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七佛名號

【牛天】从巴黎到东京 #牛天 #天童觉 #牛岛若利

sodasinei 2022-05-09

by/ 巡海

 

Summary:天童觉在灼阳照耀下,虹彩恍惚地穿透他身体,无数道光在高楼林立间纵横交错,最后聚焦在他身上,将他衬得几近透明。

——

他听见有人在唱歌。

金属活板门碰击邮箱,就像鼓槌擂着心脏。牛岛若利不动声色地合书、起身,步距与步频肉眼可见地扩增。开门、取信、关门,信封置于书桌正中央。如此已不轻率,但仍不够庄重。他一如既往地洗手、擦干、返回、端坐、最后小心翼翼地撕开封条——

这是一封远渡重洋的信笺:烫金纹饰,火漆封缄。薄脆的纸张卧在指尖,犹是淬金的海平线在征召,裹挟西伯利亚的雪与大西洋的风跃然眼前。

寄信人邀请他去看海,去巴黎。

飘逸的笔划敛了标志性的泼圈撒网与卷缠的勾折,白底黑字简洁且庄严,像是某种剔去多余形式的仪式,工整得与他旧忆中的野性大相径庭。

尽管如此,寄件人是谁仍旧一目了然。在跨国通讯也便捷的当下,会古怪地兴起复古的浪漫想法的、并且试图在他身上实行的人,惟有天童觉。

疑点不止于此,更让他在意的是——

巴黎,温带海洋性气候,但的确是典型的内陆都市。牛岛若利迅速检索出记忆里所剩寥寥的地理知识,随后得出毋庸置疑的结论:巴黎没有海,基于事实与字面含义而言,天童觉犯了常识性错误。

但天童觉不可能不知巴黎没有海。那么他表述的真实含义是?牛岛若利百思不得其解。天童觉是谜团,是从焰浪海涛及玻璃与花的齑粉里抽丝剥茧又揉成乱麻的谜。无论所言所为还是所想所思,从没有真相大白的豁然开朗。

牛岛若利抽出一页信纸,不疾不徐地落笔,他用一贯的口吻陈述邮船往返期间的烟火事,只于末尾添了句:

“我很好奇,也很期待巴黎的海。等比赛结束后,我就请假去巴黎,我们去看海。”

牛岛若利理所当然地摘得桂冠,但他再没有收到回信,更没有来自天童觉的恭喜。困疑的同时,也有不可言说的张皇漫过心脏。

从东京到巴黎的路极长极长,信笺一来一往不知飞越山川几何。他企图以信件遗失或是运输迟缓等缘由自欺欺人,但这明摆着绝无可能。不安渗入黑色的墨迹,牛岛若利无心碰触时间的延长线,订下了最近一趟航班。

他听见有人在唱歌。

他们在巴黎铺满梧桐叶的塞纳河畔重逢。

奇迹胜过巧合的形容。天童觉瞳中的五味杂陈转瞬即逝,由讶异却洞悉的神情替接。

晃神间,牛岛若利仿佛回溯到球网前,恰巧看见天童觉Guess成功的神采飞扬,球的落地为他伴奏。

“我就知道你会来——!”天童觉热络地搂住他的肩,海盐味扑面而来。不同时段的影子重叠,聚成他眼眉间的洋洋与欣喜,“我本来想去找你的,但若利君比我更快一步喔!果然是靠谱的行动力超强的王牌~”

“知道我会来……?你指的是巴黎,还是塞纳河畔?”牛岛若利的心略显安定,却又并非稳扎稳打在现实的沃土,仍悬着虚浮的况味。

“不重要啦!重要的是你来找我了,且你找到我了~我们果然是最有默契的好哥们! ”天童觉念念有词,看上去激动且愉悦,赤色的玻璃珠晶亮,“这么一说我还真是幸运嘞!和若利君重逢,是奇迹吧?”

“嗯,我找到你了,我也很高兴。”他眼里生出浅淡的笑意,纠正道,“作为挚友,重逢是理所应当的。我们还有无数次重逢……我会常来找你。”

“如果是那样的话,真是太好了。”天童觉的声音突然轻了些,抽出一丝气息般自言自语。

“地图上显示巴黎没有海。”牛岛若利没有察觉到异样,把随手购买的地图在天童觉眼前展开,“但既然你说了,巴黎就一定有海——奇迹的海。”

“那当然——!奇迹男孩说话算话。”天童觉顿了顿,补充道,“但是——我此生最大的奇迹,不是凭空出现的海,而是和若利你相遇喔!”

他的语调轻扬,神色却认真。然而他的认真是台风阵雨过平原,不留痕迹。男人眼睛一眯,笑嘻嘻地说,“言归正传,我们去看海吧,马上出发!不过我说的‘海’,确实不是真的海,但是绝对绝对比真的海更……”

他停住,像是在吊人胃口。此间阳光熹微,金鳞浮沉,一阵风翻滚树梢,卷走了时间短暂的虚妄,“更像是一个奇迹、一份礼物,它比海昳丽,比海浪漫。”

牛岛若利说好。

于是两个身高相差无几的青年沿着塞纳河畔闲庭信步。他们在落锈的站牌下等待,随着轮胎碾过柏油马路,踏上老旧的红皮巴士,在露天的二层吹风。

“这是特意的选择?”牛岛若利指尖捻着车票,三两步赶上天童觉迫不及待的背影。

“是哦是哦!因为也想让若利君体会一下嘛。坐在巴士二层的感觉超——棒的!”天童觉眉飞色舞地说着,上了二层的甲板,“不用拘束也不用思考,在这里,我甚至可以拥抱庞大的风,游泳一样浸在风里。”

兴许是由于天气预报说午后要落雨,二层只坐了寥寥数人。牛岛若利就近落座,天童觉却径直走向二层最前方的栏杆。

他展开双臂,稍长的红发凌乱地舞风,浪似的向后涌。他的衣服哗啦啦地被风鼓起,运动外套下的躯干更显单薄,那是一种无感的缥缈,仿佛须臾后就会与风同行,直上青天。

“天童。”牛岛若利莫名怅然,下意识地呼唤他的名字。可风声猎猎,天童觉侧眸,没有答复。巴士不疾不徐地行驶着,牛岛若利升高了声音唤道,“天童!”

一滴水被风拂到牛岛若利颊边。

天神把海打翻,巴黎下起淅淅沥沥的雨。

天童觉这才回头,利落地把外套脱下罩在头顶,快步朝牛岛若利走来。他在座位跟前站定,手臂越过运动员上方。干燥的阴翳笼下,纤密若牛毛的雨滴便无法再打乱牛岛若利的发。

两人静默地保持这个姿势良久,天童觉的齿间泄了口气,腔调有些鼻塞似的闷,“下雨了诶……巴黎的天就是这样,时雨时晴,变幻莫测。不过不要担心~这并不会影响我们的行程!”

他指向空处,“也许,此时正有一道彩虹穿梭在巴黎的大街小巷,并且很快就会来到我们眼前噢!”

“如果不是因为淋雨容易感冒,在雨中漫步倒也是一种有意思的消遣方式!有的时候我迷茫啦缺失灵感啦,就会到街头走走。等一场雨,等一场灵感的重生。”他笑了笑,口齿历历,雨滴般盈在牛岛若利的耳蜗里,“巴黎啊,多浪漫!神奇到连雨都被赋予魔力,可以浇灌灵感,也可以滋生爱情。”

语罢,他定定地凝视牛岛若利,后者则别过眼神,拳攥紧得不明所以。

声音从低处传来,是闷的,却沾了些蕴藉的情绪,“我可以陪你在雨中行走,淋湿的话,擦干就好了。”他最后干巴巴地说,“巴黎很适合你,鲜明而浪漫。”

“若利是这么想的嘛?我很开心哦!”天童觉笑得明媚,“那么——若利君觉得,巴黎的雨可以滋生爱情吗?”

牛岛若利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像在思考。最终他摇头,目光回到天童觉脸上,心里是没缘由的苦涩,一板一眼地阐述:“科学角度而言,不行。甚至恰恰相反,下雨时人的心情更沉闷,更低落,这样的心田是很难生长出爱情的。”

“不是哦。”天童觉很快否定了他的否定,赤晶透彻地穿过亚麻青,“我觉得反而更容易。”

此后又是沉默。

刺耳的刹车声竟然成了沉默的解药,率先打破了略显沉郁的氛围。

红灯闪烁,巴士骤停。

天童觉的双手撑着衣服,无从保持平衡,于是脚底趔趄,顺着惯性向右倒去——

“小心!”牛岛若利的下意识反应远比他大脑的指令迅速,手臂一揽便扶住了天童觉的腰。没料想巨大的惯性与反作用力扯着他,也不慎侧倒——本能地左手一挥,却与椅背擦肩而过。

于是他只能在落地前的一瞬做出反应:将天童觉箍在怀中,身体下垫,用自己的背脊去承受撞击的冲击力。身子挨得近了,牛岛若利才堪堪发觉,天童觉裸露的肌肤是冷的,带着薄薄一层水珠,夏末秋初的萧索。

“若利君。”天童觉的声音近在咫尺,打断了牛岛若利的神游,“你没事吧?摔疼了的话我家有跌打药噢,回去给你……”他像是想起什么,缄口了,又说:“手臂可以松开啦,多亏你,我安全落地了!”

“嗯……奖励你一朵小花?我说到做到!”天童觉的语调如哄小孩般亲切温暖,可他连气息都冷,呼在耳畔,像遥远的风。

“……好。”牛岛若利应了一声,臂弯只是略略放松。谁都没有改变姿势,直到天童觉忍俊不禁:“若利君真可爱呐!不过,你难道不觉得——这样的姿势过于危险了吗?”

牛岛若利的眼神明显是困惑。

“你我拥抱着滚在地上,以这样一个暧昧的姿势,像是恋人一样。”天童觉不急不躁,侃侃而谈得仿佛置身事外,反而是牛岛若利的耳泛了红。

——是了,他知道,且他是故意的。小心思被想要隐瞒的人戳穿,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羞赧吧?

“恋人会像我们一样,亲密无间地抱在一起,轻轻地耳语,然后是什么——然后是接吻,再然后——”

“朋友间,不可以像现在这样吗?”牛岛若利打断他,他明白他在欲盖弥彰,他只想知道他想要的答案。

“如果是和我的话,当然可以!什么动作都可以,因为我会完完全全地接受若利君。不过……”

“不过什么?”牛岛若利的喉结上下滚动。

“诶呀……没事。”天童觉双唇蠕动,摆了摆手,欲言又止。

“可是我很好奇。”他探寻的答案已经触手可及。于是青年目光灼灼,分毫不离地盯着天童觉的眼睛,“如果天童不告诉我,我是不会放手的。”

“我答应你。”天童觉稍稍支起身子,作发誓状,三指并拢放在耳侧,“我会告诉你,但不是现在——在今天的太阳落山前,我会把你想知道的所有都告诉你,所有,我说的是所有喔!所以,保持好奇,去看海吧。”

牛岛若利默认了,松开桎梏。他身上的T恤早被淋透,勾勒出棱角分明的肌肉形状。两人站起来,像是双双落水的遇难者,头发湿作一大片,垂在眼帘前滴滴答答地淌水,狼狈不堪。

天童觉见此情状,忽地朝他哈哈大笑:“若利君!如果你这幅样子让媒体看见了,还不知道明天热搜上会出现什么牛岛选手的花边新闻呢!而且——”

“小心巴黎的雨滋生爱情,你这样很难不让人心动诶!”天童觉促狭地冲牛岛若利挤眉弄眼,“如果走在路上被辣妹要了联系方式的话,若利君会泰然处之还是拒绝呢?”

“我的选择会和在白鸟泽时一样。”他会在天童觉看不见的角落,以心有所属为理由拒绝。牛岛若利不留情根,更不愿意被天童觉误会——他们之间的阻碍可以来自外界,可以来自天童觉,但绝不能来自他自己。

少年乐了,牵起牛岛若利的手,拽着他下了巴士。后者有一瞬的愣怔与不可置信,随后又释然:任何拘束都无法框定天童觉,他实在不该用惯性思维理解妖怪的行为,更不该对其抱有友谊之上关于爱情的幻想。

在他的印象中,天童觉不是优柔寡断会妥协的人。明明那么随意,却说一不二。在他明晰对方的心意以前,若他坦白从宽,唯一的后果只有被一笑而过——他不愿得到这份答卷,即使选择绝口不提是自欺欺人。

“反正离那里也不远了,徒步过去也很快。雨马上就会停啦,如果我们还是现在这样,那一吹风就会感冒,还是先去买件新衣服换上吧!”

两个衣架子在服装店里很快选定了卫衣,过程由天童觉一手主导。毋庸置疑的是,天童觉的审美出色,衣服合体且极具设计感。但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衣衫的款式不同,色调与图案却极贴切——通俗而言,情侣装。

玻璃珠在风铃边沿滚过一圈,推开店门时虹销雨霁,天色清澄。天童觉在灼阳照耀下,虹彩恍惚地穿透他身体,无数道光在高楼林立间纵横交错,最后聚焦在他身上,将他衬得几近透明。

——好像天国在呼唤。

牛岛若利鬼使神差地向他伸出手,然后他的腕骨遽然被一阵凉意握住。天童觉的手好冰。

红发青年还是笑着,就那样笑着,比天光明朗。他紧紧地拉着他,好像这辈子都不会松开。

他们在人流稀疏的街道间奔跑,周遭有目光投来,但他们都没有心思去辨认。

天童觉在找寻,牛岛若利在看他。最终,他们转入一条小巷,穿行在狭窄的墙壁间。

“马上就到了!”天童觉回首,眼睛闪闪发光,步伐更急切了,呼吸促短,身姿也显得愈发飘忽。

“三。”

“二——”

“一!”

——一片豁然开朗。

“将将——这里就是——”

天童觉松开手,倒着小跑几步,高兴地张开手臂,语气激动得像是稚气未脱的幼童在展示自己得意的玩具。

牛岛若利抿了抿唇,不经意地感觉疼痛,但还是指了指天童觉身后的那片地方。

“诶?怎么了吗……?若利君难道不应该表现得惊讶一点吗?怎么会是这种表情……”

天童觉不解地缓缓、缓缓转身。

然而,当他目光触及身后景象时,身体僵住了,手臂无力地垂下。

“我的……海呢?”

此地,只余一片被暴雨侵袭过的,零落残尽的泥泞。天童觉说这是花田,但此刻更像是荒土。

远处是一面山坡,山坡下的景象如出一辙。

血阳照在山北,照在天童觉眼里。天地间一片红光,头顶没有一片云浮过。

天童觉不可置信地用力揉了揉眼睛,瞪大双瞳看了又看。

悲伤瞬时以天童觉为中心,向周遭蔓延。

他的声音,在颤抖,听着像哭,语气又像笑:

“我本想说:等你退役了,能不能把你的余生全都给我,我们一起挥霍辉煌后剩下的热情,去找我们的青春。”

“我们要种漫山遍野的花,要携手走过千山万水,要坐听大雪封岁月,要遥望北雁南飞。我本来以为,和你在一起时,快乐会是永恒的……可现在看来,确实是无望的。”

“停下,天童。”牛岛若利几步逼近,抓紧了天童觉的肘,内心自相遇起就蛰伏的不安感从角落炸开,“不要再说了,不要这么想。我在,我一直都在,你会永远快乐……只要我能做到,什么都可以,我早就决定了。”

“在你来之前,我答应你,要让你看海。你看呀,我们现在就站在海上——这片海,本是我亲手种的花海;可是抱歉,它们终究是凋落了。”

“花儿是易碎的,我意识到了。就像我意识到,生命之短暂、之脆弱。”

天童觉呛了两声,又哭不出来。他只是按住牛岛若利的唇,不允许他继续开口。

“就像我意识到,我终其一生,还是遗憾。”

“……遗憾没有机会坦率地爱你。”

牛岛若利的心因天童觉发话滚烫又激荡,却又不由自主地如坠冰窟。

“天童……”

“时间快到了。”天童觉再次打断了牛岛若利,他望向残阳,眼神落在空处,“我不想听啦,怕我舍不得。”

“为什么……?”他快要溺死在不安中了,即将窒息。他攥着天童觉的手,像溺水的人攥住救命稻草,歇斯底里地渴求存活。

“一周前,我乘上了从巴黎到东京的飞机。我没有订购回航的机票。”

“飞机失事了。”

天童觉深深地,深深地,看了牛岛若利一眼,也是最后一眼。牛岛若利这才发现,天童觉先前的透明并不是视觉欺骗。血色的光穿过他的身体,畅通无阻地落在同色调的卫衣上。

“我告诉你了喔。若利君要遵守诺言,放手吧。”

牛岛若利艰难地摇头,眼眶被血色的阳映红。

“若利君好呆喔,不会是被排球打得失忆了吧?现在,是逢魔之时。”那纤瘦的手腕趋于虚无,牛岛若利的力顿时失去了受力物体,指甲刺得掌心生疼。

红发的妖怪最后说,“人死不能复生。过去了的……就过去吧。人要永远向前看。”

“啊,还有最后一件事。”天童觉摘下最后一朵完好的紫色桔梗,“答应你的花。”

桔梗悠悠扬扬,落在牛岛若利掌心,没有半点余温。

天童觉消失了,融在光里,伴随一阵歌声。

一滴水弹在牛岛若利唇角,咸的,是一滴泪。他才知道,二层巴士上的那滴砸到他颊边的雨,其实也是一滴泪。最后,他痛哭失声。

“巴黎的雨,是会滋生爱情。可是滋生爱情的,怎么会是巴黎的雨。”

牛岛若利准备离开时无意识地望向天,什么都没有。风激起无影的气流,天空变成倒悬的海,压得人喘不过气。他低头,一阵天旋地转,再扬首时,天地变幻:

苍穹之下旷野之上,过目索然。白,惟有白,惊心动魄的、冻得肺叶干瘪双目结霜的死白。白得满山满野满乾坤,冽冽淹尽地平线。荒风不过此境,盛情也凉却,作一片宽阔却岑寂的白冢,碎琼乱玉似的跗在皲裂的壤上。

夏天结束了,裹挟色彩,伴随一阵歌声。

牛岛若利静默地伫立此间,格格不入。他虔诚地聆听,因为他明白:

往后,再没有今夜的歌。

——

中考结束,是时候开始产粮了!写得有些仓促,但还是不要脸地跪求评论(*σ´∀`)σ

您的评论是对我最大的鼓励与支持!

】空格里是光和你 # # #
、对彼此绝口不提等等现象,无一不能成为佐证“生疏了”这一命题的条件。 他们决定先身上下手,但无论是谁,得到的答案都只有避而不谈或是一笑而过;的回答就更令人汗颜了——“我不...
【排球bl】 #排球少年 # #及川彻 # #
?” 他停下脚步,“拿的时候就被我丢掉了。”   站在一边的皱着眉来回转头看了看他们俩。 莫非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花?什么花?   及川已经离开了洗手间,抬头看了一眼,却发现...
【天牛】吃巧克力吗 #排球少年 # #
by/ 我又过敏了   毫无疑问是白鸟泽的红人。他在情人节塞满巧克力的抽屉就可以看出。   不太爱吃甜食,这些巧克力一半都进了的肚子。他一边蹭吃蹭喝,还一边做出评价,哪个女孩送的...
【天牛】妖怪法则 #排球少年 # #
泽的王牌——。 鹫匠教练的眼光老辣而精,白鸟泽从不缺乏人才。当新来的一年级排排站,对着前辈们自我介绍的时候,就意识,这是个弱肉强食的妖怪的世界。 真是太好了。 第一教练就让他们新来的...
【天牛】去电 #排球少年 # #
偷偷爬树上去,大人回来找不他很是焦急,那个小孩就会树上探出脑袋发出吓人的声音。 之后自然是被训斥,即使是这样那个小孩也会眯着眼睛笑。听见护士管他叫。 那时也想下楼找玩,但是被...
【天牛】我们的相遇 #排球少年 # #
过来。 没来得及躲开,他直接被球打脑门。 回过头就看到这一幕,和排球一起树上栽下来。 他好像一只小鸟,没来由地想。 旁边,脸色有点尴尬。“对不起。”他不安地开口,“你没事...
【排球少年乙女向】什么内裤派 # #日向翔阳 #
原作者:Azusa   #第二人称,撞梗致歉 #ooc文笔烂注意! #是三角内裤派还是四角内裤派? #日向//   日向翔阳      日向稚嫩的脸颊和偶尔幼稚的举动不难推测出他是三角内裤...
】520短小生贺 # # # #排球少年 #白鸟泽
前辈想干什么,但是五色还是听话的置物柜里面拿出了彩带。   “那我先走了,大家记得准时到场,参加的生日派对。”拿起彩带,扬长而去。   摸不着头脑的五个人只是彼此间交换着眼神,/...
【天牛】让他降落 #排球少年 # #
规律的敲门声第三次响起,他才不情不愿地把自己被窝里薅出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红发去开门。 “谁啊!”带着起床气的语气显然不太好。 “。” 拉开门的愣在那里,他一时没想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在...
】不好好吃饭到底是谁的错 # # #排球少年 #白鸟泽 #ハイキュー #ハイキュー!!
身后托起这个球的五色也瞬间灵魂出窍。   三秒钟之后,所有人都冲了过来,但是,也都只是停在了身边,没人敢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大平下意识地想问怎么办,但是话一出口才想被国青叫去集训,要...
(小排球乙女)当你生理期肚子痛#排球少年乙女向 #月萤 # #黑尾铁朗 #木兔光太郎 # #孤爪研磨
原作者:玖玖鹤   ooc有 老梗(我想不出来了,有想法的可以点梗) 含黑尾铁朗/月萤/孤爪研磨/木兔光太郎// (这是我写的人数最多的了) 因为是手机码字,所以排版奇怪请告诉我...
】告白要赶在太阳落山前 # # #
。不过他并未揣度今日之举的动机,权当是恻隐之心。 “雨这么大也必须自己回家吗?”青亚麻的短发自雨伞罩笼的阴翳中浮现出颜彩,收起伞站在身侧,包里取出手机,递对方面前,“可以借给你与家人通讯...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線上閱讀 受持七佛名號所生功德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