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

【牛天】大风过境 #牛天

sodasinei 2022-05-09

by/ 巡海

 

Summary:幸好我的感性淹没理性,我的激荡席卷沉静,我的轻佻欲盖弥彰,我的放肆吹袭条框。否则……怎么敢喜欢你。

正值傍晚,日薄西山。三年级的最后一堂课还未结束——喔,真不巧,还是数学课。天童觉单手撑着下颚,眼睑颓然耷拉下来,沉默地呐喊:

理科啊理科!人民的公敌妖怪的天敌!果然比起数学课还是鹫匠教练的魔鬼训练更亲切吧!

少年干脆向后瘫倒,翘起板凳,橡胶擦地往前滑了一小截,姿势看着岌岌可危。他没在意,只是心不在焉地转着笔往窗外瞧。前排同学回头瞟了一眼,窃窃私语:“喔,快下课了。”

此类行为并非凤毛麟角,大都咎由这样一句言者无心的传闻——“笑死,想知道数学课什么时候下课看什么时钟啊,天童不比钟准?”

这话的确不假。天童觉在数学课的生物钟比直觉精准:注意力于听课十分钟后分崩离析,然后开始掰手指熬日子,数到三百左右不出意外地耐心告急,而后睡觉与乱涂乱画二选一……下课五分钟倒计时,他翘起凳子眺望远方,说是要看看翠绿的大自然来疗愈地中海教师带来的视觉污染。

牛岛若利瞥了隔着过道的红发少年一眼,淡淡收回目光。指关节在木桌板上叩了两下,又意有所指地轻咳——可怜的天童觉接受暗号失败,转过身子歪了歪头,双手圈成传声筒状,嗓子里哑哑地挤出气音:“若利君——不舒服吗?”

“天童觉,你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教棒一敲桌板,命中!天童觉毛骨悚然地颤了颤,搭着桌下横木的球鞋踏空,整个人顺势向后倒去——

咚!

“啊!”

反作用力震得他背脊生疼,天童觉自知理亏,不敢耽搁,赶忙讪笑着站起。牛岛若利稍稍折过视野,于老师的余光死角比了个“2”暗示。前者在背后比出“OK”以彰显自己的势在必得,然后胸有成竹地说出了震惊地中海一百年的答案——

“啊——哦!我知道了!今天便利店甜品上新冰激凌第二根半价,老师也要去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刚好顺路哦!诶,不过如果是老师的话,我应该拼不到单吧。”他上下打量两眼中年教师的啤酒肚,歉意地举起双手,“我的意思是,老师看上去心胸宽广,一个人能吃两根冰激凌……”

寂静,寂静,飞鸟乱鸣都能刺破霞光。

牛岛若利一时如鲠在喉,转过头去无奈扶额,天童从某种角度还真的从未让人失望。

——碳酸饮料在语声里上下摇晃,于是橘的绛的棕的透明的甜水不约而同地迸溅倾泻,汇成满耳此起彼伏的哄堂大笑,炸明了软红香土中的方寸天空。

“天!童!觉!”

完了,完了!地中海的火山爆发了。

荒谬的插曲由天童觉罚站两分钟拉下帷幕。

“天童。”牛岛若利背着包走出教室,左手拎着天童早在课上收整好的书包,“走吧。”

“好耶!若利君真贴心!”天童觉猛一蹦跶,舒展起仅仅僵硬了两分钟的筋骨,噼里啪啦一阵骨骼碰撞的脆响,“罚站真的好——痛苦!”

站似一棵松,对一个从小到大都被老师同学认作多动症儿童的天童觉而言难于上青天,年龄稍长后倒也不是无法安分,只是一朝半日难改习惯,也没必要改。天童觉不是没想过直接潜逃,但地中海虎视眈眈,以放弃讲课为代价使他无处遁形,逼他不得不装作乖巧,以免火山二次爆炸殃及池鱼。

“离训练还有一段时间,而且第一个项目是耐力吧?跑步什么的。”

“嗯。”

“如果不出意外,若利君马上就要去晚跑了,跑完之后回宿舍洗个澡再去吃饭?”

“……?嗯。”牛岛若利看不透天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灰绿色的瞳仁覆了半层困惑。

“那……甜筒的第二根半价给谁嘞?只买一根的话感觉活动就没有意义了——”天童小心翼翼地望向牛岛若利,觅捕沉潭静影中的微毫波澜。

“你可以吃两根。”直白的王牌思量片刻,揆情度理后给出了自认为两全其美的最佳解决方案。

“哇!若利君真是狠心——!这么明显的暗示都没有明白吗?!”天童觉不禁咬牙切齿,举双手向王牌率直单纯的脑回路投降,“那好吧……若利君不来的话,我会很苦恼的。”

“比上数学课还苦恼?”

天童觉分明听见牛岛若利轻笑一声,于是一面组织语言准备谴责,一面偏头看他——

欲颓的夕日柔顺了挚友眉间不近人情的棱角,冷硬的唇线恍若扬起,被镀了绺绺焰金。此时此刻此间的万物以及此间的他,揉卷成了一种葳蕤盛夏的怦然心动,塞满了他空空如也的胸膛。

犯规!犯规!要亮红牌了!

“完全没法比!”他懊恼地双手抱头,掩去耳根飞扬的绯色。然而心脏激烈地起搏,脑海里心跳回响,不得平静,只好祈祷对方别发觉端倪,“数学给我带来的大概是挫败吧……用概率学来讲若利君会更好理解吗?那么就是——妖怪发现掌握理性思维是不可能事件,所以妖怪很失落很挫败咯~”

“结论成立。”牛岛若利锲而不舍地问:“为什么会因我苦恼?”

因为青春伤痛文学的风花雪月,爱而不得辗转反侧什么的嘛若利君。他腹诽,幸好我的感性淹没理性,我的激荡席卷沉静,我的轻佻欲盖弥彰,我的放肆吹袭条框。否则……怎么敢喜欢你。

“若利君像是某种很稳定的金属,生人勿近、亘古不变,和除了排球以外的一切都不发生反应。可以改变外形啊什么的,但绝对不可能改变一分一毫的内里。明明是这样坚定,可如果与其他元素同在,又好像能够轻易被置换出来。”天童觉眉目低垂,凝睇着脚尖。心里有鬼的人总不能像坦坦荡荡的人那样泰然吧,更何况他藏匿的还是一份喜欢,缠缠绵绵地勾绕着灵魂。

鼻尖眼眶被芥末铺陈似的发酸发烫,真心话身不由己地被不知是口腔、鼻腔、还是肺里的辛辣呛出:“换句话说,若利君太淡泊了,好像对排球以外的身外之物毫不在意。虽然身边有很多人——同学啦,追求者啦,队友啦,朋友啦……但看上去还是很孤独。若利君把全心全意牵挂在排球上,对什么都无所谓也不准备去在乎的样子……所以……所以我很……”天童觉没有说完,鲜有地缄口了。

牛岛若利看着他,看着他,眼底闪掠过冗杂不清的情绪。嘴唇蠕动,却欲言又止。

不是的。他想说。你于我而言是特殊的。可他没有,他可耻地踌躇,可耻且任性地行使沉默权。

为什么呢?牛岛若利问自己。是因为即使说了也无济于事吗?是因为害怕吗?他怎么会恐惧呢?可不想失去天童的心情又算什么?

“你可以触碰到我,时刻都能。”他自知词不达意,清醒的思路在捕捉到天童觉低垂的语调的瞬间,紊乱、离析,他几乎是不假思索,“你一直在我身边,因为有你,我从不孤独。”

——全全部部都是因为你。是你,也只有你。

“是吗?但不仅仅是我啦。”天童觉抬起头,眼角隐约有浸濡的红,又兴许是归咎于霞云烧灼。

无论从哪种角度来说,“唯一”都太梦幻、太美好、也太不实际。可何人不贪恋,何人不期盼。因为“唯一”,所以许多事具有了原本不具备的深层意义,限量版的东西尤为昂贵,纵使它本身再平凡,仍旧因“唯一”而淬金。

牛岛若利的唯一,听上去真浪漫啊。

——糟糕,局面要失控了。天童觉紧急调整情绪,用火红色的明艳粉饰阴霾,手指在胸前若无其事地划出个半弧,向校门努了努嘴,说:“话说回来,第二根半价的活动只有两个人一起才能发挥它的作用,拥有它的意义。可是除了若利君,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成为和我有关的两个人中的另一个了,这是若利君的专属席位哦~”

“好。”他点点头,“我明白了。”

“诶?!所以若利君是答应了吗!喔噢,真荣幸!一丝不苟的排球狂牛岛若利竟然翘了耐力训练来接受奇迹男孩的邀约耶~”

他想,真心话太暧昧又太撕心裂肺,像是要把血肉筋络剖析,血淋淋地展出镌刻在骨头上的情,一点也不浪漫,一点也不游刃有余。既然还能瞒天过海,那他就不必冒险以求取答案。

天童觉神游的同时,语言机构自主组织的毫无诚意的道歉轻飘飘地吐露,像一片漫不经心的云:“耽误若利君的时间真是不好意思~”

时间空白两秒,天童觉再次与牛岛若利对视。橄榄色的眼睛多漂亮,一字一顿地落在他心上。

“能够拥有专属席位,我也很荣幸。”牛岛若利的眼神认真且清朗,无自觉地陈述心声,“而且,陪天童从来不是耽误时间。”

天童觉一怔,他从未期盼过回答。人往往恃宠而骄,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因为被在乎着。他认为自己方才的言语并没有值得被认真对待的,同往常的无数个只为起承转合而存在的过渡句如出一辙,无意义,直接略过也无伤大雅。

可如果这样,如果是这样——

大片大片的飞鸟汲汲穿越教学楼,翻飞的羽翼自头顶捱过响过,散落了一地斑驳光影。

“我是认真的,天童。”牛岛若利遽然抬高音量,齐楚的眉梢锐锐。见天童觉尚在余惊中僵硬的神情,他柔下声音重复,“我是认真的。”

——拜托若利君,请不要用认真的表情说暧昧的话啦,请不要释放你无处安放的魅力啦……我会该死地误会的,会以为自己是你特殊的人的。

天童觉倏地笑了,没头没尾突兀地大笑,笑声放肆。他笑自己自作多情,他觉得自己是疯了,竟然会从只言片语中找出些温情?!荷尔蒙真是最佳致幻剂,明明可笑至极,却又妄想能深信不疑。

好吧,冲动感,你是全场MVP。

“哈哈……好啊!我也是,我们都是认真的。不过若利君,”天童觉敛起笑容,赭红的瞳宛若两枚剔透的玻璃珠,倒映出半轮亮堂的明日,“太认真有可能会输哦。”他像是没绷住,又笑了,话锋一转,语调又昂扬:“不过只要我在,若利君就不可能会输哦!承诺的有效期——是永远。”

飞鸟过境,大风平地起。天童觉张扬的红发翻卷,像是颤栗的地平线上燃起了一团火。

牛岛若利看见燎原烈火顺着长风冲天而起,于是这偌大的天地间——唯独余下了天童的颜彩。

无论是眼里还是心里,都是他,只是他,只有他。牛岛若利眼瞳平静,心底却沸腾了一整片海。

——他怎么敢说自己没有心怀鬼胎。

最后的最后,便利店的冰激凌售罄,训练也迟到了。于是他们被赶到仲夏夜的街头晃悠,没有人开口,没有人告白,两人默不作声地在一起,各怀年少心事,遥望同一片天空的繁星。

那场梦是夏日里最后一场梦,让天童觉醒来的时候泪流满面,这让他清楚又疼痛地明白,他人生中最后一场夏梦就这样结束了。

高中不适合做梦,但在巴黎,这本就是做梦的都市,飘飘欲仙。

身旁人被他低声的闷哼惊扰了浅眠,国家队王牌低声询问,觉,怎么了?语调带着倦意。

天童觉忽然又想流泪。他失而复得似的念起他的名姓,舌尖抵过下齿关,平滑地掠过齿间,语调自伊始至末字都雀跃地挑起,像是梦中与他对望时高悬的心脏,鼓动、战栗、迸发出兴奋的碎焰。

“若利君,趁着夏天之前,我们去踏青吧!要从教堂这边走到山的那边,就像是从便利店跑到白鸟泽一样,一起浪费一整天的时间。”

牛岛说好。

天童觉看着夜色里熠熠的眼,想:

牛岛若利的唯一,真浪漫啊。

高中不适合做梦,但在做梦的年纪,他们在现实里起舞。

END

——

感谢阅读!

牛天
】告白要赶在太阳落山前 # #童觉 #岛若利
根的蒲公英在经历漫长苦旅后终于扎根土壤,脚踏实地的真实感在永无止境的坠落后显得弥足珍贵。 童觉下意识看向岛若利,岛若利也在看他。 眼睛好亮,一如既往,像梅雨里的暖光。 “你的眼睛好亮好漂亮诶...
【天牛】吃巧克力吗 #排球少年 #童觉 #岛若利
by/ 我又过敏了   岛若利毫无疑问是白鸟泽的红人。从他在情人节塞满巧克力的抽屉就可以看出。   若不太爱吃甜食,这些巧克力一半都进了童觉的肚子。他一边蹭吃蹭喝,还一边做出评价,哪个女孩送的...
【天牛】妖怪法则 #排球少年 #童觉 #岛若利
泽的王牌——岛若利。 鹫匠教练的眼光老辣而精到,白鸟泽从不缺乏人才。当新来的一年级排排站,对着前辈们自我介绍的时候,童就意识到,这是个弱肉强食的妖怪的世界。 真是太好了。 第一教练就让他们新来的...
【天牛】去电 #排球少年 #童觉 #岛若利
号码,就这么随手拨了出去。 他以为这个号码是空号,但竟然被接了起来。 “喂,您好。”是一个很浑厚的男音。 “额。”童还没组织好语言,他只是什么都没想。 “我是岛若利。”对面接着说。 “你好,若利君...
【天牛】我们的相遇 #排球少年 #童觉 #岛若利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是岛若利。我在这里打排球。” “哦,你好。”废话,我又不是看不出来,“你今年多大了?” “七岁。”若利放下排球,撩开童的厚刘海,轻轻触碰他被砸红的脑门,“疼吗...
【排球少年乙女向】什么内裤派 #岛若利 #日向翔阳 #童觉
原作者:Azusa   #第二人称,撞梗致歉 #ooc文笔烂注意! #是三角内裤派还是四角内裤派? #日向/童/岛   日向翔阳      从日向稚嫩的脸颊和偶尔幼稚的举动不难推测出他是三角内裤...
【及岩】花开不落 #排球少年 # #松花
by/ 咩了的绵羊   涉及:及岩(主),,松花 设定:及岩29岁,,松花已婚 ooc  文笔不好多多包涵~   “嗯.......很好!就这么决定!那....”及川掏出手机...
】520童短小生贺 # #岛若利 #童觉 #排球少年 #白鸟泽
特别的惊喜,刚好庆祝他大学毕业。”岛认真地说着。   “只要是岛前辈送的礼物,童前辈都会非常开心吧。”白布拍开五色搂住他肩膀的手,无视他委屈兮兮的表情。   “但是我想给童一个惊喜,”岛摇头...
【白鸟泽】来玩塔罗牌吧 #排球少年 #童觉 #岛若利 #白鸟泽 #五色工 #白布贤二郎
要超过岛学长!   “好那你抽一张牌哦。”   圣杯七正位。   童打开手机看了一眼谷歌的解析,说:“你需要多加探索,了解自己的长处,弥补不足。少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要多多思考,而不是埋头向前冲...
【影日】 当樱花盛放之时 #排球少年 # #兔赤
by/ 咩了的绵羊   ooc 主影日   涉及: 兔赤(微量) 时间线:成年后 破镜重圆~ 文笔烂 请各位多多包涵~ 梦境为深色涂黑哦~   三月,明明是樱花绽放的季节...
【天牛】让他降落 #排球少年 #童觉 #岛若利
一个方向,童就会和若一起走,一来二去的也开始熟悉起来。童和他说自己看过的电影,喜欢的明星,吃过的甜品。 显然若什么都不知道,这甚至都不需要童去猜,他茫然的表情在脸上显露无疑,没想过要隐藏,却...
【白鸟泽全员】圣诞节日常 #排球少年 #童觉 #岛若利 #白鸟泽 #五色工 #白布贤二郎
接过话头:“哎呀哎呀,贤二郎好不浪漫哦~我们阿工本来就是小孩呀,一定会如愿拿到圣诞节礼物的呢。” 被安慰的五色咕哝道:“我当然知道根本没有圣诞老人了,但是还是想要一些仪式感嘛。” “童。”若走了...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