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

【宇善】爱不会绝迹 #宇善 #我妻善逸 #宇髄天元

sodasinei 2022-05-09

by/ 巡海

 

*血族paro,网课间隙的速成产物

Summary:我始终都相信,爱不会绝迹。

00.

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逐渐绝迹的呢。

我妻善逸又一次问起,在空荡无穷期的黎明,无人回应。而一切的一切,都要从一则预言说起。

——圣子将迎曙光降诞,金发如灼阳,灿瞳似琥珀。神言爱终绝迹,祂将只能永生。

01.

我妻善逸是圣子。这事说来,谁也不信。血族长老不信、宇髄天元不信、连我妻善逸自己也不信。

但能怎么办,命运总是呈现出荒谬的一面。

其实不是完全的意料之外,他的血脉足以让他成为可能性之一。我妻善逸的父亲是族内颇有威望的亲王,骁勇善战,尖刀下亡魂无数。他的母亲媚骨天成,石榴裙下臣服者无数。死亡之花对剑戟一见钟情,于是两人很快便双双坠入爱河,一时风光无限。

那,爱是从什么时候逐渐绝迹的呢?

——从我妻善逸的诞生开始。

生命那么多,命运偏折碎他一人;黑夜那么长,他偏要迎着第一道曙光降生。于是他的母亲灰飞烟灭,取而代之的,是拥有灿金的发与瞳的“圣子”。

丧妻的亲王自此不知去向。有人说他远走,有人说他疯了,有人说他死了,到头来没一个好下场。

所以,我妻善逸在一个一无所知的年纪里就意识到了——爱是会绝迹的,而且是被迫绝迹。

圣子被养大,没特殊的力量也不展露锋芒。他和善得近乎怯懦,总是离群枯坐,不温不火地笑,但哭起来又很聒噪,哪有圣子翻手为云覆手雨的威压。

所有人都把我妻善逸生时的异象当作巧合,包括他自己。只是愧疚又牵痛,他没圣子的能力却活了圣子的命,历不该历的苦厄还降灾血肉之亲。

他像所有纯血一样长大,有自己的交际圈,有爱吃的东西,会跳圆舞曲,只是没遇到喜欢的人。

平凡很好,只是不属于也不可能属于他。但能怎么办,命运总是呈现出荒谬的一面。

一次偶然,我妻善逸在玩乐时被树枝划破小腿,血浸入泥土,枯萎的花复放,树丛瞬时蓊郁。

失去平凡的权力,就是与众不同的代价。

03.

不存在爱,也不存在被爱的生命,本身就是潦草的。我妻善逸本以为他会在古堡里作为工具潦草地度过余生,但能怎么办,命运总是呈现出荒谬的一面。

成年的前夕,一个血猎只身闯入血族的领地,闯入我妻善逸的房间,然后掳走了我妻善逸。

风声猎猎,窗棂乍破。银发少年轻盈地踩上昂贵的羊毛毯,玫红色的眼在月与碎玻璃间熠熠生辉。

他环顾屋内,目光锁定我妻善逸,眼中无风无云,犹如在看一件死物。少年走近,裹挟一身沁骨的寒,一步、一步,踏着生命的倒计时。

清辉被遮蔽,我妻善逸却想,他好像月亮。

“嘿,你就是圣子?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少年居高临下地睥睨着金发血族,我妻善逸不由自主地瑟缩,犹犹豫豫地点头。月亮有一瞬诧异,然后满意地伸出食指,“给你两个选择,一,华丽地跟我走。”

他抬起中指,“二,被打晕,不华丽地跟我走。”

没人知道圣子是自愿被掳走的,除了两位当事人。事后,其中一位当事人吐槽:“预言中的圣子竟然都不打算反抗,得来全不费工夫得让我怀疑抓错人了!”

另一位当事人的回应是:“拜托!你简直比血族长得更像标志的血族!我以为那只是一场恶作剧,谁知道来真的……毕竟我的生活确实有够无聊。”

04.

一个血猎掳走一个血族,听上去就不合逻辑,应当是一个血猎杀死一个血族才比较合理。

但能怎么办,命运总是呈现出荒谬的一面。

“喂,我说……你到底要干嘛……”我妻善逸被裹上黑袍扛在肩上。这个姿势让血族不由得腹诽:这猎人还真是年轻又单纯,幸好他我妻善逸堂堂正正,否则脖子上来一刀,不说能全身而退,至少也是同归于尽吧?

“还好你遇到的是我,庆幸吧,小猎人。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不会伤人也不骗人……你这么单纯,要是遇上那群老狐狸可就糟了,得小心点,知道吗?”

我妻善逸絮絮叨叨地说教,眼看着熟悉的古堡向后飞逝,最后彻底消失在大雾里,才发觉今天的晚风过于凛冽了,吹得面颊又红又冻又疼。

“嘶……你有没有听说过,‘反派死于话多’?”血猎的声音从风里飘来,挥霍不尽的少年意气,“另外——不许用‘小’作为称呼本大爷的前缀!”

“喔,可是你们人类就是很年轻啊……我的年纪都能当你爷爷了。”我妻善逸小声又诚恳地反驳,“而且我是圣子诶,小猎人你真的好粗心喔,都知道我是圣子了,还不知道我不会死吗?”

“……你能不能闭嘴?”宇髄天元翻了个白眼,他算是看出这S级任务困难在哪了,难在忍住不把这家伙丢下去啊!这辈子没这么无语过!!他缄默片刻,又气不过地和我妻善逸吵嘴:“拜托,你的年纪在血族里都还没成年吧?我可已经是个成人了——”

“不会死?开玩笑!等着瞧!”

“好吧,好吧……那,半夜闯进我房间还威胁我的你,才更像反派吧?”我妻善逸眨眨眼睛,恳切又小心翼翼地问,“你的话也不少,会不会死啊?”

银发少年正飞檐走壁,听见这话一趔趄,险些失足摔下屋顶,不由得怒火中烧:“你这家伙——”

“哎,哎!怎么真摔呀……好嘛,那我不打扰你了。”宇髄天元明显感到血族扒得更紧了,传说中的圣子的语气越来越轻软,隐含几分哀求,“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不想你死……人类的生命太脆弱啦。”

宇髄天元莫名其妙心软了,于是抿唇,沉默。空气静了,让人昏昏欲睡,可猎人的动作一点也不平稳。颠得我妻善逸腹部发痛又作呕,眼泪身不由己地溢出来——这三角肌硬过头了吧!什么人才会把自己练成肌肉猩猩……到底有没有考虑过受害人临死的体感!

“哭了?”他问,但没得到回音。

“以后有的你哭……别现在就把眼泪流干了。”宇髄天元色厉内荏地坐实威胁的罪名,“我会华丽地处置你。”

长久的阒寂,宇髄天元跑得也不那么颠簸了。他们逐渐看见城镇的灯火,在世界的骨架里川流不息。

“我是我妻善逸。”我妻善逸突兀地自报家门,疑惑又诚挚地求解,“如果不能叫你小猎人,那我应该叫你什么?”

“我当然知道你是我妻善逸……”宇髄天元答得很快,似乎等待已久,字句出口却漠然又绝情,“你为什么会觉得,猎人会告诉猎物他的名字?”

“喔,那也没关系。”血族是意外的好脾气,低眉顺眼地妥协,“我就叫你小猎人好了。”

“……宇髄天元。”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我妻善逸颔首,启唇却欲言又止。单音节在齿缝徘徊了几回,又被愣生生地吞回胃里。

“你说错的话还少吗?也不差这一两句了。”宇髄天元拍拍少年的臀部,肩上的人霎时僵直。

“……宇髄先生。”凌乱的金发颓然掩埋五官,沉下一片黝深的沦阴,“你是来救我的吗?”

宇髄天元看不见我妻善逸的神情,听不见骇浪粉碎礁石的声音,于是他说,“你在说什么蠢话?你是血族我是血猎,我怎么会是来救你的……”

无声中,城里下起雨。

05.

宇髄天元说他不是来救我妻善逸的,但终究没能忍心交出我妻善逸。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后知后觉地听见了那句话背后的,被迫绝迹了的爱。

他是在向他求救吗?一个血族、血族的圣子,竟沦落到要向一个血猎求救吗?

任务以失败作结,公会并没有责难他,毕竟无法完成S级任务对一个少年血猎而言再正常不过。

但能怎么办,命运总是呈现出荒谬的一面。

只有宇髄天元知道,他把我妻善逸藏起来了。

06.

我妻善逸总喜欢胡思乱想,想吃饭想睡觉,想生前想死后,圣子也不可以晒太阳吗,把小红帽捡走的是猎人还是狼外婆,为什么留下他养他又不见他。

他的生命好空呀,没有亲情,友情也易碎,族人看他的目光后来像看物品或工具,反正不是看同类。

离开血族的领地后,也没听说有人试图找他。也许是他们已经从我妻善逸身上采走了足够多的血,至少在耗尽前,名义上的圣子还没什么利用价值。

我妻善逸捂住心口,无意识攥着雪纺衬衫,指关因用力过度而发白,熨烫平整的布料被拧出大片褶皱,聚成一个漩涡,驱赶了什么,又卷入了什么。

哈,血族竟要血族的血!好讽刺,好讽刺!那段回忆太狼狈太刺痛,他一点儿也不想记起来。

抛去或是被夺取好多,他几乎一无所有,但他至少不想让爱绝迹。所以一厢情愿地塞进来一个意外的人。

宇髄天元,猎人,Hunter。有段时间我妻善逸在心里叫他Home,好简单又贴切的词,婴儿都认识,简单得沉重、简单得心惊肉跳。

家、家,他叫得肝胆相照,剖开皮肉是火红鲜活的心脏,震碎胸骨的真诚。谁捡走了小红帽不重要,但猎人捡走了我妻善逸。他想他得报恩,怎么报?

猎人总是有猎枪、猎犬以及猎物,可宇髄天元不使枪也不养狗,他该怎么报恩?

他只有爱了,只有漫长的、不会绝迹的爱。

07.

宇髄天元不知道如何面对我妻善逸。

留下他的决定太自作主张,只是一念之间而已。回神时他打开门,看见我妻善逸乖乖坐在他床沿,心里不禁涌起不解与迷茫——他分明是个血猎,究竟是着了魔还是失了心,为什么不忍心杀死我妻善逸。

……他明明是血族的圣子啊。

但能怎么办,命运总是呈现出荒谬的一面。

银发少年始料未及,让他在一往无前的年轻的张狂里首次逃避的,不是死亡,而是……爱?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算不算。但一看到我妻善逸,他就心软、就踌躇、就失去了他自己。

08.

逃避止于被拉住的衣角。

“宇髓先生。”我妻善逸抬起眼,浑然天成的哀感与顽艳,“你……是来救我的吗?”

他三缄其口,进退维谷。

彼时烽燧齐明,蹁跹的碎焰连了天,恍如银河乍碎,天上星火流泻人间。

人世间在我妻善逸背后,绚缦得让宇髄天元产生一种错觉——我妻善逸就是全部的人世间。

但能怎么办,命运总是呈现出荒谬的一面。

鬼神使差,他颔首,说是。

09.

“预言里说爱会绝迹。”我妻善逸眉眼低垂,语色却希冀,“宇髄先生,可我只想听你说,爱会不会绝迹?”

他们在跳舞,月光倾覆下的圆舞曲。步履轻慢,红烛昏沉,惬意又浪漫,恍惚得像一场清醒梦。

“我始终都相信,爱不会绝迹。”宇髄天元一字一顿,清清楚楚地笑了,“你不正在和我践行‘爱’吗?”

一个吻落下。

10.

很久之后,我妻善逸又开始想念宇髄天元,想念宇髓先生,想念他的月亮,想念他的小猎人,想念他的Home,像得了一场间歇性的疯心病。

但能怎么办,命运总是呈现出荒谬的一面。

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逐渐绝迹的呢。

我妻善逸又一次问起,在空荡无穷期的黎明,无人回应。但这次,他可以自己回答了。

爱怎么会绝迹呢,爱总在绝处逢生。是呀,可爱又像镜花水月的骗局,人类的生命为什么那么脆弱。你果真没骗我,泪总得为你流干。

你说星星像我,可是星星长明,我的梦却毁了,再也亮不起来啦。爱与泪,为什么总要交缠。

我好想,在你有你的空气里呼吸。

——

写不下去所以草草了事……非常抱歉!˃̣̣̥᷄⌓˂̣̣̥᷅

】跟踪狂与鲶鱼效应 # #天元 #
角度,借近大远小的视觉效果将小憩的人遮住。为什么?他知道,除了他自己也没人问。下意识的行为需要理由吧?就当是羡慕的桃花运好了。 “风纪部部长,。”他礼节性地伸手,对方礼节性地回握...
】单推爱上单推就死而无憾 # #鬼灭之刃 # #
他很远,伸出手摸到,隔着的不只是距离那么简单。钻石正得意洋洋地坐在他身侧,看了圈四周,所有人都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里的,有血有肉的这位则撑着头目不转睛地望向男友,他笑着,身后尾巴要翘...
】你手捧希望而来 #鬼灭之刃 # #
,去日本武道馆看某某人的演唱会。一直这样确信着,但或许髓天元并。 他是一位好老师吗?在入学第一就思索这个问题。长相英俊的年轻美术老师,或许暂时看出他是否幽默风趣、成熟稳重,但他...
】你为明日之诗 #鬼灭之刃 # #
个有趣的孩子”等一系列相关故事,虽未提及姓名,但大家都认识髓天元发在推上的那些合照中的金发男孩。 收到了来自过去曾把他狠狠甩掉,并表示删除一切联系方式的女孩子的来电。 她说话太委婉了,上...
炭】花咲く旅路 #鬼灭之刃 #灶门炭治郎 #
好事!”说,对髓摆出“去,去”的手势,他在这方面倒是异常敏锐。髓置若罔闻,自顾自地点点头,说:“炭治郎,要要嫁到家来?” 喧闹的病房一瞬间静得吓人。炭治郎眨了眨眼,两颊腾地通红,连耳朵都...
「炭」摩轮最高处 # #鬼灭之刃 #灶门炭治郎 #炭
说话,是抱着电脑在客厅,就是拿着手机在厕所。你对的感情是是变了...如果真是这样.....” “。” 炭治郎明白这么想自己,他从和善表白那一刻起,做的每一个决定,每个选择,都是...
喜欢的人突然染发还性格大变(上) ● all炭● 鬼灭之刃● 炭● 炭● 义炭● 炼炭● 时炭
离开了,而这一切髓天元都看在了眼里   “你要是想死就离她远点”炭治郎护着站在身后的弥豆子靠近一分,所以妹控这个性子是那个世界都有吗?很疑惑“可是炭治…”还没说完就看见了炭治郎...
髓先生变成了一只小猫 #天元 # #同人文
开诶!过好萌,娇俏猫咪,还是公的!性格一定很棒~闻了闻猫咪的脑门,又心满意足贴了贴脸蛋。 不过为什么出现在髓先生的门口呢? 管了~捡到就是的! 就这样,髓先生喵呜喵呜着就被抱在怀里...
】摇尾 #
笑盈盈看着自己的尾巴,目光总是充盈意。高兴的是,每次看见髓先生的时候,的尾巴就自觉得摇晃。 就变得有形状了。 除此之外有一件麻烦事,就是穿裤子的时候,这个尾巴总是很挡事儿。 在给裤子开孔的...
欺骗(上) #葵 #鬼灭之刃 # #神崎葵
那一次险些被时任音柱的强行带周一般。   她被扛起来正对着,那家伙明明都怕的发抖了,可还是让髓天元放下自己。   小葵捂住自己的嘴,眼泪继续涌出。 可能…她怎么想起那个听话,轻浮...
欺骗(中下 #鬼灭之刃 # #神崎葵 #
喜欢吃荻饼,少量。她写到板子上。 炭治郎喜欢吃的应该是…梅子海带饭团。 伊之助喜欢吃妇罗。 ……那家伙吃什么都无所谓。(鲑鱼饭团)   在后山的石头区域拜托隐部队的人搭建临时的篝火跟桌子...
戏子(1) ● all炭● 鬼灭之刃● 炭● 炼炭●
原作者:荆陌   戏子设定(就单纯想看穿戏服的炭治郎) 唱戏的炭炭肯定很漂亮,你喜喜欢没关系,反正喜欢就好了,是长发炭!!!! all炭√,ooc是是ooc 炭炭!!!(失智发言...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