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

【走榊】雨热 #走榊 #强风吹拂 #榊浩介 #藏原走

sodasinei 2022-05-09

by/ 巡海

 

*和烤菜老师的接龙

远远远远地,榊浩介看到藏原走的目光很重,投射到他们那一群没有脑稀的高中生脸上,企图将他们的思想熨平整。榊浩介的思想是一片鸟屎林立的荒原,所以藏原走的目光经过他时,轻微地跌了一下,但还不至于摔死。

其实说实话,没有人会预料到这个事情。倘若教练不是衣领纷飞,大腹便便,那么这群高中生能逃过一劫,可就该死在他并不是那种君子形象。他说:我们不需要构建一个完美和谐的集体,只有成绩,也只需要有成绩。好像对待一个心理测试一样的,大笔挥下随意填写这年轻人的空格,因为测试结果关系到他还要不要开药,给这些人吃大价钱的乐色。

教练那张脸上横肉都显得不可一世,痣就是功利心的脓包,脓液涸在褶子里,和他腹部堆积的脂肪颗粒一样反胃。可样本照在显微镜下,榊看见藏原走,跑动的藏原走,跗骨之蛆一样密密麻麻的藏原走。

榊浩介觉得没什么。教练之所以成为教练,图的才不是什么狗屁梦想的传衍,要的就是淤青疤痕病例单一片一片拼凑出的成绩,要的就是第一个静止的时间。竞技跑步不就为此吗,还想为什么,又能为什么?

可藏原走,凡人不理解的天才当然特立独行,他就那样潇潇洒洒远远跑开,甩下一切也不在乎所有,整个田径队都只能在他身后看,包括榊浩介,脚跟离地双臂欲挥又踌躇不前的榊浩介。

那阿走,你在乎什么呢。榊撑着头咬着吸管,空洞地看着黑板与粉笔头,无意识咬得扁之又扁,你跑步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成绩吗?那你为什么攥紧你的拳头,又为什么近乎无理取闹地远远跑开呢。

榊浩介晓得第一排那个女的可以看清藏原走的手表,他的汗毛,长长的青筋,圆润指甲。藏原走收起课本时,榊被折叠在他四方的教科书中间,一如被折叠在他的口吻中。藏原走的话实在是刻薄,无数次将他压的细而又薄,很锋利的一段话,榊宁愿此时他云里雾里。

他也像一条狗一样,如其他同流之辈一齐蹲在烈日下看藏原走跑步。四点五十的奶油太阳厚厚糊进鼻孔,懒得呼吸,懒得睁眼睛,只看着藏原走把自己装点的一般般,却像疾风一样带过肩旁的空气。跑鞋擦在塑胶跑道上,朝他冲来时,它们会擦出一种酸痛的声音。穿过榊浩介之发一如一种秋风扫落叶之势。

对不起,教练,我慢了半分钟。他弯腰从风中把心跳拾起来,把自己重新拼回那个沉默的藏原走,他人生的拉链至此严丝合缝,前途变得很光明、很清爽。榊浩介那一瞬间觉得自己被碾碎了,藏原走藏原走,如果我说我半夜三点回想起你的白色的脸,愈想愈要垂泪,遂起床对着你签过名的参赛书干呕,一切如何呢?这是一个高中生的人生应该有的一环吗?为了比赛,情有可原,但仅仅是比赛,我觉得不够神圣,也不够贱,总之是一个中间地带。只能贱下去,或者说,我正想贱下去。

阿走,阿走,你太平淡了。你的语气、你的眼神、你势不可挡的步伐,平淡得蛮不在乎地超越,超越我超越所有人超越终点线超越上一个纪录。轻盈得让人觉得轻而易举,但谁都知道那是你的天赋之一,更胜于你那双腿的天赋,存在感与感染力。

所以选择藏在你后面是一种卑劣的一劳永逸,就和光速是宇宙的极限一样,无法被跨越是相对论的法则。但饶是你也达不到光速,自然绝不是极限,却已经是我不可企及的高地。靠近你一步空气就挤压我一寸,直到肺被压缩成心脏大小,两团肉糜恹恹怏怏地陈列在胸骨的展柜里,深海或高原的窒息感竟被诠释得如此淋漓,介绍词就写,这是凡人歇斯底里的绝望。

付出了跑步之外的一切就能够至巅至高,这是什么道理?榊浩介想不明白,凭什么付出就一定能换取,凭什么这个人非得是近在咫尺的藏原走。他甚至希望藏原走从未出现,至少不是在仙台城西的田径队里。但出现了就是出现了,没什么可说的,况且……

榊心不在焉地叠了个纸飞机,墨痕一字一句洇在纸浆里,箭头直指藏原走。老师背身,他于是吹了个无声的口哨,神色心态都和街边调戏姑娘的痞子流氓没差别。当然,当然,没人听得见口哨声。纸飞机被湿漓漓的气淋了头,猛地扎进藏原走领口。

第一排的背影颤了颤,不用想也知道他脸上肯定没表情。榊浩介见那双有漂亮青筋的手轻车熟路地展开纸飞机,藏原走见榊的字迹问他晚跑要不要一起。

要不要一起?藏原走把纸飞机展平,一遍又一遍地碾过折痕,心下好奇怪,榊是什么意思,晚跑当然是一起,田径队的所有人都一起。

藏原走不懂榊浩介,就和榊浩介不懂藏原走一样。

藏原走本人如同一场迁徙史,意思是每个途径他的人也好,创伤也好,都以一种平淡的姿态蛰伏在他体中。他将自己活下去,就是等待这份感情破土的过程。

榊浩介在日记上写:快乐一如皮肤上的油脂,一旦过多,旁人会觉得难堪。藏原走看见了却想写给榊浩介:快乐是每天跑步途径你家窗口,看见你在桌子上写些什么,想到也许也是类似这一架架飞机中的墨点,便觉得惶恐。

放屁。榊浩介看着他拆开飞机的动作利落如利刀破开一块黄油。快乐并不是你看见我而是你在跑步,你的快乐就像你的刻薄一样浮在你的脸上,光看你的脸就能想象你有多俗,有多愤世嫉俗,以奔跑为故乡,而在奔跑之中你是背叛者,背井离乡之者,你背叛谁都不要紧,但你背叛我。

藏原走转过头,眼角很决绝地一划,上挑,就连样貌都生的像个胜利者,榊浩介看着,在心里升腾起一种窃喜:再厉害怎么样呢,还不只有我一个朋友。

“嗯?噢。”榊浩介这么说起,以委婉得多的口吻说起时,藏原走的眉眼正压得比云低,盯着操场上的塑胶颗粒发呆。他规律地迈动双腿,此时榊浩介才得以与他齐肩。半晌,他说,“这样啊,阿榊。”

阿榊。榊浩介默念自己的名字。

榊的人缘不错,所有人都熟络地叫他阿榊,而唯独藏原走这么称呼他能让他恐慌又庆幸。因为唯独在藏原走呼唤他时他才能恍然意识到,原来藏原走也会是所有人的分子。这个平常得不能再无趣的发现竟让他爆发出狂笑的愉悦,此时的情形又让快乐压下跳板腾空越天——他,榊浩介,和藏原走并肩跑步!

“你在想什么?阿走,今天你总是走神,上课也是下课也是,看起来没什么精神。”榊若无其事地悄悄迈大一步,让他的肩膀愉悦地摇摆在藏原走的肩膀前面,“竟然连跑步也开始走神了,真是不可思议!”

谁知藏原走突然加快步调,一阵汗味的风踩在脚下如同托举他向前,绿色的运动服在灰蒙的天下也灰了,但藏原走还是那个藏原走,没变过,孤独、坚决且一骑绝尘的藏原走。榊咬牙切齿,难得的源自藏原走的快乐一扫而空,又不得已回归那种嫉妒、埋怨、夹杂着其他的心情。榊暗骂阿走,都是天才了还这么努力作甚,那让他情何以堪?

藏原走从不回头看,越竭力衬得他们越狼狈越渺小,也正因此才讨得教练欢心。随便他吧,榊浩介想,又不由自主地闷着头朝藏原走的背影赶。

是,就是这种煽动性的存在感与感染力。

“问你话呢——!”榊气喘吁吁地跑在藏原走身后,一说话风就灌进嘴里,直直吞进肠胃,好冰。他盯着藏原走的背影,跑啊跑,却再无法并肩。

“我听见了。”藏原走的声音被风吹过来,又远又虚。榊浩介更气了:“那你怎么还突然加速?你在逃吗?你跑那么快是用来逃的?”

“最后一圈了,阿榊,最后一圈要提速的!”

“可这只是练习!”榊浩介觉得藏原走简直有病,莫名其妙!然而藏原走的声调提得比他更高,铿锵有力得令人无奈:“可这是最后一圈!”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你不要再说了。快乐是独属于你的朗诵诗歌,朗诵你的双腿,双腿跑出一片辽辽海峡,海峡遥阔。藏原走跑步的姿态像一个骑士,伟大地从他的身边经过,如经过一个时代那样、漫不经心。榊浩介心想,天晓得他有多漫不经心,四个字给画出来当成重点,一遍一遍默读。

榊浩介在奔跑,一种被逼无奈的下场,怨恨,屏息,眼睛酸胀成花蛤。想到藏原走,藏原走的手表,汗毛,圆润指甲,这几瞬又属于谁?此刻风将他们隔开一段距离,一段藏原走狂奔而走的距离,像是从子宫里被剖出去,甚至还连着脐带。榊浩介拉着这一段,等着他回来,但小小的,被孤立的,应当脆的藏原走每一步都镌着血痕。

榊浩介在提速,提速,但谁都知道再追上是一种虚妄。他想抱怨,控诉藏原走抢跑,可一如他说的:这只是一次练习啊!“藏原走!!!你烦死了!!!”他全力喊着,想笑自己为什么浪费力气,这样一来,不就被甩的更远了吗?

回应他的只有鞋底摩擦塑胶跑道的声音。但无所谓了!我的呼吸已经为了他改变了,缺氧后的大脑里藏着一个个被切开的藏原走。藏原走在刷新纪录后的微笑,那是他生活以外的笑,榊浩介从来没有被这样微笑过,一如他根本没有在私底下和藏原走联系过。明明知道他的电话号码、爱好特长,明明已经比其他人殊遇太多了啊!队友们只知道藏原走叫藏原走,却不曾了解过他成绩单外的微笑。

喘息,喘息,喘息。冲过终点后倒退两步,看见已经调整过来的藏原走,在灯光下荧出一层惨白的光。面对这个空旷的,荧荧灯光下的藏原走,榊浩介感到被一种巨大的不甘裹挟,脚下的跑道通向的其实是生命的折角:这个角上,景色如同 一封极薄的记录表,他和藏原走想结果,唯有无休止的奔跑,奔跑,奔跑。

榊浩介想龇牙咧嘴地骂藏原走一顿,但又很快得到了一种奇迹的平静:放不下,那就跑吧,去跑吧。

为了胜利、为了特招生名额、为了瞬息万变的未来、为了一切庸俗的、为了一切现实的。还有一丁点私心,为了超越藏原走,和他并肩也行。

“阿榊。”藏原走小跑向他,念他名字且非等他过去,令榊浩介有一瞬的迷离。在被看出异样前他低下头,欲盖弥彰地扶着大腿喘气,注意力强行从藏原走转折到发梢悬挂又跌落的汗珠。他闷闷地呢喃一声,矫情又轻慢,说给自己听:“我在这。”

藏原走没听见,即使听见了也不会回应。被呼唤于是说我在,交往的基本礼仪,公式化的问答有或没有都无伤大雅,藏原走怎么会在乎?

大腿上沉沉的拳攥紧又松开,正因为这种漫不经心的漫不经心,他才永远读不懂榊浩介的“我在这”,不是不能读懂,只是没想去读。榊浩介忽然由衷地感到悲哀,又苦中作乐地感到劫后余生。

还好,还好藏原走只在乎跑步;还好,还好藏原走不是只轻贱他。

“今天天气真差,像要下雨,还好没下。”榊浩介看到藏原走的手表、汗毛、圆润指甲、一层光润的汗,然后听见藏原走的声音,才终于直起身与他对视。少年定定站在两步远之地,费不了一秒就能跑过却偏偏滞停的距离,没退后也不再往前,一如他们的关系。

“走神是因为在想阿榊的话。”他睁着那双坚定又平淡的黑眼睛,持着坚定又平淡的语气与不经修饰的词句,愣是把榊浩介逼出了无地自容之感。在榊眼里,藏原走不知好歹地继续说,“上课的时候有,跑步的时候也是。除此之外,还在想会不会下雨。”

他重复一遍,目光不偏不倚,不明所以地重复:“还好没下。”

榊浩介几乎要尖叫出来,“藏原走,你是什么意思?”榊浩介咬住下唇,说话像含了一泡滚水。灯光下,藏原走像一首粗鲁的诗歌,跑完步是一头烂汗,荷尔蒙其实是腐臭,现在把榊浩介侵蚀透彻。“藏原走!”用惊叹的语气叫他,太女孩了,听众都要晃神一下,错觉真的爱要在他身上生根发芽。

藏原走只会沉默,虽说是一种要死的神情看他,可榊浩介就是会为之疯狂:粉刺、黑头、青春痘、皮屑和面上的油脂,这些在其他男高中生身上能找到的东西于藏原走隔绝。同样的,他身上的东西,别人也不见得有。

榊浩介撩开遮挡住视线的红发,一种劫后余生的情绪从心中匍匐而出,“那你想出什么了吗?”他把牙齿咬了一半,一种很饱满的说法,将心中的龌蹉掩一掩,遮一遮。藏原走歪着脸,整个无暇的表情破壳而出,把一整个榊浩介肢解,“阿榊的确是我的朋友呢。”

“就这样?”就这样?榊浩介又要尖叫了,郁在心中是一副滔天巨浪模样,藏原走随时要像碾爆一粒果瓣一样碾爆一颗高中生的心脏。我是你的朋友?我当然是你的朋友,但能不能不要说的仿佛你有很多的朋友,我不是你对谁的平替,赝品,我应当是你的必需品,奢侈品,我是你唯一的朋友啊!

“就这样。”藏原走点头,肯定的、坦诚的、可恨的、不可理喻的。他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又浮现出一点疑惑,正是这点无害的困惑把榊推至风口浪尖,反倒衬得榊犹如撒泼打滚的小狗了!

于是他如鲠在喉。藏原走总是这样,三言两语噎得他说不出话也不敢再说,他但凡再疯狂一丁点,都会把堆积的一切像切奶油蛋糕一样剖开,给藏原走看驳乱发焦的横切面。榊庆幸自己尚有自控的理智,这份理智教他三缄其口,毕竟失败品根本不会得到点评,藏原走会跑开,一如他最擅长的那样。

这一次,榊浩介抢在藏原走跑开之前跑开了,他想,藏原走大概肯定也还是不在乎。

夜间终于下起雨,是心心念念的回响吧,阿走。榊看向窗外,空空荡荡,没人途径他窗口,连只麻雀都没有。雨声吵得心烦的人更烦,烦闷得燥热,记忆朽木般浮现,榊不可遏制地想起藏原走的话。

……啊,还好下雨了。

强风/x你】朝暮 #强风吹拂乙女向
by/ 色素樱桃   -x你 -⚠️预警:ooc+由于是女主视角所以会对宽政大的人有、偏见+大量私设+没有考据   正文▼ 你和阿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 你们是邻居,一年四季,你们就是对方最...
强风乙女】关于早上叫你晨跑这件事 #强风吹拂乙女向 # #清濑灰二 #城太郎 #城次郎 #杉山高志 #岩仓雪彦
by/ 银谣   *突然想起来强风好像更符合这个题目hhhh *姓名由◯◯替代 *ooc见谅 *出场:阿、灰二、双胞胎、阿雪、神童   阿   阿:「早上了。」   阿看了眼闹钟的时间,5...
灰】绿芜 # #强风吹拂 #灰 #清濑灰二
抬起头,玲木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办公室,只见清濑一只手撑着侧脸,笑盈盈地抬眼看他。 “清濑前辈......” 01 是不久之前才来到这家公司实习,准确来说还不到两三个月。他念大学时成绩尚...
灰】Kiss You Till the End #强风吹拂 #灰 #清濑灰二 #
的门锁发出“吱嘎——”一声响动。 穿着运动服,刚跑完步回来,身上淋了,黑色的额发贴在额头上,像被淋湿的小动物。这个比喻让清濑在心底笑了笑。 清濑从架子上取了一条干毛巾,快步过去在阿头上揉了...
灰】感到迷惘的时候 #强风吹拂 #灰 #清濑灰二 #
by/ 令山千叶   *箱根赛前的酒店里 *已交往前提 *重读原作时发现灰竟然住一间房,遂摸鱼 听到阿在浴室洗澡的水声,清濑坐在床头,点亮手机屏幕瞥了一眼又按灭,再点亮,再按灭,干干净净的界面上...
【影日/灰】迷路 #排球少年 #强风吹拂
酒店住下不到半天,紧锣密鼓的适应训练还未展开,身兼“黑色子弹的专属教练”,“日本长跑队的御用营养师”等多个职位的灰二就闲不住地来到了附近的菜市场。 然后迷路了。 “这可头疼了啊。”灰二揉了揉头发...
【暗杀教室】(赤羽业x浅野学秀) #业秀
的车可以一同乘坐的。 只是浅野学秀从一开始便矗立在窗帘边,在拒绝掉了同班莲一行人的同行邀请,就这样眺望着这所学校。 无色的雨水落在五彩的伞面上,被尽职的雨伞无情的同它们的主人隔离开。 周五的放学总...
【雪神】大雪满山 #强风吹拂 #神童 #雪彦 #雪神
by/ angela   强风吹拂这个作品是真的很美...   1   那一天神童刚想出门自习,窗外就下起了小雨。他其实非常喜爱这种淅淅沥沥细细密密的,小时候他经常坐在家门口屋檐下,看路灯照亮一小...
【零薰】陪你停 #偶像梦幻祭 #朔间零 #羽风薰 #零薰
零带着伞到门前。 你、你想干什么? 吾辈想出去买些东西,就和汝一同离开好了。难得汝要吾辈把伞交与汝然后淋着出去? 羽风薰觉得自己的表情一定不太好,甚至应该到了“精彩”的地步。朔间零说得有理有据,他...
【安迷修×我】停·人·茶凉 #凹凸世界乙女向 #男神×你 #安迷修×你
。   茶水已经凉了,几片茶叶也沉了下去。   还真是……   停,人,茶凉。   [5] “师傅,我好像……”   “明白了您授予我的琴道。”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w 就这样吧。 更新以证明我...
【火影乙女】长夜独(宇智波带土solo-校园  略抑郁向)
作者:Ihznan.南栀   宇智波带土solo-校园  略抑郁向 女主第一人称 校园欺凌_校园暴力_男女主双死慎入 ooc致歉  撞梗致歉   “他曾是我唯一的光明”   我慌乱之中捡起地上的...
这么可爱的孩子我可以抱吗? #citrus #同人
''马上收拾好东西,也下起了了,柚子疾步在回家的路上。   快步着,柚子看见前面有个熟悉的身影,小小的身体在大中,衣服被打湿成深色,走路都踉踉跄跄的,下过的道路太滑,女孩没踩...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太上感應篇