子,心里却突然慌乱起来,心跳像是恐惧的鼓点,猛地在他的胸腔敲打。      他触电般缩回手。    黑泽阵略略...
【秀志】《她的影》(全文1.3w字 / 已完结) #哀 #名侦探柯南 #秀哀
电影里常出现的冷面杀手。宫野志保喜欢买一些奢侈品,偏好但不过分的程度,她从前在小女孩的身体里,以哀的姿态示人的时候,赤井秀一就明白这一点。再早一些,她尚名为Sherry的日子里,Rye也不是未曾...
【兰哀】重要的日子 #名侦探柯南 #名柯同人文 #毛利兰 #
。 两人都感受到了对方手心的温度,哀回过头,两人相视一笑。 沿途的绿树郁郁葱葱,可也有部分叶片即将凋零,落回尘土中。 两人到了那家茶餐厅。 跑了十几分钟,两人都有些疲惫。在短暂的喘息过后,哀带着...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